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芦野萧萧 [书号131212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六章 浩强申诉

《芦野萧萧》 榆树桩/著, 本章共7968字, 更新于: 2015-07-26 16:00

第二十六章 浩强申诉

王杰的表现给了谢复胜乘胜追击的信心,他又接连翻看了团指挥部一些机关人员的履历表,当他看到一个名叫“孙子夫”的履历资料时,眼睛不由自主停了下来。资料上的记录表明,这个孙子夫是去年秋天才刚刚加入新四军的,知识分子出身,介绍人是团政治主任陈民,现在团政治处任宣传员。但令人注意的是,孙子夫在参加革命前的一段历史却没有人能证明,这其中也包括他的中学同学陈民。

谢复胜看到这里时,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他心里立时有了一个新的主意。

谢复胜马上又将孙子夫叫到了自己屋里。

孙子夫强压住心中忐忑,在谢复胜对面端端正正坐好,两眼直勾勾地望着谢复胜,他很想从这位体型微胖,神色严肃的“主审官”的脸上,捕捉到一点哪怕是十分微小的信息。

谢复胜仔细打量了一眼面前这个人,只见他从外表看起来跟陈民较为相似,但其略显苍白的脸颊几乎没有什么血色,只有镜片后面那一双轻微转动的眼珠还显出此人较有点生气。谢复胜先是故意对他直视了好大一会,意图先给他人为地制造出一种心理压力,然后才用一种严厉的审视目光对他说:“你的履历表里并没有说清楚过去的历史,这一点你自己清楚吧!”

孙子夫对此早有精神准备,他赶忙做出一副既着急又无奈的样子:“我参加革命前确确实实一直在淮阴乡下,帮一个亲戚做面粉生意,组织上如果不信,可以打电报去苏北核实!”

谢复胜看得出来孙子夫的确很在乎他,甚至是有点畏惧他,这多多少少使他的自尊心略微得到了满足,他便用一种颇不以为意的口吻说:“你先不要激动,其实这个问题,也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是可大可小的, — 问题的关键,是要看你在对待组织审查的态度,是不是够配合够尊重。”

孙子夫凭借其敏锐老练的政治嗅觉,马上意识到了谢复胜的讲话中微微透露出的某种额外含义,他赶紧坐直身体显示出一副很诚恳的样子说:“不管组织上想了解什么需要什么,只要是我知道的能做到的,我都会毫不犹豫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完成!”

“嗯,要的就是你这个态度!”谢复胜马上接下来说:“最近,我们师敌工部已经获得了一点线索,那就是,在你们团指挥机关里,有人在暗中勾结敌人,企图危害我们新四军……”

孙子夫心中立时“嗵、嗵、嗵”地跳了起来,好在谢复胜并没有注意到他脸色的细微变化,仍在继续说:“现在组织上已经把怀疑对象直接指向了你们新二团参谋长赵英,现正在积极搜集有关他这方面的疑点和证据。……我希望你们团机关工作人员能够积极揭发检举,只要你做出成绩有了贡献,组织上马上就可以把你的过去历史,整理的更加完美些,让你的政治前途更光明一些!”

孙子夫听到这里已基本明白了谢复胜找他谈话的真实用意,他的大脑立刻飞速地盘算起来。心想,来者不善,肯定会不达目的不罢休,此时此刻,自己已没有退缩余地,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主动冒险出击,或许才有保护自己的机会。

谢复胜以为他还有顾虑,便继续鼓励他:“你只管大胆地说,不要怕某些领导打击报复,有组织为你保密为你撑腰。”

于是孙子夫在短暂权衡之后便横下心来拿定了主意,他见左右无人,便向谢复胜低声揭发:“现在团机关里有不少同志都在私底下犯嘀咕,都在质疑赵参谋长,其中有三点最可疑之处,一是在追歼胡匪时,钱政委估计可能中了胡庆山诡计,但赵英仍然坚持追击,以至于战士都被拖累得疲惫不堪损兵折将。二是新二团途径牛湾准备返回部队驻地时,赵英非要借故停下来就地休息,以致拖延了部队转移时间。三是赵英不听钱政委劝阻,擅自爬上河堤搞所谓的‘侦察’, 结果引来了日本鬼子……”

听完孙子夫这一通详细有力看似很有理的“线索”,谢复胜高兴地连连点头如获至宝,但马上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失态,便做出平静的样子对孙子夫说:“很好,今天谈话就到此为止,你回去以后立刻写一份详细的检举材料交上来。你放心,组织上会替你保密的。”

