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古装言情 >> 梦剪三秋 [书号51594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16.日照西河

2018-06-14 17:45:20
  长宁二年九月十一。

  当阿瑗顾展二人终于站在袁州城大街上时,两人无不感叹进个城当真不易。

  看着街上人来人往,阿瑗有些犯难。

  “所以…小叔,袁州城这么大,我们先去哪儿?”

  顾展一拍阿瑗肩膀,道:“这还要想?当然是酒馆啦!要查案,先吃饭!”。

  阿瑗一想,感觉说的很在理,他们也将近一天都没怎么好好吃过饭了。

  于是在千挑万选之下,二人终于进了一家临河小馆,依旧选了靠里的座位坐下,点了四菜一汤,外加一壶小酒。

  顾展边喝小酒边吃菜,两耳不闻窗外事,真是好生惬意。

  阿瑗挑着碟子里的花生米一粒一粒的吃,偶尔抬头四处张望。

  赵青鸾在进城后便跟二人分开,说有事需要处理,约好酉时三刻在黄庐酒馆见面。

  据说,这连环杀人案第一起便是发生在那儿的。

  三人打算追根溯源。

  临近午后,顾展和阿瑗到达了黄庐酒馆。这里布置清雅,后院临河,凭栏斜望,微风轻拂。

  阿瑗撑着脸,倚在三楼窗边,有些出神。

  突然只听咣地一声,一团黑影从楼上唰地坠下,几个弹指后,重重坠落在后院池塘,惊起巨响。

  “哎呀!有人落水了!快来人啊!”

  楼下收拾桌椅的小二吓地连忙大叫。

  阿瑗这才反应过来,撑着窗子就蹿了出去,搭着栏杆往下看,发现下面已经有人跳水去救人了。

  落水的似乎是一个年纪轻轻的书生,比阿瑗大不了多少,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眉眼清秀,脸色惨白,神色恍惚,看样子倒像是不慎落水。

  不慎落水…

  阿瑗似乎猛地想到了什么,探头往四楼望去,却只看见了损坏的栏杆。

  书生已被救上岸,楼下众人皆围聚在一起,阿瑗一运气,伸手向上一拉,借力翻身上楼,站定,左右环顾,并无异常。

  黄庐酒馆布局别致,塔型,四层,一楼二楼吃饭,三楼四楼住宿,外设廊道扶栏,可观日落可赏烟雨。设后院,临河,两侧长廊环抱,空气清新。

  按刚才那人坠落方位看,是从阿瑗所住客房的正上方坠落的。

  阿瑗锁定目标,只见小窗轻掩,隐隐约约能看见里面飘动的纱幔。

  很安静,似乎没人。

  阿瑗脚步放轻,悄悄走过去,想要推开窗户。

  谁知就在她的手快挨上窗棱时,突然有人从里面推开了窗。

  阿瑗一惊,显然没料到,手就这么停在半空中。

  “吱呀”

  木窗发出沉闷的声音,有暖风吹来。

  阿瑗最先看到的是那一双眼,薄而亮,凝而淡。

  似乎是因为被突然闯进的陌生人惊到了,男子最开始也是一愣,继而眉头微皱,薄唇轻抿,有些不悦。

  空气中多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药香味儿,两人均有一瞬的出神。

  时漏滴滴答答,屋外云卷云舒。

  还是阿瑗最先反应过来,赶忙收回了手。

  “嗯...不好意思,我...走错房间了...”

  出了这个岔子,阿瑗也有些不好意思,说完没等对方回应,扭头就走。

  还没走出几步,便听到背后传来阖窗声,阿瑗驻足回望,空气中仿佛还有一缕药香。

  还好人家没有追究,阿瑗叹了口气。

  “呲呲!”

  奇怪的声音突然打断阿瑗的思绪,阿瑗撇了撇嘴,往旁边一看,果然是顾展。

  顾展向她挥了挥手,她走过去,问道:“你不是在睡觉吗,怎么也跑到四楼来了?”

