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芦野萧萧 [书号131212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三章 惠生遭难

《芦野萧萧》 榆树桩/著, 本章共8611字, 更新于: 2015-07-25 08:00

第二十三章 惠生遭难

寒露来临,微风细雨中,些许透露出了一点凉意。

这天,陈民正在支队部屋里指导政治处宣传人员书写壁报,外面忽然有门卫进来报告,说有一位青年在营区门外要求参加新四军,并且还说他是陈民副主任的高中同学呢!

陈民赶忙出去会见,只见来人与陈民一样,脸上也戴着一副眼镜,二十多岁年纪,留短发,着中山装,一副读书人打扮。

陈民立时一眼就认了出来,他兴奋地叫道:“哎呀!这不是孙子夫嘛,原来班里的抗日宣传积极分子,这些年不见,你都跑到哪里去了?”

孙子夫也是满脸喜悦地紧紧握住陈民的手说:“嗨,说来真是惭愧,我可没你那么幸运,早早就穿上了新四军军装,……我这两年都在苏北,跟着本家亲戚东奔西跑到处谋生计呢!”

陈民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孙子夫回答:“我昨天刚从苏北回来,就从同学那里得知了你的消息,知道你已经是新四军的干部了,所以我二话没说就来找你了。”

陈民高兴地问他,是否想好了铁定要打算参加新四军?孙子夫满脸认真斩钉截铁地说:“我记得以前在学校时,你陈民可是班里最不擅长讲话的人 , 身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优点。可你现在呢,真让人不敢相信,你竟成了堂堂新四军的干部,跟以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了,不仅是口才,连思想和气质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当真是革命环境改变人哪!有你做榜样,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当然是铁了心的,坚决要求参加新四军!”

陈民高兴地说:“嘿,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哪!还像以前那样,能说会道的。好,我们新四军正需要你这样的宣传人才,只要你有这个决心就好……走,我现在就带你去见支队部领导钱浩强同志。”

钱浩强在听取了陈民介绍后,又详细询问了解了孙子夫的家庭及社会情况,见他回答的很为流畅,基本看不出什么问题来,便同任惠生等人商量,最后决定批准孙子夫参加新四军,并给孙子夫安排了一个专门协助陈民同志在支队政治处做宣传工作。

随后陈民就领着孙子夫到部队各处参观,给他介绍工作环境,临了陈民对他郑重地说:“子夫,你可一定要好好干,千万别辜负了部队对你的信任哪!”

孙子夫当即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你就看好吧,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就会把属于自己职责内的事,做得有声有色!”

春节过后,冰雪消融,寒风渐暖,昏睡的土地慢慢开始复苏了。

这一天,二支队全体干部战士正在各自营房内兴高采烈地更换各自军衣上的臂章,原来,前两日“江抗”总指挥部刚刚下达命令,要求各支队全体人员从即日起,一律将所穿军服 “江抗”臂章全部更换,恢复成带有新四军醒目标志的“N4A”臂章。

紧接着“江抗”总指挥部又送来一份通知,要求所属各支队派出一位主要领导,前往杨口镇“江抗”总指挥部参加一个重要会议。会议内容虽然通知上没有明言,但是大家基本上都已大致猜到了,那就是跟上个月刚刚发生的“皖南事变”一定有关。

由于总指挥部距离二支队驻地较近,只有不到一小时路程,支队长任惠生也就没准备多带警卫员,刚好侦察班长张昊也想去总指挥部瞧瞧,他就只带了张昊一人上路了。

两人穿着普通便装行进在偶有河沟水塘的村间小路上,任惠生看着张昊的个头已经与他一般高了,再也不是两年前刚见面时那般瘦小模样,不由心生感慨,便亲昵地对他说:“我最近发现呀,你有了一个可喜的小变化,现在只要在家没任务,你就喜欢听政治课,不再像以前那么散漫、贪玩了,你给我说说,这是什么原因呢?”

张昊不好意思地笑了:“都当了侦察班长了,总要有点政治觉悟吧!”

两人走了一会,张昊又认真地问任惠生:“支队长,你说我们以后有没有希望见到毛主席?”

