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芦野萧萧 [书号131212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五章 敌工部

《芦野萧萧》 榆树桩/著, 本章共7969字, 更新于: 2015-07-26 08:00

第二十五章 敌工部

新四军江南挺进师师长兼江南军委书记秦震越,坐在桌前默默地吸着香烟,在看过新二团政委钱浩强呈送来的个人检讨书,及新二团在牛湾激战日军的详细报告后,脸上神情异常凝重。他站起身来立在桌前沉思了好大一会,最后在独二旅旅部提出的给予钱浩强同志记过处分的意见书上亲笔签署了“同意”二字。

随后,秦师长命人通知师部直属机关所有团级以上干部,来师部开会。

在与会干部都到齐后,秦师长向在座干部简要讲述了新二团在牛湾遭遇日军战斗的经过。他口气异常严峻地说:“新二团夜袭胡匪没有成功,并且还在撤回的路上遭到了鬼子明显有预谋的攻击,如果不是新三团及时赶到增援,恐怕新二团还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你们大家说说看,这到底是什么因素造成的呢?难道仅仅是因为军事上指挥不得力吗?”

众人一听,也都觉得新二团最近发生的事情的确有些蹊跷,便都私底下议论纷纷起来。

师敌工保卫部部长谢复胜第一个站起来发言,他声音洪亮地说道:“我个人认为,这一事件不能单独孤立地看,而应该结合我们近期面临的总体政治形势发展来综合分析,我认为,自去年三月南京汪伪国民**挂牌成立后,汪伪特务就开始不断地潜入我江南抗日根据地,暗地里到处宣扬什么所谓‘光荣的和平’,鼓吹说跟日本人合作搞什么‘和平救国’。根据地有很多青年农民和一些游手好闲之辈,都轻易相信了他们蛊惑,有的甚至还公然加入当地的伪军,有的则在暗地里与他们勾勾搭搭,为他们通风报信。所有这些,都对我们新建立的抗日根据地造成了现实而严重的威胁。这不,昨天下午,我们敌工部就抓到了两个潜伏进来的汪伪特务,经过审问,他们招供承认说,不仅仅是普通民众,甚至在江南共产党阵营中,都有少量地方干部甚至是部队领导,跟他们有联系!”

说到这里,谢复胜语气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意有所指地说:“新‘江抗’与新‘常抗’刚在阳澄湖畔建立的时候,我曾与他们共同战斗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我相信自己对他们还是比较了解的。据我所知,现在的新二团 — 也就是‘常抗’部队的前身,在这支队伍的成员背景里,除了有相当一部分战士是来自上海的工人阶级、知识青年外,其余绝大部分战士都是本地的农民,加之前不久收编了昆山熊一岳的地主私人武装,以及新近又刚刚接纳了一支反正的国民党忠救军队伍,新二团现在的部队内部人员成分,可以说是已经非常的复杂化了。另外,在新二团内部主要领导之间也有些矛盾,听说新二团的赵参谋长平时作风自由散漫,有一点封建山大王思想,不太容易团结同志,钱政委为此与他有些矛盾,我想,所有这些,必然会影响部队的凝聚力和战斗力,严重一点,还可能导致动机不纯的投机分子甚至是敌人奸细,趁机混进革命队伍!”

秦师长赞同地点点头示意他坐下,说:“刚才谢部长的发言我认为还是有些道理的。的确,在近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只顾片面重视新四军队伍的数量建设,却忽视了部队干部战士的政治思想教育,忽视了部队质量上的建设,只顾盲目扩大,却忽略了巩固消化。眼看着国民党顽固派就要对我们江南新四军掀起一场规模更大的****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一定要睁大眼睛,先清理整顿好自己内部,只有先认认真真清扫干净自家屋子,才能有信心迎接外来的‘不速之客’呀!”

……

秦师长最后做了总结性发言:“新二团最近为什么会接连出事呢?我想,这应该不会是无关联的偶然事件,我认为还需要在座的某一位同志,能够代表师部专程跑一趟新二团,协助新二团政委钱浩强同志,在团里认认真真搞一番调研,做一次自上而下的思想教育整顿,切实查出问题,清除不良因素,继而将成功经验作为样板,向全师推广……”

话音刚落,谢复胜便又站起身来坚决表态:“如果师领导信得过我,我谢复胜愿意毛遂自荐,接受这一光荣任务!”

“好,就你去!”秦师长当即同意下来。他满意地指着谢复胜对众人说:“谢复胜同志是上海地下党多年的老同志,很有对敌斗争经验,锄奸反特工作搞得有声有色,最近还刚刚破获了一起潜伏很深,并负有暗杀任务的敌特组织,有效保卫了领导机关的安全,为革命立了不小的功劳,起到了拿枪的新四军起不到的特殊作用,我想他此去一定能够圆满完成任务!”