  顾展靠在廊柱旁,道:“睡觉多耽误事儿,你看下面!”顾展朝下努了努嘴。

  阿瑗不明就里,探出头,往下一扫,突然顿住,竟是昨晚义庄偶遇的那个红袄女孩儿?

  这次她穿了身青衫长裙,外搭莹白半臂,两只小辫儿搭在身前,清爽可人,虽没有什么复杂的装饰,但光从行为举止来看,便是大户人家出身。

  女孩儿此时正跪在书生身旁,扶着他,轻轻擦拭着书生脸上的水珠,面露担心,好像在小声询问着什么。

  她怎么会在这儿?

  阿瑗回头,一脸茫然。

  顾展伸手指了指旁边一扇窗,又挥手示意,阿瑗立马跟上。

  两人绕过隔间,往楼下走,顾展这才轻声道:“当时我上来时,恰好看到有人在关窗,我便悄悄跟了进去,但那时里面已经没人了。但看屋里头的情形,两人应是相识,满桌子的菜,还是热的,都没动几口。我仔细查了下,也并无奇怪之处。”

  阿瑗想了想,道:“就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现在也查不出来了。你看那窗户跟扶栏隔的这么远,如果是被甩下楼的,一定会有很大的动静,旁边房间都有人,不可能听不见。所以我觉得很有可能,当时他们就是站在扶栏边儿上的。但是,这次的落水到底跟义庄有没有关系,还无从知晓。”

  “对,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弄清楚的,就是那个落水的到底是什么人,还有那个会验尸的姑娘跟他什么关系。”顾展转了个弯儿,继续往下走,“不管跟义庄有没有关系,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打发打发时间。”

  阿瑗跟在后面,表示赞同。

  她跟顾展属于一类人,永远充满好奇,喜欢寻求刺激。反正事情都到这一步了,索性有疑点的都查探一番。再者说,等赵青鸾来,那还有大半天的时间呢,与其闲在这里不如找点好玩儿的事儿做。

  两人直接来到一楼大堂,找了个角落位置坐下,小二跑过来上了一壶茶。

  女孩儿搀扶着落水书生正往外走去。

  顾展凑到小二身边悄悄问道:“那人谁啊?好有福气,有个这么乖巧的妹妹。”顾展边说眼神边往大门飞。

  那小二也是个灵光人,一看这位客人好奇心这么重,也来了兴致,帕子往肩上一搭,矮身道:“一看您就是外地人,这一对儿啊,那可都是我们这儿年纪轻轻就出了名儿的人哟。那公子,是惠生堂的大夫,叫徐安年,医术高超,妙手回春,待人亲善,深得他师父真传。那姑娘,是我们袁州第一仵作唐仪的掌上明珠,阮灵玉…”

  “哎等等,唐仪的女儿怎么姓阮?”顾展一把打断,向后一仰,喝了口茶。

  小二被突然打断,一顿,抽了一口气,好脾气地继续讲道:“哎客官您听我说完啊,那唐仪年轻时可没有现在这么大的名气,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仵作,也没什么成就,父母早亡,家境一般,只知道验尸什么的,别人姑娘家的都嫌他晦气,谁知那阮大小姐啊,就偏偏看上了他,两人那是一见钟情哟,这没过多久他也就做了人上门儿女婿。只是那阮大小姐没福气,生了女儿没多久就去了,别人都说啊,是唐仪命太硬,克死了大小姐…”

  那小二也是好久没这么痛快的说故事了,越说越来劲儿,都快把阮灵玉爹娘的事说成一本书了。

  顾展见他扯的太远,又打断之,这才回到正题上。

  “阮灵玉那可是继承了她爹娘的显著优点啊,有才学,有相貌,尤其是特别能验尸,比起唐仪那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前几年袁州的些把案子,都是唐仪带着她办的,小姑娘那聪明劲儿哟,厉害的很呐!”

  “那阮灵玉和徐安年又是怎么凑一起的?”阿瑗向前一凑,一副好奇的模样。

  小二瞧这架势索性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搓了搓手,继续道:“您看啊,这两人都是名人之后,一个是大夫,一个是仵作,难免会经常跟官府打交道嘛,一起合作办个案什么的,那都是经常的事儿,这一回生二回熟的,两人又都是年少成名,共同话题多的很呐!”

