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游戏竞技 >> 火影同人WhiteSnow [书号11369]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承雪绒(木叶二代)

《火影同人WhiteSnow》 夜空流萤/著, 本章共9727字, 更新于: 2008-08-10 21:15

雪绒花的花语:重要的回忆。

我的父亲叫做旗木卡卡西,母亲叫做水无月浅雪,他们两个是非常有名的忍者。

而我的名字叫做水无月暮,有一个哥哥叫做旗木曦。

曾经我的哥哥曾经很奇怪为什么一家有两个姓而不是像别的哥哥姐姐那样,全家都是一个姓氏,结果那个时候我母亲微笑着抱着我,告诉我哥哥说那是因为外面的人太笨,所以统一叫一个姓氏比较好记。

后来我哥哥告诉我,虽然他很奇怪那个时候为什么父亲咳嗽地像每次接任务前的月光叔叔,但是他那个时候确实是对母亲的话深信不疑。

切,谁不知道对于哥哥来说,母亲的话就是绝对的命令,叫他往东他绝不向西,比父亲的话还有用。

父亲和母亲很恩爱——嗯,应该是这个形容词没有错。

每次他们两个闹矛盾的时候——比如那个我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佐井叔叔寄画本过来的时候——最后低头道歉的终归是父亲。不过这种情况真的很少啦!而且看他们的表情,似乎也很享受这种偶尔的纷争。

这就是所谓的“情趣”么?

我们一家就住在距离木叶不远的一处森林里,附近有一个很大很漂亮的湖泊,更远的地方有一处可以用来攀爬训练的山崖,很幽静,很舒适,不过……却绝对不清净。

原因?

呐,看现在那些过来拜访的那些人就知道了。

说起来,我会知道母亲和父亲是忍者,也是因为他们的关系。

最常过来串门的是轩辕姨还有迪姨,不过她们每次过来之后都会拉着母亲说个不停,通常那个时候,父亲总是很郁闷的摸了摸自己鼻子,到屋顶上翻那黄皮子的书——说起来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那本书里到底说了些什么,可惜每次试图偷窥的时候都会被父亲发现导致行动未遂——去了。

而我和哥哥则是和她们带过来的孩子一起玩。

沙瀑腾,是迪姨的孩子,有着一头很漂亮的火焰色短发,眼睛是很漂亮的浅绿色。长得和我爱罗叔叔差不多,但是他没有叔叔那标志性的黑眼圈和字纹……不过他的忍术挺蛮厉害的,也和我爱罗叔叔一样背着个葫芦,而且葫芦里也会飞沙子出来,速度很快,每次都能抢在我攻击前进行防御——要知道,我的偷袭有的时候可是连父亲都躲不过去的说。

不过每次腾一来就会缠着哥哥去比试,很少搭理我。

切,典型的瞧不起女性!下次找个机会陷害他,然后跟迪姨告状去!

宇智波沧,是轩辕姨的孩子,有着一头让我很羡慕的黑色长发——不过一直都是在脑后端正的束着,而且给人感觉很沉稳,一点也不像是个才10岁的孩子。

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欢他。

沧很照顾我,每次来的时候总是会带我喜欢吃的甜食,这点比到现在为止还弄不清楚我喜欢吃什么的哥哥还有澜那个笨蛋要好多了。

每次沧来的时候,我都喜欢腻在他身上听他讲故事。

沧的声音很好听,而且身上也总是带着一种很好闻的味道,和轩辕姨身上的味道很像,但是更清澈一点。

而且,沧也很厉害。10岁的时候眼睛就已经开到了三勾玉——比澜那个现在还没开眼的笨蛋强多了。每次和沧比试的时候,我都输得很快,不过沧却从来不会觉得麻烦,总是很温和的在结束后告诉我哪里还有不足需要改进的地方。

说起来,我现在有好多的忍术都是沧教我的,在这点上,总觉得沧比那个成天就会粘着母亲或者出任务的父亲要称职上许多……

不过沧的温和似乎只是针对我。

因为每次要是碰上澜过来找我而沧又恰好在的时候,基本上就只能看到苦无手里剑满天乱飞,嗯,最近似乎已经发展到了火球火龙到处蹿了。

不过,是我的错觉么?为什么总觉得沧每次对上澜就会变得特别特别的……恶劣呢?

