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悬疑小说 >> 推理与爱情 [书号117484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五十八章 多米诺骨牌怪案(上)厢式货车

《推理与爱情》 修思威斯杰/著, 本章共5934字, 更新于: 2015-04-06 16:39

省略思考,泠斯果断无比地推开车门准备探出上身,却又蓦地回首盯着她,叮嘱道,“泉子妹妹,你暂时待在车厢里,不准乱跑。我去看看能否帮上任何的忙。”

“为什么?”她睫毛翕动,碧眸凝聚着一片不解的迷惑,仿佛夜色里缭绕未尽的薄雾那般朦胧,嘟囔小嘴,“你的建议,听起来真的很差劲耶!”

“荒谬!”泠斯表情冷酷地丢下这句话,然后穿上那袭白色燕尾服,朝着车祸地点疾步奔去。毋庸置疑,他喜欢贯彻一向雷厉风行的习惯,就连恪尽职守的侦探生涯中亦是如此。当然,这种自然而然的生活习惯潜移默化地塑造了他性格鲜明的特色,形成了他自身引以为傲的行事作风。或许,他这种另类的性格往往会使歆羡的女性因误解而产生隔阂,但他却依旧不以为然地持守自身。毕竟,他一直都是曾经的自己,也都是曾经的自己,从未改变。

靠近现场后,泠斯清晰地望见一位西装革履的七旬老翁躺在斑马线上,衰老皱巴的脸庞染满了腥咸气味的鲜血,没有任何存活的生命迹象。他圆整双眼,浑浊的瞳孔充盈着极限的惊慌,似乎目睹死神手持镰刀降临于世的恐怖。在尸体的旁边,黏稠的深红血泊上散落着两张即将重映的《濒临の奇缘》电影票,中间微皱笔直的痕迹显然说明死者临死前曾将折叠好的电影票握在手里。

屈膝半蹲,泠斯慎重地用手摸下老人的脉搏,亲自确认了他完全死亡的事实。这时,泠斯看到老人胸前口袋里有东西鼓起,似乎是一个小型钱包。泠斯将两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插进去,却从里面拉出一个黑色的迷你记事本,外面的厚硬封皮上镌刻着“love diary”的金色字迹。

“嘿!先生,请放下那个记事本,否则你会影响我们警方人员办案的。”正当泠斯准备翻阅内容时,一个穿着制服男警察不知从走上前来,文质彬彬地劝诫泠斯。

“哦,警察先生,您好!”泠斯一边与他友好地握手,一边解释道,“我是私家侦探倪尔泠斯,麻烦您给南京町警局海鹏警长通个电话,因为我想立刻着手这起车祸案件。”

“原来如此!”男警察点了点头,微笑道,“倪尔侦探,我已经通知神户市警署了,所以请您继续勘察吧!”

“感激不尽。”

得到允可后,泠斯翻开手中的记事本,只见扉页上整整齐齐地写着“松野竹仁”的钢笔签名,这无疑是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姓名。至于里面的内容,则是一些与本次案件无关紧要的琐事。不过,泠斯再三考虑,最后还是决定要求那名男警察向警署致电,查询一下死者松野竹仁的有关信息。

紧接着,泠斯举目四望,发现本次案件的肇事车辆停在道路附近的景观植物前,挡风玻璃被结实的树枝着实撞破。从外观来看,那是一辆灰白色的厢式货车,车厢后面的两扇小门因完全敞开而导致里面的包装食品衰落在地上。在货车前面的左轮下,紧紧压着一个精钢闪亮的无轮式助行器,显然这属于死者生前的随身物品。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这款无轮式助行器虽然被货车压着且拖行了一段相当长的距离,但自身结构并没有丝毫的弯曲或断裂的痕迹。显而易见,这款助行器的质量的确优越,甚至已经达到出乎意料的极高程度。

