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乱世月华 [书号1417034]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一章 寒夜秋风

《乱世月华》 德音/著, 本章共4707字, 更新于: 2015-12-18 18:00

风如遗在殿内叹了叹气,坐立不安。如今已过数日,当是关内传回消息的时候了,却未见人来通禀。漠北荒芜,气候恶劣,要穿过南荒之地恐怕多少有些危险,野兽风沙,又时有流匪出没。

“王上莫要忧虑,太子必会安然无事的。”见风如遗叹气,身旁的侍从安慰道。

风如遗拿起奏章,又放下了:“已是午时,始终无消息,叫本王如何不忧虑?从边关到王宫,驿户连夜传信快马而至仅需六个时辰。算起来最迟也当是昨日入关,今日巳时便前来通禀。景儿从边关而行,两日后便可回宫。可足足迟了一个时辰还未见消息。”

那宫人说道:“兴许路上遇事耽搁了,太子多福,王上大可安心。”

“月潇居心叵测,其他两国也未必和善,皆不让景儿从国中假道而行。只能过南荒(前朝叶岂在位时,此地地处靠南,故一直沿用南荒之词),前有岚月,后近夜国,中有北狼。景儿自年少时便一直在封地,而后也只在风国,如今虽天下太平,但并非当初那般太平,他代我前去,我又岂能不忧。”

“太子替王上分忧是好事,王上治国安民,福泽深厚,太子定不会有事,而且有齐寒等一众高手护送前行,更可安心,两日后便是中秋佳节,太子定会赶回来。”

“中秋?”风如遗似乎想到了什么,人已老了,便放不下往事,回首过去,此生经历的风风雨雨,朝代更替似乎仅在一夕之间,那些生离死别也仍历历在目。十年里,他未曾有一日不做梦,而那梦境,比现实更可怕。

他眼神中的几许哀婉,似乎重现了十年前中秋那夜的惨状,那夜,命不是命,只是任人宰割的鱼肉,叶岂辉煌的皇宫在哀嚎惨叫声中化作一片废墟。

他耳旁似乎响起了那些惨叫声,眼前似乎浮现了那日的恐怖之景,他不禁哀叹了一声,说道:“可惜全死了,一个都没留下。”

那侍从从前便是王府的管家,问道:“王上说的是……”

“叶家的孩子。自当年战乱之后,本王便一直心中有愧,那些孩子都还不更事,却皆被杀了,皇室中一个活人都未留下,皆死了。”

“王上莫要自责,当年若不是叶岂不仁,王上也不会如此。”

风如遗摇摇头:“叶岂未必不仁,本王当年在封地,夜朗也仅是个孩子,他父亲母亲的死也只言与叶岂有关。但这未必不是月国先主和岚国先主的诡计,可惜悔之晚矣。”这十年他将风国治理得如此好,除了自身仁德,未必不是在恕罪。

那随从跪在地上说道:“老奴有罪,不当提起中秋之事,让王上心忧。”

风如遗说道:“快起来吧!本王未曾怪罪你,只是以往每逢中秋,叶家都不仅只过中秋佳节,故更为欢庆。只可惜如今已是寒尸凉骨、一抔黄土了。想到此事,中秋团圆之际,本王便更思念景儿了。”

此刻殿内再也无言,方才照入殿内的阳光也渐渐淡去,宫内只有公子陌一个孩子,四公子要过几日才回宫中过节,五公子也出宫去了,说要去边关迎接太子。而洛王,也不在宫内。

此刻的洛王府歌舞升平,但皆在别苑内,从外面看起来,与往日一样平静。

萧夕走上前来,在大公子身边小声说了几句,大公子顿时笑逐颜开:“好,好啊!本王今日心情愉悦,在此与各位共饮此杯。”

“多谢公子。”

萧夕见大公子如此豪饮,便说道:“公子,若之后要入宫,恐如此不妥。”

“知道了,只要他不回宫,本王便有机会,如今只剩公子玉和三弟四弟了,可惜他无心朝政,公子陌又是个傻子,而四弟也只愿死守封地。我是长子。此位,非我莫属。那些人可都安排妥当了?”说完他又饮了一杯。

齐寒说道:“皆已安排妥当。”

“后事都安排好了吗?”

