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芦野萧萧 [书号131212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七章 路袭车队

《芦野萧萧》 榆树桩/著, 本章共8422字, 更新于: 2015-07-27 08:00

第二十七章 路袭车队

天目山的五月,虽然按时令计算已是立夏季节,然而在大山深处,却依旧透着一股寒意。

在国民党第三战区江南行署会议室,行署主任冷欣刚刚跨进会议室大门,早已等候在座的众军官立刻起身肃立。冷欣环顾左右,见参加会议人员都已到齐,便开始宣读由江南行署筹划拟定,国民党第三战区顾司令长官亲自审定,并报请蒋委员长批准的“苏南剿匪作战计划”:

鉴于江南新四军**势力日益坐大,为彻底清除匪患,自即日起,本行署决定,已集训完毕的忠义救国军前部,由宜兴大本营兵分两路,东路由太湖纵队越沪宁线东出,经无锡、常熟进剿**新四军江南师独二旅;西路由丹溧纵队西出,直指茅山、丹阳,伺机进剿新四军江南师独一旅;江南行署主力部队随后跟进,力争合围新四军在江南的全部武装,夹击共军主力至长江南岸歼灭之,然后渡江北上,配合豫皖苏鲁剿共围歼新四军江北部队。

会上冷欣专门指派了太湖纵队司令郭亚纲、参谋长丁哲为东路正副剿匪总指挥。会议最后,要求东西两路部队一定要做到行动秘密,务必对**“一网打尽”。

国民党制定的企图北犯新四军江南抗日根据地的秘密计划,很快就被潜伏于其内部的共产党地下组织给探知了。

新四军江南师独二旅旅长夏青在接到师部紧急通知后,立即开始着手布置,准备随时歼灭来犯之敌。新二团政委钱浩强和团里其他几位干部都在阅看上级发来的敌情通报,这时,旅部又送来一份急件,打开一看,原来是旅首长要钱浩强立即赶往旅部接受任务。一时间大家纷纷猜测,一定是将要打仗了。

当钱浩强气喘吁吁地赶到旅部时,旅长和政委早已在等候他了,夏青热情地招呼他坐下,然后摆开地图,手拿一支红蓝铅笔对着地图向他分析敌我态势:“老钱啊,这回国民党顽固派对我们可是要下大力气动真格的了!据我们掌握的消息,国民党忠救军准备兵分两路,一路向我们这边开拔,另一路向西直指独一旅,秦师长因放心不下,已经亲自率领师部直属机关,亲往独一旅驻地部署作战准备去了。……预计进攻我们这一路的敌人还只是个前锋部队,只是敌人的一次试探性进攻,待摸清我军虚实后,敌人的后续主力部队还会继续源源不断地从大山里开出来。但即使是敌人的打头部队,其兵源总数恐怕也有三四千人之多,现在已经知道指挥官名叫郭亚纲,还有一个副手名叫丁哲。”

“嗬!是这两个家伙呀,这可都是**顽固分子,也是我们的老对手了,这回再碰面一定叫他们有去无回!”钱浩强语气略显轻蔑地说。

“老钱,对这股敌人万不可大意呀,忠救军也是擅长游击战的,而且在当地又有很多耳目,而我们独二旅才刚刚发展起来,大多数战士都是新兵,基本没有作战经验,人数上又处于明显劣势,名为一个旅,实际上只有两千人,只有一个团的规模。”旅政委姜玉成忙提醒他。

夏青指着地图总结说:“旅部这次制定的对敌作战总方针,就是要诱敌深入,扬长避短,利用当地的各种条件骄敌疲敌,想法将敌先头部队全部分割包围歼灭之。唯有如此,才能有效震慑还在后方山里的敌人,使敌后援部队产生畏惧心理,再不敢轻言剿共,从而达到彻底粉碎瓦解敌人的进攻企图。”

钱浩强见旅首长们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对敌作战策略,他心里对胜利的信心更充足了,于是便向旅首长要求分配作战任务。

夏青指着地图对他说:“忠救军东来第一站必经无锡东部的梅村、漕湖一带,这一片地区是我们东路抗日根据地的西大门。现正有一支打着抗日旗号的小股武装活跃于此 , 队伍名叫‘太湖游击队’,人数大约二三百人,内部成员以帮派关系为多,头领是谁暂时不详。但可以肯定的是,其武装成员大都是本地人,在当地的社会基础比较牢固,有一定影响力。现在旅部命令你们团,近日要向西秘密转移,积极同该部接触,尽力将该部置于自己的影响控制下,为随后即将到来的敌我全面交锋,赢得一定的先机主动权。”

钱浩强立刻响亮地回答:“是,坚决完成任务!”

