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现代言情 >> 金陵城上雪 [书号145415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六 茶香天凉

《金陵城上雪》 冷雨微眠/著, 本章共9097字, 更新于: 2015-10-09 12:08

“啪”的一声响,将梁如秋从梦中惊醒,她睁开眼,房间内已是天光大亮,她坐起身掀开窗帘,却被窗外了亮光刺的闭上了眼,她缓了一下,抹了抹玻璃上的雾气,仔细看向窗外,心里不由一阵喜悦,原来是下雪了,雪厚的把窗前的一棵梧桐树压断了树枝。梁如秋放下窗帘,翻身起床。

谢艺和方家伟还没有起来,梁如秋悄悄儿到厨房煮上粥,提着菜篮子去买油条和包子。

吃饭时,方家伟问梁如秋,“雪下的厚吗?”

梁如秋边吃边说道:“树上的雪挺厚的,地面上的都化了,还好没有冰冻,老师等到十点多再出去吧,外面倒不是很冷。”

“看样子这雪是不声不响下了一夜呢。”谢艺也说道。

“是呀,难得的一场雪,外面空气真是好呢。” 梁如秋说道。

“不是没有冰冻吗,那一会儿吃完饭,趁雪还没化,我们三个到学校里拍点雪景吧,怎么样,老方。”谢艺问。

“可以呀。”方家伟说。

“好呀,好呀。” 梁如秋也附和着,“我吃好了,我先去把相机找出来。”说着起身去书房翻相机。

方家伟边吃办摇头,“说风就是雨,这脾气跟你挺像。”

谢艺也吃得差不多了,她放下筷子对方家伟说道:“你多吃点,等会儿吃了药再出去,我去把你那件大的羽绒服找出来。”说完一推碗筷,就进了卧室。

方家伟不禁摇头,“倒都是行动派,哎,我一人慢慢吃。”

吃着吃着,方家伟像是想起什么来了,“如秋,今天还要上课吗?”

“不用,今天是周日。” 梁如秋在书房里答道。

“什么时候放假呀。”方家伟又问。

“快了吧,估计再有小半个月吧。” 梁如秋拿了相机走到餐桌旁坐下,她打开相机,确认一下电池还有电,就打开镜头盖对着方家伟笑着说:“方老师。”

方家伟抬头,被相机“咔嚓”的一声吓了一跳,“你这孩子。”

梁如秋嘻嘻笑着,“试下相机嘛。”

谢艺抱着一个黑色的大棉袄出来,方家伟一看就“哎呦”了一声,“这是什么时候买的呀,怎么这么厚。”

“你忘了,这是那年老范去东北出差的时候买的,他也给你买了一件,南京这冬天也穿不着这么厚的棉袄,一直放着,都给忘了。”谢艺把棉袄放到沙发上,拉开拉链把衣服里外看了看,“还真是一件不错的衣服呢。”

梁如秋放下相机,凑上前去,摸了摸衣服里子,又捏了捏厚度,“真厚实,布料挺密的,可真暖和呀这衣服。”

谢艺放下衣服对梁如秋说道:“你也去找件厚棉袄,雪化的时候冷。”

“哎。”梁如秋答应着去找衣服了。

方家伟吃好饭,坐在沙发上等着吃药,谢艺收拾了碗筷,梁如秋也去给谢艺找了件棉袄,在卧室里喊道:“师母,你穿红色的棉袄好不好。”

谢艺在厨房里答应着:“顺便把我的白色针织围巾找出来,还有那个灰色小粉花的帽子。”

方家伟看着忙得不亦乐乎两人,觉得自己清闲,就在那打趣这两个人,“看你们女人出一趟门多难,你看我,一件棉袄就搞定了。”

谢艺刚好从厨房出来,听了这话就撇了撇嘴,走进卧室问梁如秋,“都找着了吗?”

