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芦野萧萧 [书号131212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十四章 惠生锄奸

《芦野萧萧》 榆树桩/著, 本章共8032字, 更新于: 2015-08-14 10:00

第三十四章 惠生锄奸

任惠生与钱浩强在老营房驻地接连等了陈民两天,也不见他带领队伍回来会合,两人心里都犯了嘀咕,虽说旅部前两天已发来电报说要调走陈民,可陈民本人身边并没有电台,他应该不知道这个消息呀,难道是旅部派来接陈民的人恰巧在半途遇到了他?任、 钱二人正商量着要不要派几个人出去寻找一下时,院门外忽然有哨兵跑进来报告,说是一营的周排长回来了。话音刚落,就见一个身着便衣,满身污迹的年轻人,径直从院外跌跌撞撞地奔了进来。任惠生与钱浩强立时都一眼认出了周排长,两人惊讶地赶紧将周排长扶到床边坐下,任惠生立刻叫警卫员上厨房端来午饭和开水,周排长吃了点食物喝了点水后,身体逐渐恢复了点力气,他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悲痛情绪,开始向两位团领导详细叙述自陈民离开队伍跟随交通员陈木根走后,王杰就擅自将队伍拉去太仓,后来又在常熟境内遭敌人袭击的经过。

到了这时,任、钱二人才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原委,任惠生顿时气得脸色发青,嘴唇都在哆嗦了,他忍不住心痛地连连顿足:“我的娘哟,我真要被王杰这混蛋害死了!直可惜了这么多的好同志呀……”

钱浩强得知了王杰的队伍只有少部分人突围出来,他也是非常着急难过。任惠生此时已是后悔不迭,他对钱浩强痛心地说:“真悔呀,只怪我当初优柔寡断心肠太软,太顾及面子,如果早听你的话,早下决心,果断地将王杰调到后勤部门去,那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重大损失了!

钱浩强只得安慰他说:“这事也不能全怪你,我也有责任,我也忘了及时知会陈民一声。本来我们已商量好了等这一阵子紧张过去,就将他调离,谁知老天不配合,竟偏让老交通员半路上偶遇了陈民,结果就让王杰钻了空子呢!”

周排长这时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对任、钱两人说:“孙连长在牺牲以前曾经跟我说过,他很看不惯东苗村的那个保长,总感觉此人不像正经人,王营长自打住进他家后,整个大白天就像中了魔似的,再也不肯出来了。”

任惠生听周排长如此一说,心中立时有了点触动,任惠生与王杰一起共事差不多有四年时间了,他很了解王杰的性格,任惠生本来欣赏王杰做事麻利,头脑灵活,带兵打仗也有一套,但知道其缺点也不少,因受不良思想观念影响,自参加抗日队伍那天起,王杰头脑里就始终留存有个人动机,他其实一直都想在部队中混个出人头地。赵英刚开始时也有王杰这种类似的想法,好在赵英后来在任惠生、钱浩强、陈民等人帮助下,不久就自觉地改正了过来,然而王杰却一直旧习难改,并且还随着自己在部队中职位的升高,又增添了爱慕虚荣等新毛病,为这个任惠生曾私下里约谈过他多次,甚至有一次还语气婉转地批评他,说他这是典型的封建私有制小农意识,但王杰却始终是嘴上信誓旦旦说要改,而行动上却没有任何显著变化,后来任惠生才逐渐动了想撤换王杰职务的念头,但碍于是老部下,工作中又没有明显失误,因而一直狠不下心来,于是就这样把问题暂时拖下来了。

任惠生想,像王杰这样性格的人,是很容易受到坏人腐蚀利诱的,他向周排长详细了解了王杰队伍在东苗村宿营的一些具体情况,渐渐地心里有了个主意。他对钱浩强说:“我想 , 我们应再去一趟东苗村 , 一是要将已牺牲同志们的遗体妥善处理好,并将突围出来的同志都收拢回来,二是要将队伍遭敌人袭击的原因调查清楚,你认为怎样?”

