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乱世月华 [书号1417034]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三章 愁云惨雾

《乱世月华》 德音/著, 本章共6541字, 更新于: 2016-04-05 17:36

“王上。”季浮身着月潇赐给他的绣有祥云瑞兽纹的紫色蜀锦,头戴玉冠,步伐姿态就是女子与之同行当自叹不如他的媚态。也难怪后宫之中的御妻们多爱效仿他。

他初进宫时,一袭白衣立于杏花树下,双眸闭着嗅杏花之景。那日阳光正好,一只似乎恋他美貌的鸟儿飞来栖于枝上,杏花飘落到他的青丝上,鸟儿开心地朝他叫了几声,他睁开眼睛微微一笑。月潇远远看着他的模样,赞叹他“天下杏花皆作雨,难换君之一笑”。之后这杏花树季浮再未来过,但宫里的女子们每年都有故作淡雅的女子前来,可却难得此情此景此人此心。

但如今,纵使季浮依旧年轻貌美,但却不再如往常那般可以肆意妄为。但他从不认为自己会输,那个女子至今都未得宠,而那个男子即使美貌,但也是如此。他一直相信,他还是月潇心中那如杏花般从未变过的淡雅幽香。可他不知,将自己比做杏花最恰当的,非是与此花同香,但与此花同命。

月潇没有停住脚步,而是有些心烦意乱地走了。

“季浮大人好兴致,今晚并非中秋佳节,穿得如此与桂花同贵,未免太过甜腻了。”楚幽看着季浮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模样,心中暗喜。

季浮没有看他,也如同月潇待自己一般想要离去,但被楚幽拦住了:“季大人别走啊!王上回宫前,我想找季大人同游,却有人告知你不在宫中,思来想去王上未曾带你一同前往,不知季大人这几日去了何处?”

季浮面不改色地说道:“我去了何处,楚幽你如此在意,却又蠢到不知我并不会告诉你,可笑。”说完便离开了。只听见楚幽在身后喊道:“季大人如此行色匆匆,莫不是做了何不敢示人之事?便是楚幽不多问,终有一日会有人知晓。”

季浮没有再反驳,权当未曾听见,轻咬了一下嘴唇。

月潇坐下后,脑海中回想着昀瑾的一幕幕,他不爱她,但也不恨她。她初进宫时的那一刻,他骗了她,他这辈子,亏欠最多的也是她。而今日一路心烦意乱,不时想着她说的话。这些年,她在他身边,见过的事都关乎他的整个江山,她却只字未提,若她真想毁掉他的一切,她何必等到今日?他如今已忘却了旅途的疲惫,既然对她不爱不恨,现在这样,是可怜她呢?还是……害怕。

她刚入宫没多久,笑着问他:“太子,这首曲子您可喜欢?”

“啊?”月潇不知怎么走神了。

她嘟着小嘴说道:“看来太子并非知己。”

月潇很认真地看着她说道:“若只做知己,不做丈夫,可好?”

昀瑾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她只当是说笑,便说道:“若太子真想如此,那便好啊!”之后便是银铃般的笑声。而月潇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眼神中充满惆怅。

那年秋季格外短,冬天提前而至,虽只是十月,但那日天气凄寒,月国国主驾崩了,而在那举国同哀的一天,身着素缟的月潇用剑指着昀瑾的脖子,昀瑾身着白衣,头上只有一支银簪,她含泪看着他:“太子说得果真不错,只做知己,不做丈夫。果真是君王,一言九鼎。”

月潇看着她那双含泪的眼睛,他的剑锋微微偏斜,却又很快指向了她:“你……该死。”

昀瑾伸手握住了那剑身,锋利的剑割破她纤细白皙的手,血顺着剑身流下来:“今日在此,昀瑾起誓,今生今世,只做有名无实的王后,若有一丝负王上之处,魂断白绫,死后被世人唾弃,永世不得超生。”之后她笑着,极其温柔地问他:“王上?还不愿放了臣妾吗?”

月潇看着她,或许就是昙花凋零也不及她离世令人叹惋。她容颜极美,心性灵巧,又慢慢学会了如何谨慎行事,如何恪守宫规。他在想,他是否加之于她身上的东西太多太多,但他并不可怜她,她活着,只不过是因为一个条件,只不过为了不让天下人猜忌,才让她活着。

冷羽将昀瑾放下,她如今已经非常虚弱,似有似无的呼吸,起伏不太明显的胸口。

“等我回来。”

昀瑾没有回答他,不太想回答,也没有力气回答了。她要等他吗?要等到什么时候?她想活着吗?她还能活着吗?

