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都市言情 >> 爱就宅一起•我家老婆天然呆 [书号383935]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五章 同床不同爱(下)

2012-08-29 20:07:28
  此时的白小米正在坐立不安的等待着,不断的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医生仔细检查之后,能有个好消息。

  安泽明终于拉开门,对坐在长廊凳子上的白小米勾了勾手指。

  白小米立刻乖乖的走过去,急切的问道:“怎么样?”

  “很麻烦,要观察一段时间。”

  秦怀玉坐在屏风隔开的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对话。

  安泽明骗人的功力比他厉害多了,这家伙也是不思进取,只喜欢拿手术刀,不想做其他事情,不用他担心,白小米已经完全相信这件狗血的事。

  白小米发现秦怀玉最近的心情很差。

  尤其是医院回来之后,秦怀玉的脸一直阴沉着,看她的眼神,也总带着忽冷忽热的刺芒。

  白小米很自责,让秦怀玉受伤全是因为那天不小心摔倒。

  而且不管换作哪个男人,受了这种创伤,能天天开心才怪。

  尤其是秦怀玉要求签合约,三个月没恢复协议离婚,白小米就更担心自家老公想不开。

  或者他恨她了?被伤了那个地方,秦怀玉口上说着没关系,可心里多多少少都有阴影吧?

  秦怀玉又一次借口工作,在办公室里坐到很晚才回去,推开自己的房门,还没有开灯,就察觉到有点不对。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不属于他的味道。

  “啪”,开关打开,明亮的灯光将整个卧室充满,秦怀玉看见他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

  “你回来了?”白小米刚迷迷糊糊的睡着,一下被惊醒,撑起上半身,揉着眼睛。

  “你怎么在这里?”秦怀玉没想到她跑自己床上睡着,还是那么不安分。

  “昨天晚上做噩梦,所以……晚上你带我睡吧……”白小米适应了刺眼的灯光,抱着被子,坐在床上,还没睡醒一样的央求。

  秦怀玉微微皱起眉,一听就是在骗自己,她要是害怕,在他的卧室也会开着灯,绝不会躺床上先睡过去。

  “好,你先睡。”

  出乎白小米的意料,秦怀玉居然没有把她赶出去,而是冷淡的点了点头,然后走到书架前,抽出一本外文书,坐在书桌前看了起来。

  “玉玉,你最近心情不好吗?”白小米光着脚下了床,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无声无息的走到秦怀玉的身后,伸出手,从椅子后圈住他,有一种带着些微哀愁的声音问道。

  秦怀玉没有说话,他看见围在胸前的那玉白的胳膊,晶莹的反射着灯光。

  “连一句话都不想对我说……你是不是……恨我?”白小米终于问出这句话。

  “没有,我最近心烦,所以想一个人走走。”秦怀玉放下书,被白小米这么搂着很不舒服,所以想站起身,“小米,你先睡,别胡思乱想,我想去泡个澡。”

  “我帮你放水。”白小米立刻松开手,准备去浴室。

  秦怀玉淡淡说道:“我自己去放水,你睡吧。”

  不过秦怀玉今晚没把她赶到隔壁房间,白小米很高兴。

  不知道吃了几天的药,秦怀玉的病情有没有好转,今天晚上一定要问问。

  秦怀玉在浴缸里浸泡着,身体的放松并没有让他的心情也跟着放松。

  每天躲避着新婚妻子,度日如年的感觉让他很想失控一次,让一切破碎的彻底。

  系着宽松浴袍的腰带,秦怀玉回到房间,看见白小米正趴在床上看书——应该是对着一本书发呆。

  “玉玉。”看见秦怀玉回来,白小米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帮他把被子掀开,一脸殷勤的笑。

  秦怀玉的眼神扫过床上并排的枕头,沉沉的落在白小米带着笑容的脸上。

  灯光下,她的脸泛着明净的色泽,那双总是发呆的眼,带着些许梦幻的神情,巴巴的望着他,里面含着不经人事般的天真和迷惑。

  他的脑中浮现出安泽明的话,以后白小米的床上,依旧会躺着她的第一个男人,不知是美是丑是老是少……

  眼前似乎出现了那场景,双人床上凌乱不堪,永远带着疑惑眼神的天然呆扑在另一个男人身上,被翻红浪,春光满室。

  白小米正盘算着怎么问秦怀玉恢复状况,眼前突然一花,“砰”的一声,她被压倒在床上,后脑勺正砸在书脊上,痛得她眉头一皱,可随即就欣喜起来,因为秦怀玉那张近在眼前的俊脸——他恢复了点?

