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频>>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无悔人生 [书号5269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一章 重生了

2009-07-26 22:25:08
  苏祁,距县城昌府三十公里,地处安宁河谷,是川蜀西南的一个偏远古镇,历史悠久,曾七朝设县郡,五代置州所,有“蜀军安营驻戌,太平军筑台吊鼓,工农红军打富济贫”等光辉史迹,为南丝绸之路牦牛古道驿站,是两千多年前,司马相如出使西南身毒开通的,从成都经云南到印度,身毒就是印度,苏祁便是沿途的一个驿站。镇境内有三处古城和新石器遗址,曾出土文物千余件。是昌府的北大门和各民族进行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重镇。

  苏祁也是长征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名镇。1935年,红军长征经过这里,先后在这里住了6天,***、周恩来、朱德、刘伯承、聂荣臻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都曾在苏祁战斗和生活过。在著名的苏祁会议上,中央红军正式提出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长征”一词,并确定了北上陕北的长征路线。

  古镇上主要有方方正正四条街道,形成井字型,镇外就是一片片农田。远处原本郁郁葱葱的山上,因*时期大炼钢铁,砍得有些光秃,让人扼腕叹息。街道两边是古色古香的房屋,民居小院多系清末民初所建,建筑风格鲜明,多为砖木或土结构,街面排列整齐,商业铺面次第延伸,门市铺前多有吊檐柱,街沿走廊可供行走。铺面后常为住宅院落或生产作坊。街店、堂、铺面富于造型变化,多为两层,底楼临街面装置木活动铺板,铺板内为柜台。后院住房常置天井,内设花坛,利用天井采光,并形成徐缓穿堂风,使室内冬暖夏凉。

  人们多居住在这些古旧的房子里,天井有三四十平方米,人们在里面洗衣、做饭、看电视,蓝天和云彩从头顶悠悠地过。女人们在街边或蹲或坐着做鞋垫,有的还端个木躺椅躺着做,一边摆着龙门阵。小巷里飘出袅袅饮烟,有人在巷子里洗衣洗菜,有的在闲坐……许多上了年纪的妇女穿着侧襟的衫子,头戴自己织的线帽,有的男人还包着白布头帕。小卖部里古旧的茶几上摆了些各种各样的杂物食品,理发店里是旧式木椅,中药铺旧式药屉的铜把手闪着微光……

  这几乎就是一个世外桃源!

  1979年盛夏,这天是农历五月二十,正午天正热,不过由于是农忙时节,很多人还是匆匆吃完发后下地干活。刚承包到户不久,大家都看到了希望,人人都攒足了劲儿,希望能够把地耕种得更细致,好有更好的收成。这个年头,辛苦点算什么,能过*子才是最现实的。

  古镇的田地大多都在安宁河流域,土地肥沃,阳光充足,不论种粮食,还是种蔬菜,产量都很高,向来是当地的重要粮食生产基地。食堂化时期,大家干活没有积极性,现在可不一样了,原来是磨着干,混一天是一天,现在是争先恐后抢着干。大家一边忙着手中的农活,一边大声开着玩笑,场面很是热闹,手上却没有丝毫停顿。这样干活,大家既开心,农活也没有半点耽误。

  这个时代的人确实很朴实,也很容易满足。

  这时,一个大腹便便的孕妇头戴草帽,肩扛着锄头蹒跚走来,看到这种情形,其他人不禁喊道:“阿芬啊,都快生了怎么还能下地?”

  阿芬擦了擦头上的汗,笑了笑道:“没关系,云翳不在,他爸妈身体又不好,趁现在还能做,多做点。”

  “冷云翳也真是的,你都要生了他还没回来,家里家外都靠你一人忙活,真是苦了你了!”邻居张婶连忙爬上坎来,扶着阿芬,顺手接过她手中的农具,道:“你赶快回去,天太大了,小心晒坏了,这点事情我来就行了!”

  “那怎么行?”阿芬却有些固执道:“张婶你帮我们已经够多了,你们家活也不少,怎能还麻烦你呢?”

