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历史军事 >> 芦野萧萧 [书号131212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章 沼泾遇险

《芦野萧萧》 榆树桩/著, 本章共8355字, 更新于: 2015-07-23 08:00

第二十章 沼泾遇险

任惠生与钱浩强返回唐市后, 便认真研究了如何安全护送军用器材的事情,最后商定了由钱浩强先假扮商人前往昆山,将沿路情况摸熟后,再由任惠生带领队伍前往迎接。

要扮成商人,就得有一身好行头。众人看着钱浩强一身青灰色粗布军服的寒酸样,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卫生队长胡熙赶忙跑回自己房间,取出自己早已收起不穿的洋皮鞋,非要叫钱浩强穿上。钱浩强换上了一件质量较为高档的湖蓝色窄领长衫,脚蹬着胡熙的一双尖头黑皮鞋,在房间里走了几个来回试试,皮鞋不大不小正合适。钱浩强对众人说:“当地下党那会曾穿过皮鞋,好多年不穿了,还真有点不大习惯。”

任惠生笑着开玩笑:“我也觉着有些别扭,怎么看着竟有点像资产阶级了!”

众人听罢哈哈大笑,胡熙得意地夸耀说:“这双皮鞋可是法国尼特公司出品,国际名牌货,要十多块洋钱一双呢!”

“十多块洋钱,都值好几担米钱了!”众人都叫唤道。

钱浩强带一名警卫员扮作从人,在众人目送之下,走水路坐上了前往昆山县沼泾镇的小船。

一个多钟头后,小船靠上了阳澄湖东岸,钱浩强与警卫员又步行了半个多钟头来到了沼泾镇。沼泾镇是一个人口较多的大镇,离昆山县城只有十几里地,街面上人来人往店面较多比较热闹。钱浩强带着警卫员一路避开街上人群,径直来到了位于街后的一个本地交通联络员老张家,不料老张家却院门紧锁人不在家,钱浩强观察左右无人,就在老张家院门上用笔画了个记号,表示他刚刚来过。然后带了警卫员又折回街上,进入一家茶馆慢慢地喝茶等候。

不多会儿,就见三个二十多岁年纪,身穿丝绸破短衫,留着小分头,一副小混混打扮的男子大模大样闯了进来。三人眼睛在茶馆里肆无忌惮地巡视一番后,便落到了钱浩强与他的警卫员身上,其中一人很无礼地朝他两人说:“瞧你这二位面生的很,到我们这里想必是有特殊公干吧?”

钱浩强的警卫员立刻警觉地慢慢将手摸向了腰间准备掏枪,钱浩强不动声色地用手轻轻摁住了他,然后神色平和地回答:“不劳几位动问,我们是做小买卖的,路过此地进来喝口茶休息一下。”

不想那人却表情诡秘地说:“我们有位头头对你们很感兴趣,想与你们交个朋友,请你们两位别怕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吧。”

钱浩强见对方口气不善,知道遇到了麻烦,他正要谋划脱身之策,就见门外急慌慌地奔进来一个四十多岁农民模样的汉子,他一见钱浩强就招呼说:“哎呀,李先生,到处找你找不着,原来在这里逍遥自在,我们熊镇长正要见你呢!”

钱浩强一见来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交通联络员老张,立即心神领会,他赶紧起身说:“多不好意思,让镇长好找了!”

三个小混混听这两人竟是镇长的朋友,没奈何只得让开一条道。老张带着两人一边假意往镇长家的方向走,一边装作低头拔鞋偷偷查看身后动静,走到距离镇长家还有三四百米远时,三个小混混还在身后紧紧尾随。钱浩强便问老张:“你们镇长人品咋样?实在甩不掉身后尾巴咱就弄假成真,真的要去镇长家拜访一趟了。”

