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幻想言情 >> 华巅录之仙神谣 [书号2822745]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三十七章 万狐之皇,欲毁应虚

2018-06-14 12:04:47
  涂山,神峰,漱澜殿。

  “你想去哪?!”漱澜殿内一声惊呼,震动了整个涂山,山中诸生灵都恍恍惚惚地把视线转向了神峰。

  “我要去找老四,老四现在生死未卜,我不能这么干等着。”

  “你不能去!”

  “为什么?姐姐,我不仅要去找老四,我还要上华录跟他们要一个说法!”

  “我说了你不能去,魔穸,你要冷静。”

  “我怎么冷静?”

  她们姐妹二人的争吵,句句都是因为,涂山仙夙出事的消息最终还是到了涂山这里,涂山魔穸无法冷静也无法由着涂山仙夙在外毫无消息,一心想去趟凡间寻找涂山仙夙;可是涂山神若,却不让她去。

  “魔穸,我可以让白煜去,但是你不行。”

  “为什么?姐姐,老四不回家,我很担心啊。”

  涂山神若冷静自若,她鼎立在涂山之巅做万狐之皇自然遇事处变不惊,虽然她听到涂山仙夙出事的事情也极其担心,可是考虑之下,还是镇静地不让涂山魔穸轻举妄动。

  “北境现在不适合涂山姑赐过去,我察觉到了魔神的气息。”

  “什么?”涂山魔穸心中一颤,“不会是,魔神知道了老四就是宫妍的事?要去......”

  “那倒不会,仙夙在华录待了这么久,与病老和风七辞同时见过面,他们都没察觉出什么,何况从未与仙夙照面的魔神?”

  “可是,姐姐,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能放任着老四不管啊。”

  涂山神若的美眸,看着漱澜殿外的天空,“仙夙是天狐,中毒有天狐血缓解,若是羽化,御瑛阙定会有反应,所以她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可她中的,是魔冥的毒,不来涂山解毒,还是会有危险的。”

  “不怕。”她看向涂山魔穸,“北境此时,风七辞也在!”

  “姐姐,我不相信玄尊会那么关照老四,于他而言,老四不过是没有灵力和仙根的小弟子,所以才会派谁不好偏偏叫老四同行,现在不仅丢了自己的神器,还差点让老四搭上性命,我看,我还是自己去一趟凡间来得放心些。”说完涂山魔穸抬脚就想出去,却又一次被涂山神若拦住。

  “不可以,你的天狐气息,会吸引他们的注意,且,北境也不太平,你去真的不合适,我也担心仙夙,可是我们此刻是有一件神器在外的,不能擅离涂山,北境之事,我交给白煜去办。”

  “姐姐,可是......”

  突然,从远方的远方,传来了一声清脆空灵的哨声,响进了她们的耳里,瞬间提起她们紧张的神经,她们立马严肃地齐齐看向外头。

  “什么意思?这是先蓝的哨声!”涂山魔穸道。

  “瑶台玉!”

  她们暂时放下了涂山仙夙的事,随着漱澜殿外空中划过两道仙光,漱澜殿中争执声不再。

  而在山下看着那两道光速划过的仙光的白煜,此刻正和吾萧一起,喝茶。

  “看来先蓝那里出事了,白仙使你可知是何事?”吾萧抿了抿茶,眼神闪烁地看着他,似乎话里有话。

  只见白煜轻哼,手很自然地继续倒着他的茶水,随口道,“璇玑,不是大祭司你在掌管吗?这种事,晚辈怎么可能知道?”

  “说来也是,不过要是因为心怀歹意的人而让涂山乱了神,让六界陷入危机,那可就是连姑赐们都挽回不了了。”吾萧悠悠地喝着茶,全然没有先蓝出事的紧张感。

  白煜轻笑,也抿了一口茶,“那就要看,大祭司能不能揪出这所谓心怀歹意的人了,毕竟,华录已经出了岔子,这先蓝神使手里的瑶台玉,怕也是会招来许多麻烦,这不也有问题了吗?还让神魔两位姑赐亲自要跑一趟。”

  “魔神蠢蠢欲动,若是不能尽快歼灭,六界恐难避难,这紧要关头,涂山还是不要自己出了乱子才好。”

  白煜伸手,去帮吾萧倒茶,“晚辈知道,晚辈虽非涂山土生土长,可是如今心系神若姑赐,自然会力保涂山。”

  吾萧听完他的话,倒是有点想哂笑,“力保?涂山什么时候需要你一个外人来作保了?就算你是八尾地狐,可终归没触天,不是吗?”

