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古装言情 >> 半世红妆 [书号140168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四章 里应外合

《半世红妆》 渊源在途/著, 本章共3080字, 更新于: 2015-10-31 20:52

宫人们都担心新娘子在大婚之前生病触了眉头,因而暖炉很快就被送了过来。一股木炭燃烧的味道很快弥漫在地牢里,黑暗里,乔筱扬听到隔壁传来一声微不可闻的轻笑。

“不对,这不是木炭!快……”还未说完领头那个宫人就心有余力不足地软倒在地上,而其他的宫人早就在一瞬间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

“这是迷香?”乔筱扬询问被关押在隔壁的那个神秘犯人。

“还是上好的迷香。”那人语气里一阵得意。

“那我怎么没事?”乔筱扬惊奇不已。

“你身上的龙涎香是圣蛊,本身就是融合各种致命毒药炼成的香料,但说是香料其实它内里藏着成千上万肉眼看不见的活物,这些活物也不知被喂了多少毒,寄居在中毒者的窍穴内,那人体内毒性比它弱的毒物一出现就会被它吞噬掉。这点**根本迷不倒你。”

“那我以后就是万毒不侵了?”

正心喜的乔筱扬却立马被人兜头泼了盆冷水,“哼,得意什么,龙涎香是万毒的老祖宗,我说它对人没害处你能相信?”

起码不全然是坏处。“那你怎么也没事?”

那个声音停顿了好久才缓缓道:“我的双目被剜,耳鼻都受了削刑,左耳也被灌了水银,只剩下一只右耳能辨声,**怎么会对我没用?”一阵寒意爬上乔筱扬的后背。

“那是宫主的仁慈,不然你如何活到现在?看样子你那条舌头倒是没必要留了,只剩你一只右耳就够了。”本来已经瘫倒在地的领头的宫人竟然又站了起来,一脸冷漠地看着乔筱扬。她逆行了经脉,靠刻骨的疼痛来保持清醒,虽然支持不了多久但要留下乔筱扬已经足够了。

“你,你你”,乔筱扬吓得倒退了几步,转身夺门而出。

可惜才跑出三步,脚腕上就缠上一条白缎,一阵头晕目眩,乔筱扬就被倒吊在了横梁下。那白缎的中央包着就是那条长鞭,怕伤到乔筱扬的皮肤才裹了绸缎,但正因此即使动用了花影遥乔筱扬也挣脱不开。

“乔小姐,识时务为俊杰。您还是让我们都省点心吧。”那宫人冷冷道,吐出嘴里的血沫。

“放肆,放我下来!”虽然姿态狼狈但气质从容。

“哼,你真以为自己是毓亟宫的夫人?不过是宫主的一个棋子竟然如此嚣张。”那宫人一步步走近乔筱扬,冰冷的指尖轻轻划过乔筱扬的右脸。“这张脸倒是真心算得上是倾国倾城,还有这双勾人的眼,确实比我那个傻妹妹漂亮多了,怪不得宫主选了你。”

“申雪怡是你妹妹?”乔筱扬的心里升起一股阴影,这件事恐怕连毓亟宫主也不一定知道。

申嫃雪的眼里闪过阴狠,冰冷的声音在地牢里像是鬼魅,“我们是双生子,可笑的是明明是同胎所生,我们却长得一点也不一样,但就因为我没有申雪怡漂亮,一出生父亲就决定了让她学习琴棋书画好有一日接近宫主,而我只能年幼离家不断练功试毒,努力在这里混出头。呵,可申雪怡那个女人竟然还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不知道她每次与我说羡慕我可以学武功时,我有多想撕烂那张脸。你说这是不是很不公平?”

嫉妒和不甘已经让她彻底扭曲,甚至走向疯狂。

“凭什么你可以成为一宫之主母?为什么不能是申雪怡?”即使嫉妒了二十年,申嫃雪也从没想过违背自己的使命,或许这才是她最悲哀的地方。

不顾乔筱扬,她突然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地趴在地上四处寻找摔在地上落了满地的夜明珠,一遍遍徒劳无功地把珠子放在原处又看着它重新滑下。

“你恨申雪怡夺走了你的一切,但你为什么反而希望她能成功呢?”乔筱扬终于挣松了些鞭子,轻轻跃起落坐在横梁上俯视着她。

“因为她承诺,只要她成功成为主母她就会让宫主纳我为妾。”她开心地笑了,戴上凤冠。

“你喜欢毓亟宫主?”乔筱扬抱臂看着她,“那你更应该放我走了,申雪怡已经死了,你父亲未必会放弃这项筹划已久的计划。那时候你觉得你父亲还能信得过谁来执行?”