老张介绍说:“沼泾镇镇长名叫熊一岳 , 原本是当地的大地主,从祖父辈那里继承有四五百亩田产 , 还拥有一支百余人的私人武装,镇上小流氓小混混一般都不敢惹他。听人说熊一岳为人忠厚,平时喜好白相打球,思想上倾向抗日,只是不知这消息是否属实。”

说话间三人就走到了镇长家对面的小篮球场边,这里距离镇长家只有一箭之地。球场上正有六七个人在吆喝着打篮球,球场边上还站有四五个腰挎匣子枪的武装队员呐喊助威。

老张用嘴向球场里努了努说:“那个三十多岁身材最高的白脸汉子就是熊镇长。”

钱浩强便用了心去观察那个熊镇长。只见熊镇长举手弹跳间篮球技术很是娴熟,他的远投三分球几乎每投必中,带球过人更是毫不费力。因此,每当熊镇长使用技术动作将球投入篮筐时,钱浩强都要故意张开嘴大声地为他叫好。

钱浩强的叫好声很快引起了熊镇长注意,熊镇长见钱浩强衣着打扮不像个一般人,便友好地将篮球抛向了钱浩强,钱浩强接住篮球立即熟练地带球上篮,稍微一个假动作就晃过对方,稳稳地将球投入篮筐中。

熊镇长见钱浩强分明是个篮球高手,便热情邀请钱浩强加入他们的行列,钱浩强欣然同意,当下就脱了长衫,换了警卫员的布鞋,然后两下里重新分组,又继续你来我往热火朝天地争抢起来。

钱浩强趁着打球间隙再一观察,那三个一直跟着他们的小混混,此时早已不知哪里去了。

篮球游戏结束后,熊镇长便热情邀请钱浩强上他家做客,钱浩强见尚有多余时间,就欣然同意前往,于是钱浩强带了警卫员随同熊镇长向他家走去,联络员老张远远地尾随在后,暗中观察熊镇长家周围动静。

当钱浩强随同熊镇长来到他家大门前时,便深深地感觉到了他家的院落规模与普通人家大不相同。熊家果然是财大气粗,宽门高院。高大坚固的院墙从大门口处向着两边伸展开去,有如城墙一般斜插入周围百多米远的深巷中,与邻家的房屋远远地连城一体,墙上有些较隐蔽的地方还设有垛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专供枪支射击使用的。进了大门,迎头就见一面照壁,照壁两边各置一大缸,内种植有苍劲的松树盆景,雪白的照壁中间写了硕大的一个“福”字。

熊一岳看出了钱浩强的惊讶,他解释说,自打日本鬼子占领江南后,当地的社会治安就严重混乱起来,镇子周边盗匪横生,他不得不高筑外墙加以自卫。

进入正中堂屋,钱浩强仰头看见客厅正中位置,悬挂有一幅南宋抗金名将岳飞的工笔重彩画像,画像两边各有一联: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画顶小字横批道:还我河山。

钱浩强禁不住有感而发赞叹道:“追古惜今,岳武穆不仅仅是一个卓越军事家,而其文采也不输于同时期任何一位诗人,只可惜,他的诗词留存至今已屈指可数了!”

钱浩强微笑着问熊一岳:“熊镇长名叫‘一岳’,而家中又悬挂有岳将军画像,想来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或者只是个巧合吗?”

熊一岳一听这话,白皙的双颊顿时有些微微泛红,他有点面露窘态地解释:“家父年轻时曾在东北奉天省居住过一段时间,当时正值日俄两国为争夺东北利益在中国领土上互相火并。家父亲眼目睹了日寇在旅顺口大肆凶残屠杀我当地无辜百姓,因此对日寇暴行一直恨之入骨。后来在我出生时,便给我起了这个名字,意思是要我成人以后,能像岳飞那样精忠报国抗击倭寇。”

熊一岳稍稍沉默了片刻又面露愧色说:“只恨我生来就性格怯懦优柔寡断,至今还没能做出一件让祖上颜面有光的事情。”

钱浩强马上安慰他说:“你也不用过于自责,虽然客观条件所限,不能够亲自上前线持枪杀敌,但通过其他途径也一样可以做到抗日报国嘛!”