  阿瑗心里一想觉得也挺对,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唐家姑娘身子弱,唐仪隔三差五的会请惠生堂的大夫去看诊,两人熟络也在所难免,大家都猜测着啊,估摸着没多久,就会有喜酒吃咯。”

  见小二讲的也差不多了,顾展放下手里的茶杯,偷偷摸摸往小二荷包里塞了点铜钱,小二一看满脸喜色,乐呵呵地道了谢离开。

  阿瑗捧着茶杯,看杯中的茶沫上下打转,咕囊道:“有猫腻!这绝对有猫腻!”。

  “怎么着,察觉到什么了?”顾展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地问道。

  阿瑗抬起头,把茶杯一推,道:“按他这么说,那徐安年在百姓眼中,就是个为人亲和、乐善好施的活菩萨,大家都非常敬重他,可尽管如此,他依旧是结了仇家,不过,这也就算了,毕竟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最有问题的是,他被人推下楼,竟然连大声发难指责都不敢!那可是四楼啊,要不是后院恰好有个池塘,以他那副样子,早就得躺着出去了!”

  “所以?”

  “所以他肯定是被人抓住了什么把柄!”阿瑗斩钉截铁道,转而想了一会儿又补了句:“除非,他有毛病…”。

  ****

  正德街,刺史府。

  府衙中一派肃然,枝头偶尔传来几声鸟鸣。

  刘颂身穿劲装,手执佩剑,一脸沉毅,走在当先,身后跟着一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两人一前一后,所经之处一片静穆,大家均各司其职,埋头苦干,偶尔小声交流。

  二人绕过连廊,正巧遇到迎面而来的司法参军事姚康。

  “哎呦,刘统领,好久不见啊,这是要去哪儿啊?”姚康眯着眼,一副随意轻松的模样,话虽对着刘颂说,但眼睛却不住打量着他身后的小姑娘。

  刘颂平淡道:“查个案子,带去回大人的话。”

  小姑娘似乎也感觉到了对方的打量,转了转眼珠,抬头,正对上姚康探究的目光,当即一惊,连忙低下头,唯唯诺诺地向姚康施礼。

  姚康哈哈一笑,走过来一把拍上刘颂的肩头,爽朗道:“行了,不耽误你办事了,有空咱哥俩儿一起喝酒!”

  “那正好,听说鱼花阁又上了新酒!”刘颂不紧不慢回道。

  “哈哈,正合我意!”

  两人一来一去又说了几句这才分开,刘颂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小姑娘,什么话也没说,继续往前走。

  此时,刘正青正在批阅文案,今日事务较多,不知不觉便已到了午后。

  秋日的袁州,略有些潮湿,午后日头正高,屋中难免有些闷热,刘正青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喝了口桌上的凉茶。

  “噔噔噔”门口传来敲门声。

  “大人,城隍案有了进展,找到一位证人,青县的。”门口,刘颂正然道。

  刘正青喝茶的手突然顿了下,清了清嗓子,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门被轻轻推开,小姑娘走进来,身后刘颂识相地关了门。

  两人相视一眼,小姑娘笑着福了福身子。

  “刘大人别来无恙啊!”姑娘平淡的声音里透着些俏皮,故意保持着施礼的动作一动不动,注视着案几前的刺史大人。

  刘正青放下手中的茶盏,也是笑看着对方,无奈道:“您快起来吧,我可受不了您的大礼!”

