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频>> 都市小说 >> 黑白交叠礼 [书号285749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初奏(上)

2018-07-12 13:19:29
  漫天飞舞的冬季,白雪飘零在幽清的小木屋上,寒浴的洗礼,使内外变得格外冰冷。雪塌在木屋的门前,积得很厚,门没法关上,冷风呼呼啸吹进简陋的内部,惊醒了还躺在床板上的石云修。他刚醒便受到意识的催促,拿过一旁的手机,看看时间:早上八点。离约定的时间还充裕地剩下一个小时。

  一个月过去了,他还没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仍然处于模棱两可的状态。要说爱,他不确定,因为她是突然对他改变了态度,奉上殷勤,像一颗明知道会哑弹的鞭炮轰然发出尖锐的声音,让人不得不有所防范。要说不爱,他也看不透彻,她仅仅对他有着无限的热情,常常板着一脸冰霜艳貌示人,在他面前却是温柔似水、娇纯可爱,经常说着一些明示性的话语,比如:你认真看书的样子好迷人;你继续趴着睡,我也趴着望你;我在你手上画了一颗爱心,可不准擦掉。最让他失去平衡的,是她能够了解他的内心,讨厌着相同类型的人,会劝着他说“别那么努力了,和你爸说清楚吧”,一起在课室看喜欢的课外书待到很晚,一起在山头大声喧泄对生活的不满……尽管她那么好,他还是下不了决心,这个村子里存在太多恶俗。

  石云修利落地披上勉强能御寒的外衣,整理下自己,就出发了,从偏僻的东边走向村中心。穿过一片腊梅一片林子,盘踞村中心的“筑心湖”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不少人在那里玩耍,轮廓婉约成心状的湖被割出密麻的伤痕,这和他初次约会倒很不应景。

  黎沐兮站在桥上,打扮得很美,换了一种风格,从上到下十分融洽,连帽子都是兔子样式的,少了份冰洁干练,多了份清纯活泼。石云修从背后拍拍她肩膀,她回头时不像普通女孩子一样突然娇羞,而是很自然地望着,也许正因为这样,他才觉得她和村里其他人不同,是特别的。

  “这么早就来了?”他挑起话题。

  “嗯,毕竟这时刻挺重要的。”她努努嘴角,纯朴的酒窝若隐若现。

  “那走吧。”他转身。

  “走之前我有话想跟你说。”她抓住他的手,让他面对着她,“你对我是怎么想的?是喜欢还是讨厌?”

  他并不感到意外,终于也到了坦诚的时刻,她的心意早就明了,可他心里还没有答案。她姣好的面容任谁看了都会心动,圆圆的眼睛透着真切的情愫,他又怎么会讨厌她。

  “中间吧,我也说不准。”他习惯性笑笑。

  她低下头,一把揣过他的上臂拉着他走,一路上没有说话,还以为她生气了。她把他揣进一家装潢朴素的面馆,在最里面的座位坐下,这家的面相当出名,无论过往的旅客还是村里人都喜欢来这,总让人回味无穷。当叫了两碗面,他摸摸裤袋才发现没带钱,尴尬得不知怎么开口。

  她却精明地看了出来,抹开笑容:“我请你吃吧,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忽然发布宣言。

  面端上来,暖乎乎的热气蒸腾开,熏得他的眼睛辣辣地,他不明白,像他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对他这么好呢……在班里,他几乎从不和其他同学苟言,只像个书呆子一样钻头学习,觉得村里人都低俗、没素质,就是恶势力称霸的地方,甚至他还写过一些纸条偷偷放进同学的抽屉,里面全是痛骂他们的话语,而她也是受害者之一。

  这也不能全怪他,在家道还没中落时他也算得上是有钱人家的孩子,时常跟随父亲出入一些上流社会,习惯了那些见识,举止操行都有板有样,忽然跌落到这个偏僻挨穷的地方,融入不了也是人之常情。他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当然父亲和世界也没错,只是黎沐兮以德报怨地对他,越是触摸这份喜爱,越是挖掘出曾经潜藏在他深处的恶意,让他很难受。

