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频>> 历史军事 >> 黄龙脊 [书号2852528]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一章 往事

2018-07-11 01:19:16
  4

  时光如梭,转眼已是夏末秋初。德顺家的烟炕已冒起青烟,也就是说,德顺早已不得不一天十二个时辰,都要吃住在烟炕旁的小棚中了。烤制一炕烟叶儿,需要不停歇地连续烧烤数天,中间还要差不多脱得几乎一丝不挂,进入高温的烟炕中,前去查看烟叶的成色,以便决定是停火出烟叶,还是继续烧上几个时辰。

  一天深夜,刚吃了一块儿烤红薯的德顺正在打盹儿,隔壁水镜家大门口,突然传来几个人的说话声:“不会不在家吧?大门里头锁着呢,千万别让我们扑个空啊,白走这十多里地儿。”

  时值万籁俱寂的夤夜,德顺无法看清来人的模样,但声音却清晰可闻。

  想起前段时间关于水镜的传言,德顺不禁心里一紧,有心给水镜报个信儿,让他提前有个准备,甚至可以从从容容轻轻松松地从他家较为低矮的南院墙越墙而走。想到这里,德顺走近水镜家大门口的隔墙,在墙西边有些自保地主动打招呼道:“恁是水镜的朋友吧?半夜三更投朋友不容易,肯定走了不少路,也饿了吧?要不先到我棚里来歇歇脚解解乏、吃个烤红薯?水镜可能不在家,我今儿个还一直没有见到他。”

  德顺想拖住这些人,然后找机会给水镜报信儿。其实,他知道水镜在家。傍晚时分,德顺还和刚从地里收早玉米回家来的水镜打过招呼,两人还谈论过今年的收成之类,水镜还吃了一块儿德顺在烟炕里烤的红薯。他此刻肯定在家,估计劳累了一天,正在酣睡。

  这几个看不清面目的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并不被德顺的热情所打扰,反而同样热情地回道:“不了,水镜应该在家,我们和他约得好好的。”

  德顺看事情没有回旋余地,只好顺水推舟般地说:“那我帮恁喊喊他。”

  言毕,便高声叫喊起来:“水镜,水镜,水镜,在不在家呀?赶紧起来,大门口有几个朋友找你。”

  平日里慢声细语的德顺,此刻前所未有地高声叫喊起来,甚至叫得有些撕心裂肺,喊声在寂静的夜里传遍整个小龙脊。显然,德顺在给水镜传递消息:赶紧跑吧,韩老六的人来了!水镜家院外南侧,没有任何人家,他完全可以从那里翻墙逃走。

  杀人如麻、见惯了各色人物的土匪,情商也不低,他们很快洞察了德顺的用意,便赶紧制止他说:“中了,甭喊了,忙你的去吧!”

  说完,土匪一行五人,十分轻松地翻墙而入。眼瞅着事情没有任何转圜余地了,德顺只能捶胸顿足,暗叹水镜此次在劫难逃了。

  德顺有五个孩子,三儿俩女。作为水镜的邻居,两家处得其实并不十分融洽。一怪水镜强势,二怪大家生活都不宽裕,不得不斤斤计较。为此,平日的磕磕碰碰就在所难免。但关键时刻,他还是不希望水镜出啥大差池,一来他坚信远亲不如近邻这条古训,二来他从小就耳濡目染仁义道德礼仪廉耻之类的传统文化、以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佛家理念,这都不允许他袖手旁观。水镜虽然脾气大,人也强梁一些,但他罪不至死啊。