任惠生自受伤后住在后方医院已有两个多月了,现在的他已能拄着拐杖到处走动,这天下午,专门负责照顾他的通讯员唐小益被院长林贤临时叫去,而方静此时又不在身边,任惠生想想反正也没事,就换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拿到水池边去洗,就在他洗好准备晾晒时,唐小益回来刚好看见了,唐小益马上站在原地撅了小嘴,满脸不情愿地看着他,看模样很较真。任惠生忙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怎么了,怎么了,不就洗了件衣服嘛!”

“你这样做,这不是让我……完不成本职工作吗!”说着,唐小益竟委屈地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原来唐小益自打来到后方医院后,就自觉地给自己定下了一套日常工作任务。唐小益虽然年纪还小,还不到十四岁,但人非常懂事,照顾伤员不管是任惠生还是其他人,都尽职尽责礼貌周到,有时医院半夜有事,人都睡着了被叫起来,他也毫无怨言。所以全医院的人都很喜欢他,都爱和他逗趣。

任惠生被他哭得不知所措,只好一个劲地好言安慰并向他再三保证,下次自己再也不自作主张洗衣服了,唐小益这才破涕为笑了。

这时,一个旅部参谋来后方医院办理公事,顺便到任惠生住处看望他,两人闲谈中任惠生才得知了国民党顽军将要进袭根据地的消息。这下任惠生可再也待不住了,他立即丢掉拐杖找到后方医院院长林贤,向他说明自己今天就要出院。林贤为难地说:“你的腿伤还没完全好,怎么出院?”

任惠生立刻大步向前试走了几步说:“你看看,我的腿现在一点问题都没有了,不全好了么!”

林贤揪紧了眉头说:“走能将就走,但看的出来还有点瘸。”

任惠生笑了:“那是你看惯了我拄拐杖,意识上早已先入为主了。”

林贤见任惠生执意要出院,也只好答应他了。

第二天一早,任惠生、唐小益,还有两名康复出院的战士,大家一起背上行装,告别医院里的医护人员及伤员,然后四人就高高兴兴地上路了。

此时正是初夏时光,一路上处处莺歌燕舞鸟语花香,路边草丛中还不时跑出野兔、猪獾来,任惠生捡拾了一支木棍权当拐杖,与三人一路说说笑笑地四处指点沿途风景,不觉间已贪走了二三十里路程,看看已快到达新二团营地,四人又在路边田野里专门摘了几大捧的野花,在跨过了一大片的毛草地后,终于来到了一片新坟地前。坟地里均匀有致地排列着十二三个坟包,就像是一个个排列整齐的士兵一样,每个坟包前都有一个粗短木桩埋在土里,木桩上镌刻着已牺牲的新四军战士名字。任惠生与唐小益他们默默地将野花分发在每一个牺牲战士的墓前,心里为他们默默祈祷,最后,任惠生又专门走到到张昊墓前,用自己的毛巾认认真真地擦拭着墓前的木桩,嘴里默默地念叨着:“小昊子,毛主席会知道你的名字的,你安息吧!”

钱浩强正与赵英两人趴在军用地图前,仔细研究忠救军最有可能的进军具体路线,门外警卫人员高兴地跑进来报告说,任团长从后方医院回来了!大家伙一听都兴奋地立刻丢下手里的工作,一窝蜂地全跑出来欢迎了。

只见任惠生等四人背着背包,神采奕奕地大踏步走上前来,钱浩强、赵英激动地上前与任惠生紧紧拥抱,钱浩强用略带责备的口吻说:“你的腿伤的这么重,怎么会这么快就好了?是不是你自作主张,偷偷从医院里溜出来的?”