钱浩强来到邓彪的宿舍时,邓彪已经酒醒了大半,钱浩强对他的生活条件很关心地了解了一下,见没什么大问题便坐下来与他促膝谈心。钱浩强先向他仔细讲解了新四军究竟是一支什么样性质的军队,同国民党部队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为什么要实行官兵平等团结友爱等,邓彪听着听着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他低下头颇有悔意地说,今天上午酒喝多了,不该对值班排长发那么大脾气,今后自己一定注意,酒也想办法少喝。钱浩强见他知错愿改不失忠厚本色,心中很是欣慰。便对他说,团党委经过慎重研究,已经确定了团里七名排以上干部准备去师教导队学习,借以提高基层指挥员的管理水平,并决定由他任带队队长,明天一早就出发。

邓彪一听要去学习,立马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连声说:“不行不行,我一听‘学习’二字脑袋就发涨,再说我以前也进过国民党军校培训过,你们那套军事技术我都懂,说实话,我认为学不到什么新东西。”

钱浩强耐心地开导他说:“百闻不如一见,你没有去过,怎么就知道一定不行呢,我们新四军所教的内容与国民党根本不一样,主要是学政治,当然也学点军事,你可以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体验体验,总不会有坏处嘛!”

邓彪见钱浩强这么热心诚恳地推荐,他不好意思再拒绝,想了一想便爽快点头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上午一大早,王杰就拿着已写好的检举材料来到谢复胜住处,此时谢复胜还没有起床,王杰就将材料委托给一个敌工干事转交,然后自己一转身赶紧溜了。谢复胜起床后看到了王杰亲手写的检举材料,他立刻拆开信封仔细浏览,见里边反映有关赵英通敌的疑点都是些凭空臆测点到为止,根本没有直接有力的证据,最多只能证明赵英工作中有点失误而已,谢复胜不禁大为失望,他悻悻地骂了一句:“鬼滑头,尽写一些不疼不痒的,顶个屁用!”

这时,一个敌工干事急匆匆跑来报告:“赵英昨天一夜未归,现在才刚从外边回来,现正在他自己的房间里。”

谢复胜立刻命令他:“你赶紧带几个保卫战士将他抓来,注意!不要惊动了别人!”

“是!”敌工干事立刻领命去了。

参谋长赵英此时正坐在屋内木凳上,用一块破油布反复擦拭着自己的二十响驳壳枪。昨天上午从谢复胜屋里借故脱身后,他就带了警卫员离开营地直接去了后方医院。任惠生此时腿部受伤还不能下地,看到他来非常高兴,两人叙述了一会分别后的各自情况,任惠生就发觉赵英言语间似乎有些情绪低落。任惠生十分熟悉赵英的性格,知道他从来都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现在见他如此模样,心想他一定是遇到了**烦。便直接问他:“是不是牛湾战斗让你想不开了?……难道上级要处罚你?”

赵英双眉紧皱摇摇头沉默不语,但禁不住任惠生一再追问,便干脆将他与谢复胜以前结怨及现在谢复胜欲趁机报复的事,一五一十地全部叙说了一遍。讲完后赵英还气恼地骂:“要不是怕违犯军纪,我就当场将姓谢的老小子一枪崩了!……现在没办法,眼不见心不烦,干脆到你这里待两天,等那家伙瞎折腾完了滚蛋了,我赵英再回去。”

任惠生听了赵英的讲述,觉得事情没他想得那么简单,任惠生认真考虑了一番对他说:“你在上级来调查的关键时刻,突然不告而别,既没有向钱政委请假,又没有跟陈主任打招呼,这本来就违反了部队纪律,还可能使已有的问题更加复杂化。……谢复胜现在一定正在四处搜寻你的罪状,你这样做,岂不正中他下怀!”

任惠生见赵英还犹犹豫豫,知道他心里还有别的顾虑,便推心置腹地给他分析:“我知道在你心中,你自己一向认为和钱政委是有点矛盾的,在工作中经常有争论。是的,不怕死能打仗是你赵英的优点,为这个老钱曾在我面前夸过你多次,但在遵守军纪上、个人生活上,你就有点自由主义了。老钱是个急性子人,他对你要求严一点高一点也是为你好,其实他心里是一直希望你能早一点成熟起来,能真正成为一个各方面都优秀的新四军指挥员。……就这次牛湾战斗来说,严格地讲,你们两人都有责任,但我相信老钱的品德,他对任何一个自己的同志,都是当面说缺点背后却只说优点,是一个待人诚恳光明磊落的人,我想,他一定会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的!”

最后任惠生便命令赵英:“你现在要立刻赶回去,不能再给谢复胜任何找借口整你的机会。记住!遇事一定要和钱政委、陈主任多多沟通,他们一定会帮你的!”