梁如秋说,“都找到了,还给方老师找了顶帽子,师母你看是鸭舌帽呢,还是贝雷帽。”

谢艺接过帽子看了看,“两个都带着。”

方家伟在客厅里喊,“怎么我戴帽子,都没有人来问我。”

梁如秋抿嘴笑,谢艺也笑着跟如秋整理翻出来的衣服,“不理他。”

梁如秋和谢艺找好了衣服,又商量着化了个淡妆,两人收拾的美美的,这才拉着方家伟出门。

方家伟被谢艺和梁如秋簇拥着在南大校园各处不停地拍照,一会儿是小亭,一会儿是假山,再不就是石子路上,要么就在竹林边,谢艺和梁如秋不厌其烦的摆着各种姿势让方家伟拍照,一会儿又找路人给他们合影,三个人拍照拍了一个上午,等到快中午回家时,路面上积雪融水都快干了,树上的雪也化了的差不多了,融雪沉重,“啪啪”的往下只掉。

刚回到家,谢艺和方家伟兴奋的翻看拍的照片,梁如秋正在换衣服,这时电话响了。她走过去接电话。

“喂,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梁如秋问道。

“我是江行舟。”电话那头一个男声答道。

梁如秋身形不由一顿,下意识的握紧了话筒,说话也不连贯了,“哦,哦,你找……,”

“我找你。”江行舟说道。

“你找我什么事。” 梁如秋轻声说。

谢艺随口问:“谁呀,如秋。”

梁如秋忙说:“额,是江行舟。”

谢艺“哦”了一声,跟方家伟不知道在说什么。

梁如秋只听电话里江行舟说,下午想请她去秦淮河的茶馆坐坐,还说让她下午三点钟到学校大门口,他在那等着接她,又说问方教授、谢老师好,就“啪”的挂了电话。

梁如秋拿着电话愣了一会,谢艺在边上问,“小江找你的吧,什么事呀。”

“哦,他说下午想让我带他去秦淮河转转。” 梁如秋放下电话走到谢艺身边坐下。

“那去呀。”谢艺说道,“打扮美美的去游秦淮河。”

“什么游河呀,这么冷的天,再冻着。”方家伟说道。

“不是游河,是去茶馆。” 梁如秋解释。

“哦,那就去吧,什么时候回来。”方家伟又问。

谢艺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方家伟,“你老头子管那么多干嘛?”转头对如秋说道:“小江过来接你吗?一会穿厚点,晚点回来不要紧。”

梁如秋有些羞赧地点点头。

梁如秋穿着深蓝色厚呢大衣,围着谢艺从苏州给她买的粉紫色毛线围巾,带了个小小的手提包,静静地站在学校大门边上等着江行舟。快到寒假了,学生都在忙着准备年终考试,午后的天又渐渐阴沉了下去,不知道从哪吹来的一阵阵冷风,卷着地上的枯叶飘来荡去,平时人来车往的校门口此刻倒是冷冷清清。梁如秋站的有点久了,腿脚有些冷了,不由轻轻的跺了跺脚。

学校门口对面的街边,江行舟坐在车里,透过车窗沉默地注视着冷得跺脚的梁如秋。他看见梁如秋从学校里急忙忙赶过来,看着她抬腕看表,他也瞟了一下手表,时针和分针分居表盘两侧:两点四十五分,还有一刻钟才到他们约定的时间,她却这样匆忙,他不由得想笑,原来她不是一点都不在乎。那他呢,他何尝不是一样,怎么可能不在乎,中午挂断电话后,他怎么不是在期待、紧张、又有些不知所措的难耐中度过这漫长的午后,不也是亟不可待的早早出门,在她出现之前就已经在冷风中足足等了半个小时。

他等得,她就更得等得,不是吗?谁叫她梁如秋欠着他江行舟的呢,欠谁的不好偏偏是他,五六年的时光,他都熬过来了,这一时半刻,就那么难熬吗?

江行舟目光透着淡淡的冷,不再看向在路对面站在冷风中等候他到来的梁如秋,他转过头摇落玻璃窗,抽出一根烟,“叭”的点着,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拈着烟,慢慢地向外吐着烟圈。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走,梁如秋还是那样静静的站着,她微微低着头,看着在脚边时散时聚的落叶,像是陷入了沉思,她又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三点过五分了,依然没有看到江行舟的影子,她的心慢慢下沉,失望就如同这冷风缠绕着她。在冷风里站久了,浑身都有些僵硬,她感觉不到冷却只觉得急躁,她抬头看了看四周,从手袋里翻出写着江行舟电话号码的那张纸,想要到警卫室借电话用,向前迈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