冷羽伏下身去,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昀瑾只是一惊,露出了一丝微笑。冷羽起身见到后,匆忙离开了。

“她发过誓,不是她,那是谁?”月潇小声嘀咕道。

“来人,召王后回宫。”

那人下去后,便又有人前来通禀:“王上,有个名为雪儿的宫女求见。”

月潇想着昀瑾之事,倒忘了答应雪儿的条件:“让她进来吧!”

雪儿走进来行礼后,偷偷抬头看了看月潇:“王上有心事。”

旁边的宫人忙呵斥道:“大胆,岂可偷视天颜。”

月潇示意他不要吓到雪儿,脸上露出了笑容对有些吓到的雪儿说道:“初到王宫,规矩皆不熟,不怪你,方才你说我有心事,如何看出的?”

“若有心事,即使再如何隐藏皆无济于事,终将被人知晓。雪儿能看出王上心事,全是来王宫前一位老宫女授奴婢的,说若进了宫,则需知晓看人脸色行事,不比在行宫中一般。”

“我不愿说,谁能知晓?”

“心口不言未必面不语,不言不语未必不会被人知晓。除非……”

“那你说当如何才不被人知晓?杀了所有知情之人?割了他们的舌头?挑断他们的脚筋手筋?”

雪儿听到后慌忙摇头:“万万不能如此,王上乃是一代明君,不可毁誉于此。不过却有办法不怕被人知晓。”

月潇有些期待地问道:“有何办法?”

“这个……现在我不告诉王上,等来日我想好了条件再来告诉王上。”

“也好,你为何要来王宫?”

“想见奴婢的姐姐。”

“你的姐姐?是这宫中的宫女吗?”

雪儿摇摇头,有些疑惑地问道:“王上您不曾见过奴婢的姐姐吗?她应召入宫为御妻。如今天下,若说倾国倾城之人不多见,姐姐绝对是其中之一,而且无论容貌才情品性皆不会输。”

“既然你如此说她,那她有何过人之处?说来听听。”

“姐姐虽未被人知晓,但她所作的曲子却早已传遍世间,王上您派出的采风使臣所带回的,就有不少是姐姐所作。”

“她叫何名字?”

“奴婢与家人一般唤她雪女。”

“雪女?”

“是。”

月潇想了想,说道:“那宴会上的那曲子……”

雪儿开心地说道:“王上您还记得那首曲子?那是奴婢向姐姐借的。”

月潇听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你往后便去服侍雪女吧!”

雪儿开心地笑着说道:“多谢王上。”

带雪儿去见雪女的宫女说道:“小丫头,倒是让你捡了大便宜,若你姐姐今后得宠,非得方是你的一份功劳。”

雪儿一路上东瞧西瞧地,这王宫比行宫大多了,而且往来的人也络绎不绝,难见生僻寂静之处。不知何时被人敲了一下脑袋:“不可乱瞧,小心被挖了双眼。”

雪儿摸了摸头,也乖乖听话了。

“这宫里,怎么会有穿着华丽生得如此貌美的男子?”雪儿小声问道。她方才看见了一个新入宫的男子问那宫女。

“不该问的就别问,这宫里可不是仅会看人脸色就够了,这次要不是看在你立了功的份上,王上也不会带你入宫,还让你服侍你姐姐。若想呆在宫里,还得谨言慎行,不当做的别做,不该问的别问,方是长久之计,不然不仅连累你,还会连累你的姐姐,懂吗?”

雪儿点了点头:“懂了。”也乖乖地不再说话不再东张西望了。

雪女此时正在调琴,听到了雪儿的声音,只是摇摇头:“定是幻象,思亲甚切。”

“姐姐。”此时一个比雪儿高了不少的女孩向她跑来,笑声悦然开朗。

她高兴地起身将那小丫头接入怀中,她未曾想过,在这年纪还能与雪儿再见到,她只想待年老色衰,华年已逝后被逐出宫去,那时雪儿必是已嫁人了。可雪儿没有如她所愿地远离是非,而是到了宫中。她虽喜极而泣,但却松开了她,严肃地问道:“你还不回去照顾母亲。”

雪儿嘤嘤地说道:“姐姐,你一人在宫里,母亲担心,是她让我来陪你的。她有朗哥哥照顾,身体好了许多。”

“雪儿撒谎。”

“我——没有。”

“没有,那为何眨眼如此快?”

