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幻想言情 >> 红丝错千重 [书号294149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十一章

2019-02-11 00:00:00
  沿途辗转跑死五匹马这才出了黄河,接下的路,引之抹黑了脸穿着破衫混着逃难的人一路向西南走去,大半年才走到蜀山脚下。

  引之在进山之前,用风满子给他的玉石换了些肉干和干饼。

  进山之后约摸走了七天才找到风满子画在帛上的山洞,这个山洞竟在一处瀑布后面,洞内九曲十八弯,他顺着老头儿帛上的口诀一直往里走去,走出小半个时辰,他便见到了光亮,再走下去,眼前竟是豁然开朗。

  “这老头儿真会藏东西!”引之不禁感慨。

  眼前的景色仿佛就像一幅画卷在他眼前徐徐展开,青山环着绿水,桃李芬芳映山红,花开果实物阜丰。

  湖边伫立着一所竹楼,一片片菜地花圃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房子周围。

  竹屋内生活生产用品一应俱全,二楼里一处书房摆满了竹简,睡房里摆着四五只大箱子,引之随手打开一瞧, 两箱子蚕豆大小的金豆子和一箱子手指大小的玉石,还有两箱子装着衣物被褥。他又转了两圈,最后在书架后面找到一个暗格,暗格里有一个小白玉瓶子和一个布包。

  引之打开白玉瓶子,一股奇臭无比的冲鼻味道席面而来,突如其来的臭味熏得他有些作呕,他赶紧把瓶塞塞好,很是嫌弃地把瓶子扔放在一边的书架上。

  顺手打开了那只布包,布包里装有一块木简和五张帛制地图,地图画着的一处是在嵎夷,一处在有苗,一处在畎夷,还有两处在东方海岛和南方海岛。

  木简上刻的是风满子留给引之的话,大致的意思就是:

  小孩儿,药瓶里的药丸你知道是干嘛的,爱吃不吃,吃不吃随便你,反正吃了有没有用我也不知道。没吃就算了,外面太乱,你就在这儿住到死吧,要是想找女人了,就去山下随便找一个两个好看的上来,生个七八个小子也算继承香火了。要是吃了没死,那就在这儿住满一百年再下去吧,那时候天下才会太平一些。

  这条路一个人实在太孤单,菜园地里还有一颗药,没事儿干你就刨刨土把它挖出来,以后遇到看得顺眼的就给他吃,至于吃不吃死人老头儿我可不知道,就算是吃死了你也不能怪到老头儿身上。

  给你留下五幅地图,出了山没事儿就寻宝玩儿去吧。留下的金子玉仔够你玩儿很久了,用完了你就只能自己想办法。没事儿还是得多看看书学点术法,实在不济给人卜个卦算个命也是能养活自己的。

  以后尽量还是少开口,活得久不代表死不了。最重要的,千万千万千千万万不要和任何一方政治牵扯在一起,国家运势万不可改。

  看完书简,引之捏着那个装着奇臭无比东西的白玉瓶,眉头深锁,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问题。

  他独自躺到床上,给自己盖好被子,打开了那瓶奇臭无比的药,犹豫了一下还是捏着鼻子把药丸塞进了嘴里,顿时胃里翻江倒海,想要呕出来,强忍住这股恶心,他闭上眼睛调息,过了好一会这股恶心的感觉才消失,随之而来的是灼热,火辣辣的烧,他感觉自己走进了一处火山底,火焰岩浆包裹住他,全身都被烧起来,直到最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再一次醒来,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记得来的时候,外面青山上桃李正结得壮实,这一觉醒过来,树上不过开了些花,白白红红,星星点点。

  走到湖边,看着湖中的倒影,样貌还是当初那般,身上脸上沾着的污垢依然粘在皮肤上,皮肤惨白得有些干裂。

  引之脱下衣服,走进湖里,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从湖里走出来的时候,仿若新生,皮肤在阳光下晶莹透亮,双眸深似一潭井,看不到底却透着幽幽的光。