会议的决议就这样定下来了。

会议散后,师组织部葛部长有点顾虑地对秦师长说:“谢复胜同志搞敌工抓保卫确实很有一套办法,可他并没有基层部队实际工作经验,派他下去主抓政风整顿,会不会有些不太妥当?”

秦师长听了摇摇头说:“你的顾虑可能也有一定道理,但是现实情况是,留给我们在政治上抓思想整顿的时间已不多了,何况这个时候正是敌特潜入我军内部活动最为猖獗的时期,让谢复胜同志协助新二团进行政治整顿,同时也要搞一次对新二团部队的干部政审,这就能更好发挥他的特长,即使真查不出什么坏分子,客观上也能起到震慑敌特,警醒某些有不良倾向同志的作用呀!”

说到这里,秦师长笑了笑语调略带点调侃道:“古人云,‘治乱世用重典。’我这里也有一句话:非常时期,对某些患有严重思想病的同志,就非得下一点政治猛药不可,宁可矫枉过正,也要使我们的基层指挥员们早一点政治觉悟成熟起来!”

第二天上午,谢复胜就带了两名敌工部干部及一个排的警卫战士,离开师部向着新二团驻地匆匆进发了。

钱浩强在经历了牛湾那场与敌殊死搏杀的血战后,他对自己驾驭部队的领导能力第一次开始有了怀疑,这两天他都在认真反思自己在以往工作中的任何点滴失误。他想,由于前一段时间部队发展的比较顺利,这可能在无形中助长了他的轻敌骄傲情绪。他开始回忆自己在这次战役前后的种种表现,试图寻找出在制定袭击胡匪的作战计划中,自己到底疏漏了什么?以至于对敌作战处处被动受制于人。那么,到底是在哪个环节上疏漏了呢?他陷入了苦苦沉思之中。

接近晌午,译电员拿来一份师部刚刚发来的电报,内容是师敌工部长将要来新二团抓政治思想整顿,希望钱政委给予配合。看完电报,钱浩强的心情愈加复杂了,他心里很清楚敌工保卫部的职责和作用是什么,这足以说明师部对他们团的发展现状,以及近期所发生的一系列问题,肯定是不满意了,同时他对敌工部长谢复胜的为人秉性也多少了解一点,大概知道谢复胜是一个性格内敛,不苟言笑,不太怎么好打交道的人。

想到这里,钱浩强便郁闷地丢下手里文件,倒背着双手走出屋外,他想到营区周围随便走走散散心。当他快走到营区北边的小竹林时,这时,一阵悦耳的口琴声透过竹林传了过来,钱浩强侧耳聆听,口琴吹得是抗日歌曲《大刀进行曲》,钱浩强一听就知道,那是团卫生队长胡熙喜欢吹奏的曲子,钱浩强顺着琴声慢慢地走过竹林,这时琴声已经终曲了,钱浩强看见了卫生队长胡熙同志正和几个小卫生队员在一起,都靠在堆满了稻草的打谷场上,一边晒着温暖的太阳一边在聊天。钱浩强平时最喜欢这一帮天真烂漫无拘无束的小鬼头了,因此他饶有兴趣地向他们身后悄悄走了过去。这时就听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卫生队员好奇地问胡熙:“队长,我们想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 — 你结过婚没有?”

“我才刚二十一岁,怎么可能结婚!”

“有对象吗?”

“当然有,……跟我还是大学同学,人现在还在上海,不过嘛,她马上也要来当新四军了!”

“那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早着呢!等抗战胜利了吧。”

“有她的照片吗?快拿给我们瞧瞧……”几个小卫生队员立刻都伸长脑袋簇拥过来,好奇地叫嚷着。

“好,好,这就拿给你们看,不过要小心,千万可别把照片弄脏了……”

看到胡熙和小卫生员们其乐融融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钱浩强心中很是欣慰,刚才心里积郁的一点不快,马上烟消云散了。

钱浩强刚回到团指挥部,就见一个哨兵急慌慌地跑来报告:“三营长邓彪与值班排长正在村口吵架呢!村里的老百姓都在围观。”

“怎么搞的嘛?也不注意群众影响!”钱浩强忙走出指挥部向着出事地点奔跑过去。

远远地就看见邓彪歪戴军帽敞着衣领,摇头晃脑的还带着点醉意。他推搡着值班排长嚷道:“你小子算老几,老子当年在上海打鬼子……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不许出去就是不许出去,这是部队的纪律,谁也不能违反!”值班排长理直气壮地辩白。

钱浩强见状立刻上前拨开人群问:“怎么回事?”