  他呆呆地把面和和,吃上一口。当她抹抹他的眼睑,他才发现被熏得溢出一丝热泪,她柔和的手抚着,轻轻划过脸颊。

  “怎么了,面太热了吗?”她问。

  他摇摇头,把眼眶擦干擦净。

  外面忽然变得动荡起来,吵杂声中混着一把熟悉的声音,店门走进来一位派头十足的人,一身潮流的穿着彰显出他富贵公子的气质,他是全村最具争议性的人物——凌少。

  黎沐兮余角瞥见这人,立马把半边脸给盖住。凌少望望四周,在她身后的桌子坐下,从他和手下交谈的话中,知道他是专程来找她的,还没发现她就在眼前。

  她脸都黑了下来,心急如焚,满脑子怎么摆脱这困境,她不安地盯着石云修,就算是过分的事还是要做了。

  石云修发现她有点不对劲,眼神困惑而焦虑,放桌上的手紧握着拇指扭扭捏捏,似乎挣扎着什么。是不舒服了吗?可能在勉强自己,让她回家休息下或者去医院看看吧。他猜想着。

  “砰!”的一声,她怒拍桌子站起来。

  “滚!”她把心一横,指着店门外,“别再纠缠我了,我和你是不可能的!”她故意把脸转过去。

  凌少一见,黎沐兮!

  石云修迷迷糊糊地望着她:“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坐下来再说吧?”他手伸上前。

  黎沐兮狠地拨开他的手:“这么下去没有意义的,可能我之前的行为令你有些误会,说到底我们不是同一类人,你走吧。”

  “什么误会?”他感到深深不解,“你想说你做的一切都是骗我的?毫无根据的?”

  “诶。”凌少凑上来,讥笑般望着他,“人家都叫你滚了,你还要不要面子啊?”

  “凌少?”沐兮反差地一脸惊喜,将发丝撩到后根,“你也在这啊,我正烦着怎么脱身呢。”

  凌少对她单眨一眼,随后逼近云修身旁,手敲下桌子发出轻微的撞击,不留尾气地:“还不滚。”

  他看到凌少那副臭嘴脸,以往的怨气愤气就一通来,他竖起筷子,夹起面从容地继续吃。

  凌少猛地一扫,“砰啷”碗碎了一地,一下将他连人带凳踢倒在地上:“你是聋了还是没听见我说话?”

  他把凳子砸开,憋得炸开似地起来:“是在叫你滚吧!赖皮狗!”

  “你说什么!”

  凌少手下捆住他脖子将他撂倒,一顿拳打脚踢。黎沐兮急忙扯住凌少:“算了算了,我不想吃面了,不如我和你出去逛逛吧?”

  凌少轻浮地挑起嘴角:“好~听你的,走。”搂着黎沐兮的肩膀走出去。手下也跟着走了。

  石云修蜷伏在地上,护着头伤势不大,凝视着地上那碗面久久不能松弛。

  忽然,有人将凳子摆正,扶云修起来,慢慢地,他坐好来,眼前是一位清秀的少女,浑身散发着一种脱俗的气息。她把一碗面端到他的桌上:“没事吧?这碗面没吃过的,给你。”他咬咬牙,眼前的根本不是面,这是什么,悲悯,施舍,还是嘲讽?他捂着身上的伤夺门而出。

  “诶?”少女无奈地看着他离开,轻轻叹口气,转身问身边的少年:“夜,刚才为什么拦着我?给那些混蛋们一个教训也好,凭你们又不是打不过。”

  “小姐。”夜提醒她说,“我们出来游玩的,不宜惹是生非,别忘了毅先生的叮嘱。”

  “你就会拿那人来管束我。”少女跺着脚离开。

  跟着她的还有一人,高高大大,左右手都有纹身,那人留了个心眼:“香,我去查查那三个小子的底细,以前住在这村子的时候也没见过他们,应该来头不少。”

