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金陵城上雪 [书号145415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十一 同学初见

《金陵城上雪》 冷雨微眠/著, 本章共4929字, 更新于: 2015-10-09 12:13

转眼到了开学季,南京各大高校的学生都陆陆续续返校,同学们热烈地交谈着,抒发着假期之后相聚的喜悦,也有的同学因为家里逼着结婚而退了学,惹得同学们好一番议论,也有同学倾诉着家里逼迫结婚的苦恼,有一个女同学忍不住感慨,“其实我们女人终究还是要嫁人的,虽说现在不提倡三从四德了,但没有经济来源还不是要依靠男人。”

有一位梳着中短发,圆脸,浓眉大眼的女同学不屑地说道:“虽说我现在上学是父亲出钱,但是我跟父亲约定了协议,等我毕业了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嫁人,即便不嫁人,也终究是学成一技之长,可以自食其力,怎么会依靠男人生存呢。我们女子之所以千百年来受着压迫的命运,无非就是骨子里还想着依靠男人,没有男人就不能活了。”说到这里,这个女同学几乎是气愤地在喊。

其他同学听到这一番女子当自强的宏论之后议论纷纷,其中有个拿着花手绢的女生喊道:“林小雅,你是不是被男人退了婚,到这儿撒气来了。”话音刚落,她便和周边的同学们一阵娇笑。

林小雅是福建人,家族中出了一位叫林巧稚的女医生,林小雅没想到女子也可以像男子一样,不仅能治病救人,还可以不依靠男子自食其力,早在心中把这个叫林巧稚的远房姑姑当做新女性的楷模来崇拜,一心一意想要成为姑姑那样独立、坚强的女人。因此对那些打着独立、自主、求知旗号,实则是通过大学这个社交场,以所谓时代新女性的幌子甚至色相吸引,来博得男子青睐的女子大为不齿,尤其看不惯那些整天喷香抹绿、妖妖娆娆,于读书求知无一所长的女同学。况且此次返校前,家里给林小雅订了亲,林小雅万般不愿,在家大闹了一场,赌气提前返校。这段时间以来一直耿耿于怀,不由得对此类“新女性”更是不屑,以为她们不仅败坏风气,自降身份,且将独立新女性的脸面渣儿都不剩地丢进了扬子江,正极力隐忍,哪经得起这样调笑。

这林小雅涨红了脸指着拿花手绢的同学骂道:“江宛如,你好不害臊,还是女校学生会的组织部长呢,就你这样的素质,能组织什么呢,天天打扮的妖里妖气的,跟个花蝴蝶儿似的往男人堆儿里扎,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是来上学求知的吗?无非就是来勾引男人的,干脆去秦淮河的花楼当头牌得了。”林小雅是被江宛如给气急了,话语间有些不管不顾了。

正和身边同道讥讽林小雅的江宛如被这一顿明枪明棒气的直哆嗦,指着林小雅只是“你,你,你。”却也“你”不出个下文来。江宛如心一横,指着林小雅狠狠说道:“林小雅,你就是个泼妇。”说完手绢一甩,扭着腰身,带着一帮子同道走了。

林小雅知道自己话说得重了,但还是不服气地瞪了一眼江宛如离去的方向,也“咚咚”地大踏步走了。

旁边站着跟程微云小声说话的沈玉蕊看着江宛如气急败坏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撇着嘴跟微云说道:“看江宛如那个骚样,还以为她多厉害呢,不过就是个蠢包,这林小雅也真是个辣货,一挠就炸毛,一句话就把江宛如给撅到南墙上去了,呵呵呵。”玉蕊用手绢捂着脸娇笑。

微云也忍不住笑道:“你也口中积德吧,林小雅这一次打击面不小,估计以后有的架吵了,再说林小雅好歹还给你出了气呢。”

玉蕊翻了翻眼睛,用香香的白丝手绢甩了一下微云,“谁稀罕她替我出气呀,倒是你,喏,”玉蕊朝林小雅离去的方向努了努红唇,“要做独立新女性呢,跟你的目标可是一样的哦,只可惜,这个人把做新女性天天挂在嘴边,明里暗里不知道得罪多少人,没少挨讥讽,整天气鼓鼓的。不像你,不吭不响的,倒比这林小雅更像新女性。”

