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幻想言情 >> 三十三篇镜华录 [书号285406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六 迭薇下

2019-01-12 22:56:35
  于迭薇言,宫内虽传当初婚约不过是王上的玩笑,都知道是托天界传书的异象来巩固皇权,恰巧迭薇真的是位公主,便就真这么定下了,多少有些儿戏,左右多拿此话开着玩笑,但这么多年自己是满心满意的喜欢这蚊枋,喜欢他兰枝玉树的天人之质流华暗幽,向往他出生便有天界传书的传奇,更喜欢他不媚权势,幼年就励志卫国从军的抱负,这些和皇宫中为了权势步步为营的人完全不同的。一路走来或许自己早就习惯跟着蚊枋身后,看着他一步步学习兵法练兵制阵,虽然自己并不明白,但跟在蚊枋身后总是莫名安心。如今国危自己不是不担心更何况蚊枋还在战场上生死未卜,可是常人所言一诺千金,如今算什么呢。梃梳这人到底什么目的,若是攀慕富贵,王上又不止她一个女儿,更像纯粹毁这段姻缘,迭薇打定主意此生非蚊枋不嫁,若是蚊枋在战场有什么不测,自己区区一命大不了殉国祭旗总算死的其所。好在如今梃梳听传言已经去了边境,王上也不在催促,总是有办法的吧。

  迭薇曾试探的问王上梃梳此下执意所为是否和天人传书有关,会不会是坞號的阴谋。

  讼庶叹息的摇了摇头。

  只是那时迭薇不知道这叹息背后的危机四伏。

  梃梳率人奔赴前线,朝中众人微微缓了口气,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吧。

  蚊枋领兵守着西晃山一脉,这是彣讽国西脉最后的天险,决不可被坞號攻破,坞號有巫术相助实在不可硬拼,只得利用天险守住关口,可究竟能撑多久蚊枋也没什么把握,还在自打众军退至此地坞號迟迟未有强攻的打算,听闻朝中已经派了可以破敌巫术的人,到那时胜算就大了。如今每日蚊枋夜不能寐,守在临时搭建的筑台望着对面营地以防异动。说也奇怪对面的军阵人众嚷嚷,到了夜间异常安静,不知是有何目的,入夜后莫说对面的人影,就连树木花草好像没有声响,不知道是否又是什么幻术。

  梃梳一行人赶了几天的路,这日傍晚差不多就到了,此刻几人正在抓紧时间给马匹饲喂草料,其他人检查着行装,一个官差递给梃梳一小包干粮“总算快到了,先生先忍耐一下,等大军得了破解之法,我方就安定了。”

  “不急,我先算一卦,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异常?”

  “你从军中来,撤退之前大军兵马折损多少。”

  “如今军中不足之前的十分有一。”

  “不足十分有一,守在西晃山半月有余,此地虽有天险,却并非是万人莫过之地,我原本以为我们快马赶去或许能扭转战局,现在看来有些不太对。”

  “哪里不对。”

  “不好,快回。”

  梃梳拉过缰绳翻身上马,对随行将士吼道,“京师有难快回,你们派两个人去通知蚊枋大军,令他们迅速回防。”

  “先生,先生,小的如此去说只怕将军不信。”

  梃梳丢下一支金羽箭,“见此入面圣上,你带此令大军速速回朝。”

  蚊枋对敌军近日的异常一直很是迟疑,猜不透其中是何古怪,又不敢贸然派兵试探,只得等朝中援军到了破了敌方疑阵。

  此刻日影刚斜,有两个人闯入军帐,手中持的金羽箭异常晃眼,蚊枋回营见派回朝中的营官如今未请来一人,还未发作,听其中一人言,“见令如见圣上,命大军速速回防,京师有难。”