  “有什么不行的?你那点活,我们大家三两下就做完了,你身子要紧,可别出什么问题!”此时大家也七嘴八舌劝说起来,有些性急的,甚至已经放下手中自己的活,到了阿芬的地里忙碌开了。

  大家都是一个生产队的,平日里都很熟,相互帮助也是常有的事情。

  阿芬全名黎媛芬,三十岁左右,食堂化时期是大队的仓库保管,平日里勤劳贤惠,为人真挚热诚,善帮助人,在当地人缘相当好。他丈夫冷云翳是乡镇干部,不过不在当地,而是在距此50公里左右的另一个乡镇工作,基本上照顾不到家里。冷云翳的父母体弱多病,除了家里的一点零碎的事情之外,其他也都帮不上什么,两个儿子冷正祥、冷正林也还小,正在上小学,因此平日里里里外外全靠她自己,生活过得相当艰苦。好在两口子人缘都很好,邻居们也乐意帮衬一些。

  “这怎么好意思,怎么好意思?”黎媛芬连忙想要下地,去阻止他们。平时大家的帮助已经够多了,怎么好意思再麻烦大家呢?

  “别乱动,赶快去歇着!”张婶赶快把她拉住,道:“原来你也帮衬大家也不少,大家都记得呢!不过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让冷云翳早点调回来得好!你也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黎媛芬右手扶着腰,左手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肚子,一脸幸福道:“如果能调回来当然好,不过他们政府上的事情我也不懂,他有他的工作,我可不拖他的后腿!”

  张婶颇有些无奈的道:“你啊你,就是太善良了,什么事情都自己扛。”

  就在此时,忽然刮来一阵狂风,顿时飞沙走石,尘土飞扬,让人无法睁开眼睛。几阵狂风过后,原本的万里晴空开始黑云滚动,并且越积越厚,越积越厚,霎那间天空就像是被墨汁染黑了一般,隐隐能听了轰轰的雷声,眼看就要下雨了。

  “这鬼天气,硬是像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田里忙碌着的大家低声抱怨道,一边收拾农具,一边爬上坎来,准备拾掇拾掇赶快回家。

  “我们也走吧!”张婶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泥灰,一边向黎媛芬道:“田里的活明天我们再来干,晚了一会又要淋雨了。”

  “嗯!”黎媛芬应声道。虽然对于今天未能将农活做完感觉有些遗憾,不过下雨了这也没有办法,而且以现在自己的情况,淋雨就麻烦了,生病了也不能吃药。下了雨,路就泥泞不堪,不小心摔一跤,伤到了胎气,那可就不得了。

  刚刚迈进门槛,豆大的雨点便噼里啪啦砸了下来,刚开始还是一颗一颗的,也就几秒钟的时间,便穿成了线,又是几秒钟时间,线就连成了片,哗啦哗啦倾盆而下,看不到断点,举目望去,天地间一片朦胧。

  “好险!”黎媛芬和张婶都暗自庆幸,要是晚上一步,绝对淋成落汤鸡。

  “好了,你到家了,我也回去了。回去收拾收拾,这个雨啊,下得可大了,估计好几十年没看到那么大的雨了,今年可别又涨水了,要不可了不得。也不知道什么才能停下来,等会还得去接娃儿放学。”张婶一边将黎媛芬搀扶坐下,一边唠叨着,准备出门回家去。她家正好在黎媛芬家旁边,平时往来很多。

  就在此时,一道闪电划破苍穹,急逝而过,很快,眨眼之间仿佛将天空一分为二,可那情形却似乎清晰地停留在人们的视野中或是心中,或许许久以后,说起这个情景,大家还能清楚地想起。

  随后,轰隆隆一阵阵沉闷的雷声从头顶滚过,当人们觉得这阵雷声即将过去之时,突然一个响亮的霹雳在人们耳边炸开,震耳欲聋,吓得小孩儿急哭,大人也一阵哆嗦,好一会儿后才惊觉过来,哄着孩子别哭。

  “张婶在坐坐吧,反正那么大的雨,你现在回去也没事情做,哎呦……黎媛芬正欲缓缓起身,挽留张婶,肚中却猛然一阵剧痛,痛得似乎神经都有些痉挛,连起身的力气都突然消失殆尽,冷汗也随之滚滚而下。

  “唉呀,怎么呢,是不是要生了?”张婶一看,大惊,连忙上前过来扶着黎媛芬。

  “应该是吧,医生也说估计就是这几天。”黎媛芬痛得说话都很吃力,脸色一片苍白。

  “唉呀,你别着急,我这就去喊你公婆,去找黄嬢(方言,阿姨的意思)来接生。”张婶说罢,大声喊道:“周嬢,周嬢,快来啊,阿芬要生了!”