  “是,大祭司说得没错,但晚辈也只是想尽绵薄之力,不想负了涂山和神若姑赐。”

  “当真?”

  “当真!”

  看着白煜的风轻云淡,收放自如,吾萧眼神闪烁得更加迷离,又道,“小姑赐在凡间的事,你知道吧?”

  “嗯,小姑赐那般尊贵,八方敬仰的,现在却生死未卜,着实让人担心啊。”

  “小姑赐是九尾天狐,羽化了御瑛阙会有反应,倒也不是生死未卜,她现在应该没什么事;只是,小姑赐佯装闭关其实是去华录的事情,只有涂山内部几人知道,这魔神也去了北境,怕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吾萧说话期间,还不忘上下打量着白煜,看着他的反应。

  白煜没什么反应,“确实如此,话说回来,晚辈不懂的是,为什么华录玄尊会叫小姑赐同行找醉生壶的队伍,小姑赐在仙界不过开光修为,能帮上什么忙?”

  “小姑赐在仙界一样尊贵,她手里拿着散游牌。”

  “可是这也构不成让小姑赐硬跟着去的理由。”

  “不管如何,现在华录丢了两件神器,先蓝那不知道是何情形,我们要做的,就是固守涂山,而且,我希望,小姑赐的事,不要在外人的嘴里听到,你说是不是,白仙使?”吾萧恭敬地给白煜敬了茶,示意他共饮。

  白煜意会,也笑着举起茶杯,“晚辈也希望,在小姑赐成功拿回妖惠姑赐的卷轴之前,不会让人知道,小姑赐就是宫妍的事。”

  “好,你我现在是同一战线,望你誓死效忠涂山。”

  “晚辈明白,不过晚辈的疑惑,现在只有一件。”白煜上下打量了吾萧一番,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茶杯,玩转着空杯子,道,“让华录和涂山同时去找神器的,好像是大祭司你吧?”

  吾萧眼眸犀利,看着白煜那副笑里藏刀的模样,也道,“也不知,是我的忠心被怀疑了,还是白仙使本就别有他意?这计划,也不知道是谁引导的呢?”

  白煜笑了笑,“大祭司,晚辈没有其他意思,倒是希望是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那言下之意,你是小人,我是君子吗?”

  白煜看着天空轻哼,“那倒不一定。”

  先蓝所在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应虚山;不过只是在应虚山之外的一方清湖边,因为她在这里,找到了神农鼎!

  不过,能让先蓝不得已吹出救命稻草般的玉哨,情况断然不简单。

  只见她身穿黑衣的她跪在湖边,痛苦地捂紧自己的胸口,眼神凶狠地看着前方,嘴角渗血,而且受了伤,像是刚刚经历了什么大的摩擦。

  “涂山神使,真的敢自己一个人出来找神农鼎?”沉沧的声音,回荡在这空旷的无人之境里。“先蓝神使,你也知道,我们魔冥旧主复生,首要目的自然就是寻找神器,而今你拿着涂山保管了两千多年的瑶台玉出了涂山,我们自然不会放过。”

  “你们,是你们把我诱骗到这里来的?”先蓝方才胸前中了一掌,加之寡不敌众,纵使是七尾神狐也有招架不住之时。

  而沉沧勾唇一笑,他挂名魔冥之主这么多年,就快能扬眉吐气,只差一件神器让他可以在魔尊面前记功,现下的机会,怎可放过?

  “不然你觉得,我们该怎么让瑶台玉主动来到魔冥的地盘呢?”

  “这里根本没有神农鼎,是你们伪造气息让瑶台玉带我来这里的?你们真的好毒。”

  “先蓝神使,我们要的只是瑶台玉,并不想要伤你,只要你交出瑶台玉。”

  “你做梦,我堂堂涂山神狐,怎么会对你们魔冥的人低头?你们人是多,可我方才还没有使出全力呢!”

  “你还想抵抗?”

  “你大可以试试,除非我死,不然你们休想从我这拿走瑶台玉!”说完先蓝爆发出极强的灵力,瞬间将周边的植物惊动,湖面也激起一层涟漪,一下子震慑了在场的那些冥兵。

  循迹而来的两位姑赐,在空中看到了这冲天的灵力,不由一惊,“先蓝,开狐尾了!”

