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芦野萧萧 [书号131212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九章 浴血廖溪

《芦野萧萧》 榆树桩/著, 本章共8482字, 更新于: 2015-07-30 20:00

第二十九章 浴血廖溪

马啸天下了决心要偷袭新四军首脑机关后,就准备着要彻底赌一把了。他当天下午就集合了近千人的马家军全部家底,携带齐了所有武器装备,向着南边的新四军根据据地进发了。

马家军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雨后烂泥地里,向南悄悄行进了一个多小时,看着已跨过了两地界河白茆河,估摸着差不多应该接近新四军的地盘了,马啸天便指挥队伍待在原地等待侦察兵的消息。过不多时,几个派出去专门侦察的便衣跑回来报告,说前面不远的杨口镇廖西村就是新四军师旅部驻地。他们躲在暗处观察,发现村里头有好多人都穿着青灰色军服,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还有几个新四军人员正在村口向老百姓公开买粮呢!

“哼!男女老少都有,还都穿着军装,这肯定是新四军的后勤首脑机关了。妈的,老子运气真不错,这回可要逮着大鱼了!”

马啸天兴奋地立刻命令副官高北带一半队伍,悄悄摸进新四军驻地发动突然袭击,而他自己则带着另一半队伍随后跟进。高北心中早就畏惧新四军威名,知道新四军不是好惹的,他肚里暗暗骂一句:“老滑头!”也只好带着队伍战战兢兢地向廖西村摸去。

在偷偷摸摸蹚过一大片玉米地后,廖溪村已经赫然在目了,除了村口有几个新四军战士在与老百姓交谈买粮外,村里头军民来来往往依然如平常一样,似乎一点防备都没有。高北的胆子才稍微大了一点,他前后左右仔细观察,在确定四周确实没有危险了,立即命令手下士兵向前猛冲,力争一举拿下廖溪村。

随着大群身穿国军军服的马家军官兵冲向廖溪村,村口立时枪声大作,村子里马上冲出了一百多人的新四军战士,他们迅速守住村口各险要处,不断地举枪射击阻击来犯之敌。高北一看新四军守卫人员人数不多,立时高兴地大呼小叫:“弟兄们,给我使劲冲呀!共军主力不在这里,抓住一个共军旅长,马长官赏钱五百,抓住一个共军师长赏钱一千哪!”

指挥守卫廖溪村的正是新四军一团连长叶新,只见他一边向敌人打枪一边大声鼓励身边的战士:“同志们,保护首长的安全是我们连的光荣任务。我们一定要打退敌人的疯狂进攻!”

一大群的马家军士兵端着步枪嗷嗷叫着冲了上来,但刚接近村口,就被新四军战士一通手**炸了回去,如此几次三番,马家军官兵始终不能攻进村里。一直蜷缩在队伍最后边的马啸天,此时也按捺不住赶上前来,他一看手下这么多人,竟然连一个区区百余人的新四军小部队都拿不下来,顿时火冒三丈,他当即调来督战队,在阵地后方架起几挺轻机枪,向着即将溃退下来的马家军怒吼:“都给老子上,谁要是怕死,老子就先打死谁!”

马家军士兵在后面机枪的弹压下,只得硬着头皮又返身冲了回去,这时双方已战斗了近一个小时,连长叶新见守卫任务已经完成,便向大家招呼一声,立刻带着战士撤出阵地迅速转移了。

马啸天见打退了守在村口的新四军,马上指挥着队伍尾随追击冲进了廖溪村。待马家军冲进村中各家各户仔细搜索时,竟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原来新四军所有人员连同村中百姓全都跑光了。

此时天色已经发暗,黄昏就要到来,马啸天白忙一个下午,结果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心里非常懊恼,就在这时,专门在村外负责警戒的哨兵匆匆跑来报告:“在村西头忽然发现有大批部队,正向这边迅速开来。”

“啊,难道是新四军的主力部队杀回来了?……要命了!”马啸天顿时吓得脸都白了。

“来的部队好像都穿着青黄色军服,不像新四军队伍。”哨兵慌忙补充说。

“妈的,也不把话一口气说完,害得老子虚惊一场。”马啸天说着就整了整身上的黄呢子中校军官服,准备出迎。

当郭亚纲的队伍行进到新四军六师师部驻地廖溪村附近时,雨又渐渐地下大了起来。走在最前面的忠救军队伍远远看见廖溪村村口有一群身着黄军服的士兵把守,他们正怀着恐惧心理判断着对方是不是日伪军时,马啸天已经带着他的部下,从村里笑容满面地迎出来恭候了。