“姐姐,娘亲虽不知,但我已有书信告知于她。我是偷听到将军的话,知晓行宫正寻宫女,而且这宫女能见到王上,仔细思虑后便想一试,谁知不仅是宫女,而是假扮公主呢!之后王上欲嘉奖我,但我将奖赏换作入宫服侍姐姐,不曾想一切竟如此顺利。”

雪女听后便能猜出一二,心中又担心又略有生气,便说道:“既然已入了宫,暂在此住下,待过几日,我想办法把你送回去。这件事就别再四处说了,在这宫里知道此事的人越少越好。”

“我不走,朗哥哥府上的娘子虽待我很好,可我不要回去。”

雪女眉头微皱了一下,问道:“娘子?还未嫁,为何会到朗哥哥府上?”

“虽尚未婚配,但却已有婚约,年后成亲。”

雪女的心似乎被什么刺痛了一般,她又轻声问道:“娘亲呢?娘亲怎么办?”

雪儿说道:“朗哥哥待娘亲甚好,那娘子待娘亲更是如此,这般做,虽是为了讨朗哥哥欢心,但她本性不坏而且十分善良。”

雪女点点头:“如此甚好,朗哥哥必能与她长相厮守。”

“姐姐,心很痛吗?”雪儿问她。

雪女没有回答,而是用手拨弄了一下身后的琴:“这音,为何调不准了呢?”

“王上,臣有要事要见王上。”一个气喘吁吁的士兵被拦住了。

“何事?”

“事关重大,非当面告禀不可。”

那人前去请求月潇的意思,月潇应允了。

月潇看了看他,问道:“加急令?边关出事了?”

那士兵摇摇头:“不是,是王后……王后被刺客杀了,如今恐怕已薨了,尸身……被劫走了。”

“什么?再说一遍。”

“王后被刺杀,薨了。”

月潇拍了一下案几,呵斥道:“为何不去追,为何你就断言王后死了?”

“待守卫去追时,未见踪影。那刺客武功高强,而却带走王后时,王后已……”

“已什么?”

“已命在旦夕,血自心留下,早已浸染全身。”

“无能,只说是彻查此事,如何又能疏于保护,怠于职守。来人,把行宫上下一干人等全部杀了,给王后陪葬。彻查此事,无论王后是死是活,都得给我找回来。”

“王上,这……”

“暂不杀他们,都囚起来。若王后死了,定让他们活埋陪葬。此事不可声张,若有人传出一丝消息,知情者,皆杀无赦。”

“遵命。”

见夜幕渐开,东方既白,已达风国都城的驿户从驿站起身入宫去。走之前用马鞭使劲抽打了那匹可怜的马儿的腹部,他已一日未进食,他的马儿也是如此。看着面容憔悴,疲惫不堪。

而上马后,快马加鞭朝城中赶去,一路上不知冲撞了多少早起卖菜摆摊的小贩,一直到了王宫宫门前。

“加急密函……”他从马上下来,若说是跳下的,不如说是坠下的,毫无力气地将那密函递给了守城护卫。

来上早朝的官员们,来得早的便能见到这一幕,也不知是何事,但见之后他便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王上,边关加急密函。”风如遗正待上朝,却临时收到这消息,拿过来打开一看,方才的精神和威严已折损大半,一下子瘫软地坐在了地上。

他忽然开始嚎啕大哭起来:“我的儿啊!我的景儿啊!”

“王上。”近侍欲扶起他,被他一把推开:“滚!都滚出去!”

那近侍吓了一跳,便示意旁人离开。但风如遗用嘶哑的声音说道:“等等,速传大将军入宫,速传。”

“诺。”

“大将军,王上已在屋内。”

大将军吴赫走了进来。风如遗靠在王位上,眼睛红肿而且饱含悲痛地不知看向何处,仿佛并未察觉他进来一般。

“我军之兵力如何?”那声音好像并非是从这位君王口中发出的。

吴赫答道:“远胜于夜国,略弱于岚月二国。”

“此话怎讲?”

