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频>> 玄幻奇幻 >> 狮心传LionHeart [书号283889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一章:从绝望开始……

2018-06-12 02:15:15
  大火将黑夜的景色照如白昼,随热气扬起的灰烬与刺鼻的气味一起弥漫在空气当中。那曾经被称为“家”的地方在大火的侵蚀下逐渐失去了原来的形态。那些家伙们在熊熊燃烧的大屋前咧开嘴露出魔鬼般的笑容,他们手持染血的刀刃,瞳孔中燃烧着业火。

  “啊……啊……”

  少年瘫坐在山丘上,从体内深处涌出阵阵恶寒,身体的神经如同被冻结了一般无法动弹,无法移开视线,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疯狂的一幕就这样发生;少年半张着嘴,喉咙却无法发出声音,就连哭喊也做不到;这副颤抖着的身体仿佛不再属于自己。

  “小鬼在那边!躲在山坡上!”

  恶意的视线向少年袭来,充满杀意的眼神仿佛化作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少年的咽喉,强烈的恐惧令少年忘记了呼吸。

  “抓住他!”

  他们绕过燃烧的大屋,少年知道死亡将冲自己而来。

  必须得走,不快点走的话会死的……

  “哇啊啊啊啊!!!”

  求生的本能刺激着麻木的身体,少年不顾一切的奔跑起来。

  穿梭在树丛之间,周围的景象都化作残影;火把的火光在黑暗中随着脚步声摇曳着,脚步声渐渐的更加的接近了。少年的步伐因疲惫而变得沉重而紊乱;胸口因缺氧而传来阵阵刺痛,呼吸失去了节奏,每一次喘息都能感觉到喉咙深处传来的血腥味。

  他们越来越接近,少年的体力也接近极限……

  突然,一根藏身在黑暗中的藤条缠上了少年的右脚,奔跑着的身体失去了平衡,少年被惯性狠狠的甩了出去,身体重重的砸在山坡上;少年顺着山坡如滚石一般滚落,身体一次又一次的撞在岩石与土地上,皮肉被尖锐的树枝所贯穿,被石子的尖牙划开。

  少年的身体在滚落不断的弹起,又不断的下落,他挥舞着手,企图用脚支撑起身体,但都是无用功。下落的速度太快,凭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让自己的身体停下。

  这时,一阵强烈的冲击直击少年的脑门,少年失去了意识,持续下落的身体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

  睁开双眼,天色已经接近黎明,山边的太阳将天空照的蒙蒙亮。

  “我还活着……?”

  身体各处都传来阵阵痛楚,少年感受到自己依然生存。

  少年用双手支撑身体坐起,却感到手掌传来皮肉撕裂的痛楚,看着自己的双手,两条手臂上布满了割伤与划痕,而手掌已经是血肉模糊。

  少年企图挪动身体离开悬崖边,一阵分筋错骨的剧痛从右脚袭来;少年忍着痛楚艰难的移动着身子,靠坐在岩石上定睛一看,自己的右小腿正朝着怪异的方向扭曲着,骨头似乎已经完全断裂了,少许碎裂的骨片刺透了皮肉露出惨白的颜色。

  少年将视线向周围投去,自己掉落到了一座悬崖旁,失去意识的自己就这么顺着山坡滚落至此。只要再稍稍往前一些,自己就会粉身碎骨……

  如果自己就这样掉下去的话……

  “不……不要……”

  情不自禁的这样想着,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恐惧感再次充斥了少年的内心,灼烧着他的心智。

  少年翻身趴在了地上,用伤痕累累的双臂支撑起满是疮痍的身体,勉强还能动的左脚推动着少年的身体沿着悬崖边缘爬行。

  “不能呆在这里……会被找到……会死的!”