微云看着林小雅远远离去的背影,颇有意味地说道:“其实,林小雅是个很单纯的人,她只是一门心思地想要女子独立,才一味争强,倒不会沽名钓誉,哪像江宛如,会笼络人,不时扮一下柔弱,赚人同情,到挺有心机,我担心林小雅会吃亏。不过还好吴女士(吴贻芳,当时金陵女子文理学院的校长)挺欣赏林小雅这类学生,倒也还好。”

微云又看着玉蕊,玉蕊说道:“你看着我干嘛,林小雅又没有得罪我。”

微云笑着说道:“不是,我是说你今天穿了旗袍,化了妆,很漂亮,但要是给教导主任看见,就不好了。”

“我知道呀,不过刚开学,学校也不会这么严格吧。再说,我的发型、口红颜色可都是上海滩的最新式样呢。”玉蕊寒假时去了上海的小姑妈家,爱美的她肯定不会放过上海的时髦玩意儿,此刻,见微云赞她便颇为得意地晃了晃头。

微云打趣道:“也是,女子呢还是为悦己者容,面若土灰,首如飞蓬,真是羞于人前。再者我们玉蕊人如其名,青春靓丽,打扮的美美的也是应当,你这样呢我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林小雅就不这么看了。”

“哎呀,”玉蕊有些夸张地叫道,“不提林小雅了,今天没有课,还能劳驾程女士跟我去拿行李,我好换衣服呀。”

微云和玉蕊一路说笑着往宿舍去了。

新学期的生活渐渐步入正轨,学校一如既往管理严格,加上医馆繁忙,纪成没有时间接送妹妹,微云便住了校。一听说微云住校,玉蕊高兴极了,两人便可以同住一个宿舍,晚上便可以像小时候一样说悄悄话了。

玉蕊从小到大都是个被父亲沈林泉捧在掌心的娇小姐,哥哥沈豫章对妹妹也很是宠爱,当初玉蕊上大学也是因为哥哥豫章考上了中央大学,玉蕊想跟着哥哥一起。沈林泉也觉得女儿应该接受新思想、新教育,但他认为自己的女儿是朵娇花,不能跟一帮臭小子愣头青整天在一起厮混,刚好听说金陵女校招生,又是个教会学校,招录的都是良家女子,所以就送了玉蕊上女校。本来玉蕊还不情不愿,但在入学时遇见了儿时的邻居程纪成送妹妹微云上学,玉蕊马上就欢喜起来,听说微云报的是医科,为了跟微云一起,玉蕊就晃着老爹的胳膊撒娇,沈林泉看着女儿娇憨的模样想都不想就点了头。

玉蕊虽家里富贵,但却没有当下富家女子做作、迂腐、刁钻的不良习气,反倒是娇憨可爱,惹人喜欢,加上玉蕊人大方,出手也阔绰,在同学圈子里人缘极好。但却与同是出身富家的江宛如水火不容,上学期因为一些琐事被江宛如嘲笑,玉蕊同她吵了两句嘴,跑过来噘着嘴跟微云说江宛如如何小气,如何刻薄。微云正在画人体血管的简图,看都没看玉蕊,描着从左心室流淌出的鲜红动脉分布说道:“你人长得比她好看,英文也讲得好,同学老师都也喜欢你,一山不容二虎,她老想着在学校出风头,自然容不下你,为了些小事跟你吵嘴,是因为她嫉妒你。”

玉蕊很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看着认真描图的微云感叹道:“哎,看你闷不出声的,倒是看得明白,江宛如就是小家子气,我也懒得跟她吵,以后不理她就是了。”

微云笑着说道:“我这是洞若观火,你沈大小姐是大度,就怕江宛如是存心的。”

玉蕊哼了一声道:“管她存心不存心,要是真遇到事,我也不怕她。”

微云终于画好了图,收拾了书笔,看着一旁支着头发呆的玉蕊说道:“我饿了,沈小姐要不要陪我一起吃饭呢?”

玉蕊对微云一笑:“走啦,就是来找你吃饭的。”

世勋和阿宽忙碌了一整天,终于办好了入学登记手续,一切准备就绪,只等迎接大学新生活。

同宿舍有个来自安徽的同学叫卢景芳,对躺在床铺上望着天花板发呆的世勋说道:“同学,晚上有新生的欢迎会,你去吗?”