马啸天一见郭亚纲面,就满面殷勤地向他报功:“尊敬的郭总指挥,卑职已经按您的命令对新四军发动猛烈进攻,经过一个下午浴血奋战,终于拿下了新四军师部。……现恭请总指挥莅临指导进村休息。”

郭亚纲一听说此处竟然就是新四军江南师师部,立马乐的合不拢嘴了,他马上拿出国军少将的派头,大咧咧地向马啸天跷起大拇指说:“好!马老弟果然骁勇善战人如其名,不愧为一方诸侯、党国精英……走,我们一同进村共享胜利之成果。”

忠救军队伍进驻廖溪村后,除了炊事班做饭的还强打起精神生火造饭,其他所有人都已累得筋疲力尽,刚一进屋卸下身上的武器装备,就都争抢着歪倒在床上横七竖八地躺下休息了。

郭亚纲、丁哲在马啸天、高北等人的陪同下,走在村中四处查看新四军指战员们遗落下来的各种生活用具。一个参谋匆忙跑来报告,说在一个老百姓家中,发现了新四军江南师师长秦震越住过的痕迹。郭亚纲等人立刻跟着参谋来到秦震越住过的屋子,虽然新四军师长住过的房间陈设简陋,感觉上倒也明亮整洁。靠窗的地方摆有一张办公桌,上面有一个薄薄的记事本及几张稿纸,都被压在一小块玻璃下面。记事本封面赫然写有秦震越的大名,翻看记事本及稿纸内容,里边不过是一些普通的日常战斗经验总结及军事纪要等。郭亚纲在屋里东张西望了一番,然后惊讶地感叹:“想不到堂堂新四军师长,竟然住在这么简陋的破屋里,真是个稀罕事!”

丁哲不以为然地冷笑道:“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共产党人就是一副穷命,有福也不会享。”

郭亚纲对众人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说:“哎哟,瞎忙活了一天,真快要累死了!咱们今晚就住在这里了,让本座也好好地体验一回**新四军的艰苦生活。”

丁哲一听要住在这里,立时不无担心地问:“现在我们占了新四军老巢,就已经在明处了,而共军却还在暗处,如果共军夜间对我们发动袭击,我们怎么应对?”

郭亚纲不以为然地回答:“你老兄过于多虑了,我现在怕得就是新四军不来。就凭**那些破烂武器,怎能撼动我精锐之师,平时我们想找共军决战都找不着人,今夜如果能把共军引来,岂不正好。”

丁哲还是有点不放心地说:“即使不担心共军也得提防日本人呀,万一日本人把我们当做共军袭击,那不坏了大事?”

郭亚纲毫不在意地哈哈大笑说:“你老兄这就外行了吧,对日本人我是了解的,他们向来不喜欢打夜战,因为他们这样做,就发挥不出日本人武器好的长处,况且夜里还下着这么大的雨。再说了,咱们和日本人还定有攻守同盟呢,日本人即使再愚蠢,也不至于放着专门跟他们作对的新四军不打,却非要来打他们的友军吧!”

郭亚纲见丁哲动了动嘴唇似乎还想说什么,忙挥了挥手做了最终决定说: “好了,好了,手下弟兄都劳累了一整天,也实在不容易,就好好地休息一晚上吧!”

丁哲见郭亚纲执意这样,也就不好再多说了。

雨还在下着,但已经开始变小了。虽然这时已是深夜,但在距离廖溪村南面一个名叫高巷的小村里,有一户人家屋里还在亮着汽油灯。灯下有几个新四军干部模样的人,正趴在一张常熟县军用地形图前,认真讨论着什么。这时,一个身着便衣的青年小伙急匆匆地从屋外进来,向屋内的两个新四军主要负责人报告:“报告旅长、政委,常熟城的鬼子和伪军已经出动了,人数很多,估计有千把来人,正向着廖溪村方向开来,预计两个多小时后能到。”

