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乱世月华 [书号1417034]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二章 伯牙绝弦

《乱世月华》 德音/著, 本章共5754字, 更新于: 2015-12-19 08:53

说到月国。

自宾客离去后,月潇便要送月隐回去。月隐虽百般不舍,但却只能听哥哥的话,等中秋节时哥哥再去看望她。

“哥哥可见到花娆了?”花娆方才还在,不知又跑到哪儿去了,月隐已收拾好准备离开,可四处寻不到。

“你们可见到了?”

“回王上,花娆好像朝那跑了。”一位宫女说道。

“那你们还不去找。”月潇身边的侍从呵斥道。

“诺。”那些宫女们便匆忙去寻了。

过了一会,只见宇殇抱着花娆走了过来,那一身白衣与花娆雪白的毛相配至极,花娆和宇殇皆有灵性,走来时仿佛仙人落世一般,让人忘却了秋意萧索,行步间明朗了整个行宫。

“公主,花娆方才又跑丢了,臣便将它送回来。”

月隐看着花娆依依不舍的样子,自己内心又何尝不是呢?

“小隐,既然花娆已寻到,那你可准备妥当了?”

月隐对月潇说道:“哥哥,我……”,却欲言又止。

“怎么了?”月潇疑惑地问她。

“花娆难得亲近人,但与这位公子亲近,我想……让他送我回去,不知……不知哥哥是否应允。”

月潇看了看宇殇,笑着点头说道:“自然。”

月隐抬头睁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说道:“真的吗?”

月潇点点头:“宇殇送你回去也好,路上哥哥也安心。”

比月隐更为高兴的便是花娆了,宇殇因要保护月隐,与她同乘,花娆便再未离开过他身旁。

月隐不知怎么了,开始本来开心地上车了,但在车内变得甚是安静,小脸通红地时而盯着车帘发呆,不时瞟宇殇两眼又迅速收回目光,时而想将花娆抱过来,但却因心跳得太快缩回了双手。一路上坐立难安,企盼着早些到那,却又希望时间过得慢些。

宇殇平日里不爱多言,他就像一片玉叶一般,有叶子的青绿,也有玉的冰凉。看见他,心中充满了生机,却不敢触碰,仿佛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就会破坏那份美好。他静如寒夜,动若凤鸟,虽近二十岁,但却有着难以言说的沉稳深邃。仿佛在过去这些年,他早已经历了浴火重生一般,那颗心中,深藏着不被人知晓的秘密。

月隐对他一见钟情,她出生时血月当空,幼时父母双亡,有人言她是祸世灾星。可如今的她心中还是纯净美好的,不沾惹一丝凡尘,这归因于父亲和哥哥的保护,她自出生便一直与那些杂质隔绝。她在不知晓什么叫喜欢的年纪爱上了他,那份至纯至美的感情在心中默默生根发芽,关于他的一切,都能牵动她的那颗心,哪怕仅是一个似有似无的笑容。而当她真正意识到那份情愫再也放不下后,她也知晓了一切。

宇殇见月隐看着有些焦虑地咬着手指甲,便笑了笑,问她:“公主在想什么?”

月隐恍惚间听到他微低却好听的声音,便回过神来:“我……我在想……想……花娆为何如此亲近公子。”

宇殇笑着看了看趴在旁边的花娆,问道:“见它身形并不大,如今仅两岁吧?”

月隐说道:“花娆伴我已十年了,体格倒不见长,但也已有些沉了。”

宇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果真是灵猫。”

花娆听到夸赞后满意地喵了一声。

月隐看花娆骄傲的样子,说道:“哪有灵性,尽做些坏事,而后便是懒散吃喝罢了。”

花娆听后如挑衅一般挪动身子,将头枕在宇殇的身上,眯着眼斜看着她。

月隐朝它做了个鬼脸。又问宇殇:“公子喜欢猫吗?”

