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都市言情 >> 若是凉夜已成梦 [书号38396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四章 青春暗涌

2012-08-29 19:55:23
  弱小的动物在捍卫自己东西的时候随时都会变成猛兽。

  1

  “你太帅了,小米。”从食堂走出来,惊魂未定的尹珊珊忍不住为小米刚才的行为拍手叫好。

  她们走到小卖部,夜暖买了三瓶盐汽水,小米拿过来,仰着面,把汽水灌入体内。

  “咕咚咕咚……”夜暖可以听到小米喉咙口发出来的声音。她发现小米在生气,是非常非常生气。但是她不能确定小米的生气缘由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对方说她丑。

  因为打人的事情,老师让小米出去罚站。

  夜暖自动请罪对老师说:“这事我也有部分责任,我应该陪她一起罚站。”

  “不关你的事。”小米说。

  “你们两个一起出去。”

  在老师的训斥下,夜暖和小米一起站到门口的墙壁上。

  小米微微垂着头对夜暖说:“你是傻子吗?哪有罚站还抢着去的。”

  “我们是好朋友啊,我不能坐视不理。”

  “傻瓜。”小米叹息,“陆夜暖,我今天才知道你真的很傻。”

  “是啊,许孟笙也总这么说我。我是傻,傻得无可救药,才会让别人指着我骂都不出声。”

  “你觉得许孟笙喜欢她吗?”

  “我不知道。”夜暖很无奈,“她那么优秀、漂亮、有才华。即便有大小姐脾气,也是明亮的、灿烂的。”

  “所以你退缩了?害怕了?准备把许孟笙让给她了?”

  “许孟笙根本不是谁的,包括我……”夜暖说得有些艰难,似乎在那样一个漂亮的女生面前,她所有的自信都被击败了。

  “你真让我失望,暖宝儿。如果是我,我会用尽全力把他抢回来。”小米靠着墙,直直地眺望远方的一棵大树,“机会总是自己争取的,没有任何人会把你想要的端在你面前,跪着求你接受,你不去争取,就只能后悔。”

  夜暖陷入深深的沉默之中,她从未想过会有人来和她争抢许孟笙,她一直觉得许孟笙是她的知己、好友,他在她身边,永远不会离开,就像小米和尹珊珊那样。

  可是她现在才明白,男生和女生的感情是不同的,它会随时出现危机,随时需要解决。

  夜暖就这样和小米并排站着,她想起刚刚小米的行为,简直就像变了一个人。她认识小米两年,她对她居然一点都不了解,她除了每周去她家的奶茶店喝奶茶,知道她父母不在身边之外,她竟然不知道她到底有着怎样的生活,怎样的真性情。

  她们站了足足一节课的时间,快下课的时候,许孟笙偷偷地从教室里跑出来。

  “我这可是利用上洗手间的时间来看你的哦。”许孟笙站在夜暖面前,手插在口袋里。

  “谁稀罕啊?”夜暖还在生气。

  “别生气了嘛,现在是你们打了人家,你还有什么好不满的。”

  “你还在帮那个贱人说话,你走你走你走……”夜暖去推许孟笙,可谁知道突然头晕目眩,身子一软就晕倒了。

  许孟笙吓坏了,赶紧抱起夜暖往医务室赶。

  医务室的老师帮夜暖检查了一下:“她这是中暑了,真奇怪,9月份了还能中暑。”

  许孟笙抱着夜暖,在医务室的门口坐着,她额头上冒了很多汗,人还没有苏醒,许孟笙温柔地拿出纸巾帮她擦去额头上的汗。

  小米站在旁边默默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年少的许孟笙,有着好看漂亮的脸孔,笑起来时眼睛温暖如昔,可是他的笑容却只停在陆夜暖一个人的身上。这让她如何甘心。

  而她刚才会那么冲动地打蓝佳妮一巴掌,真正的是被她说的那句“丑八怪”气到了。她这辈子,最恨这三个字,尤其还是在许孟笙的面前说出来。

  许孟笙抬头看到站在一旁的小米,她的侧脸在光线下似乎有熟悉的神态。

  “我们是不是认识?”许孟笙忍不住问道。

  小米走过来,轻轻地蹲在他的腿边,看着他怀里的夜暖,用手摸了摸她的脸:“你说,如果暖宝儿知道,我们早就认识,她会有什么想法呢?”她轻轻地笑起来,歪着头看着许孟笙,那个笑容诡异而怵人。

  “你到底是……”

  夜暖微微地醒过来:“你们在说什么?”