  一向带着迷茫的雾气双眸变得黑亮,仿佛是看见老鼠的小猫,白小米的精神高度紧张起来,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怀玉的深邃狭长的双眸,大气也不敢出。

  是不是要发生点什么?闻着他身上散发出的男人味道,白小米突然闭上眼睛,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点吧!

  她早就准备好了,只是现在太惊喜,心脏一点都不淡定的想跳出心房。

  看见她那乌溜溜的眼睛突然闭上,一副等待被鱼肉的天真表情,秦怀玉再也忍不住,低下头,狠狠吻住她那樱花般的唇。

  白小米心中涨满了喜悦,男人的味道充斥着她的身心,让她不觉伸出手,抱紧秦怀玉,因为太激动,以至于有点不知所措的回应着新婚以来,她的老公第一次主动的热情。

  在令人窒息的吻中,白小米浑然不觉自己的睡衣肩带被粗暴的拉下来,那双略带粗糙的大手,从柔滑的肩头,往下滑去,准确的握住那团丰盈。

  白小米触了电般的猛然睁开眼睛,条件反射的想避开冒犯上来的手,但是当她看见秦怀玉的双眼,像是被定住一样,动不了,

  接吻不应该闭着眼睛吗?

  为什么秦怀玉一直在盯着她,而且那眼神好陌生,像是带着刺勾,从皮肤进入,刺入五脏六腑。

  “不喜欢被我碰到?”

  “不是……”白小米气息不稳,刚才是二十多年来养成的条件反射,她很喜欢亲热秦怀玉,可是第一次被他这么主动的袭击,身体不由做出回避的反应。

  虽然只是微小的反应,可秦怀玉还是感觉到了。

  “总要被人这样做。”秦怀玉说了一句白小米没有听懂的话,又堵住了她还在喘息的唇,肆虐的侵入,手上的力道也开始失控。

  洁净清新的房间,慢慢变得燥热起来,涌动起暧昧的色泽。

  秦怀玉低低的喘息着,双眼已变得赤红,他的理智正在决堤,隐忍这么久的痛苦,想立刻发泄在她的身上,将她一点点撕碎,就如安泽明所说,反正最终都会破碎……

  “你已经可以了,是吗?”白小米看见他的眼里翻滚着惊涛骇浪般的占有欲,她忍不住问道。

  “这里不痛了?”白小米伸手往某个抵在她身上的硬挺摸去,用让人想蹂躏的语调和神情再次问道。

  秦怀玉突然翻身坐起,胸口剧烈的起伏着,掌心全是汗水。

  他刚才到底要做什么?

  是被诱惑了吗?在白小米半跪床上喊他名字的那一刻……

  还是想彻底变成黑暗,吞噬所有的洁白?

  知道未来的白小米会恨自己,还要将这份恨无限制的扩散,他真的成了凶残的人?

  白小米看见秦怀玉猛然坐起,她的心里一凉,失望起来,看来还没有好转。

  “没关系,我今天给安医生打了电话,他说只要坚持治疗,会恢复的很好。”白小米也爬起来,坐在秦怀玉的身边,伸手抚着他强健的背,像哄小金一样的安慰着秦怀玉。

  “别碰我。”秦怀玉一把推开白小米,心里升起一股憎恨。

  不知道是憎恨秦瑄,还是憎恨赖家,又或者是憎恨他自己。

  “对不起……”白小米急忙收回手,低下头。

  听到这三个字,秦怀玉的脸色更差,这个笨女人,根本不知道是谁对不起谁,还天真的以为,他真的受伤,被她撞坏。

  “我不太舒服,刚才……弄痛你了?”秦怀玉深吸了口气,将缩在一边的白小米扯过来,顺手拉好她的肩带,恢复了几丝温柔的语调。

  “没有。”白小米赶紧摇头,她心里对新婚老公充满了愧疚,男人得了这种病,简直就是死了半条命,所以,她这段时间,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怪脾气,对秦怀玉百依百顺,就算再不爽,也不会表现出来。

