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乱世月华 [书号1417034]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章 夜国十年

《乱世月华》 德音/著, 本章共6496字, 更新于: 2015-09-17 18:43

“公主,王上来接公主回宫了。”月隐今日便满十五岁了,哥哥本来说十六岁生辰时才会接她回宫,不想竟提前了一年。

“哥哥。”月隐跑过去,一把从后面抱住站在门前等她的哥哥。月潇一身黑衣,脸也被斗笠遮住了,倒是显得别有几番神秘。

“小隐。”哥哥转过身来,摸了摸月隐的脑袋,十分开心地笑了。

“哥哥,你真的要接我回宫了吗?”月隐看着他。月潇看着妹妹天真无邪的样子,他有些犹豫了。妹妹本不该卷入这乱世纷争之中。

“小隐,哥哥一定会保护好你的。”月潇点点头,对她说道。

“哥哥,我要带着花娆。”月隐指了指站在旁边的小猫。

“嗯,不过小隐,回宫后等生辰过完,便要回来,可好?”

月隐开心地点点头:“嗯。”

月潇扶月隐上了马车,自己也坐了进去,月隐抱着懒洋洋的花娆开心地坐在车内。一路上月潇都没有说什么话,表情有些凝重。由于要去王宫了,月隐心里十分开心,也没有发现哥哥的异常。

马车从宫的侧门入后宫后便停了下来,月隐靠在哥哥的肩上睡着了,花娆也趴在她腿上睡着。

“小隐,醒醒。”月潇轻轻地用手摸了一下月隐的额头。

“啊?到了?”月隐一叫闹醒了花娆,花娆也懒洋洋地半睁着。它知道月隐会抱着自己,便不想醒来。

“花娆又长胖了,你都快抱不动了。”月潇看着花娆的样子,想上前帮月隐抱它。

“哥哥,小心。”月隐抱开了花娆,这才没让花娆挠了哥哥:“花娆的脾气哥哥也知晓,还是我来抱着它吧!它在长胖,我也在长大,是可以抱得动的。”

月潇瞪了花娆一眼,花娆对着他张牙舞爪。月隐抱着它用额头触碰了一下它的小脑袋,它立刻安静下来了,眼神又变得十分温顺,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

“王上。”王后早就在车外候着了,看见月潇下车,便行了礼。在她身旁站着的季浮也行了礼。月潇下了马车,看了季浮一眼。

“小隐,过来。”哥哥走到车旁轻轻地唤了一声月隐。

月隐抱着花娆,从车帘中探出了一点头,四处张望了一下,又将头缩了回去,花娆知道她有些紧张,用粉色的小舌头舔了舔她的手。

“小隐,别怕,哥哥在这呢!你是公主,毕竟这也是你家,父亲母亲都在这生活过。”月潇见妹妹不敢出来,语气还是极其温柔地劝她。

“是呀!公主,这王宫本就是你家,无需害怕。”季浮也补充了一句。皇后只是在那站着,也并未说什么话。

月潇瞪了他一眼,但没说什么。他知道月隐刚刚来时虽开心,但真正见到比隐居之处大很多的宫殿,会很害怕。毕竟从未离开过那里,这是第一次。

“小隐,拉着哥哥的手。”月潇将手伸进帘子里,花娆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便爬到月隐的肩上乖乖趴着。

月隐伸过手去,她发现哥哥的手很暖,也放心了许多,对新环境的戒备也放下了不少。

月隐在哥哥的帮扶下下了车,她现在还不知道,哥哥如此高高在上之人,在这世上,也只有对她一个人才会如此温柔。而后来,她才明白了。月潇觉得,月隐就是一片宁静澄澈的湖,自己在她面前,可以放下所有戒备,不愿用尘世间的那些烦忧去惊扰她,因为这是我唯一的妹妹。

“公主。”身后的侍从们,在月隐一出马车便行礼,月隐被这突然的声音吓得抖了一下。月潇将她抱了下来,在她身上的花娆对月潇百般嫌弃,但被一起抱下来时只能碰到他,便也别无选择。月隐落在地上后,月潇松手的一瞬间,花娆马上又跑到月隐怀里。