  “没说什么。”小米很快就变回平日里那个恬淡温顺的表情,“许孟笙说你身体怎么那么差,随便就晕倒了。”

  “我又晕倒了吗?”夜暖觉得不好意思,她刚才才推开许孟笙,没想到最后还是要他送自己来这里。

  “对啊,你身体就是这么差,我一天不看着你,你就给我出状况。”许孟笙责备地对夜暖说。

  他转向小米的时候,她依旧是淡淡的笑着,谦逊而乖顺的。

  仿佛刚才那个恐怖诡异的女生,是另一个人。

  2

  没几天,学校里对小米的处分就下来了,谁也没想到,处分居然是开除。

  夜暖和尹珊珊在公告栏里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顿时傻眼。

  “怎么办啊,暖宝儿。”

  夜暖开始往校长室跑去,还没到门口就听到小米的姑姑对小米说:“就知道你这个扫把星只会惹祸,你姑父给你花了多少关系才给你弄进这所学校,开学才几天,就被开除了,你是要气死我啊你!”说完抡起拳头就朝小米身上打去。

  小米也不避闪,任她姑姑打。

  夜暖推门而入:“校长,难道一定要开除莫小米吗?”

  “那有什么办法?蓝佳妮同学这几天都在家里静养,说我们如果不开除莫小米同学,她就不回学校来上课了。”

  “算了。”小米拉住夜暖,“不上就不上了。”

  “什么算了。”夜暖走到校长面前,“是不是如果蓝佳妮肯来上学,你们就不会开除小米了?”

  “我们会重新考虑这件事。”校长有些迟疑地说。

  “那好。”夜暖转头对小米说,“你不用担心,我会让她回来上课的。”

  夜暖从尹珊珊那里得知了蓝佳妮的家庭住址,放学后自己打了车就过去了。

  没想到蓝家的别院在非常偏僻的地段,车子慢慢地开了一个多小时才开到。

  蓝家的房子非常的豪华壮观,夜暖以前还以为自己家算是非常好了,但是看到蓝家才知道什么叫奢华。

  接近千亩的草地,园丁正在修剪花草,夜暖按了门铃说明了来意,在用人的带领下,来到蓝家的别墅里面。

  蓝佳妮正坐在大厅里吃着曲奇饼喝着牛奶,面色红润,完全不像生病的人。

  夜暖走过去问:“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小米?”

  “哇,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啊?”蓝佳妮讥讽道。

  “好,蓝小姐,我现在非常诚恳地问你,你要我们怎么做,才肯放过小米。”

  她拿起毛巾擦了擦嘴:“这个态度蛮好的。”她站起来,“这样吧,如果你肯离开许孟笙,我就回去上课,你看怎么样?”

  夜暖咬着唇,对于蓝佳妮的条件不可置信。蓝佳妮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看着夜暖,似乎知道她要回答什么。

  “对不起。”许久之后,夜暖说了这三个字,“我不能答应你。除了这个,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看来你们的友情也很脆弱嘛,她为了你上不成学,你居然还不愿意为了她放弃一个男生。我真是有点看不起你了。”蓝佳妮说。

  “我不答应你,并不代表许孟笙在我心里比小米重要,而是许孟笙从来就不是任何人的。我喜欢他,但是我更尊重他,他从来都不是别人为了达到目的的筹码。”

  “陆夜暖,看来,我低估了你和许孟笙的感情。”蓝佳妮笑了起来,“要不现在你跪下来求我,我可能会考虑看看哦。”

  夜暖咬着牙,缓缓地问:“是不是我跪下了,你就肯去上学?”

  “你跪一个,我看看诚意怎么样?”