  “那就睡吧。”秦怀玉像是提着一只小兔子,将她塞进被子里,然后自己也躺下来,关了灯,不再说话。

  白小米僵硬着保持着被塞进被子里的姿势,如果不是秦怀玉得了这种怪病,她……早就扑过去,把这英俊的男人一口口吃掉。

  可是,现在连动都不敢动,生怕让他又“不舒服”。

  白小米这个新娘做的真够窝囊,了解她的朋友,都在调侃着天降艳福,赐狼女以帅哥,定是夜夜笙歌,谁又会知道她有苦说不出?

  在充满着男性味道的被窝里,白小米的后背紧紧贴着男人厚实的胸口,屁股靠近他的小腹,全身都火热火热,热的她后背开始出汗,慢慢浸透睡衣。

  秦怀玉突然打开灯,从床头柜找到空调遥控器,将室内的温度调低一点。

  他依旧那么会照顾人,在白家家长的眼中,他是值得托付的男人,因为无论什么事,秦怀玉都不会让别人操心,能将所有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

  “我还是过去睡。”白小米趁着秦怀玉去调温度的时候,像是受够了煎熬,坐起身,散乱着长发,咬牙说道。

  受不了,被一个美男抱着,却不发生什么,她又不是柏拉图。

  秦怀玉这一次没有拉她,看着她逃也似的飞奔出房,眼里闪着流星般的火光。

  她是个古怪的宅女。

  这是秦怀玉对白小米的第一印象。

  她是个足不出户不知人生悲喜疾苦的单纯宅女。

  这是秦怀玉对白小米的第二印象。

  她是一个看似古怪,整天迷迷糊糊做些怪事,其实单纯简单如同一张白纸的乐观宅女。

  秦怀玉越了解,就越不想在白纸上画上污垢。

  在女人身上,各取所需,是秦怀玉的原则。

  而白小米,她不懂成人之间的游戏规则,不,也许她知道,可是她只会在书里描写,现实中,她是个宅而懒的人,只想要最简单又舒服的生活。

  所以,她这么快结了婚,满心憧憬着快乐的婚后生活。

  他记得白小米那天忧伤又忐忑的问他:你养我好不好?

  白小米把他当成了老公,而不是情人。

  她开开心心欢欢喜喜的想奉献纯洁的身体,因为,她觉得他是丈夫。

  只是三个月后,他不再是她的丈夫,她也不是他的新娘,一切划上句号,他所能保留的,只能是破碎之下的唯一完整——她的身。

  白小米和秦怀玉在新婚燕尔期,又搬回娘家去住了。

  因为白家要将秦怀玉正式带进公司,为了方便更好的熟悉企业内部结构,白奇骏决定将秦怀玉留在家里。

  白奇骏平时工作繁忙,经常要飞去美国分部,而张子妍在总部的时间更多点,是她建议让新婚夫妻搬回娘家住段时间,和女婿接触交流的时间多一点,沟通更方便,也能让秦怀玉尽早撑起大梁。

  这对秦怀玉来说,好处大于坏处,住在白家,他能更快的掌握内部信息,虽然晚上可能难熬一点,但是只要能在大事上速战速决,其余的事情算什么?

  不就是要在张子妍那双精明的眼睛下,演好这场新婚的戏吗?

