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生>> 都市小说 >> 情感与谎言 [书号1098944]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章

《情感与谎言》 海枯石不烂/著, 本章共4838字, 更新于: 2015-10-20 20:55

“师傅,到了!”

彭雅婷对出租车司机喊了一声,出租车便慢悠悠地停在了荣安县南月路尽头的小巷口。

“就给个整数吧,一百!”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计价器上闪烁跳动的红色数字——一百零三块,转头说。

“哦——”彭雅婷点点头付了钱,抱着李涵昕小心地下了车,又说了句:“谢谢呀!”

“呵呵,不用谢!”

出租车司机冲她笑了笑,迅速换档掉转了车头,车尾排出一缕轻烟,而后缓缓开走了。

月亮穿过云朵,洒下银色的光,彭雅婷牵着她儿子的手,走进了巷子。巷子里明亮热闹,人们三三两两地来回走动,洋溢着一片欢声笑语。彭雅婷的步子很慢,缓缓而行。中秋团圆,月光如水,小巷里,家家户户都传出说说笑笑的欢快的声音。她深吸了一口气,又不时朝她儿子看看,两人并肩继续往前走着。微风飒飒,空气里飘荡着缕缕月饼的清香的味道。

不多久,天空噼里啪啦的燃放起了烟花,小巷里五颜六色的光影不断地变幻着。她抬头朝天空望了望,烟花烂漫,炫丽多彩,夜空顿时色彩缤纷,衬亮了半边天。她停了一会儿,又将李涵昕搂在身旁,整了整他的衣衫,一股温馨而又异常忧郁的感觉直上心头。她不禁想起了她的表婶——宋秀枝,这个在她最初步入婚姻的道路上扮演了重要角色的妇人。

天空飘着雪花,北风吹得路面冷冷清清。宋秀枝拖着虚晃的步子,在荣安县彭雅婷的娘家找到了彭雅婷。房门虚掩着,她有气无力地挪步向彭雅婷走了过去。

“侄女啊——,婶对不住你!……婶明知那张文权是坏人,却硬拉你羊入虎口……婶是罪人呐!你千万别怪婶……”宋秀枝一进门,就满脸老泪纵横,哭哭啼啼地对彭雅婷说道。

彭雅婷愣愣地看着她,茫然地问:“表婶,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宋秀枝缓了口气,结结巴巴地说:“当初三番五次地来给你作媒——,婶——是受了张文权的指使才来的,——婶真是悔不当初啊……”

“你说什么?你受了张文权的指使?……”彭雅婷惊愕地问。

“是的——那张文权早就贪图上你的美貌了,他找到我——要我按他的嘱咐来给你作媒——婶稀里糊涂的就答应了……”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张文权的为人?”

宋秀枝低下头,抹着泪说:“婶知道!那张文权一直就是无恶不作的大坏蛋——,他向我保证过——会对你好的,我没想到他说话不算话——,我真是老糊涂了——怎么会听他的话,给你作媒让你嫁给了他——”

彭雅婷听了不由得一惊,浑身颤抖,她怒斥地说:“表婶,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呀?为什么……”

“都是婶财迷心窍——一时糊涂犯下大错——让你嫁给了这么个混蛋——这几年来婶心里一直愧疚,婶真是对住你啊!”

“你怎么能这样?”彭雅婷说着晃起身子,只觉得头脑空虚,心里阴惨惨的透不过气,“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宋秀枝身子哆嗦成一团,她颤抖地伸手拉住了彭雅婷的手,说:“侄女——婶对住你!都是婶的错——你原谅婶吧——”

“原谅你?——我怎么原谅你呀——”彭雅婷甩开她的手,呜咽地冲她喊道,泪水夺框而出。

“侄女……”

“你走吧……”

彭雅婷跌跌撞撞地坐在床上,一颗颗泪珠冰凉冰凉,从她的脸上哗哗而落,融入在寒风呼啸的冬夜里。

张涵昕拉了一下彭雅婷的衣角,指着天空上燃放的烟花,开心地喊道:“妈妈,快看呀——好漂亮的烟花啊!”

“嗯,妈妈看到了!”彭雅婷握紧他的手,又说,“涵昕,快走吧,咱们去外婆家!”