烟灰已冷。江行舟猛推开车门,穿过空旷的街道,大踏步走向梁如秋,冷风掀起他黑色大衣的衣角死命的撕扯,他似比这冷风更强硬。当他如一阵风般出现在梁如秋面前时,她吓了一跳,面色有些苍白,他只听到她故作轻松地说:“你来啦。”像是熟人之间随意的一声招呼。

江行舟觉得很生气又很郁闷,只是说了一声“走吧。”

梁如秋跟着江行舟穿过街道,江行舟打开车门,不等梁如秋上车,径直绕过车头开门上车,梁如秋扶着门上车并关上了门。

江行舟看向前方:“系上安全带。” 梁如秋赶紧拉过安全带扣上,江行舟启动车,车子掉了个头,沿着中山东路驶向太平南路,并向秦淮河边的茶馆开去。

一路无话,江行舟沉默地开着车,梁如秋侧着头,看着车窗外流景飞过。

揽月茶庄位于秦淮河南岸不远处的小山丘上,过文源桥不远就到了。小山丘不高,却是这一带的制高点,木叶疏朗时可俯瞰秦淮河和白鹭洲,倒是赏景的好去处。据说这白鹭洲和茶馆是民国时期一个大户人家的居所,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竟然一夜之间人去楼空。几经战火岁月洗礼,这茶庄已不见初始规模,只剩小山坡上孤零零的两层小楼在寒风中萧瑟,后来有人租下了这块地方开了间茶楼。

青石条铺就的台阶自河岸蜿蜒而上,冬季水面清浅,隐约可见伸向河床有几级台阶,梁如秋跟着江行舟拾级而上。“看来这并不是水位最低的时候。”她默默地想着。在稀疏的林木中,梁如秋抬头便看到了台阶尽头的平台,那是一块不大的碎砖地,旁边一个青石圆桌和几个石凳,还有一条短短的鹅卵石小路,小路的一端是沿山而上的石阶,另一端就是揽月茶庄。

说是茶庄,不过就是两层民国式建筑的雕花小楼,正门上挂着洒金黑色大匾,上书“揽月茶庄”四个字,旁边各有一个暗红色大圆柱,挂着一幅对联,上联是:看惯秦淮风月后莫嫌茶清”,下联道:“笑谈六朝风流时何畏月明”。

梁如秋看着对联入神,江行舟早已推门而入,门内传来淡淡的谈话声,她才推门进去。

江行舟脱了大衣揽在臂弯,一手插在裤袋中,正和一个男子浅笑轻谈,那男子身穿墨绿色圆领毛衣,卡其色长裤,见有人进来,便看向门边看了一下,又笑着同江行舟讲了什么,江行舟回头向梁如秋招了招手,梁如秋走到二人身边,江行舟向男子介绍到:“这是梁如秋,我的高中同学。”又看向梁如秋说道:“这是聂枫,我在美国的同学。”

“你好,幸会。” 梁如秋伸手与聂枫握手。聂枫握着梁如秋的手,含笑说道:“幸会呀,你就是梁如秋呀,你的大名我真是如雷贯耳,行舟……。”聂枫还要再说什么,江行舟一把揽过梁如秋朝楼梯走去,边走边回头对聂枫说:“有什么好茶还不赶紧端上,有心情在这说笑,还不去想办法挣钱还债,我可等着钱用呢。”

聂枫“哎”了一声想要说什么,江行舟和梁如秋早已上楼了,聂枫看着二人转弯上楼的身影,有些忿忿地说道:“真是一副债主嘴脸,刚才还说让我慢慢还呢,这还没转眼的功夫呢,变脸变得也忒快了,等着娶媳妇儿呢,你要娶,人家肯嫁吗,还不是巴巴地等了这么些年,切。”聂枫朝着楼梯口白了白眼。

奉茶的几个小姑娘看着老板又是挤眉又是弄眼的样子,不由得面面相觑,一个胆子大点的,蹭着上前,有些胆怯地问道:“老板,给刚才的客人泡,泡什么茶呢?”

“恩?”聂枫转头看着那个小姑娘,“茶还没泡上?”小姑娘往后缩了缩。聂枫看了一眼小姑娘,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你们几个听着,以后,凡是看到刚才那位爷来喝茶,就他一个人呢就泡我们最贵的绿茶,如果是跟刚才那个姑娘呢,就按照那个姑娘的要求拣最贵的上,听到没有啊?”