齐寒点点头:“一旦有变,便咬舌自尽。”

“那便好。”

风如景在四周皆是尸体的帐篷内坐了一夜,手中握着那块玉佩坐着。

齐寒见他还未出来,在帐外说道:“储君,已是午时,公子尚未进食,可否让臣送些干粮和水进来?”

风如景哑着嗓子声音有些疲乏地说道:“不必了。”这声音充满了倦意和困意,干涩低沉。

齐寒说道:“储君心中难受,可别伤了身子,去风国尚还有近两个时辰。”

“是何时了?”

“午时过半。”

风如景站起身来:“这些干粮难以下咽,起身回风国吧!”

“诺。”

齐寒不知风如景为何要酉时才入关,但也不敢多问。此次遇见北狼流匪本就凶险至极,风如景也受了许多刺激,若一直问下去,也不会得到任何回答。

公子玉已从青衣山到了边关,自辰时便一直在驿站等候,却始终不见哥哥到。

“哥哥莫不是出了何事?”公子玉想出关去寻他。

“公子,南荒地势广袤,又多匪徒,太子从何处来公子都不知,如何去寻?”那驿丞忙劝道。

公子玉问道:“可分明应当早已回来了,为何无消息?”

“定是路上耽搁了,若有何事,定会有人前来通禀,又有齐大人护送,还望公子莫要心急。”

公子玉只能在那等着,本想看书,可心急如焚又如何看得进去,只能弃书而出,登上边关的城墙向远处望去。

就像儿时一样,和哥哥一起,在城墙上望着出征的大哥和爹爹回来。

“哥哥,大哥真是英勇善战,玉叹服。”公子玉说道。

此时风如景也是弱冠之年,他只是笑着点点头,并未应和公子玉所说的话。

两人也是这样,从正午一直望到天空上的晚霞似火,太阳西下,渐渐被远山遮挡,黑夜慢慢笼罩大地,城楼上点燃一盏盏灯笼。

“酉时了,哥哥还未回来。”公子玉的右手放在别在腰间的宝剑上说道。

“快开城门……快开城门……”这是关外传来的声音,伴着扬起的尘土,公子玉看见了哥哥的身影。

“快,快把城门打开。”公子玉跑下城楼,准备迎接哥哥。

城门打开的那一刻,他以为看见的不是哥哥。哥哥身上满是血迹和灰尘,身边的侍卫也仅余不足三十人。哥哥脸上以往的高傲儒雅,如今皆被疲惫憔悴所替换,而以往虽疼爱自己,但一直不爱表达兄弟情义的哥哥,竟在城门开后走向自己,将他一把搂入怀中,抱得很紧很紧,仿佛松开后的下一秒就再也见不到了一般。

“哥哥这是怎么了?”公子玉感觉到哥哥似乎在抽泣,身子有些微微发抖,身上的味道让他感觉呼吸有些沉闷,而抱得太紧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风如景双眼更加憔悴,他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玉,我唯一的兄弟,哥哥回来了。”

驿丞见状,立即安排驿户快马加鞭前去通禀,如此也得明日辰时才能到达王宫。又吩咐驿站的其他人去准备。

一直过了好久,天已黑了,明月高悬,时有几只寒鸦栖于城楼上呜咽两声,又振翅飞走。四处无声,唯有寂寂。

太子这才松手,他甚是疼爱地对公子玉说道:“多谢玉来接我。”

公子玉笑着说道:“哥哥说哪里话,我们是亲兄弟。”

风如景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太子,五公子,请前往驿站休憩。”

公子玉对风如景说道:“青衣山就在附近,哥哥可前往我的竹屋休息,夜里雅静,方能安神。”

驿丞说道:“可公子的竹屋离此有些远,恐夜里行路不安全。”

公子玉说道:“还是去竹屋安全。”

驿丞又欲说话,可风如景却说道:“还是去青衣山吧!我从未去过,想去看看,玉说的没错,那更安全。”

若是在驿站歇憩,今夜未必能是个能眠之夜。但青衣山不同,风如景或许以为那只是个普通住处,有些隐蔽罢了。但却不知那竹屋的秘密,不过他仅是在那度过一夜,又如何知晓,四周竟是天罗地网,机关重重。

在马车上,公子玉问他:“哥哥,为何会如此狼狈?可是遇到了何事?”

