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频>> 历史军事 >> 你是我的丈夫也是我的英雄 [书号282577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章:上海人家

2018-07-12 20:44:52
  这是一九四零年的上海租界,形式各异的建筑,热闹兴旺的街市,川流不息的车辆,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无不透露出一派大都市特有的繁华。尤其这里的夜晚,所展现出来的只有浪漫时尚与歌舞升平,仿佛炮火与硝烟永远都不属于这里。当晨曦撒遍城市的每个角落时,才经过片刻宁静的街道又恢复了昨日的喧嚣。

  长桥路已远离闹市,三庆里就是这段路上一条狭窄曲折的深巷,高低错落的民房显得拥挤不堪,董家阿婆就住在这条巷子深处。这是一处很普通的平房小院,正房与西房各有两间,挨着正房东侧还有半间用作厨房。正房西首一间是阿婆的卧室,另一间是厅堂,既可做餐厅也可会客用。西房的一间是孩子们住的,另一间放杂物。

  这里除了董家阿婆和儿子之外,还有两名成员是不得不提的:一个名叫柱子,生的人高马大憨厚忠直;另一个叫小福,机智风趣瘦小灵活,都比阿婆的儿子小不了多少。他们虽与阿婆家没有血缘关系,却亲密的胜似一家。

  要说董家也是命运多舛,从前也是个大户,有洋房轿车,还开着一家规模不小的纱厂。可没想到的是董老爷却被一个日籍贼友所害,对方为得到董家的产业竟连施诡计,屡造危局,迫使工厂倒闭,债主逼门,走投无路的董老爷最终在悲愤绝望中选择了自杀。后来纱厂没了,洋房汽车也被收走了,董夫人和儿子也只好搬到这里住下,现在算来已经有五年之久。

  柱子是以前董府管家之子,一直跟在身边,老管家去世后,无处可去的柱子也就留了下来。而小福的来历就有点特殊了,他从小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儿,为了生存不得已干上了偷窃这一行,因为身手敏捷偷技高超,所以又被同行称为贼猫小福。不过以前有一次在偷盗董府时却失手被抓,也正是董夫人在警局里为他求情作保才放了他,后来还多次资助他,帮助这只贼猫改掉了偷盗的恶习。自从董家败落后,小福便主动上门拜阿婆为干妈,一心想着要以自己的方式来报答阿婆。

  董昊天就是阿婆的亲生儿子,生得是精壮俊朗、为人也豁达仗义,美中不足就是已经三十岁还没有成家,记得以前那些在董府时天天上门游戏的某某佳丽、某某闺秀们,现在可是躲得再也见不着了踪迹。这就叫富通穷戚世态炎凉,如今阿婆他们对其中滋味是最有体会的。

  今天是初一,早饭后,昊天为母亲递上准备好的布兜和盲杖。布兜里是礼佛用的物品,董家阿婆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多少年来每逢初一和十五都要亲自去观音庙拜佛上香。用盲杖是因为阿婆的眼睛在几年前就失明了,昊天也曾找大夫给看过,诊断是因为伤心过度而导致的视神经萎缩,恢复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阿婆在临出门之前少不了要训诫几句,这个时候孩子们如果在场都会恭恭敬敬站立一旁洗耳恭听。董家阿婆也曾出身大家,念过学堂,有修养,眼下虽然落魄,但家风不坠。就在阿婆训话时,小福调皮地扮着鬼脸挑逗柱子,等招来昊天严厉的目光时才变得老实起来。阿婆训话无非是老生常谈,就是不准作恶,与人为善等等。

  昊天等训话完毕这才搀着母亲出来,送出一段仍旧不放心道:“妈,我看还是让柱子陪您吧,这一路可不近,车来车往的。”

  “不用,都是多年的老道,沟沟坎坎都在心里,放心吧。”

  “可是您现在的身体越来越让我不放心啦。”

  “怎么,嫌我老啊,告诉你,我这是去上香,有观音大士保佑,没事的……”

  昊天见母亲执意独行也只好作罢,目视着母亲蹒跚转过弯才回去。昊天是出名的孝子,他能看出母亲身体近些年来越来越差,所以才特别担心,尤其在母亲独自出门时。

  “天哥,要不然我去陪着干妈?”小福凑过来说。

  “滚一边去,我还不知道你那点鬼心眼,又想偷懒?去!赶紧洗碗去,你瞧你早晨做得那个饭,是人吃得吗?”昊天忍不住训斥起来。

  “天哥,你可别难为我,巧妇还难为无米之炊呢,做个大鱼大肉还差不多,天天就是熬稀饭、煮面条,这能做出什么花样来?”

