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乱世月华 [书号1417034]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八章 今夕何夕

《乱世月华》 德音/著, 本章共4799字, 更新于: 2015-11-20 09:58

月隐皱了皱眉头,花娆不是为了这味道来的,但路上被吸引了,这才攻击了这公子。她退了几步说道:“公子身上是竹香,那这血兰的味道从何而来?”

岚桑脸还有些发烫地问道:“血兰?”

月隐点点头:“血兰并非兰花,人若闻到并无大碍,但花娆闻到后,便会发狂。花娆曾在山上碰见过血兰,当时也是如此,之后我查阅好多书才知晓这花的。”

岚桑仔细闻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这才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方才在此太久,早已习惯这味道,故并未察觉到。

月隐仔细看了看四周,疑惑地说道:“此地并无血兰,也不知这香味从何而来。”

岚桑想起方才的场景,他救月隐之时移了地方,方才花娆出现时,他正要拾起那片枫叶,他走到刚才的地方,蹲下拾起那片枫叶,果然看见了枫叶上的红色花粉。但他并未说出,而是起身说道:“无妨,既然姑娘与我皆无事,那便是最好。”

月隐抱起花娆,让它给岚桑做了赔罪的姿势:“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公子见谅。”

岚桑走进了些,摸了摸花娆的脑袋,还好花娆的猫爪被绑着,不然早就挠他了。他问道:“姑娘居于此行宫中?”

月隐摇摇头:“不是。”

岚桑刚才想了想,这血兰花粉虽不知是何人撒在此处,但那人定是有目的,想让岚桑与眼前的这女孩相遇,是想告诉他什么。他又问道:“姑娘在行宫中当差?”

月隐又摇摇头:“也不是,公子何须在过问此事,既然已无事,天色已晚,公子早些归吧。”

“既然今日能遇见,便是缘分,不知姑娘可否告知姓名。”

月隐笑着说道:“哥哥曾说,我如月国天上的月亮一般,我叫若月,公子叫什么?”

岚桑听后若有所思地说道:“姑娘的哥哥形容得确切。我叫岚桑,山岚之岚,桑榆之桑。”

“岚桑,雨后起山岚,春来桑榆青。岚桑公子的名字甚有意境。”

“若月姑娘过褒了,天色已晚,岚桑当归了。”

月隐说道:“公子且等等。”岚桑顿住了,只见月隐说完抱着花娆走到一颗大枫树下,拾起一片极其漂亮而且干净的枫叶:“今日花娆险些伤及公子,扰了公子雅致,在此若月拾此枫叶赠予公子。”

岚桑接过那片枫叶:“这枫叶,岚桑定会好好珍藏。”

夜确实已经悄然而至,夜幕初降,月隐那双美丽的眼睛显得格外明亮,背道而行,那女孩子抱着那张猫向枫林深处走去,那一袭粉色也逐渐消失在夜色中,能隐约通过飞起萤火虫,知晓她的位置。那男子拿着一片红色的枫叶定在了原地,回味这方才的一幕幕,鼻间遗留下那女子身上的月季香味,慢慢随着呼吸流进了心中。

岚桑回去后并未说与月隐见面之事,而是将那枫叶小心放入锦盒中准备带回岚国。

文简斥责他:“痴于外物,不思进取。这月国的枫叶,难道就比岚国的美?如此晚了才回来,悄悄溜出去赏枫。”

岚桑只能笑了笑,亲自给文简倒了一杯茶说道:“简父喝杯茶消消秋燥。”

文简推开了那茶,定是还在怪罪之意:“此茶有无毒都未可知,小子莽撞。”

“简父,今日看那雪儿公主,觉得如何?”

“怎的?老夫来时在车中所言王上倒是全忘了?那雪儿可是月潇的亲妹妹,今日一见,便更是如此,举止乖张,心机不浅。”

岚桑也很同意,但想到月隐后,不禁对她的身份走了诸多疑虑,也想请教文简:“简父,今日在枫林之时,我遇到一个与雪儿年纪相仿的女孩,见其穿着,并非宫婢。而她还有一只名曰花娆的猫。更为奇怪的是,她名叫若月,说她哥哥曾说过,她如月国的月亮一般。这女子到底是何身份?”

“一红颜的身份,君王便百般猜疑,莫不是月王金屋藏娇罢了,还能有何人。”

岚桑立刻否认:“简父可知,我为何能与她遇到?”

“不知,也不想。”

岚桑并未生气:“今日本是赏枫,却差点被她的猫所伤,只因此事,方能遇见。而那猫之所以无故伤人,只因在我所站之处,有人刻意撕了血兰花粉,此人目的何在?”

