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生>> 都市言情 >> 我是反派boss [书号3037228]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35章 任务终止

《我是反派boss》 云生点点/著, 本章共5596字, 更新于: 2019-11-13 09:35

白羽柔睁开眼睛,入目一片森白,脑海中涌入交易人的资料以及诉求。

呵,直接就开始任务了吗?见都不见我一面吗?

..

“我草”

交易人是瞎子?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白羽柔恍然,在拜堂?

“云生,这眼疾能治吗?”

“能”

回答白羽柔的不是云生,而是白羽柔此前在云生办公室见到的那个女人。

“治好了”

“云生在那?”

“他还在受罚”

..

“夫妻对拜”

白羽柔透过鸳鸯合欢的大红盖头看到一只鸡,嗯?一只鸡?白羽柔眯着眼睛又瞥了一眼,的确是一只鸡,一只绑着红绸带的公鸡。

“送入洞房”

一个婢女搀扶着不在状态的白羽柔,将其送入喜房。

喜房内有檀木香漂浮在空气中,凭添几分暧昧,桌案上燃着红烛,供着喜果,雕花大床,红绸罗帐。

“郡主,快坐下”

侍女春花搀扶白羽柔坐上喜床,白羽柔坐在喜床上,将脑海里的资料整理一番。

后宅争斗?

“郡主,您别忧心了,老太君已经派人去找三少爷了”

“哦”

白羽柔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洞房花烛夜,萧湛没有出现。

翌日。

白羽柔翻身下床,赤脚走到桌边,倒了一杯隔夜的凉茶送入口中,茶水晦涩冰凉。

房中有一面四四方方的铜镜,白羽柔走到铜镜前,镜子里映出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只是那一双眼睛实在骇人,眼眶里像是覆着一层白色的膜。

“喂,这就是你所谓的治好了?”

女人沉默,白羽柔撇撇嘴,也罢,总比看不见要好。

“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喂”吧”

女人依旧沉默。

..

“哐”

有人推门进来,白羽柔看去,是春花,她手里端着盛满水的铜盆。

“三少奶奶”

春花将铜盆放在木架子上,又将布巾浸湿拧干,然后走到白羽柔面前,牵起白羽柔的手,将白羽柔扶到椅子边坐下,然后给白羽柔擦脸擦手,动作轻柔,无微不至。

洗漱完,又取来衣裳给白羽柔换上。

“三少奶奶,老太君说了,三少爷今日定然会回府,你可要好好打扮一番”

春花又将白羽柔扶到铜镜前,为她上妆,为她束发。

“昨日与我拜堂的那只公鸡,现在何处?”

昨日是交易人叶熙和萧湛的大婚之日,和叶熙拜堂的是一只公鸡,至于萧湛,不知去向。

“奴婢去打听一下”

“嗯,找到之后拿到这里来”

“是”

虽然不知道自家郡主要找那公鸡作甚,不过春花还是照办了。

约莫一炷香时间之后,春花回来了,领着一个人,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婆子,她的手里提着一个笼子,笼子里正是昨日和白羽柔拜堂成亲的那只公鸡。

“不知道三少奶奶要这只公鸡作甚?”

婆子是大夫人身边的张嬷嬷,深得大夫人的信任和欢心。

“拿过来”

张嬷嬷把笼子放置到白羽柔的脚边,白羽柔取下发髻间的簪子,一刹那,手起簪落。

“咯,咯”

那只公鸡嗡鸣两声,扑腾几下,死了,鸡血溅得满地都是,白羽柔的裙摆上也沾了一些。

“拿去炖了喂狗”

白羽柔的声音拉回张嬷嬷和春花的思绪,她们从呆滞中回过神来,脸上俱是诧异。

“怎么了?”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白羽柔的声音骤然冷冽,张嬷嬷忙不迭的应了一声“是”然后提着笼子走了。

“郡主”

春花很害怕,害怕到喊的是郡主,而不是三少奶奶。

“春花别怕,他们都欺我眼盲,我若是不狠厉一点,将来是要受欺负的”

白羽柔的声音又变得温婉。

“郡主莫怕,春花会护着你的,拼死也会护着你的”