  少年自言自语道,颤抖的声音混杂着痛苦的*,表情也因为忍耐着伤痛而变得扭曲,眼泪从瞪大的眼眶中溢出;少年挣扎着,啜泣着……

  坐在悬崖边缘,少年的双眼失去了神色,低着头凝视着眼前的万丈深渊。长长的血迹延伸至此,这是少年面对死亡所做出挣扎的痕迹;少年感受的到自己的生命正在流失,无论自己如何反抗,自己也已经没有带自己离开这片森林的力气了,只能等待时间慢慢推移,待自己的血液干涸,自己的生命也将迎来终结。自己终将化为路边一具无名的尸骨,成为野兽的一顿佳肴。

  少年看着山谷中弥漫着层层薄雾,透过云雾,少年看见了那如同圆镜一般的湖面和那颗巨大的常青树。原来这片山谷下的,就是这个地方啊?如果要死的话,死在那里也许也不错……

  “是啊……与其苟延残喘,不如一了百了……”

  少年闭上眼的身躯缓缓的向前倾斜,身体的也重心越来越靠前……

  “呃……!”

  感受到坠落感的少年猛地一下将身体收了回来,用血肉模糊的双手紧紧抱着自己颤抖着的身体。明明做好了觉悟,眼泪却又不争气的往下掉。

  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我要遭受这种事?

  为什么我非死不可?

  ……

  “我明明什么错都没有!”

  对,这不是你的错。

  “是啊,我没有错……错的是……”

  是他们,是他们伤害了你和你的家人,是他们那没有道理的恶意夺走了你的一切,是他们为了满足自己无可救药的私欲而想要置你于死地。

  “为什么……?我不曾伤害过他们?!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我?!”

  人的恶意不需要太多理由,人就是这般愚蠢而残忍的生物。

  回想起来吧!他们那丑恶的面容!以及你的父母又为何而死?!

  少年这才注意到,不知从何时开始,一个神秘的声音一直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是谁?你是谁?”

  ……

  然而神秘的声音却不再做出任何回应。

  突然,身后的树丛开始“沙沙”作响;还没等少年回过头,冰冷的刀刃就刺进了少年的后背,一股暖流自后背扩散开来。

  死……

  这个瞬间,少年才意识到自己与这个概念有多么的接近。

  但是此刻,少年的心情却十分的平静;真正的接受了自己已是将死之人的这个事实后,少年的内心反而卸下来重担。

  少年缓缓的回过头,面无表情的审视着身后衣着邋遢的几个陌生男子;看来这个男人在林子里找了自己一个晚上了,那充满怨气的表情现在看上去是多么的滑稽。

  “呵……哈哈……”

  少年轻轻的笑着,笑着他们多此一举。

  “你说的对,这些人真是不堪入目的丑恶……”

  少年的身体渐渐失去了力气,缓缓的低下头,身体随着重心向悬崖倾斜着。少年用余光看着咋着嘴离去的男子们,轻轻的说了一声。

  “诅咒你们……!”

  顿时少年眼中的景色天翻地覆,太阳已经将蓝色的天空完全照亮。

  少年注视着远去的天空,视线渐渐模糊,一丝泪珠划过眼角,往日的景象化作走马灯从闪过……

  少年站在磨坊边上的大水车旁抬头望着天空中的云朵,想要找到一朵看起来像动物的云彩;这个行为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只是少年的兴趣使然罢了。

  “尼奥,午饭差不多好了!”

  大屋中传来母亲的声音。

  尼奥离开了水车旁,回到了大屋的厨房门前,母亲正在将父亲的午饭装进竹篮子里;而将午饭送给在田里劳作的父亲就是尼奥的工作。

  “拿好了噢!今天教堂那里有典礼我需要去一趟,路上别乱跑直接回来。明白了吗?”