  “去吧去吧。”少女摆摆手。

  石云修气急败坏地跑回家里,拿上一把铲子,没管风多大,踏过积雪,干练地爬上东北边的山。在一个不怎么陡峭的山坡上边做他从下雪开始就做的事,把木板插在每两棵树之间,一点缝隙不留,用绳子拴住固定,把雪都铲到木板前积蓄起来。现在全部木板连起来有三米多宽,一米多高,斜坡下面正正是凌少的度假屋,他打算找个时机,把绳子砍断,把那万恶的东西半埋了。

  他一边咒骂凌少一边铲雪,这时发现了一个人影在半山坡晃悠,找了个位置趴下,拿出望远镜观察凌少的屋子。他马上就推定,这人要么是偷窥狂,要么是贼。不过他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偷偷观望那人。可一直到中午,那人趴在那一动没动,他耐不住地抖擞抖擞,决定速战速决,从裤袋拿出弹弓和一些用鞭炮*制成的摔炮,威力足以把皮肤炸破。架上弹弓,对准使劲一拉,“嗖”一发过去,那人敏锐地将身子一摆,躲过了偷袭:“谁?”他二话不说架着连续射去,那人直接冲了过来,借着山坡的树木巧妙地避开所有攻击,而且速度很快,两下子冲到他面前,一脚踢飞手上的弹弓。

  那人把石云修压在地上:“为什么偷袭我?”

  石云修认真看看,认得这人就是面馆里站在那位少女旁边的男人,没想到少女和善近人,朋友竟是个偷偷摸摸的家伙。

  他不屑地说:“你鬼鬼祟祟的偷窥别人家,难道不是一个贼?”

  那人笑笑,松开了手,吊儿郎当地走下坡:“我做什么你管不着吧,还是你有证据证明我犯法了呢。”

  “我……”他噎着,跟在那人身后,实在想不到有力的词,“没有。”

  那人没有理会,矫健地跳下山去,他差点跟不上,他没有放弃:“我知道你们是外地来的旅客,肯定在计划着什么坏事。说不定三天前的盗窃案,两天前的*案就和你们有关。”

  那人一副痞痞的模样:“要是是我做的,我刚才就把你给杀了。”

  “你们还不敢杀人吧,别被我抓到什么手脚,一定报警!”他吓唬那人。

  “那不好说。”

  回到市集,那人向西边走去,那边是旅馆住宿的方向。“修!”半路黎沐兮冲了出来,抱住石云修,“找到你了,对不起啊……”他错愕不及,一心想尾随那人看看情况,这下被那人给逃了,他拉开黎沐兮。

  “你不是和你的凌少去逛街了吗,还来找我干嘛?”他想起就来气。

  “对不起,别生气啦。”她拉着他的手,“其实凌少一直追求着我,不过我没答应的,要是他知道我和你出来约会,肯定会找你麻烦,我不想看到那样所以才这么做。我也很烦恼怎么拒绝他,你也知道他是个恶霸,村里都没人敢忤逆他的。”

  他握紧拳头:“所以你就当场划清界限。”他咬咬牙,心底讥笑自己的无能,望望手机的时间,想起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我要回家吃饭了,再见。”他甩开她的手。

  “修!修!”她大声呐喊,他的身影只渐行渐远。

  这个世道,有钱有势的就能“为所欲为”,身为弱者只有被欺凌的份,世界越来越想要人类承认这个隐藏性的规则,但他不想承认,只是人们不了解伤害的本质,不能以善为主地主观性看待事物,试想所有一切都是善意包围的环境,从出生开始耳濡目染,渗透进骨子里,潜意识里,罪恶能减少多少?

  也许是无稽之谈。他摘下一瓣腊梅,总感觉和它惺惺相惜,艳红于寒冬绽放。

  回到家门前,父母稀罕地都不在田里,门前的积雪铲了有一半,屋子里谈笑风生,一阵阵香喷喷的味儿勾住他的嗅觉,每到这个时候,他就兴奋不已。小步调着进去,那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面前。

  “哥,回来啦。”他就着椅子坐下。

  一家四口难得地聚在一起,大家仿佛都忘了平常的劳累,好好慰藉彼此。饭后,他打开哥从城市带回来的几个袋子,里面满是新鲜的东西,他最欢喜的是拿到上次拜托哥买的手电筒。期盼已久,小小一支一个巴掌盖得住,上面有几个按钮,可以随意调节光的亮度,很方便。休息够了,四人鼓鼓干劲,在门前的一亩地上和池塘忙活,花光力气将时间推到了夜深。