  “姐姐,我们要快啊。”

  她们直冲魔冥两界的交界,一路破了些许结界,只为更快的去帮先蓝。

  而这一边,先蓝奋力抵抗着他们这群精兵,一般有修为的狐仙,不到紧要罐头绝不会轻易开狐尾,尤其是九尾天狐的天尾。先蓝的七条狐尾,在极力配合主人击退敌人,而且开狐尾之后,她的灵力会猛涨,实力也会强大许多,不过危险的是,一旦断尾或者被伤到心脉,此狐仙会保不住性命,所以开狐尾很强不假,但是也会让狐仙更加有出事的可能。

  “都开狐尾了,看来你也快坚持不住了吧?”

  我必须替两位姑赐争取时间,她们听到我的哨声,应该会及时赶来,不管怎么样,瑶台玉断不能就这么被夺走!

  “你们给我断了她的狐尾!”

  “是!”可是冥兵刚一进攻先蓝,很快就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光紫色的仙力瞬间打飞出去,一下子灰飞烟灭。

  沉沧也许意料不到,涂山的掌管者,会亲自出山。

  “沉沧,千年不见,你倒是长本事了不少啊。”涂山神若和涂山魔穸轻盈地仙气飘飘下坠在沉沧对面,先蓝跟前,她说的话,回荡在整个空间之内,声音悠远空灵,恐怖远扬。

  沉沧眸光微冷,透露出一丝害怕,他后退了一步,“原来,是神若姑赐和魔穸姑赐前来,沉沧失礼了。”他向着她们恭礼,就好像刚才袭击先蓝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那群手下,是亲眼看到涂山神若的恐怖,人还没到,就可以先把一群精兵一招化为灰烬,涂山神若,当真是这六界现下的——万狐之皇。

  “怎么,都想要从我涂山手中抢夺神器了,还来恭敬一套?”她冷哼,一脸不屑。

  “姑赐说笑了。”

  “说笑?那你告诉我,你们魔冥,到底是哪位魔神存活下来?到底是哪位魔神竟可以不给我姐姐陪葬?!”她生气了,周身灵力迸发,瞬间又让他们后退了好几步。

  沉沧背后的汗水,却流出来了,“神若姑赐,还请息怒,尊主现在还不想要与涂山有太大的纠纷,只是神器必定是要拿走,今日即使冒犯两位姑赐,沉沧也要拿回瑶台玉!”说罢,沉沧竟然对涂山神若先行动手,没有犹豫地直接攻击过来,架势很狠。

  涂山神若不屑,先对在后面跟先蓝疗伤的涂山魔穸说,“先蓝交给你,然后就带她回去。”

  “姐姐,你要小心啊。”

  “哼。”她轻哼,然后正面迎上。

  她涂山神若,自认涂山第一,并且她知道,今时今日,涂山妖惠在世也不能与自己相比了,这是六界共同认可,连同神荼和风七辞,也忌惮涂山神若好几分,一千多年前她可以轻易击败因为涂山仙夙的事来涂山找茬的六界众生,现在即使不经常有战,她对付这些喽啰,也是小事一桩。

  来回才几个回合,沉沧大败。

  沉沧算是魔冥的好手了,不然也不可能作为魔冥挂名的主人,可是遇到一个涂山神若,方知六界,或许真的只有吸收了魔神之力后的神荼,方能与其一战。

  沉沧痛苦呕血,心中的恐惧达到了顶点,她不过是随意出手,可灵力为什么会这般强大?只是几招,就几乎要了我的半条命,涂山神若,到底有多强?开了天尾的她,又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恐怖和黑暗?涂山之主,向来如此吗?

  此刻的涂山神若在她的面前,犹如一个魔鬼,但又好似背后有一只,展翅涅槃的凤凰!

  “告诉我......”她走近沉沧,举手用食中两指点住沉沧的咽喉,“到底是谁,两千年前没死?你的哪位尊主如此命大?”

  “我......”

  “两位姑赐好大的架子,来魔冥的地盘竟然这般无礼,叫我们如何尽这地主之谊啊?”突然在空中回荡的声音,和涂山神若的一样空灵。

  “明花燕?”沉沧皱眉,轻声唤道。

  涂山神若和涂山魔穸对视了一眼,涂山神若放下了手,而涂山魔穸则对着天空喊道,“来者何人?不速速出来行个礼吗?”

  “行礼?”明花燕的声音带着一丝轻蔑,“两位姑赐,不必了吧?二位不是一向不重视这些虚礼的吗?”