任惠生立马得意地抬了抬自己左腿,说:“我这腿呀,一听说有仗要打了,它马上自己就好了!”

钱浩强笑着摇了摇头:“唉,真拿你没办法。”

钱浩强又问他方静呢?还留在后方医院里吗?任惠生说:“我根据她家的优越地理条件,已经发展她为新四军的秘密地下交通员了,她家就是我们的一个地下交通站。而且她已正式请求加入中国共产党了,我是她的入党介绍人,现在就等着你这个党委书记正式批准了!”

“好,我马上就批,一刻也不耽搁。”钱浩强高兴地说道。

在无锡东部紧邻太湖北岸不远的梅村镇上,一场别开生面的庆祝大会正在热热闹闹地举行着。镇子周围的老百姓,都被镇上持续传来的阵阵的鞭炮声所吸引,纷纷好奇地聚拢到镇上观看。

原来在镇中心的小礼堂前,今天上午已经搭起了一个宽大的戏台。有很多穿着戏服的人正在后台梳妆打扮准备上台。戏台上方,用一条大红长布当做横幅高高地悬挂了起来,上面用墨汁书写了十四个斗大的黑字:热烈庆祝太湖游击队成立一周年!

一个年约三十岁左右,长着一副刀条脸的瘦高个子趾高气扬地走上台来,他扯开了破锣嗓子高喊道:“乡亲们,我们太湖抗日游击队在家乡老少爷们的热情支持下,现已蓬勃发展、兵强马壮,成了太湖地区任何帮派都不敢小看的抗日力量……”

“刀条脸”说着说着就见台下开始逐渐地骚动起来,他觉察到了人们听他的废话似乎不太耐烦了,他只好识趣地长话短说:“现在,我蔡小金,依照太湖抗日游击大队杨司令之命,与民同乐,共享太平……现在宣布,昆曲大戏正式开始。”

……

而此时在太湖游击队司令杨培星的住处,一个年龄三十二三岁,面孔很黄很瘦的汉子正斜躺在沙发椅上闭目养神。他的私人账房会计则坐在一边桌子旁,手里反复拨拉着算盘珠子,发出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他正在计算着今年一年太湖游击队到底有多少税收钱财进账。杨培星住处虽然还算不上有多宽敞,但是室内陈设却还是很阔气。

不一会儿,他的账房就把今年的财税进账算出来了,他恭恭敬敬地向杨司令汇报:“司令,一年来的各项进账总计十五万元。”

“嗯,不错,那支出呢?”杨培星满意地问道。

“支出非常大,是十四万五千元。”

“什么?能有这么多?……他妈的,是不是你小子给贪污亏空了!”杨培星立时惊愕地坐起身来瞪大了眼睛。

“冤枉呀!司令,自部队成立以来,您又是吃又是送,还要讲排场,账房上哪能留得住钱呢!”

正在发火,太湖游击队副司令蔡小金匆匆走进来交给他一封信说:“大哥,这是忠救军太湖纵队郭司令派人送来的,送信人还在门外等你回话。”

杨培星将信拆开看了一遍,立马有些紧张地对蔡小金说:“娘的!忠救军明天就要开到我们的地盘上来了,说是要打新四军,要我们配合他们做好准备!”

“那怎么办?还像以前那样应付一下了事吗?”蔡小金问。

“这次他们出动的是大部队,人数很多,闹不好,我们还有可能被他们吃掉!”

“啊,这下可要来真的了!”蔡小金睁大了眼睛。

“屌!我杨培星跟国民党有不共戴天之仇!六年前只为帮派之间一点芝麻小事就把我抓进苏州监狱,严刑拷打不说,还差点把我杨某饿死在里面,亏得日本鬼子打下上海,我才有机会出来,现在想起,还恨得牙根痒痒!……把我逼急了,老子就去投奔共产党新四军!”

蔡小金一见慌忙劝道:“司令息怒,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万不可感情用事!”