  此刻军情如火,蚊枋领命自己带一波人先行会师,留少量人做空城之势,其余人略整行装速速回营,留一支骑兵绕过对面营帐直扫边境。

  终究蚊枋行伍出身比梃梳先赶到京师,只是此刻面对的是一片火海,坞號国不惜远路绕至未做防守的彣讽国后方,直入京师。

  未做迟疑蚊枋带着为数不多的随从赶入皇宫想救回王上与皇后,只是皇宫早早的沦陷只见的宫内众人四散而逃。皇后所主的中宫已是一片废墟,蚊枋双目通红的拉过一旁正在逃命的宫人,“陛下,王后在哪”

  “将军您可算回来了,清晨皇宫正门就破了,陛下与王后殉国,小王子公主一早逃出宫去,如今还剩迭薇公主杂寝宫已经自尽了吧。”话未将完一只流箭射中宫人当场殒命,蚊枋左右躲闪避过锋机,向迭薇的町芷宫赶去。

  如今的町芷宫早就没什么人,火从偏殿蔓延过来,院子里浓烟四溢,什么都看不分明。

  蚊枋直直走进去见迭薇一席白衣,扯着房梁上的一段白绫荡来荡去,犹豫之间好歹是还没把头放进去。

  “迭薇”蚊枋上前至了她的行动,迭薇被烟熏的有些恍惚问道“这就死了吗,好像也没什么难受的,想不到这么快就遇到你,听说你死在西晃山。”

  “别傻,都没死,我带你走。”

  蚊枋拉着迭薇走出房门接过一旁侍从拉过来的马匹僵绳,却见一人持刀而入“这是迭薇公主的寝宫,听闻迭薇公主是仙人下凡,如今一见也不过如此,你若早日答应同我和亲又如何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看哪里是仙胎分明就是你们彣讽的灾星。”

  蚊枋将迭薇扶上马,嘱咐快走,转身拔刀向那人走去,却见另一人走来,风轻云淡的对蚊枋讲“我记得公主不会骑马,护驾这种事还是我来,你带公主先走。”转身对迭薇轻声言道“既为你弃了沙门,为你丢一条性命又如何。”

  那人上前死死按住对方的刀,蚊枋带着迭薇上马离去。

  迭薇回头见那人文质羸弱,双手死死拉着闯入的人,对方将刀没入他的胸中,血流四溢。

  “蚊枋,蚊枋”

  “我在”

  迭薇却失言了,默声良久,蚊枋问“方才那人是谁,你可认得。”

  “西凉寺祈福的时候,有个沙弥很像他,记得那时他好像对我说名为梃梳,梃梳”迭薇只觉得心头揪着痛,有一个刀子在来回的反复,眼前黑成一片。

  “原来是他,是个让人头疼的家伙,之前向王上求你赐婚于他,现在看是个好人。”

  “他知道自己拦不住的对不对。”

  “听闻是个书生,有些难。”

  张皇奔逃,跟随蚊枋的侍从早已无人,好在方才梃梳拦住那人的去路,如今侥幸平安逃脱。

  司命此刻回来发现凡尘录被毁,如今命格早已一塌糊涂,赶紧在纸页上加注从此二人半世无虞,转身向四方求助。待天族众人知晓却也无能为力,凡人的命数一闪而逝过了就过了,只能说这次历劫没什么作用,过去的那些什么都改不了,好在蚊枋和迭薇二人都没什么闪失,也不算损失过大。

  后来命格归位,又有四方星宿加持,司命极尽可能的将二人剩下的经历写的尽善尽美,此战虽败彣讽国的国运未尽,皇子在皇宫攻破之前出城避乱,而后大军回朝平定京师内乱,迭薇的胞兄太子蒼旭继位。而后坞號巫术被破,蒼旭命众军直捣坞號国境,恰此番坞號国倾力而出兵败即溃,从此一雪前耻,战事平定。