  “废话,大鱼大肉我妈能吃吗?你从现在开始还是做家务吧,以后让柱子烧饭。”

  “妈呀!你还不如杀了我,哪有男人天天做家务的,不然找个佣人得了。”小福叫苦连天。

  “找佣人你给钱哪?”柱子这时也憨笑着插了一句。

  “闭嘴,大人说话有你什么事?快去洗你的碗。”小福回敬一句。

  “洗碗就洗婉——给你!扫干净点。”柱子把扫把扔过来转身走了。

  “我扫你个头啊……”小福接着扫把在空中挥舞了两下。

  昊天看看这两个顽皮的兄弟忍不住一笑,这才骑自行车出去了……

  观音庙在顺德路,小庙不大,香火还比较旺。这个地方已经是租界边缘,再往外就是令人望而怯步的难民滩。董家阿婆用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挪到庙前,依照老习惯,拾阶而上,进庙上香,敬放供品,跪拜观音,同时默默祷告,向菩萨坦诚心愿。她现在最大的心愿无非就是孩子们的未来,由于家门不幸,丈夫早亡,昊天至今没有结婚娶妇,更别说延续香火了。她为此非常无助,也只有把愿望寄托在菩萨身上,希望老天开眼,神佛显灵,能让她在有生之年看到婚姻之喜降临家门。拜完观音走出庙门,阿婆依然熟悉地数着台阶下来。

  庙门外这时突然出现了一阵嘈杂,成群结队衣衫褴褛的饥民从面前蜂拥而过,原来离此不远有教会在施粥送食。阿婆因为看不见步下最后一个台阶,不料正好被涌过的人流撞到。

  “哎呀!阿婆,您怎么样啦?伤着没有?”这时,人流里快步挤出一个衣着朴实的年轻女孩儿扶住她问。这女孩儿有些特别,虽然天气不凉,却连头带脸被一块头巾裹得很严实。

  “喂!丑丫头,快走吧,又不是你撞得,晚一会粥就没了!”这可能是女孩儿的熟人,一边提醒一边快步跑过去。女孩儿没有理会,扶阿婆坐好帮着检查是否有伤,她好像懂跌打损伤的医术,在慢声细语的安慰过程中已经为阿婆检查过,只是胳膊崴了一下,在她的按摩下一会便不觉疼痛了。

  “姑娘,谢谢你呀!”阿婆缓过神来急忙道谢。女孩儿也不应声,还是为阿婆揉捏着手腕关节。

  “我说丑丫头,”这时那个熟人已经回来了,招呼着说道,“你自己都顾不了自己还管闲事,现在粥也没了,饿着吧。”

  “少吃一顿没什么,这老人家怪可怜的,眼睛又看不见。”女孩儿小声应道。

  “呵呵,可怜?你还是瞧瞧自己吧,谁可怜你呀?”熟人嘲讽起来。

  阿婆虽然看不见,可听得见,抓着女孩儿的手问道:“小姑娘,你的心真好,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儿对这个问题好像有点犹豫。

  “怎么啦?难道对我这个瞎老太婆还有什么不好讲得吗?”阿婆又亲切道。

  “小女子姓于,名静水。”女孩终于吐口了。

  “静水,多好的名字啊!一听就是一个文静有修养的好女孩儿,既然名字都这么好听,他们为什么要叫你丑丫头?”阿婆又问。女孩儿沉默了。

  旁边的熟人倒是嘴快,帮着回道:“嗨!老太婆,你是看不见呀,这丫头脸坏了,怪吓人的,这一辈子,唉……”

  阿婆从对方一声叹息里似乎听明白了,抬起手关切地问了一句:“静水姑娘,能让我摸摸吗?”