  母亲将竹篮递到尼奥手上。

  “好~~~”

  尼奥有些敷衍的回答过后,便接过竹篮跑出了门。

  忽视着身后喊着“不要跑!”的母亲,尼奥像一阵风一样穿过了大屋旁的木桥朝田地里跑去。

  尼奥奔跑着穿过镇子里的大街小巷,向着农区进发。

  溪边戏水玩耍的孩童,邻里居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健壮的牛羊家畜们在悠闲的散着步,人们在闲暇之时谈笑风生。一路上的各种各样的景色,映出了这溪石镇的欣欣向荣。

  溪石镇是个不大的小镇,虽然规模上比起“镇子”称作“村子”更合适,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一块富饶的土地足够一代又一代的镇民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即便现在世道并不太平,对于这里的人们来说也不过是“外面”的事情; 溪石镇位于大陆东南方的边境地带,由于位置偏僻且偏离商路以及地势较高和路途凶险等原因,溪石镇并没有受到领主的统治,虽然名义上溪石镇这片土地仍然被掌管着大陆秩序的伊甸公国中的某位贵族所拥有,但是贵族本人似乎并不屑管理这片“乡下”,自然溪石镇就没有受到军队的保护,但凶险的地势反过来给这个城镇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屏障,不必担心除了野生动物以外的威胁,而且村子里也有不少的猎人,野生动物也都基本不足为惧。

  而且托这位贵族的自以为是的福,溪石镇的居民们并不需要上缴税金和粮食,甚至慢慢的,公国所流通的货币“泰勒”也在镇子里变得毫无意义,溪石镇的居民之间更加流行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我拿你需要的东西换取我需要的东西,溪石镇的人们就是这样过着自给自足,与世无争的生活。

  而溪石镇作为一个城市之所以能够独立维持运作,还得靠村里的农业。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吃不饱的话其他的也都无从谈起。

  尼奥来到了溪石镇的农区,时间正值正午,镇中的农民们有的依旧在田地中工作,而有些人正坐在田边一边回味着一上午的劳作一边惬意的享受着午餐。

  镇中的所有田地都集中在这农区中,尼奥家的田自然也不例外:但是若要找到尼奥家的田地的话就必须继续前往农区的更深处。尼奥继续大摇大摆的走在农区的田间小路上,向着农区深处走去。

  随着尼奥越发深入农区,围栏外的景象慢慢的从木屋石墙转变为一颗颗大树和杂乱的灌木丛;这是因为越是深入农区,也就越靠近野外,甚至有的区域已经越过了城镇原本的规划范围;而尼奥家的田地正是在片规划外的区域当中。

  尼奥的父亲与母亲并非这个镇子出身,而是在许久以前一起定居在此的。当时的溪石镇并不像现在这样繁荣,居民们仅仅为了糊口就已经忙的焦头烂额,根本腾不出存粮来过冬。刚来到这个镇子的尼奥父母很是奇怪,明明粮食已经很紧缺了,为什么农区中还腾着一块不小的地无人耕种呢?

  当时的老镇子告诉这两位刚来的外来人,由于那一块区域太靠近野外,而且防护措施也不够完善。大多数的农民害怕野兽糟蹋了自己的汗血,也害怕自己的受到野兽的伤害,所以分配田地的时候没有人愿意接下这块地。

  两人听后相视一笑并就此决定再次定居下来,他们拾起了农区里的那块烂摊子,并让它活了过来。女子会使用奇妙的法术,野兽不再靠近他们的农田,男人的体力就像是魔偶一样看不见上限,他能够用一天的时间干完别人两天份的工作。

  而如今,尼奥家的那片曾经的不毛之地,在尼奥父母的经营下拥有着能够独自支撑起整个城镇周转的产量。父亲也引以为傲,每当父亲到酒馆玩乐,他的最好谈资就是“这个城镇的所有人家里,有一半以上的存粮都是我种的!”。

  尼奥站在自家田地的边缘,对着田地另一头的父亲大喊着。

  “父亲~!”