一口一个“愚蠢”姑且不说,最爱做的事情就是抓着机会弹澜的额头,碰上休战吃饭的时候,总是会把纳豆放到澜的饭里去——顺带一提,澜和他的父亲,经常以“音影”的身份来木叶做访问的佐助叔叔一样,讨厌纳豆是出了名的……

所以有的时候,沧那前后反差明显的表情常让我相当严肃的在思考一个问题——沧是否所谓的“双重人格”。

对于我的这个疑问,母亲总是抱着我远离战火,然后笑眯眯得告诉我:“不用理他们,那完全就是宇智波家别扭兄弟爱的表现方式。”

然后在沧和澜打到筋疲力尽的时候,一个大瀑布术过去——两只宇智波牌落汤鸡出水,美名其曰:“冷静一下头脑。”

不过,我很怀疑,这种场面是母亲故意安排的——因为每次沧被轩辕姨带过来之后,半个小时内澜必到。

我家这边,常来的孩子,除了腾、沧还有澜外,最常来的应该就算是澄空和澄海了。不过这两只每次都是跟在他父亲身后过来的。

嗯?问澄空和澄海的父亲是谁么?

呐,现在正站在母亲面前被她敲脑袋骂“白痴”的那个总是一脸阳光笑容,穿着白底火纹披风的金发青年就是了。问名号么?现在木叶的第六代火影——旋涡鸣人。

不过有着蓝色眼睛的澄空每次见面就和腾一样,总是喜欢挑战哥哥,然后把“我会成为第七代火影”这种话挂在嘴边。

切,谁不知道这个家伙到现在为止根本就连我哥哥的影子都摸不到——连澜那个笨蛋的实力都比他强多了。

而对于这种和天天姨的女儿向阳·李一样热血的白痴,我采取的对策一贯都是……无视到底。

相对而言,澄空的双胞胎妹妹,澄海就讨喜多了。除了那头金发外,完全就是雏田姨的翻版,连个性都差不多,不说话的时候,简直就像一个会走动的大型洋娃娃一样。

不过得承认,每次这两个一来,我家就会变得很热闹。

当然,如果那个时候腾、沧和澜还在的话,那么就是脱离热闹晋升“恐怖”的事情了。

基本上,那个时候是腾满世界追着哥哥挑战,澜满世界追着沧挑战,而澄空一会挑战腾一会挑战澜,而澄海则是紧张得在那里对着手指旁观——顺便乖乖的当姨和母亲的玩具。

不过这种状况只限于一开始。因为通常到了最后,都是演变成了腾、澜、澄空加上我哥哥四个人的大乱斗,而澄海继续当她的玩具,我则是窝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抽身出来的沧的怀里一边吃他递给我的甜食,一边和他讨论正在战斗的四个人使用战术的优缺点。

不过一般这种状况持续不了多久,因为在他们四个人开始拆房子之前,母亲和父亲就会出手,一人一个爆栗外加封住查克拉埋进土里冷静下头脑20分钟——前后绝对不会超过10秒。

嗯,不过要承认一点,那就是我和沧看戏看得真的很愉快。

说起来或许要再加上一点,那就是趁着他们不能动的时候,往他们脸上画画也是很有趣的事情。

=================我是切换时间片段的分割线===================

“曦、暮,你们该去上学了。”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是我最讨厌的话,那就莫过于正蹭在沧的怀里午睡的时候,被母亲的声音叫起来上学了。

“不去可不可以……”

闭着眼睛,习惯性讨价还价,不过还是腻在沧的怀里不肯起来。

沧身上的味道真的很好闻,为什么父亲、母亲还有哥哥身上没有这种味道呢?

“暮,起来去上学,等你回来之后我再教你个新忍术好不好?”