风如景笑着摇摇头:“路上遇见了风沙,遂在帐中暂歇,不巧有一群野狼袭营,故有了场恶战罢了。”

公子玉仔细瞧过这些人,去时的人数和归来的人数,如何能是一群野狼便能杀了那么多人,若仅是野狼,又岂能让风如景亲自动手。但既然哥哥不说,定是有他的苦衷,他也不便多问,之前早已吩咐过了,从驿站到青衣山的一路,暗中皆有人保护着,看见哥哥安然无事,他也心安了。

“夫人,背上还是瘀痕,夫人说的是何良方,何不早些用呢?”馨儿看见思雨背上的伤,心疼地说道。

“但已不是太疼了,想必明日便好了,若是不好,才能用那良方,馨儿别难过了,快些帮我涂药吧!夜里凉得很。”思雨说道。

馨儿帮她涂药,思雨便强忍着疼不出声,这几日只能趴着睡觉,有时候整日无眠意,人也憔悴了,未施粉黛,脸上的憔悴容颜便尽现无余。

“这良方,是要硬撑着吧!我说得对吗?”这雨心阁内竟有男子的声音传来。

“谁?”馨儿抬头去看,吓得手中的药瓶落在了地上,她连忙跪下,说道:“王上。”

思雨的背还露在外面,身上穿得极为单薄,看见夜朗后小声对跪着不敢出声的馨儿说道:“馨儿,快些帮我掩上。”

馨儿这才低着头转过来,但因为紧张慌乱,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疼得思雨叫了出来,她更紧张了:“夫人恕罪,王上恕罪。”

思雨见已掩上了,这才少了几分尴尬,刚才……夜朗应该未曾看见,便说道:“馨儿,与你无关。”

夜朗走过来后,拿起榻边的另一瓶药,对她说道:“为何与她无关?分明是她的失职,你想替她抗罪吗?”

“我……”

“方才进来,你背上有伤?这是为何?不是说偶感风寒吗?”夜朗严肃地问她。

思雨说道:“几日前去拾落在假山上的风筝,不慎跌落,故受伤了。”

夜朗走过来,一把掀起被子,思雨想反身去拦,却因太疼了根本没办法。

“这并非跌痕,分明是棍棒所伤。我自幼便在沙场上长大,这些伤痕还是能辨得清的。听说前几日你因她被打之事受了风寒,本王便来看看,这刚进宫便惹出这些事端来。你不仅行先朝之礼,还犯了欺瞒之罪。”

思雨此时身上仅有薄纱,半遮半露,又不知如何是好,不仅尴尬,更是猜不透夜朗之意,她感觉有些委屈又尴尬,遂闭上了眼睛。但过了一会,却感觉背上有人用手正轻轻地涂着药,那感觉很轻,好像生怕碰疼她了一般。

她以为方才都是幻觉,想回头看,一个冰冷的声音说道:“别动,如若你想好好活着。”这是夜朗的声音,这和夜朗带她回来时那日所说的话一样,让她好好活着。

“王上……大可不必如此。”思雨说道。

“谁说是本王了?”夜朗分明小心翼翼地帮她涂药,却还是不愿承认。

涂完药后,他轻轻帮她放下衣服,盖好被子,又起身对她大声呵斥道:“恃宠而骄,不成体统,不知礼数。这本夜国宫礼你好好读读,一条条的仔细记清楚了,中秋节前你便在这雨心阁内给我好好悔过,不得踏出阁内半步。”说完将那书扔在了地上,便气冲冲地出去了。