  石云修和他哥挤在木床上,他盯着手机,无聊地一翻一翻,想起今天的事和村子糟糕的现状,他心塞得实实地,趁这机会能说服哥的话,或许能逃出去,而且爸妈也睡了。

  他抖抖哥的手,小声道:“哥,跟你说件事。”

  “嗯。”哥还没睡。

  “我不想去上学了,可以带我离开吗?”他说。

  “啊?”哥一下放大音量,马上又收小,“为什么不上学?你成绩很好的啊,多可惜,我不是读书的料没办法才出去城市工作,你这……”

  “其实我从头到尾都没什么心思学习,只是爸妈逼着我我才顺着他们。”他抱怨着。

  “你可别一时冲动,你不知道出去打工多辛苦,早出晚归的,有时一天12个小时在忙,你熬得住吗?读书不就坐在那多轻松。”哥劝道。

  “打工是肉体折磨,坐在那是精神折磨!”他一下说出精髓。

  手机倏然震动,屏幕出现黎沐兮三个大字,他没想太多,按了退出键拒听。

  “哎,爸妈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忍忍就过去呗,你都初三了,以你成绩进重点高中不难,我辛苦点也会出钱供你读的,到时就能出城市换个好点的环境对吧。”哥说。

  手机再次震动,他依然按了拒听键。

  “……好吧。”他犹豫着说。

  连续打来四个电话,他没什么耐心地准备关机,又显示一条信息,发送人还是黎沐兮,点开看,内容为:修我好怕救命,,,,,。。。我在学校,,你在哪??、好怕。。

  看着这一连串错乱的符号,他的心尖突兀到了喉结,身体一下慌得发麻,“我出去一下。”丢下一句话,利索地翻下床,鞋没穿稳就扯上一件衣服披着跑出去。

  冬季的夜里,风很大,雪更甚。他没来得及因冷意而发抖,就到了学校,学校一片漆黑,只有路灯弱弱地照耀,这时候应该不会有人,她为什么在里面?七七八八的理由浮现出来,让他头脑一片混乱。他悄悄潜进去,周围都很静,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幸好有手电筒照亮,不过他不敢开太亮,怕被什么人注意到。首先他想到了班级,沿着楼梯扶手上到了六楼,出楼梯口时他开始匍匐前进,靠墙边一直爬到班级的位置,前门锁着,窗户也闭上,只有后门大开,依依稀稀传出一股压低了的抽噎声和卷席在耳边的风声,他再次把亮度调低小心翼翼地将视线移过去,视角移出门框底角,数叠的桌椅脚静立,没有人影,移向讲台和前门方向,基本设施完好没有异样,也没有人,当他往前爬到储备室,头刚伸进去,一个身影就蹲在他旁边。他迅速认识到情况,站起把亮度推高。

  霎时错愕后他愣在那里:“沐……兮?”

  黎沐兮抬起那哭得模糊的花脸,见到石云修就像见到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抱住他,贴在他胸口嚎啕大哭:“修……你终于来了,唔唔唔唔,吓死我了,刚才突然没电一片黑……”她的手慌张地抓着他后背,像个孩子在怀里左右乱窜。

  他温柔地将她稍稍抱紧,抚着她后颈。脸颊贴在她短发上的间隙,他也慢慢镇定下来,让她继续躲在怀里,带她离开。开始几步她还有些畏畏缩缩,后来明月掰开乌云,她才平复回原来的样子。

  他稍稍低头:“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回学校来了吗?”

  她轻薄地吻上一口:“我把你送给我的礼物弄丢了,所以回来找,对不起。”

  “礼物?”他细细回想,关于礼物之类的完全没有印象,说起送她的,倒是在一次放学,她缠着要他陪她留在课室,可是他急着回家,无奈下就把夹在书本里多余的书签送了她当作补偿,签上原本有石云修三个字,在她要求下,又补上了黎沐兮,她还在两名字中间画了什么,“你是说,那个书签吗?”

