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金陵城上雪 [书号145415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七 灯市如昼

《金陵城上雪》 冷雨微眠/著, 本章共8419字, 更新于: 2015-10-09 12:09

腊月十五过后,年关转眼就到了,年味是一天比一天浓,揽月茶庄也不例外。这天,茶庄里的总管王铁刚从新街口分店回来,就见茶庄里的仆从和伙计正抬水洒扫,一片忙碌景象。

王铁年过五十,身体发福,加上冬天里穿的厚实,上了几节台阶就气喘吁吁,刚好一个小伙计正在擦着茶庄门口是石桌石凳,听到“呼呼”的喘气儿声,抬头一看是王总管,赶紧一路小跑过来搀扶。王铁一手搭着小伙计的胳膊,一手按着腿,好容易上了台阶,便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大口喘着粗气,小伙计赶忙递上干净的毛巾给王铁擦汗,等气息均匀,王铁将毛巾递给小伙计问道:“今天还开门营业吗?掌柜的在家吗?”

小伙计殷勤答道:“叶掌柜和德叔还有两个少爷都去火车站接大少爷了,不在家,晚上也会晚回来,说是要给大少爷接风洗尘呢。估计今天茶庄是不能营业了。”

“哦。”王铁一拍脑门,“你看我忙的,竟把这事给忘了,行,这茶庄里收拾的怎么样了。”

“都差不多了。”小伙计点头赔笑。

“这都半下午了,厨房也都准备妥当了吧,可别耽误了晚上的酬谢宴。”王铁说完向茶庄的大门走去,有几个女仆在擦洗着大门,见到王铁都停下手里的动作低头问好,王铁一边点头一边往里去了。

“哎,哎。”小伙计连连答应,趁着王铁进门的功夫,便溜到了厨房。

厨房外,小伙计正向厨房里内探头探脑,一个人从背后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小伙计吓的一哆嗦,待看清来人,小伙计“哎呦”一声叫了起来,“老崔,你快吓死我了。”

“呵呵呵,看你这怂样,贼眉鼠眼的在干嘛呢。”老崔笑呵呵地问。

“老崔,老崔,问你个事。”小伙计拉着老崔走到厨房前面的竹林下,神秘兮兮地问道:“今年的酬谢宴谁要倒霉呀,你知道吗?”

“这个我可不知道,”老崔摇头,“咱都是听掌柜的吩咐。”

“今年掌柜的不在,不是去给大少爷接风了吗,听说晚上的酬谢宴是王总管主持呢,王总管平时眼睛里容不得沙子,没少给大家伙儿小鞋穿,这掌柜的不在,他还不得大耍威风呀。”小伙计忿忿地说。

“小孙,你小子鬼精鬼精的,净想些没用的,王总管再威风,还不得听掌柜的,掌柜的开口要他辞谁他才能动谁,你以为他想辞退谁就是谁呀,今年掌柜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没少去鸡鸣寺烧香拜佛呢,再说,今年生意不错,前几天我还听见掌柜的和德叔说这事呢,隐约听德叔说什么年景好就都留着吧之类的话。”

“真的。”听老崔这么说,小孙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抚着胸脯说道,“哎呦呦,这下我就放心了。”

叶仲坤领着世勋、世云还有德叔和阿宽在火车站等着世毅,世毅从美国回来,途径日本,由上海再到南京,一来看望多年未见的二叔,二来当前局势实在不乐观,与二叔商量商埠搬迁的事情。这些世毅在电报里提了一两句,并请二叔斟酌。

叶仲坤仔细地看着世毅电报上的每一个字,德叔和世勋默默对视了一眼,一齐看向叶仲坤,“这电报应该是世毅离开日本后拍的,如今日本人在东北活动频繁,现下又要图谋南洋,其志在不小啊,你们看看。”

德叔接过电报看了之后递给世勋,世勋看着电报就开始皱眉,“二叔,这样一来,我们在南洋的生意估计会损失不小。”叶仲坤叹了口气说道:“日本国土狭小,资源贫乏,你看他们在东北到处修铁路、开煤矿就知道,南洋物产富庶,只怕也难逃日本人的毒手,日本人的野心不小啊。”

