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古装言情 >> 绝色占星师 [书号73849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196章 最终章

2014-08-20 22:17:26
  清天城,乌衣巷。

  小院如平日一般安静,惟有清风徐徐吹过,摇得院中那棵桂花树飒飒作响。

  过了片刻,自西厢房之中缓步而出一白衣人影,宽肩窄腰,长身玉立,单看这身形便知,定然是翩翩公子。

  他自西厢房步入中间厨房,蹲下身子在红泥小炉之前,用扇子轻轻地扇动着炉内的明火。炉子之上的药锅之中正慢慢地传出阵阵药香,伴着咕嘟咕嘟的声响。

  待得这药煎好之后,这男子将药慢慢地倒入青瓷碗中,而后小心翼翼地端着碗重新走回了西厢房。

  厢房的里间床上,正安静地躺着一女子。容颜有些消瘦,却仍旧看得出好看至极的眉目。

  “阿莞,药煎好了,等凉一凉我便喂你喝。”

  这男子边说,边将药碗放在了桌上。随后在床边水盆之中洗净一块素白布巾,为她擦了擦手。

  等这药温热,男子将药碗端在手里,将女子从床上扶起,靠坐在自己身上。而后喝了一口,温柔地俯下头,将药渡入她的口中。药虽苦涩,可这人面上却尽是甜蜜之色。

  待得喂到最后一口,却觉得这唇下之人微微一动。

  男子抬起头来,只见纪莞初长睫微动,最终张开。那双眸子尽是虚弱,却仍旧让人欣喜若狂。

  “你醒过来了!”

  男子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却打翻了手中的碗。

  纪莞初久不做声,费劲地转头,环视四周,最后才将视线落在这男子身上。迷茫开口,“你……是谁?”

  听她这么一问,男子面上的神色倏然呆滞。

  “你……不认得我了?”

  而后,男子扯出一个笑容,挂在面上,温柔地将她放回在床上,边说,“无妨,你不认得我也没关系,我们从头开始。”

  “我……叫楚故。”

  男子笑着,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本想说完这句话就直起身子,却不曾想被这女儿家伸手环住了腰。

  “楚公子,我虽这些日子睁不开眼,可总有意识。你若方才那般给我喂药喂了多少次?你若方才那般帮我擦手擦身擦了多少次?你若前些日子那般轻薄我轻薄的可还开心?”

  舒南故此时此刻略微有些愣神,他抬起头,与身下女子正正地四目相对,却看她方才迷茫的眸色如今已经变了模样,尽是熟悉至极的狡黠之色。

  “原来,你方才在骗我!”

  纪莞初笑出了声,“你欺负了我那么多年,还不许我骗你一回?”

  “公子,你愿意对我负责吗?”

  舒南故顿时觉得眼眶湿润,他抱着她,看了她许久,终究凑上脸去,用自己的唇,覆住了她的。

  ……

  时间辗转而过,转眼之间便是月余过去。纪莞初身子渐好,慢慢地能下床走动。

  她推开门的一刹那,几乎要被门外和煦的阳光晃花了眼。

  “原来,已经秋天了?”她满面神色皆是吃惊,似是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

  “舒南故,我究竟睡了多久?”

  此时舒南故正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眯着眼睛看她,听她这么一问,这才故作姿态地掐了掐手指,回她道,“大抵就是半年多而已。”

  “半年多……而已?”纪莞初瞪大的双眼好不容易恢复了正常,“那你跟我爹穿过信了吗?”

  舒南故笑道,“自然是月月传信。你放心吧,你爹他没事的。”

  而后他转了话风,略带了三分委屈,“倒是你,知道自己睡了这么久,都没想到是我照顾了你这么久。你如今知道了我照顾你这么久,有没有一种非常感动的情绪在胸腔之中翻涌?”

  纪莞初白了他一眼,不理会他如今的这副无赖样子。

  “阿故,那你与我说清楚,那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后来又发生了些什么事。”

  舒南故想了一想,探手将她抱在怀中,开口道,“之前的事,不知道琴疏弦有没有与你说过。”

  见纪莞初点了头,这才接着往下说道,“当时在接到他们的消息之前,先收到的是相思的传书。而后我在准备去纪家的时候,收到了荆随简的传书。”

  “我与荆随简,曾经有过几面之缘,总觉得这人有些许熟悉。后来才知道,还有这么深的渊源。琴疏弦应当告诉过你,我出身荆国皇室。琴疏弦和他母亲寻我,是为了报复。而荆随简找我,则是因为我身上有一件他极其需要的东西。”

  “是那块玉佩?”纪莞初问道。

  舒南故笑,“你真聪明。那块玉佩据说是一分为二的,他身上有一半,我身上也有一半。两半玉佩合并起来,便能打开荆国前辈所埋藏的宝藏。所以他听从琴疏弦的建议,以你为要挟。他知道,但凡控制住了你,那无论是刀山火海,我也会来闯上一闯。”

  纪莞初哼哼一声,“你就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

  心中还是有一道暖流汹涌而过。

  “后来我便处理完了苍云谷的事,只身前来。随着他去开了宝藏,而后带着你全身而退。”

  “就这么简单?”纪莞初不可置信。

  舒南故笑道,“就这么简单。”

  “原本我离开你,是为了调查横天宫被灭的真相。我知道竹老有问题,他又见过你。若是我不疏离你,我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