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仙侠武侠 >> 念奴娇之大明长歌 [书号115632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二十六一重山水一重情,只恋江南好风景

《念奴娇之大明长歌》 吴垓/著, 本章共4887字, 更新于: 2015-04-02 17:06

二十六 一重山水一重情,只恋江南好风景

对吴垓来说,从寒凉的北方回到温婉江南的路上,不仅多了一重山水,更多了一份轻柔。这里,少了一些战马的嘶鸣声。反而,多了一份潺潺的流水声。这里也没有了京城的威严与庄重,却多了份江南水乡的俏皮与活泼。黑瓦白墙,还有那油墨一般的石板路,俨然是一幅动态的江南山水画。

人在船上坐,船在水里行!看着周围从眼前掠过的风景,吴垓觉得自己仿佛就置身于画中。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这么美丽的诗句,不就是眼前景色的真实写照吗?没有那些俗事的困扰,吴垓觉的整个人身心愉悦!

一旁的妻儿依然在梦乡,而吴垓却久久不能睡去。习惯了一直在路上,这次一定要停下了。有些不习惯,也有些舍不得!可是,人总要在某个时候停下来,才能进入另一段人生!回想着这一年多的经历,恍惚就发生在昨日。

不知什么时候睡去的,只知道醒来时,已经到达了杭州。这里一切如旧,花开的正艳,流水依旧环绕着小桥。鸟儿在枝头缠绵,像是在迎接他们的到来。襁褓里的孩童,在睡梦中睁开了眼,只是一瞥又安然睡去!

“这里好美,好热闹啊!”看着外面的一切,欣兰不由的赞叹道。对于一个北方的姑娘来说,这里简直是另外一个世界。

“是啊,一切都很好!”吴垓也感叹道。

“有没有吃的,我好饿啊!”一旁的欣玉也从船舱内走了出来!

“不要着急,等上了岸,我一定让你吃个够!”吴垓笑着道。

看着睡眼惺忪的弟弟,欣兰无奈的说道:“你呀就知道吃,看看你的小肚子,马上都要出来了!”

“姐姐不要啦!大不了,我,我下次少吃一点不就行了嘛!”欣玉憨笑着说道。

看着姐弟俩在那拌嘴,吴垓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终于靠岸了!

下了船,在一旁的街道吃了点东西。然后一行人沿着石板路走了一会,转了几个弯之后,一座不大的宅院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门前的匾额已经有些腐朽了,但上面的字迹依稀可见--吴府。

两扇朱红的大门,虽然上面的油漆已经斑驳,但是仍然能让人联想到这里曾经的热闹、祥和!门环上早已生满了铜绿,一把锁头也早已锈迹斑斑,稍微一用力就打开了。

走进去,映入眼帘的是满院的荒草,破败不堪。在大厅的廊檐下有个燕窝,几只燕子正在叽叽喳喳的叫着,不知道是在迎接春天还是在欢迎主人的归来。

“我回来了!”吴垓对着院子喊了一句!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心里有种数不出的感觉。儿时父亲做的木马还在廊檐下伫立,只是上面早已没有童年的痕迹;母亲纺织用的工具上也落满了灰尘,故人已然不在,一切都成了记忆;父亲的那张大弓依旧如新,只是再也没有人能拉起!旧物映照着过往,而故人却已匆匆离开!时间让今日的东西变成了昨日的旧物,也让曾经稚嫩的孩童逐渐变成了男子汉!眼前的一切摸上去是如此的真实,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吴垓在院子里站了很久,犹如这十年的等待!

简单的收拾一下,好歹有了个下脚的地方。院庭内一个小鱼池里面竟然还有鱼在游弋着,这对欣玉来说可是极具吸引力!看到有人走近,刚从水里探出的脑袋又缩了回去。

“你们是谁,怎么乱闯别人家的宅子啊?”一个声音从墙头那边传了过来。吴垓转头一看,原来不知是谁家的孩童正趴在围墙上看着他。

“你是谁啊?”吴垓笑着问道。

“我叫大毛,我是过来看看我的鱼!”孩子对于陌生人的到来并没有表现出胆怯!