  “沉沧完成不了尊主的任务,还把两位姑赐劳动了,确实没用了些。”

  沉沧听着明花燕夹枪的话,心情自然不爽,而且,为何她不出现?是不敢跟这两只天狐动手吗?还敢说自己?

  “你们想抢夺神器,已然是涂山的敌人,何况如今,阑珊链和醉生壶都在你们手里,若是我想拿回来,你信不信我会杀到你们幽清殿里去?!”涂山神若的霸气侧漏,让暗处的明花燕不由得一阵寒冷。

  啧,涂山神若......

  “好哇,若是神若姑赐想要直面尊主,那我们自当恭迎!”

  明花燕使了法术,带走了沉沧。

  一阵风过,这里只剩下她们三个,涂山魔穸帮先蓝疗好了伤,扶着她,对着涂山神若说,“姐姐,我们不能在此地久待,穷寇莫追啊。”

  涂山神若看了先蓝一眼,问道,“先蓝怎么样?”

  “我没事了,大姑赐,只是,他们利用神农鼎的伪造气息,把我吸引到这里来,我中了埋伏,才会无奈把姑赐唤来。”

  “无妨,你随我们回涂山疗养,神农鼎一事暂时搁浅,华录已经丢了神器,涂山不能再涉险了。”

  “可是姐姐,我觉得,哪里不太对。”

  涂山神若看向涂山魔穸,看了她两眼,走过去问她,“是不是,神农鼎?”

  只见涂山魔穸微微点头,神情肃穆。“他们怎么伪造的神器气息?就算是魔神也未必可以,这种东西若是没有本物而可以伪造的话,那我们守护神器这么久,岂不是笑话?”

  涂山神若愤恨地闭上了眼睛,一切,都被魔神玩弄在手掌心啊!

  “三姑赐,你的意思是?魔神手里,有神农鼎吗?”

  涂山魔穸看向先蓝,瞥了眼涂山神若,道,“不错。”

  先蓝被惊到,胸口作疼,“那,那怎么办?现在他手里,有三件了,如果其他一些被他找到,那......”

  “你先别乱动,你伤得很重。”涂山魔穸又对着涂山神若说,“姐姐,怎么办?”

  而涂山神若的双手握拳,已然嘎嘎作响,“只要有一人没死,十大魔神都不算覆灭,如果活着的不是蚩尤,那,我一个人,要将他碎尸万段!”

  “可是姐姐,他现在还没办法做什么,所以他关闭了魔冥的六界通道,我们不能随意发起战争,你一个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不可以轻举妄动啊。”

  涂山神若放开了握拳的手,冷静地呼吸,“魔穸,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姐姐想如何?”

  只见涂山神若的眸光一冷,看着应虚山的方向,“我们自己,去找神器。”

  可涂山魔穸沿着涂山神若的视线看去,却奇怪是应虚山,“姐姐,应虚山有神器吗?”

  “不知道,但是我想要的,是毁了应虚山!”

  “什么?”涂山魔穸满脸的震惊,“姐姐,你要毁了应虚山?为何?”

  “就因为它是魔冥交界,对他们而言,这里是圣地,是极其重要的关隘,我要给魔神一击,除了解决掉这里,就没有其他值得魔神惦记的了。”

  “可是这,应虚山从上古至今,戾气过重,少有人能踏足这里,姐姐虽是天狐,但是也会受它影响,我们本身不能在这里久留,姐姐不能不重视自己的安全啊,况且,老四还没拿回大姐的卷轴,我们还得去救她的。”

  先蓝也撑着难受的身子,对涂山神若道,“大姑赐,三姑赐的话的确在理,你不能让自己陷于险境之中。”

  “我自有分寸,你们放心,我绝不是现在动手,待到时机成熟,我涂山神若定要毁掉这应虚山,然后与魔神决一死战,哪怕最后会像姐姐那样!”

  涂山魔穸和先蓝忘了,她可是涂山神若,可比拟涂山妖惠甚至还要比之更加出色恐怖的新任狐皇,六界除了她有那个实力以一当百甚至是千以万记,还能有谁?