白羽柔看着春花义正言辞,大无畏的模样,唇角漾开一抹笑,春花倒是说到做到了,为了叶熙,丢了性命。

“郡主,你笑了”

叶熙很少笑,应该说,基本不笑,她因为眼盲而极其自卑,虽然出自云王府,身份尊贵,但是个中滋味,人情冷暖,只有她自己能体会,同是郡主,她还是嫡出,可是她的婢女只有春花一人,反观她的妹妹,庶出,却是六个婢女,两个嬷嬷,她在云王府受尽苦难,入了镇国将军府,亦如此。

“地上应该溅了鸡血,你打扫一下吧”

“是”

春花将屋子里打扫了一下,又给白羽柔换了一身衣裳。

“三少奶奶,老太君请您过去”

衣裳刚换好,老太君那边就来人了,这镇国将军府里的人,个个如狼似虎。

“知道了”

春花搀扶着白羽柔去往老夫人的院子,清溪院,院子里有一条人工开凿的小溪,小溪上有一凉亭,老太君和一众女眷此时就端坐在那凉亭里。

“老太君,三少奶奶来了”

老太君打量着白羽柔,白羽柔也打量着老太君,还有凉亭里的一干人等,老太君穿着锦衣华服,眉目间氤氲着可怕的怒气,大概是因为白羽柔杀了那只公**。

“三少奶奶”

春花示意白羽柔行礼,白羽柔便低眉俯首的行礼,唤老太君一句“奶奶”

“你还敢唤老身奶奶?你将那拜堂的公鸡杀了,还要炖了喂狗,你将我孙儿置于何地?”

“萧湛他将我至于何地,我就将他至于何地”

“你”

“您不让我唤您奶奶,我便不唤,我嫁入镇国将军府,不是高攀,老太君,您为何就觉得您孙儿高高在上,我就低人一等”

“你是瞎子”

“噢,原来如此”

白羽柔作恍然大悟状。

“老太君您既然嫌弃我眼盲,萧湛他又厌我,那这桩婚事不如就此作罢,一纸休书,两不为难”

老太君怒目看着巧舌如簧的白羽柔,这丫头竟如此伶牙俐齿,是谁说的她性子软弱?

“老太君意下如何?”

白羽柔步步紧逼。

“熙儿,拜堂一事的确是我萧家亏欠于你,等三儿回来了,老身定然会让他好好补偿你”

老太君话语温软,只是挂在唇角的那抹笑森然冷冽,毕竟叶熙眼瞎,她看不见,可白羽柔,看得见。

“老太君的话,熙儿记下了”

“熙儿还是唤老身奶奶吧”

“是”

又假意客套了几句,白羽柔离开了清溪院,临走之时看了一眼立在大夫人身侧的张嬷嬷,张嬷嬷被白羽柔这一眼看得毛骨悚然,随后自我安慰,一个瞎子,能奈她何。

“三少奶奶”

春花欲言又止,她家郡主变了。

“嗯?”

“没事儿,春花誓死保护三少奶奶”

春花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白羽柔摇摇头,无奈一笑,这个春花啊。

回廊里,撞上归来的萧湛,一身痞子气,衣衫凌乱,脸颊上还有浅浅的唇印,嘴角挂着一抹不屑的笑。

“这就是本少爷的夫人啊,还真是奇特”极其嘲讽的语气,还特意加重了“奇特”二字。

“春花,将军府里是进了野狗吗?叫声极其难听”

呃。

呃。

呃。

春花看了看白羽柔,又看了看萧湛,小心翼翼的道“三少奶奶,是三少爷”

“哦”

白羽柔又作恍然大悟状。

“这只野狗叫三少爷吗?好名字”

“不如将这只野狗打死,送去厨房和拜堂的公鸡一起炖了”

“公鸡炖野狗,实实在在是一道大补的菜”

萧湛瞪大了眼睛看着嘴巴一张一合的白羽柔,这个瞎子,好伶牙俐齿,不过,她也就只剩一张嘴巴厉害了吧。

“叶熙,本少爷是不会看上一个瞎子的”

“呵”

“你以为本郡主看得上你”

“你”

“你什么你,连一个瞎子都看不上你,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嗯?”