“二叔,就算日本人真的到了南洋,他们也需要物资呀,我们家在南洋虽不是数一数二的大商家,但物资占有量也不少,如果打仗,最重要的就是物资,这里面并非没有商机。”世勋思索着说道。

“哦。”叶仲坤和德叔对视了一眼,目光中透露出赞许,“你说得对,战时最能一本万利的就是物资,因为这个不仅百姓需要,军队更需要,打仗打的就是物资和银钱,但是……。”

“但是,”世勋接着说道,“看日本人在东北的所作所为,与强盗行径无异,我们家肯定不会与日本人苟且,但也不用悉数撤离,可保留一些布匹、茶叶之类战时不是头等需要的物资,以图来日。商队的商船哪怕扔到海里,也不能留给日本人,日本人现在在南洋就诸多横行,只怕等军队过来后更是不堪呢。”

“恩,”叶仲坤满意的看着世勋,“我们叶家对于不义之财一向是不屑一顾,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叶家几代人的基业就此拱手,哪些要撤,哪些要留,等你大哥回来,我们好好商议。另外,你三叔、四叔他们估计也得到了消息,你爹想必也在筹谋此事,哎,这可是关系我们叶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呀,国家贫弱,逢此乱世,只能在夹缝里求存了。”叶仲坤不禁感慨。

世勋沉默不语,德叔看着二人这个情景,忙说道:“天也不早了,二老爷身体才好,也该休息了,世勋,明天要去接大少爷,还是早点休息吧。”

世勋点头,“二叔,你早点休息吧,我扶你上楼吧。”

世勋扶着叶仲坤上楼休息,德叔查看了茶庄后,又嘱咐了上夜的伙计,也就寝了。

从上海开来的火车喷着黑烟咣当咣当地进站了。世勋和阿宽不由的激动起来,“好几年没见着大少爷了。”阿宽激动地直搓手。世勋也紧张地朝下车的人群中张望,世云贪睡,抱着德叔的胳膊打盹儿,叶仲坤看着世云只是摇头。人群渐渐稀疏,一个带着黑色礼帽,身穿灰色大衣,拎着手提箱的年轻男子朝他们走来,男子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站定,世勋眼尖,喊了声“大哥——,”就奔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年轻男子。

来人正是叶家大少爷叶世毅。

“呵呵呵,”世毅热情地拥抱着最小的弟弟,“小五长高了不少嘛,来让大哥好好看看。”叶世毅松开世勋,看着面孔渐渐刚毅的弟弟,“好好,吾家小弟初长成,如今也成大学生了。”叶世毅欣慰地说道。世勋高兴地接过世毅的手提箱跟着世毅来到叶仲坤面前。

“二叔,”叶世毅鞠了一躬,“二叔身体可好?”

叶仲坤忙一把拉住世毅,“世毅呀,可算把你盼来了,我们爷俩儿可有五六年没见面了,路上可还顺利,你这样穿戴,走在大街上,二叔倒不敢认了。”

“二叔说笑,侄子哪有不认二叔的,”说的德叔和阿宽都笑了起来,世毅拉着叶仲坤的手说道:“路上都好,就是在日本多停留了一段时间。去年,听爸爸说二叔身体不好,特意从俄国人那里买了一些山参,二叔用着可有效果。”

“好,多亏那些老参,我现在也算好的差不多了。”叶仲坤道。

世毅又对着德叔一抱拳:“德叔,您一切都好?”