宇殇顿了顿,之后说道:“不厌烦。”

月隐瞪着花娆说道:“我想公子若喜欢,将它带回去便是了,省得它擅自离开。”

宇殇说道:“公主莫要见怪,定是上次臣送它回来,它感激罢了。”

月隐点点头。过了许久,又红着脸说道:“公子……以后我可否叫你宇殇哥哥,你可否叫我月隐?我不想做公主。”

宇殇还是拒绝了:“月国礼制不可乱,宇殇仅是一介朝臣,怎能与王上并论,尊卑有别,公主莫要见怪。”

月隐摇摇头,笑着说道:“无妨,权当是月隐开玩笑罢了。”

一路又是一阵沉默,车驶过坑洼之地时月隐会摇晃,宇殇便扶住她,月隐一路上脑中一团乱麻,迷迷糊糊地,时而能因宇殇扶她闻到宇殇身上好闻的气息,脸一路皆是红而发烫,但还是故作淡然地坐着。

“月女回来了。”这屋前的一位奴婢见有马车来了,便开心地跑了进去。

山庄内的人皆出来迎接,就好像久别的亲人回来了一般,而并非是一国高贵无比的公主。

宇殇先下了马车,有几个婢女在那悄声说道:“不知这位是何人,竟生得如此俊美,比那季大人更是俊俏许多。”“是啊!王上身边的近臣莫非皆是如此?”“哈哈,等会要好好问问月女,王宫内究竟是如何呢!”

月隐在宇殇帮扶下下了车,花娆一直不肯离开,宇殇只能代为抱着它。

“月女可算回来了。”一位老先生走了过来迎接她。

“先生,让您担心啦!还有各位,月隐可想你们了。”月隐上前说道。

那吴老先生是管家,这地方还有一个厨娘,三个婢女和三个家丁,再无他人。但他们与月隐皆亲近极了,月隐自小便是他们照顾着,平日里不以公主称呼她,皆叫她“月女”,而尊卑之分似乎也没有了,倒是极像亲人。

那些人也上前围着月隐说道:“月女,我们也想你啊!”“是啊!月女进宫路途遥远,真是担心,如今回来便好。”“我烧好了月女最爱吃的菜,月女回来便好。”

只有那吴老先生上前对抱着花娆的宇殇行礼后说道:“公子一路劳累了,不如到屋内歇憩后再上路。”见他举止,便知是个饱读诗书的人,而且见其行礼举止得当,不像该为管家之人。虽穿着朴素,但气质难以改变。

宇殇看着那些人与月隐一起如此开心,便说道:“不必了,还有要事在身。”

宇殇看着那边热闹快乐的场面,吴老先生有些疑惑地看着躺在他怀中极其享受的花娆,便说道:“公子与这猫甚是有缘,花娆平日里皆不让人亲近,没想到啊!公子必是有何过人之处,与月女相似,但应不会是王室的关系,不然花娆也不应不亲近王上。老夫倒是觉得妙哉,可此妙处,却不可言。”这吴老先生似乎在思考这什么,但也并未直说。

宇殇只是笑着点了点头,便走到月隐身边,想将花娆递给她后便离去。

月隐被他们围着,他们见宇殇去了,更是开心了。又见到宇殇抱着花娆,便说道:“公子,既然送月女回来,还未吃饭吧!不如在此吃饭后再回宫。”

“是啊!公子,公子第一次过来,可别嫌弃厨娘的手艺,厨娘做的饭,就是王上都赞不绝口。”“是啊!怎么能让公子就如此回去,岂不草率,走吧!公子与我们一同进去吧!”

月隐接过花娆后也吞吞吐吐地说道:“宇……公子,就在此小憩后再回宫吧!便说是月隐的意思,如此……哥哥也不会怪罪。”

还不等宇殇回答,已被那些人推着进屋了,月隐抱着花娆站在那,看着他略显无奈的背影傻笑着。吴老先生走了过来,对她说道:“月女,有情是好,莫将有情对无情,空遗恨。”

花娆冲他不满意地叫了一声,月隐说道:“先生多虑了,并非如此。”便开心地跑进去了。

吴老先生看着她,眼中充满了忧虑。

宇殇知晓他们与月隐关系甚好,竟不知他们会与月隐同桌而食,十人围成一桌,他们似乎皆已习惯了。但座次还是有序,上座为吴老先生,宇殇和月隐,而其他人依次而坐。

宇殇觉得惊奇,却好似团圆宴一般,少了宫中的繁文缛节,这气氛变得更加真实温暖了。他问道:“平日里,王上来时,也是如此吗?”

一个家丁答道:“自然不是,王上来自有以前月府的规矩,但月女不同,公子也不同。”

宇殇笑了笑,问道:“为何?”

另一人答道:“月女自出生便在此长大,当初还在摇篮中时,这吃饭便是我们这些仆从同在一桌。月女再大些能行了,教习餐礼也需有人从旁协助。之后四五岁时,想让月女一人吃饭,我们在旁照顾,可试了好些法子,月女就是不肯吃,少一人皆不可,最终只能同在一桌,先王也应允了。但除了月女外,公子是第二个得此礼遇之人,可是觉得唐突?既然如此,那我们便退下吧!”