文简听后,并非如岚桑想的那样有何疑虑,而是说道:“此女子的身份为何,与国主你何干?那花粉,莫不是有人爱佩之,路过之时不慎落下的,或者是那女子刻意为之。那花是否是血兰,国主又如何知晓?国主平日里谨慎,今日在意的,全是那个女子。不如明日临去前向月王请求,将那美人赠你,一并带回岚国,到时候才知晓,这是月国祸害岚国的美人计。”

岚桑也不便再说,他身为最年轻的君主,自幼便被教导,君王欲治国,需处变不惊,沉稳果断,心怀天下而寡私欲。

但月隐的美,正如她哥哥所言,是月国的月,是君王野心中最黑暗处的那一抹柔光。而对于岚桑而言,他相信她,不是不想喜欢,而是就算是一见钟情,他也不能喜欢。

见岚桑不再疑虑,文简也放心了不少:“国主早些歇息,老夫告退了。”文简虽受岚桑尊敬,但始终不忘君臣之礼,行礼而退。

出门后,在长廊转角发出一声长叹,根本不如方才那般轻松。身边的随从问道:“简父为何叹气?”

“天下能看透时局的,并非我文简一人,老夫命难长久,年事已高。方才听了君主所言之事,更是担心。所言之事,其实确实如岚王所言。”

那护卫一听,更疑惑了:“那简父既然信了,为何那样说?”

文简说道:“只愿君王知我苦心,美好纯净之人,虽确实无坏心,但易被利用,一旦被人利用,比起本身坏透了的人更为可怕。回岚国后,得抓紧办那件事了,但万不可让君王知晓。”

“诺。”

“小隐可曾睡了?”月潇夜里到了枫林外的偏殿,乔装了一番,身披黑色披风,月色下只能看清那双眼,格外明亮。

月隐的殿内有灯,还不曾睡,听见是哥哥的声音,便跑了出来迎接哥哥。山里的夜冷清,只有寒鸦凄切的声音,再就是天空的一轮圆月,兄妹俩走了进去,月隐白天以为哥哥要议政,一直没去打扰,见到哥哥,自要详述那件事。

“血兰花粉?小隐,你碰见的那个人是谁?”

月隐不知哥哥担心,说道:“雨后起山岚,春来桑榆青。”

“岚桑?”

“正是。”

月潇惊了一下:“那他可知晓你的名字?”

月隐见哥哥如此害怕,赶紧摇摇头:“我只说哥哥说我如月国的月,我叫若月。爹爹和娘亲曾教过我,让我谨记在心,月隐不敢违背,若不是信得过的人,月隐不会透露的。”月隐想起自己曾告诉宇殇之事,但应无大事。

月潇这才心里舒服了些:“那便好,我不是吩咐王后照顾你吗?她是如何照顾的。”月潇心里有些怀疑王后了,王后莫不是因为嫉妒生恨欲坏了邦仪,让月国背负欺瞒的罪名,让天下耻笑,置月潇于何地,又置月隐于何地。

月隐见哥哥生气,立刻安慰道:“哥哥,当时王后亲自替我去取寒服和夜里的锦被了,此殿里瀑布进,昨夜有些微寒,但也还好。今日我只是说了一声,王后便亲自去取了。”

“也罢,小隐,今后无论何人问你,你皆不可说自己的真实身份,就如爹爹和娘亲曾教你的一样,记住了吗?”月潇温柔地对她说道。

月隐点点头:“哥哥,我若说了,是不是就会有危险?”

月潇摸了摸她的头:“小隐别怕,有哥哥在,有月国在,就没人敢欺负小隐。”

月隐开心地点点头,亲了一下哥哥的脸说道:“哥哥,月隐只有哥哥一个亲人了,哥哥不能抛下月隐。月隐不要哥哥保护,只想要哥哥好好活着,不要一心想着月国强大,安邦治民也未必不好。”

月潇听后甚是疑虑,月隐以前从来不过问此事,也不知晓他治国之事,方才竟说出那番话来,想到这,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笑着说道:“小隐且暂居于山中,待哥哥平定天下,小隐就再也不用躲藏了,就可以回宫和哥哥一起住了。”

风如景夜不能寐,想着宴上听到的那首曲子和进殿前的月华舞,不禁感慨万分。他喜音律,也已到了酷爱的程度,每每抚琴奏笛之时,都只是知音难觅。除了玉公子,没人能和上他的曲子,并非难听,而是音律复杂,奏出来的曲子悦耳动听。

那《绿袖红裳》,虽词并无何深意,但曲子却如天籁,若能再听一次,他定要与之共奏一曲。而且仿佛能看见一个身着绿衣的女子,到身着红裳凄美而舞的场面。这也算是来月国,心中唯一的欣喜之处。

远隔几处的风国,大公子夜里刚刚出宫回洛王府,马车停在了府门前,大公子刚下车,便有一把刀发出寒光向他刺了过来。他敏捷地躲了过去,平日里虽性格暴躁,但就好练武,武功倒是不错。

“谁派你来的?”