  这一次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结束。

  每天日出而醒,日落而息,半日劳作打拳,半日午觉看书,

  引之想知道自己的体质是否可以辟谷,饿了几天人没事儿,可他还是忍受不了那种饥肠辘辘的感觉,好在风满子准备的周全,菜园,果林,他只需稍微打理一下就有取之不尽的吃食。

  他是一个抛弃时间的人,时间也仿佛抛弃了他,冬去春又来,一年又一年,直到第一百零一次桃子成熟的时候。

  他拿起锄头刨开了一片红花地,这一方天地中,只有这一块花圃他未曾照料过,仅仅是因为他不喜欢,这花开的太红太娇艳,太俗,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厌恶,若不是这些花闻着有些奇异幽香,他一早就把这片花连根铲了。

  没多一会,一个玉石匣子就被挖出来了,引之取出药瓶,打开,任谁闻过都不会忘记的臭味飘出来,他赶紧把瓶塞塞住,放进一早就收拾好的行囊里,看了一眼住了百年的地方,头也没回就离开了。

  出了山,引之雇了一辆马车往骊山方向行去。

  他千算万岁万万没想到,老头竟然还是框了他,当初明明对他说一百年之后再出去,他居然信了,老家伙压根儿没提到吃了药会沉睡这件事,这一觉竟是睡了七百多年,那一方天地是老头选的,不知做了什么手脚,竟是千年光阴,水不竭,木不腐。这百年来自己居然一直认为不过睡了半个寒暑,“老头儿啊,到底发生什么需要你这般来保我。”

  两个月之后,引之来到骊山脚下,千年过去山上依然是树木葱郁,风景秀丽,不一样的是山上的树木被翻新过了,已经没有一丝阵法的踪影,一条宽阔的石阶直接蜿蜒到山顶,路上还有官兵在巡逻。

  待到天黑,引之才沿着山路到达山顶。眼前的建筑已经全然不是当初的玉舍,“离宫”二字牌匾挂在门上,看着这两个金色的大字引之从心底生厌。

  恹恹地走下山去已是黎明初起。

  两天之后,他出现在长安城内最有名的酒馆,凤来楼,并不单单是因为这家酒馆吃住的舒服,更多的是因为这家酒馆里有一位说书先生,自称上知天文地理,下知古今三千年。

  “话说,这幽王见了褒姒,吼!其型,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其貌更是惊为天人,奈何这般太惊为天人的女子却面若冰霜,进宫以后却没有笑过一次,这把周幽王愁的呦。。。”

  引之坐在二楼一处包厢,独自点了一壶酒和几个肉菜,饶有兴趣地听说书先生讲故事,这个说书先生口才很好,讲得活灵活现,那语气就好像他站在皇帝和妃子边上看着他们怎么生儿子一样。

  书听完,引之的酒也喝完了,他唤来店伙计,扔给他几枚铜钱,指着楼下正在收拾布包的说书先生,说道:“这钱赏你的,你去帮我把那位先生叫上来,就说我请他吃酒,有事请教一二。再来两斤酒,记住,要最好的,像这种的叫你们老板自己留着喝吧。”引之用下巴挑了一下桌上的酒壶。

  小伙计楞了一下,刚刚这位俊秀小生就点了最好的酒,老板看他面生,又细皮嫩肉文绉绉的模样,看起来不太像是会喝酒的模样,便拿品相稍次的酒充了卖他,竟是被喝出来,看着手里的铜钱是最新的五铢钱,小二心想这位小生应该是哪家大户的公子,得赶紧下去提醒老板才是。小伙计把钱塞进裤腰里的暗袋,随即屁颠屁颠就下楼请人点酒。