  迭薇回绝了蒼旭回宫的提意,那里有太多不愿回首的旧忆,蚊枋守着她在京城之郊的平溪山匆匆搭建的一个茅草房,于蚊枋而言纵使前半生军旅行戎,统率千军,哪怕一人万夫莫敌却都护不得心上之人的安稳,罢了,就这样如此守着她一世平安也还不错。平溪山孤松苍郁溪水潺潺景色甚为清丽,远看整个彣讽京师尽收眼底,这山间的明月清风或许能磨去人心上旧尘。只是每夜迭薇总是梦到在宫中幼时的记忆,好像自己还是那个半人多高梳着矮髻的娃娃,追着身前叠绣着蝴蝶鹅黄底色的蹴鞠,那时母后总在柳树下笑颜盈盈的望着她,又再梦西凉寺祈福的时候和侍女走散,她独自一人撑着伞向一个沙弥问路,那沙弥端坐树下苦修根本不理她,她看着雨直直打湿沙弥的僧袍有些不忍,帮沙弥撑了半支伞,递了个丝绢给他,那沙弥终是给她指了个方向,为了言谢,她把伞留在树枝上跑了回去。傍晚离寺时方丈恰巧让这个和尚为一行宫人引路掌灯,寺门关闭之际沙弥对迭薇言“在下梃梳若是有缘定会再见。”而后迅速关闭的山门终是连同记忆一般把一切迅速掩盖。最后是一场漫无天际的烈火,一切都没有了。迭薇在清晨醒来不记得昨夜梦中哭喊的那些名字,如同晚霜被晨风一吹就散了。

  蒼旭知道迭薇不愿回宫,就派了一厮官职在平溪山下没事往山上送送东西,蚊枋与迭薇虽然日子比不得之前的锦衣玉食也绝对算不得清苦,平平复复,平凉如水。

  蚊枋知道迭薇心中始终未能忘却那段心魔,他不止一次对迭薇言“你忘了吧,那时带你走的人是我,让梃梳去死的也是我,你什么也做不了为什么要一直拿这些折磨自己,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彣讽还在,你纠结过去有什么用,你是彣讽国最负盛名的公主是上苍的庇佑,你可以有更好的作为,你可以在朝堂上明鉴言官,于四疆兴尚学堂,不是这样苟且一生,那些东西你躲的掉吗?”

  “蚊枋,我只是一直忘不掉的。我始终欠了他一条命。”

  好在白日里迭薇缝衣织布终日操劳,不至于日夜都被梦魇折磨,时间久了,好像不在那么容易在夜里惊厥而醒。只是蚊枋与迭薇相敬如宾中能感受到刻意粉饰太平下的如履薄冰,这些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了。还好平溪山着实是一处景色平和适合修身养性的地方可以平复一切的波澜。

  蚊枋与迭薇一生无子,离世那日,蚊枋离了业障凡尘的肉身,转头想看一看素日里在窗下缝缝补补的迭薇,却只见迭薇安详的伏桌而眠看不到一丝呼吸的起伏,蚊枋望着镜中的自己年华苍翠的模样,总算一切都过去了,他走出门去,见迭薇安静的坐在房前的一处崖石上看着远处的和乐升平的都城和其中沉寂的皇宫,迭薇飘散在空中的银发如雪般寒凉寂寥的有些灼目,蚊枋静静的站了许久终是不忍,“迭薇你?”

  “蚊枋你来了,你看我用神魂连着父皇,母后和梃梳的命格,这样他们生生世世都有我的神格相佑,如今我的心中安宁许多。”

  神魂引运,是以神仙的生命为引,燃魂渡命,大都是神仙放心不下凡间素有渊源的人,帮其助运改命,增些福报,但此法术消耗神力过大,一般都引渡一人,同渡三人只怕最后神魂耗尽,不得善终。

  “迭薇,你把术法解了,我来。”

  迭薇摇了摇头,望着连接天际的皇城面色平静的说“是我心中放不下罢了,旁人帮不上的。”

  此刻司命摇着扇子如此讲毕,回头喝了口茶,叹息连连的直呼“我的罪,我的罪,人在世上循环往复,造业连连,迭薇讲自己的仙魂连在凡人身上损耗仙力不说,世人造的业也会转在她身上,如此改命啊。如今这三人在世上已经转了十世有余,所造的业只怕仙子也快要撑不住了,不知过多久仙子就,唉”

  “可有办法解吗,仙君?”