话到这里,熊家的仆人禀报说,中午的饭菜已准备好了。

此时熊一岳已被钱浩强不俗的谈吐所折服,他殷勤地恭请钱浩强入席吃饭,准备再作进一步详谈。

午餐很是丰盛,七八件朱红白玉色的精致碗碟里,满盛着嫩鹅、肥蟹、对虾、羊肉等鲜美菜肴,还有两个大托盘内摆放着时下新鲜果品。熊一岳亲自为钱浩强及其警卫员斟上了剑南春酒,果然是天下名酒,闻之浓香四溢。席上两人言语投机,一见如故。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钱浩强已基本摸清楚了熊一岳的社会背景思想倾向。熊一岳诚恳向他请教:“钱先生经常在外边走动,知道的事情一定比我多,请您谈一谈对目下中国抗日现状的看法。”

钱浩强正想用言语打动熊一岳,便直抒胸臆侃侃而谈:“恕我直言,就当前全国抗战形势来说,虽然日寇在正面战场上取得了一定优势,显得愈发猖狂,然而时下却有相当数量的抗战义勇部队,深入敌后牵制敌人,从而使中日力量从总体上看,还暂时处在胶着状态。”

钱浩强接着给他分析:“就目前国人对待抗战的态度而言,我认为,可以分为三种情况:第一种情况,就是彻底的媚日谄日,一切以日本人为好,被日本人鼓吹的所谓‘中日同文同种’所迷惑,奴颜媚骨甘当汉奸,就如宋朝时的秦桧、张邦昌之流。第二种情况,就是对待抗战麻木不仁漠不关心,这种情况又可具体分为三类人,第一类就是患了精神恐日症,一遇到有关抗日的事情就唯恐避之不及。第二类人是嘴上大谈抗日救国人人有责,一副忧国忧民模样,但一触及自身实际利益就缄口不言了,这一类人尤以知识分子和家大业大者居多。第三类就是流落在敌后,以各种名目出现的国军部队,他们一见日本鬼子就魂飞胆丧望风而逃,却以专在后方欺压百姓、与友邻部队搞摩擦为能事,像苏北的韩德勤、苏南的忠义救国军就是这一类代表。而最后一种情况,就是在正面战场上抗击日寇的国军将士,在敌后战场上英勇作战的新四军、八路军,他们凭着一腔热血奋勇杀敌,年纪轻轻的就干大事,年纪轻轻的就英勇牺牲,所以我认为,只有他们,才是我们中国抗日战场上真正的中流砥柱!”

熊一岳听了钱浩强一席话,心中深有启发,他颇为感慨地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先生讲的话,真是让我振聋发聩耳目一新。这使我想起了当年日寇刚打进上海,我携家逃难时的情景。当时我带着家属和几个壮丁一起逃到了无锡,在一艘轮船上遇见了一位共产党人。他对我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日本人不打走,逃到哪里都是亡国奴!你家大业大,长久在外也不是办法,不如回到家乡,拉起一支抗日队伍,为家乡父老做些实实在在的事,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因此而虚度一生。于是我就听从了他的劝告,返回了家乡。”

钱浩强点头说:“这就真应了一句老话 — 国仇家恨了!”

到了这时,熊一岳已经对钱浩强佩服的几乎五体投地了,他态度虔诚地对钱浩强说:“请问钱先生,不知您有没有什么好的途径,可以指点我实现抗日救国的理想呢?”

钱浩强便有意引导他说:“镇长久居此地,可曾听说阳澄湖地区有过什么抗日武装吗?”