被称做旅长的正是新四军江南师独二旅旅长夏青,他听了便衣侦查员的报告,立刻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已然指向了凌晨两点了。夏青对旅政委姜玉成微笑着说:“看来我们的内线同志已经发挥作用了,日本人果然上钩了。”

夏青命令通讯员立即通知三个团的团级主要领导,还有旅直属警卫营、教导队主要领导前来开会。几个通讯员去后不到十分钟,住在高巷村里的所有部队领导全都及时赶到了。

会议开始首先由旅政委姜玉成对众人做战前政治动员,姜玉成神色乐观地说:“今夜我们新四军准备导演一场‘狗咬狗’的好戏,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要消灭鬼子,二是要降服顽军。至于怎么消灭鬼子怎么降服顽军,这就需要我们的指挥员们一步步地好好精打细算了。既要让鬼子先将国民党顽军狠狠收拾一番,又要将顽军从鬼子枪炮下解救出来。毕竟国民党忠救军也是中国人嘛,将顽军救出来后再想办法将他们收服。 — 至于鬼子,我们的指挥员们可千万不能小视他们,鬼子士兵文化程度比较高 , 几乎个个都是高中生,他们对战场上的形势判断很灵活,战斗力很强,而且人人都有一股不怕死的武士道精神,想要俘虏他们几乎不可能,因此,我们一定要充分做好与敌人做殊死搏斗的精神准备……”

政委讲完后便由旅长夏青做战斗部署,夏青手拿着红蓝铅笔指着军用地图说:“常熟城的鬼子和伪军要想接近廖溪村,就必然要走廖溪村北的姚家桥,待日伪军全部过桥后,新三团部队要随之悄悄进占姚家桥一线,彻底封锁敌人的北逃路线。新一团部队一定要在凌晨四点钟之前,埋伏在廖溪村外围藕塘渠一带,待南边新四军部队与敌人彻底交上火后,方可以向敌发动进攻。新二团部队要隐蔽在廖溪村南面,待新四军旅部发起进攻信号后,立即接近廖溪村,向外围的日伪军发动猛烈攻击,乘敌人突遭袭击混乱之际,将困在村里的国民党顽军引出来,然后再寻机降服。另外,旅团之间要立刻拉起临时电话线以方便随时联系……”

夏青只用了几分钟时间,就分配完了各支部队的作战任务,部队指挥员们立即各自准备去了。

常熟日伪军部队这时已经越过了姚家桥,在夜色掩护下正向着廖溪村一步步逼近。日军军官野田与伪军团长朱贵殷肩并肩骑着高头大马,朱贵殷微微侧过身子对野田说:“新四军游击队近几日连遭蒋军打击,想必已经疲惫不堪,没有什么战斗力了,皇军此时出马,卑职认为一定能剿灭匪患保一方平安。”

野田以轻蔑地语气嘲弄说:“蒋军的草包 , 不是新四军的对手,要想彻底打败新四军游击队,还得仰仗大日本皇军!”

这时一个便衣侦探跑来报告:“经过侦查,前面廖溪村确有新四军游击队宿营驻守,村里还可以听到部队骡马的嘶叫声。”

“哟西,立刻命令所有部队秘密包围廖溪村,一个匪军都不要放跑。给我集中所有迫击炮重重地轰,把所有民房一个不留地都炸掉。等匪军向村外突围时,再用轻重机枪封锁住,直到将他们全部消灭干净为止!”野田像是嗜了血的猛兽一般,向着部下张牙舞爪地命令道。

这时天色已微微开始发亮了。日军部署好炮兵阵地,立刻向着廖溪村开始了猛烈炮火攻击,随着一连串的轰隆巨响,一枚枚的****尖声呼啸着从炮筒飞出,迅速倾泻到了正在睡梦中的忠救军头上,满村的忠救军官兵立时被炸得哭爹喊娘乱成一片。

郭亚纲一下被炮声警醒,猛地从床上惊跳起来,他边穿衣服边慌忙问:“这是谁在打炮?快点查清楚!”

副总指挥丁哲边穿衣服边跑进屋子 , 哭丧着脸说:“还能有谁,指定是日本人了,**哪来的大炮?……娘的,我们被日本人袭击了!”

郭亚纲急得连声叫唤:“误会了,误会了!快打旗语,快打出与他们事先约定好的旗语!”

