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幻想言情 >> 滟潋 [书号2921745]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五章 虚耗兽

2018-12-14 12:00:00
  银笙很苦恼,这男人油盐不进,对其捧高踩低皆不为所动,一心想的便是杀了自己,倒也执著得很。现下等人来救是不可能了,因为男人已经起身朝向这边走来,边走边向银笙丢过去几道风刃。

  “你停下,我,我并未说完!”银笙睁大一双圆眼,紧张的气氛激得她语速极快的吼出三个字,后又堪堪缓了语气。一边躲闪,一边寻找逃生的最佳路线。

  男人稍微顿了下身体,然动作不变,依旧不紧不慢的走向银笙,茅屋很小,竹榻距门不过几步之遥,却硬是被男人走出迢迢之感。

  他走得漫不经心,闲庭信步,却让银笙脑中那根紧绷的弦颤得愈发厉害,是对这种已知而不可变的结局。眼睁睁看着死亡逼近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不是谁都能坦然面对的。

  银笙心知这已是死局,便有些不管不顾了,她左右看罢,弯腰,把垫着门脚的那颗石子,使劲用手抠出,表情狰狞,带着孤注一掷的决觉,抬手就向男人狠狠掷去。

  显然,男人并未将其小孩般幼稚且毫无杀伤力的一击看在眼里,连躲都懒得躲,就这么迎上去。

  往往,成佛成魔只一念之间,生死亦如此。男人晕倒前怎么也想不通,那就是一颗普通的石子,这死女人掷过来时连灵力都未注入半分,莫不是这死女人识穴……男人未经想完便彻底晕了过去。

  银笙耳边还残留有男人晕倒前一刻,咬牙切齿,语带阴狠的话:“你……果然该死。”

  银笙也很茫然,大抵还未从自己已活下来的既定事实中回过神来,事情发展,转变得太快,她那一扔完全是在撒气,却没曾想能把人给砸晕了。

  这么想着忙低下头,赶紧呸呸呸吐了几下,似是觉得晦气,“不死,不死,本仙娥得活得好好的!”

  是以否极泰来,一颗石子便扭转局面,不免让人嗟叹,倒不是这颗石子有多么了不得,也不是银笙识得奇经八脉,人体的穴位太过玄妙,只是恰巧这石子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男人的神庭穴,虽不致死,晕倒却是必然。

  银笙走过去踢了男人一脚,并不担心对方使诈,尽管这个男人无耻的没有下限,但想必依其高傲,不屑做这种事。

  想着男人实力深不可测,随时有醒来的可能。银笙拽住男人的小腿,使劲向屋外拖去,索性屋里物件不多,倒没给男人磕着碰着,只那一身衣物甚是污秽。

  银笙没管这些,反而挺乐意男人变得如此,双手摩擦着,在想怎么教训这个要自己命的男人。

  银笙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观念,她想着,便就自顾自选了个较满意舒适的姿势,跨坐在男人腰腹上,脸上得意尽显,小手拍着对方的脸,选好角度,使劲扇了过去,顿时震得手麻。

  忽略手上的痛,银笙恶声恶气道:“不是觉得本仙娥该死,不是把本仙娥当宠物耍弄,不是还挺横,还敢自称本尊,在这天上地下,有资格这么自称的只有帝尊他老人家,你这孽畜也配?”

  默了下,想是想到什么,银笙煞是大义凛然道:“今天,本仙娥就大发慈悲收了你。”

  说着哼呲哼呲从男人身上爬下来,向着外面跑去,约摸一盏茶的功夫又折回来,身上沾着不少泥,头发也乱着,脸上也同样没能幸免的沾满污物,嵌在脸上的那双圆眼却忽闪忽闪的分外亮堂。

  但见她手里拽着一株叫不出名的野草,也不知从哪处拔来,只是在看到躺在榻上,双眼紧闭的男人时,眸中的精光又亮了几分。

  竹蘭殿建在虚庭峰西北正中的方位,与偏南方向的青渊阁相隔有些远,因着中间是药轩,须得绕着道走,这中间花的时辰就多些,半个时辰必然都是快的。

  若是使个仙法,左右不过须臾的功夫,倒也省时省事,可偏巧药轩里面种着的许多药草,或许对其他人来说万金难求,于虚庭峰里却是再普通不过,用处也不甚大。

  虽是如此,但部分药草含有剧毒,即便不食入肚腹,碰着亦是乏力回天。这些药草有毒没毒的全部混种在一起,虚庭峰人少,就也懒得去管。

  长久下来,药轩上方竟凝出一层厚实的药气,若于上面飞行,被药气熏到,轻则遍体鳞伤,重则仙根受损。便是玄清尊本人也奈何不得,故这一段路得用走的。

  银笙初到虚庭峰,不懂这些,天兕一再强调不能靠近药轩,里面毒草甚多,自己尚不能识遍,何况是刚刚幻形的银笙。只是随意点了药轩边缘几株草,也没说药名,提醒了几句,银笙便给记下了。

