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个性化>> 悬疑小说 >> 恶魔的战歌 [书号293124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七章 曹家沟

2019-01-10 13:03:02
  人总是这样,当身边有一个比自己厉害的人的时候,人就会放弃思考,而去听从那个人的意见了。张三毛虽然也想趁着这个机会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意见,来博取李秀英的好感,但是一看李秀英也点头同意了王义的说法,也就不再说话了。

   众人各自回各自的房间,收拾一些自己的私人物品。这里的人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本领,也有自己专门的装备。张三毛收拾着自己的衣服与装备,心里想的,全都是刚才李秀英对他那娇羞的一笑,不知何时,口水滴落在换洗的衣服上,他也不在乎,手忙脚乱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放在床上,就出了卧室门绕过一个花坛到了李秀英的卧室门口,敲了敲门:“秀英,你收拾好没有呢?”

   李秀英含含糊糊的说了句什么,张三毛也没有听清,手已经把李秀英的卧室门推开了,里面一股香风袭来,张三毛一闻差点就招架不住了,还没等张三毛看清屋内是什么状况,伴随香风袭来的就是成群的蝴蝶扑在他的脸上,蛾类昆虫身上特有的粉落在张三毛的眼睛里,辣的他睁不开眼睛,问道:“秀英你... ...”

   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一阵衣服的悉索声,还有李秀英脚步挪动的声音,蝴蝶已经散开,张三毛揉了揉眼睛,就听李秀英的娇嗔:“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

   张三毛狡辩着:“我敲了,你没听见...”

   睁开眼睛,看到是李秀英已经换了身衣服,一身瑶族的猎装,锁骨的位置扣子还没有扣好,黑色的长发柔软的搭在两个肩膀,一把瑶族的猎刀别在后腰,一袭装扮英姿飒爽,和刚才国色天香的美女宛如两人那。

   张三毛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李秀英刚才是在换衣服,他误打误撞的就进来了,顿时老脸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李秀英扣好扣子,娇嗔道:“那你也不能不经过女孩子的同意就进女孩子的闺房啊。”

   她有着小动物一样的眼神,她的温柔也是小野兽一般的,温柔违反了她的意志,从眼睛里泄露出来。她自己仿佛也意识到了,为此羞愧的故意表现的粗鲁无礼,就像一只可爱的小猫,朝着天空呲出它还很稚嫩的利齿,做出来不可侵犯的样子。

   张三毛看着,更加的不好意思了,想解释,却说不出话来,红着脸,低下头,手指弄着自己的衣角,像做了错事的孩子,在等着老师的责备。

   李秀英指着摆在地上的一个箱子:“你不是想干活嘛,帮我拿出去好了。”

   张三毛像被赦免了,拿起地上的箱包飞也似地走出了李秀英的卧室门,心想自己怎么总是好心办错事,自己也是一片好心啊。

   屋内的李秀英对着铜镜撩了一下长发,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虽然只是这样一个淡淡的微笑,但也足以倾国倾城了。李秀英对着铜镜又做了一遍自己刚才发火的样子,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却又不自觉的脸红,整理了几下装束,跟着便也出了卧室门。

   院子里热火朝天的,几位穿着朴素的劳动人民正从马车上往下卸货,货物用木头箱子装着,王义王明两个人正打着箱子查验着装备。装备上的标签还是写着德文,看来是从德意志那里买来的,装备相当先进,至少在王义的眼里看来是这样。

   除了一把毛瑟短柄手枪之外,还有绳子,登山扣,压缩饼干,罐头,匕首等一些野外探险的专业装备,现在这个年代,这些东西的价格先不说,光是从国外运来这些装备,那都够麻烦的了,由此可见这次任务,绝不会像王义说的那样,只是换个地方玩两天而已。

   王义拿着那毛瑟短柄手枪折腾了一番,见到李秀英过来,便递给李秀英:“姑娘,会使枪吗?”

   李秀英接过毛瑟短柄手枪,看了看说:“会用,小时候爹爹会带我打猎,用过几次。”

   王明笑了,说:“哈哈...姐姐,这枪只要不对自己人打,往哪里打都成。”

   王明啊,老家是天津的,那是皮的很,说话自带相声天赋,平日里逗乐惯了,大家也不跟他计较,李秀英嘴角微微上扬,把玩了几下手里的毛瑟短柄手枪,对着门楼屋檐上就是一枪。

   只听得“啪~”的一声枪响,把众人都吓了一跳,正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屋檐上一只鸽子应声滚落在了地上,子弹穿着翅膀而过,没有大伤,估计是给吓懵了,在地上僵着,好像死了一样。

   刚才还调笑的王明惊讶道:“我滴个乖乖,这到底是个神马玩意,介么厉害?”