赵英只好答应说:“好吧,我听你的,这就赶回去。”

临别时,赵英又对任惠生苦笑着说:“唉,我赵英从来都不怕敌人的硬刀子,但是今天,不知怎么的,却还真有点怕自己人背后捅的软刀子,真他娘的有点邪门!”说罢,便连夜赶回了新二团驻地。

赵英擦拭好了枪正要收起,就听“咚”的一声,自己的屋门一下子就被重重地推开,与其说是“推”,不如说是“撞”,紧跟着门外就闯进来几个身穿军服的敌工部人员,他们二话不说就将赵英的驳壳枪夺下,并顺势将他用绳子紧紧捆绑起来。赵英一见都是谢复胜的人,便立刻大声痛骂道:“你们他娘的想干什么?还有没有王法了?”

几人哪里容他分辩,立马将他推推搡搡地强拉到了谢复胜的“审查室”。谢复胜冷笑着对赵英说:“昨天一晚上都干什么去了?是不是跟敌人接头去了,说!”

赵英虽然人被捆住,但嘴还能动,他愤怒得两眼喷火双脚乱蹬道:“好你个狗日谢复胜!你竟敢光天化日公报私仇!……老子有朝一日……非宰了你不可!”

谢复胜也火气旺盛地一拍桌子:“赵英!你给我识相点,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快老老实实向组织如实交代你是怎么通敌的?在牛湾战役中,你是怎么勾结敌人出卖我新四军的?”

被绳子牢牢捆住的赵英愈加愤怒,他嘴里刚骂出一个“狗”字,就被身边的保卫人员用毛巾紧紧塞住了。谢复胜没想到赵英这么倔强,眼看没法继续审下去,便一挥手说:“把他押到隔壁房间好好看着。”

谢复胜还意犹未尽地命人找棍子准备拷打赵英,一旁的敌工干事忙劝阻他:“这不太好吧!谢部长,赵英怎么说也是一个副团职干部,如果现在就动刑,恐怕不合适。”

谢复胜这才稍稍冷静了下来,但仍然余怒未消,他命令:“给我派人严加看守,不许任何人接近,哼!我倒要看他猖狂到几时!”

这时,新二团团部一些还没有参加军事训练的干部战士,都已知道参谋长赵英出事了,一时间大家十分诧异,都聚拢过来议论纷纷。团政治主任陈民刚好从军训场回来,他闻讯后赶忙先跑到政委钱浩强住处报告,钱浩强的警卫员说,政委送邓彪等教导队学员上路还没回来。陈民叫警卫员赶紧去叫政委回来,一边自己先来到谢复胜住处跟他讲理。

谢复胜坐在办公桌前神态平静地饮着茶水,并显出胸有成竹的样子说:“小陈呀,你还年轻,对目前敌我斗争的复杂形势还不了解,现在正是敌伪特务渗入我军内部的最严重时期,为了确保队伍内部高度纯洁,我们必须要采取一些断然措施……”

陈民却激动得双颊通红,他摘下鼻梁上眼镜用手巾反复擦试,正欲据理力争时,钱浩强政委已经及时赶到了。

钱浩强一见谢复胜面便单刀直入地一连声问他:“谢部长,听说你把我们团的赵参谋长关押起来了,这是真的吗?他究竟犯了什么罪?你抓他有什么证据?”

谢复胜一见钱浩强竟用这种质问的口气跟他说话,顿时恼怒得差点跳了起来,他大声说:“钱浩强!我要郑重地提醒你,你现在是在跟组织说话,是在跟上级说话,你要注意你说话的方式!赵英有没有通敌嫌疑,我们已经有了充足证据……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约束好你自己和你的部下,要懂得避嫌,不要自立山头搞地方保护主义!”

但钱浩强并没有被他的高压态势震慑住,依然语气坚决地说:“你能不能将证据明摆出来,你们敌工部如果没证据就不能随便抓人,否则,我们的同志是不会服气的!”

“证据我们当然有,但这里头涉及到保秘原则,暂时还不能对外公开,同时这也是为了保护向组织提供线索的同志。”

谢复胜见钱浩强仍然态度坚决不做退让,只好采取以守为攻的策略说:“夜袭胡庆山的军事计划,也只有你们团部的三个领导知道,如果赵英没有嫌疑,那么剩下的也就只有你钱浩强和陈民两人了,难道你们两个,都想将通敌嫌疑往自己身上揽吗?”