  她手里拿的那株草,便是天兕早前提醒过不能碰的。她开始跃跃欲试,带着几许期待,一步一步靠近仍在昏迷中的男人。端详了半刻,毫不犹豫的。

  银笙就着那株药草,使劲往男人嘴里塞去,半晌也未见其吃下,想着许是药草太大,咽不下去,她复又团吧团吧,双手着力揉了揉,使得那珠药草的汁液混着泥土流进男人的嘴里。

  ……

  玉屋峰,道行天尊处,冼黎宫内,正堂上坐着一位年逾近百,头发,胡子尽数花白的老人。但见其丝毫没有暮景残光之态,反倒是精神矍铄。老人看上去很慈祥,单就那一脸和煦的笑便无端让人生出些许亲近之意。

  堂内人数不多,老人下首左侧是名年近不惑的男子,男子眼中锐利内敛,看向人时,眸光却似利剑,加之面上不苟言笑,神色肃然,让人生出几分敬畏。

  男子右侧坐着位头挽盘桓髻的妇人,模样甚为温婉,脸上始终带着点点笑意。而在妇人下侧则是位相貌端正,气宇不凡但面色苍白的年轻男子,他身后站着个模样机灵的仙童。

  而与他们正对的面,一男子执起杯身纯黑的茶盏泯了一口,复轻悠悠置在茶托上,神情闲淡,一双眸子状似不经意的扫了众人一眼,又略略垂下眼阖,手指继续拨弄着渣匙。

  男子一袭藕白衣袍上无半点修饰,看上去单调却不失雅逸,观其全身,唯袖口那株金兰较为醒目,尤其是金兰上坠着的七朵炫然的花。

  老人微微转首,脸上和善不变,对着堂下右侧,品貌不凡的男子说着话:“此番多谢日及神君施以援手,卫儿顽劣,扰了人间秩序,差点酿铸大祸,若非日及神君从旁相助,恐怕卫儿现在已是身首异处。”

  老人似不愿再提起,恐丢了颜面,只得转开话题,客气道:“这事给你添麻烦了。”

  男子回礼道:“天尊言重,令孙血气方刚,胸中必是自有一番谋略,小神不过是恰好路过,到头却平白得了这份功劳,实在羞愧。” 嘴上如是说着,面上却一派从容。

  堂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老人继续和笑,中年男子凛着脸,余下三人亦是神色莫测,唯独右首那男子依旧淡如清风。

  半晌,男子停下手里拨弄渣匙的动作,状做疑惑样,“可否问一下天尊,令孙是从何处引来虚耗,却又放其到下界,篡改了几个凡人气运,小神实不知令孙肚腹是何酝酿?只是这掌着人间平衡,管着阴界的众仙僚又有得忙了。”

  道行天尊闻言,老脸有些挂不住,任谁都听出了里面的讥诮之意,这是在说未卫不知天高地厚,惹了事没盖住脚不说,还差点把自己给搭进去。

  左首的那名年轻男子神情有些激动,面色涨得通红,正欲开口,却被他旁边的妇人轻轻拍了下手止住,示意其不要妄为,就听得道行天尊的话传来。

  “劳神君记挂,事情原委皆是因对卫儿太过疏于管教,卫儿少不更事,此事他应当受了教诲,明日老尊自会领了他亲上弥罗峰向君帝请罪。”

  日及起身,对着道行天尊拱手作了个揖,甚是知礼,随后目光凝向对面,不紧不慢开口道:“虚耗兽作乱之地,不偏不倚正好是虚庭峰下界,最近帝尊他老人家因着扶乐神姬,这事你们也是知道的。”

  “帝尊他心情不大好,偏这虚耗兽作乱也忒不会选地,也不知扰没扰到他老人家,小神原是办完了事,现下本该在竹蘭殿复命,这一耽搁,依帝尊的脾气,怕是小神也难逃责罚。”说完,竟有些面色凄凄然。

  众人的一颗心被日及吊起来悬着,怎么也未料到竟会惹到那尊煞神,凡人气运被打乱固然是大事,君帝看在道行天尊的面上,必也不会重罚,那一众仙僚登个门致个歉也就过去了,可是玄清尊,那是谁,那是连君帝的天旨都敢拂的九幽之境无上尊者。

  可是扶乐神姬神魂不是已经凝聚,听闻扶乐神姬醒的那日,长佑山牡丹一夜尽开,一如她当初降生时,万兽齐鸣,万花开尽般轰动。

  君帝命众数宫娥,宫侍,清器具,换新褥,挂彩帘,掸拂尘,垢蛛网,使长佑山一如扶乐神姬在时住的那般,只待她下凡历劫归来。想必日及神君在外数日,还未得知。

  众人如是一想,又心安不少,然,日及眼观鼻,鼻观心,话锋一转:“令孙确实顽皮了些,他这几万岁了,天尊及其父母都未训到实处,想是方法欠妥,如若不然,把他送到虚庭峰,我请苏木神君管一管如何?”