  “嗯。”她沮丧地闷起脸,“那是修第一次给我的礼物,我却这么轻易弄丢了……我是不是没有资格爱你了。”

  他微微一笑,手搭在她薄唇上,婉转落到她的下巴:“傻瓜。以后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都会陪着你的,果然,对你恨不起来啊。不知怎么就是想守护你。”

  她听到这话翘首仰望,他俊冷的脸庞没有丝毫虚假的痕迹,她彷徨的情窦被引向了一个明确的地方,她突然抱住他,让他差点摔倒:“嘿,最喜欢你了修。”

  两人打闹地互诉着离开学校,轻而易举地说出那句明确关系的话语,风已经收起了狂妄的羽翼,雪细细地飘,速度很慢,轻轻地坠落在掌心中,曼妙地融化成一份感觉。他将这份感觉牵到她的手里,恍如结成誓约,留在彼此心底。

  转眼来到她的家前,虽然依依不舍,但在此刻她成长了地摆摆手,她知道一时的分别并不是什么值得担忧的事情。

  身影淡离眼前,他望向夜空,璀璨得不像话,以前可没发觉这么漂亮。他有些后悔曾经有过的想法,可能在这里活不成他心目中的样子,有这样赏心悦目的情景和人依傍在他身肩不也足够了吗?

  他习惯性笑笑,往前走。桥头站着一位布满黑色的男人,蓬松的头发迎着微风,体格飒爽,仿佛潜入夜色要把一切割破的死神。石云修留意地观察他,到能看见他侧脸的视面,那面容惊鸿一瞥,精致入微的轮廓,白嫩的肌肤,睫毛中长翘得完美弧度,深眸瞟了过来。石云修靠近他,记得早上在面馆,那位少女身边的其中一个少年就是他,当时粗劣地一眼,只有大概印象,细看竟如此俊秀让人记忆深刻。

  “记得你是,今天在面馆给我面的那个女孩的朋友?”石云修问他。

  他不作声,忧郁却有神的眼睛注目石云修。

  石云修附在栏杆,轻蔑的口语说道:“夜深人静,不睡觉出来干嘛?你跟那个双手有纹身的男人是一伙的吧,他今早鬼鬼祟祟偷窥别人的屋子,晚上轮到你鬼鬼祟祟在这,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该不会连那女孩都是偷鸡摸狗的人吧?”

  他扭过身正对石云修,一手放到斗篷后,面无表情地说:“小心我宰了你。”

  “砰噔!”

  忽然桥中心一声撞击戛然而止,两人迅速望过去,桥上并没有人,持续传出了撞打木板的声音。少年赶紧跑了过去,石云修茫然地也跟着去。

  眼前的一幕让石云修毕生难忘:

  在面馆那位清秀的少女被两个痞子压倒在桥上扯开衣领。少女令人惊疑地一反柔弱常态,一个膝踢直击痞子的胸骨剑突,痞子当即蜷起身躯摆出一脸痛苦,少女接手一肘撞他太阳穴,痞子侧身一倒,头部撞到地板反弹瞬间,少女顺势又一肘对太阳穴像要打穿木板似地轰下去,响声如雷轰顶直渗进心脏。另一痞子惊异地往后坐开几步,从暗处抽出一把小刀,狂嗥着刺去。少女刚起身,当机立断扼住痞子的手腕,一扭,刀子轻巧地落下,向旁一拉,脚尖顶住他脚踝,痞子毫无反驳之力摔在地上,少女狠狠一脚踹开他,翻身拾起小刀,对准他脖子没有半点迟疑狠插一记,使尽蛮力横扫一割,血液刹间飞迸而出,撒到石云修的鞋上。

  石云修面无人色地往后一坐,呆呆地看着那似断不断的脖子露出白色的胫骨,模糊的血肉让他吐意上头,痞子的眼珠瞪得狰狞,死死地盯着他,他战赫着把视线挪开,忘了怎么呼吸地一爬一爬,沿着桥板抓住一根栏杆靠在上面。