  黎媛芬的婆婆听到后,急急忙忙从后屋跑出,急切道:“我都让她别出门,别出门的,可她就是不听,你看这整的?他爷爷,他爷爷,赶快烧开水,多烧点,阿芬要生了。”扯着嗓子喊了黎媛芬的公公冷清源,又对张婶说:“他张婶,实在是麻烦你了,多亏有你在,不过还得麻烦你帮找一下黄嬢。”

  “好,我马上去。”这关头张婶也顾不得拿把拿把伞,顶着下田遮阳的草帽,就冲进了雨幕中。

  雷声响得更大了,闪电更是一道接着一道,似乎要把许久未宣泄的能量一次性宣泄出来。不过此刻大家都忙着迎接新生命,已经全然顾不得这阵不同寻常的雷雨了。

  没过多久,随着“哇”的一声啼哭,一个新的生命咕咕着地,啼哭声宏亮而清脆,就是在漫天的雷声中也清晰可辨,似乎在向这个世界彰显着他的存在。

  这声啼哭过后,雷声渐渐淡去,闪电最后挣扎式的闪了两下,也不见了踪影。随后不久,瓢泼大雨也渐渐小了,渐渐停了,堆积在天空的乌黑的云层随着风逐渐散开,半晌之后,居然又雨过天晴,天边也挂起了一道美丽的彩虹。

  雨停了,人们纷纷从屋里出来,一边惊叹着大自然的变幻莫测和神奇,一边清理着墙角边、街道上淤积的雨水。小孩子们倒是兴高采烈,不顾家长的责骂,纷纷跑到积水里嬉闹,溅得水四处飞溅,弄得浑身湿漉漉,不过却是笑声一片。

  这就重生了么?冷冰寒瞪着大大的眼睛,乌溜溜得转着,看看这,又看看那,似乎在确认着什么。当他告别了阎罗王和雷神夫妇,揣着兴奋和满心欢悦走进往生道时,心中还在揣测,往生道是如何让自己重生的。随着大门的关闭,眼前一片黑暗,他还没有适应过来,就只觉得一股暖流裹卷着自己向前行,不知过了多久,或许一秒钟,或许一个世纪,眼前突然出现一个亮点,亮点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看到了那是一个出口。

  出口后面会是什么呢?他脑海中刚出现这个念头人已经穿过出口达到了外边。外面的情形还没看清,屁股上就被人重重拍了一巴掌。谁呀,干嘛呢?他怒道,谁开这种玩笑?就算是阎罗王我也要跟他急。

  咦?怎么回事?话一出口,他听到的居然是一个婴儿的啼哭声。

  他连忙四处张望,映入眼帘的场景却让他惊呆了:这是一个记忆中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房间,很简陋,除了一张床和一个款式陈旧带穿衣镜的衣柜之外,别无他物。房间里有好几个人,都看着自己笑,等等,那个在床上躺着的,精神有些萎靡的,不好象就是自己的母亲吗?还留着粗黑的大辫子……

  莫非,这就重生了?

  简直恍然如梦,好似自己前一秒钟都还在阴间和阎罗王、雷神夫妻在一起,这一秒钟就突然重生来到了七九年?