世勋忙坐起来,看着他说道:“当然去,你知道在哪里吗?”

“当然,不就是在大礼堂嘛,一起去?”

世勋跳下床,整理了头发,对着卢景芳伸出了手,“叶世勋,广州人。”

卢景芳笑道:“我叫卢景芳,安徽六安人。”

两人互相搭着对方的肩一路走向大礼堂,卢景芳问道:“广东人不是讲粤语吗?我怎么听不出你有口音。”

世勋笑道:“我小时候在北平住过几年,那时候可是一嘴的京片子。”

卢景芳拍着世勋的肩膀,“真看不出老兄你去了不少地方嘛。”

世勋含蓄地笑笑,“家里做点生意,从小跟家人跑来跑去的。”

一路说着,两人很快到了大礼堂,已经有不少同学聚集在大礼堂门外,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同学正指挥人往大礼堂的正门上方挂迎新的横幅。

卢景芳指着那个男同学对世勋说道:“你看,那个就是此次迎新的组织者,沈豫章。”

世勋看着忙碌的豫章,“哦,他跟我们是一个专业的吗?”

“是的,不过比我们高一届。”看着越来越多的人聚在大礼堂的广场,卢景芳有些兴奋地说道,“听说罗家伦校长也会出席,这个迎新会肯定很热闹。”

世勋也被这氛围感染,拉着卢景芳就往礼堂正门走,“走,咱们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豫章拉着长长的横幅正要递给工人往门上方挂,世勋从一边托起了横幅,豫章见手上一轻,便回头说道:“谢谢你,同学。”

世勋笑道:“不客气。”景芳也从旁边帮忙。

横幅终于挂好了,豫章拍了拍手对世勋二人说道:“两位同学看着有些面生,是新生吗?”

景芳忙说道:“师兄好,我们是刚入校的建筑系新生。”

“哦,呵呵,不敢当。”豫章搓着手,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是沈豫章,跟你们同系,比你们高一届。”

“师兄你好。”世勋握住豫章伸出的手。

三人互相介绍了自己,豫章说道:“对学校规章、制度有什么不知道的尽管问我,额,对某位教授、助教有什么雅号、不良癖好什么的想知道的也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来者不拒。”

豫章刚说完,世勋和景芳都笑了。

豫章拉着世勋景芳两个一起进入了礼堂,礼堂中已经密密麻麻坐满了人,三人随便找个了地方坐下,豫章热情地聊着学校的趣事,世勋和景芳饶有兴致的听着,不时发出笑声。

不一会儿,礼堂里说话的嗡嗡声静了下来,豫章和世勋、景芳抬头看向主席台,只见一个身着深灰色长袍,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站在台中央,正举着两只手臂示意全场安静,见全场慢慢静了下来,中年男子缓缓开口说道:“诸位,诸位有识之君,鄙人是国立中央大学校长罗家伦,受校委会嘱托,前来致迎新辞。在上台之前,我大致看了一下诸君的履历,诸位有的来自本埠,有的则不远万里前来就学,真可谓****精英同聚一堂,诸君此番来京,必定对南京这座古城有了一番赏游,我有个问题,诸位对南京这座城的风物有何领悟呀。”

罗家伦停顿了一下,环视着礼堂,马上就有学生喊道:“罗校长好,我觉得南京秦淮风情甚好!”话音刚落,在座的教授、学生便哄堂大笑。

罗家伦也不由得笑道:“此君颇有见识,但秦淮风情自古而有,试问全中国,谁人不知秦淮烟水,据此,鄙人认为此君见识尚浅。”堂下又是一阵大笑。

又有一人大声喊道:“罗校长,秦淮风情虽好,但大多靡靡之音,有亡国之嫌,且乌衣巷繁华落尽,尽是衰亡之气,不如龙盘虎踞的钟山更有气势。”

