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频>> 都市小说 >> 风雨如磐 [书号2811032]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一百一十七章梁初秀娟

2018-07-12 15:06:33
  梁初离开喜日电气以后,带着一家人来到北京郊区的一家电器设备厂。梁初任技术部主管,李珊妙在元件车间做检验,梁玉储在售后服务部做售后技术,梁玉贺在成套车间担任经理,梁玉含在预算部做预算工程师,梁玉洁在技术部做设计。梁初认识很多做开关板的人,联系人颇是广泛。平时他也能接些小合同,他吸取在喜日电气的教训,是自己的活不在本公司做,都会拿到外面做,经过几次讨价还价,他会选择合适的公司做他的合同。

  认识梁初的人,对他褒贬不一。他们经常联系,迭为宾主,欢聚请吃,面子上大家都是好的。梁初给潘意悟打电话,让他帮忙找预算的人,潘意悟打电话给兴素缕问她愿不愿意换个工作?兴素缕高兴地答应了。

  兴素缕在梁初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她让潘意悟也来她的公司,潘意悟想了几天后回复兴素缕说:“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等有了机会再去。”兴素缕说:“有时间过来看看。”潘意悟答应。

  梁玉含结婚了,丈夫叫王冠学,他们是同乡。梁玉含这个春节回了老家。本来一家人挺是团结热闹的,可王冠学的弟弟王冠闻,在一天晚上,酒喝多了点,头脑不是很清楚,僜步晃出院子来,迎面正碰上梁玉含,他笑着凑过去说:“嫂子这是去哪儿了?”梁玉含平日里对他就有看法,话不多说。今天,见他酒气熏熏,更是不愿搭理他,梁玉含没说话,竟直往院门而来。王冠闻失了面子,心里不舒服,他随后一把抓住梁玉含的一支胳膊,将梁玉含带入他的怀里,梁玉含恼怒,挥手打了王冠闻一个耳光,王冠闻懵住片刻,梁玉含挣脱了王冠闻,大步进了院子。王冠闻追进院里,梁玉含听身后有脚步声,知道是王冠闻。梁玉含紧走了几步从院中间抄起马扎,双手将马扎合拢,听身后脚步声,知道王冠闻已经来到她身后,她便迅速转身,将马扎砸向王冠闻头部,顿时,王冠闻头被砸破,鲜血顺额头流下来。王冠闻大声叫说:“你这是要杀人啊,不得了了。”嚷嚷着奔向屋门,脚下不稳,一头便栽在屋前的台阶上。

  屋里的人听屋外吵嚷,便都出来,有王冠学和他父母,以及王冠学的妹妹和妹夫。王冠学见王冠闻躺地头流着鲜血,梁玉含手中拎着马扎,知道是梁玉含打的,便大步走上前来,一把夺过梁玉含手中的马扎,掷院墙角。挥手打了梁玉含两个耳光,梁玉含趔趄后退几步,险些跌倒。梁玉含大声地说:“他先对我非礼,你怎么不问问?”王冠学听她这样说,站住了脚步,王冠学的母亲搀扶王冠闻起来,厉声地说:“非礼你哪儿了?你是金枝玉叶啊?别人碰不得?恶毒妇人,你下手太狠了。”王冠学听母亲这样说,便又冲上前来,梁玉含转身要往院外跑,王冠学伸腿踹梁玉含后腰,梁玉含向前抢了几步摔倒,王冠学上前,骑在梁玉含身上,挥拳如雨,落在梁玉含身上。王冠学妹妹先是不说话,看王冠学打了一会儿后,梁玉含被打得大声呼叫,她便走上前来,拉王冠学起来。梁玉含趴在地上呜咽抽泣。王冠学妹夫也上前搀扶梁玉含起来。王冠学父亲说:“冠闻,你也学点好,别整日的沾风惹草,这也算是个教训。”王冠学母亲搀扶王冠闻去了卫生所。其他人都进了屋。梁玉含到了自己屋里,强忍疼痛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装了皮箱,出了门。王冠学父亲说:“冠学,你快给她追回来。”王冠学愤愤地说:“让她走罢,走了更好。”王冠学父亲说:“冠闻,挑茶斡刺,不怪玉含。”