一个参谋赶忙拿了两个小白旗冒着炮火跑到村口,向远处的日军拼命交叉挥舞着。正举着望远镜观战的朱贵殷突然发现村口火光下,竟然有国军人员正在交叉挥舞着两面小白旗。朱贵殷急忙朝野田呼叫:“太君,太君!打错了,打错了!村子里住的不是**新四军,是蒋军,是自己人!”

“八嘎!什么蒋军,这肯定是共军冒充蒋军,不要上当,给我继续狠狠地轰!”

见野田此时的状态已经歇斯底里,朱贵殷不敢再吱声了。

日军的炮火变得更加猛烈了,站在村口打旗语忠救军参谋瞬间就被炮火炸死了。

郭亚纲、丁哲等人被越来越猛烈的日军炮火炸得几乎直不起腰来,郭亚纲失魂落魄地嘴中喃喃自语说: “日本人怎么能这样不讲信义?这样霸道无理?”

丁哲急忙拉住他衣服说:“司令呀,不能再指望日本人了,快想办法逃出去吧!”

几个副官警卫连忙簇拥着郭亚纲、丁哲,都抱着脑袋向村外没有目标地仓皇突围,恰在此时,接连两枚****准确无误地落在这几人正中位置,随着一先一后两声巨响,忠救军太湖纵队的两位正副总指挥 — 郭亚纲、丁哲,顿时被炸得血肉横飞,再也爬不起来了。

本来就已经被炸得狼狈不堪的忠救军队伍,此时没了头脑更是乱得一发不可收拾了。他们根本组织不起有效抵抗,在敌人猛烈炮火攻击下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好不容易有一股队伍刚冲出村外,就被日军的轻重机枪火力凶猛地压制了回去。

就在忠救军队伍已陷入进退失据绝望之际,突然间一支势不可当的新四军队伍一下从日军身后杀出,村南边外围的几个日军轻重机枪手顷刻间纷纷中弹倒下,敌人的火力瞬间哑巴了。忠救军官兵正在惊疑,新四军新二团团长任惠生已经在向他们高声召唤了:“忠救军弟兄们,我们是新四军,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你们快从我们这里撤出去!”

忠救军溃兵立刻欢呼雀跃起来,一个个就像抓了个救命稻草一样,争先恐后地向他这边涌来。任惠生带领指战员们奋勇突击,将日军设在廖溪村南边的包围圈越撕越大。

一群群的忠救军官兵在新四军掩护下,不断地从廖溪村里突围出来,他们边跑边互相叫唤着,试图寻找到自己原来所在的班排编制。这时,新四军新二团政治主任陈民,已带着一部分新四军战士奔了过来,他向这帮乱哄哄没头苍蝇般的队伍高喊:“弟兄们,你们还没有脱离危险,不要乱跑,快跟我来!”

这一群乌合之众果然很听话,立刻跟着陈民等人前后脚地跨过一座小桥,来到了较为安全的高巷村。只见陈民飞身一跃跳上一个高一点的石墩,他大声命令: “弟兄们,我们是新四军,是新四军把你们从日本鬼子炮弹下解救出来的,新四军优待你们,现在命令你们放下武器排队集合,准备吃饭。”

这些被救出来的忠救军官兵此时已经彻底乱了编制,部队内部谁也不听谁的指挥,而且还一个个早已饿得四肢无力,已然士气丧尽斗志全无。他们一听有饭吃,立刻乖乖地听了命令放下了枪支。陈民运用这个方法反复如法炮制,很快就一枪未放地俘虏收容了一千多名忠救军官兵。

任惠生一边指挥作战一边举着望远镜观察着阵地上的敌情,他发觉在新一团方向敌人的攻击炮火最为猛烈,心里不禁替新一团的指战员们担心起来。这时,通讯员唐小益冒着阵地上呼啸而过的子弹,连滚带爬地摸到他面前,稚嫩的脸庞布满灰尘却依旧开心地笑着,任惠生摸了摸他胳膊上的一个破洞惊讶地问:“怎么!你受伤了?”