然后换成沧在我耳边响起的声音了,“还有上次没有讲完的那个故事,等你回来后我再继续讲。”

“说好了?”

唔……我的死穴啊!

心有不甘的从沧的怀里爬起来,我鼓了鼓嘴。

“嗯。”

笑着刮了刮我的鼻子,沧微笑着帮我整理了一下有点皱的衣服——说起来沧微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啊,不过好像到目前为止,他只在我面前笑过,小小窃喜一下。

“暮,该走了。”

这个时候,我哥哥也走了过来,那张漂亮的脸也像往常一样被面罩挡住了——母亲对此的戏称是“旗木家的优良传统”。

不过我倒是能理解,并且为此庆幸自己是女性而不是像哥哥那样的男性。

所谓的“蓝颜祸水”啊……

话说回来,如果说是“祸水”的话,我还只能承认,最常来我家的那几只,其实都是这个级别的。

算起来的话,其实我和哥哥都是外界常说的“天才”那一种类型的,6岁已经开始就读木叶忍者学校的3年级,不出意外的话9岁就能毕业——这还是母亲和木叶交涉外加上不允许我和哥哥表现得太超常的结果。

嗯,差点忘记说了,澄空、澄海、澜和我跟哥哥是同班同学。

而根据我的观察,目前忍者学校里的女生,基本上都是分成三派对立的——支持我哥哥旗木曦的,支持漩涡澄空那个热血白痴的,支持宇智波澜那个臭屁小孩的。

嗯,就目前的统计数据而言,我哥哥以他的神秘——废话,脸都被挡的只剩下眼睛了;慵懒——天知道他那只是因为被父亲操练到半夜才睡导致的睡眠不足,在那里打瞌睡补眠而已;温文——没办法,被母亲从小耳提面命说要当绅士,习惯了;一举成为三人之冠。

至少水火不容的拥澄派和拥澜派里,有不少同时都支持着我哥哥。

话说回来,其实我一直再奇怪那个什么“曦澜”、“澜空”,“All空”,“All曦”什么的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为什么每次问起哥哥的时候,他都是一脸青铁的勒令我不许再问呢?

除去这个无解问题不谈,学校里三派分立的情况比较能让我满意的就是——逢到过节,尤其是情人节,我能吃到很多最喜欢吃的巧克力。

呃……好吧,我承认,平日里哥哥收的那些女生送他的小点心,基本上也全进我肚子里了。

没办法,谁让我哥哥和我父亲一个脾气——讨厌甜食呢……

不过,我不是很喜欢学校。

虽然伊鲁卡老师——我对他的昵称是“海豚”——确实是一个很尽职很认真的好老师。但是同样的,他的催眠功力也实在是太强了……

所以基本上,每次到他的课,我都是分个影分身,然后本尊外出溜达去了。

说到这一点上,我和鹿丸叔叔家的将臣倒是很合得来。

将臣和鞠信姐姐是亲姐弟,不过个性完全不一样。我和将臣关系不错——都是喜欢找个安静地方看云偷懒的人,但是对于鞠信姐姐却是能有多远闪多远。

不过幸好鞠信姐姐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手鞠姨住在沙忍,不然估计木叶不少建筑物都要报销在她的那把大扇子之下了。

说起来,鹿丸叔叔和手鞠姨的相处模式,倒是和我父亲还有母亲的模式很相似——现在放眼整个木叶,有了孩子还没结婚的,就只有鹿丸叔叔、手鞠姨,还有我的父母了。

虽然很疑惑他们为什么不是像书中所说的那样“王子和公主结婚了”的结局,但是……无所谓了。

因为母亲说这些都不是我们小孩子应该烦恼的事情,那么……我就选择性忽略吧……

嗯嗯,我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咳……似乎思想又走神了,拉回来拉回来。

记得将臣曾说过“女人果然都是麻烦”,对此我深表赞同。

别的不说,光是井野姨家的秋道蝉羽和天天姨家的向日·李为上学放学的时候谁走在我哥哥另一手——顺便提一下,我哥哥的一只手固定被我包下了——的那边而进行的战斗,从我和哥哥开始上学起就天天上演了。