“好好,如今大少爷回来,老爷老太太更高兴了。”德叔忙拱手道。

“大哥好。”世云总算是睡醒了,冲着世毅腼腆地喊道。

世毅微笑着摸了摸世云的头,冲着大伙儿说道:“咱们小六如今也越发秀气了。”

阿宽笑呵呵地望着世毅,世毅指着阿宽对德叔说道:“听奶奶说,阿宽也出息了,跟世勋考同一个大学,可真是不简单呢,也比以前稳重了不少。”

德叔笑道:“大少爷可不敢这么夸他,这都是做做样子。”

大伙儿都笑,叶仲坤拉着世毅,“走,上车聊,在福昌饭店定了房间,先去给你们大哥接风洗尘。”

福昌饭店三楼,叶家叔侄几个围坐一桌谈笑风生,世毅讲着在美国和一路上的见闻,听得阿宽和世云一阵阵大笑,德叔和世勋招呼着上菜,一会儿酒菜上齐,叶仲坤举杯说道:“来,世毅,二叔敬你,这一路上奔波冒险打探消息,你可是咱们叶家大功臣。”德叔、世勋、世云和阿宽纷纷举杯。

“二叔言重了,这是晚辈该做的,就借这杯酒祝二叔身体康健,咱们叶家安然度过此次劫难。”叶世毅举杯郑重说道。

“好,不愧是我们叶家的子孙,如今就看世轩那边如何了,叶家有你们,我和你爹也是欣慰呀。”叶仲坤说罢,一桌人俱是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世毅喝着茶水,说起此行的目的,“二叔,在电报里侄儿也提到了如今的局势,不知二叔和德叔作何考虑。”

叶仲坤沉吟道:“日本人野心再大,南京毕竟是国都,我想南京还是安全的。”

世毅点头,德叔说道:“虽说日本人在东北无法无天,但是尚未深入内陆,大少爷从上海来,租界那边情况怎么样。”

“不太明朗,如今日本人在和各国虚以委蛇,让人看不出真正的目的,不过,越是如此,越是让人不安呢。”世毅叹道。

叶仲坤和德叔点头,德叔道:“不管局势如何,还是小心谨慎为上,提前做打算总不会错。”

叶仲坤也说道:“南京商会这边整体对局势估计还算乐观,但世事难料,尤其是战时,一旦开打,一切都不好说,多事之秋,还是未雨绸缪的好。”

世勋听到这里,不由抬头问世毅,“三哥那边怎么样。”

世毅看着世勋,“美国人忙着大选,国内形势倒是大好,是投资兴业的好时机。”

叶仲坤暗暗点头,“海外华人只要团结,我们立足美国也不是太大的难事。”

世毅转向叶仲坤,“三弟已经和当地华人商会有了一段时间的接触,但是华人商会势力多涉及低端行业,我们能依靠的资源有限,还是要另作他谋。我和三弟的想法是,最好和当地有实力的企业、家族接触,以资金注入的方式谈合作,这样会容易些。”世毅顿了顿说道:“虽说这样耗费大量资金,却可以使叶家以最快的速度转移,也可以更快融入当地市场。我和三弟的这些想法,还需要和我爸、二叔还有南洋的三叔、四叔商议,再做定夺。”

“恩,”叶仲坤沉吟良久,“目前也只能如此了,你三叔、四叔那边如何。”

“我刚收到的消息,三叔和四叔并几位叔伯要推举几个代表尽快到广州商议,说不定三叔、四叔已经快到广州了,不日我也要尽快南下广州,南京这边还要烦劳二叔和德叔多多费心。”

“这么快就要走。”世勋有些惊讶。

“也不是很急,”世毅笑着安慰世勋,“总是要在南京过个年,过了正月十五再走,我听说你也是过了十五要开学的?”

“是呀,这下我们可以在南京好好过个年了。”世勋松了口气。

“算来我也好久没有见你爸爸和你三叔、四叔了,奔波半生,还是家里好,兄弟亲呐。”叶仲坤不由感概。

“二叔不急。”世毅笑道,“估计三叔、四叔也不会那么快回南洋,奶奶肯定会留他们多住些日子,等过了年天气暖了,二叔可以回广州跟三叔、四叔他们聚一聚。”

“是呀,二老爷等天气暖和了再去广州和老爷他们团聚也不迟呀。”德叔安慰着叶仲坤。

叶仲坤笑着摆摆手,“这些先不说了,今年世毅也回来了,我们可以在南京热热闹闹过个年啊。”

叶仲坤叔侄几个又说说笑笑起来。

期间,世毅悄悄问世勋,“可有想过到美国读书。”

世勋一愣,说道:“还没有这个想法,大哥的意思是?”