熊一岳不假思索地立刻回答:“听说唐市那边有个绰号叫‘任菩萨’的青年中医,曾拉起过一支抗日队伍,一度名气很大,据说他后来又加入了江南抗日义勇军,专打鬼子汉奸。只是我熊某孤陋浅薄,虽然仰慕,却一直无缘与他们相识。”

钱浩强满脸笑意地说:“我虽只是一个生意人,却与那‘任菩萨’是老相识,如果熊镇长真有兴趣结识他,我就一定找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熊一岳一听大为高兴,连忙向钱浩强拱手说:“如果真有这个机会,那我熊某真是三生有幸,就太感谢钱先生了!”

吃过午饭,钱浩强担心老张在外久等,便起身向熊一岳客气地告别,熊一岳再三挽留不住,只好亲自将他们二人送出院外,直到钱浩强转过小巷身影不见了,方才回转。

老张隐蔽在熊家院外不远处一个土坯屋后,已等了他俩一个多小时,他机警地左右观察见无人盯梢,就赶紧领了钱浩强两人,在街巷中左拐右拐悄悄回到了自己家中。

老张告诉钱浩强,今天上午在茶馆里遇见的那三个小混混,其实是国民党忠救军专门在镇上临时雇佣的本地密探,是专门针对共产党新四军的,这些密探成天在街上无事闲逛,专门寻衅滋事,遇到陌生人都要胡乱纠缠,轻者敲诈勒索搞些钱财,重者就当做“**”嫌疑人扭送忠救军那里邀功请赏,实为当地一害。老张又告诉钱浩强,今天一大早他就去了昆山县城,通过当地的地下党,得知了上海地下党运送的军用器材,今天晚上就能到达沼泾镇。

钱浩强吩咐警卫员即刻回去通知任惠生带队伍接应,然后就在老张家里等候消息。

任惠生接到警卫员通知后,决定亲自带一个排战士前往沼泾镇迎送军用器材,他与赵英商定:若任、钱两人到了晚上十二点之前还不返回,赵英就可以带队伍前往沼泾镇伺机接应。

当晚任惠生带人悄悄赶到沼泾镇的老张家时,上海地下党同志从昆山运送来的三辆独轮车装载的军用器材恰好也到了。钱浩强、任惠生与上海地下党同志快速办理完物资交接手续,然后上海地下党同志与任、钱二人握手告别,由老张同志送出镇外。

过了一会,老张就神色紧张脚步匆匆地赶了回来,他说:“刚才我送上海地下党同志出镇时,好像有人在暗中盯梢。”

钱浩强立刻决定:“情况很紧急,我们不能在这里待了,立即动身!”

钱、任两人赶紧押着三辆满载了军用器材的独轮车,在夜幕掩护下,悄悄地向镇外走去。

张昊带着两名侦察员走在车队前面的两三百米处, 一路上机警地探路观察,车队刚走出镇子不远, 张昊就突然发觉了前面道路不远处有个火星闪耀了一下,火星闪耀的一瞬间,似乎隐现有许多人影。

不好!可能遭遇了敌人!张昊立即带着两个侦察员悄悄地转身返回,然后向后狂奔了回去。只片刻工夫,张昊便气喘吁吁跑到了车队面前说: “不好了!前面可能碰上了敌人!”

任惠生忙问:“你怎么就确定是敌人?”

张昊回答:“我感觉对面好像有人在用打火机点烟。”

能用打火机抽烟的十有八九不是自己人,钱、任两人立刻意识到了事态严重性,他们不假思索,赶紧组织车队暂时隐蔽到路边小树林中,打算先观察了动静再说。

钱浩强说:“看来原来的路径已没法再走了。”

任惠生说:“按理日本人是不会知道我们行踪的,国民党忠救军倒有密探在这里,会不会是他们的人?”

正疑惑时,就看见前方道路上隐现有一支黑压压的队伍,正手持武器猫着腰朝这边快速移动。

任惠生知道已无法再隐蔽了,他想了想便朝着对面人群大声喊道:“你们是哪一部分的?快通个话。”

话音刚落,对面的人群便向这边打起枪来,其中还有一个年轻的声音高声叫道:“弟兄们,消灭一个‘江抗’分子奖洋钱五块,活捉一个奖十块呀!”