值班排长抢先告状:“政委,三营长酒喝多了,还想到镇上闲逛,我拦了他,他就用脏话骂我!”

钱浩强了解了事情大致原委后,便命令值班排长:“你先去吧,这事我来处理。”

值班排长只得撅了嘴,带着几个执勤战士离开了。

钱浩强用手搀扶住两眼通红已摇摇欲坠的邓彪,轻声责备说:“你看你,老邓,身上有伤还要喝酒,都醉成这样了,还往外跑,就不怕老百姓笑话新四军,太不注意自己形象了!”

邓彪有点口齿不清地回答:“我心里高兴,……亲手杀了三个鬼子,好久没这么痛快……就得喝酒庆贺庆贺!”

钱浩强扶着他一边回营区一边劝慰说:“你先回去好好地睡一觉,等酒醒后我还有事找你。”

钱浩强将邓彪扶回营房躺下后,才抽身回到指挥部,这时,师敌工部部长谢复胜已经坐在屋里等他了。

钱浩强惊讶地上前与他握手,说:“谢部长做事真是雷厉风行,师里的电报刚到,谢部长的人就跟着到了。”

谢复胜却略带点讽刺语气笑着说:“我眼福不错,刚跨进新二团大门就看见酒鬼撒泼闹事,新二团的军容军纪看来是越来越进步了!”

钱浩强一愣,马上不卑不亢地回答:“我们新四军对待新来的同志,尤其是旧军队过来的同志,还是要讲点宽容有些耐心的。”

谢复胜旋即收起笑容,一脸正色地说:“钱政委,我这次来,是奉了师部命令,专门调查总结牛湾战役失利经过的。”谢复胜不等钱浩强回答便话锋一转加重了语气:“钱政委想必对我们敌工部的职能应该有所了解吧。师部这次专门派我来,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师部怀疑你们团机关里可能混入了敌伪特务,所以要求你尽力与我配合,尽最大努力早一日挖出内部奸细!”

“奸细?”钱浩强立时表情严肃了,他忙问:“请问谢部长,你是手里确实有了什么证据,还是只是理论上怀疑?”

“证据当然是有一点,但现在还不能完全肯定。”谢复胜意味深长地启发钱浩强,“你好好地仔细回想一下,近一个月来,你们团里发生的事还少吗?这已经引起师里高度重视。……先是团长任惠生半路遭人伏击,险些被捉,接下来就是派出去的随军服务团人员被胡庆山匪徒集体枪杀,然后又是牛湾遭遇战。难道你就丝毫不觉得这一切现象都很反常吗!”

钱浩强若有所思地回答道:“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两天,我也在反思这个问题,只是一时间还没有查出证据……”

谢复胜马上摆出一副很大度的样子说:“本来师部的意思,包括你在内,团里连级以上干部及团机关所有工作人员,都要接受政治审查,但我谢复胜还是相信你老钱的,怎么说你也是党内老同志了,是经得起考验的,所以这次排查,我就自作主张将你排除在外了。不过我也希望你能在接下来的审查工作中积极配合我哟!”

钱浩强神色坦然地说:“我本人愿意无条件接受组织上任何审查,绝不会遇到事情有半点退缩躲避。”

谢复胜没想到钱浩强这么立场鲜明,不禁有些尴尬,只得说:“好,既然你有这个态度,那就好。”

谢复胜与钱浩强简短谈过后,就马上将团机关给他安排的临时住处当成了政治审查室,并在第一时间内迅速约谈新二团参谋长赵英。

这时赵英正和陈民两人在军训场上观看战士们训练,团部通讯员跑来报告:“师敌工部谢部长要求赵参谋长立刻去他那里一趟。”

赵英惊讶地问陈民:“哪个谢部长?”

“就是以前的特委组织部部长谢复胜同志。”陈民说。

赵英马上想起了以前自己曾得罪过他 , 现在碰到了岂不是冤家路窄吗!便连忙对通讯员摇头说:“我不去,……要不,你就说我不在。”

陈民忙对他说:“小赵,你可不能乱来!谢部长是代表上级党组织来的,在组织面前,你只有服从的义务,必须得去!”