一旁正在玩水的欣玉,也看到了趴在墙头的孩子,就问道:“这池子里是你放的鱼?”

“是啊,是我爹爹帮我抓的!我每天都会来看它们的。还没告诉我,你们到底是谁啊,怎么进来的?”孩子好奇的问道。

看着如此率真可爱的孩子,吴垓笑着说道:“我是这里的主人,我当然是从大门走进来的。”

那孩童歪着头看了一会吴垓,然后就被高墙给淹没了。

没一会,却见他从大门走了进来。看到吴垓之后就瞪着大眼睛问道:“你真是这家的主人吗?那你知道这家的主人原先是谁?干什么的吗?”孩童虽然还是一脸的稚气,但是俨然有了大人的模样,这让吴垓有些忍俊不禁!

“这个?我不知道。那你能告诉我吗?”吴垓挠了挠头,假装的问道。

“我当然知道了,这家的主人原是个将军,大将军、大英雄!后来遭到坏人的陷害,就死了。你怎么会是这里的主人呢!”小孩摸着脑袋上仅有的几缕头发问道。

看着孩子可爱的样子,吴垓不禁的笑了。“哈哈,我以前不是,但是现在是了!”

“为什么以前不是,现在怎么又是了呢?”孩子还是有些不明白,依旧穷追不舍的问道。

正在这时,一个中年妇人跑了进来,边跑边大声的朝那孩童喊道:“谁让你把打开门的?你爹如果知道了一定会打你的,还不快回家!”说着女人就要拉着孩子往外走,忽然看到院里的吴垓,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到这里来了?”女人上下打量着吴垓,看上去很不欢迎吴垓出现在这里。

“娘,他说他是这家的主人,你认识他吗?”一旁孩子天真的问道。

妇人拍了拍孩童的头小声的说了几句,然后又看了看吴垓,迟疑了一会问道:“你是这家的主人?可是我听说这家的人都死了,你怎么会是这里的主人呢?”妇人很是不解!

“你认识这家的主人?”吴垓看着眼前的妇人,迟疑的问道。

“不认识!”妇人先是摇头否认,但是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逐渐向吴垓走进,认真的上下打量着。忽然,不知什么原因让表现的很吃惊!然后,才半信半疑的说道:“你是吴将军?可是?”妇人欲言又止!

吴垓摇了摇头,好奇的问道:“我怎么会是吴将军呢!你见过他吗?”

妇人紧盯着吴垓打量一番,说道:“你等一下,我出去一下!”说完,就着急跑了出去。而身后的大毛正想去喊自己的母亲,却停住了,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说道:“哎!这次回家死定了!”

此时吴垓站在院子里,对妇人的反应也是一脸的疑惑。“难道她认识父亲?为什么她会认识?虽然这里父亲也曾住过,但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住在周围的人不可能有人会认识他的?可是,万一有呢?会不会有危险?”吴垓顿时陷入沉思之中!也许,这一切还要等那妇人回来才有答案!

没过一会,那妇人就带着一个中年的男人走了进来。一见到吴垓就惊讶的问道:“你是将军的什么人?你难道是少爷吗??可是他已经被害,不可能啊!”那男人看到吴垓,好像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嘴里还不停的犯着嘀咕!

吴垓迟疑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我叫吴垓,你们是什么人?”

一听这个名字,那男人先是一愣!忽然跪在了地上,并激动的对身旁的妇人说道:“他是少爷,是少爷啊!”然后又转过头激动的看着吴垓说道:“少爷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赵虎啊!我是将军手下的副将啊,少爷不认识我吗?你小时候,还是我教你骑马的,你难道忘记了吗?”中年男人一脸期待的看着吴垓,希望吴垓能认得他!

看着眼前这个憨厚的男人,吴垓忽然感觉眼前一亮。赶忙走上前把他扶了起来,激动的说道:“你真是赵叔啊!你怎么会在这里?当年你不是也被抓了吗?”

“哎!这说来话长啊!走,还是到我们家去说吧!”说完,赵虎就拉着吴垓走出了吴宅!

几间茅草屋,还有一头水牛,这就是赵虎的家,有些寒酸!吴垓看得出,他们的日子过的并不好!