唐小益满不在乎地一甩胳膊,说:“没事,擦破点皮。”

任惠生忙吩咐他:“小益,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快去通知钱政委,叫他多组织一些担架 , 迅速送往新一团阵地,越快越好。”

“是!”唐小益立马拿起小马枪,一溜烟地滚下坡去了。

唐小益刚走没多会,赵英就奔到了团指挥部跟前。赵英问任惠生:“我刚才看见唐小益走路一瘸一拐的,我问他咋了?他也不回答我就跑了。”

“啊?这孩子!受了伤还瞒着我,真是的!”任惠生不禁有些担心起来。

此时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地步,日军虽然遭到了新四军袭击损失不小,但他们并不把眼前这群对手放在眼里,不仅没有丝毫慌乱,反而摆开阵势与新四军凶猛地对攻起来。二营长黄敏组织着几挺机枪向着持续不断冲上来的敌人疯狂扫射,几个弹药手看见一帮鬼子亡命之徒借着阵地上死角掩护,就要冲到阵地上时,立刻投出一大串手**炸向敌人,一下子炸得敌人哇哇乱叫。黄敏鼓励战士们说:“我们只要多一分钟守住这里,兄弟部队就有机会将敌人包围,一个敌人都不能跑掉!”

待敌人炮火稍停间隙,卫生队长胡熙又领着一支十几人的民兵担架队冲上二营阵地,将重伤员们一个个都放到担架上,再一步步地艰难移动撤出阵地。

新二团主阵地上战斗正激烈时,刚刚逃出去的一部分忠救军官兵又在陈民带领下返了回来 , 任惠生对他们严肃地说: “才把你们救出去, 怎么又回来了? ”

这群忠救军官兵激动地说:“咱们都是中国人,你们打鬼子我们也要打!”

团参谋长赵英一听这话立马高兴地一卷袖子 , 说:“好,有种!想打鬼子都跟我来!”

说罢便跃出掩体,带着这帮忠救军,向着阵地上最需要人员的战斗位置冲了过去。

敌人的攻势越来越猛烈 , 呼啸的子弹密集飞过新二团主阵地,不断有新四军战士出现伤亡。任惠生见胡熙等人都急着想要冲上去救治伤员,为安全起见,他要胡熙等先消灭了面前这股敌人,再上去救治不迟。但胡熙认为受伤战士应迅速包扎止血,否则对伤员不利,胡熙随后便冒着生命危险,只身一人爬到了两名伤员身边,迅速包扎好伤口,然后又继续向其余受伤战士处爬行……

胡熙不耐烦救人太慢,他趁着敌火力稍微减弱的间隙,背起一个重伤员就拼命地往后方奔跑,偏在这时,敌人的一梭子罪恶子弹突然从侧面射击过来,无情地击中了胡熙和重伤员,两人都一起倒在了草地上。

战斗越来越激烈,已到了最残酷最血腥的阶段。旅长夏青举着望远镜不断观察判断着敌情,他综合各方面情况分析,预见到敌人有稍微东移迹象,便拿起电话对新一团指挥部呼叫:“是一团长徐建方吗,旅部命令你,立刻派一个营战士快速抢占小南渠,防止敌人从这里反击,要快!”

团长徐建方此时已经打红了眼,挂了电话马上叫来通讯员,命他通知一营长吴烽立刻带队伍火速抢占小南渠,并声言如完不成任务就处分他!

日军军官野田指挥着他的队伍 , 向新四军各处阵地发起了猛烈对攻,这一段时间他一直梦想寻找到新四军主力进行决战, 今天遇此良机他岂肯轻易放过。这时,伪军团长朱贵殷扶着一只受伤的胳膊,踉踉跄跄地跑过来向他报告:“太君,新四军的人太多了,我那边阵地快顶不住了!”

“混蛋!饭桶!一点用的没有!”

野田用他那不太熟练的汉语倒装句恼怒地吼道。

徐建方在望远镜里看见小南渠方向战斗已越来越激烈,他估计鬼子肯定对那边加强了重点进攻,心中很是放心不下,他当即将指挥权交给了团参谋长,然后亲自带了特务连迅速赶往小南渠。

一营长吴烽正拼了老命打退鬼子一次又一次的疯狂进攻,没想到眨眼间团长竟亲自赶到了 , 他极力抑制住心中激动,对徐建方说:“团长,你怎么亲自来了,快回去吧,这里太危险了!”

徐建方一边仔细观察敌情一边大声说:“你不要管我,给我把渠东头一定守住了,我带特务连去守西头!”

