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芦野萧萧 [书号131212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二章 张昊进城

《芦野萧萧》 榆树桩/著, 本章共8616字, 更新于: 2015-07-24 22:00

第二十二章 张昊进城

任惠生通过审讯叛徒周兴,得知他到了常熟城后,并没有见到任何一位日本军官,只是由伪军团长朱贵殷接待,并让他带给熊一毛一封密信。但是信的内容却没有将日伪军袭击的日期定在当天,反而推迟一天定在了次日下午,这就给了他任惠生彻底剪除叛乱的宝贵时间。难道敌人就不明白“夜长梦多”这个道理吗,这其中的原由颇有些耐人寻味。为了解开这其中谜团,同时也为了做到摸清敌情有备无患,任惠生便叫来侦察员张昊,命他立刻潜入常熟城,与城内地下联络员老宋取得联系,任务是要摸清敌人准备何时袭击“江抗”二支队。任惠生还特地叮嘱张昊,叫他进城后一定要听从老宋安排,万不可遇事自作主张。

张昊接受了任务便回到自己宿舍换上便衣准备上路,同宿舍的几名战士见状,都立刻猜到他又要外出执行任务了,于是都羡慕地围了过来,问他又要准备去哪里“游逛”?张昊得意地说:“我呀,就要去城里办大事了!”

战士们一听,立刻你一言我一语都央求他帮着代买点东西,这个要他带一个笔记本,那个托他带一个皮腰带……他全都一口答应下来:“行行,都给你们买!”

张昊离开了部队一路上紧赶慢赶,快要到常熟城外的时候,他就将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枚手**,用一大把树叶埋在了城外路边的小树林中,然后进了城。因为以前曾跟随老宋进城来过他家,所以张昊凭借着良好记忆走街穿巷,没费什么周折就找到了他家。幸好老宋刚要出门,两人就碰见了,老宋今年三十五岁,为人做事精明干练。听了张昊说明的任务,便先安排他在家吃饭休息,并再三叮嘱他待在家里哪也别去,要一直等自己回来。然后独自一人出门探查情报去了。

老宋前脚刚走,张昊就惦记着同宿舍战士托他代买东西的事,再也按捺不住,草草吃了几口饭就离开老宋家上街去了。

却说驻常熟城外的伪“和平救国军”团长朱贵殷,之所以昨天接待了叛徒周兴,却并没有立即上报日军首脑野田,这是因为,他自己的部队当时还正在乡下到处抢劫呢!一时半会还来不及调回。他害怕野田知道而因此受罚,所以只好私自将这件“大事”暂压了下来。

快到吃中饭的时候,他的团副徐洋才领着三百多人的队伍,带着从乡下打劫来的大包小包“战利品”,气喘吁吁地赶了回来。

徐洋提着两瓶上等的贵州茅台酒对朱贵殷讨好地说:“团座,这一次收获没以前大,只搞到了七八百洋钱,下次兄弟一定会多多努力!”

朱贵殷十分小心地接过茅台酒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都快把老子急死了,快叫弟兄们抓紧吃饭,等一会皇军还有重要任务!”

朱贵殷随后便进了城门径直来到日军军官野田的官邸。朱贵殷毕恭毕敬地向野田报告:“太君,告诉您一个重要消息,卑职派出去的密探经过一番艰苦工作,近日已成功策动了新四军‘江抗’一个中队长反正……”

野田顿时两眼瞪大,兴奋地问:“消息的确实?”

朱贵殷慌忙回答:“卑职敢以人头担保!”

“哟西哟西,马上的出兵,新四军的一网打尽!”野田喜出望外地命令道。

张昊在大街上闲逛了一个多小时,才将战士们托他买的东西基本买齐。此时老宋已经打探好情报回到家中好一阵了,张昊一进院门,老宋就着急地埋怨他:“你到哪去了?叫我好一阵等!”

老宋告诉张昊:“下乡打劫的伪军都已回来了,都正在准备武器,城内的鬼子也开始有了些异动,估计矛头就是针对‘江抗’二支队的!”