进屋之后,赵虎和吴垓谈起他们来到这里的经过:“当年将军被查之后,我们很多跟着将军的人都一起被关了起来。但是他们一直没有查到将军通敌的证据,而我们大家也都是无辜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就把我们放了。出来之后,我们大家就商量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就回到了这里。因为当年就是在这里,我们跟着将军一起奔赴边疆,保家卫国。可是,让大家心痛的是将军最终惨死在狱中。后来我们打听到,夫人和其他吴家子弟也都冤死在狱中,只有少爷你被人救了。但是我们不知道你被带到了哪里,所以我们决定就在吴宅附近建了房子,成了家,期盼着有一天你能再次回到这里。可是,一等就是十多年,我们都以为少爷你不在了!没想到啊,没想到啊!”此刻的赵虎已是喜极而泣!

“我打听过,这房子自从我们吴家被抄家之后,就划给了当地府衙了,可是为什么一直空着呢?”吴垓不解的问道。

“少爷说的不错,这座房子是被发给了当地官府了。可是一直空闲着,所以后来我们几个曾经跟着将军的兄弟就一起凑了些钱,把这宅子买了下来。我们只期盼着有一天少爷你万一回来了,还能看到它!”赵虎难言内心的激动,边说边抹着眼泪。

吴垓这才知道自己家的老宅为什么会一直空着,原来是这样。之前偷偷回来看了几次,只是房子依旧空着,而且有些破败了,还以为是朝廷并没有罚没!“我再次谢谢几位叔叔保全了我们吴家的祖宅,我代表我们吴家的所有人给叔叔们跪下了!”说完吴垓就跪在了地上。

赵虎赶紧上前把吴垓扶了起来,激动的说道:“少爷你这么做不是折煞我们了吗?将军对我们都恩重如山,这点事情也是我们应该做的!”“少爷你在这里坐一会,我去叫那几个老家伙去!”说完赵虎就急匆匆走了出去!

十年人事几番新,当年还是年轻力壮的青年,转眼都已是不惑之年。看着围坐在一起的人,吴垓的心情却是有些失落。少了一些人,这一家子总算不上圆满,只是有些人是再也回不来的,而有些人来了又走没做半点停留。就像那月圆必亏一样,这是定数。

由于只有这些老部下知道吴垓就是吴金海的儿子,所以他们为了安全起见就对外说他是一个从京城来的客商,买下了他们的这个宅子。

大家帮忙整理了院子,吴垓又拿出一些钱分与这些苦守这个宅子的人。这些钱又一部分是当年叔=叔父去世前留下的,还有一部分是马永在东江分别是给他的。吴垓忽然很想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来了京城?一定还在想办法为将军报仇,但是他一个人是办不到的。

再说马永,自从毛文龙遇害之后,就一直想着为他报仇。可是,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势单力薄,所以来到了京城有些时日了,事情也是一筹莫展。正在他犯愁的时候,却从四海茶楼打听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就是当年在毛文龙手下有两个人人在朝廷里做了言官。马永一想这正是个好机会,在经过一番周折之后,最终功夫不有心人,果然让他找到了其中的一个叫贾苡仁的。随即把毛文龙遇害的事情完整的告诉了他,听到马永讲述的事情之后,这个人很快就答应会上疏一封,为毛将军参袁崇焕一本。

事情如此顺利,这是马永不曾想到的。但是既然有了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好好利用!

可是,令马永意想不到的是,这个贾苡仁不仅没有按他承诺的那样上疏皇帝,而且还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袁崇焕。袁崇焕当即派了很多人前来抓捕马永。

还好马永那日恰巧不在住处!逃过一劫的马永对于自己的急切之心也甚是懊恼。可是,他还是打算去找到另一个人,这个人叫--孙成贺。于是,他又跑到四海茶楼打听消息。在找到孙成贺的住宅之后,马永吸取上次的经验,并没有贸然去找人。先是暗中观察这个人的人际关系,在确定这个人与袁崇焕不是一伙的之后,才写了一封信给了这个人,约他在四海茶楼相见!