说罢,谢复胜便以敌工部还有要事为由,态度蛮横地命令保卫战士,将钱、陈两人强行推出他的房间。

两人回到团指挥部里,钱浩强就问陈民,谢复胜在抓赵英之前都约谈过哪些人?陈民回答说,见过自己、二营长黄敏、一营长王杰、还有最后一个,就是团政治处宣传员孙子夫。

“孙子夫?最后一个?团机关那么多人为什么要独独见他?”

“我也不知道,我想,可能是孙子夫在参加新四军以前,在苏北的那段历史暂时无人证明吧。”陈民不以为然地说。

“怎么又会是他呢?”钱浩强立时警觉地皱紧了眉头,他觉得谢复胜唯独在见过孙子夫之后,就马上做了拘押赵英的决定,其中原因恐怕没那么简单。

这时,他又想起了在后方医院时,任惠生对他说过的有关孙子夫的那些话,当时他并未完全在意,现在想来,倒觉得话中颇有深意了!

“你是说孙子夫有指证赵英的可能?”陈民惊奇地抬起头来,注视着钱浩强。

钱浩强肯定地点点头然后说:“当初任团长受伤后,曾经提醒过我要注意观察孙子夫,可当时由于时间紧迫,我就暂时忽略了这件事。牛湾战斗以后,我就开始反思自己工作中的种种失误,就对他起了点疑心,昨天我专门询问过侦察班长,他说去侦察胡匪时,曾在营房外碰巧遇到孙子夫,并与他说过话。而且我还专门询问了两个经常接触机密文件的电报员,两人都说最近这段时间,只有孙子夫一个人与他们主动来往较为密切。”

“啊,竟会是这样!”陈民惊讶得几乎就要叫出声来。

“要不要立即将孙子夫逮捕审问,也好还赵英一个清白?”

“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现在我们还只是怀疑,手里还没有直接证据。”

“那该怎么办?”陈民急切地问。

“当务之急是先要救出赵英同志,至于孙子夫,还要派专人暗中严密监视。”

钱浩强经过认真考虑后说:“谢复胜同志太好大喜功急于求成了,想在新二团蹲点的极短时间内就捉奸立功,他这种极其武断急功近利的做法,必然会伤害到无辜同志。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他毕竟是代表师部专门来的,我们还得尊重他,不能同他硬戗,以免使本来就有的问题更加复杂化!……我已想好,只有我亲自跑一趟师部,将问题当面解释清楚,唯有如此,才能还赵英同志一个清白。”

“看来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陈民赞同说,“政委,你就放心去吧,赵英的人身安全由我负责,我保证谢复胜伤害不了他!”

“好,赵英的安全就全交给你了!”钱浩强与他紧紧握了握手。

随后钱浩强就带了几名警卫员,向着师部方向快步出发了。

钱浩强一路紧赶,一个多小时后,就先到达了离师部不远的旅部所在地。旅长夏青听完钱浩强叙述了事情的前后原委,气得立马拍了桌子:“简直是胡闹!赵英是与我们一起共同奋战了三年多的老同志了,怎么转眼之间就成了奸细?谢复胜同志真是老糊涂了,怎能这样做呢!”

夏青态度坚决地对钱浩强说:“走,我陪你一块去师部,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于是钱浩强就跟随夏青离开旅部,又向着师部继续进发了。

师部距旅部只隔着两个村子七八里地远,夏青、钱浩强很快就到达师部见到了师长秦震越。

秦师长在听了钱浩强叙述完事情的全部经过后,他转头看了看夏青,夏青忙向他做证说:“赵英同志虽然性格草莽了些,但他战场上作战很勇敢,有股不怕死的精神,团里的同志一向都很敬重他,根据他以往表现,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不耻的事情来。”

秦师长神色严肃地吸了一口香烟,站在门前沉思了一会,然后对钱浩强说:“我原先只知道你和赵英同志有点矛盾,却没想到你能为他主动承担责任,这说明你做事情是有原则的,赵英同志应该是被冤枉了。看来对这个事情我只注意了大方向,对过程的细节化上却没有过多考虑,是用人有误了。实践证明,谢复胜同志是不适合执行这类政治任务的,他的专横武断一意孤行,给你们团的正常工作造成了不必要的人为干扰,……我代表他,在这里向你们团的受屈同志表示歉意!”