  夜暖紧紧地握住拳头,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之中。

  “好,我跪。”夜暖闭起眼睛,准备跪下去。

  有人在一瞬间,把夜暖拉起来:“佳妮,你又胡闹什么!”是蓝希的声音。

  “哥,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和同学去打棒球了吗?”蓝佳妮对蓝希的回来感到很惊讶。

  “是,我没回来我都不知道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变成什么样子?我在替你报仇,谁让她上次打了你。”

  “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看看你到底在做什么?”

  “好啊,你们都骂我,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你们都为陆夜暖骂我,她到底有什么好?你们个个都维护她!”蓝佳妮看到蓝希这么护着夜暖,既心碎又伤心,转身跑上楼去。

  “喂喂喂,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喂……”

  “别喊了,佳妮现在在气头上,你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的。”

  夜暖看着这画面,大概知道没什么希望了,有些气蓝希的出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沮丧地转头走出去。

  走了两步,才发现蓝希一直跟在她身后。

  “这里打不到车的。”他对夜暖解释,冰凉的身上散发出让人不易察觉的关心。

  “谁要你假惺惺。”夜暖对蓝希还是没有好感。

  “我开车送你回去吧?”蓝希提议。

  夜暖摇了摇头。

  “难不成你要自己走路回去吗?”

  “不要你管!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蓝家没一个好东西。”夜暖气疯了,只好随便找个人发火。

  “你同学的事,我会帮你和佳妮说说的。”蓝希并不恼夜暖,只是抿着嘴,思考了一会儿说。

  “我才不相信你。”夜暖心里很难受,没有帮到小米她非常沮丧。

  “我给你的印象就这么糟糕吗?”

  “是的,糟糕透了!”

  “如果我肯改呢?”蓝希突然问。

  “呃?”夜暖觉得蓝希这句话很突兀。

  下一秒,许孟笙就不知道从哪个地方钻出来,一把拉过夜暖:“你这个傻丫头,又趁我不在和谁搭讪啊!”

  “你怎么在这里?”

  “我上天入地无处不在!”许孟笙摸摸夜暖的头。

  事实上刚才许孟笙早夜暖一步来找蓝佳妮谈小米退学的事,他知道夜暖那个傻瓜肯定会跑到这里来,他就想自己提前来解决这个问题。没想到还没说几句,夜暖就出现了,他一直在楼上,并且目睹了她们刚刚的对话。

  怎么说呢,夜暖的冷静让许孟笙出乎意料。

  “蓝公子,谢谢你对我家傻妞的热情款待,我们先走了,下次再来拜会。”

  从上次道歉大会之后,许孟笙就收敛了脾气,他意识到,他的一次意气用事,是会牵连太多人的,所以他在那之后就尽量避开蓝希的乐队,不再和他起任何冲突。

  他用力拉着夜暖的手,十指相扣,在蓝希的注视下,走出了“蓝苑”。

  坐在许孟笙的摩托车后面,抱着他的腰,风呼呼地吹过夜暖的耳际,夜暖都觉得这是一个梦。

  许孟笙总是能在任何她需要的时候出现,就像童话里的王子,骑着白马来拯救公主一样。

  现实太像梦境了,那样虚幻而华丽。

  3

  夜暖虽然没有和蓝佳妮谈判成功,但是蓝佳妮却在第二天乖乖地来学校上课了。并且也不追究小米打她的事了。只需要写个八百字的书面检讨交上去就可以了。

  夜暖拉着小米的手高兴地用力地摇着:“你不用走了,不用走了哦!”