   李秀英为了报复刚才王明拿她逗乐,学着天津话道:“我滴个乖乖,您也忒没见过世面了吧,弹弓变大了你就认不出了?”

   王义说道:“好了姑娘,把枪收起来,别再吓到我们的王明小娃子。”

   王明忿忿不平:“好啊你王义,稳中带皮,秀英你也别得意,你家三毛还欠我二块铜板呢,你刚才吓我一下,翻一倍,四块铜板。”

   要不说这天津话就是能传染呢,张三毛从远处走来,听着他们说话,也学着天津话说:“嘿,你这咋还讹上了。”

   王明见张三毛过来了,就对着他说:“嘿,你还管不管你家的小娘们了,你看看给我吓得,都出了一身白毛汗。”

   天津话啊,本身就自带说相声的天赋,对女子说话又略显轻薄之意,好在几人相处时间也不短了,都知道各自的品性,也不生气,只是又娇嗔道:“你说谁,谁是他家的?”

   说着,秀英就故作要打人状,王明一看这么闹也没啥意思,低头继续收拾新搬来的装备,道:“行了行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嘛。是谁,谁心里清楚...”

  张三毛刚才闯进李秀英的卧室,此时两人一见面尴尬的脸又红了,没再争论,提着众人整理好的装备开始往马车上搬。

   这赶马车的,也是自己人,如今从这长安城里去往西域,那可不是一步两步,摩擦摩擦就能到地方的,没有马车,恐怕是真要学唐僧徒步去了。

   “几位爷?咱们可不敢再贫嘴了,现在日头正好,今天晚上能先出了城,在外面歇息一晚,若是不然,咱们就只能赶夜路了。”赶马车的人对王义道。

   王义一听这人提起了路线,便问道:“咱们此行,应当如何走?”

   赶马车的人回想了一下,说:“咱们按照古时候的丝绸之路,由咱们长安城出发,经宝鸡,天水,定西,兰州,海东,西宁,就进了无人区了,或是北上至嘉峪关,路会好走一些,自嘉峪关再往西,就到了那些洋人消失的地方了。”

   王义一听几乎没骂娘,最先说路途有些遥远,他还没有意识到会这么远,这样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根本连那地方的影子都看不到啊。

   马车车夫见王义脸色不好看,就说道:“放心,当家的已经安排好了,在咱们每个停留的站点上,都会有装备供应,食物补给,按照路线走,快马加鞭,不消半个月,就能到地方了。”

   王义点了点头,心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还好路上有驿站,不然这几个人非跑死不可,也不知道当家的葫芦里是卖的什么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收拾好东西,一路无话,众人就踏上了去往西域的马车。他们一行七人,三个是车夫,三辆马车,在长安城外休息了一晚,于第三天的正午时分,到达了陕西省的凤翔县下面的曹家沟,这里有事先安排好的驿站,车夫和马匹在这里换班。到这里的时候,人困马乏,任务又不急,张三毛和王明就提出下午就别走了,在这里留宿一晚,明天一早再启程前往西域。

   众人下车到了接应点,先是找了个饭馆准备吃点好的,这一路像催命似的,都没来得及好好吃饭。点了些酒菜,王义就开口说道:“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了这是,这才哪到哪?连人家唐僧的第一步都没赶上,还没开始呢,就嚷嚷着不干,你看人家秀英,一个姑娘都还没说什么呢。”

   是啊,李秀英确实没说什么,但是也不代表她不累,只是没有说而已,张三毛心里想着。再看李秀英,虽然还是那一附大家闺秀的女神气质,但是身体的疲劳已经无法逆转了,只是不好意思提出来休息。

   张三毛不知道是有心眼还是观察李秀英特别仔细,看出了李秀英虽然嘴上没说,但是身体已经很累了,毕竟是个女孩子,赶了这么久的路,只是不好意思说而已。张三毛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第一盘菜上来的时候,就开口说:“老王啊,咱就事论事,虽然这还是西天取经的第一步,我承认,我没有唐三藏这么有毅力,我体力不行,咱就歇一歇怎么了,大不了明天走快点,不就补回来了。”

   这第一盘菜,是酱牛肉,王明也是个聪明人,见到张三毛给他使眼色,当即把夹起一大块酱牛肉塞进嘴里,嚼了几口,也对着李秀英使眼色:“嗯...还别说,嘿,跟那北京城里的老字号有的一拼,味道不错,秀英,你也尝尝。”

   李秀英强忍住笑,也夹了一块放进碗里。这牛肉香啊,几个人这几天都是啃着干巴巴的烧饼过来的,虽然有罐头,但是嫌太重,来的时候就给吃完了,此时见到上好的酱牛肉摆在眼前,哪有不动心的道理。

   饶是表面上道貌岸然的王义,也经不起美食的诱惑啊,就嚷嚷着:“哎,一边吃一边说来。”

   说着,拿起筷子在桌子上一码,就要夹起一块酱牛肉,张三毛眼疾手快,用筷子按住了王义要夹酱牛肉的手:“哎,别介,咱先说完再吃,不急这一会,你说,我讲的有没有道理,当家的又没有要求我们时间,咱们安全的完成任务,就能回来了,何必急于这一时呢?”