打开车门,泠斯查看了一下货车的驾驶舱,却并发现有任何人在里面,而插在钥匙孔的钥匙的侧棱则对着LOCK。驾驶座上面散落着一盒“万宝路”牌的烟草,数数总共有十三根尚未点燃的香烟。此外,烟草硬纸盒与驾驶座的表面铺满了一层细碎的玻璃渣,像是农场喂鸡所撒的饲料那般凌乱与密集。泠斯低头扫视脚下的红色毯子,发现下面掉落着一张被塑料卡套保护的证片,连忙捡起后看到那原来是一名叫做菅野踆夫的司机的驾驶证。

“菅野踆夫?”泠斯皱起眉头,感觉自己与这个名字的司机似曾相识,但却从记忆里寻觅不出一条匹配的信息。

“倪尔侦探,冒昧打扰您一下。”那名男警察敲了敲外面的车门,态度尊敬地语道。

“什么事情?”泠斯扭过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是这样的。”男警察说,“外面有个车祸的目击者,她说她坚持要见到您才行,或许她能够为您提供一些重要的线索。”

“噢?是吗?她还在?”

“对的。”

“好吧!”泠斯苦涩一笑,与男警察交换了一下眼神,随即从车厢里利索地跳了下来。

“请问,您就是负责本次案件的侦探倪尔泠斯吗?”未等泠斯站好身躯,一个全身尽是黑白迷彩、戴着金色镶边眼镜的短发女孩迎上前来,顺便热枕地伸出一只纤细的左手,“您好,我的名字叫做千叶翎子。”

“是的!”泠斯犹豫一秒,然后一边同她握手示好,一边故作漫不经心地偷瞄了她一眼,“请问您就是这位警官所讲的那位目击者?”说话时,泠斯观察到她尽管身材并不比海报上的明星那般姣好,但明亮纯洁的瞳孔一直保持着母性特有的温柔贤淑与阳光开朗,令人怀着轻盈的快感去聆听她的心灵。她肤色介于黄、白之间,红唇宛如熟透的樱桃般饱满无比,涂着一层薄亮的透明唇膏,悄然折射出几分迷人的晶莹与淡雅。

“嗯。”她推了推鼻梁上的那副眼镜,慢条斯理地谈道,“半分钟前,我换好发型,从斜对面的理发店里走出来。正当在理发店前等待绿灯时,我远远望见这边有一位年迈男士拄着助行器,小心翼翼地从斑马线的一端走向另一端。或许,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一切也都显得是那般的美好。可是,先生您难以相信也就是在下一秒,血肉模糊的车祸发生在了我的眼前。一辆疾驰货车突然从十字路口的北面出现,瞬间将这位猝不及防的孱弱老人撞倒在地,然后拖着那副助行器转弯撞在了景观树上。然而,这还不算是恐怖,真正令我感到恐怖的是……”

“当时,这辆肇事货车上并没有任何司机。”泠斯抢先一步说道,似乎早已预料到了此事。

“刚才……难道您也在现场目睹了这里发生车祸时的一切?”翎子忙不迭地追问,面部流露出一种惊讶的神情。

“没有!”泠斯摇头否定,随即解释道,“刚才我勘察了一下货车的驾驶舱,发现驾驶座上散落着十三根香烟,而硬纸烟盒与驾驶座表面上也铺满了细碎的玻璃渣。这看似极其的普通,但却又使人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太对劲。因此,我草率地做了个假设----倘若发生车祸时,货车驾驶舱里有人坐在驾驶座上转动方向盘或者踩刹车,那么香烟与烟盒为何没有任何被压坏的痕迹?接下来,货车拐弯后撞在景观树上,细碎的玻璃渣首先会落在司机的腿上,而不会在座位与烟盒表面铺满一层。综合推理,这无疑说明当时货车在车祸时与车祸后都没有任何的人坐在驾驶座上。至于烟盒与玻璃渣,我想则是这样:起初,大半盒的香烟被人随手放置在了仪表台上,驾驶座上也没有放任何的东西。当一度撞击时,硬纸烟盒从仪表台上滑落,十三根香烟零散地掉在驾驶座上。当二度撞击时,汽车前窗被树枝撞碎,因瞬间的撞击力铺在了烟盒与驾驶座上。自然而然,不难理解为何货车的驾驶舱里会出现这种诡异的现象。”

“是这样呀!”男警察托腮思忖片刻,然后又皱起眉毛,“倘若一切真是按您所述,既然这辆真的没有司机驾驶,那么货车又是怎么会横飞直撞而来的呢?”