“你”,她脸上神色复杂地变幻,抓着凤冠的手指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白。

良久,乔筱扬终于感觉到脚上的鞭子松开了。人一旦有了微薄的希望,总是会不顾一切地握住,哪怕不过片刻,哪怕只是飞蛾扑火。

从头到尾,乔筱扬都在对她潜移默化地做心理暗示,对一个现代心理专家而言,激发一个女人的嫉妒实在轻而易举。尽管引人走向极端有些违背医德,但事出权重,乔筱扬微微叹息,灵巧的身影快速地消失在牢里。

午时已经过半。

轻呼出一口气,套上了宫人服装的乔筱扬再次与一轮巡视的守卫擦肩而过。已经彻底出了地牢的范围,这应该是最后一队巡视的人了。

等整队人彻底消失在拐弯处,一直提心吊胆的乔筱扬终于觉得脚下的地面有了点厚实的感觉,随手抛开遮着脸的托盘,她快速穿梭在草丛中,向着明水池而去。

夜的纯黑中开始泛起一丝灰色,离寅时已经只剩下一炷香时间了。

锋利的草叶割出了一道道狭长的伤口,但乔筱扬无暇顾及,她不敢停顿,甚至只能往树木更茂盛的地方行走。又一次踩着树枝跃起,她现在突然很庆幸自己费尽心力地修炼了花影遥。

又过去了半刻钟,豆大的汗珠从乔筱扬脸上滑落,身上的衣衫也变得破破烂烂。咬咬牙,她再次提气,努力升腾自己的身体,只要跃上那棵八米高的树枝就可以穿过这片荒林到达明水池了。乔筱扬眼里闪过坚毅和希翼。

“快来人,这里有人闯入!”然而一阵脚步声却隔着草丛由远而近,火把摇曳的火光穿过缝隙渗透过来。

成败由此一举。乔筱扬努力运气,拼命默念着轻身,轻身。

咔擦声突然响起,只见那个狼狈的身影随着一截折断的树枝重重落在地上。

强烈的冲击令得乔筱扬耳目都响起尖锐的轰鸣声,视线一阵模糊不清,只听见越来越近地喝声,“不许逃,你是哪个殿里的人?”

无路可逃而且身疲力竭,乔筱扬觉得她应该趁着自己还没昏迷过去好好想一个能唬过毓亟宫主的理由。

离寅时只剩下最后的半刻钟。

天边开始出现浅薄的鱼肚白,渐渐地要从黑灰天幕中分离出来。

“那是什么!”突然有人惊疑地呼喊。

只见远远的,天际的那条白线竟然向着毓亟宫飞速迫近过来,慢慢地,白线慢慢出现了弧度,更近以后,线散成了无比密集的零星的点。

一阵夜风扑面而来,毓亟宫所在的天空上方立即被密密麻麻的白点笼罩了,它们就这么上下浮动着开始下落。

是纸鸢,一只只素白的纸鸢。象征着灾难的开始。

从第一只纸鸢落地,越来越多的白色扑上毓亟宫里处处都点着的火烛。悲壮的苍白像是无所畏惧的浪潮一样迎着下方的烛火而上,成就了这片将要燃尽一切的大火。

纸鸢的灰烬是火烛的蜡泪,也是大火里众人的绝望——

救命—谁来救救我——

火焰很快侵入了殿塔,无数绝望被困或无助逃命的宫人们惊慌地呼叫着,四处夺路逃窜。

都别跑,快救火——也有人声嘶力竭地吼叫着,最后也只能丢下水车跟着抱头鼠窜,刚跑出几步,被火烧断的横梁就压在了底下。

整个山谷里都乱作一团,死亡的气息笼罩在每个人心底。

“这怎么办?”发现乔筱扬的那队守卫面面相觑。

“一个宫人而已,顶多就是偷了东西。救火重要。”

话落,一队人快速转头奔向殿塔的方向,然而短短几息的时间,这七八个人却保持着奔跑的姿势直直倒向地面。

只见每个人的胸口都只有一个细如牛毛的伤口,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流出来,他们的表情都很自然,似乎直到死他们也没反应过来。

“婆婆。”看到缓缓步出的冷婆婆,乔筱扬狼狈地抬起划了好几道血痕的脸,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这样子怎么看都显得怪心疼见的,冷婆婆无奈地摇摇头,这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