张昊得了消息立即告别老宋准备出城。

张昊快走到城门口时,忽然发现城门口的敌人岗哨比他中午刚来时增加了不少人手,既有日军又有伪军,而且检查过往行人也比他来时严格了不少。张昊身上虽有一张假的良民证,但一想到自己的挂包里还有战友们托带的物品,他心里就有点不踏实了。他急得在城门口边街道上走来走去,苦苦寻思出城的办法。当他不经地歪头一瞥,一家书店门口摊位上摆放着的一排日语书籍,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他临机一动,心里有了办法。

他花了几块钱买了两本日语书装在挂包里,然后便大摇大摆地向城门口走去。

这时城门口处有几个日伪军正在检查一对中年夫妇,那个丈夫外衣里面穿一件丝绵背心。日军一摸说这是违禁品,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得男子鼻子流血,他老婆跪在地上苦苦求情,日军理也不理,打了以后拖了男人就走。

门口两伪军拦住张昊的去路要他出示良民证,张昊将良民证恭恭敬敬地递给他们,两个伪军检查过证件又开始搜查他的挂包。当一个伪军从挂包里搜出一个皮腰带时,另一个伪军马上将张昊的双臂向后紧紧扭住,并大声叫嚷:“抓了一个奸细!”

紧接着伪军又从挂包里搜出来两本书,两个伪军互相看看都认不得字,便将书籍讨好地递给身后一个日军士兵检查。日军一看有一本书名叫《日语百日通》,马上高兴地伸出大拇指,连连夸奖张昊是大大的良民,然后一挥手,命令伪军将张昊放了。

张昊总算是有惊无险闯出了常熟城。

张昊取出树林中的手**然后一路疾行,直向着回程路上加速赶去,刚路过一处小村庄时,忽然发现前面路口有十几名伪军在抓捕村民。张昊赶紧躲进村中,他提着挂包“咚”的一声翻进村边一户人家院墙。幸好这家院门外上了锁,屋中空无一人。这时门外传来伪军的叽叽喳喳声,张昊躲在门内暗中向外观察,刚好窥见两个伪军正倚在大门外闲聊。张昊侧耳一听,原来这一帮伪军正在村内抓壮丁,倚在门口聊天的正好是两位伪军军官。张昊顺着门缝瞥见伪军官腰上挎着驳壳枪,他心里顿时一个激灵,心想此时不抢还待何时?他想也没想立刻拿出身上仅有的一枚手**,拔掉弹盖就顺着墙头递了出去,然后自己躲开卧倒。只听“轰隆”一声,伴随着烟火大门处的围墙被炸了开来,卧倒在地的张昊瞬间就感觉背部一阵钻心的疼痛,他忍住疼痛迅速爬到伪军官尸体边摘下驳壳枪。这时村子里的伪军听到爆炸声也都跑了出来,张昊一边举枪射击一边迅速逃跑,他仗着熟悉地形,顺着水塘河沟三拐两拐就甩开了追敌。

张昊一口气跑回驻地向任惠生汇报了敌人即将来犯的消息,任惠生仔细询问后,才恍然明白了敌人晚一天来袭的原因。他正要安排张昊休息,却见他肩上的挂包鼓鼓囊囊像是装了不少东西。张昊脸红地说,这都是在城里帮战士们代买的一些生活日用品。任惠生一听立时脸色沉了下来,他严厉地批评说:“你呀你这个小鬼,怎么一点都不省心!你身上是有不少优点,机智勇敢、乐于助人。但你的缺点也不少,作为一个合格的侦查员,首先要做到执行任务严格保密,你不仅没做到保密,竟然还在执行任务的紧要关头,去帮别人办私事。你这样做,不管是对你个人还是对你执行的任务,都是极其危险极不负责任的!”

张昊在经历了出城那惊险一幕后,也认识到自己确实错了,他惭愧地点了点头。就在他转身要走的时候,任惠生忽然发现他背部衣服里渗出了斑斑血迹,急忙叫住他问是怎么一回事?张昊见隐瞒不住,只得将半路遇到伪军投弹夺枪的事说了出来。任惠生关切地撩起他脊背检查了一下,还好,没出大问题,只是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擦掉了一块皮。任惠生疼爱地抚摸了摸他头发说:“你呀,真是要枪不要命,你也不想想看,万一那枚手**不炸,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说罢,便命他赶紧找卫生员包扎伤口。