赵英心想去就去!自己又没做亏心事,怕他怎地?于是就跟着通讯员离开了军训场,走到半道他突然灵机一动,就对跟随的警卫员说:“我现在去谢部长那里谈话,如果十分钟后还不见我出来,你就……”

警卫员点头答应,赵英便跟着通讯员直往谢复胜住处走去。

赵英来到谢复胜屋前推门一看,呵!好家伙,不大的一间小屋竟然站了六七个全副武装神色肃穆的保卫战士,屋内只有一张桌子,那是专配给敌工部长谢复胜办公用的。此时谢复胜正挺直了腰板坐在桌前,桌子对面只有一张木凳,想来应该是专留给赵英坐的。赵英心里立时一动,突然有一种犯人即将被审的感觉,但他脸上却毫不在意,昂着头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谢复胜见他态度还是先前老样子,脸上不由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谢复胜微微笑道:“赵参谋长,一年多不见,没想到你还跟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哪!”

赵英立刻也微笑着回敬:“彼此彼此。”

谢复胜随即话锋一转不再跟他客套,说:“赵参谋长,这次牛湾战役总结报告经师部讨论,都一致认为你作为参谋长,是负有很大指挥责任的,虽然钱政委基于同志间情义愿意主动为你承担,但钉是钉铆是铆,谁的责任还得谁来负,你只有诚心诚意认识到自身错误,认真改正自己,诚恳地接受组织上批评和审查……只有这样,你才能获得师旅领导的谅解和信任,才能放下包袱轻装前进嘛!”

说罢,谢复胜便拿出一叠纸张和一支钢笔,说:“你现在就在这里抓紧写,要把自己在这次战役中的错误写得深刻一些。”赵英心说果然是来找茬的,他立刻很不情愿地拒绝说:“我早就写了检讨书而且已交给旅部了,怎么还让我写?”

谢复胜一愣,又马上恢复常态说:“你那份检查师领导看了,认为写的不深刻,要重新写。”

谢复胜脸上的细微变化没有躲过赵英的眼睛,赵英不太相信师领导会让他重新写,但这话又不能明说,便故意拖延时间说:“那好,我就再重写一份,不过我赵英认字不多,没有个两天可是写不出来的,我得回去慢慢写。”

“不行!我们工作组任务很紧可没有时间等你,你就在这里抓紧写,不认识的字我可以告诉你!”谢复胜显然不想让他走。

双方眼看就要闹僵,赵英的警卫员恰好匆忙地跑来报告:“参谋长,钱政委有急事找你,叫你快去!”

赵英顺势借坡下驴,向谢复胜一拱手:“对不住了,赵某先走一步!”跟着警卫员一转身就跑了。

谢复胜赶紧吩咐身边的一个敌工干事:“快去看看,是不是钱政委找他?”

过了一会敌工干事回来汇报:“钱政委已经去了三营宿舍,根本就不可能叫赵英,而赵英现在又不知去哪里了。”

谢复胜顿时气得两眼圆睁,他挥挥手叫手下人都退出房间,然后独自一人咬牙切齿地低声骂道:“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都到了这时还这么猖狂,本来只想让他吃点苦头……看来不动真格的,他不晓得天有多高!”

谢复胜努力平复了胸中怒气,随后又叫来了新二团的政治主任陈民。待陈民进屋后,谢复胜非常热情地为陈民倒茶,然后对他亲切地说:“小陈哪,你我都曾在江苏省委宣传部里做过事,按渊源来说,你也可以算是我的老部下了。我代表党组织还是充分信任你的,这次我代表师部,专门来调查你们团内部有关敌特混入的事,具体范围已经锁定在团直属机关范围内……你要好好地回忆一下,思想上不要有顾虑,要大胆地想,除了钱政委,其他任何人都可以是怀疑对象!”

陈民从谢复胜看似轻松的口吻中嗅到了一丝**味,他在脑海中认认真真回忆了好大一会,才抬起头来正视着谢复胜眼睛:“实在对不住,谢部长,我把指挥部里十余名同志都挨个儿认真过滤了一遍,确实想不出哪位同志有可疑之处。”

谢复胜知道他会这么说,便用启发性语气点拨他:“如果确实没有目标,那就从某些同志的平时行为作风、思想状况来判断。当然,我这里指的某些同志,是能够知道重要军事机密的团机关主要领导干部,而不是一般无关紧要的同志。”

陈民只得摇了摇头:“能接触到重要军事机密的只有钱政委、赵参谋长、我,另外还有两个电报员,此外再不会有别人了。”

谢复胜见陈民头脑一根筋始终不上路,只好按捺不住向他明白兜底说:“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师保卫部已经初步掌握了赵英与敌人暗中来往的一些线索,赵英这一段时间一直都与你工作在一起,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察觉,一点警惕性吗?”

陈民立时瞪大了眼睛:“赵参谋长?不可能吧,虽说他平时有点自由主义自律性不太强,但要说他私通敌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就算我能相信,别的同志也不会信!”