  “除非仙子自己解了这束缚,其他人只怕救不了。或者那凡人自愿解了。就算仙界的石药可以暂时补一下迭薇的仙力,可那身子终究,况且凡人造业也不会消除,本来过不了多久仙子就,后来也就其了,也不知道是其中有人成佛,还是出了什么变故,原本压在迭薇身上的业报抵消了许多。”

  “可有什么变故可以将这业障消了。”

  “业障嘛,如果有人成佛自然无业障可言,可这个我们仙界也无从判断,据我所知,若是人魂飞魄散了,素世累计的业障也就随着魂魄一起烟消云散了。”

  “仙君,青然不才,我虽在佛所修行甚年,但对佛经不甚了解,您可知成佛可有何相,比如天花乱坠,比如十方三世雷鸣引渡,再比如凡身浴火。”

  “仙子何执着于区区表象,我对于佛经典故也无甚知晓,但也知道凡是有相皆为虚妄的道理,仙子所言的异象恐怕是魔道吧。”

  “那再问仙君魔道可有法解除业障否。”

  “据我所知没有,魔道为天道纲常所摒,只会业障加深永世沉沦,怎么也不会消了业障。”

  “我只是听闻这变故同一场天火有关,不知真假,难道浴火重生可消前尘溯源。”

  “倒是有这种可能,只是我真不希望是这种,和仙子您讲的有些偏差,既非成佛也非成魔,引无妄界的业火燃尽三魂,则人灰飞烟灭,生生世世所造的业也就一笔勾销了,只是太惨了。”说罢司命打了个激灵。

  “无妄界,蚊枋有修到吗?”

  “蚊枋不修佛道的,无妄界是修佛之人暂有小成可以达的境界,离成佛虽远,但也能参透世事因过轮回,这种引火烧身是修佛之人入了魔障才可能有的,实在是太惨了,所以说修佛悟道之人要远离诸事邪魔,修为尽毁不论,直接魂飞魄散,可叹可怜。”

  “那就是传言有人为了迭薇,自己甘愿魂飞魄散了。”

  “嘘,仙子你小声点这些可是不敢乱说的,你随意推测推测切莫当真,马上就是蚊枋与迭薇仙子大婚,这种事情千万不要乱讲。”

  “世事凡因,躲是躲不过的,仙君我们知晓前因也可在事情转到不可收拾地步前有所防备。如今迭薇如此,蚊枋如此,我们也只能在能出力的地方尽力帮一帮了。您可能否查一下,三人中究竟是哪位不在了。”

  “好,仙子稍等。”

  “查到了,梃梳,到底是他。”司命拿了副梃梳的画像,是个眉清目秀的男子“真是人不可相貌,对自己这么狠,或许他本来就是修佛之人,应该是成佛了吧。”

  青然此刻脑中是一片无尽的火海以及那火海中那男子波澜不惊面容下坦然的笑意。

  青然觉得那笑容像极了盛夏时节殿前的佛铃花。

  听闻此次婚事会由平遥佛土一位佛来主持,平遥佛土距此四亿八千里,素来与仙界没什么联系,虽然偶有天界大婚有佛前来住持的惯例,但此次从平遥之地远道而来,却也是众神所不知了。

  青然略有叹息若是那人成佛了就不会是这样的境地了吧。

  此事前因青然将从司命处打听到的七七八八大多同天妃讲了,不过埋下后患最关键的果到底没同天妃言明,二人相商既是会由佛主持,恰恰此番迭薇身体不适不如就在浴佛大典常用的玲珑台办,一来是对远道而来佛的敬意,二来此处安养生息比较适合迭薇如今的身体状况。