“如果一旦打仗,叶家势必要大举转移,你们先行到美国,我们也少些后顾之忧。”世毅嘱咐道。

“恩,我知道了大哥,如有必要,一切听大哥安排。”世勋说道。叶世毅点头。

叶仲坤这个年过的十分满足,不仅自家人聚在一起,连世毅、世勋兄弟并德叔、阿宽都在,一大家子热热闹闹。叶二太太忙的不亦乐乎,里外张罗着,世云和阿宽跑前跑后跟着跑腿,德叔和叶仲坤忙着跟商会名流以及各界名人迎来送往。倒是世勋和世毅闲了下来,兄弟二人不时在南京走走逛逛,竟像是回到了少年时光。来到南京鼓楼,世毅不禁感慨:“到南京真像是逛古董铺子,到处都是景,真让人流连。”

世勋也笑道:“当初我要来南京,三哥知道了还笑我,说南京有什么好,南京的妙处,那个一身洋派作风的三哥是不知道了。”

“老三自幼跟着三叔四处闯荡,书虽读得不多,但是各色人物见识的倒多,他到哪都吃得开,南京他是没来过,他要是来了,这些古董什么的估计都要遭殃,他一定是个很赚钱的古董商。”世毅说完,自己先笑了。

世勋想想三哥平时的样子,也觉得好笑,“三哥里里外外透着精明,倒是经商的好手。”

两兄弟说笑着赏玩鼓楼周边的景致,世勋突然说道:“大哥。”

“恩,”世毅正把玩着一个翠玉壶,没有抬头,见世勋没再说话,便抬头看向世勋,“怎么了,这么严肃。”

“大哥,我在南京认识一个女孩子,如果要去美国,我想带她一起去。”世勋正色道。

“哦,”世毅有些意外,不由的打量着世勋,这个弟弟自幼便是个有主意的人,虽然几年未曾相聚,但是他跟着德叔走南闯北也经历了不少历练,说话办事极有分寸,此刻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必定是早就有了主意,而世毅对这个幼弟十分宠爱,只要弟弟开口,做哥哥的没有不答应的,更何况如今弟弟长大了,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只想把喜欢的女孩子带在身边。想到这儿,世毅拉着弟弟坐下,问道:“那个女孩子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程微云,今年十八岁。”世勋道。

“还在上学吗,还是已经许了人家。”世毅又问。

“没有许人,不然我也不能这样。在金陵女大读医科,家就住在三条巷,父母已经去世了,跟着哥哥嫂子生活,哥哥开了一家医馆。”世勋把知道的都讲给了世毅。

“这些都是那个女孩子跟你说的?”

“不是,我让阿宽去打听的。”世勋说道。

“恩?”世毅有点吃惊,含笑看着弟弟。

世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总要知己知彼才有机会嘛。”

世毅失笑,“你这要是让那个女孩子家人知道了可不好。”

“不会的,”世勋斩钉截铁地说道,“阿宽在打听消息方面还是很可靠的。”

世毅点点头,“那她家里的情况了解吗?要是女孩子跟你出国读书,人家哥哥嫂子同意吗?那女孩子愿意吗?”

世勋有些犯难,“这个还不知道,我跟她才见过几次面。”

世毅愕然,“你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想让人家跟你出国呀。”

世勋有些无奈地说道:“这不是,这不是还没有互相了解吗?”