两个人相见之后,马永说明了来意,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孙成贺。得知马永是毛将军的手下,孙成贺十分激动,回到府上就连夜拟好了第二天递给皇上的折子。可惜,他刚拟好折子,就被突然闯入的人杀死在书房。而孙府十余口人都做了冤魂。

得知孙成贺被杀之后,马永十分心痛,决定放手一搏。于是,他提前埋伏在贾苡仁回府的路上,把他杀了。之后,马永又再一次潜入袁府!

进了院子,绕过假山和池塘,小心的摸索着袁崇焕所在的屋子。虽然房子很大,但是想找到袁崇焕的屋子,还是比较容易的。哪里守卫的人多,袁崇焕就可能会在那里!果然,在一间灯火透明 的房间门外有几个人在守卫!借着夜色,马永小心的靠近站在左边的一个人,快速的站起身,一把匕首就从那人的咽喉划过。站在右边的那个人刚有所察觉,也被封了喉!

正当马永决定推门进去的时候,身后突然刀光一闪,朝他砍了过来。马永立刻身子一躲,然后把手里的匕首朝那人扔了过去,那人大刀一挥把匕首打落在地。马永一看,立刻从背后拔出长剑,身子一跃来到了房顶,下面的人也快速的跟了过来!一时间,刀光剑影,煞是惊人。

但是没战几个回合,马永的剑气逐渐被刀锋所压制。只能且战且退,忽然身子一转手里的长剑直奔那人的要害而去,那人赶紧去收刀去挡,却看到马永忽然把长剑一收准备逃离。然而,那人的刀却在瞬间从后面插入了马永的身体里!

那人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马永,有些不屑的说道:“敢和我夏千鹤斗,还嫩了点吧!”说完身子一跃就走开了!

一代悍将就殒命于此,以至于后有人作诗称赞道:“忠心一生终成魂,拔剑当年侠义身。只是人生过路客,不知何时遇将军!”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念奴娇之大明长歌》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老祖快来给我加属…
2 神豪之从人生导师…
3 和空姐荒岛求生的…
4 我的老婆是仙二代
5 狼啸苍天
6 梧桐树下的青春回忆
7 马甲厨娘不动情
8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
9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10 摄政王妃竟有两副…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成为救世主的我却慌得一逼 作者: 北名有驴
异界大陆 50231 字
叶帝穿越到一个神奇的大陆,随便唱首歌居然让天帝落泪,走两步居然……

2 诸天无限之卡牌系统 作者: 叶咸鱼
男生同人 1116610 字
小南的式纸之舞,鸣人的九尾,止水的别天神,叶封还能获取多少能力呢?

3 从浮游生物开始称霸世界 作者: 东尧青
异界大陆 853936 字
意外变成了海底世界最没有存在感的浮游,系统却告诉他的目标是称霸世界

4 网游之神秘复苏 作者: 道听途说的他
游戏异界 463226 字
这跟鸡爪子一样东西,是我重生的金手指?什么玩意!我丢!这居然是……

5 乡村大神农 作者: 福娃沙沙
乡村乡土 474159 字
赵二宝一直被人当做傻子看待,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一颗生命之树的种子…

6 玄幻之最强帝皇系统 作者: 红机唐辰豆
异世争霸 100825 字
重生异界,开局就亡国,值此内忧外患之际,江辰觉醒最强帝皇系统

7 末世危机之雷神降世 作者: 梦不在了
末世危机 141311 字
末世危机中病毒感染人世间,雷神崛起后,前世情缘,今生能否再续?

8 我真没想当神医 作者: 肥瘦卤肉饭
都市异能 127928 字
林凡很苦恼,刚下山就被误认为神医怎么办?我乃修仙之人真的不懂医术啊

9 攻心女孩不好惹 作者: 竹宝
都市情缘 97928 字
霸气宣誓:我允许你在我的世界走来走去,但是我不允许你走出去!

10 灵横宿 作者: 云雀空梦晓
异世争霸 65006 字
背负着种族命运,力挽狂澜,重新踏入武之极道,成就一篇传奇史诗!

《二十六一重山水一重情,只恋江南好风景》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