  梁玉含买了高价火车票,坐火车回了北京。梁初见梁玉含回来,很是奇怪,说:“不在家过年,跑回来做什么?”梁玉含跟梁初说了在家的事情。梁初蹦跳起来吼说:“妈的孙子,这也太欺负人了。这事你甭管了,你在这里好好休息。”说完打电话让梁玉储和梁玉贺来。两个人很快就来了。梁初跟他们说了梁玉含的事,梁玉贺说:“要好好教训那家伙,别以为我们家没人。”梁初说:“我们今天就走,你们收拾下东西。”梁玉含说:“爸,你还是别去了,要不事情越闹越大。”梁初说:“不是我们愿意闹大事情的,这个气我们不能受,要不你以后没有好日子,得了机会,他就打你,那你不是生活在地狱一般?”

  梁玉洁出公司技术交底,晚上回来,见梁玉含在,说:“你回来倒是早,不在家多住几天?”梁玉含又跟梁玉洁说了家里发生的事情。梁玉洁焦急地说:“爸和哥都回老家了?”梁玉含说:“是的,刚走。”梁玉洁埋怨地说:“你怎么不拦住他们?要不,你也要跟着回去,他们这样回去会出大事的。”梁玉含从坐着的床上站起来,说:“那怎么办?”梁玉洁说:“我们现在也回去。”说完话,她找李珊妙说明了事情经过,让她不要着急,在北京等着。姐妹两个人来到火车站,最早的火车票也要明天早上。梁玉洁说:“我们回去,我开车咱们走。”两个人又回了公司,梁玉洁发动了大众车,梁玉含坐在副驾驶位置。梁玉洁车开到每小时一百五十迈,梁玉含说:“你开慢点。”梁玉洁说:“你坐稳了,没事的。”

  云迷雾锁,天空中下起了小雨。梁玉洁放慢了车速。梁玉洁开车到了老家门口,挺好了车,姐妹二人进屋来,没有看见梁初几个人。梁玉洁说:“我们现在去王冠学那里。”两个人来到梁玉含婆婆家门口,梁玉洁叫了门。开门的是王冠学的妹夫,见了她们姐妹忙地说:“我们赶紧走,冠学和冠闻让老梁给约出去了。我正要走,你们来了。”梁玉含说:“知道他们在哪儿吗?”他说:“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但村头那片林子少是比较隐秘的,我们去那里找找。”

  三个人趁着夜色,从蜿蜒小路直奔村头的林子来。离很远便听见,林子里有吵嚷和打斗的声音,三个都加快了脚步。梁玉洁跑在最前面,远处一群人打做一团,梁玉洁见王冠学举起碗口粗的木棒正朝梁初背上砸来,梁玉洁大叫说:“爸,小心。”梁初听身后有人说话,忙地侧转身来,王冠学木棒落空,梁初抡起手中的铁铲,向王冠学胸前戳来,梁玉洁奔到梁初身边,推了梁初,身体挡在梁初和王冠学之间,王冠学见有机会,便抡木棒朝梁玉洁背上打来,梁玉洁被打到在地,梁初见了,顿然愤怒,用铁铲朝王冠学腿上砍来,王冠学双手捂住腿,倒在地上,梁初大步上前,正要继续用铁铲砍砸,梁玉洁急叫梁初:“爸,我腰痛。”梁初回转到梁玉洁身边,双手抱起她。其他人被梁玉含和王冠学妹夫劝开,王冠闻被打断了一根肋骨,两个人搀扶着他,也有人搀扶起王冠学,他们一伙人便跑走了。梁玉含叫住了自己这边的人,不让去追赶。