世毅乐了,“这敢情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世勋呀,这事你办的有点不靠谱呀。”世毅打趣着弟弟。

“哎,哥,你对我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吗?”世勋急忙道。

“有,当然有。”世毅想当然地点点头。

“那就给我几个月的时间,我一定把人追到手。”世勋信心十足地道。

“好,”世毅笑着点点头,“等你什么时候有把握了,就给我个信儿,我给你们安排,不过,你要跟她家人说好,美国那边我安排,南京这边你找二叔,最好是通过学校安排留学,这样家里就会少些阻力。”

世勋忙说道:“谢谢哥。”

世毅起身拍拍世勋的肩膀,感慨道:“谢什么呀,哎呦,这一晃儿都该娶媳妇了。”世毅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一副弟大不由兄的模样。

世勋没大没小的搂着哥哥的肩膀,兄弟二人说笑着出了古董铺子。

世毅还是没能在南京过元宵。元宵节前几天,广州来了急电说叶家三爷、四爷都在等着世毅,催他尽快回去,叶仲坤知道此事重大,也不强留世毅,忙让叶二太太替世毅收拾行李,世毅来时没带多少行李,可这回广州老家,叶仲坤势必不能让世毅还是两手空空,急忙忙收拾一些上好的茶饼、一些土特产,装了两大箱子。

世云和阿宽舍不得世毅走,和就问世毅是不是一直在国内,世毅说道:“等到广州和三叔、四叔商议了才知道,如果要转移,那就不会在国内待太长时间。”

世云噘着嘴说道:“大哥才来就要走,我也要去广州。”

世勋在一旁笑着说道:“阿云的嘴噘的再长点就把大哥给噘出去了,更不能来南京了。”

叶二太太忍不住笑着说道:“世云呀,你大哥有事忙,哪像你天天是无事闲,等你再大些,送你去美国读书,不就天天能见着你大哥了。”

世云不情不愿,阿宽也说道:“大少爷每次都是匆匆忙忙,哎,算了,我也不留你了。”

叶二太太笑着说道:“知道你们兄弟几个感情好,世毅是做大事的,你们呢还小,等长大了能给家里帮忙了,自然就能跟着你们大哥了,不在这一时。”

世毅在一旁说道:“二婶儿快别忙了,这些已经够了。”

“不忙了,不忙了。”叶二太太嘱咐下人封好箱子,“马上就好了,怕路上不太平,没有带多少东西,都是日常吃的、用的,孝敬老太太的,也让大伯和几个叔叔尝尝鲜。”

叶家茶楼来了重要客人,叶仲坤不得不亲自陪着,德叔和世勋、世云、阿宽送世毅到车站,托运好了行李,世勋望着即将离去的大哥有些伤感地说道:“大哥一路保重,到家之后拍封电报报个平安。”

世毅眼眶也有些湿润,搂着世勋道:“放心,你也保重。”世毅交待世勋:“凡事多问问二叔和德叔,不可太自作主张。” 世勋重重地点头。

阿宽和世云红着眼圈,德叔禁不住揉着眼睛,“大少爷放心,已经给广州家里拍了电报,大少爷以后出门身边还是跟个人比较好。”

“不妨事的,德叔,这次阿强有事留在日本了,他会到广州跟我会合的。” 世毅笑道。

车马上就要开了,世毅再一次拥抱了一下世勋,在他耳边说道:“你跟大哥说的事可要抓点紧了。”

世勋红着眼点点头。

世毅拍了拍世勋的肩膀,冲着德叔、世云和阿宽挥了挥手,跳上了车。

世毅透过车窗不停地跟弟弟们挥手道别,世勋挥着手,心里念道:“大哥,一路平安。”

夫子庙的元宵灯会年年如此,灯彩煌煌,游人如织。各式各样的彩灯闪烁在秦淮河两岸,岸边的酒楼茶坊彩灯点缀,河上的画舫化身灯船,就连树枝的枝头也都挂满了彩灯,夫子庙,瞻园,江南贡院处处张灯结彩,远远望去,秦淮河似置身流光溢彩的仙境。

世勋从未见过这“灯彩甲天下”的盛况,连日来和阿宽、世云留恋此地,阿宽看着绚烂夺目的灯会,感叹道:“大少爷走的匆忙,错过了元宵节灯会,不然一定会大饱眼福的。”

世勋也叹道:“大哥事忙抽不开身,不过来日方长,总有机会的。”

世云问世勋,“五哥,我们真的要去美国吗?”