  这样就告别了2008年?此刻前世的许许多多的经历,如同一幕幕电影画面从脑海里一一浮现,有喜悦,有兴奋,有失落,有烦忧,有尴尬,有后悔,有遗憾,有期待……太多太多的情感交织在一切,理都理不清,剪也剪不断,真是百感交集,无可言表。

  虽然早有这样的心理准备,甚至还期盼着,可这瞬间巨大的反差,还是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也不知道此时要想些什么。

  “阿芬啊,是个小子,是个小子,你可真厉害啊,别人想要一个儿子都不得行,你一生就是三个,真是好生养。”一个有些破哑的声音大声说道,好似怕别人不知道是她接生的一般。

  听到这句话,冷冰寒倒是突然想了起来,这个人就是远近闻名的接生婆黄嬢,大家一般都是这样称呼她,具体叫什么名字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当时,方圆十里范围内绝大多数小孩出世都是请她去接生的。那时人们都有些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她也喜欢男孩,经手接生的也大多为男孩,这是她向来引以为豪的,不过她家中却尽是女孩,不论是她生的还是女儿生的,这使她常常郁闷不已。在冷冰寒前世的印象中,这个黄嬢虽然有些势利,嘴上也恶毒,得罪了不少人,可对自己这些他接生出来的男孩却相当好,自己有时候路过她家门口,她总会拉着自己进去,要么给自己一些糖果,要么给一些瓜子花生,然后摸着自己的头,喋喋不休回忆着当时接生自己的情形。

  “给我瞧瞧!”黎媛芬撑起身子,急切道。

  “你看,可长得真好呀,这鼻子高高的,眼睛大大的,吆,不哭了,大大的眼珠还看着我呢?真是可爱!”黄嬢一边把手中的婴儿递给黎媛芬,一边夸道。看来她倒是真的喜欢这个小孩儿。

  其他街坊上的七大姑八大姨的也是纷纷附和道,异口同声夸这孩子长得好,长大以后一定是一个有福之人,会当大官发大财。说得冷冰寒的奶奶周文敬乐得连嘴都合不拢了。

  黎媛芬接过孩子,满是慈爱的看着他的鼻子,他的眼睛,他的小嘴儿,虽然她已经是第三次当妈妈了,但心中仍然洋溢着无比的幸福。

  这就是我的妈妈,我亲爱的妈妈,我终于又见到你了。冷冰寒呆呆地望着黎媛芬的脸庞,眼前一片朦胧。

  前世里妈妈一直过得很苦,因为家里穷,爸爸也常不在家,寄回来的钱几乎不够爷爷奶奶吃药看病,妈妈独自支撑着这个家,虽然没有读过太多书,不过耕种田地,勤劳家务,孝敬父母,敬爱丈夫,抚养三个儿子,尽自己的一切努力让他们得到更好的生活和教育环境,最终自己三兄弟能成才,一门出了三个大学生(注:当时的大学生可真是千军万马中拼杀出来的,象当地的学校,一年最多就几个十个大学生,是很了不得的,和以后大学生满大街都是,未就业先失业的时候不同),在当地被传为一时佳话,做得到自己应尽的义务,将一个传统的尚德贤惠的儿媳妇、妻子和母亲的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当地很受好评。直至三个儿子都走上了工作岗位,家里的情况才越来越好,不过自己却还未来得及报答,就阴阳相隔了,白发人送黑人,不知道她会有多伤心……

  想到这里,他在当地心中暗自发誓:妈妈,我上一世我对不起你,没有做好儿子的本分,这一世我一定会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母亲。

  “啊,宝宝怎么又哭了,是不是饿了?”不过黎媛芬自然无法了解他的想法,还以为他饿了,连忙哄着,轻轻晃着。

  “我先给宝宝洗洗!”黄嬢又伸手接过孩子,在早就准备好的盆里,给冷冰寒洗着身体。

  冷冰寒虽然非常不适应别人给他洗身体,不过人小言微,哇哇了几声,也于事无补,只得作罢。水不烫也不冷,正好合适,洗着洗着,浑身暖洋洋的。或许是小孩子大脑还没有发育好,或许是从地震救人后就没有睡过觉,神经一直紧绷着,洗着洗着,他觉得迷迷糊糊的,一会儿就睡着了。

  冷冰寒再次醒过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屋里亮着一盏昏暗的灯光。

  当看到那简陋的房间和那些陈旧的摆设,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自已身处何方,好半晌之后,他才想起自己已经重生了,已经回到了七九年,这是真实的,不是做梦。