  田野中,一个高瘦的男子对尼奥的呼唤做出了反应。他回头看向站在田野边挥舞着手中竹篮的尼奥,嘴角轻轻上扬。

  父亲转身朝着尼奥走来;尼奥向父亲的身后看去,年轻的帮工们已经开始收拾起了农具,看来今天的工作已经提前结束了。

  父亲大步走到尼奥面前,抬起手给了尼奥一个轻轻的爆栗。

  “别甩篮子,东西都洒出来了。”

  虽然只是轻轻一下,但是父亲那双的大手比他自己想象中的更有力,对尼奥来说这一下脑壳还是有点痛的。

  “今天的工作结束了吗?”

  尼奥一边揉着脑袋一边问道。

  “是啊,午饭回家吃就好。”

  说着,父亲将尼奥一把扛在肩上。

  “走!回家咯!”

  “篮子!篮子!要洒出来啦!”

  父亲就像是个提前放学的孩子一样一路向家跑去,而尼奥就像是这个大孩子的书包一样被背在身上;为了不让篮子里的东西洒出来,尼奥尽力了。

  回到家中,母亲已经出门,只有尼奥与父亲一起坐在桌前吃着午餐。

  因为尼奥的母亲在来到这个镇子之前似乎担任过祭司之类的工作,所以来到镇子之后经常会去镇子里的小礼堂主持一些典礼和仪式;并且她对治愈法术也有着一些心得,经常为村子里生病受伤的村民治疗。虽然早已不再是公国承认的圣职者,但是在这个村里,她就是公认的圣职者。

  今天举办的典礼是一对新人的结婚典礼,母亲本人表示自己以不是圣职者的身份无权代表神的名义为新人赐福。但是村民们还是一致认为这个任务只有她能够胜任,话都讲到这个份上,母亲也不好拒绝,只能翻出自己曾经圣职者时期的服装着手为典礼做准备。

  “说起来,圣职者的母亲是什么样的?我还从来没见过呢。”

  虽然曾经也问过父亲关于母亲当圣职者时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父亲的回答总是轻描淡写。

  “你看过了当然就无所谓啦,我还从来没看过呢!”

  就不能满足一下可爱的儿子的好奇心吗?

  尼奥在心里如此抱怨道。

  靠人不如靠己,尼奥正独自躲藏在礼堂大门前的草丛中。

  随着挂在礼堂房顶的大钟响起,紧闭的礼堂大门缓缓的打开了。先走出来的除了村民,还有一些武装起来的卫兵,走出礼堂的卫兵们立刻有序的在大门左右站成两排。

  “结个婚还带着卫兵?看来礼堂里的人来头不小啊。”

  躲在草丛里的尼奥如此想着。

  不一会,穿着这白色婚纱的新娘和穿着华丽的男性走了出来。尼奥认得新娘的脸,她是镇子里一位小地主家的小女儿,比尼奥年长六岁的她,今年刚好是能够结婚的十六岁。而新郎就很面生了,至少尼奥从来没有在镇子里见过类似的脸,不然丑成这个样子肯定会让人影响深刻的。

  新郎的身高比新娘还要挨两个头,驼着背大着肚子,穿着衣服看上去就像是在腹部和背后垫上了枕头一样。眼睛一大一小,肥大的嘴唇周围还残留着胡渣,长短手,罗圈腿。

  “哥……哥布林……?”

  会这么想并不是因为尼奥失礼,一同参加婚礼的镇民们,看着新郎的面貌,也都不约而同的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新郎牵着新娘的手,脸上挂着自得(看上去应该是)的表情对着人群挥手,仿佛在炫耀自己的战利品一样。而新娘则沉默着,盖着白色的面纱安静的低着头,完全看不出喜悦之情。

  届时,在场所有人的神情都突然严肃了起来。

  尼奥的母亲出场了……

  尼奥不禁瞪大了眼睛,母亲穿着着厚重圣职者服饰的样子看起来是那样*肃穆,白色的丝绸和金色的花纹被太阳照的闪闪发光,乍一看好像是母亲披上了一层光纱一样。

  “以马萨圣灵之名,我宣布,莉萨.尼格尔 与 海特.泰普 结为连理。从此永结同心,永不分离。”