白羽柔嘲讽一笑,论怼人,萧湛比起她,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春花,走”

“是”

春花搀扶着白羽柔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萧湛。

萧湛,男主,生得一副好皮囊,有一个好家世,却是天都城里数一数二的纨绔。

天都城里,没有女子愿意嫁给他,所以,老将军才为他定下与云王府的婚约,娶一个瞎子为妻。

“三少爷”

一个家丁跑来,附在萧湛的耳边说了什么,萧湛轻勾唇角,她要回来了。

作为男主,纨绔只是表象,真实的萧湛,腹黑,冷血,变态。

下午。

春花扶着白羽柔去厨房,厨房里一干人等,大眼瞪小眼,不过半日,他们都知道了,刚过门的三少奶奶不好惹。

“厨房谁主事儿?”

一个矮小的***出来,走到白羽柔身边“拜见三少奶奶”只是嘴上说,并未躬身行礼,这将军府,谁不欺她眼盲?

“奴才唤张永,厨房是奴才主事儿”

张永?姓张,和张嬷嬷有点儿关系吧。

“张嬷嬷送来的公鸡炖了吗?”

张永迟疑了一下,那公鸡谁敢炖?

“三少奶奶,那公鸡炖不得”

“为何炖不得?”

有人离开厨房,应该是去请张嬷嬷了吧。

“这..”

“这炖不得的意思是你的,还是张嬷嬷的,还是老太君的?”

“不是奴才的意思”

“哦”

“那就是张嬷嬷的意思了”

“我问你,按照将军府的规矩,不听主子话的奴才,该如何处理?”

张永闭口不答。

“春花,按照云王府的规矩,不听主子话的奴才,该如何处理?”

“鞭责二十”

“主子问话,奴才不答的呢?”

“也是鞭责二十”

白羽柔轻抬右手,一根长鞭跃然手上,春花纳闷儿,她家郡主什么时候带了一根鞭子?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春花诧异不已。

“啪”

白羽柔抬手,一鞭子准确无误的打在张永身上,瞬间皮开肉绽,吓得张永身后的人连连后退。

“啪”

再一鞭,张永连连后退,口吐鲜血“咔”骨头碎裂的声音“咔”又一声,肋骨似乎也断了。

“啊”

“夫人饶命啊”

“奴才知错了,奴才知错了”张永匍匐在地,连声求饶。

“这才第二鞭”

白羽柔笑看着张永,这抹笑,搭上那一双骇人的眼睛,给厨房里干活儿的人留下了不小的心理创伤。

叶熙本性善良,可是镇国将军府里的每一个人都欺她眼盲,处处刁难她。

“住手”

正当白羽柔正欲打第三鞭的时候,一声厉喝传来,正是张嬷嬷。

“三少奶奶,他做错了什么?你要惩罚他?”

“春花,奴才质问主子,该当如何?”

白羽柔没有回答张嬷嬷的问题。

“逐出府”

春花的声音细若蚊呐,回答得小心翼翼,她家郡主怎么变成这样,不过,这样的郡主好厉害。

“那就数罪并罚”

“啪,啪,啪”

接连十鞭落下,张嬷嬷已经只剩下半条命。

“大夫人不会放过你的”

张嬷嬷怒目看着白羽柔,那眼神狠厉得像是要将白羽柔撕碎,老实说,对于后宅争斗这种任务,白羽柔不屑接。

“张嬷嬷你知道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吗?你指望大夫人来救你,还不如求我”

白羽柔又笑了,她的笑颜着实骇人。

“三少奶奶饶命,求三少奶奶饶命”

张嬷嬷倒是一点就通,马上就趴着求饶了。

“那只鸡呢?”