   王明也在一旁添油加醋:“三毛说的有道理啊,咱们明天快点,不就补回来了嘛,秀英妹子,你说对不。”

   李秀英扒拉着嘴里的饭,点了点头。王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露出一副‘随你们去吧’的表情,道:“好,那就按你说的办,不过要是耽误了时间,我可不背锅啊。”

   张三毛见王义终于松口了,陪着笑拿开了按着王义的筷子,说:“这才对嘛,我背锅就我背锅,为了大家的利益,我是万死不辞啊,来来来,咱话也说完了,您吃您的。”

   张三毛这哪是为了大家的利益啊,分明就是为了李秀英的利益,和李秀英对视一眼,只见李秀英发觉到张三毛看她,也不对视,只是低头扒拉着饭。这让张三毛很不解,搞不明白这是害羞啊,还是根本对他没那个意思,毕竟还是十几岁的年轻人,搞不懂女孩子心里想的是什么。

   转头再一看王义,只见王义也不吃饭,夹酱牛肉的筷子悬停在半空,放着酱牛肉的盘子里已经只剩下一点渣,见王义没有下筷子,王明不好意思的一笑:“嘿嘿,大哥不吃...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说着,王明就把酱牛肉的盘子端了起来,把仅剩下的那一点渣子倒进了自己的碗里。

   张三毛唯恐王义再反悔,毕竟当家的不在,都得听他的,张三毛不想把气氛搞的很尴尬,于是对着伙计叫道:“小二!再上两盘酱牛肉!”

   跑堂的伙计应了一声,就去忙了。张三毛对其他人说:“这顿饭,酱牛肉算是我单独请的,不过这酱牛肉闻着味道不赖,咱们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不如走的时候多买点带上,省的路上再去啃烧饼,你看我的嘴皮子都起泡了。”

   说着,就扒开嘴唇给他们看,王义说:“你啊,路上少说几句话,多喝点水,你那水泡是说话说的。不过这酱牛肉确实味道不错,咱们还真得带上点。”

   说话间,其他菜也上来了,众人饿的不行,一阵风卷残云就给消灭了。不过这家店的酱牛肉还真是好吃,牛肉芳香四溢,质嫩爽口,又煮的很烂,直到最后,众人吃到吃不下了,虽然还想多吃两口,但是肚子已经不允许了,只好打包,回到驿站,各自睡觉去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恶魔的战歌》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元始之章
2真武狂龙
3香火炼神道
4诡秘档案之追凶
5步步生婚
6我曾混过的日子
7蝶证:鬼美人杀人事件
8惟愿初见似随心
9嫡女心计
10良缘喜嫁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战巫传奇 作者:治田
异界大陆 353608字
热血男儿豪气冲天,头可断,血可流,国家危难,兄弟携手,转战南北,杀戮战场。

2都市之活色生香 作者:痛饮悲喜
都市生活 103493字
我是游走在灯红酒绿社会中的牛郎,一个个女人,让我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诱惑。

3妻子的救赎 作者:薄荷二两
都市生活 95364字
楚彬是个教书育人的老师,没想到被自己的老婆上了一堂生动的出轨课……

4重生之修仙归来 作者:青子蓝
都市重生 190338字
他曾经是修仙界的传奇,却在关键时候遭受暗算,意外回到少年时代!

5极品朋友圈 作者:水冷酒家
都市异能 1680248字
他的人生就开了挂,从此,拳打恶霸,脚踢奸商,富甲天下,美女如云!

6逆天而歌 作者:天穹思迹
东方玄幻 360431字
越过尸山血海、白骨荒原,不屈的少年,在火焰中绽放出孤绝于世的传奇!

7太阿大帝 作者:楠神z
东方玄幻 240136字
我这一世,不求长生,不问永恒,只愿踏遍六道红尘,笑傲宇内苍生。

8医圣妙手 作者:笑说世界
都市激战 157228字
出苗疆寻天道,却被无数美人骚扰,真烦啊!张晨表示今晚压力很大!

9我赌石的那些年 作者:凸凹吕回
官场风云 258354字
老话说:“神仙难断寸玉”,不过我觉得,更难断的,其实是人心。

10奇门医仙在都市 作者:苍山下
都市异能 100968字
一次意外后,费清发现从小到大的玉佩中,竟然装着远古医仙的传承。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