  少女也没放过晕倒的另一痞子,又是几刀捅在他身上,她始终保持木讷,和鬼神附身无异。

  “算了,敏姐。”少年上前劝道,镇定自若从裤袋拿出手机,“我叫龙哥来。”

  “还有一个。”少女锐利地凝眸还在大口喘气的石云修。

  石云修回过神来,简直不敢置信自己亲眼所见的一切,可荒谬的现实就在咫尺,他再次望向那边,一滩血泊蔓延开,少女洁白的皮草大衣染满鲜红,她持着小刀向他走来,踏着鲜液,他腿抑制不住抖动,脚跟怎么也抬不起,结果一绊倒在地上。

  “龙哥,敏姐干掉了两个,在村中心的桥上,来收拾下吧……”少年言简意赅,边走向石云修边收起手机,挡在少女身前。

  少年一手抓住衣服将瘦弱的石云修提起:“今晚这件事你敢说出去,下场就跟他们一样。”没有不必要的冗余。

  死神的浊手从石云修心脏上松开了,当那两人消失在黑暗,石云修才软瘫下来。多么疯狂的举动,他们还是人吗……他把手捂住眼眶,已经得不出答案,只能让自己尽量恢复清醒,想想自己的处境和能为这不堪的事实做点什么。

  片刻之后,他平静不少,也有些力气了,缓缓站起来。这个事情要插手的话,他觉得必须在一天之内甚至更短时间解决掉,以防那两人对家人施害,从少女光鲜华贵的衣着来看,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千金,那么住的旅馆肯定高级别的,而且旅馆全部建在村子西边,这样范围也缩小很多,现在要先报警。

  “哟——”从寂静的夜幕蹦出一声。

  石云修急忙转身。

  一个戴着口罩和绒帽,身披长衣的*在他身后,望了望那边的尸体,又望了望他。

  “你看到了。”男人从口袋拔出一副手套,预示接下来的行动般戴上。

  这声音,高大的身材,还有手背上一部分纹身,石云修立马推测:“你是今早在山里偷窥的那人?”

  “嗬嗬,认出来啦。” 他不羁地笑笑,一把折叠刀柄旋转着到他手里,甩出刀片,“记得你说过我不敢杀人?我可不像夜和敏姐那么仁慈,俗话说,‘斩草要除根’对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黑白交叠礼》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岭南宗师
2宦海特种兵
3太古魂帝
4我独仙行
5招魂先生
6大先生
7美男榜
8公主喜嫁
9头条婚约
10药女医香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穿越到山海经 作者:熊海龙
东方玄幻 1247469字
我穿越到山海经,传承中华文化,道家思想,解道家密事,仙道密闻等。

2仙武都市 作者:半醉游子
都市异能 1208615字
这是一个玄幻文明的平行世界,少年身怀远古霸王血统,演绎一段热血而震撼的故事!

3灵英魔相 作者:丹青月
东方玄幻 1024515字
无意争斗,却又被逼出手,一切的一切,究竟是天意,还是被看不见的大手所操纵!

4我的脑洞是个世界 作者:斑马行空
异界大陆 255963字
误入脑洞,世界颠覆。语文成魔法,数学化斗技,他以知识为刃逆世前行!

5绝版猎灵师 作者:安逸的ID
都市异能 418222字
震惊:大学生惨遭美女上门逼亲,无辜青年被老爹卖入豪门,真相竟是……

6阴食 作者:智商不过二毛五
恐怖悬疑 515318字
师傅说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颇多,一不小心就容易丧命,我不信,直到……

7最强真武少年 作者:守山犬
都市激战 263128字
落寞王族,真武遗孤,他是华夏最强之人,他的体内住着神,傲世天下!

8都市之无限重生系统 作者:搬山道人
都市重生182555字
选取结束!警察五分钟后赶到现场,你有两个选择:逃走or死亡!

9末世神魔录 作者:不冷的天堂
末世危机 417113字
华蓁这一世最恨的人就是萧怀瑾,利用自己还一副无辜的模样,好不要脸!

10谋杀手册 作者:柿子会上树
侦探推理 358300字
我们谁都无法预想,从你身边走过的一个个人,是天使还是恶魔……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