  如果能在预期的三个月内,甚至更短的时间里,获取赖家所要的一切,秦怀玉这场戏就能早早结束,今后,人走人道,鬼走鬼道,再没干系。

  白小米倒是很高兴能回到家里,因为有人照顾,无聊的时候能和小金在山庄里溜达,好歹有个东西陪伴,比起一个人在家里孤孤单单的翻着菜谱来的舒服。

  坐在熟悉的屋子里,白小米用以前最舒服的姿势趴在电脑前,噼里啪啦的敲着字。

  她还是在写文,只不过再也不给苏若发文。

  苏若一天不找她,她就一天不回去。

  “小米,你又在上网。”张子妍一回来,就问保姆白小米今天的动静,结果张姐告诉她,小米除了上午十点遛了半个小时的狗,剩下的时间全关在房间里,应该是上网或者睡觉。

  这个网虫,结了婚还不改习惯,每天对着电脑,要是怀了宝宝被辐射了怎么办?

  白小米赶紧关了文档,对破门而入的妈妈露出猫咪一样的笑容:“妈妈回来啦?玉玉呢?”

  “上网上网上网,你就没点其他追求了吗?”张子妍发现女儿一回到家,日子又回到了从前,原以为结婚后的白小米能改变点,可事实让她失望了,这个懒猫一样的女儿,每天猫在电脑面前不思进取。

  “妈,你别动我电脑。”白小米见妈妈发怒了,冲过来想抢她的笔记本,赶紧趴在桌子上护着宝贝电脑,“有话好好说……”

  “从明天起,家里断网,电脑一律锁起来,你要是实在无聊,去报名一些女子培训,不准整天窝在房间里。”张子妍和女儿争抢笔记本,今天她火气大,一笔大订单出了问题,要不是秦怀玉及时献策,公司得亏损上千万。

  想一想别家的企业都培养好了继承人,而自己家的女儿只知道上网,张子妍气不打一处来,又看看女婿今天处理大事这么睿智冷静,再想想女儿足不出户迷迷糊糊,竟然有点自卑——替白小米自卑,这样的笨丫头哪能配得上秦怀玉?

  “妈,君子动口不动手,饶了我的电脑……”白小米只想保护自己的笔记本,这可是她的命根子,里面存了几百万字的小说稿,是她这些年所有的财富。

  正在双方进行着拉锯战时,突然听到细微的“咔嚓”声,白小米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宁愿相信这声音是自己骨头发出的,也不愿看到笔记本受伤。

  “妈,小米,你们在玩什么游戏?”秦怀玉停好了车,在楼下就听到了上面的争吵,所以赶紧上了楼,看见张子妍和白小米对着笔记本电脑进行拉锯战。

  母女大战,他作为女婿,好像没法插手,所以开着玩笑问道。

  “怀玉,你去楼下歇一会,马上就开饭了。”张子妍转过头,手紧紧的抓着电脑一边,对秦怀玉还能保持优雅温柔的姿势,挤出一丝笑。

  “玉玉,别走,妈妈要抢我电脑,帮我!”白小米天天呆在家里不运动,力气比不上张子妍,她着急的求救。

  “妈,今天你也累了,一起下楼吧。”秦怀玉走到母女中间,伸手按在笔记本上,微笑的转过头,又对白小米说道,“你也别上网了,陪妈妈说说话。”

  “是……妈,我陪你去楼下等开饭……对了,今天的月季又开了两朵,很漂亮……”只要保住笔记本,别说是陪聊,就算陪睡白小米也愿意。

  张子妍碍于女婿在场,终于松开了手:“那不是月季,是玫瑰。”

  “哦……可能是玫瑰,瞧我这辨别力……”白小米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赶紧讨好的抱住妈妈的胳膊,防止她突然偷袭自己的电脑,“走吧,去楼下看看玫瑰,满院子都香着呢,张姨要采几朵放花瓶里,被我制止了,让它开在枝头多好呀,对吧?”