  赵青鸾起身,也不跟他客气,径直走到旁边的椅子坐下,像个主人一般,自己到了杯茶喝了起来。

  刘正青揉了揉眉心,缓声道:“你来的倒是快。”

  赵青鸾无奈叹息道:“那能怎么办呢,这边儿的事都惊动了总舵,若是再不尽快给出个结果,那可得吃不了兜着走咯。”

  “还有人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刘正青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赵青鸾觉得好笑,道:“刘大人啊,要是你这么一副不正经的样子给手下的人看到了,那可真是要惊掉下巴的呀。”

  刘正青听此,自己也觉得好笑。

  两人相识多年,却很少见面,每每见面总要互相呛几句才肯罢休。

  “你信中所说,可是有确凿证据?”赵青鸾一脸严肃,正色问道。

  刘正青也不再开玩笑,摇了摇头道:“虽然证据还不太充足,但是那楚玉生肯定是有问题的。这个案子一出,虽然他表面上开始大刀阔斧的秘密查探,但探子发现,他的人似乎总会巧妙地避过某些关键之处。”

  赵青鸾眉头一扬,向后一靠,道:“你的人挺厉害呀,这些都知道。”

  “我也只是知道这点而已,若是真有这么容易就查出来,你们这些组织早就被剿灭了。”刘正青皱眉。

  很明显,二人一官一匪,属于对立面,在一些事上很容易产生分歧,怀疑也属正常,但因为某种不知的联系,两人也只不过是斗斗嘴,并不会真的下狠手。

  赵青鸾继续道:“楚玉生确实有问题,身为分舵堂主,治下简直就是一团糟,要不是这个人确实有些手段,总舵根本不会留他。”

  “这个事待会儿细说,先多谢你,帮我解决了大牢里那位。”刘正青拱了拱拳。

  赵青鸾勾勾唇角,平淡道:“谢什么,一箭三雕何乐而不为呢?那小姑娘原来救过我。”

  “你就这样报答人家的?好歹也算我半个恩人了。”刘正青叹了口气。

  赵青鸾斜睨他一眼,道:“我怎么会白帮人做事,我看你的事儿也够多的了,有什么细说的咱们快点说完,别磨磨唧唧在这儿浪费时间。”

  刘颂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手执佩剑,眼神四处巡视。

  他知道,里面这个姑娘来头不小,两人能默许他一个外人在此看守,已算是最高的信任了,他又怎能有所松懈。

  午后的日头还有些刺眼,刘颂眯着眼,并没有当回事。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梦剪三秋》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岭南宗师
6妙手狂兵
2龙猿吞天诀
7星囚
3千万大奖
8厨娘致富记
4深夜请勿点灯
9盛少,情深不晚
5王爷家的美味娘子
10婚途有坑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医路风云 作者:最帅的帅白
都市异能 1501979字
实习马上结束,楚天羽发现竟能自由穿梭现实与末世, 一个崭新的大时代向他打开了一扇大门!

2仙墓 作者:七月雪仙人
奇幻修真 1178873字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万仙陨灭,仙界当中仙墓林立。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3太古魂帝 作者:七言绝句
东方玄幻 1523189字
修者为贼,窃天地养自身,窥大道立根基,损磨乾坤,为大道之孽,天地不容。

4官道巅峰 作者:钟表
官场风云 1241830字
县委破格提拔,乡镇干部王晓松凭着一身浩然正气,斗智斗勇,挑战各路权谋。

5弄潮时代 作者:天堂发言人
都市重生 1111313字
我来深市十年,亲眼看着这座城市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发展成国际都市,一天一个样,简直是日新月异。

6大命师 作者:生死涧
都市异能 56005字
天地万灵,皆有命运。他却无命无运,忘却记忆。纵使长生不死,也只为寻找真相!

7恋上冰山女总裁 作者:山中有爷
都市异能 240213字
突然我冒出来个儿子,他指着总裁说是我老婆,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当上公司老板……

8直播捉鬼系统 作者:血色精灵
灵异奇谈 138947字
李冲二十二岁一事无成,直播搭讪被揍,偶然获得直播捉鬼系统,为守护亲人而战,戮尽妖魔鬼怪!

9末世虐杀游戏 作者:云山揽月人
末世危机 579127字
一代特种兵王,遭友背叛而死,这一世,我将主宰命运沉浮,站在食物链顶端!

10有仙自远方来 作者:弈教主
奇幻修真 120021字
有缘人见过,每个人也都听过,但从未有人去过,或许有人去过,那个人从此之后在也就没有出现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