  这个叫静水的女孩儿想推辞,可老人还紧抓着她的手,似乎怕跑掉一样,只好同意着把遮挡脸面的头巾拉下来。阿婆用手指轻轻抚摸着静水的脸庞,从额头到双颊,再到嘴角下巴,动作非常仔细小心,不时还带出特别心痛的表情。静水不知为什么,在这种抚摸下竟然感到一种难得的温暖,她不再像刚才那样躲闪逃避,而是有意贴近阿婆的手,静静享受着这份短暂的温情。阿婆不知为什么却忽然笑了,也许是通过抚摸传递了什么用语言无法表达的东西,阿婆却领会到了。

  “静水呀,能告诉我这是怎么搞得吗?”阿婆终于略显不舍得放下手问道。

  “几年前家乡遇到了飞机的轰炸,家里人都炸死了,只有我活着,可脸被烧坏了。”静水回道。

  “唉!这些魔鬼,真是作孽呀!”阿婆愤恨不已,又问道,“你来这里多久啦,住在哪啊?”

  “有十几天了,就住在前面的难民滩。”静水道。

  “为什么不找个事情做呢?”阿婆还在问,静水无言。

  熟人又帮了腔:“就凭这张脸,谁敢用?吓都要吓死了。”

  “我明白了。刚才听说前面有人在施粥,对吧?”阿婆换了个问题。

  “是的。”静水道。

  “可是为我害得你没了饭吃。”阿婆自责道。

  “我不是说了嘛,没关系。我这么年轻,少吃一顿没什么,倒是阿婆您以后走路可要当心哪。”

  “当心是会的,不过今天我倒是要好好谢谢你。”

  “谢我?用不着。”

  “怎么能不用呢,我老婆子可装着钱哪。走!我们去吃饭,正好我也饿了,快扶我起来。”阿婆现在倒是快人快语。

  “这……”静水觉得难为情。

  “你还犹豫什么?快走啊!”阿婆催促道。

  “是啊,既然人家表示谢意,那就去呗,这也算是好心有好报嘛。”熟人也劝道。静水这才顺从地扶阿婆走向街里热闹处。

  在一家小饭店里,阿婆总算松开了紧握静水的手,店伙计上前招呼安排座位,当看明白是一位瞎老太婆和一位丑姑娘时也不禁惊讶地一皱眉。静水低头尽量用长发遮挡着脸,以免影响其他食客。阿婆今天大方得很,点菜也讲究,静水都有些受宠若惊。不过从言谈举止能看出,阿婆是个经历过大场面的人。饭菜上齐,阿婆就像照顾自己孩子一样劝她用这个、劝她吃那个,把个静水感动得差点哭了。

  “阿婆,您别总是顾着我,还是让我来帮您。”静水也一个劲为阿婆添汤加菜。

  两人就这样相互谦让、相互照顾着用完这顿令人感动的饭菜。

  “静水呀,你以后打算去哪呢?”阿婆结完账问道。

  “我还是先回难民滩吧。”静水回道。

  “那个地方我知道,都是草棚子,怎么能住人呢?尤其是个姑娘家,就更不安全了。这样;你跟我走吧,我家虽然不是大户,可多住个人还是没问题的。”阿婆忽然果断决定道。

  “这可使不得,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我说过向你要钱了吗?”

  “可是……”

  “好啦,不用可是了,就这么决定了。来吧:我们现在就回家。”阿婆的语气已经是命令式的。静水觉得自己的确没有勇气抗拒这份亲情,从内心讲:她真得很愿意和阿婆在一起,虽然说不清为什么,可就在庙前被阿婆抚摸脸时,那种不舍就已经强烈涌现出来了。

  “阿婆,静水听您的。”静水上前扶着阿婆。两人相依相偎朝家的方向走去……

  昊天回家已近傍晚,支好自行车,把带回来的蔬菜食料从车架上取下来,小福和柱子这时也迎过来帮忙拿东西。

  “嗬!今天是怎么回事?这院里收拾的这么利索!”昊天奇怪地四下看看,径直进了厅堂。当他面对一桌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饭菜时更是惊讶道:“啊哈!这才一天不见,太阳就从西面出来了,这是你们俩谁得手艺呀?”柱子和小福笑而不语。