  白小米不停的找着话题分散妈妈的怒气,她能感觉到今天老妈的心情不好,所以那个乖巧劲,只差没和小猫一样四爪朝天肚皮朝上卖萌。

  身后跟着秦怀玉,张子妍只能按捺住怒气,冷哼一声:“我朋友的侄女开了个插花培训班,你明天就去那里学学插花,省的每天闲在家里上网。”

  “好,我明天就去看看……”白小米嘴上也应承着,她知道老妈生气的时候,千万不能逆着她的意思,否则又会被赶出家门。

  “看看别人,只比你大一岁,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你呢?所有人都在奋斗,可你还在上网!”张子妍突然又怒了,她是恨铁不成钢,秦怀玉越优秀,她就越担心女儿这副德行能否栓住女婿的心。

  并不是觉得女婿不可靠,而是这个世界上不可靠的女人太多,白小米每天藏在家里,秦怀玉整日面对商场中形形*的女人,万一有个差错,女儿的幸福就全完了。

  白小米只管点头,老妈怒气正大,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秦怀玉站在楼梯上,看着这对母女,那双冷厉的双眸,渐渐渗出一丝不自知的微笑。

  他真羡慕。

  羡慕白小米有这么关心她的妈妈,羡慕这个完整健康的家庭……

  如果他也有这样的妈妈,今天,就不会沦落到工具的地步。

  或者说,如果他的妈妈没有死,他就算活得再普通,也比现在来的幸福。

  小心翼翼的应付完妈妈,白小米对张子妍说完晚安,就立刻逃回卧室,冲到笔记本面前,检查着它有没有受伤。

  秦怀玉一点都不想回卧室,可是在张子妍的眼皮底下,他必须在白小米进入卧室之后,也礼貌的说晚安。

  虽然现在才八点。

  他根本没有八点就休息的习惯。

  他的精力旺盛,每天只需要睡六个小时就足够应对繁忙的工作,可现在,八点回房让他感觉夜格外的漫长。

  如果现在可以去酒吧,和老朋友们喝一杯,然后聊聊金融股票,那该多好。

  秦怀玉很久才从浴室出来,看见白小米坐在书桌前一动不动,也不去打搅,径直走到床上,不发一言的躺下。

  白小米听到他上床,立刻站起来,往浴室走去,每天晚上都是这样……两个同房不同枕。

  把自己关在浴室里,白小米趴在浴缸上,终于哭了起来。她以为自己的婚姻是最美好的,所有人都说她捡到宝了,能有这么英俊体贴的老公,是她前世修来的福分。

  而爸爸妈妈也开开心心,觉得女婿精明能干,谁知道上帝也嫉妒,让秦怀玉落下这么个伤。

  现在从身体上的伤,已经扩散到他的心里,至少白小米是这么觉得。

  从秦怀玉私底下对她的态度来看,他一定是介怀的,而且病一天天的拖着,心理的压力也越来越大,要是发发脾气还好,可秦怀玉也不发大脾气,就是冷淡……白小米担心这么下去,秦怀玉会心理变态。

  暑假的天气,格外炎热。

  白若羽这个暑假,感觉心都被太阳炽烈的烤着,即使在空调房里,依旧挡不住那股燥热。

  他被调到公司,跟着白奇骏熟悉华宇集团的一切。

  白若羽是高材生,和他的姐姐一样,学习能力很强大,只不过,白小米过于懒散,而白若羽在军事化训练的学校里走出来,很多坏习惯已经被强行纠正过来。

  白家很少这么热闹,一家四口……现在是五口,全聚集在一起吃晚饭。

  平时白若羽学习忙碌,一个月只能回来一两次,而白奇骏是空中飞人,未必能在白若羽回来的时候赶回家,这么多年,从没有像这样连续五个晚上都在一起吃饭的纪律。

  “姐,这个你喜欢吃,还有这个,尝尝味道怎么样。”白若羽给白小米夹着菜,在这个家庭里,他最亲最爱的人,依旧是姐姐。

  “我会撑死的。”白小米将碗里的菜分给身边的秦怀玉,对弟弟的热情招架不住的埋怨,“小羽,别只顾着给我夹菜,你要多吃点,最近跑公司很累吧?”

  爸爸的公司遇到麻烦,白小米第一次觉得在这个家庭里,她像个婴儿。

  不能自保,也不能保护别人,她就像是初生的婴儿,每天对着自我的小世界发呆,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

  弟弟现在也能撑起家庭的一角,而她呢?