  一千年前,她就是以那样的实力,化解了涂山的危机,而经过一千年岁月的须臾洗礼,她不啻一千年前那恐怖霸气的实力,甚至更加强大。

  她俯视众生,有敢与魔神同归于尽的尊严与霸气。

  不巧的是,应虚山的“住客”,恰好看了这一出诡谲的好戏。

  从先蓝来这里开始,一直到现在,他全部看在眼里。

  无愿就像是一个清醒的旁观者,须臾千年望尽沧桑,如今六界已然不太平,听闻合华死讯,他也悲痛不已,他与合华,倒是有一段很深刻的友谊,还有他手里的假醉生壶,他也知道实情,包括所谓——蚩尤的坐骑。

  而且这中,竟还夹带着,宫妍遇难的消息。

  那孩子真是命中多有劫数,华录的人叫她一同随去,怕是想要确定她的身份吧?涂山,老夫绝不会负你们当年恩情,保护宫妍老夫乃自愿,不管最后,六界大战有没有再次被魔神挑起,老夫都会尽全力去还当年涂山的恩情。

  他拿出当时给涂山仙夙看的那颗狐珠,心情沉重。

  既然神若姑赐想毁掉应虚山,老夫是该尽力帮忙,而她们想找回神器......他双眸微眯,从远处看着她们。

  不会是蚩尤活着,要是是他,老夫绝对会感觉得到。他沧桑的双手握紧了狐珠,他坚信的,是蚩尤早已在两千多年前随涂山妖惠羽化而去,现在说活着的这个,绝对是其他人。

  这份恩情,老夫就算搭上这条残命,也定会还回去,宫妍这孩子的命,老夫会去凡间搭救,合华生前定有嘱托她什么,老夫必须和她见上一面。

  “姐姐,你带先蓝回去疗养。”

  “你想去哪?”涂山神若接过先蓝,反问涂山魔穸。

  涂山魔穸咬了咬唇,“我还是不放心,我要去一趟凡间!”

  “可是......”

  “放心吧姐姐,我会注意的,不会让人发现,我要去一趟凡间,这样我才能放心。”说完涂山魔穸跃身飞起,涂山神若都来不及阻止,她就着急地消失在她们面前。

  先蓝看着涂山神若一脸担忧的神情,安慰道,“大姑赐放心,三姑赐不是小姑赐,她会有分寸的。”

  “我先带你回涂山吧。”

  无愿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奇怪,宫妍的安危,甚至可以让涂山姑赐为之牵动吗?涂山对她,为何这么照顾?

  而且更加奇怪的是,为什么三姑赐会说,小姑赐还没有拿回妖惠姑赐卷轴这种话?还说救小姑赐?到底涂山,还有什么秘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华巅录之仙神谣》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 圣魂
2 女神的医品兵王
3 夺命神医
4 混子的挽歌
5 腹黑鬼夫赖上我
6 我的绝品女友
7 星纪元恋爱学院
8 独占婚宠
9 穿越之极品农家
10 宠妃打脸日常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 枪王之王 作者: 那峰
都市激战 921866 字
不切实际的事情,这是暗杀,还是战争?美国大片怕是也没这么精彩!

2 医路风云 作者: 最帅的帅白
都市异能 2060261 字
楚天羽自由穿越现实与末世中,成就一代名医,强势崛起现实与末世!

3 重生之狂暴火法 作者: 燃烧的地狱咆哮
虚拟网游 1190000 字
带着二百级大法师的记忆回到十年前,所有的仇敌都在我的烈焰下颤抖吧!

4 韩宋 作者: 陈平安
历史穿越 379948 字
身世离奇的少年,踉跄跌入乱世,为这风云跌宕的时代注入一针强心剂。

5 大命师 作者: 生死涧
都市异能 261500 字
天地万灵,皆有命运。他却无命无运,忘却记忆,长生不死只为寻找真相!

6 夜行 作者: 战歌
都市异能 362056 字
乱世行走,邪教环伺。诅咒与迫害时刻尾随。胆生仁义,为生存而抗争!

7 天才武医 作者: 怀橘陆郎
都市重生 640907 字
重生十年前,普通大学生成绝世高手,演绎都市最新传说,扬古武雄风!

8 招魂先生 作者: 花与剑
灵异奇谈 1506775 字
招魂一事自古有之,人有三魂七魄,一魂一魄不得走失,招魂师就是……

9 大先生 作者: 苗棋淼
都市生活 769675 字
世上有一种人可以把命数玩弄于股掌之间,玩儿别人的命,玩自己的命……

10 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 作者: 鬼店主田七
都市异能 703642 字
我因机缘巧合而在泰国当起了牌商,从此踏上与鬼做交易的不归路。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