  短暂的沉默过后,由一位卫兵起头,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鼓起掌。顿时礼堂周围响起了浪花一般的掌声,而新郎也张开那张厚重的嘴唇哈哈大笑着。在这看似喜庆的氛围中,尼奥仿佛看到新娘的肩膀在微微颤抖,就如同啜泣一般……

  其实尼奥这次出行并不只是为了观看婚礼,只是“反正都要路过,就顺便看一下。”这种程度的事情,尼奥重新绑紧了系在胸前的包袱,这里面装着给他的一位朋友的午餐。

  尼奥穿过镇子的后门,有一条顺着小溪向前延展的道路;向前走一段距离,小溪就会出现分流,路也会被分开;目的地就在顺着分流的那条路上。

  继续顺着道路前行,尼奥走进了一片树林中,这片树林通常镇子里的樵夫和猎人也会来,但是能够触碰这片树林深处的秘密的至今只有尼奥一个人。

  沿着小溪继续深入树林,树木的枝叶变得更加茂盛,从树叶空隙中洒下的阳光淅淅沥沥。空气中弥漫着的狍子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得清晰可见,这些袍子也仿佛给予了阳光形体一般。给这片有花有水的树林添上了充满韵味的一笔。

  将鸟儿的吱吱声当作音乐,尼奥继续沿着小溪向前。终于在不远处看见了那座长满青苔的石桥,最终的目的地,就在桥的对面。石桥十分古老,虽然建造在这样偏僻的山林里,但是桥所用的石料都是精心装饰过的,无数的纹路构成各种各样的图案,仿佛是在这座石桥上作画一般。

  从滑溜溜的桥面上滑过,再走下一条长长的坡道,就可以看见一面巨大圆镜躺在地上,那由溪水汇聚而成的圆形湖面。湖面反射着阳光,随风而起的波浪让阳光看上去像是化成了无数光点,就像是白天的星斗一样闪烁着。

  湖边生长着各式各样的花装点着鲜绿色的草地,然而要说这里最起眼的。那还得是生长在湖泊对面的那一棵巨大的常青树。

  站在树下,仰望着那巨大的身姿,它就如同一位威风凛凛的巨人一般耸立着。每当有风吹过,翠绿的树叶随风飘动的沙沙声,风穿过树洞的呼呼声,都仿佛是它在喘息。

  这片人间仙境般的美景就是尼奥的秘密场所,但是此行的目的不光在此,在这里还藏着另一个小秘密。

  尼奥坐在了常青树下,解开胸前的包裹,那是与父亲吃午饭时剩下来的熏肉;这是带给那位朋友的午饭。

  每当尼奥来到这里,就会站在这棵常青树下,吹响口哨,然后它就会出现。和往常一样,深吸一口气,吹响的口哨声在山谷里回荡着。

  然后那位“朋友”便现身了,一只年幼的雪狼。

  没错,它是一只狼。

  洁白的毫毛反射着阳光,尼奥看着站在湖泊对岸的小雪狼,一瞬间竟觉得是它自身在泛出光芒。

  看见尼奥带来的熏肉,小雪狼立马撒开自己的小短腿朝着常青树下的尼奥跑来;虽然看上去好像很努力在跑了,只是因为身体还小所以腿也短,那与气势成反比的速度看上去真令人忍俊不禁。

  伸着舌头喘着粗气,小雪狼终于跑到了尼奥的面前,看那副样子不仅累坏了还饿坏了,口水顺着小雪狼伸出舌头滴在地上。

  靠着常青树的树根坐在草地上,尼奥惬意的看着周围赏心悦目的景色和正努力的咀嚼着熏肉干的小雪狼;回想起自己最初将它带来这里时,它还比现在要小一些……

  尼奥回想起自己与父亲一起同村里的一位猎人学习打猎,他们在猎人的带领下来到了野外的树林中。父亲与猎人在一旁指导尼奥用手中的弓箭射中一只野猪,就在尼奥集中精神瞄准的时候,一阵风带着一根杂草飞进了尼奥的鼻孔。

  “啊嘁!!”