钱浩强表态同意:“我看行!”

周排长一见两位领导还要再去东苗村,禁不住地有些担心,就直说道:“现在敌人已在各个交通要口都设置了岗楼据点,从东苗村到我们这里估计有四十多里路程,一路上每隔五六里都有鬼子队伍巡逻,少的有数十人,多则好几百人,像我们这样穿着军装的正规军,即使在夜里也很难过去的!”

任惠生依然态度坚决:“那我们就换了便衣去,而且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我们也要去!”

任惠生与钱浩强商量后 , 决定由任惠生只带一个排的战士亲自前去,而且每个战士只允许配带一把短枪,身着普通便衣短衫,钱浩强带领主力部队留在家里等候消息。

吃过晚饭 , 任惠生就带了二十余名便衣战士,由周排长做向导,一行人趁着夜色离开了新四军宿营地向北进发。

任惠生等人一路上小心翼翼避开敌人的巡逻部队,看看已走出了二十几里地,当他们刚刚路过敌人的一个检问所准备悄悄溜过去时,不知是哪个战士脚下碰到了硬东西,“咚”的一声,一下子惊动了伪军哨兵,敌哨兵立刻拉动了枪栓并喝问一声:“谁!”

“妈的,嚷什么嚷,我们是皇军侦缉队的!”

任惠生故意扯开了嗓子大声吆喝。

敌哨兵赶忙用手电筒照了照,见任惠生他们果然都是清一色的侦缉队打扮,忙说:“误会,误会。”就不再吱声了。

任惠生他们有惊无险地过了敌人检问所,又向着北边方向继续前进,不多时,就来到一条小河边。周排长一眼认出了这条河,他说只要过了这条河,再走个七八里路就到东苗村了。任惠生等人正要在附近寻找可以趟过去的地方,附近不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两声枪响,紧跟着就看见月光下有两个人影正迅速地向这边跑来,后面好像还有几个人在追。任惠生赶紧示意战士们就地隐蔽,当两个人影都气喘吁吁地刚跑到任惠生他们跟前,几个便衣战士一跃而起,将两人就地扑倒在地。便衣战士仔细一瞧,被扑倒的两人竟然都身穿新四军军服是自己的同志,大家立刻打手势示意继续隐蔽,这时后边追赶的三个人也很快赶到了,三个人都头戴礼帽身着便衣手持短枪,其中一个为首的家伙还嘴里嘀咕着:“真活见鬼,两个**又藏哪去了?

敌我情况既已明了,隐蔽在暗处的新四军便衣战士立刻一拥而上将三人擒获。三个汉奸一看对方的穿着打扮都以为是自己人,忙叫唤道:“别误会,别误会,都是自家人,我们是侦缉队的!”

任惠生对三个汉奸冷笑说:“没有误会,我们就是你们要抓的新四军**!”

三个汉奸一见遇到了真的新四军,顿时都吓得快要瘫倒了。嘴里连喊:“饶命!”任惠生毫不犹豫地命令:“将这三个汉奸败类都弄到河里溺死!”

三个汉奸立刻被战士们架起身子,都推到河边溺毙了。

原来刚才被解救的那两个新四军战士,正是昨夜从东苗村里侥幸突围出来的。两人经历了一天的艰险后,总算遇到自己人了。

任惠生的便衣队在周排长的一路引领下,终于在凌晨两点多钟赶到了东苗村。任惠生带着队伍进入村子直接摸到了村保长吴宗旺的家门口。任惠生在月光下仔细观察吴家大院,果然比普通人家气派了不少,吴家不仅高墙大瓦,连院中的树木都很高大,显然是个有钱人家。

任惠生先派人把守住吴家前后院门,又让人将那两个刚被解救出来的战士故意捆绑起来,假装被侦缉队抓获的新四军俘虏,然后便开始叫门喊话。不一会儿,里边就有一个人从屋里出来问:“谁呀,都这么晚了,还来敲门?”