任惠生马上招来赵英等几个支队干部布置应敌准备,任惠生对众人说,为了不牵连唐市百姓,“江抗”二支队必须主动现身将敌人的队伍往芦苇荡里引。众人一听说鬼子就要来了,立刻都跃跃欲试想大打一仗。任惠生提醒他们:“目前鬼子的实际战斗力要远远强于我们,而且我们才刚刚处理了三中队问题,队伍内部还有很多矛盾没解决,还不能马上跟敌人作战,现在只能依靠地形优势,用疲扰战术使敌知难而退。”

午休刚过,朱贵殷的五百多人伪军就等在城门口,与野田率领的三百余日军会合,然后向着唐市方向气势汹汹地进发了。

一个多小时后,队伍到达唐市镇外大路口的小风桥,骑在马上的野田站在小风桥上,用望远镜向着唐市方向张望了一下,问朱贵殷:“‘江抗’的在哪里?接头的人在哪里?”

朱贵殷立时急得头上的汗也冒出来了,他本来与熊一毛的卫兵周兴口头约好了,今天在小风桥上接头,结果现在竟连半个人影都没看到。就在这时,突然间“砰!砰”几声枪响从唐市镇西南方向传了过来,朱贵殷马上抓住机会向野田报告:“‘江抗’的内部一定打起来了,开始火并了,我们赶紧增援吧!”

野田立即大手一挥,日伪军又即刻向着枪响方向急速前进了。果然,行进了不大一会,就在前面不远处的小河岔边,发现了一些穿着新四军军服的持枪人员,野田马上像一只嗜了血的野兽一般,挥舞着指挥刀嚎叫:“全速突击!‘江抗’的消灭!”

日伪军队伍立刻叫唤着向前冲去。可是只追了一会,脚下的道路就越来越难走了,每个人的鞋上都是烂泥,眼望四处不是沼泽就是河沟,偶尔出现一条小路也是大部队没法通过的,野田带着队伍费了好大力气才越过这些沟沟坎坎,已不知不觉来到了阳澄湖畔芦苇荡边了。再一寻找“江抗”队伍,哪里还有人影。

看着眼前茫茫芦苇荡,众人都一筹莫展,野田犹豫了片刻便命朱贵殷派一个连的伪军进芦苇荡搜索,一个伪连长只好带着几十个士兵乘上五只小木船。半个多小时后,这五只木船又载着伪军从芦苇荡里原路驶了出来。伪军连长懊丧地报告:“小船进去后,都先后被水下不明物体给绊住了,挣扎了多时还只在原地打转。”

野田急得干瞪眼,情急之下他又心生一计,野田立刻命人点几把火,企图将这一大片芦苇荡全烧了,但是六七月季节里所有的芦苇都是郁郁青青,士兵们点了几次都没烧着,野田又命人加了汽油去烧,大风刮来,芦苇荡里响声一片,加了汽油的火苗依然没能借着风势燃烧,只烧了一点点就又无情地熄灭了。

朱贵殷见野田双眼圆睁盛怒不已,心想这次出兵全因自己贻误军机弄成了如此局面,他深怕野田怪罪自己,便两眼一转突然想出一个歹毒的主意,他点头哈腰地向野田献计:“太君,在这一片活动的‘江抗’头子名叫任惠生,他的绰号叫‘菩萨’的,我们只要把唐市的老百姓统统抓起来,就不怕他不现身。”

野田本来就对他没好气,见他竟又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顿时气得大发雷霆:“混蛋!任惠生的‘菩萨’,你的愚蠢!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军人的不配!”

朱贵殷立时吓得再也不敢吭声了,野田看看天色已晚,只好无奈地一挥手,命令部队原路返回无功而返了。

再说“江抗”二支队政治主任钱浩强,经过半个月时间的亲自蹲点调查研究,已初步掌握了由“江抗”实际控制的常熟县南部广大乡村民运工作基本状况。这一天,钱浩强等常熟县委领导专门在一农户家中召开全县民运工作干部会议,讨论怎样进一步夯实常熟县民运工作成果,扩展“江抗”根据地的政权基础的任务。

待所辖地区二十余位民运主要负责人全都到齐后,钱浩强便宣布会议正式开始。钱浩强首先在会上发言:“根据抗日新形势发展,我们搞民运工作的地方干部,一定要配合主力部队搞好地方基础政权建设,要将农抗会、青抗会、妇抗会真正地扎扎实实办起来,要造些必要的声势,影响一部分地方上层人物,为基层的群众壮胆。民运工作队要真正发挥先锋带头作用,工作队队员平时工作不允许住在地主、富农、乡保长及生活条件优越的人家里,一定要真正深入到劳苦大众里去……”