杨培星冷静下来想了想说道:“把那个门外送信的赏五块钱打发走,就说我杨培星做好了准备,随时恭候大部队到来。”

刚打发走信使,门外又有卫兵来报,说是新四军练北区区长伍迪前来拜访。

“呵,今天可真稀奇,国共两党都有见教,这倒是个新鲜事!”说罢,杨培星便道了声:“请。”

话音刚落,门外便进来两个青年男子,为首一人正是中共无锡县练北区区长伍迪,伍迪与杨培星以前曾见过两面,所以认得。伍迪与他见过礼后开门见山地说:“我们新四军有一个团的部队现已转移到漕湖地界,部队首长和我们的常熟县委书记知道你们是一支抗日的队伍,他们很愿意与你结识交个朋友,想共同讨论一下有关联合抗日的话题。”

杨培星一听觉得正和心意,但是心里又有些顾虑,便说:“我很愿意亲自登门拜访,但又怕我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障,这又该怎么办呢?”

伍迪爽快地回答:“这个不是问题,我们共产党人做事从来讲信义坦诚待人,随我同来的这位同志可以留下来做你的人质,我本人愿意全程陪同你。”

“好,我杨某也知道你们共产党说话算话,就这样定了。”杨培星满意地说。

当天午后,杨培星就带了两个贴身警卫,随同伍迪来到漕湖地界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村庄。钱浩强闻报后立刻从一户农家里出来迎接,双方刚一见面就彼此认出了对方,杨培星高兴地当即跳了起来,失态地大声叫道:“哎呀呀!真没想到,原来大名鼎鼎的共产党常熟县委书记就是你呀!”

钱浩强也一眼认出了这个名叫杨培星的,就是跟他在苏州监狱里同蹲了几年牢的犯人杨三。杨培星一把抓住钱浩强的手说:“我记得你那时的大名叫‘青云’嘛,你当时还在牢房里给我们讲了许多跟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的革命道理……”

杨培星满脸真诚地高声说道:“我从监狱出来后,就一直找你们党组织,可找得好苦呀!— 现在好了,咱啥也不用说了,我杨培星从今往后就坚决跟着共产党走了!”

钱浩强也十分高兴地说:“当初我们在牢房里同国民党反动派做斗争,因为闹‘绝食’闹‘罢饭’的缘故,你还被他们钉上了脚镣。……以前我们是在监狱里同国民党斗,现在出来了,我们就同日本帝国主义斗,当然,对不抗日的国民党顽固派,我们也还是要跟他们继续做斗争的!”

杨培星问钱浩强:“听说忠救军就要开过来了,那我们该怎么应付呢?”

钱浩强说:“你们要马上通知当地群众,实行坚壁清野,要将家中所有的粮食牲畜都隐藏起来,百姓们也要出去躲避两天,不要给敌人留下一点可以利用的东西。”

钱浩强询问杨培星手下有多少人枪?杨培星拍拍胸脯说,太湖游击队有两百多人枪,并说临太湖一线所有地方大小武装都与他有联系。

钱浩强高兴地说:“有了你们这支队伍,无锡临太湖一线的抗日局面就能彻底打开了,你回去后要立即着手整顿队伍,随时准备听候党的命令。

杨培星立即点头称“是!”

临分别时钱浩强又问杨培星:“忠救军这次东来是走太湖水路的可能性大?还是走旱路的可能性大?”

杨培星说以往都走陆路,但这次听说人数较多,恐怕水路也要走。钱浩强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新二团的几位主要领导在经过了仔细研究讨论后,最终拟定了对敌初步作战方案,并上报旅部。

当日黄昏,在部队临出发前,在小陈庄举行了全团表决心明意志的动员大会,任惠生团长情绪激昂地发言道:

“同志们,自打四年前日本鬼子侵略占领我江南后,国民党顽固派就一直躲在天目山里纳凉。他们怕鬼子怕的要死,现在见我们新四军抗日队伍在江南土地上,在鬼子眼皮底下发展壮大起来了,他们在山里就待不住了 , 就又想出来打我们了。顽固派一贯怯于抗日,勇于内战的奴才嘴脸,我们大家是太熟悉了。现在不是我们要打, 而是国民党顽固派已经快打到我们抗日根据地的大门口了。打内战是不利于抗日的,这个道理连几岁的小孩都懂,但我们即使说上一百次、一千次,也没用!国民党顽固派就是到死,他也是不懂这个道理的……”

接着便是参谋长赵英做战前简短动员:

“同志们,国民党忠救军虽然在人数上比我们稍多一点,但这两年他们一直在大山里享清福,没有打过什么仗,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际作战经验,他们队伍里抽鸦片吸**的又很多,这样的鸟队伍我赵英一个就能打他十个!……同志们!你们对战胜敌人有没有信心?”