彭雅婷拉起她儿子继续走,天空映得透亮,恍若白天。

“妈妈,我们为什么要去外婆家呀?”张涵昕边走边问。

彭雅婷鼻子一酸,忍了忍眼泪,说:“因为——你五岁了,要上幼儿园——所以妈妈带你来外婆家,以后你就要在外婆这儿上学了。”

“哦——”张涵心茫然地点点头,小步子跳着。

这时,一串紫红色的烟花接连不断地升上天空,噼噼啪啪地炸开了花,巷子里映照得一片红光闪闪。彭雅婷望望天空,又望望周围,一股莫名的酸楚袭来,把她的心压得死死的。居民楼里的灯光零乱地透进巷子,狭长的巷子里流动着一个个紫红色的影子。影子忽大忽小,齐齐在眼前晃动,她的空白的脑子缓缓地跟着抖动起来。

二零零三年夏末秋初,一个暗淡清冷的傍晚,树梢头残留着太阳的一道霞红,天空早早的闪出几颗鬼鬼崇崇的星辰。彭雅婷的表婶宋秀枝急匆匆地走在荣安县西正街的马路上,她不时东张西望,干枯的脸上焦虑不安。街上灰蒙蒙一片,她蹒跚地迈开步子,又转身朝一条行人稀少的小巷走去。她先在巷子的入口处站定,徘徊良久,她等的人此刻还没到。边上静悄悄的,间或走过一两个赶路的行人,不远处的地上瘫坐着一位抚胡琴的瞎子。瞎子面无表情,衣衫褴褛,他胸前抱着一把破旧胡琴,正咿咿呀呀地拉着小曲。

宋秀枝左右张望了一下,闲来无事,便信步走到瞎子跟前,硬生生地问:“这位先生,你会算命吗?”

瞎子听到有人问话,便停了手中拉着的胡琴,慢吞吞地说:“占卜星相,算人富贵,福自天来,事不须求。敢问妇人是要算富贵吧?”

“嗯,就算富贵,你算算看!”

“可否报上生辰八字?”

宋秀枝犹豫着报上了自己的生辰八字,然后瞪眼看着瞎子,等他开口。

瞎子放下胡琴,掐动干黄的手指,歪着头,嘴里念念有词。许久,他皱起眉头,对她说道:“唉——,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

“这话是什么意思?”宋秀枝焦急地问。

瞎子稳坐如钟,气定神闲,口里仍然念叨那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啊……”

“你这瞎子……”宋秀枝恼怒地说,“怎么神神叨叨的——,也罢,算命的历来都是些骗子!”

“哈哈哈……”瞎子笑了,腊黄的脸上浮出条条尖深的皱纹。他继续抱起胡琴,摇晃着脑袋,咿咿呀呀地拉起来。

宋秀枝蔑视地看了瞎子一眼,便从他跟前离去,拐进了巷子。月亮被乌云遮了边,巷子里暗沉阴冷,她缩紧了身子,来回踱步。正待她哆嗦地转身时,一辆乌黑的“大众”小轿车停靠在巷子口,张文权从轿车里面走了下来。宋秀枝看了他一眼,便抬起沉沉的脚步,向他迎了上去。

“你来了——”她打着招呼来到了他跟前。

“来了!”张文权表情峻冷,他从衣兜里拿出一个报纸封好的鼓鼓胀胀的包,递给她,“这个给你!”

宋秀枝接过包,翻开报纸,一叠崭新的钞票映入眼前,闪闪发光。

“这不止两万啊——”她随手点了起来,脸上浮出惊喜的贪婪的笑容。

“给你加了码——五万!一分不少!只要事办成了,我再给你五万!”张文权两眼散出一缕凉气,他冷冷地说,“不过,事情——你得给我办好了!”

“那是那是!”宋秀枝对张文权点头哈腰地说,“放心吧,你交待的事儿就包在我身上了!”她说着两手迅速将钱包好,藏在腰间,脸上的笑容比向日葵还要灿。

“嗯。”张文权点点头,又问,“你侄女彭雅婷对我是什么看法?”

宋秀枝说:“我觉着还不错吧——虽说不上很有好感,但也没有明确拒绝,我看能成!”

“那就有劳你再去搓和搓和!”张文权说,“你放心,我是真心喜欢你侄女,只要她答应嫁给我,我保证会对她好的!”

“好好,我再去她家会多说你好话,一有准信儿就通知你!”宋秀枝附过身来,压低声音,继续说,“不过,这事急不得,要慢慢来!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这我知道——但也别拖太久了,我可是天天盼着能娶你侄女过门!”

