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乱世月华 [书号1417034]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章 飞沙走石

《乱世月华》 德音/著, 本章共6197字, 更新于: 2015-12-16 16:00

妃子和夫人们来向韩小妹请安,一早便来了,也不敢懈怠。夜国后宫共有三妃子六夫人及其下的美人良人和御妻。但只有夫人及妃位才有资格每日早起问安或与皇后议事,其余的一因位低,一因数众不可行。

“夫人们都到了吗?”韩小妹问道。

那阿嬷答道:“除了雨心阁的那位,其他的皆已到了。”

韩小妹笑了笑:“可惜本宫便是个孱弱之躯,不曾想这平日里欢声笑语的思雨姑娘,倒是更加弱不禁风。婢女被杖责了,自己却还倒卧病不起。也罢,毕竟是初来便直接成为夫人的女子,自当高贵无比。扶我出去吧!”她嘴唇依旧有些泛白,画的是眉尾向下的眉,眉峰平缓,眉毛偏粗长不过眼角。

众人起身行礼:“拜见王后。”

“都起来吧!”

“诺。”

韩小妹说道:“既然皆已到了,那便说说中秋宴!夕月仪式因避讳月国,王上下了禁令,不许祭拜,但改夕月为赏桂。每年皆是如此,今年需找一位夫人从旁帮忙布置,不知各位夫人可有何想法?”

敏夫人看了看四周,带着些许酸味地说道:“本想让思雨妹妹说几句,如此冰雪聪明,自然能想得新奇之事,让王上开心。不想竟未来问安。”

向来爱与敏夫人为敌的赵夫人挑了挑眉,说道:“听闻之前敏夫人因徒跣之事责罚其侍婢,可之后王上便在宫内徒跣,夜国便不以徒跣为失仪之举。可当时敏夫人责难不肯放过,弄得她如今因受到惊吓卧病在床,今日又在这夸赞她冰雪聪明,不知是何意?”

敏夫人解释道:“当日并不知晓王上之举,徒跣之前本就是不当之举,这才责罚。”

赵夫人白了她一眼:“敏夫人说徒跣不当,可是在说王上?况且就算雨夫人徒跣不当,也当由王后责罚。同为夫人,还言责罚。其一,忤逆王上,其二,责难其他夫人,这一二事,敏夫人可真是做得不当了。”

“之后确实是王后的旨意,并非我的旨意,赵夫人所列这二者,可都是在指责王后不当?”

赵夫人不知当如何说了,韩小妹笑着温柔地说道:“好了,今日是议何人可协助本宫,却不曾想竟因雨夫人而生争执。思雨妹妹体弱,并非惊吓过度。徒跣之事乃是一时兴起,她也不知晓不合仪,徒跣虽无过,可用前朝之礼叩拜恐是不妥。但婢子向来熟知宫中规矩,惩治也是得当之举,那之前徒跣之仪尚未修正,此事往后就休要提了。两位妹妹不知有何想法?”韩小妹又干咳了几声,皱了皱眉,两位夫人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如今的两位妃子分别是梅妃姚清心,兰妃梁卉。本还有已仙逝的玉妃,可惜年纪尚轻便难产而死,故还有一个妃位未曾有人选,这六位夫人,除了思雨外,皆望着早日登上此位,少不了勾心斗角。

梅妃性格孤傲,不爱说话,平日里为人冷漠不爱争宠,出生于大夫之家,但入宫前曾习医术,可尚无人知晓。兰妃出生于将军府,为人与梅妃不同,善言语而且不爱争斗,为人慷慨得体而且武功了得。兰妃不似梅妃般不爱争宠,她争宠只因她爱夜朗,与前朝无关。

兰妃说道:“臣妾以为年年皆是如此置办,各妃子夫人皆帮过王后,较有经验,王后择谁皆可。”

梅妃笑着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敏夫人说道:“中秋节去今尚有三日,想来那时思雨妹妹的病症也已痊愈了,她尚未置办过,可为得当之选,也好了解宫里的规矩。”