任惠生听了他有点近乎天真的话,心里觉得他既可爱又有点好笑,便拿好话安慰他:“有!只要把鬼子打跑了,革命胜利了,我们就能见着毛主席!”

张昊受到了鼓舞,立时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拍着手说:“太好了,那我就从今天起,尽量不让自己早牺牲,到时候还要见毛主席呢!”

任惠生看着他那还是孩子般天真的笑脸,不由得乐了。

“江抗”各支队及总指挥部营级以上干部共三十余人,坐满了一间不大的会议室,“江抗”总指挥林越司令员神情严肃地拿着一叠文件,走进了会议室。

他眼神环顾了一遍在座同志,见大家都已到齐了,便开始发表重要讲话。他语气坚定地说:“国民党反动派于一九四一年一月上旬,在安徽云岭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掀起第二次疯狂的****,企图用武力一举消灭我新四军。我们新四军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号召广大军民团结一致,坚决粉碎国民党顽固派的一切**阴谋,坚持抗战到底,彻底打败日本侵略者!”

话到这里,林司令员又调侃地对大家说:“既然顽固派们非要跟我们撕破脸皮,那我们也就用不着再谦虚了,从今天起,我秦震越的大名又可以重新公开使用了!”

会议接下来便宣读了中共中央发布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任命陈毅为新四军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遵照新四军军部命令,宣布新四军江南抗日救国军从即日起,正式改编为新四军江南挺进师,由秦震越任师长兼政委,同时成立新的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由秦震越任总指挥,统一领导整个苏南地区抗日斗争。

会场上同志们的精神立时受到了充分鼓舞,大家不约而同地鼓起了热烈掌声。

秦师长随后发布军部命令:原“江抗”东路部队整编为新四军江南挺进师独二旅,原苏南西路(丹阳、句容、溧水、溧阳地区)部队整编为挺进师独一旅。原“江抗”东路一支队长夏青同志,直接升任挺进师独二旅旅长,从皖南事变中率部突围出来的姜玉成同志任独二旅政委。原东路一支队副支队长徐建方同志升任独二旅新一团团长,原东路二、三两个支队支队长、政治主任分别升任独二旅新二团、新三团的团长、政委。每个团都配发一部五瓦功率的手摇发报机,可以和旅部及师部随时保持联系。

会议最后,秦师长向与会同志严正指出:“我们新四军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听从任何不抗战的命令,我们再也不能拘束于任何不合抗战的法律下,我们将立即开始以独立自主的精神,积极地与亲日派内奸做斗争,我们将自动建立起自己的抗日民主政权。”

与此同时,在阳澄湖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岛村里,在胡庆山武装的临时居住地,国民党忠义救国军太湖纵队一中队长方涛,正面对着胡庆山大声念着一份委任状:

兹念常熟县胡庆山部抗日有功,**得力,特委任其为江苏省常熟县保安团团长。

国民**江南行署

冷欣

方涛念完后将委任状交到胡庆山手里,然后意味深长地说:“庆山兄,皖南剿共的消息,想必你已知道了吧,如今我们的蒋委员长已经撤消了新四军番号,现在隐匿盘踞在江南的新四军游击队,已经不被国民**所承认,他们都已成了不折不扣的土匪队伍,望庆山兄再也不要对他们心存顾虑,今后一定要一心一意效忠党国,莫再辜负党国的信任哟!”

胡庆山在得知新四军军部已被国民党部队基本消灭后,他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狂喜,马上精神亢奋地向方涛保证:“我胡某人愿意发誓,从今往后生是国民党的人,死是国民党的鬼,从今天起,我视共产党新四军为不共戴天的仇人,必欲灭之而后快!”

“好!庆山兄果然快人快语,爽快!”

方涛举起酒杯对胡庆山说:“方某就先在这里预祝庆山兄今后前途无量,步步高升。”

两人的酒杯碰在一起,彼此间得意地大笑起来。

方涛故作神秘地对胡庆山说:“现在就有一个立大功的机会,你想不想要?”

胡庆山立时睁大了眼睛:“什么机会?”