  就算拥有了秦怀玉,也不觉得她和玉玉是一体的,因为他们到现在都没能身心合一。

  白小米突然沮丧极了,觉得自己很无用。

  她在宅中退化,退化成了婴儿。

  或者说退化成了低等动物,像一只猫,或者一只狗、一只兔子,只要吃饱喝足,除去本能的欲望,几乎一无所求。

  她更不知道公司出了状况,是拜秦怀玉所赐,他知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白家会越来越烦恼,陷入更不利的境地,最终会被赖家收购吞并。

  “我宁愿回学校接受军训,可是……你知道,反抗无效。”白若羽不喜欢商界,被迫面对着集团上下,他没做好心理准备。

  女儿和儿子亲密的聊着天,完全把父母晾在一边,白奇骏眼里浮起一丝苦笑,小羽还是对自己有意见,宁愿和姐姐亲热,也不愿和他说一句公事以外的话。

  小时候给的关爱少了,现在想弥补却这么困难。

  “小羽,今天跟爸爸学到不少东西吧?”像是和老公心有灵犀,张子妍故意插进姐弟俩的对话,想让白若羽的注意力多放在自己父亲身上。

  秦怀玉适时的伸手,在桌子下握住白小米的手,把她的注意力也转开:“小米,明天我要陪爸爸出门,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如果你吃饱了,我们早点回房休息,好吗?”

  在父母的耳中,这段话有些过于暧昧,可是秦怀玉说的那么自然,不带一丝猥琐的暗示。

  白小米还没表态,张子妍就立刻说道:“对,你们先回房吧,今天累了一天,明天一早的飞机,怀玉要早点睡。”

  慈母般的关怀,让秦怀玉攥着白小米的手收紧,他在这样完整的家庭里,得到永生难忘的温暖。

  可是他厌恶这温暖,这样的温暖会让他变成温室娇弱的花朵,无法应对更严峻的环境。

  白小米被拽进了房间,她原本还想再喝点汤。

  “你明天要去哪?”白小米决定不去想餐桌上美味的海鲜汤,她的注意力移动秦怀玉的身上。

  每当她的注意力集中时,就会像一只盯着滚来滚去毛球的小猫,润湿乌黑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带着一丝天真的迷惑,盯着目标。

  秦怀玉受不了这种眼神,他转过了脸,走到窗帘前,拉上粉色的帷幔:“和你爸爸去美国。”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如果一切顺利,可能三五天就会回来。”秦怀玉摸出打火机,侧头点上一支烟,他很少在白小米家中抽烟,看来又遇到烦心的事情。

  “是不是金融危机影响到了爸爸的公司?”白小米沉默了几秒后,突然问道。

  她这几天断断续续的和子非鱼聊过天,记得子非鱼说什么美国的金融风暴来临,会影响到股市。

  她不懂什么金融,但是知道美国已经很多公司为此倒闭,联想到最近家里的反常,心里很担心。

  “你也知道金融危机?”秦怀玉扯出一个笑容来,故意问道。

  “我虽然足不出户,但是……有个朋友是股票高手,对时政经济非常了解,他对我说,金融风暴要来了,股票很可能在六千多点的顶端开始狂跌……”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厉害的朋友?”秦怀玉打断白小米的话。

  “你……从来没问过。”白小米觉得他的语气怪怪的,好像在怀疑什么,立刻解释。

  “你的言下之意,是我平时不够关心你?”秦怀玉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没有在楼下时的柔情,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我知道你平时工作很忙……”白小米有种受审的感觉,尤其是秦怀玉的表情,让周围的空气凝结住一样。

  “还是怪我对你不够关心。”秦怀玉平静的打断她的话,“所以,你就在网上找男人宣泄?”