  金不同倒不客气,听到有人请吃酒,拿着布包上了楼,对方竟是个美如冠玉的谦谦君子。

  他刚坐下,小二就端着酒菜上楼来,弓着腰对引之说道:“老板说,刚刚那壶酒打错了,这两个菜是给您赔不是的,那壶酒也只当是送的,金先生,您们俩吃好喝好,慢慢聊。”说完就退下身去把门关上。

  双手接过引之递过来的酒杯,金不同冷哼一声说道:“这就是看你好说话,拿这两个菜想把你打发了,我呸!这店掌柜偏喜欢在酒食方面看人下单子,哪天遇到个横的主,非把这店砸了不可。”

  金不同一口喝光杯里的酒,叹到“先生今日请金某人喝酒,是金某人的造化。不知先生有何事相邀?”

  “金先生,我听说您通晓古今,今日有些事情想请教于您,不知道您是否可以给小子解解惑。”

  这一口一个您,叫得金不同心里软绵绵的,立马拍着胸脯说:“旁的找我我或许不行,但是这历史上的正史野记,我金不同说不晓的,这天下可就真的没人知道了。”

  “您听说过“玉舍”么?”引之试探性地问道。

  金不同捻着胡子想了一会问道:“你说的是骊山上的玉舍,还是皇宫里的玉舍?”

  “骊山上的玉舍。”引之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表情,内心却是欢喜的不得了,一路打听过来,这个金不同竟是第一个知道骊山玉舍的人。

  金不同若有所思点点头:“哦~。当今皇帝信方士之术,下令让尚书局找史记资料,我在麒麟阁读到过关于玉舍的秘文。先生莫不是也对这荒唐的方士之术有兴趣?千万不得行,这长生不老的事情本就是子虚乌有,您还年轻,千万不能往这条歪路上上走啊!”金不同激动地恨不得抓住引之的手,当年自己劝小皇帝不要信这些个怪力乱神的方士之说,结果还没劝呢,就已经落得个只能说书的下场。

  “小子自是不信这些的,只是对史记感兴趣,偏是读到骊山玉舍助姬昌这一段便再找不到任何线索,我这才千里来到长安,走到骊山脚下只是为寻一结果。”方士?长生不老?看来眼前的金不同的肚子里是真的装着东西的。

  “什么?玉舍助姬昌?《商录》上边儿记载的可是姬昌灭玉舍,说的就是这个玉舍鼓吹长生不老,奇门之术,妄图改朝换代。。。”

  “荒唐!”引之冷哼一声,这个老头儿,为了成全一个帝王便把自己家的玉舍当了炮灰吗?难怪当年叫他离皇权远一些,哼,可笑!

  当初以为是风满子帮着姬昌做了太多的事情,让帝辛心生忌惮,到头来动手的竟是姬昌吗?

  但,如果是姬昌干的,那老头儿肯定还活着。方士?

  思绪带回到现实,引之才发现自己在金不同面前失态,恢复平静,说道:“只是这姬昌清玉舍,和现在皇帝寻方术又是有什么关系?这方士之术又是什么?”

  金不同叹了口气,说道:“那些个什么狗屁方士,一群坑蒙拐骗的江湖郎中罢了,什么占卜?什么丹药?都是拿来忽悠人的,有本事预测未来还用得着看别人的眼色?长生不了?呸!古来至今,那些个帝王都妄图长生不老,政权永固,可是你看看,有几个下场是好的!呸呸呸!祸从嘴出!”

  金不同赶紧打了自己几个嘴巴子,然后看看身后的门,像是怕谁在偷听一样,然后轻声对引之说:“这种事情不是我们可以讨论的,要被~咔~”他用手比划了一个脖子抹刀的动作,嘴巴抿得老紧。

  两斤酒喝完,这八百年来发生的大事,引之就大致了解了七八,金不同原来是尚书局管理书库的小吏,就这么个小官还是世袭来的,后来想要上书劝谏皇帝重儒罢方,这谏书还没到皇帝手上呢他就被罢了官,他平时为人倨傲严正,看不顺眼的都要嘴贱说上两句,所以朝里头人缘也是差到极致,这一被罢黜,多少被他骂过的人想整他,就更别说有人敢帮他了。奈何过目不忘满腹经纶的他,为了养家糊口,迫不得已委身在酒肆说书。