而至于宁次叔叔家的那对双胞胎日向葵和日向薰,我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们两个个性会和温柔的镜月姨差上那么多。

虽然她们都是继承了日向叔叔的冷静和好身手,但是那是表现在没有牵扯到澄空和澜身上的时候。一旦牵扯到了……一时间只见学校或者街道上白光闪闪,杀气逼人,又是八卦掌又是回天,路人回避。

嗯,我承认像她们的那个年纪有喜欢的人是一件好事。毕竟父亲曾经说过,“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是个恋爱比忍术重要的时候”。

但是问题是……澜现在心心念念只想着该如何打败沧,而澄空和我哥哥在这方面又都是白痴到家,只想着该如何变的更强的人……

换言之,根本就是那群女生在一头热。

算了算了,她们闹她们的,我乐得在一边看戏顺便观摩下现场教学——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之间的武力切磋,可是个难得的经验啊……

==================我是切换地点的分割线================

“暮小姐,又逃课了?”

正闭着眼睛晒着太阳的时候,身边传来了某个温文儒雅的声音。

“萤哥哥,人家只是为了不辜负今天这么和美的日光而已。”

没睁眼,我转过了身蹭到了来人的怀里,打了个呵欠,“帮我开假条,嗯?”

“又利用我?暮小姐你都不会觉得良心不安么?”

用骨节分明的手指梳理着我的头发,带起了几缕银色的发丝,萤哥哥的声音里全是笑意,“让雪大人知道了,我又该被她批了。”

“为什么你和小君叔叔一样,总喜欢称呼母亲为‘雪大人’呢?”

皱了皱鼻子,我睁开了眼,看着正含笑注视着我的那双左碧右棕的异色眼睛,撇了撇嘴,“母亲都说过不需要你这么叫她了啊!嗯,还有……都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小姐。”

感觉真是有够怪怪的。

“不管如何,雪大人就是雪大人。”

萤好脾气地笑了笑,伸手扶我坐了起来,然后抽掉了自己的头带,帮我把头发绑了起来,“就像暮小姐对于我来说,永远都是暮小姐一样。”

“切,也不见你叫我哥哥为少爷。”

我鼓了鼓嘴,用手指卷着萤哥哥散落下来的白色长发玩。

“因为曦是曦,暮小姐是暮小姐。对于我来说,要保护的人,永远都只有暮小姐一个而已。”

萤温和地笑道,然后探手把上了我的脉搏,“最近暮小姐你的状况比以前好很多了,还是要注意调理啊。”

“知道了。”

我做了个鬼脸给他看。

萤哥哥是月亮姨和君麻吕叔叔的儿子,今年16岁,已经是木叶的特别上忍了。拥有双重血继的他不仅是个出色的战斗者,也是一个优秀的医疗忍者。

说起来母亲的生育过**得很多灾多难啊。

我记得以前听别人提到过,母亲的第一胎,因为封印八岐的战斗而流产了,后来母亲一直都不肯要小孩,一直到后来鸣人叔叔他们陆续都有了孩子后,才因为意外受孕生下了哥哥。

说起来其实我一直都很怀疑是不是父亲大人故意的,不然怎么在我哥哥出生没多久,母亲又“意外”怀上了我呢?

不过当初母亲怀我的时候,却因为要处理被木叶和岩忍之间的战争情报,操劳过度而导致羊水破裂加上胎位不正,所以是早产加难产,而当时就是萤哥哥帮她接生的。

可以说,如果不是萤哥哥,我可能就不会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也说不定。

不过让我很困扰的是,萤似乎把我当成了他要守护的人了。按照母亲的解释就是,这是竹取一族成员的特性——选择一位要守护一生的主人,不离不弃。

唔,很麻烦的事情啊!

不过似乎目前也没有造成我什么太大的困扰……无所谓了……

说起来,萤哥哥的身上的味道,是那种淡淡的药草香,和沧身上的味道很不一样,不过……同样的好闻。

“又睡?”