  “快说!”昊天逼问。两人同时手指隔壁。昊天这才听到厨房有动静,他知道不会是母亲,出于好奇快步来到厨房,果然看见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正在锅台前忙碌。他咳了一声,女孩儿下意识一回头,就在四目相对的一刹那,也不知是出于惊奇还是恐惧,昊天的头发根都竖了起来。因为面前这个女孩儿的面容实在太可怕了,几乎大半张脸都是被重度烧伤后遗留下来的疤痕。女孩儿也意识到什么,急忙转过身去。昊天退出厨房回来,刚才还让人垂涎不止的一桌美味,现在却让他一阵反胃。

  “怎么啦?天哥,是不是背后一朵花,对面豆腐渣啊?”小福打趣道。

  “哼,我看还不如豆腐渣,简直就是母夜叉。”柱子也跟着凑热闹。

  “是谁找的?”昊天问。

  “这还用说,我俩手气再不好,也不可能捡回这么一个……”小福一时找不到一个更恰当的形容词。昊天终于忍不住来到母亲房间。

  “是昊天回来了吧?”阿婆能听出儿子的脚步声。她此刻正站在神台前摸索擦拭一尊观音像。

  “是的,妈。”昊天应道。

  “有事吗?”阿婆好像在明知故问。

  “是有点事,我是想问问您从哪找来这么一个佣人?如果您以前要是同意的话,什么样的佣人找不到呢,我现在又不是挣不到钱,找两个像样的佣人还是雇得起的。”昊天略带埋怨道。

  阿婆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将擦拭干净的观音像归位,恭敬拜一拜,这才挪身坐下缓言问道:“怎么?你是嫌这姑娘丑吗?”

  “那还用说,您老是看不见,简直是丑得吓人,这要冷不丁撞一面不做噩梦才怪呢!”昊天直言道。

  “我虽然看不见,但我会听,难道长得漂亮就一定是好人吗?这姑娘虽然丑,但心地很善良,再说她变成这样又不是她的错,我们还怎么忍心再去嫌弃她呢?”阿婆伤感道。

  “既然母亲愿意那就留下呗。”昊天不再坚持,顺口问道,“她的脸怎么搞得?怎么会这样?”

  “唉!都是那些该死的日本强盗做的孽!”阿婆气愤道。昊天听到这也不免心存同情。

  柱子和小福这时已经在招呼吃饭,昊天便扶母亲来到厅堂。等阿婆落座后,大家这才围桌而坐。柱子和小福盯着满桌丰盛的菜肴早已口水直流,恨不能立刻狼吞虎咽一番。他们平时可不总是这么吃,也就是逢年过节破费一些,毕竟现在不比从前,就是想大吃大喝,阿婆也会反对的。可今天又是为什么?昊天想不明白,柱子和小福更不愿费那个脑子。

  静水这时把最后一盆汤端上来,正要走开,阿婆突然发话了:“静水呀,你也坐下。”大家都有些发愣。

  “不用,厨房里留着饭呢。”静水还是要走。

  “我让你坐,你就坐!”阿婆加重语气重复道,同时又训斥起来,“你们这些人都是呆子吗?就不知道让一下,这是我们的待客之道吗?”大家这才反应过来,昊天朝上首挪挪,柱子急忙添个座。

  “昊天,你往下,让静水坐我身边。”阿婆的安排让大家更是摸不着头脑,不过既然有话,没有谁敢不听,昊天赶紧往下挪。

  “来,静水,坐阿婆身边。”阿婆伸出手。静水迟疑一下只能上前。阿婆抓着她按着坐下,这才庄重宣布道,“你们大家听着,我知道你们都饿了,不过在吃饭之前我还是要把话说完,这个静水姑娘不是我请来的佣人,她现在和你们一样,都是这个家的一员,都是我的孩子,你们一定要像对待自己亲人一样爱护她,更不允许欺负她,如果有谁不听,那我可是要生气的,都听明白了吗?”