宇殇听后看了看月隐,笑着说:“能得如此礼遇,是我之幸。”

月隐见宇殇并无不开心,便笑着说:“他们一直如此,还望公子见谅。”

有个婢女说道:“月女今日好生柔弱,可是见了这美如画的公子才如此的?”

月隐羞红了脸,嘟着嘴说道:“阿棋,厨娘的如此美味都塞不满你的嘴?”又对宇殇说道:“公子切莫见怪,不过是打趣罢了,不可信的。”

宇殇点点头,说道:“如此真好。”这句话,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宇殇很喜欢这样没有王权,没有约束的感觉。他或许并非她想的那般不会有情,只是他不敢罢了。

宇殇一直呆到日落才离开,期间留下了许多他自十岁为孤后再也没经历过的美好回忆。临走前他们一直将宇殇送至山下。因花娆太过不舍,月隐只能将它关在了笼中。

月隐站在山下,看着宇殇上了马车,又看着马车渐渐消失在日暮里,心中的不舍,竟如此浓郁。她以往不想久居皇宫,因为她害怕皇宫冷寂,她不舍这些人。可如今她多希望,下次还能再见到宇殇,就在中秋的那天。或许不会了,除非她住在王宫中,还兴许可以见到。而若想天天都能见到他,或许只有一个方法,可她并不确定,一个人陷入了深深的犹豫之中。

“月女,莫不是喜欢上他了?”

月隐说道:“别乱说。”

“哎呀,脸红了,小月女有了心上人了。”

“别说胡话。我不理你们了。”

“哟,那可不是,月女快哭了。”

众人在这般嬉闹中慢慢朝山中走去,宇殇将车窗的帘子掀开,回头看了一眼,那一眼时间不长,却也不短,他放下帘子,收起了方才的笑脸,一切恢复了平静。方才的那一切,或许只是一场梦。于他而言,本来就是一场梦。无论再美好的梦境,他都能快速醒来,这就是宇殇,也只能是宇殇。

月隐走后,月潇下令彻查血兰一事,王后被软禁在行宫里,真相大白前不得离开,她那张美丽的面容显得有些委屈,但她骄傲的个性让她不要显露出来半分。而雪儿也如愿得到了月潇的恩准,可以入王宫成为王宫内的宫女,并给了诸多赏赐,之后便随月潇一同回宫了。

“他果真狠心至极,是啊!难怪。”昀瑾听见马蹄哒哒的声音渐行渐远,无奈地笑了笑。

那婢女说道:“此事处处针对娘娘,王上他也无奈,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昀瑾没有回答,而是坐了下来,吩咐人拿了琴来,开始弹奏。这音从她指尖的左右指法而生,竟如此凄切动听,引人入胜,她边弹奏着,边说道:“太昊以梧桐木和细丝绳为琴时,琴初有五弦,已成宫商角徵羽之音,后至周朝加了两弦,以玉为饰,故曰瑶琴。”

“瑶琴?”那婢女不知晓这些,但听时已然觉得心中仿佛与昀瑾一样凄切,周围服侍的宫人们也皆停在那仔细听着。此时枫叶林中的枫叶随秋风晃动着,簌簌作响,琴音传出,萦绕着空旷而肃穆的行宫。

宫人们感叹道:“果真是王后,若能得与王上共奏一曲,当是何等绝美之音。”

“是啊!王后也是初来此处,如此娴静之人怎会用什么凶恶的血兰花。”

“还望早些查出,还王后一个清白。”

“可不是。”

“你哭了?”一人看着对方在抹眼泪,便说道。

那人笑着对她说:“你也是。”

昀瑾又说道:“你可听过高山流水,伯牙绝弦?”

那婢女一脸愁容的摇摇头。

昀瑾收起了笑容,在琴弦的手指更是拨动得快速有致,这调子分明比方才快速了许多,让人听得心中悲戚万分。她说道:“伯牙善琴,子期善听。伯牙志在高山之时,子期便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伯牙志在流水,子期便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此乃高山流水。伯牙每奏,子期必能得其意,得知音如此,此生何求。”

“那伯牙绝弦呢?”