  事已至此,只希望婚礼上不要再出什么状况了。

  同司命处打听到的消息倒是同青然记忆中重合在一起,只是自己见证的情景太过隐晦若不是当初自己的机缘巧合,现在恐怕同天界个仙一样不知其解。

  原是蚊枋早已发现迭薇身体在勉力维持,若一直如此怕撑不了这凡人的几世迭薇就灰飞烟灭了,所以蚊枋托司命查清楚这三人转世的讯息,下世找到他们,讲明前因和如今迭薇的状况希望他们自己断了这份仙缘。

  因为得了难逢的机缘这三人的这几世实在是顺风顺水毫无任何磨难,自出生就锦衣玉食,仕途畅顺,无病无灾,只是过于得上天厚爱行为多少也肆无忌惮,仅仅十余世已造的业障着实多了些,当蚊枋找到他们让他们看清前世溯源时,毕竟父母连心,讼庶和汀岚得知迭薇如此,心痛不已立即就借蚊枋之力解了与迭薇的仙力的纠缠。可是梃梳就难缠许多了,无论蚊枋让他看晓前因也罢,告知迭薇命悬一线也罢,梃梳始终不为所动,而且平日里为非作歹不知收敛。

  无奈之下蚊枋打定主意既然梃梳既不愿断了这神力的羁绊,素日行事又不知道收敛,造业不断,那就只能先送他去轮回,待他做恶业之前杀掉,如此才可帮迭薇身上减轻些业障,但每世去找他多少有些麻烦,所以蚊枋学来个禁术:束魂咒,只要梃梳的转世起了大的恶念必定会有一些病症缠着他使他做不得恶事,若是强行伤天害理必定自己折命归西。青然觉得这方法倒也算是对症下药,所以蚊枋给她大概讲个因果,让她来为施咒时护法自己没怎么拒绝,更可况蚊枋许诺事成之后会给龙诞香上开的希菱花做酬劳自己便果断的答应了。

  且说蚊枋此法也是无奈之举,既不忍心看着迭薇送死,可这咒术有不能让天族众人知晓只得找了青然这么不靠谱的半个神仙护法,好在护法只是在一旁守着防止什么意外不需要太大的法力,青然虽然年幼多少也是有些作用的。

  青然记忆中对梃梳有些印象,起初见到的时候有些意外,文文弱弱的,不似蚊枋讲的作恶多端凶神恶煞,是个挺顺眼的书生模样,青然暗自觉得这人可惜了,不过这印象随着这人开口马上破灭。

  “哟,蚊枋仙君,您来了。怎么您是想到法子对付我了,我可告诉你我是不会主动断了这线的,托迭薇的福,我这几世过的极好,若是以后没她照应实在是吃不得苦。”

  “她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这样,那还真是可惜了,本来还想着和她长长久久呢。不然呢,放手看着你们朝夕相处。蚊枋仙君说实在你也就是命比我好了点,我是配不上迭薇,不像你有宿命里的红线,可是你凭良心讲自己就配得上了吗,别人不晓得就算了,谁不知道你脾气暴躁,就算当初迭薇贵为公主曾经不也是初初迁就与你。你是不是以为我都忘了,以为给我看一些零星片段让我以为是全部,我告诉你,那一世的点点滴滴我都没忘,怎么能忘了呢,我这十余世的轮回,佳人无数,可是谁又抵的过迭薇的一音一貌。灰飞烟灭也罢,有这么位女子为我而死,也总好的过浪费在你身上,满心满意的为你而活。”

  “青然,你都听到了吧,这人自己找死,怨不得我。”

  “你随意,随意。”青然对他们的谈话并不上心,左看右看手上捧着的希菱花,怕这花在凡间有什么闪失,只希望蚊枋能迅速点,少说些废话。

  “让我想想,你应该是打算用束魂咒吧,不过这法子可不算好,迭薇身上几十载的业障消不掉,还是不过吊着一条命吧了,蚊枋仙君你也不过如此呵。”

  “那你成佛去啊,你不是修佛之人,你为什么不去修行,你做的到吗。”

  “哪用这么麻烦,看好了。”

  那人言罢已是周身火海,光影肆意蔓延掩住天际,青然看着那火蓦然燃起又了无声息的化为一缕薄烟,像夜幕中一场无声无息的烟火。

  青然回头看到跌坐在地上的蚊枋仙君问他“那人呢,溜走了吗,你倒是赶紧施咒啊,东西不许反悔。”

  “青然,你说我是不是错了。”

  “怎么?”