赵夫人笑了笑:“敏夫人,那病症何时好,你怎知晓?若思雨带病布置,不妥当之处你又要说她失仪了,到时候本就是生病难受,倒要说是装模作样,再责罚倒是有理了,也不失为得当之选。”

除了敏夫人和赵夫人外,其他三位夫人包括思雨皆无子,这三人想着这后妃之位如今若想争也未必能得手。如今也并非争执表现之时,二人将来谁为妃尚不可知,如此一来,三人皆是默默不言。

梅妃只知道思雨被责罚,她也未曾多问。今日才听说是因徒跣而行,她倒是想见见这个徒跣的女子。兰妃心中也暗叹,思雨竟如此有性格,难怪夜朗喜欢,但她也无心去见思雨,只想着如何将夜麟抚养成才,将来继承王位。夜麟是兰妃所生,夜国的大公子,如今刚满三岁,梅妃尚无所出。敏夫人生了二公子,赵夫人生了一位小公主,名叫夜雨。夜朗平日里最疼爱的,便是小公主夜雨了,与公子礼遇相当,所以这玉妃之位,赵夫人和敏夫人二人得到的机会相当。

韩小妹想了想,温柔地说道:“二位妹妹始终放不下雨夫人,但宫中事宜她也当知晓一二,而且与敏夫人也尚有些心结。此次就让敏夫人与我一起置办,雨夫人从旁协理吧!也好多相处,解开心结。”

“王后所言甚是。”

敏夫人起身行礼说道:“多谢王后,臣妾定不负所望。”

刚被打后,方还能撑着回雨心阁,只道是受了风寒。可如今背上伤痕肿着不见消,而且越发疼痛难忍了,思雨也只能咬着牙坚持着,未敢让馨儿看出来。但馨儿每每帮她涂药,见那白皙的背上的几道伤痕,就忍不住泪流满面。

馨儿听到后说道:“这分明是在欺负夫人。”

思雨安慰她道:“也罢,我已在此呆了十年,却对后宫规矩一无所知,我的存在也少有人知晓,后妃们皆以为我是刚入宫。既然如此,也应该好生学学,以免之后又乱了规矩,因施了不当之礼而让你们受牵连。”

馨儿边哭边说道:“可夫人您如今有伤在身,只能卧于榻上,又与人说是风寒未愈,如何能起身去置办那些事?”

思雨心中也有些难受,未曾想到,还未真正成为夜朗的夫人,便已树敌于此,只因直接为妃。但她知晓夜朗想保护她才如此的,这样不至于受人欺辱,她也应该不负夜朗的心意。只是从旁协助而已,往后这等事更加棘手,此次若能让敏夫人不再刁难,也未尝不是个好机会。

“我有祖传秘方,可让这病在那日好得快些。”思雨笑了笑,依旧那样开朗。

“啊?夫人竟还知晓医术?那是何秘方,奴婢现在便去请太医抓药。”

思雨笑了笑:“天机不可泄露,这药并非太医有的,只有我有,那日我便会用上。馨儿可开心了?”

馨儿摇摇头:“仅是少了些哀愁罢了,若说开心,夫人要是可不去,馨儿才当真开心。王上若能来看望夫人,馨儿就更开心了。”

思雨本还在笑,但笑容显得生硬了些,夜朗即使封她为夫人,可从未见过她,与十年来唯一不同之处,仅是如今她有了自由了。而相同之处,便是夜朗还保护着她,这十年的保护,换来这十年恨意之后的些许爱慕和感激,或许值了。但听闻夜朗后宫奢靡,又如何能只倾心于她一人呢?也便不再想了。

“夫人,可是我说错了?”馨儿看着她那张脸上的笑容没了方才的灿烂,便问道。

思雨摇摇头,又笑着说道:“没有,若我笑得太开心,那伤便疼,你快些帮我涂药吧!”

“王上,中秋将至,王后派人送来宫宴奏章,请王上过目。”

夜朗接过那册子,一般里面会写上大致安排,多数时候他都只是瞟了几眼便应允了,但今日他看见了,便许久未挪动过眼珠,之后将那册子扔在了一旁。

“王上可应允?”