  “暖宝儿,你不会真去求那个小妖精了吧?”尹珊珊觉得不可思议。

  夜暖笑了笑:“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小米不会被退学了。”

  “你真不需要为我做这么多的。”小米内心很复杂,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夜暖很吃惊蓝佳妮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了小米,因为她们那天的谈话是非常不成功的。她不知道这里面到底谁起了作用。

  晚自习的时候,许孟笙拿着本书挡着自己的脑袋做掩护,偷偷的坐在夜暖旁边看她写检讨。

  这是小米的检查,小米坚决不写,夜暖就想偷偷地帮她写完。

  “你和莫小米关系真的这么好吗?”许孟笙忍不住问道。

  “那当然。”

  “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我被人勒索,她救了我。”夜暖低着头写检讨。

  “所以她为你打了蓝佳妮,你又为她跑去下跪!”许孟笙指了指蓝佳妮。

  “谁让你和她眉来眼去,勾搭成奸!”夜暖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用笔戳了戳许孟笙,“等等,你怎么知道我下跪的事?难不成你在?”夜暖想起来,许孟笙之所以会出现在蓝苑,原来是他早就在了。那她和蓝佳妮的对话他岂不是都听见了?

  “你还听到了什么?”

  “我还听到了……”许孟笙靠近夜暖,“我听到你说无论海枯石烂地老天荒都不能分开我们……”

  夜暖恼羞成怒地狠狠踩了许孟笙一脚。

  “啊……”前排的同学转过头来,许孟笙把书本摊到最大,深深地埋进去,“你谋杀你亲夫啊。”

  ……

  窗台上小米种的合果芋叶片正张开饱满的经络,显得幽静而深邃。

  夜暖前前后后写了好几遍,最后由于太累,居然在桌子上睡着了。

  许孟笙拿过夜暖写的检讨,认真地看了看:“这傻丫头,一看就不会写检讨,写得乱七八糟的。”他宠溺地笑了笑,从夜暖的手肘下面轻轻地抽出那本活页纸。

  夜暖这一觉,睡了整整一节课,睡醒的时候看到许孟笙拿着她的课本在写什么。

  许孟笙见她醒过来了,转过头对她说:“小懒猫啊,醒了啊?”

  “你干吗不叫醒我,我检讨还没写完呢。”

  “嗯,给你。”许孟笙像是早有准备,把早写完的检讨递了过去。

  “这是……”

  “我帮你写的检讨啊,绝对声泪俱下,感人肺腑。”

  “你!你怎么会写检讨的!”

  “我这种三好学生,什么不会啊。”许孟笙从来都不忘自恋,“快下课了,收拾收拾书包,我们走吧。”

  夜暖打开自己的课本,看到许孟笙在她的所有课本上的扉页上都写上他们两个的名字。

  许孟笙的字迹非常端正,不像别的男生那样龙飞凤舞的,他写的是楷书,正规的字体,用蓝色的钢笔一字一顿地写上他们两个的名字。

  “你神经病啊,干吗写你和我的名字啊,到底是你的课本还是我的课本啊?”

  “这你就不懂了,左边是我的名字,右边是你的名字,如果你课本丢了,找不到你还可以找我,多完美的想法!”

  “我干吗要你帮我写名字,我自己又不是不会写字。”

  “你写的和我写的能一样吗?现在我们不在一个班了,不能天天看到你了,你以后每天翻开课本,就会想起我了,这不是很好吗?”

  “我不觉得很好……”

  “我觉得好就行了。”许孟笙不容夜暖说完,就把课本塞回夜暖的抽屉,锁上,“明天你在我课本上也这么写,嗯,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把课本拿给你。”

  “谁和你说定了,喂,喂……许孟笙……”

  晚自习后的校园里,许孟笙在前面走,夜暖背着书包在后面追,许孟笙高大的身影拖得很长,夜暖手里捏着许孟笙帮她写的检讨,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温暖。

  许孟笙看到夜暖停在原地了,用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他,他蓦然地停止了嬉笑,慢慢地踱回夜暖身边。

  “怎么了?”他俯下身子,“是不是突然发现爱上我了,怎么看我都觉得帅啊。”

  夜暖很想抱一下许孟笙,可是她踮了踮脚,还是没有勇气,只好绕过许孟笙跑掉了。

  那时候,夜暖一直觉得,许孟笙会永远留在她的身边,那种坚定的信心像是与生俱来的。那时候他们的世界还很简单,所有的背叛伤害都还很遥远。她并不知道人生处处有转弯,世界比她想象得还要复杂。