  中国人就是这样:平时邻里甚至兄弟姐妹之间,难免会磕磕碰碰甚至打打闹闹,但一旦有外村或外族入侵,大家却天然本能地共弃前嫌、空前团结、一致对外。

  正在酣睡的水镜,被翻墙而入的土匪们堵在正房中。最先被惊醒的,是水镜媳妇。女人往往比男人敏感得多,也机灵得多。四个孩子正无忧无虑地继续酣睡着,少年不识愁滋味啊。

  再次在水镜家大门口,看到从酣睡中被众土匪裹挟而来的水镜时,德顺的眼睛已适应了夜的黑暗,并从墙西边他自家的院子,来到水镜家大门口。站在水镜家大门口的德顺,几乎贴身看清了面前几个土匪的大致轮廓和装束:个个精瘦,身穿对襟粗棉布褂,头上没戴头套,但脸上显然涂抹了类似烟炕洞中生成的黑灰之类的东西遮面。其中一个稍胖些的汉子,腰里插着盒子炮;另外俩个背着土枪,颍川一带热衷野味的人们打猎用的那种,就是里面填着*混和着铁砂的那种;其余两个,还是孩子模样的身高和做派,光着脚丫,各拿一把红缨枪,且枪比人高。

  裹着小脚的水镜媳妇,蓬头垢面披头散发,手中抖抖地提着一个纸糊灯笼,紧跟在这帮人后面,一路走来紧紧张张趔趔趄趄、深一脚浅一脚的。

  此时,住在德顺家西邻的许巧生他爷许双木,手里拿着梆子,也来到水镜家大门口。德顺高喊“水镜,水镜,水镜”试图通风报信时,惊动了正敲着梆子在小龙脊巡夜的双木,并循声赶到这里。

  一起和双木来到现场的,还有我父亲,那时还是个少年,一个被迫流落到小龙脊的孤儿寡母家庭的孩子。这对孤儿寡母,曾得到过水镜的关照和保护。这就是水镜,遇强不弱,遇弱不强。是夜,刚好轮到我父亲跟随双木值夜打更。

  颍川一带规矩,无论大小城镇乡村,晚上一律安排一老一少联手巡夜;巡夜时要不停地敲打梆子,以示平安无事。巡夜的主要目的,是防火、防盗、防匪。这三种目的,尤其是防匪,在有自卫队或壮丁队的颍川县城大龙脊、大镇如小龙脊东边的大陵或西北方的固厢,或能全部实现,但在没有任何兵丁组织的小龙脊,巡夜只能起到防火、防小偷小摸的作用,至于防范有规模有组织的土匪甚至是盗窃团伙,只能是镜花水月中看而不中用了,根本就无能为力。

  现在,无能为力的双木和他这个十多岁的少年搭档,就在五个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土匪身边,双方近在咫尺,但二人却战战兢兢毫无作为,只能沦为一般看客。

  很多年后,父亲都无法忘记这个夜晚水镜媳妇惊惶失措的样子、以及与她形成强烈反差的水镜那毫不畏惧大义凛然的豪迈神态。

  每个人一生中,都会遇到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也肯定会面临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场面。

  水镜媳妇、德顺、双木和少年一行四人,紧跟在裹挟着水镜的土匪后面,一起来到小龙脊西北角那个苇子坑的东北侧。在一片鼓噪的蛙声和蝉鸣声中,带盒子炮的土匪发话了:“恁都回去吧,别跟着了,水镜明天就会回来。”口气不容置疑。

  早已六神无主的水镜媳妇,却执意要一直跟过去,并情不自禁地哭着央求土匪。水镜明白,此去应是良辰美景虚设,自己的阳寿,将止于今晚;让自己年轻漂亮的老婆跟着,不但于事无补,还会伤及她本人,四个孩子不能同时失去父母!想到这里,他宽慰媳妇说:“回去吧,我不会有啥事的,看好孩子们。”

  裹着小脚的水镜媳妇,一万个不情愿地放慢脚步,继续抖抖地提着灯笼,在土匪的恐吓和谩骂声中,慢慢落在土匪和丈夫身后,眼看着由水镜和五个土匪组成的一团黑影,缓缓地向北蠕动着,沿着从小龙脊到梁营方向的那条土路,由清晰到暗淡,逐渐融化消解在暗夜的黑色中,像是世界末日。

  对水镜媳妇而言,此时此刻确实是她的世界末日。她身后不远处的苇子坑边,是由德顺、双木和一个少年组成的另一团黑影,这团定定地站立着呆若木鸡的黑影,在无星少月的深夜,缺乏清晰的轮廓,更像是暗夜这种看不见摸不着颜色的一个组成部分。