“夜国国主昏庸无能,向来不问朝政,军事政务腐败无能乃是自然。岚月二国国主野心勃勃,皆有开疆拓土之心,其将士志必在求胜而非保全。但我军重在防,可挡其攻。”

风如遗突然问道:“那若说攻城掠地呢?将士仅知防,如入沙场,不可杀敌,空躲避又有何用?”

吴赫听后一惊:“王上,若说攻城掠地,却有不及人之处。”

风如遗问道:“既然不及岚月二国,那北狼呢?抬起头来告诉本王。”

吴赫抬头看到风如遗,这又岂是平日里那心性平稳,处世不骄不躁的王上。如今的风如遗,眼中泪流不止,双眼已哭红了,仿佛此时的他已进入耄耋之年的苍老。

吴赫问道:“王上,北狼地处南荒之地,四下皆是沙漠群山,地势险峻广袤。若是平坦之地,区区北狼不足挂齿,可前朝多次兴兵,皆因其地势节节败退而无所获,我军胜负难断。”

风如遗站起身来说道:“吴赫,今日孤便封你为征北大元帅,给我攻下北狼,杀了北狼国所有人为我的景儿陪葬。无论一年,十年还是一百年。”

吴赫甚是吃惊地看着他:“太子他?”

“死了,被北狼狂徒杀了,我的景儿死了。我要亲自出征,为我的景儿报仇。”

吴赫听到后顿时大悟,但风如遗此时正是悲戚交加之时,所做的决定万不可胡乱遵从,他说道:“北狼流匪杀了太子固然可恨,但望王上三思。北狼国地处四国之间,但若起兵攻之,恐其他三国疑风国有欲侵犯之嫌。若以此为由来攻打城池,我军大部分兵力皆在南荒,城池疏于防守,恐有亡国之祸。况且如今太子尸身难寻,太子之死是何人所为尚不可知。王上宜节哀后思虑之,臣愿抗命以救风国百姓,以换风国安定。”

风如遗怒吼道:“吴赫,你竟敢抗命?我儿因我而死,就算倾尽风国上下所有兵力,就算失掉整个风国,我也要给他报仇。”

吴赫说道:“王上糊涂啊!王上往日圣明,一心为民为风国。今日伤心悲痛至此,竟想用整个风国化解心中的仇恨。臣之命尚是王上的,天下百姓何其无辜,三军将士何其无辜。风国不仅只有太子一个王子,洛王公子玉皆可即位。王上您又何必如此?北狼虽该诛,却不当时,不当策,因太子一人之命而贸然起兵,难服众,天下未乱,风国先亡。如此,莫不是奸人欲害我风国之策?”

风如遗听后,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整个人重重地倒在了王座上。他开始嚎啕大哭,声音嘶哑而哀怨:“若去的是我,我的景儿便不会如此。景儿死了,我心中郁愤难消。定是叶家的诅咒,是我的报应啊!你下去吧!容我好好想想,好好想想。传令,太子仙去,举国同哀。”

“诺。”

吴赫出宫时,途中见到三公子正和宫人们玩角力游戏,这角力并非比试武力,不过是单手互相推看谁跌倒罢了。三公子也不介意跌倒,而宫人们多喜欢与他玩。三公子和那人力气相当,战况如今正紧张,难分胜负,那人欲推三公子时,三公子却从他面前跑开了,他一下子身体前倾没站稳跌倒在地。三公子笑着说道:“兄长,你输了。”

吴赫看着他那高兴得像孩子般的笑脸,不禁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

风如景难得觉得睡得安稳,没想到这青衣山不算隐蔽,倒是与预想不同,没有任何野兽幽灵来打扰。

起来后只听见林间鸟叫声,风如玉也早已起来,正在林间练剑。

他拍手叫好:“果真儒雅,不愧是天下第一才子,也不愧是我的弟弟啊!”

风如玉停了下来,将剑递给随从,上前说道:“哥哥见笑了,昨日睡得可好?”