  4

  后来夜暖才知道,蓝佳妮不追究小米这件事的原因是许孟笙答应教她弹吉他。

  教学的时间定在每周五周六下午,音乐教室里。

  由于蓝佳妮的关系,音乐教室在那两天的下午都会空出来,也就是说只有他们两个人。

  尹珊珊嗅出了一丝不寻常的气味,拉着夜暖说:“你得当心点,这女的道行很深,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说完转头就和陈暮去郊外放风筝去了。

  话说谈恋爱的女孩子容易重色轻友,果然是真理。

  只留下夜暖和小米,坐在窗前守着两盆植物发呆。

  最后还是小米憋不住了,拉起夜暖说:“走,去看看。”

  “还是不去了。”夜暖害怕看到什么不好的画面。

  “怕什么啊,人家都骑到你头上来了,你还在这做缩头乌龟。”小米拽起夜暖就往外面走。

  在路上的时候,夜暖说:“小米,有时候我觉得我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你。”

  小米停下来,看着她:“怎么这么说?”

  “我认识的那个你,总喜欢低着头,不爱说话,安静而乖巧,我现在发现你比珊珊还要勇敢。”

  小米笑起来:“这不是勇敢,这是对自己东西的一种捍卫。弱小的动物在捍卫自己东西的时候都会变成猛兽。”

  夜暖正在沉思小米说的这句话,就听到音乐教室里传来:“手好痛哦,许孟笙,你看看,都红了!”夜暖一听就知道是蓝佳妮的声音。

  “来来,我看看,是有多红。”夜暖推开门,一把拽过蓝佳妮要伸过去的娇弱的手。

  “陆夜暖,你怎么来了!”蓝佳妮抽回手。

  “我怎么来了?”夜暖心里突然冒起一团火,“我来这里看你们弹琴说爱呀。”夜暖搬了把椅子,一屁股坐下来,双手交叉,“你们弹,当我透明的就好了,你们弹呀,怎么不弹了?”

  许孟笙走过来,站在夜暖旁边,有些好笑地看着她:“傻丫头,你这是在干吗?”

  “防火防盗防小三!”夜暖站起来,“你是我男朋友,我当然得盯着你,防止你出轨啊!”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害臊了?”许孟笙快要笑死了。

  “许孟笙,你看你找的母老虎。”蓝佳妮说。

  “是啊,我女朋友这么凶,我该怎么办呢?”许孟笙假装抚额。

  “你有种,许孟笙!”夜暖狠狠地推了许孟笙一把,拉起小米,“走,我们走,让他们这对狗男女弹琴去吧!”

  许孟笙这才看到小米也来了,只是刚才一直在门边望着他们。小米有一双黑洞洞的眼睛,让许孟笙不由自主地心里一抽。

  许孟笙分明看到她嘴角边浮起的隐秘笑容,他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

  “走远了,还不追!”蓝佳妮推推许孟笙。

  “小女生都爱吃点小醋,没事,回头哄哄就好了。”许孟笙转过头来,恢复原来的自己。

  “你不怕她不理你?”蓝佳妮问。

  “她可舍不得!”许孟笙像是吃定了夜暖一样,“我家傻丫头对我可死心塌地着呢。”

  “你们男生是不是都喜欢傻的女生,越小白越好。”

  “我就是喜欢她傻,没办法。”

  “你发现没,她旁边现在还有军师给她出谋划策呢。”蓝佳妮也注意到小米的特别,“你觉不觉得那个莫小米看着就非善类。”

  她抱起吉他:“别说因为她打了我,我对她有偏见,我真的觉得她那天并不是替夜暖出头,而是在替自己出气。”

  许孟笙静静地坐下,想起小米那张恐怖而诡异的脸,一双黑色的眸子像是两个巨大的黑洞,能把人吸入万丈深渊一般。

  5

  夜暖拉着小米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变得这么心烦意乱。

  “是不是谈恋爱的女孩子都会变得愚蠢?”夜暖问。

  “你没谈也不聪明……”小米回答。

  夜暖有些无语,原来自己不聪明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了。

  “你现在是不是心情很差?”小米问。

  “是。”夜暖点了点头。

  “想不想放松放松?”