夜朗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说道:“去复命吧!”册子中写着敏夫人如何力荐思雨,又如何想与思雨解开心结之事,王后拗不过众妃意见,最终只得如此。

韩小妹得知夜朗应允了,说道:“只要王上应允了,本宫方能安心。”

待那公公走后,韩小妹开始给菊花浇水,身后的宫女问道:“娘娘,敏夫人……未免太过跋扈。”

韩小妹知晓她说的是那宴册上写的东西,便笑着说道:“她有儿子,自然如此。不像赵夫人仅有一女,虽得王上厚爱,但想嚣张跋扈,也未必能成。这后宫中我虽位及后位,但这妃子们争风吃醋之事,有时候,于本宫而言,未必不是难题。”说完韩小妹放下了那水壶,叹了口气,用手帕擦拭了无一颗水珠的额头。她所言的妃子们,包括她吗?

“王后,张太医到了。”

“宣。”

文简看着岚桑匆忙藏起那片枫叶,便说道:“回宫后便一直盯着这枫叶看着,莫非真要看一辈子?”

岚桑脸红地说道:“这……这枫叶上有只虫子,我方才拂去了。”

文简摇摇头:“恐怕这虫子是拂不去了。叶已枯,情未枯,国主又让工匠将它风干不腐,老夫看着倒是别有用心,并非害怕它生虫那般简单。”

“简父,我……”

“男儿有情方能治国,若无情而治便是霸主。但王上对月国的丫头倾心如此,着实让老夫忧虑。来日,怕只怕月潇将她送至岚国,到时候国主只怕不止如现在这般见枫思人了。那时,岚国将亡矣。”

岚桑说道:“简父放心,我一定不再如此,当安心治国。”

文简摇摇头,说道:“国主此话不可信,有情便是有情,无情最是无情。有情何以因人所想而化作无情?但情之大小当细思之,如夜朗一般因情误国尚不可取,若月潇一般因无情治国更不可取。这天下与美人孰轻孰重,国主应当比老夫清楚。”

岚桑起身作揖道:“劳简父费心了。”

文简也回礼道:“老臣受之有愧,老臣有一事,想问国主。”

“何事?”

文简说道:“当日在月国宴席上,老臣以点心示意国主,可与月国共取北狼之地,国主分明看见老臣将它一分为二,为何之后仅是劝告,而并非共谋之?”

岚桑说道:“难得的天下太平十年,何必如此?四海皆平,北狼虽在,却并非大患。还是安邦治国,各为安宁尚好。若与之合谋北狼之地,岚国未必能够从中得益。”

文简摇摇头:“国主便是心善,不爱战乱。月潇何许人也?虽是年纪轻轻,但阴险狡黠丝毫不输月国之前的月老头。若说得北狼,他虽损兵折将,但并非挑起四国争端,期间他国也无理由出兵攻打月国。到时候他得北狼之地或与北狼王联合,国主口中口口声声说的天下太平,于他而言,不要也罢。”

岚桑有些不明白地问道:“他为何要执意攻下北狼这等恶劣之地?于他而言,便是区区荒原沙漠,又能有何作用?他与北狼联合,如何能不顾他国出兵?”

文简说道:“难怪国主当时不言,国主当真不稀罕北狼之地啊!国主想想,月潇那等傲慢之人,为何瞧得起北狼之地?”

“无非是想封疆阔土罢了。”

文简摇了摇头:“国主想想,北狼既然四周皆是荒原沙漠,北狼国如何建成?又如何能在四国之间寻衅滋事?当初又是如何逃过叶岂的军队而暗中设伏杀了那么多将士的?”

“北狼族人自古在那,自然熟悉。”

“那国主说说,月潇要的,可是区区北狼国?”