“哟,大老板,这么好的女孩子,你等等那也是值得的。”

“行行,我慢慢等,你抓紧办吧!”

“诶诶,我会按你的吩咐去做的——”

“最好不要出什么差子!只要彭雅婷嫁给了我,往后你的好处还多得很!”

“呵呵呵,谢谢张老板了!这事儿保证给你办成!”

“那我就等你好消息了。”张文权脸上浮现一丝暗笑,他又叮嘱说,“不过,小心点儿,千万别让人发现!”

“知道知道!”宋秀枝连连点点头。

“那行,回见吧。”

张文权看了她一眼,便若无其事地转过身,钻进了轿车,车迅速起档加油离开了。宋秀枝也紧跟着走出了巷子,路面忽然刮来一阵冷风,她不禁打了一寒战。瞎子仍在路边拉着胡琴,她朝瞎子望了一眼,嘴角荡起一丝阴暗的笑,随后掉头向与他相反的马路走去了。胡琴咿咿呀呀的响着,苍凉的琴声飘出很远。

一个月前,一个阳光暗淡的午后,宋秀枝照着往常神清气爽地来到了彭雅婷的家。彭雅婷的母亲端着一盘水果从厨房走进客厅,将果盘放在客厅的茶几上,她和彭雅婷的表婶宋秀枝打了招呼后,就坐了下来。宋秀枝眼珠四转,稳坐沙发,脸上泛起灿烂浓厚的笑,一圈圈干枯的皱纹瞬间挤成一团,形成一条条细长的沟痕。彭雅婷的母亲向宋秀枝递上鲜红的苹果,苹果洗得干净透亮,表皮上还渗流出几滴晶莹的水珠。宋秀枝脸上堆起笑容接过苹果,小口小口的咬起来,牙齿格格作响,圆圆的苹果立刻残缺不全了。等到彭雅婷从房间走进了客厅,宋秀枝手上的苹果咬剩得像一弯阴郁的残月。

彭雅婷说:“表婶,你来了。”

“诶,来了。”宋秀枝丢掉手里的苹果核,又端正了身子,宽阔的脸上笑意不减,她目光期待地看着彭雅婷,畏畏缩缩说,“我还是为那事来的——想问问你的意思——能不能去和对方见个面?”

彭雅婷没有吱声,眉头紧锁地坐在了一旁。太阳颤抖着沉了下去,客厅里习习潜进一股浊流,她感到不安。

这时,彭雅婷的母亲说:“婷儿,听妈的话,你去一次吧!你表婶都来了好几回了——这对方事业有成,人品也好——就见见面——总行吧?”

“是啊,侄女,就见见面——”宋秀枝脸上一片盛情,她附和说,“表婶给你找的这人可抢手得很,家境好,事业兴旺,人长得也俊俊俏俏的,条件相当的不错!”

彭雅婷偷偷瞄了她母亲一眼,忍着心里的不快,没精打彩地回道:“妈——我都说不想去了——我不相亲!再说我也没空呢……”

“你没空?一天到晚净忙着给别人写信了是吧?”彭雅婷的母亲说,“别以为妈不知道,你在枫桥村是不是和一个叫李建新的男孩好上了?”

“妈——你瞎说什么呀!”彭雅婷压低嗓门说,“我跟他——就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唉呀,婷儿!”彭雅婷的母亲走到她跟前说,“你就别跟妈打马虎眼儿了,你表嫂电话里都告诉我了!听说这李建新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妈提醒你,趁早跟他断了!——他还在读书,你这年龄哪耗得起?”

宋秀枝在一旁,脸上的笑容绷得紧紧的,她接了话说:“侄女,你妈说得对,这女人一辈子能嫁个好男人才能幸福!你可得想清楚了——读书的男孩子谈感情那都是儿戏,还是找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才靠得住!”

“表婶——”彭雅婷带着不耐烦的口吻,缓缓说,“我——,我还不想谈这个……”

宋秀枝说:“你都是这么大的姑娘了,该谈了!——婶给你作这桩媒——是真觉得对方这人不错!有很多人家的姑娘想高攀还攀不上呢!——再说,你不听婶的话,也要听你妈的话吧!婶不会害你,就去见见!”