接下来,便是各区乡民运干部主要负责人,向县委领导汇报近期民运工作进展情况,会场上其他地方的民运干部,都兴致勃勃地一个个站起来汇报说,在他们辖区内发动了多少人多少人参军,有多少多少妇女为部队做军鞋,乡绅们踊跃捐赠了多少粮食钱物……看的出来,他们的民运工作都做得有声有色。会场里只有刚进驻太平镇工作不久的民运队长田冰同志紧蹙着眉头,不发一言。钱浩强关心地问他:“田冰同志,是不是工作中遇到困难了,拿出来讲讲吧。”

田冰三十多岁年纪,是一位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做起事来勤勤恳恳的朴实汉子,他本来有一肚子委屈,见钱书记既然问到,就竹筒倒豆子般全都说了出来。他说:“太平镇从表面上看是归我们‘江抗’管理,实际上地方上的真正领导权都操纵在胡庆山、王德化这一班人手里。胡庆山虽然名义上隶属我们‘江抗’,但他基本上不与我们这些地方干部来往,我们民运工作队在这一片地区开展工作,经常会受到他的部下骚扰,当地的一些乡保长和普通群众,可能也受到了胡部武装的影响或者胁迫,对我们的抗日宣传能够积极响应的是少之又少,因此,到现在为止,我们在太平镇的民运工作还难有实质进展!”

钱浩强招手示意他坐下,说:“你提到的这些问题实际上县委早已心中有数,目前根据地其他地区的抗日影响都已轰轰烈烈,唯独这一地区的抗日局面迟迟不能展开,其实这都与胡庆山有直接关系。当初‘江抗’只是鉴于当时的形势才与胡庆山武装暂时妥协,而到了今天,在一切已对我有利的抗日新形势下,是该到了彻底解决问题的时候了!”

钱浩强安慰田冰说:“目前你们工作队该做的工作还得继续做,决不能因为遇到困难就不工作。至于胡庆山的问题,明天我就会找他当面公开坦诚地谈一次,希望他能够抛开嫌隙,与我们真心实意合作抗日,如果他还执迷不悟,我们‘江抗’就会毫不犹豫地彻底解决他!”

翌日上午,钱浩强便约好胡庆山,在太平镇上一家靠近芦苇荡边的茶馆见了面。两人客套了两句便直入话题,钱浩强直言不讳地告诫他:“我们‘江抗’的民运干部在这一地区要经常搞些抗日宣传,同时还要建立起基层抗日民主政权,希望你的部下能够积极配合,免生误会。”

胡庆山见钱浩强只带了一个警卫员来,说明“江抗”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没有把他看成敌人,心里稍微踏实了些,便嘴上客气地说:“我胡某对你们‘江抗’的纪律及抗日主张一向都是佩服的,这些年来,我们与‘江抗’互相配合共同抗日彼此间关系一直融洽,当然了,其中偶有一些小误会也是在所难免的,……我胡某一定会约束自己部下的。”

接下来胡庆山却又话锋一转说:“不过有时候你们派来的民运干部也太不遵重当地习俗,弄得父老乡绅们都有些意见。如果你们到这里来,只是公开宣传一些纯粹的抗日主张,而不是其他的什么,我姓胡的就敢拍着胸脯担保,绝没有人敢找他们麻烦,但如果除了抗日以外,还做些其他秘密的事,我胡某就不敢担保了,因为您也知道,眼下这地面上劫匪实在太多了!”

钱浩强知道他心怀鬼胎话中有话,便直截了当地反驳说:“我们的同志到这里来,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也无论是跟抗日有关的还是跟抗日无关的,都不是为了个人谋私利,都是为了扶危济困为百姓谋利益,不利于团结抗日的事情,我们是不会做的!”

胡庆山立时脸色尴尬 , 他只得勉强笑了笑说:“有理 , 有理,还是钱书记说的对,我们一定要以抗日大局为重……”

两人接着又客气两句,然**手告别。

看着钱浩强远去的背影,胡庆山的部下游魁很恼火地说:“司令,如果‘江抗’势力真的扩到我们的地盘上,那我们以后日子就没法过了!”