“哥哥,他们为何要跪下?”月隐看见他们,回头问月潇。

“因为他们要以礼来迎世间最高贵的公主。”月潇温柔地对她笑着说。

“哥哥,我不想这样。”月隐自小在那长大,她根本不习惯王宫的这些礼仪。

“嗯,哥哥知道了。”月潇对那些人说道:“公主说的,可都别忘了。”那些人听完觉得一阵惶恐。

说完牵着她走到皇后的面前,皇后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在一旁的季浮脸上有几许不悦。

“小隐,这是……王后。”月潇看着王后,顿了顿,对月隐说道。

“王后?是与母亲的王后一样吗?”月隐问他。

“不是,这位王后后是哥哥的妃妻子。”月潇耐心地回答她,又回头看了一眼皇后。

“哦。”月隐点点头,笑着对往王后说:“王后,我叫月隐,王后姐姐真美。”

王后听后露出了微笑:“公主才是生得绝世容颜,这是第一次见到。”

月隐抱着花娆点点头,看见了旁边的季浮,指着他说:“他我倒是见过几次,每次都会陪哥哥去那儿。”

王后看了一眼季浮,又看了一眼月潇,眼神中有些失落。

“他不过是一个侍从,王后可是哥哥的妻子啊!皇后很忙,哥哥便不便带她过去。月隐,让王后带着你去宫里走走吧!”月潇看了一眼季浮,对月隐说道。

“能与美人同行,真是月隐的好福气。”月隐点点头,王后生得如此貌美,秉性温柔,月隐对她很有好感。便将花娆轻轻放在地上,走上前去牵着她的手。

“公主过奖了。”王后看了月潇一眼,月潇对她说:“去吧!代我好好照顾她。”王后行礼后,牵着月隐转身离开了。

“王上,您将公主带回宫,可是真要那样做?”季浮上前去对他说。

月潇摘下斗笠,将它扣到季浮的头上,将斗笠往下,挡着了季浮俊美的脸:“你真是蠢不可及。”他生气地一把将斗笠掀掉了,季浮的发簪也同时被掀落了,青丝垂了下来。着实让他吓了一跳。玉簪落在地上,碎成了两半。

月潇离开了,快到与各位君王约定的时辰,他也无心再在此浪费时间。

月潇走后,受到惊吓的季浮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散乱着头发,看了一眼已经碎了的月潇赏给他的玉簪。

“我是不会输给那个女人的。”他恶狠狠地说道。

“季大人。”他的侍从走了过来,上前扶他。

季浮一把推开了他,他被推倒了地上:“滚,谁让你扶了?我可还没倒呢!”

花娆跟着她们到了御花园,月隐倒真是对这些奇花异草不感兴趣,在深山之中的美景,倒真是比王宫好看许多。不过毕竟是王宫,倒是多了许多庄重肃穆。

花娆走累了,便“喵”地叫了一声。月隐停下来,抱起了它,继续往前走。

“公主,这只猫生得倒是十分有灵气。”皇后看见这一幕,对月隐说。

“喵。”花娆受到了夸奖,心里美滋滋的。月隐点点头说:“花娆多谢皇后夸奖。”

“公主似乎不开心?可是我哪里做得不好?”

月隐摇摇头:“王后如此陪我,真是月隐之福,只是月隐有些不习惯罢了,这里太大了。”

王后微叹了一口气,心想:“是啊!这里太大了,若是不大,如何容得下这么多佳丽美人呢?又如何,容得下他的心呢?”

“王后姐姐,你好像也不喜欢这里?”月隐虽然没听见她的心思,但也能看出她那一双弯柳叶微皱的模样。她能看出这个女人的不开心。

“身在后宫,这里便是唯一的居所,女人若入了宫,便是一辈子。我既已嫁给王为后,自当既来之,则安之,又何谈喜欢或不喜欢,不像公主你一般。”王后对她说。

“喵~喵~”花娆突然开始兴奋地大叫起来,月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过了一会,花娆又不叫了,好像有些失落地重新好好呆着。

“今日是公主初来皇宫,我带你去个地方,公主必会开心。”王后对月隐说。

月隐用手摸着花娆的后背,听到王后的话,也开心地点点头。比起看这些高墙,感受这肃穆压抑,她更愿意选择那个。

“怎么,季君这是刚沐浴了?”宇殇看着季浮一脸愤恨地走了过来,头发散乱着,便走到前面挡住了他。

“你若是来耻笑我的,那就走开。”季浮的手放到剑的剑柄上。

“季君见到公主了?为何没将公主带来,还变得如此狼狈?”宇殇没有丝毫畏惧地对他说。

“你怎么知道公主已经到了?你不是出宫了吗?”季浮看着他,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我确实出宫了,不过王上交代的事我早已办妥,这才早些回来了。”宇殇看着他。