彭雅婷沉着脸,生着闷气,屋子里笼罩着沉闷压抑的气氛,仿佛要把人都凝固了。

彭雅婷的母亲接着说:“婷儿,你婶子可把话都说这份上了,你同不同意都去见见人家!就见一次行吧,妈以后再不管你的事了,全凭你自己作主!——你婶子这些天跑里跑外的,还不也是为你好,好歹别让你婶为难呀!”

“哎呀,妈——”彭雅婷站起身,怏怏不乐。

宋秀枝有些焦急,她央求着对彭雅婷说:“侄女——,你行行好,就去见他一面吧!”

窗外射进几缕落日的斜阳暗红的光,照在彭雅婷的脸上,她脸上的表情迟缓。她望了望她的表婶,然后沉默不语,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窜着步子。

“你不说话,就当你答应了啊!”屋子里随即响出一阵铃铃当当的笑声。

晚上,眉月初升,低低地压着枯树枝桠。彭雅婷跟随她表婶还有她母亲一起去了荣安酒店。酒店的包间里,张文权和她的母亲沉稳地坐着,容光焕发。包间很大,装修豪华,灿烂的水晶吊灯散出了金黄的光辉,里面的光亮极其耀眼。在一阵无比废舌的冗长的闲语过后,双方大人都悄然离开了,包间里只剩下彭雅婷和张文权两人。

一阵沉默。张文权只静静地看着彭雅婷,满眼柔情蜜意。他穿着毕挺的黑色西服,皮鞋亮得闪光,脸上现出一股自信满满的窃喜的神彩。过了几分钟,他才起身殷情而周到地为她弄这弄那,手脚利落,熟练有加,一股子热情从他手底下迸发出来。彭雅婷看了他一眼,而后低头不语,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说不清是恐惧、是惶恐还是感动。

许久,张文权蹑手蹑脚地走到彭雅婷身旁,轻声对她说了句:“我叫张文权,今天终于又见到你了!”

彭雅婷听了身子一惊,问:“你以前见过我?”

张文权说:“见过,在荣安商业广场!”

彭雅婷抬起头看着他,脑子里迅速翻腾起来,突然觉得心慌慌的,她颤栗地说了句:

“是你……”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情感与谎言》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网游之神秘复苏
2 大唐:从神级吐槽…
3 西游:我唐三藏绝…
4 成为她的那一天
5 太古龙尊
6 穿书后,我把反派…
7 满级大佬穿成黑红…
8 穿书后我教反派好…
9 快穿之男女搭配秒…
10 特殊旅程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地窟求生:只有我能看到提示 作者: 记忆里的那人
都市异能 241104 字
求生游戏刚开始,方唐发觉有点不对劲。怎么我的眼睛和别人不一样呢?

2 美人小村医 作者: 老婆爱我
乡村乡土 116119 字
村医李小山,遭人陷害,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仙女湖四位仙女传承...

3 全民皇帝:独断万古从召唤开始 作者: 一笔焚天
东方玄幻 54979 字
李君临穿越源武异世,成为大唐皇帝,开局觉醒诸天召唤系统!

4 西游:我牛魔王,开局镇杀观音 作者: 江北大魔王
洪荒封神 59158 字
打卡千年,开局选择镇杀观音!陆羽:欺负我儿红孩儿,你们还想西游?

5 奶爸的超级农场 作者: 神幽冥
乡村乡土 1147018 字
美女带着四个奶娃寻找父亲,却发现男子在农村竟有一块世外桃源!

6 网游之诸天降临 作者: 盼达
游戏生涯 1229128 字
地球异变混沌降临,象兵、铁浮屠、人类、兽族、异族侵袭,万界万族争霸

7 我的七个女徒弟风华绝代 作者: 陈笑生
东方玄幻 1969967 字
大弟子读书成圣,二弟子铁锅炼丹,三弟子顿悟天机…我的女徒弟都是妖孽

8 大唐:我在长安开酒楼 作者: 雁门北归
历史穿越 16483 字
陈晓穿越到大唐开酒楼,总有个自称李二哥的人,死缠着陈晓问民生大计!

9 惊世绝俗 作者: 天蝎有毒
都市异能 588801 字
诚悬重宝出世,逆袭!古武修真异能,天下争雄,荡尽天下不平事,杀!

10 豢龙氏传人 作者: 惟精锅
奇幻修真 324067 字
跨越了时空,穿越过千年。有些事总值得让人坚持,有些人始终不能忘怀。

《第二章》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