春花腹诽,自家郡主对那只鸡还真是执着。

“在本少爷这儿”

萧湛提着笼子走进厨房,笼子里正是那只绑着红绸带的死公鸡。

“夫人好本事,鞭子耍得不错”

白羽柔扬起鞭子,将笼子从萧湛手中卷了过来,萧湛迟疑了一下,这个女人,功力不俗。

“我再说一次,炖了喂狗,再有违逆,我把你炖了喂狗”

白羽柔将笼子扔在张嬷嬷面前。

张嬷嬷看了看白羽柔,又看了看萧湛,低声道“是”

白羽柔拂袖出了厨房,过门的第一天就把镇国将军府闹得鸡飞狗跳,白羽柔颇有成就感。

一连几日,只要是冲撞了白羽柔的人,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动不动就是鞭子伺候。

“三少奶奶好泼辣”

“三少奶奶好刁蛮”

“千万不要招惹三少奶奶”

白羽柔躺在藤椅上,春花摇着蒲扇,这种惬意的小日子,白羽柔很珍惜。

“三少奶奶,老太君请您过去”

清溪院又来人了,不过这“请”的态度,比起上次,可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好得不得了。

“嗯”

春花搀扶着白羽柔去清溪院,一路上,家丁婢女的窃窃私语一字不落的传入白羽柔的耳朵里。

萧湛带回来一个青楼妓子,此时正在清溪院里。

“老太君,三少奶奶请来了”

清溪院里,老夫人坐在上座,萧湛立在老太君的身侧,那妓子匍匐跪在地上。

“奶奶”

白羽柔行礼过后唤了一声奶奶。

“熙儿,快坐”

春花搀扶白羽柔坐下,春花的目光落在那妓子身上打量着。

“熙儿,三儿要收这舞姬为妾,你意下如何?”

白羽柔的目光落在舞姬身上,舞姬?这可是夏国的细作,女主大人的劲敌,她入萧湛的后宅,白羽柔求之不得。

“夫君喜欢就留下吧,熙儿眼盲,无法照顾夫君,有人能替熙儿照顾夫君,自是极好的”

萧湛眯着眼睛看着白羽柔,这个女人,究竟耍什么心思?

“熙儿真是识大体”

老太君第一次和颜悦色的看着白羽柔。

“奶奶,熙儿因为眼盲的缘故,自小身子骨就不好,不能照顾夫君也不能为萧家开枝散叶,奶奶不妨为夫君多物色几房妾室,为萧家开枝散叶,也让奶奶您早享天伦之乐”

“你要给三儿纳妾?”

老太君疑惑的看着白羽柔。

“嗯”

“奶奶,此事就交由熙儿去操办吧,熙儿一定会为夫君择几个称人心意的可人儿”

萧湛轻蹙眉头,他是越发看不懂他的夫人了,她要为他纳妾?

“你去操办?”

“嗯”

“奶奶,熙儿定然择一些家世清白,花季年龄的俏女子”

“叶熙”

萧湛的声音低沉,夹杂着愤怒。

“夫君也在啊”白羽柔故作惊讶。

“你给我出来”

萧湛快步走到白羽柔面前,拽着白羽柔的手就走,白羽柔的脚故意卡在门槛上,摔倒在地。

“夫君,你慢点,我眼盲”

白羽柔眼泛泪花,神情委屈巴巴,春花连忙过去将白羽柔扶起来,萧湛看着白羽柔,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啊”

萧湛突然将白羽柔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的走出清溪院。

“放我下来”

若不是来来往往这么多家丁婢女看着,白羽柔早就翻脸了。

“本少爷抱自己的夫人,有何不可?”

白羽柔冷眼看着萧湛,萧湛被白羽柔这么一看,顿觉心慌,那双眼睛着实骇人,忙不迭的将白羽柔放下来。

“你为什么要给我纳妾?”

“夫君刚才不是听到了吗,为萧家开枝散叶咯”

叶熙的第一个诉求是乱了萧湛的后宅,没几房妾室,后宅怎么乱?

“你当本少爷是三岁小孩儿,是傻的吗?”

“不然呢”

萧湛再一次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白羽柔,她知道她在说什么吗?

“叶熙,你不要太过分”

“熙儿可是真心实意的为夫君着想,为夫君多纳几房妾室,省得夫君总是肖想你的二嫂”

白羽柔的声音压得极其低,萧湛的眸子骤然冷冽。

萧湛紧握双拳,眸光紧盯着白羽柔,他喜欢菲儿,她怎么知道?