岚桑恍然大悟:“他要的,不是北狼国,而是通往他国的秘密道路,北狼国的军事要道,穿过荒原沙漠的路径,以便将来……”

文简仰天长笑:“我的小国主啊!比起月潇,还是太善良了。他如此做,就是以便今后一统天下啊!当日在月国行宫,老夫未曾言,只怕人听见,而今日一问才知晓,国主的心果真不够狠,难怪能容下儿女情长。而非那月潇不一样,心中只有雄图霸业。”

风国穿过荒原尚需时日,又遇到了风沙拦路,只能暂缓前行,在那安扎帐篷,人皆在帐篷之中,等风沙过去。

“这北狼国所在四处皆是荒原沙漠,而且天气恶劣至极,北狼族竟能生存。”风如景对齐寒说道。

齐寒说:“北狼之人皆已习惯,自然无碍,越是如此,越难消亡。”

“也是,那让月潇去攻打吧!反而还了四方安定。我这一离宫,大哥势必殚精竭虑,日夜操劳奔波啊!”

齐寒说道:“但毕竟储君是太子,是高贵的嫡子。”

“若是太平之际,自然有嫡庶之分,可一旦天下大乱,便是能者居之,大哥看得透彻,就等着那日呢!这玉佩……到底不像是风国之物,这图腾分明不是风国的凤鸟,而像……”

风如景话还未说完,便听见营帐外传来“嗷呜~”的声音,是狼的叫声,伴随着风沙吹拂着帐篷显得格外凄切吓人。此时已近天黑了。

“快……快点火,保护太子。”士兵们纷纷出来了。

此时一支飞矢射中了其中一人的肩膀,虽都是高手,但却看不清,他“啊”了一声,将那支箭的箭身砍断,说道:“不是野狼,是北狼国的刺客,箭……箭上有毒。”

“什么?”风如景听到后,眉头紧皱起来。

齐寒拔出了剑,对帐内的侍卫说道:“快护驾。”

“诺。”

外面杀声震天,有惨叫的声音,有刀剑相向的声音,还有不知道是什么话的人说话的声音以及风沙声。

帐篷上突然飞溅了一排鲜血,染红了白色的帐篷,风如景吓了一跳,此时有一群人冲了进去,身着奇异的服侍,腰间别着玉佩,为首的口中不知在说什么。

齐寒护着风如景,对方有七八人,皆有弓箭和弯刀箭,帐内只有三人,只有宝剑。

那为首的挥了一下手,另外六人向前一步,弓箭便齐飞过来,风如景后退了几步,来时仓促,并没有带盾牌,只有高手们的佩剑,齐寒将手中的箭熟练地挥舞着,替风如景挡着前方飞来的箭。此次皆是高手,故不一定会输,但箭有毒,若说伤到便必死无疑。

齐寒只能速战速决,哪怕是死,他也不能只是防御了。他冲了过去,杀了其中的一人,身边的两人拿出弯刀和他厮杀,但也被他杀了。而另外两个侍卫也冲了过来,剩下的那三人分别与他们三人拼杀,为首的此时见有了间隙,拿起了弓和箭,拉满后直直地指向风如景。

风如景见状,拔出了佩剑。那人对他露出了笑容,那笑容,风如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就好像将他心中的恐惧拉开了,那张网慢慢拉大,直到恐惧全部蔓延,包裹吞噬他的内心仅存的那点勇气,让他无处躲藏。那笑,就是告诉他,你今天,必死无疑。

他握着剑的手出汗了,门外还是杀声震天,想必刺客一定很多,他身体有些发抖,这样的场面,他在风国从未见过。

“嘭”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一支箭飞快地朝他飞来,还是那样的笑脸,那人的笑此时更加阴险,就好像告诉他“你逃不掉的”。

他看着那支箭,他只有极短的时间反应和躲过,要么是生,要么是死,而那人又准备射出第二支箭。

“景儿,害怕吗?”父王的声音。风如景拿着木剑,不自信地摇了摇头。

五岁的哥哥说道:“他就是害怕。”

“景儿,若是在沙场杀敌,恐惧,便是死,有时候,敌人就是看见了你的恐惧,知晓你的弱点,让你防不胜防。所以,为了保命,不然坚强地去搏,尚有一线生机。”

风如景此时喊道:“我不怕。”他挥了剑,那支箭被打落了,接下来是第二支,齐寒此时杀了他的对手,而当为首的要拿第三支箭的时候,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死前,他说了一句大家都听得懂的中原话,还是那样的笑脸,让人毛骨悚然的那张脸庞,他慢慢跪下了,瞪着风如景说道:“你逃不掉的。”