  母亲也沉沉地睡着,想来确实疲倦了,整日里的忙碌,连快要生产了都没有好好休息,此时一切都放下了,疲倦顿生,也该好好休息一下。

  因此屋子里很安静,倒是外面隐隐传来一些喧嚣,估计是一些亲戚朋友得知了消息前来探望后,在外面小声地闲摆着龙门阵,有时估计说到了高兴的地方,还能传来一阵阵压抑着的笑闹声。平日里大家都很忙,包产到户后各自忙着各自的营生,哪里还像原来大会小会不绝,大家聚居在一堆闲聊的机会也多。

  所幸刚才母亲和自己都睡着了,要不然,那些三姑六婆们肯定会折腾过不停,不是捏捏自己的小脸,就是摸摸自己的屁股和JJ的。要真是刚出生的婴儿还无所谓,反正什么都不晓得,可自己前世已经快三十岁的大男人了,虽然身体变小了,可意识还是三十岁大男人的意识呀,被她们这般“调戏”,还真的让人别扭和尴尬。

  冷冰寒轻轻动了动身子,发现身上被包裹得就像木乃伊似的,束缚得紧紧的,显然是大人们担心小孩子乱动,伤到嫩胳膊嫩腿的。这种情况,冷冰寒前世里也见过不少,不过却真的很不舒服。试想有一天你也被包裹成这个样子,一动也不能动,那是何等的难受。

  不过此时他也只能接受现实。

  睁着大眼睛,冷冰寒呆呆地躺在床上,大脑里却开始翻腾开了。虽然自己重生了,可能做什么呢?意思非常活跃,身体却太柔弱了,再厉害的重生人士,现在也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除了哇哇的啼哭、吃奶、睡觉和胡思乱想之外,也同样什么也做不了。当然,除非他不是人,是神。

  对了,阎罗王给的须弥戒子,这重生了还不知道能不能用呢。这可是好宝贝,电雷闪还放在里面呢,可不能出差错,要不就亏大了。

  想到这里,冷冰寒先观察了一下四周没人,这才从意识中去呼唤冥幽戒子。

  很快,他就感觉到了冥幽戒子。可怎样才能把戒子拿出来呢?就算拿出来了,自己小胳膊小腿的,怎能带上?现在自己刚刚才重生,浑身都用不上劲儿,除了卯足了劲儿扯着嗓子哭几声之外,就是扭扭头、伸伸手、蹬蹬腿之外,什么也做不了。首先别说自己嫩小的手指能否戴下戒子,就算真的戴在手上了,一个新生婴儿手指上出现一个戒子,不是骇人听闻,就是被当成恶作剧,戒子肯定保不住。要是戴不上,掉在哪里,自己也拿不起来,还不是便宜了别人。要是这个须弥戒子真的因此而保不住,那冷冰寒恐怕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想到这里,他最终还是决定,为了安全起见,先不考虑把须弥戒子拿出来,何况现在基本上也用不上,还是以后有机会再说。同时,为了安慰自己略有些失落的心情,他又这样想:只要一天电雷闪没有取出,阎罗王总不会让自己还他的冥幽戒子,虽然迟早要还的,可在自己手上多一天是一天的,就是看着把玩着这个阎罗王的心爱宝物,心里总是有说不出的欢欣和满足。

  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干,还是先研究研究阎罗王的这个须弥戒子。在阴间的时候,由于有阎罗王和雷神夫妇在,他也就是尝试了如何取和收的乐趣,戒子里面究竟有多大,有些什么好东西,都还没有细细研究过。

  不过,须弥戒子还在魂魄中没有拿出来,意识可以感知,但还可以使用吗?要能使用,那拿出的东西会出现在哪里呢?会不会卡在身体里?要是这样,还不要了命?

  思虑了半天也没有一个结论,最终还是决定试试看再说。

  想到这里,他很快将精力集中在刚才所感知到的须弥戒子上,很快,刚才只有些模糊感觉的戒子突然开始在脑海中逐渐清晰起来,那种情形,就如果电视节目调台,随着频率的越来越接近,电视画面逐渐由一片雪花到有些不清楚的画面,再逐渐到画面越来越清楚,越来越清晰,直至最后完全高清,一丝一毫都纤细可辨。