方涛说:“我们江南行署早已在‘江抗’土匪窝里安插了一名机密内线,昨天这名内线送来情报,说是‘江抗’二支队长任惠生已去‘江抗’总部开会,估计这两天就会返回,而且任惠生在路上只带了一名警卫。”

胡庆山急问消息可靠吗?

“绝对可靠!”

“好,那我胡某人就派出八组弟兄潜入‘江抗’控制区,在所有他可能经过的路上分别设伏,一定要想法将他抓住!”

“这样最好。”方涛又对胡庆山说,“我们上级首脑准备对‘江抗’有所动作,近期已派了一支先遣小分队进入阳澄湖一带侦察,队长姓邓,到时候你们之间如果碰到,可千万别误会呀!”

“你放心,到了胡某地界上,我一定会善待他们的。”

新四军师部会议结束后,任惠生等军事干部又随旅长夏青来到新成立的独二旅旅部做短暂观摩。临分别时,夏旅长发现任惠生只带了张昊一人前来开会,有点不放心地责备他说,怎么一点也不注意个人安全。说着就准备派一个班战士护送他回去。任惠生连忙制止说:“不用再麻烦旅部了,现在我走的这条路线都在新四军的控制区内,很安全,而且沿路地形我又很熟悉,人带多了反而容易暴露自己的目标。”

夏青见他说得也有道理,也只好由他,于是两人握手告别。

任惠生带着张昊一路行走准备返回二支队驻地,任惠生一边走路一边思考着,怎样才能将师部的会议精神充分贯彻到部队中去。不知不觉两人就已走到陆巷村地界,陆巷村往南不远就是太平镇。虽然“江抗”现在已实际控制了太平镇,但仍有胡庆山武装暗地里搞破坏,跟在任惠生后边的张昊不由得摸住了腰上匣子枪提高了警惕。

二人刚走近陆巷村边上时,突然从小路边的灌木丛中一下跳出四个手持短枪身着便衣的人,为首一人用枪指着任惠生和张昊,喝令他俩原地站住。任惠生凭经验马上判断遇到了土匪,他立即一闪身卧倒在草丛中开始拔枪,机敏的张昊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内拔枪射击。

一名土匪当场中弹倒地,发出了惨叫声,剩余的三名土匪立即一边还击一边从两侧迂回包抄上来。在持续不断的交火中,任惠生不幸被躲在侧面的一名土匪击中腿部,“哎呀!”一声叫出声来,张昊见状惊呼一声,立刻上前准备保护,就在他起身跃起的一刹那,一颗子弹猛然击中了他的头部,张昊没吭一声就倒下了。任惠生焦急地连声呼叫张昊名字,一边试图接近他,三个土匪趁此机会迅速冲上来抓住了他。

为首的一个家伙狂喜地说:“哈哈!你果然就是任大队长,活该我今天没白等,这回可逮着大鱼了!”

任惠生用手指着躺在地上的张昊,神情悲痛地说:“我落在你们手里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希望你们能快点救治他一下。”

土匪头嘴里不管不顾地骂道: “少废话,你的警卫员早让我们打死了……妈的,这小子临死前还打死我们一个弟兄。”说完,便命令两个土匪强行架起任惠生身体,向着南边方向走去。

任惠生此时心中已十分懊丧,他悔恨自己太过于麻痹大意了,自己身陷囹圄事小,却连累小张昊牺牲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心里痛苦地自责着。

走了没有多久,任惠生便嚷着说你们干脆打死我得了,我已经没法再走了!三个土匪哪里管他死活,只管拖着他身体硬向前走。

三人拖着任惠生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了一个名叫向泾村的小村子,三个土匪已经累得实在走不动了。为首的土匪径直走到一户较为像样的人家门前拍门喊叫:“向保长,向保长,快开门哪!”

任惠生抬头打量了一眼这户人家,只见高大的院墙,宽阔的门脸,门上还有一对刚贴上不久的大红春联:

春来万象犹生色,苍生几时息干戈。

看春联的意思,主人家应该是一位较为关心时事的人。这时,一个年约五十岁左右,身体壮硕的黑面男子应声迎了出来。土匪向他嚷道:“老向,快给我们弄点饭吃,老子都饿得不行了。”

向保长先是诧异地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任惠生,然后客客气气答应着:“好嘞,我这就去安排。”

不多时就已在房中备齐了酒饭,三个土匪马上走上饭桌毫不客气地吃喝起来。向保长趁三个土匪猜拳行令吆五喝六的当儿,悄悄来到隔壁房间,他贴近了躺在墙角里的任惠生,关切地低声询问他:“你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抓你?你如果讲实话,也许我能帮的上你!”