他倒下了,风如景手中的剑也掉落了,四下一片安静,风沙也慢慢停下,砂子落在尸体上,黏在血中,落在地上,落在血泊里……

四周充满了血腥味,风如景第一次闻到这令人作呕的味道,他干呕了几下,不是因为难闻的血腥味,而是因为刚才的那些事让他太过紧张。

他坐在了地上,从前练剑的时候,他很熟练,而且根本不害怕,没想到生死关头,他竟会如此害怕,而且会那样紧张。当年与父亲上沙场的,难怪是哥哥。在这方面,他真的输了。

“储君,来时的侍卫如今还剩二十来人。在这些敌人腰间,都有这个。”齐寒将一模一样的玉佩递给了他。

他看了看那两块玉佩,手还在发抖,不知何时憋出一个字来:“狼。”

齐寒点点头:“没错,确实是狼,应该是北狼国的人。可他们是如何知晓储君的行踪的,况且这些日子,北狼国并不会寻衅滋事。”

“为何,为何要杀我……我为何逃不掉?为何……”风如景口中默默地说着,重复着。

突然,他将地上的剑拿了起来,冲到那个为首的尸体边,对着那具尸体开始猛刺:“我逃得掉的,我逃过了,你杀不了我,杀不了……”他双眼已经红了,因为人已死了,鲜血不再喷涌流动,他看着剑身上鲜红的血,他心里的那份恐惧,再也没有了。

“景儿,害怕吗?”

他丢下了手中的剑,拂袖说道:“不……再也不怕了。”

齐寒看着这一切,心中多少有些不是滋味。太子原先确实试图保住储君的位置,故向来喜欢与大公子比较争夺,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太子介怀大公子与风如遗一同上阵杀敌之事,但本性并不如大公子一般,因为他高贵善良的母妃,他与玉公子多少有些相似之处。可今日以后,或许,太子还是太子,但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太子了。

“可有一人活着?”

“皆死了。”

“那便好,今夜在此休息,明日酉时便可入关了。”

“可在此处,若北狼国再来偷袭,到时候,可如何是好?”

风如景说道:“他们必是潜伏在此已久,若他们要回去通禀再过来,不止三日时间,而且现在已无人通禀,收不到消息,他们也不好决断。我与北狼国向来无恩怨,定是些流匪罢了。我想一个人呆会,你们出去吧!”

“诺。”

他看了看齐寒,说道:“你也出去吧!”

“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乱世月华》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直播:我有一座桃…
2 特种兵:从火蓝刀…
3 一品红人
4 战神之君临天下
5 我真是仙界萌新
6 星河烁烁不如桃花…
7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8 BOSS夫人又鸽你了
9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
10 天才练习生:我家…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9205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2 重返1990 作者: 七爷荒唐
都市重生 72503 字
潦倒小农民重生回90年,仅凭30年见闻成世界首富,纵横商海!

3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52503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4 一剑独尊 作者: 拾笔写千秋
东方玄幻 1226140 字
年少傲骨比寒梅,断剑可斩亿万敌,吾持一剑,天不可挡,神不可阻!

5 诸天电影系统 作者: 云山揽月人
时空穿梭 71820 字
系统配烟,法力无边。开启诸天电影系统,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6 我在女神手里捡宝箱 作者: 养鱼
都市生活 635206 字
当宝箱不断的刷在女神的手里和胸前,我摸还是不摸呢?急!在线等!

7 西门庆之九世劫 作者: 一念花开莹
都市异能 237379 字
是选择重归西门、重享荣耀,还是付之一炬、报恩历劫?看他如何浴火重生!

8 请和优秀的我谈恋爱 作者: 丁十三
都市生活 137633 字
冷酷自恋霸总与暴娇天才少女的正面battle,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9 民国之热血风云 作者: 星翼轸
架空历史 328005 字
三国梦惊心动魄,民国梦各分千秋,如刀岁月难改英雄志!

10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作者: 荒野星君
都市异能 705730 字
游艇失事,我与女同事流落荒岛,危机不断到来,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第十章 飞沙走石》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