话音刚落,有人鼓掌,有人叫好,甚至有人吹起了口哨。

罗家伦面带微笑,示意安静,“此君好气魄。诸位,”罗家伦正色道,“正如以上二君所说,南京风物不仅有秦淮糜音,有下关签约之耻辱,更有金陵王者霸气,近代中国几番浮沉,均在这座城中显现。家伦履职以来,以创立民族文化的使命自立。窃以为自近代以来,我泱泱华夏屡遭贼虏,非是我华夏无人,而是华夏文化之式微,虎门销烟犹恨国人之疲弱,下关之辱更丧国家之精神,一国之人疲弱,一国之精神沦丧,不待贼举枪而望风逃窜,这样的国家,这样的国人,如何在当今世上立足。”

罗家伦话音未落,堂下已是掌声如雷。

罗家伦待掌声稍落,继续说道:“若无文化,譬如人之无骨骼,国之无栋梁,人而不立,国虽受辱而不能救,国家之不立,人虽有志而无用武之地。故而,文化不立,国家难立,国人亦不能昂首挺胸。唯有创立当今华夏之文化,振奋国人精神,以激昂向上之文化,教育我中华之热血青年,涤荡百年萎靡,重塑中华新气象!”

“好,罗校长英武。”堂下再次传来掌声和欢呼声。

“诸君自****来聚此处,口中所讲,身上所流淌的皆是我中华文化的一脉,如今齐聚在此,家伦深感欣慰,也对在座诸君寄寓殷切希望,当今中国,内忧外患,列强蚕食我中华之心不死,东北沦陷,秀丽江山饱受蹂躏,无辜同胞惨遭屠戮,逝者含恨,生者扼腕,希望诸君来此地不是为了扫一屋之地,而是志在复兴华夏,接受新思想、新观念,以求真、求实的不懈劲头儿,让自己成为一个能独立思考,有独立思想的有为青年,并以一己独立,以千千万万央大学子的独立,引领我中华文化之独立,以有为青年之磅礴气势,使我古老华夏焕发生机,与世界列国争雄!”

罗家伦的一番激昂言论,一下子点燃了在座学生的激情,台下掌声如潮水般涌起,此次招录的新生中有一批来自东北的流亡学生,“九一八”之后,东北尽数沦陷,家园早已成了往昔的记忆,他们双拳紧握,热泪盈眶,有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穿着黑色学生装的男同学跳到凳子上,振臂高喊:“驱逐日寇,还我家园,驱逐日寇,还我家园。”其他同学为他们悲愤的情绪感染,纷纷举臂高呼响应,一时间,大礼堂内喊声震天,弥漫着亡国失土的愤慨之情。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金陵城上雪》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2 凶中有丘壑
3 玄幻:我的灵脉无…
4 特种兵:从狼牙开…
5 直播:开局就被妹…
6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7 团宠萌宝:未婚夫…
8 药香小农女
9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
10 慧禅传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开局震惊秦始皇 作者: 爱吃烧卖
架空历史 307054 字
秦汉穿越到秦朝,就想着天下大乱…… “爹,秦始皇还剩三年寿命!”

2 全民御兽:开局觉醒四圣 作者: 狂狼怒涛
异界大陆 162098 字
穿越到御兽世界,身为少城主的苏峰,开局绑定神级御兽选择系统!

3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2521808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2198278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可秋梨梨穿越之眉骨星长记 作者: 可秋梨
玄幻奇幻 47173 字
宇宙人变幻莫测的科技世界该如何迎对,回去海宫的路又如何找寻和破解天机?

6 精灵之光明崛起 作者: 中南妖怪
奇幻魔法 181586 字
偶然的相遇是真正的缘分还是有意为之?邪恶与正义是否真的如外界所流传的那样?

7 重回1977 作者: 童园无忌
都市重生 709081 字
重生时不待我,一腔热血只洒青春,一杯美酒赠与佳人,共品人生之趣。

8 转生后:被系统坑到下界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109742 字
成为轩辕宗的宗主,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拉开热武器时代的序幕!

9 圣云之重生 作者: 西部雪源
古典仙侠 139027 字
出身正派领袖家,自幼修行天赋佳,三年悟通神剑术,五年练道有大成!

10 小爷乐意 作者: 张小慕
玄幻奇幻 766843 字
弃儿青年泣血控诉:为何惨遭毒手满门死绝后,红颜仍是忠贞不弃。

《十一 同学初见》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