  “啊?”白小米像是没听懂,专注看着他的表情露出更多的迷茫疑惑。

  “还记得那天妈妈弄坏你的电脑,我帮你修吗?你设置的自动登陆聊天工具,让我不小心看到有人给你发的信息,我知道不该好奇的去看你们的聊天记录,因为那是你的隐私,可是我还是忍不住看了……你很喜欢那个叫子非鱼的网友?”秦怀玉一反常态的逼问,他想在离开之前,制造一些矛盾,因为时间不多了,必须让白小米对他心灰意冷。

  白小米抿起了唇,低下头,那副模样,不知道是认罪还是懒得理会。

  “我知道不能满足你,所以我提出了离婚,让你在合约上签字……只要三个月,三个月我没有恢复,你想和哪个男人上床,我都不会管你……”

  “秦、怀、玉!”白小米突然抬起眼,盯着他的脸,嫩生生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

  秦怀玉要的就是她生气,见她动了怒,继续说道:“我也没奢望你能陪我走一辈子,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到了相好,明天我陪爸爸去美国,回来之后,我们再商量离婚的事情。我虽然无能,但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给你父母添麻烦。”

  “我和子非鱼只是网友,曾经对他确实有好感,但是……”

  “你承认了?”

  “能不能听我说完?”白小米深吸了口气,压低声音,虽然房间的隔音效果好,但是也不愿让爸爸妈妈听到不该听到的话。

  “不用说了, 我对你的情史不感兴趣。”秦怀玉扬起眉,淡淡的说道,“而且,我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合约上的指纹,我替你印了。”

  白小米从来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按下的指纹。

  她的脸色一变再变,突然扑过去,想把这臭男人掐死:“秦怀玉,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这个混蛋,把合约给我!”

  太过分了,太令人伤心!

  白小米自从嫁给他之后,再也没想过其他男人,每天蹭过来要个抱抱亲亲,作为夫妻也没什么出格的吧?

  秦怀玉手一扬,推开白小米,唇边咧出一抹冷冽的笑:“会给你,不过不是今天。”

  “你是不是故意想和我吵架?”白小米胸口上下起伏着,站在秦怀玉面前,恶狠狠的质问。

  她很少会露出这么气急败坏的表情,仿佛被踩到尾巴的猫,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玉玉,我发誓在结婚后,从没有想过第二个男人,对你的身上的伤,更没有任何的怨言,我只是心急了点,盼望着你能早点好起来,真的……”白小米和秦怀玉对峙片刻之后,突然声音又软了下来,她不能和病人争执。

  秦怀玉得了这样难以启齿的病,都是她的原因,现在心情差一点也能理解,所以她要冷静,不要和秦怀玉吵闹。

  而且那份按了指印的合同还不知是真是假,她不能被唬的没了分寸。

  “这些等我回来再说。”秦怀玉似乎有些困意的往浴室走去。

  “秦怀玉,现在就得说清楚,你……给我开门!”白小米跟到卫生间的门口,秦怀玉随手关上门,差点撞到她的鼻子,气的她伸手拍门。

  秦怀玉躺在浴缸里,闭上眼睛沉思,不理会白小米的话,他知道这一次为赖家做事,无法全身而退,只能力求一个完美转机。

  白小米在门外好说歹说,软磨硬泡,又是威胁又是哀求,说的自己嘴巴都干了,秦怀玉都没冒个声,她心里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冒,明知不该和病人计较,还是怒火攻心,恨不得大吐一口鲜血出来。