“你看见了什么?”季浮越来越觉得宇殇无形的耻笑让他觉得压抑难受。

“季君若杀了我,那毁的可不是玉簪了。与其迁怒于我,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办。见你如此愤恨,想必是输给王后了吧!季君在这后宫多年,想必不至于因一时之气而不知应如何做。我来此,不过是提醒你,公主三日后便是生辰,可现在她还在与王后一起,并未准备,但王上和王后准备今日出宫了。季君好生想想吧。”宇殇说完撞了他一下便准备走了,在与他擦肩而过时告诉他:“公主生辰宴请他国国君,王上又岂会引狼入室呢?王后势必也要一同前往,那公主呢?王上藏了公主十年,又怎是为了十年后的利用?”

“王后……”季浮小声嘟囔了一句。

宇殇走时隐约听到身后的声音,露出了不易察觉浅笑,这笑容本应充满阳光,却让人觉得阴冷得可怕。

“太美了。”月隐看见眼前与宫殿截然不同的地方,不禁惊讶地喊了出来,便沿着小径一路看着。

不同于那些无生机的宫宇砖墙,眼前的这座别殿尽显生机,十分美丽。就好像搬入宫内的仙境一般。这条小径四周种着绿树,站在小径前便能见到里面的美景,小径的尾处是一座木桥,木桥建于溪水之上,走过木桥便能看见一大片竹林,这是翡翠竹,日光照射下便尽显晶莹。沿着竹林的小路继续向前走,便能看见一件小木屋,屋四周种满了桃树杏树和梅树,屋前摆放着一盆盆菊花。木屋上写着“沁心阁”,此场景甚是漂亮。

“公主小心。”王后快步向前,这才跟上了月隐。

月隐发出悦耳的声音:“宫内竟有这地方,王后姐姐可是常来?”

王后摇摇头:“这本是给王上和王上的母后建造的,太后薨后,王上便不准任何人前来,除了平日里打扫。公主一直隐居,王上怕公主难以习惯宫中,便让我带公主来此居住。”

“娘亲?王后是说娘亲也在此住过?”月隐看着木屋,不禁想起娘亲。爹爹和娘亲还有哥哥,都会去那地方看她,但却不能将她接回宫里,就连朝中大臣们都少有人知晓月隐的存在,当初只是道所生的公主是个死婴。娘亲恨爹爹挑起了战乱,让月隐生于乱世,每每去看她,娘亲都十分不舍地离开。

王后看月隐的笑容没了,便问:“公主,可是想起你母妃了?”

月隐点点头,她看着眼前的木屋,想着娘亲和爹爹去看自己的情景,心里顿觉难受。

“公主,别难过,你还有王上,还有我。”王后心疼地握住月隐的手,对她说。

月隐感觉到王后手心的温暖,靠着王后的手臂,点了点头。

“季君要去哪儿?”楚幽从石桥上走下,看见正犹豫不决的季浮,季浮此时换了身装扮和发簪,比方才更为俊美了些。

“楚幽,你一个失宠之人,凭何知我去处?”季浮冷笑了一声。

楚幽一身素色倒尽显谦谦君子的风范,也不与他计较:“季君说错了,我不是要拦着季君,是要救季君。季君若是去找王上,我看还是免了吧!听说今日在宫门前季君颜面尽失,如今再去找王上,岂不是徒增王上心烦。季君刚刚得宠,凡事小心些。失宠得宠仅在一瞬间。”

季浮气得脸都白了:“楚幽,你出言伤我?”

楚幽摇摇头:“季君此话差矣。”

季浮重新憋出微笑,对他说道:“我不与你这小人计较,你且看着,王上更宠谁?”

楚幽拍了拍手:“那楚幽拭目以待了。”季浮高傲地走上了石桥,看着他的背影,楚幽莞尔一笑,这一推手,果然没白费力气。

一个侍卫走进来跪禀:“王上,风国岚国皆已回函,岚桑将亲自前来,风如遗年老体弱,让太子风如景代为前来,只有遣至夜国的使臣……”

身着青衣的月潇合起了奏折问道:“夜国如何?”