“听到了。”几个小姑娘齐声答道。

“那,那今天泡什么茶呢?”那个胆儿大的姑娘大着胆子又问道。

“泡红茶。”聂枫没声好气地说道,“哥哥我呢,马上要出去,你们几个要把刚才的客人伺候好了,喝茶消费的钱呢不收现金,都给我记账上,哎,靠近点。”聂枫招呼着几个小姑娘。

几个小姑娘对视了一下,纷纷上前靠拢在老板周边。聂枫指指楼上环视了一下几个睁大眼睛等着他吩咐的小姑娘说道:“有什么动静,都给哥哥我仔细留意了,一个眼神儿,一个动作,说了什么话都不许落下,等我回来要一五一十的汇报,听到没有?”聂枫装模作样地板起脸,小姑娘们纷纷点头,“老板放心,一根蜘蛛丝都别想悄么声地溜过。”

“恩,去忙吧。”聂枫满意地看着手下的小姑娘麻利地忙碌着,心想:“江行舟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家伙,在哥哥我的茶楼里明目张胆地泡妞,就用你喝茶的钱抵债,等兄弟我逮到你的小花边儿,看你怎么在哥几个面前神气,哼!”

江行舟和梁如秋坐在楼上临窗的雅间里,衣着整洁雅致的服务员随意摆上几碟精致的小点心,并将包着保温桶的茶壶放在桌边,桌边的小炭炉上卧着一把长柄铁壶,正冒着热气煮水,二人面前淡青色茶盏里浅浅斟了几许红茶,空气中飘着淡淡的松木暖香,又有一些盛夏林木茂盛的气息,让人感到暖暖的沉醉。

服务员放下杯碟茶壶,要在一旁服务的时候,被江行舟一挥手全请了出去,只剩二人隔桌相对。

梁如秋看着面前的茶杯缓缓而上的热气,“这个茶庄看上去很久了吧。”

“恩,据说是民国时就有了。”江行舟淡淡答道。

“门前的那副对联儿挺有意思的。”

“应该是以前的,装修时重新翻修的。”

“你怎么会知道?” 梁如秋问道。

“这里装修我出钱又出力,当然清楚。”

“你是这里的股东?”

“不算是,只是借了点钱给人装修。”

“哦,这里之前就是茶庄吗?”

“不知道,之前好像一直空着,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江行舟看向梁如秋。“这些年我一直在国外,怎么会更清楚呢。”

梁如秋在他的注视中低眉。

“怎么,对我在国外的事不感兴趣?”江行舟反问道。

“不是。”梁如秋摇头,心里却说道:“不是不感兴趣,只是不知怎么问起。”

“茶凉了,先尝尝聂枫新进的红茶。”江行舟不再看她,他今天有的是时间。

梁如秋端起茶盏,慢慢品着,醇厚的茶香缠绕在唇齿间,让人回味深长。

“真是不错的茶呢。” 梁如秋说道。

“确实不错,这是新下的正山小种。”

“听说你在美国加州。” 梁如秋问道。

“你听谁说的。”

“陈清瑞。”

江行舟拎起茶壶给梁如秋和自己的茶盏里倒满了茶,才慢慢说道:“当时,为什么要跟陈清瑞说那样的话,‘既然不想干,便不再相扰’,这句话我记了很久了,为什么要这样说。”

梁如秋抬头,江行舟正直直地看着她。

她无法直视他这样审视、逼问的目光,自从他们重逢以来,他一直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样,让她下意识的只想躲,可却又无处可躲,只能失措地在他面前心慌、颤抖。她到底该怎么办,要像只鸵鸟把自己随时随地埋藏,就当那些屈辱、不堪从未发生过吗?如果那样该多好,至少现在她可以在面对他时毫无顾忌地想笑就笑,想哭就哭。可是她终究不能无视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往,就像现在她无法无视江行舟的探问一样,已经发生的再也无法抹去,悲伤痛苦甚至厌世都无济于事,这些不都已经尝试过了吗?只能去承受,不是吗?这么些年来,不是一直这样对自己说的吗?梁如秋,这么多年你这么努力的活着,这段时间是怎么了,你在害怕吗?害怕他知道后厌弃你吗?你躲了这么多年是因为害怕失去吗?