  等秦怀玉穿着浴袍走出来时,卧室的灯关了,只有书桌上的护眼台灯亮着光芒,映照着白小米皎洁的侧面,她该说的都说完了,现在坐在电脑面前,平静的敲着字。

  无论怎么生气,也不能出这个门,白小米心里很清楚,要是被爸爸妈妈看到她的异常,会引来更大的麻烦。

  所以,她只能坐在电脑面前写文发泄。

  今天秦怀玉情绪不好,她忍一夜,安医生也说了,秦怀玉的病症引起一点心理扭曲都很正常,只要容忍点就没事。

  而且最近公司的事情好像很多,秦怀玉已经很久没去原来的投资公司,只有在晚上常给朋友打电话,说着她听不懂的术语。

  可能是工作和生病的双重压力,让他今天这样失控。

  等他去美国后,一天再打两个电话关心关心,回来后肯定又恢复正常。

  白小米是这么想的,她觉得夫妻俩吵架,就必须有一方先退让,给点时间和空间,然后小别胜新婚……一切又好了。

  秦怀玉伸手关了灯,大喇喇的躺在床上,也沉默着,玩着手机。

  他不是玩游戏,也不是上网,而是给投资公司下达指令。

  金融风暴让他浑身都处在兴奋点——他是个喜欢冒险的人,这次的金融危机如同乱世,乱世出英雄,他要把握住一切机会,披荆斩棘,站到自己想要的高度。

  白小米写写停停,消磨了两个多小时,今天完全不在状态上,她想找个人说话,可是又不知道该和谁诉说。

  微微侧过身,用眼角的余光迅速的瞥了床上一眼,秦怀玉好像睡着了,白小米轻轻的站起身,走到床边,伸手在秦怀玉的眼前晃了晃。

  这个臭男人,今天说话如此伤人心,真想把他揍一顿。

  可是,看他熟睡的模样,那么宁静,那么英俊,又让她的心变得好软好软,仿佛要化成一滩水,愿被他喝下去。

  这就是爱吗?

  无论多生气,看见他变得柔和的脸,都忍不住上去想亲吻一口,想和他拥抱到永远。

  白小米趴在床边,对着这张脸,看的出了神。

  有时候觉得这张脸离自己很近,近的嵌进了心窝,可有时候又觉得好远,远的怎么都够不着。

  慢慢的探过脸,白小米在秦怀玉的唇上,落下很轻很轻的一个吻,觉得刚才所有的怒气都烟消云散——她对美男没有提不起任何的怨气,就像是看见漂亮的、可爱的东西,就会想到两个字——“美好”。

  白小米觉得人生又美好起来,只不过她的心里还有着阴影,不知道秦怀玉是不是真的让她在合同上按了手印。

  想到这里,白小米感觉阴影越来越大,扩散成乌云,把她的阳光全挡住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爱就宅一起•我家老婆天然呆》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超级猎场主
2兵王无双
3盖世堂皇
4窃道长生
5武极神话
6混子的江湖
7蚀骨危情
8纸短婚长
9总裁爹地要抱抱
10名门私宠:亿万甜妻吻上瘾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混子的挽歌 作者:岐峰
热血青春 2747579字
昔日怯懦的少年,为了能够保护身边的女人与兄弟,他选择手持三尺钢刀,踏足江湖。

2功夫小房东 作者:原未
都市生活 2085063字
一波操作猛如虎,美女房客芳心睹,您好美女,极品房东楚云为您效劳!

3冥界追忆录 作者:逝去的谁
异界大陆 379511字
今世的空洞心灵,寻觅间,掌万界,灭尽敌,诸天万界吾霸世龙神!

4致命记忆 作者:结局后才明白
侦探推理 264917字
离奇失忆卷入重重血案,一桩桩诡异恐怖的事件背后,为何都与丢失的记忆有关?

5大明海殇 作者:就差一杯
历史穿越 419417字
重生大明,奋进还是沉沦?愿用我的手、我的刀、我的血,谱写我的正义和青书!

6天仙陪我玩抖音 作者:地煞无双
都市生活 680760字
手贱误入小视频软件,和一群神仙玩自拍……大仙你等等!那个不能吃!

7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作者:流神武车
宅系小说 202586字
专业的救世主去异世界之后,不仅没有挂可以开,甚至要先削一下……

8我家总裁美如仙 作者:疏竹无声
都市异能 1342200字
4s店的销售员赵锁,晚上回公司取手机,意外撞破主管和车模的丑事……

9人性解剖 作者:墨小白
都市生活 279854字
尸体是世界上最干净的东西,因为他们从不说谎!你的尸体会说话。

10尸妹 作者:夜无声
灵异奇谈 677513字
收尸时意外惹祸,为了躲避索命厉鬼,师傅做主给我结了一门阴亲……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