任惠生见他态度诚恳不像虚情假意,便如实对他说:“实不相瞒,我就是‘江抗’二支队队长任惠生,在外出路上不幸被三个土匪打伤了腿,给抓住了。”

“啊,你就是闻名江南的任菩萨! — 失敬、失敬!”向保长惊喜地差点叫出声来,他急忙对任惠生低声说:“我叫向朝民,是这个村的保长,我平时最恨这一帮欺压百姓的土匪,最敬重的就是你这样的抗日英雄……你快说,我用什么办法才能救你出去?”

任惠生犹豫了一下回答说:“这些土匪个个都凶狠残暴,都是亡命之徒,你最好不要为我牵连自己。”

向保长见任惠生自己身处险境还替他人着想,心中很是感动,便下了决心说:“你就放心吧,我是一个无牵挂的,老婆人还在上海,女儿也早出嫁了……我一定想法救你出去!”

向保长转身出来回到土匪的酒桌边坐下,他向土匪殷勤地劝酒,还说些好听的恭维话,不一会儿,三个土匪都已喝得差不多了,为首的土匪睁着一双半醉的眼睛对向保长说:“谢谢你老向的热情款待,不过今天还有任务,不能再喝了,烦劳向保长再找两个壮丁来,帮我们押一个犯人回去。”

向保长点头哈腰地回答:“兄弟们尽管放心,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我这就去给你们找人。”

向保长走到屋外找来两个年轻后生附耳嘀咕几句,然后三人各拿一根短木棒悄悄来到正在喝酒的土匪身后,三人趁其不备,照着土匪脑门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打,三个土匪马上都被打倒在地。向保长赶紧和两后生跑出屋门将房间锁上,然后三人立刻抬起一副门板将任惠生放上去,向“江抗”驻地方向快步跑去。

任惠生一边向他们表示感谢一边问他们土匪怎么样了?向保长说土匪已经被他们打倒了。任惠生又问有没有拿走土匪衣襟里的短枪?向保长“哎哟”一声,说紧张之中竟然给忘了,任惠生忙说:“那得赶紧朝偏僻小道走,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

正奔走间,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声音嘶哑的吆喝声:“妈的,就在前面,还没跑远……”

说话工夫,就见那三个刚被打的土匪,气急败坏地提着枪嚎叫着追了上来。

向保长顿时急得一个劲催促两后生再快一点奔跑,任惠生知道这样下去是绝跑不过土匪的,他一伸手抓住了前面后生的衣服,叫他们立刻放下自己。向保长见状急忙扳住任惠生的手说:“任支队长,不要争了,只要我向某一口气在,就一定要救你!”

就在最紧张时刻,前面沿着河岸边又忽然冒出了一支身穿黄军装的队伍,也不知是日军还是国军。“糟糕,真是祸不单行!”向保长慌得只好又抬着任惠生仓促拐道准备躲藏,时间只稍一耽误,三个土匪便已追到跟前了。头部受了棒伤的土匪嘴里骂骂咧咧的,提着手中短枪冲上来就要开枪,就在这时,身后那一支百余人的国军队伍也紧跟着恰好赶到了。

只见为首带队的,是一个生的豹头环眼的国军队长,他从后面赶上来问:“咋个回事,咋个回事?”

为首的土匪赶紧毕恭毕敬地向他报告:“报告长官,这个受伤的**就是我们胡团长要抓的‘江抗’支队长,他就是任惠生!”

国军长官立刻走到任惠生跟前查看,仔细辨认之下,国军长官竟“啊”的一下叫出声来,他立刻弯了单腿半蹲在任惠生面前,紧紧抓住任惠生的手,异常激动地说:“任大夫,小任!……是我,我是你的结义兄弟邓彪呀!”