“甚好。”风如景满意地点了点头。

“那启程回宫吧!父王已多日未见哥哥,甚是担心。”

“嗯,也好。”

临行前风如景让随从们之后再启程,只说自己与风如玉同乘,想一路谈笑,因他们这阵仗多有不便,只带了齐寒和五六个人。

“哥哥,为何不行大路,而是走这僻静之处?”风如玉问他。

风如景叹了口气后沉重地说道:“哥哥昨日未与你说,只怕让你担心,从此地回去虽一路波折耽误几日,但性命尚可保全。近风国之时,我遇到了刺客,这是从他们身上搜到的玉佩。人人皆有,品相大小皆是一模一样。”

风如玉接过玉佩,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一切,他或许已了然于心。但他说道:“哥哥,这是北狼之物,哥哥遇到流匪了?”

风如景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但玉的脸色满是担心的神色,他也不再怀疑,而是说道:“哥哥也不太确定,玉你如此聪明,看不出这玉佩有何可疑之处?”

“没有。”风如玉摇摇头。

“玉,何妄言?”

公子玉说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虽世人皆说我才学过人,但我却并非如世人所说的一般。若论智谋,何及兄长。哥哥,并非玉妄言,而是哥哥疑我。”

“我没有。”

公子玉看着风如景,俊秀的脸上眉头微皱地说道:“哥哥自归便不愿与我多说此事,虽示我玉佩但却百般试我,看我是否熟悉此玉佩而非是让我见其纹路。哥哥,防人之心可有,可我是哥哥的胞弟啊!”

风如景尴尬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玉,是哥哥多疑了,哥哥错了。”

风如玉似乎生气了,没再说话,而是掀开车帘与车夫同坐车外,抬头看着飞过的五只鸟儿出神。

“啊!”一个正在赶路的驿户被突然飞来的竹剑刺透全身,鲜血喷涌而出,受到惊吓的马儿将他掀了下去,向前方跑去。

风如景闭目坐在车中,听见隐约窸窸窣窣的动静嘴角微扬。风如玉也听到了,有些紧张地回到车中。

“哥哥听到了吗?”

“什么?”

“好像有人跟着我们。”

“这是小路,如此隐蔽不会有人知晓,弟弟不要太过担心。”

见风如景如此淡然,公子玉也没说什么。两人不发一言,各怀心事,那动静过了一会没有了,一路无事。风如景面色倒是有了些变化,不再像方才那样。

“哥哥怎么了?”

“无事,有些担心罢了。”

“哥哥不必担心,那些人现在还不出现,也无动静,定不会追来了。”

“那……那便好。”

一路上沿途的风景也无人欣赏,车内更是寂静极了。

而若往大路行,一路上定能见到一片白色,百姓皆是身着缟素,无人不哀。这白色,看似十分纯净,却非如此。

中秋之前,发生了如此多的事,只为等待月圆之夜,月华普照,给大地镀上一层银色,在这似镜的环境下,一切皆见分晓。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乱世月华》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直播:我有一座桃…
2 特种兵:从火蓝刀…
3 一品红人
4 战神之君临天下
5 我真是仙界萌新
6 星河烁烁不如桃花…
7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8 BOSS夫人又鸽你了
9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
10 天才练习生:我家…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9205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2 重返1990 作者: 七爷荒唐
都市重生 72503 字
潦倒小农民重生回90年,仅凭30年见闻成世界首富,纵横商海!

3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52503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4 一剑独尊 作者: 拾笔写千秋
东方玄幻 1226140 字
年少傲骨比寒梅,断剑可斩亿万敌,吾持一剑,天不可挡,神不可阻!

5 诸天电影系统 作者: 云山揽月人
时空穿梭 71820 字
系统配烟,法力无边。开启诸天电影系统,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6 我在女神手里捡宝箱 作者: 养鱼
都市生活 635206 字
当宝箱不断的刷在女神的手里和胸前,我摸还是不摸呢?急!在线等!

7 西门庆之九世劫 作者: 一念花开莹
都市异能 237379 字
是选择重归西门、重享荣耀,还是付之一炬、报恩历劫?看他如何浴火重生!

8 请和优秀的我谈恋爱 作者: 丁十三
都市生活 137633 字
冷酷自恋霸总与暴娇天才少女的正面battle,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9 民国之热血风云 作者: 星翼轸
架空历史 328005 字
三国梦惊心动魄,民国梦各分千秋,如刀岁月难改英雄志!

10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作者: 荒野星君
都市异能 705730 字
游艇失事,我与女同事流落荒岛,危机不断到来,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第十三章 愁云惨雾》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