任惠生故意高了嗓子喊:“别磨蹭,快点开门,老子是县皇军侦缉队的!”

“吱呀”一声,院门被稍稍推了开来,只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略微肥胖的男人从门里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有点惊慌地问:“你们真是县侦缉队的?”

任惠生立刻显露出不耐烦的口气说:“侦缉队的还能有假?这附近方圆百里到处都是皇军的人马,还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冒充我们?”

胖老头正是保长吴宗旺,他本来心里还有点不太放心,但一看“侦缉队”还押送着两名新四军“俘虏”,立时就被任惠生的精彩表演给蒙住了,心里不再疑虑,赶紧打开院门,他一边将“侦缉队员”往屋里请,一边还大献殷勤地说:“哎哟,前天野田太君才光顾我家,今天你们就来登门了,我吴家这两日真是烧高香,吉星高照呀!”

任惠生一边带着六七个便衣战士跟随他向屋里走,一边装作很随意的样子说:“野田太君对你提供的情报很满意,所以今天又专门派我们顺路来你这里,看看村里还有没有新四军漏网之鱼。”

“有啊,有啊,昨天村民陶老三家里就隐藏了一个漏网的新四军伤员!”吴宗旺急忙自我表功说。

“人在哪里?快带我们去看看!”任惠生急忙问。

“我早已悄悄密报了皇军,今天下午陶老三和那个新四军伤员,就被皇军一起抓走了。”

任惠生和身边的战士们一听,立时肺都快给气炸了。好在天黑吴宗旺并没有觉察出来。众人进了客厅后,吴宗旺的老婆也赶紧过来点起油灯,任惠生在一张藤椅上坐下后 , 便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问:“吴保长,你这次立的功劳可让弟兄们羡慕死了!野田太君当着弟兄们的面,将你的功劳大大地夸奖了一番……兄弟们真想不明白,你到底使用了什么高明办法骗过了**,搬来了皇军,将住在村里的新四军**一网打尽的?快说来听听,也叫弟兄们学习学习长长经验。”

这吴宗旺虽然平时很是狡猾,但此时一时半会还看不出任惠生他们的破绽,反而被任惠生几句恭维话灌得浑身飘飘然起来,他没有一点犹豫,便将自己如何引诱王杰,如何叫老婆瞅准时机躲开新四军岗哨的视角,向敌人报信的经过一五一十全都详详细细地讲了出来。临了还又吹嘘说,他儿子就在皇协军团长朱贵殷手下做事 , 他自己以前还干过好几次这样的事情,有好多个新四军民运干部都栽在了他手里!

客厅里的几个新四军便衣越听越气,一切都已经无需审问了,任惠生此时已难受的心如刀绞,他实在控制不住紧闭了双眼,任凭泪珠湿润了眼睛。身旁的周排长再也忍受不住,他大喝一声一脚踢翻了面前桌子,身边的几个战士立刻冲上前去,将这个罪大恶极的铁杆汉奸和他老婆一下子用脚踏倒在地。两个汉奸到了这时才完全明白了过来,顿时惊恐得魂飞天外,连声高喊着“饶命”!战士们马上将两人嘴里用布条塞住。周排长请示任惠生怎么处置?任惠生语气冷冷地说:“将两个汉奸直接拉到大院里勒死。”

处决两个汉奸后,新四军战士们又从住在吴宗旺隔壁家的一个村民那里打听到,原来前天夜里自新四军一营队伍遭敌人袭击后,村民们因为十分同情新四军遭遇,待围村的敌人撤走以后,便自发地组织起来,他们将所有牺牲战士的遗体都集中起来,偷偷地搬运掩埋到紧邻村南边的地头里了。任惠生立刻带领战士们随着那个村民悄悄来到烈士们的新坟头前,拿着铁锹为坟头重新整理加固,然后为烈士们进行了**的祭奠悼念仪式。

任惠生他们就在汉奸家里吃了夜饭,随后睡觉休息了。

睡了两三个小时之后,天已经微微发亮了。战士们起来又吃了点早饭,然后将两汉奸的尸体拖出院门外,在汉奸的尸体上挂了两面大木牌,牌上写有:“当汉奸的可耻下场!”