梁如秋的手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连她自己都未感觉到,她已经沉默了太久,脸色也越来越苍白。

江行舟看着面前眼神涣散、茫然不知所措的梁如秋。他看到她在发抖,跟那天一样,他只不过问了几句话,她就莫名其妙跟见鬼了一样浑身发抖。江行舟不禁皱眉,他站起身来到梁如秋身边,抚着她的双肩,轻声唤道:“梁如秋,你怎么了?”

梁如秋受惊似的抬头,她看见江行舟放大的脸,似乎能感觉到他轻微的呼吸,这熟悉又陌生的触感,让她一时迷惘。

江行舟见梁如秋回神,就拖过椅子与她并坐,他拉开她紧紧绞在一起的手,目光沉静地望着她,“梁如秋,你的手很冷,这没关系,暖暖就好了。”他深深呼吸了一下说道:“陈阿姨,你妈妈的事,我听陈清瑞说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如秋,你要释怀,不能一直这样,恩?”

梁如秋被他温柔的声音吸引,不由地抬头。江行舟目光中熟悉的询问、关切让她莫名放松,她下意识握住了江行舟紧抓着她的手。

江行舟微微一笑,看着梁如秋慢慢恢复血色的脸,他松开梁如秋的手,把她茶盏里已经有些凉了的茶水倒掉,重新到了一盏,放在她的手边:“喝点热茶暖暖。”

梁如秋顺从地点点头,端起茶盏慢慢喝着。

江行舟重新坐回原来的位子,看着喝着茶的梁如秋问道:“梁如秋,你是不是在害怕。”

慢慢恢复的梁如秋放下茶盏,直视着江行舟,眼眸闪烁着,“我是在害怕,害怕失去,害怕不可预期的痛苦,害怕看不清楚的将来。”

“你在害怕这些?任何人都会失去,任何人都害怕痛苦,将来好好把握就是了,得失由天不由人,害怕是没有用的。”江行舟沉声说道,“你不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你也说过不想成为那样的人。”

梁如秋有些凄然的一笑,“没有拥有过就不会害怕失去,没有祈盼过也就不会害怕错过。以前小,不懂什么,所以才会那么说,以前或许不会患得患失,现在却不一样了。”

“是不一样了。”江行舟沉默了一会说道,“有些东西会变,但有些却不会变。我想不管发生了什么,你一直都是坚强的。梁如秋,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他有力的声音让梁如秋怔住了,她嗫嚅着,却说不出话来。

“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江行舟淡淡问道。

“因为,因为你去了美国,听说你家人都移民了,以为,以为……。”

“以为我不会回来了,是吗?”江行舟盯着她。

“是的。”梁如秋别开脸看向窗外,透过稀疏光秃的枝条,天空依然阴沉。

江行舟轻轻笑了一声,“是吗?我怎么觉得你在撒谎,好吧。”江行舟有些无奈地叹道:“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你不想说,我都不会再问。那么现在呢,我已经回来,而且,是去是留我自己可以决定,你……,你打算怎么安置我,要是还只把我当成高中同学的话就不用说了,这些年就算我白折腾了。”话语间透着深深的失落。

“不,不是的。”梁如秋差点叫起来,听到他这样说,她的心一阵阵的疼,这些年她觉得生活没有希望的时候就想着他,现在好不容易再见到他,她不愿也不想再一个人,一个在生死边缘徘徊过的人,还害怕什么呢!

“不是这样的,你知道的,不是的,行舟。”梁如秋一字一句地说,生怕江行舟听不清楚。江行舟目光深幽地看着梁如秋,梁如秋神色哀伤地说道:“我还和以前一样,常常会想到你……真的。”她热切地看着江行舟,不想看到他的沮丧和失望,他一直是她的天空里穿透雾霾的阳光,他这样的沮丧让她心慌。

江行舟愣住了,但他很快明白眼前的梁如秋在说什么,她在向自己表白。他有点不敢相信,可这明明是真的,他没来由一阵狂喜,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因这突如其来的喜悦而翻涌的情绪,似乎忘记了这五六年来遍寻无踪、遇人决绝的痛苦和怨恨,而只是想抓住眼前柔弱无助的这个人。哪儿有那么多怨恨,那么长的时间,再深的恨意也会浅淡,更何况他一直,一直也不曾真正恨过她,只是恼怒她没有来由的躲着他,不肯见他。

江行舟沉下目光,“梁如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梁如秋避开了江行舟的目光。

“为什么不敢看我。”江行舟话音低沉而急切。

梁如秋有些局促,抓紧了手袋。“想要逃开吗?”江行舟顷身探向梁如秋带着狠意说道,“现在太晚了,你说过的话要负责任!”