  当时在阴间,阎罗王将戒子给冷冰寒的时候,他只觉得这个戒子有些沉,入手冰冷,并没有太多的认知,如今在脑海中清晰浮现后,他才发现,戒子的造型非常古朴和简洁,并不像一般的戒子那样完全是一个浑然一体的圆形,不见一点接缝的地方。这个戒子并没有完全粘合,两头呈现好似传说中龙生九子中的饕餮的造型,头尾相连,没有任何刀雕斧凿的痕迹,浑然天成。其上有非常多的纹路,看似横七竖八,没有规律,不过如果将戒子轻轻转动,那些纹路便随之转动,光彩四溢,相互呼应,相互成趣,在此衬托下,那饕餮好似活了一般,摇身摆尾,吞云吐雾一般,栩栩如生,让人叹为观止,确实不愧为阎罗王的心爱之物。

  虽然惊叹于阎罗王这个冥幽戒子的外观,不过这并不是冷冰寒的目的,他想要的是进入这个须弥戒子里面去。

  可怎么才能进去呢?莫非是精神力还不够?冷冰寒也不知道究竟是靠什么启动须弥戒子的,因为一切都是是靠意识来完成的,就权当是精神力吧,反正自己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

  于是,他尝试着再次向这个戒子上集中和倾注更多的精神力,将所有的思维和意识全部灌注到戒子上,一秒、五秒、十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至他觉得一阵头晕目眩,除了将戒子里里外外看得更真确仔细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难道是方法错了,还是根本就不可行?

  正当他有些气馁之时,额头双目之间突然红光一闪而过,他顿时觉得脑海里轰的一身巨响,震得他只觉得仿佛要魂飞魄散般,耳边一直嗡嗡作响,眼前一阵昏暗,金星直冒,心里也恶心翻滚,难受之极。

  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冷冰寒心中大骇,自己才刚刚重生,要是这就走火入魔了,损伤到了什么,万一不小心成了瞎子、聋子或者受了内伤,再甚至变成白痴,那还重生过什么劲儿?

  越想心里越是担心后怕,越是没底。不过也暗自咬牙切齿道:“要真是这样,我就是做鬼,也要去找阎罗王算账!”却始终没有去想,阎罗王好心好意将冥幽戒子借给他,可没有让他这样去尝试,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他自己瞎搞瞎弄造成的。

  过了好半晌,一切才慢慢平复过来。不过还是像夏天中暑了一般,头疼得厉害,心里也还是有些恶心反胃,不过所幸意识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冷冰寒晃了晃还有些晕晕沉沉的头,心中暗想:“我的老天,这实在太难受了,可不敢再这样去乱来了,这次没事,下次可就说不定了,咦?……”

  一个念头都还没完,他惊奇地发现,脑海里不再是那个须弥戒子的外观,而是一个巨大的空间,而且这个空间看起来有点眼熟。

  “这,这不就是须弥戒子里面的空间吗?”冷冰寒揉了揉眼睛,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喜出望外道。

  成功了,居然成功了!他一阵狂喜,要不是刚刚重生,身体还很柔弱,没办法支撑的话,他简直禁不住要手舞足蹈起来。

  乐呵了许久,他才想起此次的目的,收敛起心头的欢喜,仔细打量和观察起这个须弥空间。

  空间很大,很像他当时呆过的那个混沌空间,四周混沌一片,什么也没有,但却散发出柔和的光线,让整个空间清晰可见,又不至于过于亮丽。

  因为这个空间混沌一片,也分不清楚边界,整个空间究竟有多大,不能一目了然,没有任何参照物,他也没有一个概念,只记得当时阎罗王曾说过有十万立方,应该是很大很大吧。不过他再一想,十万立方换句话来说,也就是100米×100米×10米,晕,这样算下来,也不是很大嘛。十万立方米,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感觉就像浩瀚宇宙般,实际上充其量就是几个大型仓库的容量。

  阎罗王也不过如此嘛!冷冰寒恶恶地腹诽道,完全没有想过,在修真界,须弥戒子是完全可遇而不可求的,纵使那么有限的几个,最大容量也不足一百立方,要是让别人知道他手上有一个十万立方的须弥戒子还嫌小的话,恐怕只能引雷自尽,或者是喷血而亡了。

  其实凭心而论,也不是他贪心不足,只是原来咋听到十万立方,那感觉是很大很大的,大得自己没有概念,等现在自己一换算才了解现实和想象中的差距,这样一来,难免有些失望和失落了。