任惠生这时也已经认出了他,任惠生非常高兴地说:“真是没想到,没想到呀,我俩竟会在这里相见了!”

邓彪语气发狠地说:“小任呀,不用多说了,你在我心中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谁他娘跟你过不去,他就是我邓彪的敌人!”说罢,便立刻命人将三个土匪抓了起来。

邓彪问任惠生这三个家伙该怎么处置?任惠生气愤地说:“这三个土匪恶贯满盈死有余辜!”

邓彪立刻命令将三个土匪拖到野地里统统枪毙!三个土匪顿时惊吓得魂飞魄散连喊饶命,但随着几声枪响,他们还没弄清是怎么一回事便都倒地毙命了。

邓彪赶紧唤过随军卫生员拿出治伤用的敷料、绷带,对任惠生的腿伤做了临时性救治,邓彪又命令四个士兵替换了两个年轻后生,准备继续抬任惠生向“江抗”驻地走。向保长见任惠生已脱离险境,就向他告辞。任惠生与邓彪再三地向向保长表示道谢。

向保长走后,一路上任惠生问邓彪是怎么加入忠救军的,对将来又有何打算?邓彪回答说自与任惠生分别后,他跟随着伤兵们进了宜兴大山里,当时国民党江南行署主任冷欣正在组建忠义救国军,他就响应抗战号召在忠救军里做了一名中队长。但没想到忠救军后来抗日不积极却总是专跟新四军闹摩擦,他因此心中一直苦恼,这次他奉了忠救军太湖纵队司令郭亚纲之命出来侦察,碰巧就遇上了受伤的任惠生。

“至于今后嘛……”邓彪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你小任不管做什么,我邓彪都认为是对的!既然你当了新四军,那我也要当新四军,再也不想当那个狗屁忠救军了!”

任惠生见他性格这么直爽,很是高兴,但还是谨慎地提醒他:“你在正式加入新四军之前可千万要想好了, 新四军的生活条件可要比国民党军队苦多了,而且还要面临随时牺牲的危险!”

邓彪眨巴着眼睛狡黠地回答: “我早就想过了,虽说你们新四军条件差点,可你们是真打鬼子,而且我还发现你们新四军里升官快,就比如你吧,三年多不见,都当了新四军的支队长了,而我却还只是个中队长,国民党他娘的真不是东西!”

任惠生见他动机有点不纯,便警醒他说:“我只怕你加入了新四军又中途坚持不下去,到时候岂不坑了自己。”

邓彪见他还不相信,就急忙举起自己的右手发毒誓道:“我邓彪从今天起,铁了心跟定新四军!如有反悔,一定叫我不是被大炮轰死,就是被**炸死……”

任惠生一听乐得连忙制止他道:“好了,好了,我相信了!”

等任惠生他们到达唐市镇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

不多时间,“江抗”二支队的主要领导就得到消息赶来了,钱浩强等人一边向邓彪致谢一边关切询问任惠生的伤情,任惠生这时还在想念张昊,他委托钱浩强他们一定要找回张昊遗体将他安葬。邓彪正想在“江抗”领导面前表忠心,便当着自己队伍的面,大声说:“弟兄们!我老邓今天要做一个一生中最重要的决定,那就是,我要当共产党新四军了,要问我的理由是什么?答案只有一个 — 新四军是一支真心抗日打鬼子的队伍,弟兄们要想当新四军,就还跟着我,要不愿意,咱也不强留!”

话说完后,就见绝大多数士兵都说愿意当新四军,只有少数几个人说不想当兵了,只想回家。邓彪一见扫了他面子,立刻恼火地掏出驳壳枪吓唬:“几个没出息的家伙,老子都毙了你们!”

钱浩强忙阻止他:“人各有志,不必相强。给点路费让他们走吧!”

邓彪就顺水推舟依从他了。

任惠生当晚就被送到了“江抗”后方医院,小通讯员唐小益也跟随前去专门照顾。院长林贤亲自为任惠生做手术取出了腿部子弹,唐小益忙前忙后帮着任惠生倒尿壶、换洗衣服、守夜,很是尽责。一天以后,方静竟也得了消息带一些营养品赶来了。方静看着任惠生的受伤模样,抓过他的手心疼地说:“看你下次还注意安全不!”