“我知道,我会负责的。”梁如秋强迫自己放松,却在江行舟的逼视中低下了头。

“你还是不敢面对。”江行舟忍不住嘲笑道。

“不是不敢,只是,只是还不太习惯。”梁如秋鼓起勇气说道。

“你总会习惯的。”江行舟也不想太过逼迫她,淡淡问道:“那我现在是什么?”

“是,是我的,是我的男朋友。”梁如秋低低地说道。

“我没有听清楚。”江行舟声音平静。

“你,你还要怎样?”梁如秋涨红了脸说道。

江行舟以手掩面,无法掩饰的欣慰从眼睛溢出流淌到了嘴角,他这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吗?怎么会感到丝丝苦涩,他只是不满足,但眼前的情形却不容许他多想,他不想再看到梁如秋浑身发抖如刺猬一般受惊害怕的样子,那让他感到难受,好像他在逼迫她,也让他觉得陌生,他只是想要泄恨,要让她面对和承认自己,承认这么多年来,她和他一样饱受思念折磨,好让他心理平衡,这就够了,还有什么不满足。只要她肯承认,不管发生过什么,还要再发生什么,他都不想再有这么多年的分离,这是他不能承受的。

“好,既然你不肯说,那我替你说。”江行舟有些疲惫地说道,“从今天开始,你梁如秋就是我的女朋友,我就是你的男朋友,这是你亲口说的,你最好说话算话,好好做别人的女朋友,别动不动玩失踪,我可不会再有那个耐心。”说到这里,江行舟竟有些咬牙切齿,听得梁如秋脊背阵阵发凉。

门外偷听的两个小姑娘受到惊吓般互相对看了一眼,又用安慰的眼神看了一下对方,继续淡定偷听。

梁如秋干涩的眼中湿意弥漫,一行泪自眼角缓缓流下,她拭干泪水,“好,要我做你的女朋友是吗?我很荣幸,希望你也跟我一样。”说完,梁如秋起身抓起手袋,猛地拉开门跑了出去。

门边偷听的两个小姑娘被猛然间的开门吓住了,愣愣地看着梁如秋小跑着消失在楼梯口。

“啪”的一声,江行舟发狠地将茶盏扔在了地上,懊恼地闭上了眼睛,精致小巧的茶盏四散开来,碎了一地。

门边的两个小姑娘顿时目瞪口呆,麻溜儿地闪进了隔壁的雅间,两人一边抚胸一边念念有词地祷告,祈求着不要被殃及。

呆坐了一会儿,江行舟面无表情地拿起大衣和梁如秋遗落的围巾追了出去。直到江行舟的脚步声完全听不见了,两个小姑娘才探头探脑地进去收拾。

已临近黄昏,天阴云低,灰蒙蒙的雾气弥漫着,梁如秋强忍着的眼泪一滴滴随风滑落,低沉的阴云似再也承受不住,竟簌簌簌地下起雪粒子来。不一会儿,梁如秋的头发、大衣就沾了一层薄薄的水气,她对这些视而不见,只是迎着冷风疾步快走,让这冷风冷雨浇灭心头冒起的火花。是的,江行舟的提议无比诱惑,她是那样期盼却又恼恨自己忘乎所以。

站台上冷冷清清,一辆公交车靠站开门,梁如秋看都没看直接上了车。

江行舟握着梁如秋的围巾一路小跑,街上行人稀疏,梁如秋早已不见了踪影,雪粒子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密集的冷雨,飘落纷纷。

公交车走走停停,车上的人来来去去,等回过神来时,梁如秋才发现坐错了车,已经到了中山门。车停靠站,她有些恍惚地下车,在站台站了一会儿,才穿过地下通道到路对面坐车。

南大教职工小区门口不远处,江行舟坐在车里,神色黯然,梁如秋的仓皇离去,让他觉得不解和困惑,也让他深感挫败,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总觉得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而这一切,他都无能为力,他能做的,就是让梁如秋心甘情愿地留在自己身边。