话音一落,敌人的火力顿时变得凶猛起来。

任惠生知道确实遭遇了国民党忠救军,他一边组织队伍隐蔽阻击,一边派张昊赶紧脱身去搬救兵。任惠生对钱浩强说:“看样子敌人已摸清了我们的情况,是有备而来。只是我们不熟悉当地情况太被动了!”

钱浩强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或可延缓时机等待救援。”任惠生问有啥办法?钱浩强说:“暂时将队伍撤到镇上熊一岳处,他家院墙深厚,又有百余人的武装,只要他肯出手相助,我们就能争取到时间化险为夷。”

任惠生有点犹豫:“这样做会不会连累他?他会同意吗?”

钱浩强道:“形势危急,也只能一试了!”

于是二人一边组织队伍顽强阻击,一边推着车辆紧急撤往镇上熊一岳处。

只几分钟路程,任惠生等就已推着三辆独轮车奔到了熊家大门外。此时熊宅里的人也早听到了枪声,熊一岳正带着自己的队伍躲在高墙后面向外警惕地张望着。

钱浩强先叫战士们点起火把,然后扬起头来高声叫道:“熊镇长,我就是今天上午在你家做客的钱姓朋友,如今实不相瞒,我们就是江南抗日义勇军,今晚押运物资路过贵镇却遇到了土匪袭击,现请求熊镇长能够容留我们暂避一下。”话音间隙,激烈的枪声已越来越近了。

熊一岳正欲答话,他身边的堂弟熊一毛急忙阻止他说:“大哥可千万不要中了土匪圈套,这姓钱的白天刚套了交情,晚上就来赚门了,一定是土匪眼馋我们熊家的财产,才故意玩了这一手‘调虎离山’之计。”

熊一岳一听便有点犹豫地向外边问:“钱先生,你说你们就是‘江抗’队伍,可有凭证?”

钱浩强赶紧指着任惠生说:“他就是我跟你提到的‘江抗’二支队支队长‘任菩萨’同志。”

熊一岳忙问两边人有谁认得“任菩萨”,恰好熊一岳身边有一个二十多岁,名叫黄敏的小队长刚好见过任惠生,他赶忙说:“没错,他就是任菩萨,前年还在唐市大街上给老百姓发放粮食宣传抗日,我当时还跟着老娘也领了一袋米呢!”

一旁的熊一毛立刻恶狠狠地威吓说:“黄敏!你不要喝高了酒胡乱说,弄出了岔子可是要掉脑袋的!”

黄敏一听,赶紧又向外多瞄了两眼,然后肯定地说:“不会错,就是他。”

熊一岳知道黄敏是个诚实人,不会乱说假话,这下便吃了定心丸,他不再犹豫,立刻命令手下开门。

待“江抗”所有战士及三辆独轮车都放进来后,便将大门关闭了。这时,一直在身后追击的四百多人忠救军队伍,也边打枪边叫嚷着追到墙下了。

钱浩强紧紧握住熊一岳的手说:“谢谢你深明大义帮了我们,我们是不会忘记你的!”

任惠生也与他握手说:“别担心,我们的增援部队马上就会赶来!”

这时忠救军已将熊宅各主要出入口都封锁住了,忠救军中一个年约二十五六岁,相貌俊秀的军官仰头喊道:“熊镇长,我是国民**忠义救国军太湖纵队一中队长方涛,我们现在已经包围了你的宅院,希望你能认清形势,快点将里边的几十个土匪押解出来,交给党国秉公处理,**一定会重重地嘉奖你的!”

熊一岳一见袭击“江抗”的竟不是土匪而是国民党忠救军,他心里不由暗暗叫苦。他在围墙上向下欠了欠身回答道:“原来是方队长,大驾光临,失敬失敬。真对不起了方大队长,我这里确实没有什么土匪,只有一些过往的客商,他们刚才误以为遇到了强盗打劫,才临时躲避到了我家里……我想你们之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吧!”