  那中年男子听到这,面上到底挂不住了,黑沉着脸,语气带着其特有的钢利:“小儿如此骄纵,我和他娘管教不当确是该深思,神君援手之恩亦是不敢忘,但神君所说,恕本君难以遵从。”

  日及听罢,破颜一笑:“未护真君怎的动怒了,小神不过说说,真君不同意便罢,当不得真!”

  未护心里冷哼,面上不显:“神君多虑了,只是我儿顽劣至极,到时惹得苏木神君不愉,本君实为过意不去。”

  日及笑容不减,转首,向着正堂上的道行天尊深深一拜:“小神坐也坐了,茶也喝了,话也说了,至于这报恩……天尊记着便是,小神自会来取。要务在身,不必多留,告辞。”

  不待众人挽留,日及已隐身千里之外,向着虚庭峰竹蘭殿处行去。

  日及走后,冼黎宫内的气氛并未缓和半分,未护真君气极,反手便给了未卫一耳光,这一巴掌打得众人错愕不已,待反应过来,赶紧栖身上前拉住还欲动手的人。

  那名妇人十分心疼的看了儿子一眼,对着未护真君殷殷道:“卫儿有错,我做母亲的不敢偏袒,夫君责罚,温画亦是半句话不说,可卫儿遭此大难,身体本就伤重难愈,夫君不心疼,我这个做母亲的心疼,夫君怎可再让卫儿伤上加伤。”

  未护真君长袖一甩,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了自家儿子一眼,对着妇人无奈道:“画儿,你怎这般糊涂,这个孽子如今惹下这番祸事,就是我们平日里对他太过纵容,他才变得这般不知天高地厚,不学无术,惹得众神犯怒。”

  一旁的道行天尊神情已有倦色,似乎很疲惫,话说得很慢:“未护,现下你该好好想想这事怎么弥补,而不是一味责备,此事君帝怕是不会善了,那几个凡人运数被改,恐牵连甚广啊!”

  “师父所言,正是弟子所忧,卫儿说,被虚耗兽附身的那几人,有一人身份显著,乃人界闽沧国一品护国将军,其伤了帝王,在人界,这是诛连九族的大罪,可他命数里没有此劫。”

  “你去开阳宫,寻了度厄星君保他一脉,此番北斗七星君,南斗六星君应正在极力修补凡人气运,请度厄星君在运簿上添上一笔,也并未失了规矩。

  “是,弟子这便去。”未护真君不敢停留,现下事态紧急,他只得匆匆交代了那妇人几句,便向着开阳宫方向飞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滟潋》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真武狂龙
2神医凶猛
3功夫小房东
4全球怪物时代
5步步生婚
6校花的绝品狂医
7美男榜
8农门医娇
9捡个王爷去种田
10毒宠小谋妃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鬼术神医 作者:鸣人新之助
异术超能407501字
药石无医、病入膏肓、命悬一线,是放弃还是另辟蹊径?鬼医十三代传人前来觐见!

2大道焚天 作者:木卫七
东方玄幻133692字
乱世群魔齐出,妖火俱焚天下。淬无上圣心,成天地大道,三千世为皇,十万界独尊。

3九劫道生 作者:卓韦四郎
东方玄幻926581字
四灵守护,为重归天道铺路。凶灵暗藏,左右其心智。破滚滚红尘,主宰重临天地。

4我的搭档白无常 作者:白白白加黑啊
都市异能207288字
在一场异常奇葩的车祸后,岳寒前往冥界报道时,却被白无常相中,当她的小跟班……

5修真之护花高手 作者:漂泊信天翁
都市异能314317字
纵横都市,修真之护花高手,一个平凡少年的逆袭天下之路。

6代理土地公 作者:王司徒
都市异能320918字
不要因为我只是代理土地,就可以在我的地盘为所欲为,这里的一切都由我罩着!

7七夜之罪 作者:请叫我帅气的骷髅
灵异奇谈203837字
七夜怪谈,诡事连连,是人,是鬼,是灵异入侵,还是人性毁灭,谁才是黑暗之源…

8情涩 作者:葡萄v
现实经历117016字
为救入狱男友,我不惜一切设计陷害沈砚风。他厌我,憎我,用最狠毒的手段对付我!

9妻子的救赎 作者:薄荷二两
都市生活38536字
楚彬是一位教书育人的老师,没想到被自己的老婆给自己上了一堂生动的出轨课……

10香火炼神道 作者:我来自江湖
东方玄幻25072字
地球青年徐渭意外穿越异世,偶然获得神道传承,从正九品山神开始,聚香火、收信徒、升神位、夺天下、成就万古霸业。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