等梁如秋到南大教职工住宿区的时候,天已黑透,路两旁昏黄的路灯在冷雨中静默,小路上冷冷清清地停着一辆汽车,她慢慢走着。路过汽车的时候,车门突然打开,江行舟从车里出来,走到梁如秋面前。见去路被挡住,梁如秋抬头,她脸色苍白,鬓边的头发湿湿的贴在嘴角,样子极其狼狈。

一股怒意从江行舟心底升起,他低声吼道:“你就打算这个鬼样子回家吗?”不待梁如秋反应,江行舟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拖进车里。车内开着暖气,直到被暖暖的气息包裹着,梁如秋才觉得浑身湿湿的冷,不由的阵阵冷颤。

江行舟怒极反笑,“这会儿知道冷了。”拿起她的围巾对着她劈头盖脸地擦了起来,梁如秋一动不动任他擦弄着头发,江行舟手劲儿极大,梁如秋苍白的脸色微微泛起红润,虽然头发凌乱,却比刚才恢复了一点血色。

江行舟随手将围巾丢在梁如秋膝上,扳过她的肩膀,强迫她对着自己,嘲弄地说道:“梁如秋,我不是鬼吓不死你,也不是老虎吃不了你,你跑什么呢?”

梁如秋看着他,神色伤感,“你真的想要我做你的女朋友?”

江行舟顿时气结,他咬着牙说道:“不然呢,你要是想直接嫁给我也不错,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正式工作,只要你不担心生活质量,我是十分乐意。”

梁如秋很想笑,却只咧咧嘴,“好,那就这样吧,行舟,就这样吧,反正没有比这样更好的了。”她轻轻靠在江行舟的肩头眼泪缓缓滑落,她喃喃地说道:“对不起,行舟,这些年故意躲着你,对不起。”

江行舟闭上眼,心绪翻涌,她在为多年的刻意躲避道歉吗?好吧,就这样吧,他揽过如秋肩头,将她拥入怀中,多年来的寻寻觅觅,整颗心空空荡荡,如今乍然满抱在怀,他的任性、发狠都有了真切的回应,他却觉得如此的无力和害怕,怕一松开手就再也无法寻回。他只是紧紧地抱着梁如秋,任她的泪水沾湿自己的肩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金陵城上雪》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大唐之混世小魔王
2 凶中有丘壑
3 玄幻:我的灵脉无…
4 特种兵:从狼牙开…
5 直播:开局就被妹…
6 重生六零团宠小福宝
7 团宠萌宝:未婚夫…
8 药香小农女
9 种田女家主暴富宠…
10 慧禅传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秦开局震惊秦始皇 作者: 爱吃烧卖
架空历史 307054 字
秦汉穿越到秦朝,就想着天下大乱…… “爹,秦始皇还剩三年寿命!”

2 全民御兽:开局觉醒四圣 作者: 狂狼怒涛
异界大陆 162098 字
穿越到御兽世界,身为少城主的苏峰,开局绑定神级御兽选择系统!

3 重回1990 作者: 关外西风
都市重生 2521808 字
为了给老婆女儿撑起一个家,他毅然回归商界,一个新的传说开始了!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2198278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可秋梨梨穿越之眉骨星长记 作者: 可秋梨
玄幻奇幻 47173 字
宇宙人变幻莫测的科技世界该如何迎对,回去海宫的路又如何找寻和破解天机?

6 精灵之光明崛起 作者: 中南妖怪
奇幻魔法 181586 字
偶然的相遇是真正的缘分还是有意为之?邪恶与正义是否真的如外界所流传的那样?

7 重回1977 作者: 童园无忌
都市重生 709081 字
重生时不待我,一腔热血只洒青春,一杯美酒赠与佳人,共品人生之趣。

8 转生后:被系统坑到下界 作者: 云雀空梦晓
领主贵族 109742 字
成为轩辕宗的宗主,并开始建立自己的势力,拉开热武器时代的序幕!

9 圣云之重生 作者: 西部雪源
古典仙侠 139027 字
出身正派领袖家,自幼修行天赋佳,三年悟通神剑术,五年练道有大成!

10 小爷乐意 作者: 张小慕
玄幻奇幻 766843 字
弃儿青年泣血控诉:为何惨遭毒手满门死绝后,红颜仍是忠贞不弃。

《六 茶香天凉》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