  “怎么放松?”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

  小米带夜暖去了一间小酒馆,一坐下来,老板就过来和小米打招呼。

  “今天要喝什么?”

  “啤酒吧。”小米说。

  啤酒杯装在大容器的陶瓷杯子里端了上来,小米给夜暖端过去:“把它喝完了,就没事了。”

  “我不会喝酒!”夜暖从未喝过酒。

  小米端起杯子,大口大口地喝下去,没一会儿一大杯的酒就没了。

  夜暖看得目瞪口呆。

  “是不是觉得喝酒是坏女孩的行为?”

  “没有。”夜暖摇摇头。

  “人有时候需要放纵自己知道吗?尤其是心情差的时候,不能只是压抑自己。”小米把酒往夜暖面前推了推,“不要惊讶,人总要学着长大。”

  夜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有些苦涩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她又大口地喝了一口,似乎又没有那么难喝了。

  一大杯的酒下肚,夜暖已经面红耳赤神志不清了。

  “借酒消愁是这个意思吗?”夜暖问小米。

  “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和别人在一起,这种感觉是不是特别难受。”小米问。

  夜暖有些苦涩地点点头:“疼,心里特别疼。”

  “来,为了我们一样的疼痛,干杯。”小米给夜暖倒上酒。夜暖又大口大口地喝着。

  这是夜暖第一次喝酒,她恍恍惚惚地看到小米忧伤的脸,那个在疤痕下始终静谧的脸变得无比忧伤,她的瞳孔特别明亮,像是放在酒里面浸润过一般,醉而迷人,带着说不出来的忧伤。

  小米看着已经醉得迷迷糊糊的夜暖,轻轻地拂开夜暖的头发,仔细地看着她的脸,这是一张并不出众却很精致的脸庞,细腻光滑的皮肤,有一双麋鹿一样纯洁的眼睛,笑的时候会露出两个小梨涡,十分动人。

  这是许孟笙喜欢的一张脸,她轻轻地抚摸着夜暖的脸颊,尖细的手指微微划过她的脸,然后摸索着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她想,如果她在这张脸上划上几刀,许孟笙还会这么喜欢她吗?

  “你在干什么?”有人一把推开小米。她手上的刀也掉到了地上。

  蓝希刚刚和几个朋友来这里喝酒,一进来就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夜暖和小米。夜暖已经喝得东倒西歪了,而旁边的小米却从口袋里掏出了刀子。

  他嗅到这个女孩儿身上散发着一股特别不寻常的味道,所以急忙走过去。

  “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蓝公子。”

  “你认识我?”

  “葵远鼎鼎大名的蓝氏集团的继承人,我想没有人会不认得吧。”

  “我要带她走。”蓝希说道。

  “请便。”

  “你不怕我对她不利?”蓝希虽然不知道她和夜暖是什么关系,但是他看得出来,这个女孩是个危险人物。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造化,是不是?”

  蓝希抱起夜暖,朝酒馆外面走去。小米从书包里掏出手机,对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拍了张照片。

  夜暖微微露出的半张脸,以及一眼便能认出的无可挑剔的蓝希,这样的组合,只要是认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这应该会成为明天的头号新闻。”小米嘴角微微扯了扯,拿起东西,走出了小酒馆。

  6

  夜暖迷迷糊糊地觉得有个人把她抱在怀里,她以为是许孟笙,于是开始不停地骂他:“许孟笙,你为什么对蓝佳妮那么好?你明明知道她对你不怀好意,你还对她那么好,你明明是喜欢我的,是不是,是不是……”夜暖开始奋力地哭,趴在蓝希的身上哭得死去活来。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为什么不理我……”她的拳头捶打着蓝希的胸膛。

  “是是是,我是喜欢你的,别哭了,别哭了……”蓝希拿她没办法,只好哄她。

  夜暖这才安静下来,手紧紧地搂住蓝希的脖子,把小脑袋紧紧地靠着他:“不许骗人,骗人就是小狗!”