  今夜秋高气爽,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让人觉得舒畅。大家都毫不例外地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急迫甚至阻滞;在这个本应温暖踏实的季节,大家却有些许说不出来的寒意和恍惚,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微微抖动着。

  就在这些近乎凝固的众人觉得时间缓慢得快要停滞时,北方突然传来一声带着回音的巨响:“砰。”

  几乎与枪声同时,水镜媳妇突然倒在那条土道之上,随之一团不大的火光,在暗夜中突然极为刺眼地闪起。不大的纸糊灯笼起火燃烧起来,又很快因被烧尽而暗去。一切疾如流星,快如闪电。她身后不久前还雕塑般呆立着的那三人团黑影,突然间却充满了能量般复活,冲向水镜媳妇倒下的方向……

  第二天黎明,水镜的尸体在小龙脊村北、固厢以东的荒野中被找到,他脑袋上千疮百孔惨不忍睹。大家都说,这是因为土匪使用了炸子的缘故。所谓炸子,就是由*和大小不一圆圆滚滚的铁砂混合而成的散弹。

  后来传言,有看秋人无意中听到土匪和水镜的临终对话。水镜要求死个明白,土匪便告诉水镜说:“你得罪了邻居,几近扒房杀牛。”土匪还明明白白近乎摊牌般地告诉水镜,这趟活儿是五斗麦子密的。

  水镜问:“那我给恁七斗麦子赎命咋样儿?”

  土匪答:“那不中,俺不干不讲信誉的买卖。你要真想报仇,以后让恁家里密俺杀你的仇家,还是一命五斗麦。”真是盗亦有道。

  尽管已是穷途末路,生命也已进入残酷的倒计时,彻底明白过来的水镜,还是不改往日的本性,他十分虎气地要求土匪:“伙计,活儿做得漂亮些!”

  土匪回道:“放心吧,一响就中。”意思是一枪毙命,不会受罪。

  传言还说,仇家通匪杀水镜,是通过霍营的保长亲家霍铎和土匪搭上线的。

  水镜媳妇也听到了这些传言,但此时家里刚刚失去顶梁柱的她,真正是孤儿寡母,即便有心报仇,也无力密土匪,五斗麦子绝不是一个小数。而且,密土匪也绝非易事儿,它需要牢靠的牵线人,到哪里去找牵线人呢?更何况,谁是仇家?去杀谁?她心里根本就没底儿,传言毕竟是传言,不能作为切实的证据。

  对水镜媳妇一家来说,一切突然变得无序而混沌起来,生活也不再是原来的模样了。

  祸不单行。水镜一家的劫难,还远远没有结束。水镜暴死后不久,他那俩个年少而英俊的儿子大龙、二龙,竟也不明不白地先后被毒杀!至此,曾经勇武异常不甘人后的水镜,彻底断后。

  新的传言说,这是成为世仇的邻家,想通过这种近乎斩草除根的方式,彻底霸占水镜家的田产。

  此时,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军队,正在颍川一带展开拉锯战,双方你来我往走马灯儿一般。在此动乱不堪缺乏一个稳定地方政府的环境下,大家个个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哪一方都无法顾及这种缺依少据传言中的单个人命官司。

  自清末至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州一带土匪蜂起,大杆小杆不可胜计;至于颍川境内,绑架勒索杀人越货之事日有所闻。在这种整个国家风雨飘摇、个人完全无能为力的社会大环境中,个别家庭的不幸、哪怕是此类杀人之大不幸,也只能被无情地延续着;与此同时,她们对仇家的怨恨,也在滚雪球般不停地扩大着;苟活于世的亲人,一时无法找到释放胸中悲愤块垒的任何出口。生于这种国度、长于这块土地,有时也是种很无奈的事情!