世勋摇头,“我也不知道,美国再好,也是别人的国家,中国再穷,始终是自己的国土,不到万不得已,爸爸和大哥他们是不会走到那一步的。”

世云点点头,阿宽说道:“南京这么好玩,走了可真是可惜。”

三人一边赏灯,一边吃着雪园的小笼包。

来到秦淮河边上,世云指着河上的灯船,新奇地喊道:“五哥,我要坐船。”

世云拉着世勋、阿宽排队等着坐灯船,前面排队的男子抱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直直地瞅着世勋,世云用胳膊肘蹭了蹭世勋,“五哥,你看那个小孩,一直冲着你傻笑。”

世勋正护着手里的点心盒子,抬头一看,那小男孩分明是那日程微云抱着的阿元。

阿元见世勋认出了自己,高兴的手舞足蹈,便“嘟嘟,嘟嘟”地叫了起来,把世勋他们三个人都逗乐了。抱着他的男子回头说道,“阿元,怎么了,跟谁讲话呢。”

程微云正在跟嫂子李玉芬说话,听见哥哥的声音便回头看,只见灯彩辉煌处叶世勋正微笑着看着她。

“微云,你好。”世勋问候着程微云。

微云微微一笑,拉过李玉芬:“哥,嫂子,这是叶家茶楼的少爷。”

“哦,”程纪成把阿元递给妻子,世勋伸手与程纪成握手,程纪成笑道:“幸会,叶少爷,你认识舍妹?”

“你好,程大哥,令妹和阿元来茶楼买过茶。”世勋道。

“哦,”纪成恍然,“叶少爷也是来赏灯的。”

“程大哥叫我世勋就好了,陪着弟弟来坐灯船。”

“那好,阿元也要坐灯船,不如一起吧。”纪成道。

世勋看着世云,世云和阿宽都点点头。

世云问纪成,“程大哥,阿元只会喊‘嘟嘟’吗?”

纪成笑着说道:“阿元再过不久就会叫你哥哥了。”

世勋和微云也相视而笑。

一行人坐上了灯船,灯船慢慢在秦淮河里滑行,世云、阿宽格外兴奋,指着岸上各色各样的灯彩不住地喊叫,阿元也跟着不停的尖叫。站在船上看着这绚烂的灯火,暂时远离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世勋的心突然变得宁静,仿佛这绚烂的灯火和鼎沸的人声都在彼岸,此地此刻,只剩他和微云并肩而立在这灯光波影里,看着这一世的繁华。

微云抬头看世勋,只见世勋含着笑望着她,微云脸微微一热,别开了目光,看向岸边的灯火和来来往往的游人,轻声说道:“今年的灯会真热闹。”

“是啊。”世勋轻轻说道,“很少见到这么热闹的灯会。”

微云看向世勋,笑着说道:“灯会年年有。”

世勋也笑着看向微云:“此情此景却不是年年都有。”

微云轻笑着望着世勋,世勋笑道:“怎么,觉得我比这灯会还值得看?”

微云笑着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世勋道:“我觉得你比这灯会好看。”

微云大窘,嗔道:“你胡说什么。”

世勋正色说道:“程微云,我没有胡说。”

微云低头,良久说道:“你不要乱说。”

世勋俯身轻声说道:“好,我不乱说。”

世勋呼吸间的热气惹得微云下意识闪躲,微云看了看在一旁逗着阿元看灯的哥哥和嫂子。

世勋也看了看程纪成夫妇,笑着说道:“我以后可以约你吗?”

微云抬头看向世勋,“你要怎么约我呢。”

世勋想了想说道:“我要先征得你哥哥、嫂子同意。”

微云道:“我平日里要在医馆帮忙,假期就结束了,我还要上学。”

世勋看着微云,“我平常也要在店里帮忙,我也得去上学呢。”

微云有些诧异的看着世勋,“你这大少爷也要帮家里的忙?”

“对呀,我要管账呢。”

“哦,那你在哪里读书?”