任惠生苦笑着安慰她:“我这点伤算不了什么,干革命总要有点牺牲精神嘛,再说了,这次受伤不也是因祸得福,要不然你哪会来看我呢!”

方静露出笑容安慰他说:“我爸爸现在已经不怪你了,这次你受伤就是他事先知道了叫我来的。”

任惠生感慨地说道:“其实方伯父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倒是我们这些后辈做事常使他忧心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方静又说:“刚才林院长对我说了,伤筋动骨一百天,没有两个月你根本下不了床。所以我已做了决定,从今天起,我就暂住在后方医院帮忙,直到你能下地为止。”

任惠生高兴地说:“也好,我想反正我这段时间也做不了什么事,那就把主要精力放在你和唐小益身上吧,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计划,要在这一段时间内,多给你俩讲一些革命前辈的故事,快速提高你的政治觉悟,至于唐小益嘛,我会让他在我伤好以前,完全学会读书认字。”

“看来即使在病床上,我的任务也不轻呀!”任惠生幽默地笑道。

方静忍俊不禁地一把搂住任惠生的脑袋:“好,那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能把我这个中学生培养出来。

正在说话,钱浩强就从外边进屋来了,方静见他脸色严肃,知道他肯定有要事要谈,便起身打了招呼出屋回避了。

任惠生在听取了钱浩强关于二支队这两天的情况介绍后,马上就猜到了钱浩强心中其实在顾虑什么。

他诚恳地向钱浩强交底说:“邓彪的队伍虽然向新四军投诚看起来显得仓促了些,叫人心中有点不踏实,但邓彪本人思想上还是爱国抗日的,而且他还看重义气,这就与熊一毛之类完全不同,只要我们对他和他的队伍注意方式方法,有足够耐心,我想,他们一定能在新四军的队伍里长久待下来的!”

钱浩强见任惠生这么信任邓彪,他自己心中就有底了,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便向任惠生告别准备返回支队部。

钱浩强刚起身走到门口,任惠生忽然支起身子叫了一声:“老钱!”

钱浩强转过身来见任惠生的神情似欲言又止,便笑着说:“怎么,你还有什么事要说吗?”

任惠生微蹙着眉头说:“我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对支队部里有些事情放心不下,当然,也许我这些顾虑本身就是多余的,不必要的。”

“你只管说,不要吞吞吐吐。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嘛!”钱浩强真诚地鼓励他道。

“既然这样,我就权当发表一下个人意见吧,……支队部前一段时间新进来一个姓孙的宣传干事,这你心中有数吧!”

“知道呀,他不就是陈民同志介绍的吗,最近看起来工作还很积极!”

“工作起来是积极不假,可我对他有些地方还是有些疑惑,我想,也许是他刚来,对他的个性还不十分了解的缘故吧!”

“嗯,那你具体说说看。”钱浩强饶有兴趣地问。

任惠生如实陈述道:“按照以前经验,大凡刚从地方参加到新四军的社会青年知识分子,多多少少都会有点不太适应部队艰苦生活的习惯,与周围同事或多或少都有点小矛盾小摩擦,这在部队都已成常识了。即使没有,也应该有些别的情感流露……而孙子夫呢,却是看起来工作积极,从不与人闹矛盾,但其言行举止却总是没有自己特点,人云亦云,活像个隐身人一样。”

钱浩强听了点点头道:“你这么说倒真使我要留心他了,这个孙子夫,的确有点特别,刚来到部队没几天,就和周围同志混得很熟络了,好像他以前就曾在新四军部队里干过似的。”

钱浩强又说:“不过嘛,他也是陈副主任介绍来的,又是个新同志,只能慢慢熟悉进一步考察吧。当然,团里的重要机密事情,还是不能让他知道的。”

最后钱浩强深有感触地说:“惠生呀,你这一受伤,我这心里就感觉空落落的,像突然没了主心骨似的,支队里的千钧重担一下全压在我身上,真希望你能早一日康复出院,回到我身边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芦野萧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二十三章 惠生遭难》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