“我乏了,我眼盲,不认路,夫君送我回安和院吧”

白羽柔的表情,纯真,无辜,萧湛的表情,阴鸷,冰冷,相比之下,一个活佛,一个罗刹。

“毒妇”

萧湛低声咒骂一句,白羽柔毫不在意的笑。

“多谢夫君夸奖”

萧湛拂袖而去,在白羽柔面前,他觉得他赤身裸体,什么都掩藏不好。

翌日。

“三少奶奶,薛夫人来请安了”

“请进来”

“是”

薛夫人,萧湛带回来的青楼妓子,夏国细作,全名薛瑶。

“奴婢薛瑶拜见三少奶奶”

目光相撞,薛瑶忙不迭的移开目光,那双眼睛着实骇人。

“阿瑶不必多礼”

薛瑶生得眉清目秀,小家碧玉的类型,我见犹怜。

“阿瑶是那里人?”

“回三少奶奶,阿瑶是蜀州人,蜀州饥荒,阿瑶随家人逃难到了天都,被家父卖进乐坊,幸得三少爷垂怜,阿瑶才得以脱离苦海”

白羽柔诧异,确定这是细作?她只问薛瑶是那里人,薛瑶的回答却欲盖弥彰。

“既是如此,阿瑶你对夫君可要一心一意,莫要辜负了夫君的一番情意”

“是”

“你以后不用到安和院来请安了,你只要照顾好夫君就行”

“阿瑶一定尽心尽力的照顾三少爷”

白羽柔抬起双手揉了揉太阳穴,佯装乏累,薛瑶也很识相。

“三少奶奶,阿瑶告退”

“嗯”

薛瑶走后,白羽柔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她一直假笑,笑得面部肌肉有点僵硬。

“三少奶奶,你可真大度”

春花撇撇嘴,从薛瑶进来到薛瑶离开,自家郡主的脸上一直挂着贤妻良母的笑。

“位面崩坏,任务终止”

“位面崩坏,任务终止”

“位面崩坏,任务终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我是反派boss》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开局假装是神壕
2 我开启了末世
3 虎婿
4 全职狂婿
5 我!掌控全球
6 超能仙医
7 农家娘子有点辣
8 福妻临门:农女巧当家
9 撒旦总裁晚上见
10 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混世农民工 作者: 弹剑吟诗啸
都市生活 188138 字
为雄起南下闯业,惩奸人职场显才能。美女相伴如虎添翼,农民也疯狂。

2 蜀中龙庭传 作者: 徐远书
架空历史 143123 字
北梁王被贬五年归京,又将掀起什么样的腥风血雨。一柄玉扇,一程人生。

3 武修为帝 作者: 傲骨云影
东方玄幻 1522566 字
他丹田被废,还被逐出师门,只能以武入道,逆天改命,登顶至尊!

4 无敌神婿 作者: 小生水蓝色
都市异能 60838 字
两年前,杨墨不得已入赘。 两年后,重伤痊愈,所有仇与债,都将偿还!

5 重生之商海霸业 作者: 关越今朝
都市重生 222000 字
时光倒流,丁驰重生一世,修学业搏商海,造就辉煌事业,步向人生巅峰!

6 神武之三界封魔 作者: 弄蛇者
古典仙侠 701193 字
亘古厄难浩然而至,天下妖变,有一群年轻人,只道:‘走!我们去死!“

7 超能奶爸 作者: 落叶星星
都市异能 522510 字
灵气复苏,异能涌现。他重回都市,怒斩异人,维护和平,守护萌娃!

8 逆熵论 作者: 坚冰覆霜
未来幻想 351808 字
游戏的世界,带着拯救文明的使命。真实的宇宙,逆熵终点即成神。

9 赘婿无双 作者: 向阳的心
都市重生 143876 字
被丈母娘嫌弃,遭老婆白眼,懦弱小伙儿一朝苏醒记忆,从此美滋滋!

10 开局就无敌了 作者: 残风破
东方玄幻 255788 字
十方天帝,再世为人, 逆者杀!顺者昌!这便是凌风的做人原则!

《第35章 任务终止》最新评论

评论本章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哦~
我来说两句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