  一声喷嚏吓跑了目标的野猪,箭矢也从拉开的猎弓上飞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在了一丛树丛中。

  “呜……!”

  猎人与父亲都在为这次失误感到惋惜,也安慰着失败了的尼奥,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从树丛那头传来的幼嫩的悲鸣声。

  随后,尼奥趁着父亲与猎人一起寻找新的猎物的空档,来到了树丛附近寻找悲鸣声的来源。而在哪里发现的就是它,一只幼狼,浑身洁白的毛发仿佛泛着微光。一只熟悉的箭矢射中了它的后腿,那正是尼奥失手射出的箭矢……

  随后,尼奥便将受伤的小雪狼安置在了这片秘密场所,每天带来食物和药物帮它疗伤,希望这样能够对弄伤它这件事做出一些补偿。

  而当小雪狼第一次站在这片美丽的景色中,那洁白的毛色竟显得如此圣洁美丽……

  当尼奥睁开眼睛时,天空已披上了一层晚霞,回忆着过去的尼奥不知在什么时候睡着了。腹部莫名的感觉到重量,抬头一看小雪狼把尼奥的肚子当作枕头正呼呼大睡着。

  尼奥随手从地上拔起一根草,轻轻的拨弄起小雪狼的鼻子。

  打了一个“嘁!”一样的喷嚏,小雪狼也醒了过来。

  小雪狼看着尼奥,眼神里有丝困惑,就好像在问“你干嘛?”

  “今天太晚了,我要回去了。”

  说着尼奥收起装熏肉的空包袱,起身准备离开。

  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勾住了自己的裤腿,回头看去,小雪狼如同在挽留一般叼着尼奥的裤腿。见尼奥回过头,小雪狼也松开口。

  尼奥继续迈开步伐,这次小雪狼转到了尼奥的面前挡住了去路。由于小雪狼身材还小,尼奥很轻松的就从它的头上跨了过去。

  接着它又咬住了尼奥的裤腿阻止尼奥离开,尼奥无奈只好停下脚步蹲在小雪狼面前。

  “你今天怎么了?我明天还会来的呀。”

  小雪狼像是*一般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是在拼命的想要传达什么的样子。

  尼奥看着天空已经夕阳西下,这个时间回去肯定要挨母亲的一顿骂了。而且如果天色太暗,自己也没有自己能抹黑从森林里走出去的把握啊。

  尼奥左瞧瞧右瞧瞧,从地上抄起了一根棍子。

  “小雪狼,看这个。”

  小雪狼看到手上摇晃着的树枝,立马兴奋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尼奥手上的树枝。

  “去捡回来!”

  尽全身力气尼奥将树枝甩了出去,小雪狼立马扑哒起它的小短腿跑去捡树枝;而尼奥也趁着这个空隙,离开了秘密场所。

  当尼奥回到家中时天色已经几乎完全暗下来,也理所当然的被母亲给好一顿数落。本来应该这个时候帮打掩护的父亲也因为提早结束工作,大白天的就跑去酒馆喝了个烂醉而呼呼大睡着。

  “我的母亲不当圣职者的时候更像老巫婆……”

  终于母亲结束了她的说教,不管是她还是尼奥都身心俱疲。

  然而夜幕降临,尼奥却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今天小雪狼的一反常态让它感到在意;而且今天欺骗了它并逃跑尼奥也对此抱有一些罪恶感的。

  无法入睡的尼奥坐起身来,无意间望向窗外。

  “小雪狼……?”