“有!”全团战士都声音响亮地回答。

“好,那就都给我把刺刀磨得亮亮的,背包打得牢牢的,吃过晚饭咱就出发。”

初夏的清晨,空气中散发着一丝凉意,并夹杂着清风拂来的阵阵麦香。全副武装的新二团战士已行军了整整半夜,现在他们都静静地躺卧在一片麦田埂里酣睡着,在距离麦田向南八九里开外,就是烟波浩渺的太湖了。

三营长黄敏此时正亲自带了七八名战士,化装成农民模样,来到太湖边上认真地观察湖中动静。看看有没有忠救军船只将要到来。

一个多小时后,果然看见远处迷茫的白雾中,隐隐呈现出六七条撑起满帆的大船,船借风势,正向着太湖北岸徐徐驶来。

黄敏举着任惠生给他的望远镜仔细观察,然后带人向着大船最有可能靠岸的方向走去。不多时,大船上的人在望远镜里就慢慢变得清晰起来,黄敏仔细一看,果然都是些穿军服的国民党士兵,船上还隐隐约约有些独轮车模样的东西,想来敌人可能还拉些后勤作战物资什么的。黄敏心中判断既定,他将手中望远镜交给一个警卫员,命他立刻回去向团领导报告敌情。

不一会,敌船的方向就已确实明晰了,他们正向着一个水位较深的岸边码头缓缓驶来。这个码头是附近一带渔民的传统鱼货上岸地点,这时已出现一些渔民,在码头上张罗准备着捕鱼用具了。

黄敏认真观察着敌船和码头,猛然间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赶紧取出身上的短枪,并命令身边的四个战士像他一样,将身上短枪全部交给另外两名战士,他命两个带枪战士仍埋伏在原地监视,而他自己则带了四名没有枪的便衣战士迅速走出芦苇丛,向着码头那边快步走去。

这时,忠救军太湖纵队的水上运输船已然靠近了岸边码头,船头上站立着一位年轻的国民党中校军官,此人相貌不俗,微微翘起的嘴角边略带着一丝自命不凡的傲气,他正是刚升任忠救军太湖纵队一支队队长的方涛。

此时方涛正带着一支队五百多名士兵,押送着一批重武器及其他行装辎重。方涛一边向码头张望一边向部队下达命令:“等船一靠岸,就将码头上的老百姓扣住,让他们给车队充当劳力。”

船靠岸后,一大群忠救军士兵立刻冲下船来,将码头上的二三十个干活的百姓统统围住,这其中还有混在里面的黄敏等五人。船上的士兵开始将船上装满了物资的独轮车推下船。方涛向老百姓拱了拱手说:“老乡们都辛苦了,兄弟要借你们的力气使使,等到达了梅村就放你们回家。”说罢,就大手一挥,命令士兵们搜查了这些老百姓身体,见身上没有武器,便将他们都赶到了刚刚卸下船的二十多辆独轮车前,强迫他们推上独轮车跟随部队继续前进。黄敏等五人看见有几辆独轮车上都载有枪炮等重武器,他们赶紧一人推一辆载有重武器的独轮车,混在百姓人群里。

方涛的队伍刚走出码头眼前就出现了两条道路,一条是宽敞平整的大路,另一条是坑坑洼洼崎岖难行的小路,带路的向导告诉方涛,大路虽然安全易行,但离目的地梅村却较远,需要半天才能到达,小路虽然不好走,但离目的地距离却较近,只需三小时就能到达。方涛一想,为安全起见还是走大路。忠救军车队刚刚拐上大路,后面一个情报员就气喘吁吁地跑上来报告纵队来电:

“纵队部主力在梅村地界发现新四军部队,要方涛立即率部前往支援,不得迟延。”