说话间徐建方就领着特务连向着小南渠西头奔跑过去了。

前方阵地在激烈打仗,后方同时也在紧张地抢运伤员输送弹药补给。每当有一部分新四军伤员被县民兵大队抢救下来,广大的人民群众都争抢着要将伤员抬上自己带来的担架,但是一有人看到伤员里竟然还有忠救军伤员,立时都不愿意抬了。这一幕刚好被新二团政委钱浩强看到,他马上向这些专门负责抬担架的群众认真地开导:“你们痛恨敌人是对的,但他们现在已放下了武器,不再与人民为敌了,更何况他们中间还有很多人 , 根本就不愿与新四军作战,都是他们长官逼的。……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我们都应该对他们一视同仁救治他们。”

经过钱浩强耐心说服,群众们才动起手来,将一个个忠救军还有少量伪军伤员抬放到了担架上。 这些顽军伪军伤员见此情景, 都禁不住感动流着眼泪说:“终身不忘共产党新四军,今后伤好了一定要好好报答!”

新一团团长徐建方亲自指挥着一营和特务连,顽强阻击着企图攻上小南渠的敌人,鬼子炮弹不时地呼啸而来落在阵地上。战壕里硝烟弥漫弹片横飞,新四军战士都是遍身泥土,满面烟痕。徐建方身旁的机枪手展开火力,向即将攻上来的敌人猛烈扫射,鬼子的尸体不断地堆积在阵地前方。突然间,身旁的机枪一下安静下来成了哑巴了。 “打!快打呀!”徐建方急得立马转过头来呼叫,原来机枪手已经中弹牺牲了。他身旁一个年轻弹药手立刻悲愤地接过机枪,继续向着敌人扫射,但他还是个新手,对怎样使用机枪并不熟练,射出去的子弹老是偏高,打不着敌人。徐建方忙说:“打低点,打低点!”年轻的弹药手一急之下,竟然端着枪从土埂上站起来向敌人扫射。徐建方急得猛扑过去一把将他按了下来:“你疯了?不要命了!”说罢一把推开他,端起机枪就向着敌人猛烈扫射。但不巧的是,一枚炮弹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身侧,随着一声爆炸,新一团团长徐建方重重地倒在了血泊中,年轻的弹药手急忙扶起徐建方身子,连声哭叫:“团长!团长……”

一营长吴烽听说团长受了重伤,急得他拼命喊叫:“卫生员!卫生员!”过了一会 , 卫生员悲伤地跑过来向他报告:“报告营长,团长他……已经……牺牲了!”

“为团长报仇!”嘹亮的口号声立刻响彻了新四军阵地。

这时,新四军新三团在郭振超、张林率领下,已越过姚家桥向日伪军展开了最为猛烈的反击,而任惠生的新二团也将日军炮兵阵地全部占领。日军军官野田到了这时,才明白他的处境已很危险了,此时他身边也还只剩下三四百人的残余武装了,廖溪村周围到处都传来新四军战士喊杀声。伪军们纷纷缴枪投降,日军士兵则狼狈地边打边退。野田心知大势已去,他慌忙跨上自己的战马,朝着手下嚎叫一声:“撤!”朱贵殷此时早已守在他自己坐骑旁边,焦急地等待着,一见野田上马,他也飞速跨上马背,紧跟着野田没命地逃走。

此时时间已快到中午,战役终于结束了,战后开始清扫战场,新四军战士和县民兵们押着一长串的敌军俘虏走下阵地,还有一群一群的农民兄弟,也帮着新四军战士抢救伤员搬运战利品,只见他们三三两两每人肩上都挎着几支步枪,一个个都裂开嘴开心地笑着。在忠救军头领郭亚纲、丁哲的死尸旁边,新四军战士们在他们身上搜出来一支派克钢笔和两只手表。派克钢笔的笔杆上刻有一行小字:

赠**先锋郭亚纲 冷欣

新四军旅长夏青拿着这支派克钢笔对众人说:“看吧,这就是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日积极**的铁证!”

战后统计战役成果,新四军指战员共牺牲六十多人,受伤近两百人 , 缴获敌武器弹药军用品无数,而日伪军伤亡要远远多于新四军,其中日军被打死的就有近两百人,伪军有三百多人或投降或被俘 , 包括马啸天在内的大部分顽军缴械投降,新四军此战可谓大获全胜。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芦野萧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二十九章 浴血廖溪》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