  梁初抱着梁玉洁说:“你们怎么来了?”梁玉洁躺在梁初怀里微笑地说:“我是怕你们人手不够,特意过来帮忙。”梁初听出梁玉洁话中意思,便说:“你姐姐受那么大委屈,不能白白放过他们,要不以后,他们会欺人更甚。”梁玉含说:“我们送玉洁去医院罢?”梁玉洁说:“不用,回家用热毛巾敷下就好了。”几个人搀扶梁玉洁回了家。

  众人到了家,梁玉洁趴在里屋床上,撩起上衣,梁玉含用热毛巾给她敷。梁初、梁玉储和梁玉贺在外屋坐着聊天。梁善福和王霞凤也过来,劝梁初,说梁初做事太鲁莽。

  这事过去几天,王冠学来梁初家,给梁玉含道歉。王冠学说:“都是家里的小事,大家都别计较。”梁初说:“丛轻折轴,积羽沉舟。小的事情,如果不注意,以后就会酿成大的事情。”王冠学连连点头。梁初带王冠学来到里屋,梁初给梁玉洁使眼色,让她出去。梁玉洁出了屋,梁初也跟出去了。里屋就剩下梁玉含和王冠学。

  王冠学说:“都是我不好,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你。”梁玉含说:“要分青红皂白就可以打人了?我是受不了你。还有你那个无赖的弟弟。”王冠学说:“我就是白丁俗客,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梁玉含说:“你不是粗俗,你不知道好歹。你们一家人都不明事理。”王冠学不爱听她这样说话,但他没有反驳,低头不语。梁玉含说:“你到我们家来住,要不外面租房,你们家我是不回去了。”王冠学显得为难。梁玉含推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屋外边推他边说:“你想好了再来,想不好就别来了。”

  王冠学走了以后,梁初对梁玉含说:“你要求是不是过了?”梁玉含说:“不这样不行,他们家人不明事理,智以利昏。我要还在他们家里,早晚不被打死,也被气死。”梁初想想说:“我们明天要回北京了,你跟他说,让他也来北京,北京工作好找,外面租个房你们一起住。”梁玉含说:“这个办法好,我发信息,现在就告诉他。”梁玉含给王冠学发了信息,王冠学一直也没有回复。

  梁初开大众车,带上了梁玉洁。让梁玉含和她两个哥哥坐火车走。梁玉含和她两个哥哥来到火车站,迎面王冠学拉着皮箱笑跑过来,说:“你们也不等我?我也跟你们去北京。”梁玉含接过来王冠学手中的皮箱,梁玉贺指着王冠学说:“到了北京要老实点,再要让我知道你打我妹妹,你可要小心了。”王冠学笑说:“都是误会,都是误会。”梁玉储说:“夫妻两个人把日子过好了,别让他人笑话。”说着话,梁玉储拍拍王冠学后背。

  众人都到了北京,梁玉含和王冠学住一间,王冠学是学会计的,在北京找会计工作还是很好找的,没有几天,他就找到了合适的工作。

  这一天,潘意悟来到梁初公司,梁初大笑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说:“潘工,好久不见。”兴素缕也走过来同潘意悟打招呼。梁初说:“中午我请客,我们几个人谈天吃饭。”潘意悟笑说:“怎么能让您请客,还是我来。”梁初笑说:“你给我介绍了这么好的预算。”说着话看了眼兴素缕,又说:“我应该谢你的,杯水之谢你不用推辞。”

  到了中午,梁初打电话让李珊妙和几个孩子一起去,大家都不愿意外面吃饭,梁初又给梁玉洁打了次电话,让她陪着自己,梁玉洁答应了。四个人来到餐馆,梁初和梁玉洁并肩坐,在他们对面兴素缕和潘意悟并肩坐。梁初点好了菜,梁玉洁看着潘意悟笑说:“您才高识远,德厚包容,我们做个朋友呗。”说着话,她伸出玉手来,潘意悟笑着也伸出手,两个人握了手,潘意悟说:“小梁工,貌美如仙,又口齿伶俐,真是老梁的福气。”梁初笑说:“我小女儿最像我了。”梁玉洁笑说:“爸,我哪儿方面向你了?”梁初说:“那种聪明才智就随我。”兴素缕赔笑说:“梁工,技术全面,懂的多。”梁初看着兴素缕说:“潘工给介绍的人错不了,兴工能力甚高,我们这里报价要没有兴工,不知道会出多少乱子。”