方涛见情况紧急,只得又命令队伍重新改走小路。一路上方涛心急火燎地连声督促部队加速前进,务必在午饭前越过沪宁铁路赶至梅村。

这边任惠生、钱浩强他们已得到情报,忠救军有一支太湖水上船队即将在码头靠岸。新二团领导立刻率领部队一边向前继续行进,一边沿路寻找可以伏击敌人的理想地点。队伍走着走着就发现前面小路附近有一片地形比较适合打埋伏。此处路东边有一片常年废弃的猪圈,里边只长着一些稀稀落落的芦苇,可供观察敌情发挥火力,路西边还有一大片的水塘草荡,能使敌人遭到伏击后不容易散开隐蔽负隅顽抗。任惠生与钱浩强、赵英等简单商议后,决定就地隐蔽埋伏,争取打一个漂亮的伏击战。

这时又有一个战士手持好几把短枪,急匆匆地跑回来报信,说黄敏已经带着四个便衣战士舍弃了枪支,混进了码头上的渔民里边,不料却连同渔民一起,被停船靠岸的忠救军抓去当独轮车夫了!

赵英一听立刻着急地挽起了袖子:“黄敏这小子难道想逞匹夫之勇吗?他也不想想就凭他们五个没带枪的人,这不是鸡蛋往石头上碰嘛!”

钱浩强却神态自若地打了个哈哈:“那也不一定,依我说,虎有虎招,猫有猫道,黄敏做事一向稳重,未必就没有好办法。”

任惠生也好像猜到了什么,他打趣赵英说:“你还别说,我怎么看着这黄敏的作为,倒越来越像你赵英了呢!”

“哦!原来是这样……”赵英好像明白了过来。

半个钟头过去了,远处小路上还依然看不到一个人影。有些埋伏的战士不禁焦急地嘀咕起来,其中一个老战士还风趣地说:“敌人要是不来,那我脚上穿破的这双鞋,去找哪个报销啊!”有的战士则拿出干粮来嚼,还有的战士则伸了伸发酸的腿。又过了一会儿,终于,小路尽头总算出现了一队人影。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推移,人影越来越近了,早已埋伏好的新四军战士偷眼观察,果然是一支长长的忠救军队伍正向这边蹒跚走来。看着小路上随风飘洒的尘土越来越近,战士们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忠救军一支队长方涛带着部队一边向前匆忙行进,一边警惕观察着前方动静,走了一会,他就命令后方押运的独轮车队走慢点,要与前方的忠救军队伍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任惠生眼见敌军大部已进入伏击圈内的预定位置,立即按既定信号打响了第一枪。顷刻间,喊杀声、步枪机枪声,手**的爆炸声,相互交织着响成一片。随着嘹亮的军号声吹起,英勇的新四军战士如虎狼般跃出战壕冲向敌人。

方涛见状急忙朝部下呼喊:“弟兄们都不要慌,先掩护后面撤退,给我顶住!”

但队伍最后方立刻有几个渔民扔下独轮车就开始逃跑,押车的军官大声喝止不住。走在最后边的黄敏等五人,趁机将独轮车全都横倒在本就不宽敞的小路上,正准备撤退的独轮车队,一下子被堵住了去路,形势更加混乱起来。

方涛眼见后面的车队被堵在路上无法逃跑,就大声命令部队解下车上重武器企图负隅顽抗,敌人在慌乱中匆忙架起重机枪准备开火,却发现枪匣里不知什么时候都被塞进了泥土,根本无法射击了。面对新四军的猛烈攻势,忠救军队伍已然溃不成军,方涛心知再抵抗下去必将全军覆灭,他只好下令放弃车队全速突围。

新四军战士们尾随着忠救军屁股狠狠追杀了一阵方才收兵,随后清点战利成果,除沿途逃跑敌人丢弃的几十支枪外,丢下的二十余辆独轮车上共缴获重机枪五挺,流弹炮、机关炮七八门,五十余箱子弹,十几麻袋粮食及部分重要军用品。

附近村子的百姓听说新四军打了个胜仗,都兴高采烈地跑来帮助新四军运送战利品,抬担架,救伤员。任惠生一边命人打扫战场,一边对现场群众进行了一番抗日宣传教育,最后便率领部队胜利转移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芦野萧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二十七章 路袭车队》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