“后子期死,伯牙带着相传是太昊所制的那把瑶琴于子期坟前,毁琴身,断琴弦,此生……不再弹奏。”说完她将那把琴重重拂在地上,琴身摔落,琴弦震荡发出刺耳的声音。

那婢女将那琴慌忙拾起:“王后,这可是王上赐您的‘红裳’啊!”

“曲高和寡,知音难觅,纵有红裳,不得心相随,情相依,此生皆是枉然。不如昔日一袭绿衣,舞于桃花林间,落英飘然,清风拂面,胜却人间无数繁华。后位,王宫,哼!当初若不是因我那一心执念,何至今日这般?我受够了。”她说着,将她的凤簪取下,丢落在地,头发披散了下来。

那婢女方才匆忙,此时方见琴弦上的血珠和凤簪上的血,看了看昀瑾的手:“娘娘,您的手……”

“你可知我有多羡慕公主?她能一直如此天真活泼。那些后宫中的男子,有几人,真正到过他心中?你可知,这些年,我为他保住了多少秘密?你可知,他的王位,又是从何而来?他为何要对公主这样好?也罢,我甘愿用我此生期盼成就他的江山,心甘情愿。”原本,她儿时并非如此,爹爹也是如此疼爱他,但因爱月潇,她在那颗本来纯净美好的心中强行装下了太多秘密,她变得谨慎而不轻言,变得隐忍而默默地守候。即使这些秘密,都全部只与他有关,与他的王位,与他的江山社稷,与他的百世流芳,与他的统一霸业。

此时有一个遮着脸的黑衣人出现在殿内,他说道:“包括你死吗?”

昀瑾笑了笑,她含泪回头说道:“也好。”

那婢女听后立刻大叫道:“来人啦!保护娘娘,有刺客。快来人啦!”

那刺客拿着剑向昀瑾冲了过来,那婢女见状想过来替昀瑾挡住,但昀瑾将她用力推开了,那剑直直地刺向了昀瑾,昀瑾并未躲开,剑从她的身体里穿出,原本冰凉的剑上,沾满了温热的鲜血。

那刺客眼神似乎恍惚了一下,那双未曾蒙住的眼中有了一丝惊慌:“你……为何不躲?”

昀瑾竟笑了,她嘴角上扬着,那张脸上仿佛并非痛苦,已忘了疼痛,而是一种解脱,她慢慢倒下。那人收回了剑,婢女见状扔下了琴跑了过来,那人却先将她抱住,侍卫已经到了,他一手抱着早已晕厥的昀瑾,一手用匕首指在昀瑾的脖子上说道:“都退下。”

侍卫们不敢乱动,那婢女已然因为方才那一幕受了刺激,不停地发抖。众人向外移动,等到了空旷之处,他对那些侍卫说道:“我受人之托来杀她,定让她尸骨无存。”说完他抱起昀瑾,用轻功飘然而去。侍卫们不能用弓箭,不然昀瑾定有危险。侍卫们想去追,却不知该向何处,只能下令在山中四处搜寻,封住下山的路,但就算再快,又哪能快过此人,今后若再遇到,结局依旧如此。

他为财而舍命,人生在世,财值几何,命便值几何。他杀过那么多人,却少有人,能如此坦然面对生死,纵然有如此坦然之人,他却未见过一人的眼神能让他有一丝怜意。他就是江湖杀手冷羽。

他在空中抱着昀瑾,对她说道:“为何不躲?你还未给我答复。”昀瑾紧闭着那双原本含情脉脉好似能言语心中所想的眼睛,呼吸渐渐微弱,他抱着她,血浸染了昀瑾的衣裳和他的衣袖。此时空中有一滴水珠向下滴落,从温热变成冰凉,落在那片枫叶中,从枫叶上滑落,渐渐归于尘土。

“快去禀告王上,王后遇刺了。”

月潇此时已到王宫,途中听到了几声鸦鸣,凄寒万分。王宫内的一位翩翩公子,早已打扮好了,看着镜中的自己,露出了满意的笑脸。

宇殇连夜赶回,途中的颠簸让他不能安睡,他进宫也已半年了,还未及冠,而他却不那般期待那日的冠礼,只因及冠之后的日子,并不如他所愿,而是身不由己。他撩开车帘,看着空中的一轮张弦月,想着再过几日便是中秋了,想起以前中秋的月,心中怅然若失。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可惜早已物是人非。他虽言他是孤儿,可战乱之前,他还不是,每逢中秋,都不仅只是中秋。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乱世月华》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十二章 伯牙绝弦》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