  不远处的山丘上,出现了熟悉的身影,那在月光下泛着光芒的洁白毛发,拥有这样神奇的毛色的生物只有小雪狼了。小雪狼从来没有自己跑出森林过,至少从来没有像这样来到城镇附近。

  “是为了找我么……?”

  尼奥看向睡在另一张大床上的父亲和母亲;确认两人已经熟睡后,便轻手轻脚的爬下床,穿上鞋子走出大门。

  尼奥顺着山坡前往小雪狼所在的山丘,山丘并不高,登上山坡数十步就能到达,但是当尼奥站在山丘上时,却不曾看见小雪狼的身影。

  “你们是谁!”

  “你们把尼奥怎么了?!”

  突然,大屋中传出父亲的怒骂和母亲惊恐的声音。打斗声,撞击声,农具打翻在地的碰撞声,木块断裂的声音,以及父亲与母亲的哀嚎。

  他们手持凶器与火把,用火把点燃了大屋,凶器上残留着血迹……他们如恶魔一般的笑着……

  不知过了多久……

  尼奥再次意识到了自己的存在,身体的感官变得迟钝,连痛楚都无法感受到。

  为什么自己没能死去?为什么上天如此残酷?还要让被夺走一切的自己继续承受着一切吗?

  “呜……”

  从尼奥的身下传来熟悉的声音,尼奥这才注意到自己正被什么驮在身上。

  “小……雪狼……?”

  “呜!”

  熟悉的声音如同回应着一般再次响起;尼奥尝试着睁开眼睛,但眼睛却仿佛被蒙上了一层薄雾。模糊的视线中,那洁白的毛发仿佛泛着微光。

  强烈的睡意随着少许的安全感一起涌了上来,意识又渐渐的从尼奥的身体上被剥离开来;在意识即将陷入沉睡的瞬间,尼奥仿佛感觉,小雪狼的身体比印象中的大太多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狮心传LionHeart》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岭南宗师
6妙手狂兵
2龙猿吞天诀
7星囚
3千万大奖
8厨娘致富记
4深夜请勿点灯
9盛少,情深不晚
5王爷家的美味娘子
10婚途有坑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医路风云 作者:最帅的帅白
都市异能 1501979字
实习马上结束,楚天羽发现竟能自由穿梭现实与末世, 一个崭新的大时代向他打开了一扇大门!

2仙墓 作者:七月雪仙人
奇幻修真 1178873字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万仙陨灭,仙界当中仙墓林立。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3太古魂帝 作者:七言绝句
东方玄幻 1523189字
修者为贼,窃天地养自身,窥大道立根基,损磨乾坤,为大道之孽,天地不容。

4官道巅峰 作者:钟表
官场风云 1241830字
县委破格提拔,乡镇干部王晓松凭着一身浩然正气,斗智斗勇,挑战各路权谋。

5弄潮时代 作者:天堂发言人
都市重生 1111313字
我来深市十年,亲眼看着这座城市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发展成国际都市,一天一个样,简直是日新月异。

6大命师 作者:生死涧
都市异能 56005字
天地万灵,皆有命运。他却无命无运,忘却记忆。纵使长生不死,也只为寻找真相!

7恋上冰山女总裁 作者:山中有爷
都市异能 240213字
突然我冒出来个儿子,他指着总裁说是我老婆,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当上公司老板……

8直播捉鬼系统 作者:血色精灵
灵异奇谈 138947字
李冲二十二岁一事无成,直播搭讪被揍,偶然获得直播捉鬼系统,为守护亲人而战,戮尽妖魔鬼怪!

9末世虐杀游戏 作者:云山揽月人
末世危机 579127字
一代特种兵王,遭友背叛而死,这一世,我将主宰命运沉浮,站在食物链顶端!

10有仙自远方来 作者:弈教主
奇幻修真 120021字
有缘人见过,每个人也都听过,但从未有人去过,或许有人去过,那个人从此之后在也就没有出现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