萤哥哥的声音似乎有点无奈,“暮小姐,你一天到底要睡多少小时啊?”

“反正没什么别的事情……”

在他怀里蹭了蹭,我重新闭上了眼,“再让人家睡一会啦!”

“知道了。”

萤哥哥的声音似乎很无奈,不过我知道他虽然对外人很冷淡,却真得很宠我,所以……嘿嘿,母亲说过“有可利用的资源,就要尽量利用”,我只是按照母亲的话去做而已。

再醒过来,原因是呼吸不畅。

眼睛懒的睁,抬手就是“啪”的一声打了过去——正中红心。

“暮,你下手还真狠!”

某个被我的指甲划到了手的人控诉的声音。

“谁让你捏我鼻子了。”

睁开了眼,我从学校医务室的床上坐了起来,“已经放学了?”

“嗯。不这样你会醒么?”

哥哥撇了下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袋饼干递给了我,“给,这个是澄海给我的。你知道我讨厌吃点心。”

“Ne,哥哥,没记错的话,澄海做的点心都是咸的啊……”

因为知道某个人讨厌吃甜的。

不过说起来的话,甜点还是流星叔叔那家做的好吃,而且在他那里还能玩到不少很有趣的火器玩具。

慢吞吞接过了饼干,我拍了拍衣服从床上起身,“这样糟蹋人家的心意不好吧?”

真是可怜的澄海,喜欢上我哥哥这种不开窍的家伙……

啊拉啊拉……算了,反正有我看着哥哥,不是我欣赏得那种类型的女生,坚决不允许我家哥哥动心。所以,澄海姐姐你放心,在没发现更符合我喜好的女性出现前,嫂子的位置,我帮你看着好了。

嗯,我承认,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的手艺比我母亲还好。

“什么糟蹋不糟蹋!”

哥哥揉了揉我的头发,“走了,今天母亲说要我们早点回去的。”

“嗯?以前不是从来不管的么?”

我有点疑惑地跟着哥哥慢慢往回走。

“好象是因为今天家里会来客人。”

哥哥撇了下嘴,接过了我拎在手上的书包,“走了。”

来人么?

我暗地里奇怪着。如果是像轩辕姨那样的人的话,母亲是绝对不会特意提出这种要求的才对。

难道是对于母亲来说,很特殊的人么?

真有趣。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暮,发什么呆呢?!快点!”

哥哥敲上我脑门的手把我又开始走神的思维给拉了回来,吐了吐舌头,我直接开了瞬身,“哥,老规矩,怎么样?”

“比就比,怕你么!啊……暮你又偷跑!”

“是你反应太迟钝了!”

真是的,被我偷跑了那么多次还没吸取教训,哥哥果然是笨蛋!

====================我是切换场景的分割线===================

一路和哥哥追逐着冲回了家,刚到湖边,就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正静静站立在湖边的那块突出的湖石上。

他怎么会站在这里?

我奇怪得停下了脚步,然后走了过去。

刚走到距离那个人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的时候,那个人似乎有所感应一样的,回过了头看向了我这里。

我愣了一下。

因为他那张和沧非常相似的脸,或者正确说来该是……沧长得非常像他。

他是沧的那位父亲,也就是我的那个到现在为止素未谋面的……鼬叔叔么?

我想着,然后走近了他:“你就是今天来我家的客人么?”

因为就是他的关系,母亲才特意要求我们早回去吧?他和我母亲的关心很好?

他看着我,然后微微挑了一下眉:“她的女儿?”

声音低低的,磁磁的很好听,不过这话也太简短了吧?

顶着一脑袋的黑线,我点了点头:“我的名字是暮。水无月暮。你就是鼬叔叔?”

“暮!”

这个时候,哥哥也终于追了过来——和我比速度,他还真是从来没赢过。不过他却是从来不放弃和我比赛的机会。

见到了眼前这个人,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把我拉到了他的身后,戒备了起来,“你是谁?”

“也姓水无月?”