那侍卫小心说道:“遣至夜国的使臣,被杀了。”

“什么?”月潇愤怒地将奏折拍在桌上:“杀了?谁杀的?”

侍卫心惊肉跳地说:“夜国国主,他说使臣欲刺杀他。”

“夜朗?”月潇十分愤怒:“一派胡言,本王派去的使臣为何会刺杀他而不是其他国主?”

但过了好一会,又恢复了平静:“杀了也好,夜朗这蠢货,就是个无能的暴君。如若不杀,我还反倒觉得不对了。就算传言说月国使臣欲刺杀他又有何用?那夜朗可还来赴宴?”

侍卫低头回道:“夜国国主说被使臣刺伤,此时正于宫内休养,但所遣夜国使臣已在路上,带着为公主寿辰准备的夜国珍宝。”

月潇挥了挥手,拿起方才的奏折对侍卫说:“知道了,传令下去,就说本王派去的使臣亲人在夜国,被夜朗杀害,此乃私仇,与月国无关。”

“是。”侍卫说完退下了。

“季大人。”门外侍卫给季浮行礼。

“嗯。”季浮只是应了一声便准备进去。但侍卫拦住了他:“季大人,王上现在正在批阅奏折,谁都不见。”

季浮推开了他:“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便直接进去了。

“王上。”季浮上前行礼。

月潇并未理他,只是继续看着手中的奏折。

“王上,今日之事是臣莽撞,不该如此。但臣见过公主,只觉公主见臣可能感觉尚亲切些方才如此,望王上见谅。”季浮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声音清脆响亮。

“也罢!你起来,出去吧!”

季浮依旧跪着:“王上,臣有一事想请命于王上。”

月潇稍有不耐烦了:“说。”

季浮说道:“臣与公主曾见过,公主也认得臣,臣听闻王上与王后要去行宫,想来公主无人照顾,臣想请命照看公主殿下。”

月潇嘴角微扬地笑了一下:“是谁告诉你的?”

季浮见状说道:“臣只是听闻宫人们说的,这才立刻到此请命。”

“那是谁说公主不会一同前往?”月潇面色严肃了许多。

“臣……是臣……猜的。”季浮似乎知晓又闯祸了,声音变得支支吾吾的。

“猜的?你那么想照看小隐,那就让你去当小隐的贴身侍从好了。”

季浮心中一惊,立马说道:“王上恕罪,是宇殇害我的。”

月潇听到宇殇的名字,更是气愤了,将奏折扔到了季浮身上:“小宇一直在宫外,并不知小隐回宫了,他就算知晓,也不知谁是公主,如何害你?本王早就说过不要透露小隐身世,若不是你四处胡诌,旁人怎会知晓?滚……”

季浮俊美的脸变得楚楚可怜,他抬起头说:“王上……”

月潇对他说:“季大人,你是要本王亲自来请吗?”

季浮又磕了重重的一个头:“季浮告退。”

月潇此次宴请不仅要带上月隐,还不止带上一个月隐。

十年,当年他将她从废墟中带回已过了十年,她与他再未见过一面。她在夜国宫殿里坚强地活着,被囚于偏殿,无名无份,衣食朴素,但衣食无忧。他酒池肉林,奢靡无度,他曾告诉她:“若想好了,想通了,命人找本王。”那年她十二岁,他二十岁。

如今她二十二岁,他已是而立之年。她生得倾国之色,无需浓妆华服,仅需素颜素服,也丝毫不减半分美艳。肤白如玉而目若寒冰,面如天仙且不失华贵。她本就生于皇家,本身就有皇室冷傲的一面,经历了生死,那颗心便更加冰凉。

“来人。”她说话了,声音清脆婉转,但她却很少开口。

那小婢女走了进来,这宫里十分冷清,思雨平日里又不常说话,除了出门看看风景便是在殿内看书弹琴。她今日听见那声音,不禁抖了一下:“思雨姑娘,不知有何吩咐?”