“警察先生,警察先生。”正当泠斯陷入窘境的时候,一位身穿蓝色制服、戴着鸭舌帽的青年搬运工从十字路口北面的下坡道路一边快步跑来,一边远远大声地喊道。在明媚阳光的照射下,酸臭的汗渍显然早已浸湿了他腋窝两侧的衣服。这不禁令人心存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令他如此的着急。

“先生,需要帮助吗?”待他靠近后,男警察拘谨地问道。

“呃……”蓝衣搬运工语气停顿一下,然后脸颊涨得黑红,结巴得差点让人听不清楚他所表达的意思,“实……实在抱歉!警察……先生,这辆……货车……那个……我的。”

“嗬,你是想说这辆货车是您的,对吧?”

“嗨!”他笨拙地垂下僵直的脑袋,却让人嘴巴感到格外的难受,就像牙齿在咀嚼蜡烛一样。

“如此说来,您就是这辆肇事车辆的司机菅野踆夫。”泠斯道。

“抱歉,抱歉,实在抱歉!”他连连点头道歉,璀璨的泪花顺着他的眼角绽放。坦白而言,这很难让人怀疑他不是个坚强的男子汉,而是个哭哭啼啼的小女孩。

“原来如此,我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千叶翎子半握右拳,自上而下地击在左手掌心处,小脸一副认真的表情,“其实凶手就是菅野踆夫,你先启动货车引擎,开一段时间后从车上跳下来,利用货车的惯性原理撞死了那位老人。所以,你残忍的凶手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

“不是的,我真的没有这样做。”菅野踆夫摆手争辩道,“我刚才送货时,随意地把货车停在了超市的门口,超市老板可以为我证明我在工作。”

“啊,是这样吗?”想到这里,男警察先是瞅了正在偷笑的泠斯一眼,然后又无奈地盯着煞有介事的千叶翎子。

“女孩,事情肯定不是你所猜测的那样。”面对武断鲁莽的千叶翎子,泠斯用手指划划眉间,苦涩笑道,“或许,你大概对汽车还不够了解吧!一般来说,汽车仪表台上的钥匙孔周围一共有四个单词,分别是LOCK、ACC、ON、START。当钥匙的侧棱对准LOCK时,汽车的方向盘出于锁止状态;当对准ACC时,汽车挂在附件档上;当对准ON时,汽车电源接通,仪表有所显示;当对准START时,我想这个问题我就不必解释了。顺便一提,刚才我去堪检驾驶舱的时候,钥匙侧棱恰好正对LOCK的刻点,所以刚才你的猜想并不符合事实。”

“那么,事情就一定是这样……在跳车前,菅野踆夫一定是故意把钥匙拨到LOCK的位置,在关上车门。”翎子坚持道。难以想象,这位固执己见的女孩是否因平日里读了太多的侦探小说,从而患上了首例的推理综合症。

“这也不符合事实。”听后,泠斯苦笑不得,却依然一副谈笑风生的表情。

“为什么?”

“你看到菅野踆夫制服上的汗渍了吧!”泠斯指了指菅野踆夫的制服腋部,态度诚恳地解释道,“假设他真的策划这起车祸,并且也如你说述的跳车逃跑。倘若跳车前他身上有汗渍,那么接触到驾驶座一定会弄脏座位的表面,而现在驾驶座上却没有丝毫的浸湿;可倘若他当时身上没有汗渍,那么他从北面的超市跑到这里不可能会出如此多的汗渍。”说着,泠斯又漫不经心地转首望了望十字路口的北面那家超市。

然而,正是这不经意的一瞥,瞬间带给了泠斯追查此案的新线索。不过,对于泠斯而言,或许用“灵感”这个词语来表达会更加的确切。当偶然一瞥时,他这才注意到自己早该注意到的一个细节----十字路口北面的道路通向南京町,而从超市到这里属于一道距离相当的下缓坡。

“菅野先生,我想向您请教一下。”泠斯若有所思地摸下胡须,“请问您的货车当时停在门口,对吧?”