不过貌似我哥哥被完全无视了,因为他在问话的时候,是看向我。

“不是,他是我哥哥,旗木曦。”

完全可以肯定我家哥哥是完全听不懂这种对话,所以我直接代替他回答了。

“你和你母亲很像,尤其是眼睛。”

然后眼前这个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微微扬起了唇角,“不错的个性。”

他微笑起来和沧很像,果然是遗传么?

不过说起来,他这算……在表扬我?

我脑后落下大汗一滴。

这个时候,沧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暮,怎么现在才……呃?父亲大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等沧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原来的话硬生生转成了惊讶。

“顺路。”

鼬转向了沧,然后微点了下头,“你母亲已经离开了吧?”

“是的,刚走没多久……”

沧似乎想到了什么,眨了下眼,“母亲大人不会又是因为感觉到父亲大人你过来……所以才离开的吧?”

“她在理亏。”

鼬叔叔淡淡点了下头,丢下了一句不算解释的解释后,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微微挑了下眉,“你的身体……”

“我是早产儿,体质有点不太好。”

我乖乖回答道。

不知道为什么,对着鼬叔叔,总觉得好象对着母亲一样,很难隐瞒什么。

鼬叔叔沉默了一下,随后伸手抱起了我:“带路。”

“是。”

拉了拉似乎正在发呆的曦,沧转过了身向着小屋那里跑了过去。

鼬叔叔的本事真的很强,抱着我瞬身,竟然没让我察觉到任何查克拉的波动,而且,他的身上,有着和沧相似的好闻味道。

抱着鼬叔叔的脖子,我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虽然看上去似乎很冷漠的样子,但是鼬叔叔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Ne,鼬,终于舍得过来看看老朋友么?”

屋口,母亲正微笑地站在那里。

“这就是你让轩辕把我骗来的原因?”

将我放下了地,鼬叔叔轻轻抚着我的头发,然后微微眯起了眼看向了母亲,“病危?嗯?”

“不然怎么能把你这只黄鼠狼骗过来啊?”

母亲看上去似乎很高兴的样子,走过来的时候突然瞬身出现在了鼬叔叔的身后,然后一肘横扫——但是被鼬叔叔闪了过去,“看样子,轩辕把你照顾的很好啊。”

“托你的福,大概又要开始玩捉迷藏了。”

避开了母亲的攻击的鼬叔叔仿佛回敬一样的动了下手——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他结印的动作——然后一个大火球就吹向了母亲,不过他说话的语气虽然有些感叹,却没有生气的意思,“那家伙呢?”

“打发出去买东西了。将近15年,才算是正式聚到一起了吧?没酒怎么行?反正同样都是千杯不醉。”

母亲和鼬叔叔只是短短各自攻击了一次之后就收手了,随后母亲把我拉到了她怀里,“我的女儿,怎么样?”

“和当年的你很相似。很聪明,感觉很敏锐。眼睛也很漂亮。”

鼬点了点头,顿了顿后又到,“长大后,大概又是另一个你。”

“是啊。不过你家那个小子也不错。至少比佐助家的那个讨我喜欢。”

母亲笑着放开了抱着我的手,“去和沧还有曦他们玩吧,等你父亲回来后就开饭。”

“哦。”

知道没自己什么事情,我转过了身,无视了伸开手的哥哥,直接走向了沧,伸出了手,“抱。沧你答应回来要给我讲故事的。”

沧笑了笑,抱起了我之后,向着鼬叔叔那个方向点了下头后,转身离开了。

而我哥哥……

呃……暂时不去理会那个正郁闷的在那里拿手里剑扎稻草人的家伙,我和他不熟。

后来,父亲带着大包的东西回来了,那天晚上,母亲和父亲似乎都很高兴的样子,还喝了酒——不过话说回来,真不明白那种辛辣的液体有什么好喝的,还是沧给我喝的花蜜好喝。

吃完饭,回到屋里,窝在沧的怀里听他讲故事,然后看着窗外母亲和鼬叔叔边浅酌边聊天,父亲在一开始的聊天之后,过了不久就退出了谈话,拎着似乎精力过剩想偷听母亲和鼬叔叔谈话的哥哥到另外一边训练去了——愿上帝保佑他。

“沧知道母亲和鼬叔叔之间的事情么?”