谢复胜没想到陈民竟会丝毫不给他面子,不由颇为上火地批评道:“你这个同志呀,说轻一点是个没有原则的好好先生,说重一点,就是没有党性组织纪律性!”说罢,便悻悻地朝他挥挥手,将他从自己房间里“请”了出去。

谢复胜又拿过新二团连以上干部的政治背景履历表,一个个地仔细琢磨了一遍,心里有了新的主意。

他派人叫来了新二团二营营长黄敏谈话。

黄敏进屋后马上向谢复胜敬了个标准的军礼,谢复胜招手示意他坐下,然后摆出一副威严的神态对他说:“这次师部专门委派我来你们团审查干部,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要将部队里一些政治背景有污点的投机分子清除出革命队伍,二是要设法揪出隐藏在队伍里的敌特分子。”

谢复胜有意识地继续说道:“我认真阅看了你的干部档案材料,你在加入新四军以前,是隶属于昆山熊一岳的地主武装吧!”

黄敏一听,急忙接过他话茬分辩:“熊先生虽是地主出身,但他是抗日的,而且他的队伍也从不欺压百姓……”

谢复胜立马打断他的话:“我现在不想说熊一岳,只说你,如果你想证明自己清白,那就必须主动揭发出别人,只有拿出实际行动,组织上才会信任你嘛!”

黄敏想也不想就回答说:“我在政治上是绝对清白的,这一点,钱政委、赵参谋长、陈主任都可以替我证明。”

谢复胜冷冷一笑说:“你靠他们来证明?他们中间还有人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呢!要不然的话,就不会发生牛湾遭敌伏击的事件了!”

谢复胜见黄敏还没有明白他的真实意思,便干脆向他挑明了说:“我们师敌工部现在已经初步掌握了,你们团的赵参谋长与敌人暗中来往的一些证据。如果你能协助我们,积极主动地揭发他,那么组织上就会信任你,还会继续重用你的。”说到这里,谢复胜又进一步地向他暗示,“你可要仔细想好了,这可是关系到你自身政治前途的一件大事!”

黄敏到了这时才明白了谢复胜的真实意图,他先是一愣,然后偏过头来好像是认真想了一会,结果还是说:“不太可能吧,我跟着赵参谋长打鬼子打汉奸都快有一年了,从来就没发现他有过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可以用自己脑袋担保……”

谢复胜气得一挺身站起来,立马挥挥手将黄敏赶了出屋子,末了还低声骂一句粗话:“真他娘的闷葫芦,一点都不开窍!”

黄敏走后,谢复胜又立刻叫来了新二团一营长王杰,他暗暗下了决心,非要将赵英整倒不可。

王杰到后,谢复胜做出很关心的样子,询问他参加革命有多少年了?王杰老实地回答说,跟随任团长参加“常抗”算起,到现在已整整三年了。谢复胜在此之前已从侧面了解过王杰的背景资料,对于他的处世性格有了点了解,所以话没说两句,就开始非常露骨地诱惑他说:“小王呀,你的政治背景我已大致了解过了,很不错嘛!响当当的无产阶级贫农出身,是我们革命的主力军嘛,是我党在政治上的重点培养对象……”

谢复胜先是大大地勉励他一番才开始话入正题:“小王哪,我们组织上现正在重点调查赵英参谋长, 根据已掌握的现有线索, 发现他有通敌的嫌疑。因此不管怎么说,他的这个参谋长位置肯定是坐不成了。现在组织上叫你来,就是因为你一直和他在一起工作,对他的底细最了解,也最有发言权,现在党组织要求你写一份揭发他问题的翔实材料,你要认认真真去写,可不要因为老乡情面而对组织上隐瞒包庇哟!”

“啊,这个么……”由于事发突然,之前又没有思想准备,王杰顿时一下子紧张的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了。

“你不要有什么顾虑,只管大胆地写,有组织上为你做主为你撑腰,只要你揭发材料写的深刻切中要害,组织上就可以认为你是立了大功的,就会考虑研究你的职务调动问题。你是有工作能力的,你还可以胜任更重要的岗位嘛!”谢复胜加紧暗示鼓动他。

王杰坐在木凳上身子不由自主地来回扭动,脸颊上很快渗出了些许细微汗珠,看得出来,他心里已经在进行剧烈的思想斗争了。

谢复胜看出他内心已经在动摇了,便故作轻松地轻拍了拍他的肩背说:“你先回去好好写,明天早饭前交给我就行了。”

王杰就像遇了“大赦”一般,连忙躬身答了几句“是,是”,然后赶紧退出了屋门。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芦野萧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二十五章 敌工部》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