任惠生等人将汉奸家里的财物搜罗一空,大院里的所有粮食全部分发给了村里贫困户,最后告别村民们踏上了返程的道路。

当他们一行人小心翼翼地行走在一条荒僻小路上时,突然从身后隐隐传来了机器的马达声响,任惠生他们赶紧躲进路边的毛草丛中观察。过了片刻,只见一长溜的鬼子摩托化队伍正从后边大路上驶来。鬼子约有三十多辆三轮摩托车,每辆车上有三个鬼子,最前边的几辆车上都架有一挺机枪。车上的鬼子神色骄横,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新四军战士不由得个个直气得嘀咕:狗强盗,看你们还能横行到几时!

眼看着鬼子已渐渐远去,战士们正准备爬出毛草丛,突然又看见两个骑着自行车,身穿短衫,头戴拿破仑帽的男子,正急急慌慌地向这边驶来,看两人样子,很像是要撵上前面的鬼子兵。

任惠生马上示意战士们做好拦截准备,待两个骑车人飞速地骑到他们身边时,早已准备好的新四军战士立刻冲出草丛将两人拦了下来。两人一看拦截他们的人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便衣,立时惊慌地问:“你们是谁?为什么拦我们的车?”

任惠生哄骗他俩说:“我们是县皇军直属侦缉队的,专门在乡下抓捕**,你们又是什么人?”

两个人一听马上满脸堆笑地回答说:“自己人,自己人,我们是皇协军朱贵殷团长的便衣队,大家都是自己人。”说完,两个家伙就急着要准备骑车离开。

任惠生仍然拦住他俩继续说:“你两个小子急急忙忙的,肯定是搞到了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你俩不说出来就不放你们走!”

两家伙见真的走不脱了,无奈之下只好交代说,他两人刚才在前边的村庄,刚刚探查到了有一支新四军队伍在村里隐藏,所以现在就急着要追赶前边的皇军报信呢!”

任惠生心里顿时一惊,但脸上却装出不相信的神情问:“你俩怎么就一定断定村里头有新四军?”

两家伙只得如实回答 , 刚才他们俩在暗中观察那个村子,已经有大半天了,一直没有看见老百姓出来,而且村口还有两个年轻男子有事没事地来回走动,神情警觉,像是在警戒望风,最后他们终于看见了村中有穿着青灰色军服的人员走动,由此判断,村中一定有新四军。

任惠生心里暗暗激动,心说真的好悬哪!但脸上却是一副惊喜的样子说:“妈的,有这好事?……快,快带我们侦缉队去!”

两个汉奸很不情愿地嘴里嘟哝:“就你们这点人,就是去了也不顶事!”

任惠生立刻眼睛一瞪:“少废话,快走!”

两个汉奸虽有一百个不乐意,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领着任惠生他们,向着原来骑来的方向又拐了回去。

快到达地点时,两个汉奸就用手指了指:“喏,就是前边那个村子。”

任惠生立刻一挥手,几个战士迅速将两个汉奸绑了起来,并用布条塞住嘴。任惠生命令战士们就停留在原地等他,然后只身一人悄悄贴近了村子在暗中仔细观察。果然看见有两个穿着便衣的年轻男子在村口处来回走动,并且还观察着四周动静。过了一会,又看见了两个身着新四军军服的战士在村里冒了一下头,似乎在抬什么东西。看来还真有新四军住在村里。于是任惠生趁人不备,就从村子的另一个方向悄悄摸了进去。