“我要见他。”思雨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对那婢女说。

“见……谁?”婢女是新来的,并不知自己侍奉的是谁,也不敢过问她的身世来历。

“夜朗。”思雨拿了一块玉佩,递给了那婢女:“你拿着这块玉佩去见夜朗,告诉他我想通了,我要见他。”

“王……王上?”婢女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我要见他。”

“是……”婢女有些不肯定地接过那玉佩。思雨看出了她的恐惧:“这玉佩是夜朗赠予我的,在宫里敢用此图腾为玉的恐怕也只有夜朗一人了。你只需拿着出去便是,我保证你性命无忧。”

婢女这才放心:“是,那奴婢退下了。”

思雨点点头,继续看着镜中的自己,露出了盈盈一笑。

“王上,那女子差人来了。”在宫内,知晓思雨的人皆称她那女子,对她的身份只字不提。

“啊?”夜朗此时也恰好一个人在冰冷的大殿内看着奏折,这等场景难得见到,但他并未受伤:“让她进来。”

“奴婢拜见王上。”婢女颤颤巍巍地走了进来。

夜朗问她:“何事?”

“姑娘说她已想通了,想见王上。这玉佩,便是姑娘命我带来的。”

夜朗命人拿过那玉佩,果真,这便是他十年前给她的。今日再见到,确是比十年前更为温润晶莹了。

“我知道了,你回吧!”本以为夜朗会说今日便去,但竟并未明说,而是让她回去,婢女也只得退下了。

回到偏殿,见思雨一身妖娆的装扮,婢女看呆了,虽然平日里姑娘便容颜倾国,但如此美艳倒是第一次见到:“姑娘……”

思雨说:“他何时来?”

婢女说道:“王上并未说,只说他已知道,让奴婢退下了。”

思雨露出了笑容,不知这笑是喜是悲:“我知道了,那我等他。”

夜已深了,明月高悬,十年的四国安定,比起那年的血月当空让人心安得多。夜朗身着一身紫衣,走在宫内。身边无一名美人相伴,倒是后宫屋千座,宫内灯万盏。美人们都静待着他的到来,今日的夜朗,尤为安静。

身旁的太监问他:“王上,夜深了,今日不知要到哪位宫人的殿内歇息?”

夜朗继续走着,似乎在深思,难得见到的安静。但突然又笑着说:“本王宠妃如此多,自然是众多美人相伴了。”

夜朗宫中又开始变得热闹了,美人红袖舞动,君王长歌一曲,好一个歌舞升平的景象。

婢女走了进来,看着思雨略显瘦弱的身体斜倚着:“姑娘,夜深了,该歇息了。”

思雨未应她,只是怔怔地看着摇曳的烛影发呆。

“姑娘,王上已去了其他美人宫里,兴许明日来,姑娘早些歇息吧!”

思雨还是不说话,只是看着,她也不知心里何处来的执念,一定要等他,等他过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乱世月华》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直播:我有一座桃…
2 特种兵:从火蓝刀…
3 一品红人
4 战神之君临天下
5 我真是仙界萌新
6 星河烁烁不如桃花…
7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8 BOSS夫人又鸽你了
9 我靠反转系统吃定…
10 天才练习生:我家…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9205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2 重返1990 作者: 七爷荒唐
都市重生 72503 字
潦倒小农民重生回90年,仅凭30年见闻成世界首富,纵横商海!

3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52503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4 一剑独尊 作者: 拾笔写千秋
东方玄幻 1226140 字
年少傲骨比寒梅,断剑可斩亿万敌,吾持一剑,天不可挡,神不可阻!

5 诸天电影系统 作者: 云山揽月人
时空穿梭 71820 字
系统配烟,法力无边。开启诸天电影系统,生而为爷,我很抱歉!

6 我在女神手里捡宝箱 作者: 养鱼
都市生活 635206 字
当宝箱不断的刷在女神的手里和胸前,我摸还是不摸呢?急!在线等!

7 西门庆之九世劫 作者: 一念花开莹
都市异能 237379 字
是选择重归西门、重享荣耀,还是付之一炬、报恩历劫?看他如何浴火重生!

8 请和优秀的我谈恋爱 作者: 丁十三
都市生活 137633 字
冷酷自恋霸总与暴娇天才少女的正面battle,谁先动心,谁就输了…

9 民国之热血风云 作者: 星翼轸
架空历史 328005 字
三国梦惊心动魄,民国梦各分千秋,如刀岁月难改英雄志!

10 我和女同事荒野求生的日子 作者: 荒野星君
都市异能 705730 字
游艇失事,我与女同事流落荒岛,危机不断到来,我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

《第二章 夜国十年》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