思雨知晓了他的意思,可看着夜朗离开的身影,竟有了些舍不得。十年了,她只今日见了他匆匆一面,若是可以,若是不在乱世,若她不是前朝公主,他不是夜国国主,这份感情,或许不用这般遮遮掩掩。

寒霜降落在雨心阁外,与冰冷的月光一同增添着浓浓秋意。夜朗在那假山外的石子路停住了脚步,他脱下了靴子,在那石子路上走着。脚下着实吃痛得很,但于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比起脚的痛,心……或许更痛。

“王上去了雨心阁。”

“什么?”此时淑德宫内也无外人了,韩小妹本在卸下发饰,因生气不小心弄疼了自己。

“但并非宠幸她。”

“你为何知晓?”

“有宫人看见王上生气地从雨心阁出来了,听说还打了那雨夫人,斥责她恃宠而骄不知礼数,将她软禁几日让她闭门思过,熟记宫礼呢!”

韩小妹听后这才笑了,又恢复了方才的平静:“看来那丫头也就这些本事,空有一副皮囊罢了。也好,省得布置中秋宴时在一旁添乱了,但既然如此愚钝,本宫当好生帮帮她,如此,这妃位之争才能真的是能者居之。”

“玉,未曾想这竹屋竟是如此别致精巧的雅舍。”风如景下了马车后,看见一处雅舍,正如他所说的,别致精巧。雅舍前有花园,四季之花皆有,推门而入,竟别有洞天。廊厢坐落有致,秋花之香扑鼻,廊间之灯,不算通透却能指明路,皆显怡然。再行,便知各廊两边皆是不同,交错纵横,别有一番韵味。

“哥哥行路已久,又途遇狼患,可饿了?”公子玉问道。

齐寒正欲回答,风如景却说道:“不饿,路上已食干粮,今日仅是疲惫困乏,现在只想好生歇息。”

“可要沐浴?”

“无需如此,况且你的衣物,哥哥着之不妥。待回宫再换,先行歇息,若说快马而去,也需一日半方能到,得在中秋之前赶回。”

“那好,哥哥今日早些歇息,明日一早用过早膳后便回宫。父王与母亲甚是思念哥哥,已许久未见母亲笑了。”

风如景点点头,默默不语。

夜幕中一名驿户正快马加鞭而行,他得一路飞驰而去。而不知何时,这驿户竟已到了都城,在房中歇憩。风国的马儿着实迅速,日行千里,不在话下。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乱世月华》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直播:我有一座桃…
2 特种兵:从火蓝刀…
3 一品红人
4 战神之君临天下
5 我真是仙界萌新
6 星河烁烁不如桃花…
7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8 BOSS夫人又鸽你了
9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
10 天才练习生:我家…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9205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2 重返1990 作者: 七爷荒唐
都市重生 72503 字
潦倒小农民重生回90年,仅凭30年见闻成世界首富,纵横商海!

3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52503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4 一剑独尊 作者: 拾笔写千秋
东方玄幻 1226140 字
年少傲骨比寒梅,断剑可斩亿万敌,吾持一剑,天不可挡,神不可阻!

5 诸天电影系统 作者: 云山揽月人
时空穿梭 71820 字
系统配烟,法力无边。开启诸天电影系统,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6 我在女神手里捡宝箱 作者: 养鱼
都市生活 635206 字
当宝箱不断的刷在女神的手里和胸前,我摸还是不摸呢?急!在线等!

7 西门庆之九世劫 作者: 一念花开莹
都市异能 237379 字
是选择重归西门、重享荣耀,还是付之一炬、报恩历劫?看他如何浴火重生!

8 请和优秀的我谈恋爱 作者: 丁十三
都市生活 137633 字
冷酷自恋霸总与暴娇天才少女的正面battle,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9 民国之热血风云 作者: 星翼轸
架空历史 328005 字
三国梦惊心动魄,民国梦各分千秋,如刀岁月难改英雄志!

10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作者: 荒野星君
都市异能 705730 字
游艇失事,我与女同事流落荒岛,危机不断到来,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第十一章 寒夜秋风》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