  “是!明白了!”柱子和小福迫不及待异口同声。

  “你呢?”阿婆耳朵很好使,朝向儿子。

  “是,我也明白了。”昊天急忙应声。

  “那好,既然这样大家就动筷子吧,今天这顿饭可是专门为欢迎静水姑娘的到来准备的,你们算是沾了静水的光。”阿婆也开心言道。

  “是啊,多谢静水姑娘,希望每天都能吃到静水姑娘这么好的饭菜。”柱子边吃边嘟囔着。

  “美死你呀!”小福在脑袋上拍他一下。发遮半面的静水也难得露出一丝笑意,不过当瞥一眼严肃的昊天,忙又去伺候着阿婆吃饭……

  晚饭以后,静水将厅堂厨房收拾干净,又陪了一会阿婆,这才被阿婆打发回去休息。她现在就住在西边南首这间房子里,这间房以前是用做放杂物的,是阿婆下午才吩咐柱子和小福给收拾出来的。里面的床铺被褥以及日常用品都是崭新的,有些甚至是阿婆不舍用而珍藏的物品,这回都给静水拿了出来,可见阿婆对这个相识还不到一天的姑娘何等的关怀,也许这就是缘分吧。静水又何尝看不到这些,她自从来到上海举目无亲又身无分文,每天和一些难民挤在阴暗潮湿的草窝里,还要忍受着饥饿与欺辱,时不时再被租界的巡警赶来赶去,那一份心酸自然是常人难以体会的。今天真是幸运,碰到阿婆,总算能在舒适的房子里、舒适的床上睡觉了。抚摸着柔软洁净的新被褥,静水忍不住涌下了泪水,不过她还是努力长吸一口气,硬是把这份感动咽回心底。

  隔壁是昊天和两位兄弟的房间,三个单身汉挤在一起很合适。他们睡得一般都很晚,人多热闹,好像天天都有聊不完的话题,今晚自然更是这样。

  “……我说天哥,干妈今天是怎么啦?就算是你这个亲儿子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吧?”小福又把话题扯到这个方面来,他是指阿婆对捡来的这个女孩儿关心得简直离了谱。

  “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只要我妈高兴,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昊天确实识大体。

  “就是嘛,你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再说人家小丫头就是挺好的,尤其烧得一手好饭菜。”柱子也打抱不平插一句。

  “你这个吃货,一顿饭就把你给喂熟了,要不干脆你讨她做老婆得了,可以每天吃香喝辣的。”小福在调侃。

  “拉倒吧,就那张脸……”柱子还在说,被小福打了一巴掌,示意小声,柱子这才反应过来。

  他们在这个房间里说话,静水在隔壁其实听得清清楚楚,这面墙一来不怎么隔音,二来是她的听力真得极好,无论多么小声,都能听得一字不差。为了不使他们太过拘束,她主动把灯给熄了。熄灯并不是要睡觉,而是取出自己的行李,所谓行李就是一个小包袱,拿出一件未完工的绣品坐在椅子上一针一线认真绣着那朵漂亮的莲花。女孩子绣花并不令人奇怪,可奇怪的是她这件事却是在一个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进行的,而且五色丝线竟然被分辨得丝毫不差……

  隔壁的谈话还在继续,似乎比刚才更加热烈起来。

  “……我说天哥,这段时间我和柱子都要憋出病来啦,你什么时候给我们找份差事啊?我听说你们特工总部不是很需要人吗?为什么不让我们去呢?”小福这时提出一个最关心的问题。