“是的!”

“当时,你所在的超市里面总共有多少个顾客?”

“由于超市刚刚营业,当时只有八个女顾客在那里购物,而且大都是在选购一些肉类。”

“噢?能带我去那里看看吗?我想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吧?”

“当然,请随我来!”菅野踆夫转头时望见千叶翎子神色嗒然地站在远处,全身立刻一阵感觉到一阵寒冷,迅速带着泠斯朝超市的方向走去。

“警察先生,麻烦您暂时看守现场,我会尽快返回这里的。”泠斯打过招呼,转身离开这里。

菅野踆夫所工作的是一家中型超市,位于一个宽阔的丁字路口的左侧的下缓坡,而且周围并没有任何的建筑物。超市门口挂着“神户牛肉三折”的宣传牌子,其左边整齐地摆放着一排五颜六色的自行车。这些自行车合计共有八辆,有些辐条经长时间的氧化而黯淡无光。而另外一些辐条甚至凝固着一些肮脏的灰色泥巴,以至于地上散落着一些干裂的泥巴。经过超市门口时,泠斯发现脚旁边的一个水果货箱上放置着两个灰黄、角上带孔的塑料枕木,几何上应该属于那种空心且无底面的三棱体。

“这对塑料枕木是用来干什么的?”泠斯捡起这对塑料枕木看了看,目测其正三角低迷的边长约十公分,侧面的长方形长约有二十公分。

“噢!昨天傍晚,我不知为何超市专用的那辆货车刹车坏掉了,没有空闲去修理它。可是,我们的超市又建在下缓坡的附近,所以老板就特地从仓库里取出这对塑料枕木放在货车的前轮胎下面。”菅野踆夫用手挠着鼻梁说道。

“既然如此,你们的货车怎么会顺着下缓坡,径直地跑到南面的十字路口呢?”泠斯耸下肩膀,调侃问道,“你不会告诉我说,你们的货车安装了未来的高科技智能芯片吧?这未免也太过离谱了吧!”

“侦探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菅野踆夫额头显出几道狭深的褶子,急得满头大汗,“对了,有件事情我忘记告诉你了,或许这对你有所帮助。”

“当听到自行车叠压地倒在地上时,我迅速放下手里的食品纸箱,跑出来就已经发现货车不翼而飞。与此同时,我的老板正仰面躺在超市门口的瓷砖地板上,身上落满了包装好的新鲜肉类,旁边还半蹲着一位中年女顾客。我惊恐不安,照看了一眼我受伤的老板,然后从他的口中得知----原来,我的老板出于好心去帮助一位女顾客搬运东西,却未料脚底突然一滑,摔倒在门口左侧的第一架自行车上。紧接着,这位女顾客俯下身躯去查看我们老板的情况时,我就从超市里面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难怪自行车辐条的泥巴掉在了地上。”泠斯扼腕叹息道,“不过,菅野先生,你还是没能够讲清楚货车是何时不见的。”

“大侦探,我真的没有注意到具体是在什么时候。”菅野踆夫摊摊双手,补充说道,“或许,货车消失的时间是在老板倒地的那一刻之后。”

“等等。”泠斯做了个停止的手势,“当你发现货车消失后,货车前轮下面的这对枕木又是什么情况?最好,你帮我把它们放回到刚才的位置,好让我更容易理解当时发生的一切。”

“好的!在此之前,货车前方的左轮枕木位于这个地方。”菅野踆夫走到南面的第一辆自行车西侧,用脚踏了踏停车位的左边后,又往西平行推进了约两米的距离,“而前方右轮的枕木紧贴着这条白漆停车线。可是,在货车消失后,我看到这对塑料枕木竟然是在原本货车底盘的中心处,而且还相距颇近。”

“停车后,这对枕木是你放的吗?”