萧夕跟在暗处,见状用轻功飞了过来,那刺客又冲向大公子,下手极狠,招招致命。

“公子小心。”萧夕与那刺客正面交锋,那刺客武功极高,一看便知是江湖之人。刀剑相对,刀剑反射的光投到墙上,洛王府里的侍卫都已过来,将那刺客包围了,将洛王护在圈外。

“萧夕,别……。”大公子话音未落,那刺客朝他放了三支暗器,萧夕见状欲去护大公子,刺客趁虚逃走了。大公子躲过了,躲闪之际一支暗器射中了他身前的侍卫,那侍卫左肩受伤了。

其他侍卫们正欲去追,大公子叫住了:“别追了。还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如今前者未曾客死月国,这暗敌便又多了新的人。”

大公子入府问道:“萧夕,你说这次会是谁?”

萧夕想了想:“莫非是今日早上遇到的……五公子?”

大公子气得左手握拳,咬着牙说道:“今日白天真不该放过他,亏我还那样信他。表面温文尔雅,与世无争。实则都是装的。那人的武功,你可曾见过?”那语气,是笃定了就是玉公子派的人,大公子的暴躁性格就是如此,不喜音律,不爱书画,相较之下,太子便更懂得如何自处,如何冷静。

萧夕从前本是江湖侠客,他如今这极高的武功,便是自创的剑术萧萧秋夕,配上大公子赠予他的白夕箭更是如虎添翼。而萧萧秋夕的创造,也得益于他广阅江湖上不同的武功,对各式武功皆有了解。

“那人武功出招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是用了不同门派的功夫,当是个武功极高的剑客。但方才所用的暗器,可能与他身份有关。江湖最忌讳暗中伤人,我对暗器不熟,但明日将它带到一位友人处,他定一看便知。那时便知刺客的身份,也知晓是何人所为了。”

大公子生气地说道:“还能是何人,就是他。就算找到了那刺客,将他杀了,他也未必供出他的身份。而且杀了一个,还有两个三个,如今兄弟齐心,欲除我而后快,倒是有趣。让你的手下给四弟送的东西,可有了回应?”

萧夕点点头:“公子恕罪,萧夕竟忘了告禀,方才公子去面见王上时便有了回应。四公子言封地物阜民丰,如今天下太平,在都城和在封地皆是一样。不如在封地自由自在,无忧无虑,说多谢公子美意,年底团圆之时,定好生谢过。”

大公子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也罢,这些弟弟们,一个比一个精明,不回来也好,省得生什么事端。既然如此,这王位,我要定了。”

玉公子此时在灯前看书,一阵风突然拂过,烛火晃了晃,又恢复了平静。

他对宫内的奴仆们说道:“你们都出去吧!我要歇息了。”

“诺。”

待一行人退下后,他说道:“已是夜里的,进宫不冷吗?有何事竟要此时说。”

暗处有人回答道:“洛王府有动静了。”

“何事?”

“洛王被刺杀,但躲过一劫。如今估计要对公子不利了。”

玉公子放下了书,仔细想了想:“到底是谁?哥哥去了月国,还有谁与他为敌?”本是疑惑,但眉头突然舒展开了,嗤笑了一声,说道:“那人就是我啊!派人按照去查那个刺客,若找到了,杀无赦。”

“公子为何要杀他?如此,如何洗脱冤情?岂不是叫人误会?”

公子玉继续拿起书开始看:“这刺客的目的,便是要置我于不仁不义之中,他若死了,不一定就是我。若活着,那便一定也只能是我了,你还不懂吗?”

“诺。”

也已深了,夜朗还未睡去,忧心忡忡地来到雨心阁外,看着雨心阁内还有光,心中百感交集。

“王上何不进去?”

夜朗摇摇头:“当年不见她忍了十年,如今已不在乎见与不见了,只要她平安快乐,哪怕此生都只能偷偷地看又何妨。但本王是不是错了?”

“王上以为,封思雨姑娘为夫人,便可免于欺负,但后宫佳丽众多,而且王上您……”那近侍顿了顿:“又岂能权衡。”

夜朗说道:“你说,本王今日是不是应该帮她?”

“思雨夫人重义如此,是女子中罕见的。但女子间争风吃醋是常有之事,而且思雨夫人初进宫便被封夫人,自然更是惹人嫉妒。就算今日救下,来日会发生何事,又有谁能知晓?王上莫要自责,王上为思雨夫人做的,皆已足矣。”

夜朗摇摇头,见阁中灯火已灭,想必思雨也已入梦了,便移动脚步,离开雨心阁:“足矣?连本王自己都觉得不够,如何能是足矣。本王曾暗许一生护她,让她能忘却仇恨,但在何处,只要还是在宫里,就都是错。本王或许错了,错不该将她带回来,如若她不在宫里,兴许能早些嫁人,过平常的生活。也不必因恨囚自己十年,如今卷入后宫纷争。本王想过如此,但是,我舍不得。”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乱世月华》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八章 今夕何夕》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