钱浩强、夏青见师长胸怀坦荡严以律已,两人心里都深受感动。钱浩强向秦师长面露愧色地检讨说:“经过牛湾战役之后,我经过几天认真反思,已认识到在我们团机关内部确实存在着管理混乱问题,现经过对内部人员暗中调查摸排,已证实很可能确有敌特人员混入,目前对这个敌特嫌疑人员,到底是日伪的还是国民党顽固派的,暂时还没有调查清楚。”

“很好,你们能有这个突破就好!这说明你们对这个问题是真正重视起来了。我想,只要查出了奸细,你们团就能真正摆脱被动局面。历史证明,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家里出了内奸,实在太危险了!尤其是我们的领导同志,一定要随时提高警惕,不仅要把身边工作人员的背景秉性都掌握到烂熟于心,甚至包括机关的伙夫、马夫、警卫人员,都要知根知底。因为民族斗争和阶级斗争,是很复杂的,敌我互相之间都会经常派出自己的谍报人员。这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殊死斗争,谁麻痹谁就倒霉!”

秦师长向两人掷地有声地讲解了一番敌特危害性后,又语气转缓说,“既然查出来有奸细,就要沉住气了,对奸细如果能利用就尽量加以利用。当然,前提是不能因此而让自己更加被动。”

“是!”钱浩强对着秦师长敬了个军礼,他是打心眼里深深佩服这位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老指挥员。

虽然谢复胜在一种强烈的报复欲望驱使下拘禁了赵英,暂时释放了他心中久已存在的怨气,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这种做法恐怕有点轻率了,他没想到拘捕赵英竟会惹来新二团这么多人反对,看不出来,平时一身痞气的赵英在新二团竟有如此好人缘,这倒是他当初万万没有想到的。他心里清楚,如果赵英真的不是奸细,如果上边知道他办错了案抓错了人,那对他来说将会意味着什么。根据他多年的工作经验,他知道,这会使他经过多年打拼积累起来的政治声誉受到损害,严重一点甚至会毁掉他的政治生命。但反过来讲,如果就此放过赵英,将其大事化小,那岂不等于在赵英面前低头服输,让他以后更加瞧不起自己了吗!如果是这样的结局,那将会使他旧仇未报又添新辱,这是他谢复胜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的。

谢复胜知道,以赵英这样的倔强性格,即使对他刑讯逼供也不大可能使他招认,而自己手中仅有的证据又不足以定他的罪。思前想后,他不禁感觉真的是有点骑虎难下如坐针毡了。

正在胡思乱想异常焦虑时,猛然间,一个釜底抽薪的绝佳主意,竟在他头脑里产生了。他仔细想了想,觉得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切实可行,既可以一劳永逸除掉眼中钉,又能摆脱目前困境。

“对!无毒不丈夫!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这样!”

主意既定,谢复胜便横下心来不再犹豫,他立刻叫来自己的两个心腹警卫,他对两人附耳说:“等一会我们把罪犯赵英押回师部,等走到半道上,你俩就押着赵英故意走慢点,慢慢拖延到队伍最后面,趁其不备将他打死,然后就说他企图畏罪逃跑,不得已而将其击毙!”

两个警卫一听这话一下惊得魂飞天外,都立时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谢复胜早已料到他俩会有这样的反映,便故作镇定地说:“你俩不要怕,一切后果都由我担着,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敌工部为了提高工作效率省去不必要的麻烦,有时就得快刀斩乱麻!”

谢复胜见两人还有点犹豫不决,便进一步鼓动暗示道:“只要你们完成了这次任务,我谢复胜保证,你们俩今后在新四军的前程将会是一片光明!”

两个警卫在听了谢复胜一番慷慨许诺后,终于下了要除掉赵英的决心。

这时已是午后时间,谢复胜带着他的警卫排战士强押着赵英走出审查室,企图悄悄离开新二团团部,但他们刚走出房间没几步远,就被一大群手持武器的新四军战士团团围住了。谢复胜立时火气大发,手指着众人大吼道:“你们一个个简直是无法无天了,谁给你们这样的权利,你们的政委呢?你们的陈主任呢?”

众人都异口同声地回答他:“我们领导都不在,……留下参谋长!不许你带走他!”

双方一大群人都挤在一起僵持不下,谢复胜眼见无计可施正着急呢,就见团政治主任陈民急匆匆地跑过来了。谢复胜急忙向他发号施令:“陈主任,你想犯错误吗?快叫你的战士让开,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陈民马上将手中一份刚收到的电文交到谢复胜手里,谢复胜仔细一看,电报竟然是秦师长亲自署名拍发来的,内容如下:

谢,立即释放赵英,速返师部。

师长 秦震越

谢复胜瞬间就傻了眼,胸口仿如突遭重击,脚底下也有些站立不稳了,他心里知道,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他的原定计划已完全落空了,只得嘴里面下意识地喃喃吐出两个字:“放……人。”

随后便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垂头丧气地无功而返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芦野萧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二十六章 浩强申诉》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