胡庆山摸了摸自己没有胡子的下巴,自言自语道:“我难道不懂这个理吗!但现在就阳澄湖地区来说,就属‘江抗’的势力最大,连日本人都不敢轻易下乡来,国民党忠救军更是没办法,我们又能怎么样呢!……还是先暂时捣捣糨糊,以后等待机会吧!”

游魁还心有不甘地说:“我游魁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想,如果司令能带领我们这三百多弟兄,对‘江抗’来个突然袭击,说不定就能打垮他们!”

胡庆山目光不屑地看着手下这个大老粗兄弟,嘴里只轻轻骂了句:“你懂个球!”

一天以后,太平镇上的各主要街道,都被民运工作人员张贴了不少有关“江抗”部队抗日宣传的标语、漫画。立刻有人将这件事报告给了胡庆山,胡庆山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叫过游魁,对他低声耳语几句,游魁就在夜里带人将贴在墙上的所有抗日宣传都偷偷地撕扯了下来。

这天晚上,民运队长田冰正在太平镇小学教室内召集当地的一些进步农民、保长、店主开会,宣传抗日主张,当他开完会后正在给大家分发由“江抗”印刷出版的《东进报》及《江南》月刊时,突然间,教室的屋门一下被人踹开了,接着就是一伙持枪人员闯了进来,为首一人正是胡庆山手下的一中队长游魁,只见游魁圆睁着一双醉醺醺的发红眼睛,手持短枪指着田冰说:“好你个姓田的,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来人!给老子把这个扰乱社会治安的坏分子抓起来!”

田冰急忙据理力争同他争辩:“你们无权抓我,我这也是经过你们胡司令允许的……”

酒醉中的游魁哪里容他分辩,只管朝手下人喝道:“快把他们手里的书本统统没收了!”

他手下人得了命令立刻一哄而上,将那些刚刚分发到每个人手里的抗日宣传资料全都收缴。游魁赶散教室内群众,用绳子捆着田冰押出校舍。田冰质问他要将自己押到哪里去?游魁两眼一瞪骂道:“你这家伙三番五次跑到我们地盘上,鼓动老百姓起来闹事,我今天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我就不姓游!”说罢,便命令手下人毒打田冰。他手下几人照着田冰头上脚上就是没头没脑的一阵拳打脚踢,有一个家伙还嫌不过瘾,竟然举起**朝田冰身上狠狠砸去,几个人打了好一会,眼见田冰躺在地上已不能再动弹了,方才罢手。游魁丢下已不省人事的田冰,带着收缴来的抗日宣传品扬长而去。

游魁回到胡庆山那里向他简单报告了事情经过,满以为胡庆山会夸奖他几句,没想胡庆山竟气得跳起来,嘴里大骂:“饭桶、愚蠢之极!”胡庆山异常恼火地对他说道:“我屡次教你们对付‘江抗’要动动脑子要有耐心,要暗中对付他们,可你们他娘的就是记不住……”

游魁还有点委屈地替自己辩解:“我们的内线送来消息时,已太晚了,田冰已经在向老百姓分发抗日宣传品了,我们行动再晚一点,那些东西就都被老百姓带回家了!”

胡庆山问他:“你是不是当众抓的田冰?”

游魁说:“是呀!”

“那人呢?”

“被我打了个半死扔在街道上了。”

“胡闹!”胡庆山恼火地骂道,“如果是暗里抓的他,你就是把他打死,老子也不会怪你,现在你当众把他打个半死,弄得老百姓都知道了,把柄都落在了人家手里,你就不怕‘江抗’找我们麻烦吗!”

游魁这时酒已醒了大半,他这才如梦初醒,慌忙问胡庆山该怎么办?

“还能咋办?赶快将他抬到镇诊所去治伤呀!”