  “傻瓜。”蓝希像抱着小动物一样抱着夜暖,她轻飘飘的仿佛没有一点重量,倒像是一只可人的动物,让人只想一直抱着。

  蓝希把夜暖放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自己则坐在旁边,拿着湿毛巾给夜暖擦脸。

  她的小脸通红,迷迷蒙蒙的透着诱人的神情,蓝希忍不住俯下身去想亲吻她。

  “哥,你在干吗?”蓝佳妮路过蓝希房间,见房门没关紧,想进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他哥的房间有别的女生。

  蓝希只好抬起头来:“怎么进来不敲门的!”

  “你房门又没关。”蓝佳妮看到蓝希床上躺着的是夜暖,吓了一跳,“陆夜暖怎么会在你房间?还有,她怎么醉成这个样子?”

  “你别管这么多,你和我说说,你和许孟笙到底是什么关系?从你转学到外国语学校,就一直和他纠缠不清,你难道不知道哥哥不喜欢他吗?你非要追他。”

  “你为什么转移话题?你快点说,陆夜暖怎么会醉醺醺地出现在我们家?”

  “她在外面喝醉了,我也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就把她带回来了。”

  “她一个人去喝酒的吗?”

  “好像还有一个同学。”

  “是不是脸上有疤的那个?”

  “对。”

  “是莫小米,她怎么会让你把陆夜暖带走的?”

  “这个女生很奇怪。”

  “你也发现了吗?”

  “你知道吗?她居然拿了一把刀,在陆夜暖的脸上比画。”

  “所以你就带她走了?”

  “如果她真划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哥,你是不是喜欢陆夜暖?”

  “不要乱说。”

  “我没乱说,你什么时候对一个女生这么上心过?我知道,你肯定是喜欢她了,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你快回房间睡觉去吧。”

  “你打算让她在你这过夜吗?”

  “我……”

  “好吵啊,你们让不让人睡觉了!”夜暖迷迷糊糊间听到有人在吵架,她也不知道这个声音从何而来,就是吵得她不能好好睡觉。

  “嘘……有什么事,明天再说。”蓝希阻止了蓝佳妮的话,轻柔地帮夜暖掖了掖被子。

  蓝佳妮气得转头就走。

  酒精是个神奇的东西,让人放肆地发泄完之后,就能好好地睡觉。

  夜暖一夜好眠。

  夜暖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她是被楼下的狗吠声吵醒的。

  醒来的时候看到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她对着门外喊:“蒋妈,我的衣服呢!”

  喊了几声都没有人回答,她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大跳,黑白格局的房间,亚麻色的窗帘,浓烈的阳光毫无遮挡地照入她的眼中。

  这根本不是她的房间。

  “你醒了?”蓝希从卫生间走出来,脸上沾满了泡泡,正准备刮胡子。

  “你是谁啊?”夜暖没认出来满脸泡泡的蓝希。

  蓝希拿毛巾擦掉泡泡:“说了多少遍了,还记不住我的名字吗?”

  早晨的阳光均匀地打在蓝希的身上,他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背心,身上结实的肌肉清晰地展露在夜暖的眼前。

  夜暖真的没法否认,眼前这个人的确是个帅哥,只是她突然恐慌地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立刻拉开被子往里面看了看,衣服完整无缺。

  “还好,还好。”她拍拍胸口。

  “你以为我是许孟笙那个小屁孩啊,那么容易饥不择食。”蓝希嘲讽道。

  “谢谢你没有饥不择食。”夜暖从被窝里跳出来,“我走了。”

  “我们家可不是旅馆。”蓝希一把抓住夜暖,像拎小鸡一样,一把把她拎到窗户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你要多少钱?”夜暖急了。

  “你还真当我家是旅馆了。”蓝希目光沉沉地看着夜暖。

  “那你到底要怎样……”

  “我要……”蓝希有些促狭地笑了一下。夜暖有不祥的预感,急着要推开蓝希,没想到蓝希用力握紧夜暖的手,在她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窗户边这样一幅美丽的画面,正好落在正走在花园中的许孟笙的眼中。他在早上接到有人发来的彩信和蓝希家的地址,告诉他夜暖在这个地方,他起初不信,没想到刚走到花园中,就看到蓝希和夜暖亲昵地在一块。