  引之不禁联想到自己,感同身受般,风满子倒是有先见之明给自己留下那么多金子玉仔,

  不然就以他的性格,呵呵。。。

  他突然想到了那个被他扔在花圃的玉匣子,看样子回去之后还是要捡来洗一洗,估计以后能卖个好价钱。

  临别之前,引之塞给了金不同一包金豆子,吓得金不同的酒醒了八九分,慌忙摆手:“老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拿着这些钱去捐个官重新再来吧,离长安远一些的好,你不做官实在可惜。”在引之看来,金不同这个人先不说才识过人,为人还热情大方不做作,就算只是委身在一家小酒馆说书,都能不卑不亢,不向生活低头。引之觉得这样的人,做官定是百姓之福。

  金不同顿时热泪盈眶,一把握住引之的手:“知己啊。。。我金不同一身抱负,奈何这长安官场的条框太繁琐,太黑暗。我虽不甘,亦是不愿同流合污,才落得今日的下场。。。”

  金不同的话还没有说完,引之抽出自己的手,把那袋金豆子塞到金不同的手里,“小皇帝这么小就显现出自己雄才伟略,他定会是个明君,即使沉迷一些痴事你也不用那么介怀,谁还没有个追求,你就做好自己的官,管好自己的地方,给穷苦的百姓多做一些事情,问心无愧足矣。”

  待金不同还想说些什么,引之已经踏门而出,看着手里一袋子黄琤琤的金豆子,他擦干了眼泪,心里头一副合上已久的宏图再一次被打开。

  引之又辗转了好多地方,始终都没有再打听到关于玉舍和风满子的一丝消息,好像他们就不曾出现过一般。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红丝错千重》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重生许仙当儒圣
2赤纹
3病幻清除计划
4邪道修灵
5诡夫难缠
6凤凰诏
7楚少的暖婚旧妻
8佛系少女进化论
9辣手小医妃
10总裁爹地太给力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七夜之罪 作者:请叫我帅气的骷髅
灵异奇谈 262225字
七夜诡事,暗怀鬼胎。阴灵与恶魔,究竟谁,才是罪恶深处的伪装者。

2清末恶徒传 作者:蹈仁
军旅生涯 378647字
残花落尽风流客,尽得尘世四月天,拂去身前旧事梦,唯有铁血换人间。

3夜王 作者:一天到晚
热血青春 126165字
这里有你不知道的夜场潜规则,那些横流的欲望和黑暗,还有纸醉金迷。

4重生之最强仙尊 作者:玉猪龙
都市重生 351032字
韩东绝世逆袭,重回少年时代,当初的过错都一一弥补,让人生没有遗憾。

5失落之境 作者:一期再会
游戏异界 262206字
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奇幻的世界!一个只靠力量称霸的世界!

6太古魂帝 作者:七言绝句
东方玄幻 3135305字
窃天地养自身,窥大道立根基,损磨乾坤,为大道之孽,天地不容。

7武侠世界的小配角 作者:庞德耀斯
历史武侠 1665035字
穿越到小说的世界,冲破重围,配角起步,碾压一切狂妄的对手,终成神!

8捉鬼小神医 作者:冬冬大天师
都市异能 515808字
我本是一个前途光明的医生,可却沦为了太平间管理员,因此获得家族传承。

9翊运 作者:请不要叫我帅哥
官场风云 662346字
初仕则锋芒毕露,权重仍铁骨铮铮,心怀家国者,才是官场上的中流砥柱。

10恋上你的花容 作者:松间上弦月
另类视角 382843字
砸了帝少的车,却被霸道的带回家,只因她是他曾经最深爱人的影子。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