这个村子不大,粗看起来也就五六十户人家,有一户人家的院落里还正晾晒着新四军军服。任惠生停在了院门口,从门缝向里窥看,果然看见有几个身穿新四军军服的战士,正站在院里树荫下说话,仔细一听,只听其中一个战士还在发牢骚:“娘的,这两天我们新四军是越来越窝囊了,不仅鬼子越发难对付了,就连老百姓也开始跟我们闹意见了,不仅得不到老乡们理解,反而竟说些难听话,甚至还有人胡说些什么,要抗日请到别处抗去,不要在他们家门口打仗,还说村里不能让新四军住,怕鬼子发现了要杀人。”另一个战士马上赞同他的话:“嗯么,老百姓就是老百姓嘛,觉悟不可能有我们高,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不过么,他们这样说好像也在理……反正现在新四军难当,里外不是人。”

“……”

任惠生一听说话内容,的确都是自己人。任惠生当即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院里边几个战士正在相互争论,突然见门外走进来一个头戴礼帽不像本村农民的人,立时都愣住了。任惠生对他们态度和蔼地说:“你们刚才对老百姓的评价我都听到了,如果说老百姓觉悟不高,这话还是有失公允,我认为,这事也不能光怨老百姓,也得从我们自己身上找找原因,你们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我们平时的群众工作做得还不够细致,还不够到家,还有许多军民矛盾被掩藏起来没得到及时解决?我们还没有和群众真正联成一条心?”

几个战士见这位不速之客一张口就说话水平不一般,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任惠生不动生色地问:“你们这里谁是领导人?我任某人要见他。”

“你找谁?我就是!”说话时间,门外就走进一个年轻帅气的新四军干部。

任惠生扭头一看,一眼认出门口这位正是新三团直属特务连连长唐生。唐生仔细一瞧,也马上认出了眼前这位头戴礼帽的,竟是新四军新二团团长任惠生。唐生赶紧向任惠生敬了个军礼,惊讶地问:“啊!是任团长,你怎么这身打扮?天上掉下来的吗?”

院内几个战士一听,立马都肃然起敬,赶紧原地立正向任惠生敬军礼。任惠生来不及跟他们多说什么,只问唐生:“你们这里谁是负责人?你们郭团长呢?”

唐生忙回答:“领头的是我们一营的刘长河营长,还有太仓县的县党委书记杨文意也在这里,郭团长吗……”唐生立时有点神色黯然,吞吞吐吐地说:“你见了刘营长他们就什么都知道了。”

任惠生要唐生马上带他去见刘长河、杨文意。唐生不敢怠慢,赶紧领了任惠生向着村里的一户人家快步走去,当两人快走到那户人家院门前时,就听到院内传来言辞激烈的争论声:“你刘营长如果不想抗日了就明说,何必非要找个借口,把部队拉到长江边上去呢!我看你们是害怕了!是想逃到苏北去!”这时,另一个声音也加入了进来:“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将郭团长尽快地营救出来,而不是干待在这里,只做些毫无用处地争吵!”

唐生一听先是一愣,嘴里立刻狠狠地嘀咕一声:“哼,怪不得他这两天犹犹豫豫,缩手缩脚,原来是这样,这个胆小鬼!”气得他就要伸手拍门,任惠生忙止住他说:“你先替我去村外一趟,将我留在村口的便衣队带进村来。”

唐生去后,任惠生又侧耳仔细聆听,只听院内又有一个声音语气有点无奈地开口说:“你们以为我刘长河就不想救郭团长吗,其实我也很想救呀!但也请你们仔细想想,现在常熟、太仓两地,到处都是鬼子队伍,我们这两天都被鬼子汉奸逼得无处躲藏,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没地方洗澡洗衣,身上都长虱子了!现在队伍越打越少,又能拿什么去救郭团长呢,……你们要是再这样逼我,我就彻底不管了!这个队伍谁有能耐谁就带去吧!”

任惠生听到这里就“吱呀”一声推开了院门走了进去,任惠生边走边幽默地说:“身上长虱子不算个啥 , 我们身上也都长虱子了,我们完全可以组织战士们,搞个捉虱子比赛,苦中作乐嘛!”