  夜暖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许孟笙站在楼下的花园里,看着这个方向,俊逸的脸上染上了一层黑色,两只眼珠都要爆出来了。

  许孟笙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冷冷地转过头,拉起旁边的蓝佳妮,双双在夜暖的眼前消失了。

  夜暖知道这下完蛋了,她在蓝希家过了一夜,还被许孟笙看到蓝希吻她,她现在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她记得自己昨天明明和小米在喝酒,然后醒来她就睡在蓝希家了。

  夜暖坐在镜子前梳头,却怎么也梳不好,后来干脆丢了梳子趴在桌子上号啕大哭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许孟笙肯定恨死我了,不会原谅我了!”夜暖边哭边说,仿佛天要塌了。

  “为了个男生哭得好像死了爹妈一样,至于吗?”蓝希已经整理完毕,看到夜暖像个小孩子一样,披头散发地坐在镜子前哭得要死要活的。

  “你懂什么啊?你什么都不懂,都是你,没事开什么玩笑,你分明就讨厌我,却要一直戏弄我,现在还让许孟笙误会我。我讨厌你,讨厌死你了。”

  说归说,当蓝希看到夜暖趴在镜子前面哭泣,哭声那样悲伤时,他不禁有些难受。但事已至此,他只好走过去,拿起被夜暖丢弃的梳子,坐在她旁边:“你这个小丫头,真是拿你没办法。”他轻轻地掬起夜暖的头发,帮她把打结的头发梳开。

  清幽的风从窗户外面透进来,花园里的花香,飘得满屋都是。夜暖没有看到蓝希的眼中,充满了对她的疼爱和无奈。

  不知道为什么,蓝希对待任何人的凶狠、不在乎,在夜暖面前,就都全部沦陷了,只要她的一滴眼泪,就能让他全面投降。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若是凉夜已成梦》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圣龙图腾
6仙武都市
2破天录
7神级插班生
3神级大镖客
8大明星的极品御医
4毒妇不从良
9天价小女佣
5嫡女锋芒之狂妃
10拐个相公来种田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作者:糙汉
虚拟网游 292474字
游戏成为真实,生死只在一瞬!荒岛之上,阴谋诡计,血战不休!一场为诸神降临而准备的献祭!

2诸神之国 作者:伟大的嘉嘉
东方玄幻 62261字
少年患上与树有关的怪病,踏上巨树之旅!荒谬绝伦的树上生物,来路不明的同伴,树中陵墓……

3真武狂龙 作者:暮雨尘埃
东方玄幻 280294字
身陷囹圄,群魔环伺。一朝龙入海,天地任遨游!独闯九幽地狱,掀起无边杀戮,神魔仙佛尽俯首!

4天庭电玩城 作者:中二小文青
都市生活 46134字
在热闹非凡的天庭,有一家来历神秘的店铺。不卖美食,不售灵兽,只是单纯提供消遣的游戏服务。

5重生奔腾年代 作者:恒疯语
都市生活 403529字
为了第一桶金,他含泪骗了父母半生积蓄。曾经失去的,错过的,不在意的,这辈子,都要拿回来。

6仙墓 作者:七月雪仙人
奇幻修真 688582字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万仙陨灭,仙界当中仙墓林立。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7太古魂帝 作者:七言绝句
东方玄幻 813307字
修者为贼,窃天地养自身,窥大道立根基,损磨乾坤,为大道之孽,天地不容!且看少年崛起逆天而行!

8弄潮时代 作者:天堂发言人
都市重生 575534字
我来深市十年,亲眼看着这座城市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发展成国际都市,一天一个样,简直是日新月异。

9医路风云 作者:最帅的帅白
都市异能 628488字
实习马上结束,楚天羽发现竟能自由穿梭现实与末世, 一个崭新的大时代向他打开了一扇大门!

10神脉 作者:北草春生
东方玄幻 395952字
明耀当空,得意休养生息后,欲要卷土重来,天帝亦感受到威胁,恰逢后羿天神横空出世,下令射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