我抬起了头看着他,好奇地问道。

“不是很清楚,不过听母亲大人提到过一点。父亲大人和浅雪姨,好象从很久以前就认识了。”

沧裹了裹身上的被子,把我的身体包好,“不过其他的就没提了。”

“总觉得……鼬叔叔和母亲的感觉好相似。”

我感叹了一句,“我记得父亲曾经说过,他并不是最了解母亲的人,但是却是最适合母亲的人。那个最了解母亲的人……应该就是鼬叔叔吧?”

“嗯,或许是这样也说不定。”

沧的声音里似乎有点感叹,“有点可惜,父亲大人没和浅雪阿姨走到一起。不过……也幸好没走到一起。”

“嗯?”

我哼了一声,睡意逐渐涌了上来,沧的话,似乎有点模糊不清,“幸好什么?”

“没什么。暮早点睡吧。你明天还要早起上课呢。”

沧亲了亲我的额头。

“唔……”

我应了一声,然后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说起来,沧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呢……是什么味道?”

“是雾之国的特产雪绒花,我家门前全是的。”

沧的声音里带着我所熟悉的笑意,“母亲大人常说,那代表着重要的回忆。”

“以后我能去看看么?”

眨了眨眼,倦意模糊的泛了上来——没办法,体质的关系,我很容易发困。

“没有问题,以后我和你会有一辈子的时间去看。”

“嗯……”

总觉得刚才似乎听到了沧说了什么很了不得的话……

不过……应该和我没什么关系吧?

迷迷糊糊地想着,我在沧的怀里蹭了蹭,安稳得进入了梦乡。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火影同人WhiteSnow》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枭雄崛起
2 万古第一武神
3 灵契之主
4 我在三界直播带货
5 一剑独尊
6 时空门之殖民建安
7 宝贝计划:爹地…
8 九零年代当团宠
9 穿书女配古代养大佬
10 锦鲤小农女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不败战狼 作者: 半勺大西瓜
都市生活 157331 字
战神归来,为妹复仇,一声令下百万战将集结,绝世豪门,一夜覆灭。

2 狂傲丹婿 作者: 战斗的鱼
东方玄幻 128757 字
废物赘婿叶忧,意外得到了丹圣的传承,还送个美女,恭敬不如从命。

3 无敌神宠进化 作者: 葱花鱼
都市异能 45909 字
诸神降临,仙佛归来。他率领神宠大军,护卫人类家园,屠戮仙神!

4 末世之开局两把枪 作者: 南极袋鼠
末世危机 265394 字
手持双枪,横扫末世,探索未知之密,成就人王之名。

5 都市至尊仙医 作者: 九月堂
都市重生 31083 字
手持逆天医术,身怀最强仙体。吾辈独占世间潇洒,用血泪换一个千古神话。

6 开局横扫诸天位面 作者: 叶离秋
都市生活 143375 字
交换诸天就能获得能力,拥有最强系统,瞬间崛起,看谁能与我争锋!

7 真道仙情录 作者: 托钵村夫
东方玄幻 143057 字
剑胆在,连击无敌,踏遍诸天之世界,琴心动,商飚九杀,能凭一曲中人心。

8 最强仙门失踪人口 作者: 梦落流年郎
都市异能 112873 字
史上最强失踪人口,仙界团宠小师弟:要问扶弟哪家强,诸天大佬皆扶我!

9 网游之举国飞升 作者: 百里忘情
游戏异界 428008 字
末世降临,天地大变,截断历史长河化天地,拯救亿万众生成玩家。

10 我在末世养恐龙 作者: 来碗炒粉不加蛋
进化变异 427298 字
别人在末世里为了一块发霉的面包出卖尊严,而我却组建了一支恐龙大军!

《承雪绒(木叶二代)》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