院里走廊下的三个人中有两个人是普通百姓打扮,其中一个就是太仓县委书记杨文意,还有一个是太仓县委宣传部长,另一个身穿新四军军服的就是营长刘长河了。任惠生说话间就把头上礼帽摘了下来,三人都一眼认出了他,马上惊讶地叫出声来,任惠生与三人都握了手。杨文意十分高兴地问他:“这一路上都是鬼子,你是怎么过来的?带部队来了么?”刘长河更是惊奇:“咦!我们都隐藏的这么严实,你怎么就会找到的?”

任惠生微笑了笑:“是汉奸把我们带来的。”

三人正诧异时,就见唐生带着周排长及二十多个便衣战士,押着两个汉奸走进院来。任惠生指着两汉奸对刘长河说:“你问问这两个人就都清楚了。”

两个汉奸早吓得跪倒在地,马上将他们两人如何窥探到刘长河队伍的宿营踪迹,又怎样在报信途中被任惠生的“侦缉队”截获,都一五一十的全讲了出来。

众人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都禁不住地倒吸一口凉气,原来幸亏任惠生半途巧捉汉奸,不然的话,恐怕今天整个太仓县委,连同新三团一营战士,都要被鬼子包饺子了!

连长唐生直气得两眼翻白,请示任惠生后,立马将两个汉奸押到院外处决了。

任惠生询问三人:“郭团长是怎么被俘的?”

刘长河有点迟疑地回答:“听小店村的保长说,郭团长可能是被叛徒王杰出卖的。”

杨文意很痛心地说:“郭团长确实是被叛徒王杰出卖的,郭团长当时如果不是为了我的安全,根本就不会被敌人抓去!”

听到这里,任惠生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王杰的叛变,我任惠生是有责任的!”

任惠生又问三人接下来该有什么打算?三人彼此相互看看都拿不出好主意,只好反过来询问任惠生该怎么办?

任惠生就敞开了心扉直说道:“我个人认为,根据现在这个情况,如果单靠我们的力量,是救不出郭团长的,得依靠上级组织。另外,我也认为把队伍拉到长江边上不是办法,除非把队伍彻底拉到苏北去,否则的话,留在长江边上迟早是要被鬼子吃掉的! — 但是,上级现在并没有下达队伍撤往苏北的命令,所以,将队伍撤往苏北也是不行的。”

“那该怎么办才好呢?”三人都把希望的目光全都抛向了任惠生。

任惠生语气坚决地说道:“我个人认为,目前在太仓、常熟的‘清乡’区内,敌人的兵力已经越来越多了,大有不歼灭新四军就绝不撤兵的迹象。我们如果还像以前反‘扫荡’那样东躲西藏的打游击,终究不是解决办法,照这样下去,我们已经很难在内线坚持下去了。我想,干脆将我们现有的队伍暂时合并,望阳澄湖边上拉一拉,先在阳澄湖周围与敌周旋,如果还坚持不下去,就把队伍拉到湖里隐蔽起来,等外部条件好一些了,再重新出来再图发展。”

三人一听,再仔细一考虑,都觉得眼下情况也确实没有别的好办法,任惠生的想法还是比较稳妥、可行的。于是几人又合计了一下,最后决定太仓县委暂时撤往上海躲避,刘长河的队伍就跟随任惠生暂时向南去。

当天中午,杨文意特地组织几个同志加紧油印了几百份《告东路人民书》传单,准备通过党组织领导的进步群众在下午就散发张贴出去。传单内容主要是讲:乡亲们,我们新四军是不会离开这里的,我们以后还要回来的!传单的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要鼓舞群众,二是要造成新四军内线队伍北撤的假象,以此来掩护任惠生、刘长河的队伍南下。

待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任惠生与杨文意分别时,叮嘱他要多加小心,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然后两人依依惜别。随后,任惠生就带着刘长河的队伍告别了太仓县委,向着新二团原驻地方向悄悄进发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芦野萧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三十四章 惠生锄奸》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