  不过好在冷冰寒善于调节自己的心态,很快又高兴起来,毕竟一个半足球场的面积,足够放许多东西了,就算是放下一个大型超市,应该也不是问题吧,何况超市还得留出安全通道,自己收放东西,一个意识就可以了,通道是完全用不着的。要是以后F国要是敢再支持**,小R本再折腾,我就去把家乐福和伊藤洋华堂给他们搬空,看他们还怎么折腾,嘿嘿,他有些阴险地YY开了,却完全没有想过在那么多摄像头监视下,把别人超市搬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根本没有操作性。不过也可以原谅,既然是YY嘛,也就是最多想想,在自己的意识中过过瘾罢了。

  偌大的空间里,还是漂浮着上次见过的那些东西。想来这些东西都不应该是俗物吧,毕竟能入阎罗王法眼,将其收入到冥幽戒子中的,岂能是一般的东西?虽说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过,看看,研究研究总可以吧?

  其实,冷冰寒心中也在天人交战,盘算着,要真发现几个好东西,是自己监守自盗给使用了,还是眼巴巴看着,最后连戒子一起还给阎罗王呢?毕竟这些东西是阎罗王的,阎罗王同意将戒子借给自己,可没有说过把戒子东西给自己。不过,把戒子借给自己,怎么里面的东西不拿出来?就不担心自己贪墨了?还是阎罗王不在意,或者本身就想要送给自己?阎罗王可够意思,这么珍贵的东西都借给自己了,摆明是信任自己嘛,要是自己不经他同意,就擅自将这些东西给拿了,那怎么对得起他的信任……

  他心里作着剧烈的争斗,一会儿想要说服自己,好东西在眼前不拿白不拿,别死要面子活受罪,以至于以后捶胸顿足,后悔莫及;一会儿又告诫自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坚决不能拿,要有自尊,要有尊严,再好的东西也不能泯灭良心,沦落到小偷的地步。

  痛苦了半天他才终于决定了,就看看,研究研究,再好的东西也不能要。不过同时,他心底又冒出一个头上长角的魔鬼,嘿嘿奸笑道:要是真的有什么好东西,你真的忍得住不拿吗?

  几个树枝状的东西,有根须,有叶子,看起来有些像是什么何首乌或者灵芝之类的东西,但又和自己印象中的何首乌和灵芝不一样,他见识贫乏,确实搞不清楚是什么东西。闻起来有浓郁的香味,想来肯定是什么天灵地宝,不过不了解其属性,就算是送给自己也不敢胡乱使用。电视电影和小说中见多了,这些东西处理好了是宝贝,处理不好,就是要命的毒药。

  几个石头状的东西,入手温温的,光滑如玉,更搞不懂是什么东西了,估计是修真小说中所说的什么仙晶石之类的东西,似乎对自己也没什么用。他有些失望,又有些庆幸,至少不用拷问自己的良心了,以免自己左右为难。

  百无聊耐一个一个拨弄着那些晶石,拨到最后一个,是最小的一个石片,当意识从上面划过,他心头一震,似乎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在牵引着自己的意识,就好似有那个小石片就是一个小洞,自己的意识就是水,当自己的意识从上面经过的时候,被牵引和吸收走了少许,不过这种感觉很细微,要不是刚才比较突然心生涟漪,还真不会注意到这个现象。

  这个石片有古怪。

  他拿起来左看右看,很薄,很轻,整个石片上什么也没有,看起来就是一个非常普通平常的东西。

  不过阎罗王的东西,有普通平常的吗?所谓物极必反,表现得越普通,说不定就越不普通,更何况,其他晶石都没有让自己产生那种别样和细微的感觉。他坚信自己的判断。

  可不平常在哪里呢?他翻来覆去研究了很久,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

  良久后,他琢磨道:“莫非这个也需要精神力?”