方涛估摸着熊一岳是在装糊涂,只得恼火地说了实话:“熊镇长,你不用再给我打马虎眼了,我的部下早已打探得清清楚楚,躲在你院里的那一帮人,其实就是共产党‘江抗’的人,他们表面上打着抗日旗号,却并不真心抗日,专一心思跟国民**作对……”

熊一岳见方涛态度强硬步步紧逼,就只好胡乱搪塞道:“方队长,现在是国共合作,假如他们真是共产党‘江抗’,我这样做也没有错呀!请方队长务必放过兄弟一马,改日我一定登门谢罪加倍的慰劳贵军。”

方涛眼看熊一岳似乎并不想买他的账,就只好忍住性子诱导他说:“熊兄,你可要仔细想好了,共产党的政策可是要共产共妻打土豪分田地的,你就不怕有朝一日他们会卸磨杀驴镇压你吗?”

熊一岳赶忙认真地回答:“不是早听说共产党已不提倡没收地主土地了吗?现在他们只要求减租减息……”

一直站在熊一岳身旁的任惠生,此时已经猜到了墙下这位咄咄逼人的方队长,十有八九就是方静的兄长,为了减轻熊一岳的精神压力,他也开口说道:“方兄,我是任惠生,今日有缘在此幸会,我早就听方老伯父与令妹提起过你,心中一直敬仰。请方兄看在方伯父与令妹面上,能够顾全抗日大局,不要再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了!”

方涛一听任惠生不温不火还略带讽刺的话,不由得“嘿嘿”冷笑几声,他猛一伸手指着任惠生大声喝道:“你不要在这里花言巧语冒充好人,我妹妹就是因为你的缘故,差点命丢在鬼子手里,至今我父亲还恼怒这事!……攘外必先安内,只有把你们这些无事生非扰乱天下的异党分子都剪除了,我们忠义救国军才可以安心踏实地抗日救国。”

说罢,便口气严厉地向着熊一岳下了最后通牒:“只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若还执迷不悟,可就别怪我们手下无情了!”

熊一岳到了此时也只得放软了声调连连作揖道:“请方队长千万不要为难我了,早知道后果这么严重,我也不会这么做了,现在我也成了‘江抗’人质,一切都由不得我了!”

方涛朝手下人一招手命令:“弟兄们,不跟他们再废话了,都给我狠狠地朝里打,谁最先攻进熊家大院,谁就是头一功!”

忠救军官兵一得号令,立马全都咆哮着机枪步枪开足了火力齐向熊宅猛烈扫射。熊宅里的“江抗”战士与熊一岳的私人武装也毫不示弱地展开还击。刹那间,墙上墙下枪声大作流弹横飞,看景象就像是除夕夜放鞭炮一般,“噼里啪啦”炸响开来。

几乎同一时间,侦察班长张昊一直在夜色小路上没命奔跑,看样子他是想要一口气就搬来救兵似的。

张昊正跑得头昏眼黑两腿发软,突然间发现前边老远处有一长溜的黑色人影正向着他迎面跑来。张昊大吃一惊,他一时吃不准对方是敌还是友,便赶紧藏身躲避准备先观察清楚了再说。但对面为首一人已发现了他,那人远远地朝他喊:“什么人?再不出来老子可要开枪了!”

张昊一下就听出了是副支队长赵英的声音,他高兴地立马站起身来大声叫:“是我,张昊!”

赵英听了张昊汇报顿时急吼吼地嚷:“亏我等不及提前赶来,要不然可就**烦了!”