  “没什么,回去吧,都结束了。”

  如此才是所有前尘往事一一明了,此后蚊枋仙君不问世事守着迭薇身旁,终不复曾经的意气风发。鬼族则暗自高兴,当初本想扰命,确不想终究在多年之后结了如此的果。仙界众人虽有疑惑但也不知其因,青然不久之后就去了佛所,这一段偶然的经历早就在后来经历的凡间三千大世界中遗忘的干干净净了。

  近来婚期将至的二人总是不在状态,筹备的仙人便越发卖力,希望用喜庆之气遮一遮二人气色的萧索,青然现下倒不像之前那么担心了,这两人如今性命无虞,倒是有些期待起婚期来,如今的天界有些冷清。

  六月十七是个不错的日子,蚊枋迭薇的婚典就在今天,虽然略知详情的人之前提起这个大都是摇头惋惜,不过终归是来了,也不算什么坏事。

  迭薇身子依旧不好,清早时分,负责扫撒的仙娥用羽扇拂去空中的浮尘,而后引来一场花雨,使得空中落红缤纷一眼望去是一片洋洋洒洒飘逸的红尘,只是看似诸事四平八稳的背后每人都小心婚典会出什么乱子,毕竟仙官早有断言迭薇怕是不及华年。原本繁杂的仪式大多化繁为简。扶桑树上的金乌吐出第三团火焰蚊枋仙君引着接引迭薇的九鹤驾撵行至铃兰宫前,迭薇由家人引着走出宫门,髻上的华羽衬得容颜烂漫,青然觉得此生余生岁月静好不过如是,特意撤去头上的薄纱方便迭薇无碍的走向驾撵,蚊枋在一旁小心扶着,其后是跟随着的一众仙娥,这段终是有些冷清的路上青然看的有些怅然。

  记得天妃曾云,仙人若是自幼仙胎未经凡尘烟火,那么注定有一场劫难,此劫尘缘乃其凡世历劫只故,迭薇如是,鹤语如是。说这话时天妃静静的望着天边眼底沉寂的无一丝波澜,青然认得那个方向是仙人下界的渡尘台。想起不久前下界的阑宇,青然的心中有些恍惚,幼时无意瞥见阑宇身上的三根红线,不知是否是天妃此刻的郁结所在。

  此刻青然回神,行至队列,一行人终是浩浩荡荡的启程了,此刻掌乐的队列奏乐也热烈起来。

  九只仙鹤衔珠徘徊于驾撵之上,于明朗的天幕下投出瑰丽变换的影子,前路撒花的仙娥特意用园中刚采下的桃花撤去素日里常用的有轻微致幻的曼陀罗,漫天的花雨恰似三十三天外悄无声息的万丈红尘,随行的奏乐传音三界,青然作为前行引路的女官,手持天妃所赠的引福玉珪,回头望去透过繁华缤纷的景象下,仍旧是迭薇惨白的脸,在妆容的映衬下更复凄凄。

  青然将众人引入玲珑台上,便向天妃处复命,此地周围四季有温泉水围绕四季氤氲,此时的水汽被凌霜仙君隐去,倒是难得一见原本的模样。周围溪流七拐八绕其中多有黑色层层横纹的怪石林立,水积的不深,滚滚涌动的活泉水像极了佛所的尼盤河水。仙娥将一些果品放入木船推进稍微平稳些的水流中,青然捞起一些摆上天妃前的黄藤木条案。正中的玲珑台距离有些远青然看的并不确切,不过一众人等在稍作整理等待佛前来住持。