  于是,传言在七十余年以后的今天,也只能依然是传言;既有的证据、相关的人事,都几乎消失得干干净净,一切都已近乎无迹可寻了。

  但传言却没完全消失,一切还未到云淡风轻之时。在极度缺乏几乎任何现代娱乐形式的年代,传言,无论其真假与否,都会变成一种颇耐玩味的特殊玩具,而不停地被大家反复把玩、咀嚼、反刍,并在不知不觉中被编辑、夸大、异化、升级、甚至篡改。

  传言是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特殊消遣方式。在农耕为主的年代,尤其如此。传言之娱乐性,绝不亚于后来信息化时代的任何消遣方式。

  后来,当很多事情进一步水落石出、更加明朗化以后,有人这样评价水镜和后小龙脊四合院的赵老三:恶蛋不恶,孬蛋真孬;恶蛋水镜只是脾气暴躁不讲究说话方式,按后来的时髦说法就是情商低,但他从没干过伤天害理儿的事情,反而在他被谋杀前不久,还出手相助杀死过侵犯龙脊的日本鬼子;而孬蛋则心狠手辣,正如他五弟后来在和他干仗时一时激愤所说的那样,他手里有两条人命!

  “恶”与“孬”之优劣好坏,由此可见。

  不久前,陪年届九旬的老爹外出寻幽访古、试图刷新他儿时的记忆,让他开心健康。汽车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平展展田野中穿行时,一块长满数株高大野生树木、与周围绿油油的麦田极不协调的小高地,十分突兀地映入眼帘,我也没太在意。父亲却突然隔车窗指着此处说,那就是水镜死难处!七十多年前有座旧砖窑。

  仅此一句话,便在我心中翻起巨浪,这个地方也不再平凡,让我瞬间想起龙脊很多陈年旧事,更仿佛看到水镜正独立于晚秋树影中,不停地向小龙脊张望。此处据小龙脊仅一箭之地,只是咫尺之隔,他却永远无法回到热爱的亲人故土身边了!

  几天后又两次无意路过此地,隔着车窗,我长久凝视着那里,目光久久不愿移开;思绪如开锅的沸水,剧烈翻腾着,想念那个岁月的人、天和地,主角是从没见过的水镜。

  远处含烟,幽幽渺渺,轻舞飞扬中,其中隐约有水镜的身影,还是那么自信、虎势,似乎他还活着,还是雄姿英发的青年一枚;而他当年关照过的那个少年,却已老态龙钟,正悠然享受着夕阳之大红美!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黄龙脊》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我的超凡女神
2追凶法医
3妖星封神
4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5山海禹皇记
6龙脉天师
7美男榜
8头条婚约
9惟愿初见似随心
10独占婚宠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夺命神医 作者:最下不及情
都市生活 982466字
他,一个医生,既是神医,也是杀神,在这个都市里,他就是王者!

2疯狂农民工 作者:弹剑吟诗啸
都市生活 4954262字
阴谋、权势、黑道,统统玩转。小小村官,手控官场,一路伴红颜。

3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作者:木林森444
历史穿越 3258904字
舰队穿越,没有主角光环的穿越者们,能否在这个乱世中实现自己的梦想?

4超级猎场主 作者:骷髅头
乡村乡土 4070字
猎户家出了个傻子,大家都爱欺负他。有一天,大傻子救了只黑羽凤凰……

5妖怪福利院 作者:三点金
都市生活 39181字
我叫陈凡,是一名光荣的外卖小哥,万万没想到,来自桦山福利院的一份外卖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6致命记忆 作者:结局后才明白
侦探推理 102852字
离奇失忆卷入重重血案,多重身份无法辨别真伪,幕后黑手究竟是人是鬼?

7无敌学生俏校花 作者:秋江独钓
校园风云 845111字
来城市上大学,误打误撞认识社会大姐,又意外卷入高层人士的游戏。

8帝师 作者:南宫吟
古典仙侠 256183字
为报复家族,他忍辱负重读书,儒道佛合一成万界帝师,驾驭鬼人仙!

9我的灵异笔记 作者:罗桥森
灵异奇谈 143639字
我们怕鬼,但却总拿着诡异的故事吸引注意,却忘记了,天地有神灵!

10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作者:阿途99
都市激战 217071字
白天负责保卫,晚上记得陪睡。当陈仪签下了那张契约后,发现这尼玛完全是个坑啊。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