“不是。当时我关闭货车引擎后,我的老板立刻从收银台跑来,帮我依次放置在车轮前方。”

“噢?货车停靠在下缓坡左侧,一旦枕木被挪走,方向盘锁止的货车就会径直地顺着下缓坡奔去。可既然这对枕木原本是在前轮处,后来又奇怪地出现在停车位中心处,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假设当时有人挪动过它们?”泠斯竖起一根食指,在空中前后晃了一下。

“额……”菅野踆夫惊愕失色,激动地语道,“难……难道说……”

“没错!”泠斯用严肃的眼神凝视着他,沉重地说道,“这并不是一起纯粹的意外事故,极有可能是一起掩饰性的谋杀案件,毕竟枕木与货车是没有自身思想、没有生命的物品。”

“这……怎么可能?”

“这世上,绝对没有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除外。”泠斯问,“照你说说,当时这里总共有菅野先生您、八位顾客以及你的老板,而这周围也都不可能会有其他人,那么凶手一定是在这十个人当中?换句话说,当时谁从超市里出来过,谁最有可能是凶手。然而,你的老板恰恰站在收银台处,如果有谁事先出去,一定会有先被你的老板看到。”说完,泠斯扭头望了一眼收银台,发现那儿空空如也,警惕地问道,“菅野先生,你的老板现在在哪?”

“在楼上,那位女顾客是位私人医生,出于担心他的身体考虑,就将他搀扶过去,帮他检查下是否受伤。”菅野踆夫答道。

“那么,拜托您帮我把他和八位顾客叫到这里来,我有些事情需要当面询问他们。”

“OK!”说着,他转身跑进了超市里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推理与爱情》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铠甲勇士:开局领…
2 回到明朝当暴君
3 我在80年代当村长
4 网游之诸天降临
5 天道藏锋
6 蛇祭
7 全家穿越后靠种田…
8 穿越到宫斗游戏当…
9 首辅快跑:我用读…
10 作死的100种方法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大唐:开局扮演天机神算 作者: 陈喵呜
历史穿越 482355 字
穿越大唐,开局长安街上摆摊算命,为李世民演算国运,震惊李世民

2 开局精神病,一拳打爆恶鬼 作者: 霜叶乌啼
异界大陆 95726 字
恶鬼降临,英雄熟手无策,一个精神病神兵天降,带领英雄打爆恶鬼。

3 天赋太差全凭系统黑化 作者: 御姐的小奶狗
传统武侠 158079 字
什么习武天才,什么天命之人,我的武功能黑化后,你们都得乖乖跪下。

4 重生:我的1990 作者: 半颗纽扣
都市重生 645042 字
杨洛重生到1990年的夏天。从一个连年亏损落魄不堪的化肥厂开始……

5 神奇宝贝之开局黑化沙奈朵 作者: 鲸落无人知
男生同人 322010 字
开局精灵主动黑化,暴打联盟审查官,杨凡表示精灵真的太为自己着想了!

6 大唐开局震惊李世民 作者: 九剑本尊
架空历史 1384617 字
李盛穿越成大唐年间里的小太保,开局就震惊李世民、杜如晦等人。

7 重生第一天,我喝了校花的奶茶 作者: 狗粮天下第一
都市重生 98992 字
陆思诚刚刚重生,就接到了校花的奶茶,叮:接受校花奶茶,开启成就商城

8 最强皇帝:重生大明朱由校 作者: 玄武湖的鱼
历史穿越 157185 字
最强皇帝:穿越成为明朝短命皇帝天启帝朱由校,开局干掉魏忠贤!

9 初恋如狗 作者: 二马爷
现实题材 165587 字
如果心中有爱,肩上扛着悲伤,是不是就可以以爱为名,互相伤害?

10 持娃上岗之雌霸天下 作者: 骥伏枥
架空历史 132451 字
胎宝谁的?本主都不晓。却做了王后。治理天下,弹丸小国变强大,谁怕?

《第五十八章 多米诺骨牌怪案(上)厢式货车》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