“中央大学,你呢?”

“在金陵女大。”

“你读什么科。”

“工学部,你呢?”

“我读医科,护理。”

“是准备做护士吗?”

微云微微侧着头,想了想说道:“是,但也不是。”

世勋笑着问道:“这怎么说呢。”

“哥哥说,做大夫辛苦,尤其是女大夫,但是做护理就相对轻松多了,而且护理都是女孩子。”

“那你呢,我想你一定不只想做个护士。”

微云笑着说道:“其实做个护士也没什么不好,不过,听说国外都有女大夫呢,也可以治病救人。”

“男大夫女大夫其实没有什么不同,只要医术精湛,一样可以行医救人的,我就见过有的女大夫比男大夫还厉害些。”

“真的。”微云瞪大了眼睛。

“恩,”世勋点点头,“只是要做个好医生会辛苦些。”

微云眼中泛着异样的光彩,“辛苦不怕,如果真能学成做个女医生,我也可以开馆行医,自食其力。”微云忍不住双手紧握抵在胸前。

世勋眼眸发亮,“看来你是要做个独立的新女性呢。”

微云看着世勋,“你也认为女人要依附于男人吗?”

“当然不是,”世勋不以为然地摇头,“我家大姐就是医生,她现在在南洋行医,跟姐夫一起开医馆呢。”

“真的?”微云认真问道。

“当然,我大姐是小儿科的大夫。”

…………

灯船慢慢靠岸了,世云和阿宽意犹未尽地下船,阿元叫喊的累了正趴在纪成肩头熟睡,玉芬帮着把小风衣给阿元披上。夜已深了,赏灯游河的人们渐渐散去,叫卖的商贩也陆陆续续打烊了,在这夜深灯明的寂静里,世勋和微云并肩走远。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金陵城上雪》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修仙从继承灵兽铺…
2 大罗金仙的我成了…
3 蒹葭有兔
4 我的神级宗门系统
5 签到三年,成为全…
6 御兽狂妃:上神又…
7 快穿之恶毒女配她…
8 重生成黑心莲,我…
9 蛇祭
10 超脑童心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神级小渔民 作者: 自控力
乡村乡土 398722 字
杨泽意外获得“海王传承”,开启奇遇人生,此后美女、财富,纷沓而至。

2 大唐开局震惊李世民 作者: 九剑本尊
架空历史 1477710 字
李盛穿越成大唐年间里的小太保,开局就震惊李世民、杜如晦等人。

3 玄幻:我有一座万古魂冢 作者: 欲上青苍
东方玄幻 106499 字
为保护被迫冥婚的妹妹而死,怨气引神秘魂冢,杨天携无上鬼神之力重生!

4 腹黑陆总,你家夫人马甲A爆了 作者: 追光吧宝妈
总裁豪门 77567 字
黎城炸了!微博沦陷了!陆家掌权人竟然跟洛家出名的傻子在一起了?

5 入赘蛊夫太高冷 作者: 月蓉儿
蜜爱甜宠 201716 字
被客户欺辱,她情急下误拨赘婿老公电话,没想到酒店被一群怪虫包围!

6 联盟之我真不是高人 作者: 绯欲丸
电子竞技 1768630 字
LOL:不懂就问,世界冠军被人发现实际上是白银,会不会被人给打死?

7 我在异界提取万物 作者: 木子李大人
西方奇幻 258216 字
手握万物提取机,不按套路修行,别人辛苦修炼,他却能提取万物属性!

8 千道之劫 作者: 法号三千
异界大陆 172180 字
本是佛前青灯转世,入世证道,意欲感化世间,却意外觉醒七杀大道!

9 百族遗孤 作者: 达布纽
玄幻奇幻 399572 字
血脉觉醒?给我先来一百次!什么?不够看?莫慌,我还能二次觉醒!

10 天狐缘 作者: 朽怜残世
奇幻修真 996501 字
“我不要嫁给他,求求你,带我逃吧”“师姐,我所爱之人,不是你…”

《七 灯市如昼》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