  只见西方世界涌动起华宝祥云,红霞的云雾一直绵延到玲珑台的边缘,云雾中洒落的花雨带着些许潮湿清冷的空气,蚊枋给迭薇紧了紧斗篷。

  烟云散去,佛衣金身立于台上,左右有些嘈杂,青然飞身前去,只听蚊枋略带诧异的问到“原来是你。”

  台上的佛慈眉善目的笑了笑无悲无喜,“我在西方修行的药师品,听闻此次的仙人身体有虞,倒是恰可以用的上。”

  蚊枋沉默良久终是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迭薇神色变得生动了些“梃梳你真的成佛了,真好。”

  倒是佛听闻此言神色有些触动,凄然的笑了下“如今我的因过终于了解了,当初不过是自己太过痴愚,却也因祸得福,勘破自己的障疾。前尘幻象终强求不得。”

  青然见梃梳抬指间将一注金光引向迭薇眉心,种种业障如同黑烟,被光影灼去。

  梃梳笑了笑对迭薇道“你我如今也真不算无缘,世事造化,因缘际遇,果然一切不可说,不可说。”

  而后佛身化影而去,并没有像之前贺帖所言住持婚典,玲珑台上有些躁动,不多都是因为迭薇病症得解的喜悦。青然领命于台上宣读贺言,新人在家眷的簇拥下完成拜典,一切终是如期而至,如期而止。

  青然下台后坐于天妃身畔,接过天妃递来的果子,刚啃个边,听天妃言道,“世事总有造化万千,梃梳于无妄业火中证得佛道,也是难得的机缘,凡是不弃便有转机。”

  青然听着点了点头,却又不明就里,冲天妃笑了笑。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三十三篇镜华录》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我,天阙宗掌门
2大小姐的鬼才护卫
3跨界修真大富豪
4硬核玩家
5阴婚难逃
6无上
7农园医锦
8辣手小医妃
9纪少,你老婆超甜的
10一吻成瘾:总裁的头号甜妻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领主凶猛 作者:木鱼啊
领主贵族 29013字
穿越成为中世纪的领主,他原本以为能够走上人生巅峰,却没想到这世界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

2武道进化 作者:南派三酥
未来幻想 566725字
觉醒提升实力,增加寿命,觉醒基因就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前世的病秧子,意外开启基因觉醒之路!

3青天有鉴 作者:水冷酒家
都市生活 157672字
车祸背后,隐藏着惊天大案,迷雾重重,危机四伏,法官迎难而上,不畏强权,破解迷局,青天有鉴。

4冷面老哥 作者:错路
都市生活 311804字
他冷漠,少话,是修炼界新晋超级天才,却有着惊天之秘,身世成谜,为了妹妹寻找真相努力活着。

5狂徒升仙传 作者:厨哥炒素菜
现代修真 452506字
问君何为战,剑遥指苍天。数王侯将相,谁与我争狂?就算亿年神佛万年魔,看见了我也得叫大哥!

6病幻清除计划 作者:恨铁不成鱼
都市激战 81294字
精英成罪犯?还要惨遭清除?一人对抗这灰色的世界未尝不可。疯狂病幻已上线,相关人员请逃离!

7NBA制霸名人堂 作者:七行万里
篮球风云 99329字
人生有希望,命运有转折。板凳球员的逆袭之路!NBA不是目的,名人堂才是终点!成就史上最强!

8长在春风里 作者:牛凳
官场风云 7629字
2006年,从大学走入社会的这个夏天,陆远和他的死党们喝光了天台上所有的啤酒向昨日告别。

9失落之境 作者:一期再会
游戏异界 135371字
某天醒来,杨程却意外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奇幻的世界!一个只靠力量称霸的世界。

10情涩 作者:葡萄v
现实经历 101680字
为救入狱男友,设计陷害沈砚风。他厌我憎我,用最狠毒的手段对付我,却又在我落入深渊时拯救我。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