赵英赶紧带着二支队两百多名战士加速前进紧急驰援沼泾镇。

这边沼泾镇熊家大宅院门前双方正打得不可开交,忠救军依仗火力优势直压得院墙里的人没法探头,方涛组织爆破手利用机枪做掩护爬到了院门下面,企图利用**的威力一举将院墙炸塌。就在爆破手摆放好**准备实施爆破的时候,正在疯狂进攻的忠救军后方忽然传来密集的枪声、手**爆炸声,忠救军队伍立时哭爹喊娘大乱起来。

一个已吓慌了神的小队长哭丧着脸跑到方涛面前报告:“不好了!中队长,‘江抗’的增援部队突然从后面杀过来了!……人数要比我们多得多!”

“胡说,**哪来的增援部队?一定是小股游击队骚扰,都给我顶住!”

方涛不甘心即将到手的胜利白白丧失,他企图稳住军心。然而他的队伍已完全乱套,前边准备进攻的士兵被后边败逃下来的队伍裹挟着一起开始四散奔逃。

方涛见已经收拾不了局面,只好大声命令:“撤,快撤!”

忠救军官兵压根就没想到会突遭打击,顿时乱哄哄地一下士气全无,就像是羊群遭遇了狼一样,都没命地向着镇外嚎叫逃去。

赵英一抬手“砰砰”两枪撂倒了两个敌人,他正要指挥队伍继续追击溃逃之敌,任惠生已在高墙上面朝他喊:“穷寇莫追,停止追击!”

赵英这才指挥队伍停止追击,然后就地打扫战场。

任、钱两位“江抗”领导再次向熊一岳表示感谢 , 任惠生问他:“先生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忠救军一定会记恨你,不知您今后对自己还有什么具体安排吗?”

熊一岳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国民党政权不行正义,逼得我非要跟他们翻脸不可。我既然与忠救军结了仇,这所宅院以后就不能再住了,我打算把它贱卖了,先为家里人寻找到一个安全住所,随后就来和你们联系。”

“好,我们‘江抗’的同志们都衷心期待与您再次见面!”

之后,任惠生、钱浩强就与熊一岳紧紧握手,然后挥手告别。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芦野萧萧》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为民不悔
2 五代:从围殴黄巢…
3 不小心捡了个宇宙
4 一品红人
5 谢邀!高考弃权…
6 天狐缘
7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
8 特工毒妃:帝君逆…
9 总裁,夫人又在算…
10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我,让神话重临人间 作者: 青衫与猫
东方玄幻 184002 字
踏南天,碎神国,漫天神佛皆是错!敢动我青山的人,你们在找死吗?

2 我的刁蛮姐姐 作者: 唐熬
都市生活 37912 字
工作太麻烦,不想应酬,想做个吃软饭的男人,结果却被姐姐逼得去上班

3 鉴宝天师 作者: 三尺键
都市重生 82958 字
魂穿当世,偶得金瞳,看江凌云纵横都市,坐拥美人,一展大师风采!

4 我真不是上古神兽 作者: 抠鼻子小屁孩
都市异能 23496 字
林坤觉醒神兽体质,踏上逆袭之路,被雷劈,掌握五雷之法,成就巅峰路!

5 我夺舍了魔道祖师爷 作者: 沉稳的蜗牛
东方玄幻 528372 字
夺舍的反派修为尽失,寿命将尽,正道要杀我,系统开启,化险为夷。

6 末世降临:全球断电 作者: 这作者不行
末世危机 143673 字
一场太阳风暴导致的全球停电,所有需要电力驱动的设施全部停止运转。

7 树海林深 作者: 一戏婴苏
探险揭秘 316344 字
二十六年后,我终于知道了我是谁,原来,我生于人间,却不属于人界。

8 抗战之铁血战神 作者: 创造001
战争幻想 645723 字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强兵之路,浴血军魂,血战外敌。

9 村里的女人花 作者: 谷溪
乡村乡土 481146 字
勿忘历史,国仇家恨,谱写一曲悲壮的赞歌,历史的长河在源源流淌。

10 御赐红娘不一般 作者: 七柔啊
架空历史 73050 字
她是大龄剩女,也是御赐红娘,看她惩奸除恶促良缘,一朝为官非等闲!

《第二十章 沼泾遇险》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