  “你知道那为什么最需要人吗?”昊天表情奇怪地反问。小福摇头。

  “因为经常有人离开,所以也就经常需要人,可是你知道那些离开的人都去哪了吗?”昊天又问。小福又摇头。

  “停尸房!”昊天重重吐出这三个字。

  “啊?!”小福和柱子都有点傻眼。

  昊天接着说:“所以你们不要以为那是个好地方,我如果不是在帮里一直跟着丰哥,说什么也不会在那种地方混饭吃,那可是一个早晚要遭报应的地方,不让你们去是为你们好,尤其柱子心眼直,在那里面混不了两天就得让别人当枪使了。”他所提到得这个丰哥就是在青帮里被称为阿丰的一个小头目,虽然不是个有名的人物,辈份也不高,却是另一个青帮人物的得力干将,提起这个人的名头可就大了,可以说在上海滩都是家喻户晓。曾经是青帮大佬季云卿的弟子,现又成了特工总部李士群的亲信,这个人就是现任特工总部警卫总队付总队长的吴四宝。吴四宝经季云卿引荐投奔特工总部,阿丰被吴四宝带去,昊天又是阿丰的小弟,平时有多被照应,出于义气,也就跟过去成为了一名特工总部的特工。另外,他干上这一行也是出于一种为摆脱生存窘境而做出的无奈选择,他也是一个不甘平淡的人,自五年前家遭不幸,生存环境一落千丈,便一心想着能重振家门。他知道老老实实帮不了自己,富贵险中求,所以才加入了帮派,现在又随波逐流来到这么一个前景难料的机构。之所以前景难料才不愿让兄弟们都陷在里面。

  “天哥,你不让柱子去是对的,不过你应该带上我,也好有个照应,再说兄弟我也不是白给的,你说呢?”小福还在尽力争取。

  昊天想了想,转了个话题:“对啦,我今天在四通货栈碰到一个熟人,他库房里缺个出货的人,工钱给得不少,你们两个谁去?”两人都不作声。

  “这样吧,”昊天拿出一枚硬币说道,“柱子正面,小福反面,谁朝上谁去,这可是天意。”说完把硬币在桌上一旋,用手拍住,挪开手,是正面朝上。

  柱子一晃脑袋:“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好,我听从天意。”昊天和小福都笑了。

  “这么说只有我可以跟你去了?”小福追问。

  “这个我要想一想,再说也要挑个机会,你再等两天吧,不过大家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昊天说完又多嘱咐了一下,他让他们管好嘴并不是怕谁听到,而是为了瞒着母亲。他从来都不敢让母亲知道他入了帮会,更不敢让知道现在的所作所为,平时问起来;就扯谎说在某某公司做保卫工作,所以才经常嘱咐兄弟们不要说漏了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你是我的丈夫也是我的英雄》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我的超凡女神
2追凶法医
3妖星封神
4女总裁的王牌助理
5山海禹皇记
6龙脉天师
7美男榜
8头条婚约
9惟愿初见似随心
10独占婚宠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夺命神医 作者:最下不及情
都市生活 982466字
他,一个医生,既是神医,也是杀神,在这个都市里,他就是王者!

2疯狂农民工 作者:弹剑吟诗啸
都市生活 4954262字
阴谋、权势、黑道,统统玩转。小小村官,手控官场,一路伴红颜。

3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作者:木林森444
历史穿越 3258904字
舰队穿越,没有主角光环的穿越者们,能否在这个乱世中实现自己的梦想?

4超级猎场主 作者:骷髅头
乡村乡土 4070字
猎户家出了个傻子,大家都爱欺负他。有一天,大傻子救了只黑羽凤凰……

5妖怪福利院 作者:三点金
都市生活 39181字
我叫陈凡,是一名光荣的外卖小哥,万万没想到,来自桦山福利院的一份外卖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6致命记忆 作者:结局后才明白
侦探推理 102852字
离奇失忆卷入重重血案,多重身份无法辨别真伪,幕后黑手究竟是人是鬼?

7无敌学生俏校花 作者:秋江独钓
校园风云 845111字
来城市上大学,误打误撞认识社会大姐,又意外卷入高层人士的游戏。

8帝师 作者:南宫吟
古典仙侠 256183字
为报复家族,他忍辱负重读书,儒道佛合一成万界帝师,驾驭鬼人仙!

9我的灵异笔记 作者:罗桥森
灵异奇谈 143639字
我们怕鬼,但却总拿着诡异的故事吸引注意,却忘记了,天地有神灵!

10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作者:阿途99
都市激战 217071字
白天负责保卫,晚上记得陪睡。当陈仪签下了那张契约后,发现这尼玛完全是个坑啊。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