  这个念头一起,他便马上想要尝试。不过转念一想,刚才用精神力开启这须弥戒子的痛苦还历历在目,后怕不已,要这次搞错了,出了什么问题,自己真变成白痴了,或者意识困在其中出不了,自己还不容易争取来的重生,不到一天就宣告结束,自己的雄心壮志、无悔的人生和对亲人父母的弥补都统统归结于零,那可就什么都完了。

  他斟酌了半天,还是决定去试一试,他从来就是这种性格,要有一件事情碰上了没有搞清楚,会一直惦念着,吃不香睡不着。不过为了安全,他还是告诉自己,只要轻轻试一下就可以了,如果不行就马上放弃,再另想办法,千万不可贸然行事,徒生悲哀。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才小心翼翼地将精神力缓缓集中在那个石片上面。那场景,就如同在拆*一般,生恐一个不慎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谁知这次却小心过头了,精神力才集中在石片上,一大股信息便如潮水一般涌入到他脑海里。

  冷冰寒大惊,还以为是触动了什么限制,来反击自己的意识,要是自己的意思受损了,不变成白痴也会成为低能,就算自己的魂魄受过太上老君的玄幽氷露的凝炼,受损不大,但要影响了自己前世的记忆,那么就算不上是重生了。

  他大惊之余,刚反应过来要收回意识之时,那些信息已经如风驰电挚般传输完毕了。

  冷冰寒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忙查看自己的脑海,谁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要是象电脑中的病毒一样,那自己就惨了。更或者是谁的灵魂藏在其中,现在借此机会来夺舍,自己岂不灰飞烟灭?

  细细查看了那些信息后,他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信息内容并不多,充其量也就是几幅图加几百字而已。是一篇名为长玄元经的功法。字数不多,却字字如矶,晦涩难懂。冷冰寒前世最爱就是看书,自诩精通古文,不过却也看不懂其中的含义。

  阎罗王收藏的功法,应该不是普通的东西吧,嘿嘿,冷冰寒阴阴想道:我没有拿走这个东西,不过被我不小心记住了,总不怪自己吧,也不违背自己做人的准则。

  这个石片里有东西,那其他晶石呢?会不会也藏有什么功法?虽然阎罗王曾经说过,凭自己的资质和吃苦耐劳的程度,修行这些不会有什么结果,但管他的,技多不压身嘛,有总比没有好,能不能用得上再说了。修行了总比没有修行好吧,权当没事干的时候给自己找点事情干。

  不过令他失望的是,其他晶石好像和这个石片不一样,什么都没有。或许也有,不过至少不是用这个方法可以得到的,为了安全起见,他也不敢过于冒险。

  好在今天终于没有空手而归。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重生之无悔人生》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守望军魂
2谜罪
3近战狂兵
4武极狂神
5龙脉天师
6无上
7美男榜
8公主喜嫁
9重生农女好种田
10星纪元恋爱学院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神级杀手闯都市 作者:狼总
都市激战 299517字
抛弃了过去无数光环追求平凡,却注定要铸就辉煌!

2我真不是死跑龙套的 作者:玄武湖的鱼
都市生活 1079119字
他披荆斩棘,打脸不公道,造就娱乐传奇,无敌大明星!

3我的超级女团 作者:毛尾巴球
娱乐明星 164901字
系统在手,天下我有,打造我的超级女团,在娱乐圈独领风骚!

4斗萝大陆 作者:蠢叔
宅系小说 113102字
异界活出第二世,被一大群萝莉包围的他,终究化为萝莉控,成为萝莉王!

5无敌学生俏校花 作者:秋江独钓
校园风云 429064字
来城市上大学,误打误撞认识社会大姐,又意外卷入高层人士的游戏。

6修真杂货铺 作者:良小宝
都市生活 8352字
在灵气复苏的新时代,店主林小易出售神秘商品。

7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作者:流神武车
宅系小说 31949字
专业的救世主去异世界之后,却没有挂可以开!

8龙脉天师 作者:赵冲
东方玄幻 134951字
凭借一面阴阳镜,他窃取天地之力,斩因果,断气运,终踏正道巅峰!

9大先生 作者:苗棋淼
都市生活 944238字
世上有一种人可以把命数玩弄于股掌之间,玩儿别人的命,玩自己的命……

10尸妹 作者:夜无声
灵异奇谈 362804字
收尸时意外惹祸,为了躲避索命厉鬼,师傅做主给我结了一门阴亲……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