游魁连声称是,赶忙带了几个手下原路返回去找田冰了。

却说游魁打完田冰刚刚走远,一直躲在不远处的几个刚参加过会议的进步群众立刻一起跑了过来,他们背起已遍体鳞伤的田冰赶紧转移到附近一户村民家中,一边请人治伤一边抓紧派人寻找其他“江抗”民运工作队队员。

第二天正是钱浩强与杨雪确立恋爱关系一周年的日子,钱浩强与杨雪准备在这一天举行一个仪式简单的正式婚礼。在唐市“江抗”二支队临时驻地,二支队的干部战士全都热热闹闹地来捧场了。二支队政治副主任陈民也刚好结束了教导队的借调任务,带着警卫员背着行李背包及时赶回来参加婚礼了。大家都喜气洋洋地包围着新郎新娘,要求他俩当着大家面讲述两人的爱情故事。婚礼上燃放鞭炮、发放糖果,新郎新娘胸戴红花,钱浩强在众人一致强烈的要求下,只得背起杨雪绕院一圈,接下来便由证婚人任惠生郑重宣读婚礼致辞……

大家正聚在婚礼上吵吵嚷嚷热闹之际,有两个田冰领导下的民运工作队员神色匆匆地来到现场,他俩悄悄叫过任惠生向他汇报了田冰受伤经过,任惠生吃了一惊,他不敢耽搁,立即叫过赵英、陈民商量应对办法,正在屋子里招待众人的钱浩强也察觉到了一点异样,他赶紧走出屋子来到任惠生他们身边。

大家在得知田冰被胡庆山手下打伤后都愤怒不已,赵英只气得双眉高挑愤怒地说:“我看对胡庆山这家伙不用再啰嗦什么了,我现在立刻带队伍去,把这只老狐狸的老窝踏平,替田冰同志出气!”

陈民也说道:“胡庆山跟我们打了这么长时间交道,对我们‘江抗’的底细很了解,留着他早晚是个祸根,早除早好!”

任惠生说:“胡庆山手下刚打了我们的人,他现在必定有所防备,我们得想法先将他稳住,然后寻机歼灭他。”

钱浩强认同任惠生的意见,说:“抗日根据地的对敌斗争,说到底,还是要靠军事斗争来解决,对于最顽固的敌人,不动用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午后刚过,“江抗”二支队副支队长赵英就带着两百多人的“江抗”战士,身着新四军军装,斗志昂扬地来到了太平镇。

县民运科长张登同志也带着十几人的民运工作队随后来到,民运工作队在“江抗”队伍的配合下,开始在太平镇上大张旗鼓地进行抗日宣传工作,他们在镇上一边张贴抗日标语,分发抗日宣传材料,一边走街串巷尽力游说当地群众上街报名,参加新成立的各种抗日协会。赵英在镇上放出风声,说“江抗”部队到镇上来只是要找游魁算账,并不是要跟胡庆山过不去,“江抗”部队还是要继续联合胡庆山抗日的。

果然,只过了一天工夫,胡庆山手下的二中队长宋水根就领着五六个手下,前来会见赵英。宋水根客客气气地对赵英说:“我们胡司令已经知道了游魁打伤‘江抗’干部的事,胡司令很生气,他本来要将游魁抓起来交给你们‘江抗’处置,谁想游魁竟然畏罪潜逃了,胡司令只好命我前来代为赔罪。”

赵英也做出大度的样子说:“你们胡司令为人一贯很仗义,这一点我们‘江抗’还是赞许的,只是他手下个别人匪气太重,希望你回去告诉胡司令,要好好地约束一下自己的部下,千万不要被这些少数坏分子拖累,免得坏了自己的抗日名声。”

宋水根只得唯唯诺诺点头称是。

临告别时,宋水根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随口问一句:“你们‘江抗’部队移驻太平镇是打算长期呢还是只是临时?”

赵英知道这句话才是他此来目的,便意味深长地回答:“只要这个地方的社会治安好转了,群众的抗日觉悟提高了,我们的部队自然就会转移到其他更需要的地方去!”

话到这里,双方都已知道了对方真实意思,于是心照不宣地挥手告别。

宋水根回到胡庆山那里向他汇报了此事。一旁的游魁忙问赵英带了多少人?宋水根说人数不多不少有两百多号人。游魁立马眼露凶光对胡庆山说:“司令,这可是袭击他们的绝好机会,您可不要错过呀!”

胡庆山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会,说:“还是不能轻举妄动,这可能是个圈套,我想‘江抗’没那么傻……”

胡庆山最终做了决定:“现在还是要‘忍’字当头,咱们只有和‘江抗’‘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芦野萧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二十二章 张昊进城》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