  服务员陆续端上菜来,四个边吃边说话。潘意悟说:“小梁工,有对象没?”梁玉洁用筷子敲下碗边,说:“就是没有对象,才特别着急。”梁初说:“都给你介绍好多人了,条件都不错,可你就不答应。”梁玉洁说:“您给介绍的那些都不行,在我这里都不及格。”潘意悟笑说:“那小梁工说说,及格的标准。”梁玉洁抬头想了想说:“要经济条件差不多的……”潘意悟接过话来说:“差不多是多少?”梁玉洁说:“要起码能养活我的,不能结婚了,靠我养他,那我还不如自己过呢。”潘意悟说:“这个应该不是问题,要是上班,都能养活你,就看你是什么标准?”梁玉洁笑说:“我也不图他送我LV,那不现实。”梁初夹块肉放嘴里说:“能给LV的人,人品未必可靠。”梁玉洁笑说:“人品当然要像潘工一样。”潘意悟笑说:“那我要是再能送LV,就十全十美了。”众人都笑了。

  吃了饭,梁初结了账,众人出了餐厅,兴素缕说:“潘工,有时间过来玩。”潘意悟说:“好啊,有时间我一定过来。”梁玉洁笑说:“潘工,等我结婚你一定要来,我下请帖请你。”潘意悟笑说:“我是必须要来的。”梁玉洁说:“潘工,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留意着,给您介绍。”潘意悟哈哈大笑说:“还姑娘?行,我等你。”梁初语气沉重地说:“一个人的婚姻是人生最大的事情。”众人都没再说话。来到十字路口,潘意悟告别他们独自往车站走来。

  腾秀娟刚结婚的几年里,日子过的还算踏实。每天,接送孩子上幼儿园,周末跟次昭,带孩子去公园。次昭整日也是忙个不停,回家晚了总是打电话给腾秀娟。但最近一些日子,次昭很少打电话了。腾秀娟明感察觉次昭外面一定有人。

  这天晚上,腾秀娟哄孩子睡了觉,自己洗漱后换了睡衣,坐在床头。次昭也洗漱完,换了睡衣,上床来。腾秀娟说:“最近学校工作很忙?”次昭迟疑下说:“是,是很忙的。这不要中考了,让我们每天都加班补课。”腾秀娟看着次昭说:“加班补课都熬到晚上十点?学生也不吃饭?”次昭说:“补课到晚上八点,我自己在办公室再背课到晚上十点。要对孩子们负责,不能聊以塞责。”腾秀娟哼了一声,说:“那你是模范教师了。”次昭听出腾秀娟话中有话,说:“你什么意思?不相信?那你明天跟我一起在学校看着。”腾秀娟说:“我没那个瘾。”说着话,腾秀娟抖落开被子,躺下后,压好被角,脸冲外睡觉了。

  这一天,次昭晚上八点多还没有回家。腾秀娟哄孩子睡了觉。便带上手电筒,出了家门。来到小区外,打了出租车朝次昭学校而来。腾秀娟下了出租车,来到学校门口,看门老张笑说:“腾老师来了,不放心次老师?”腾秀娟也微笑说:“小次,在教室?”老张指着学校办公楼唯独两间亮灯办公室说:“次老师还在的,他走的比别的老师都晚,对工作极负责的一个人。”腾秀娟撇嘴说:“除了次老师,还有其她老师在吗?”老张说:“今天没有老师在了,平时也会有其她加班的老师在的。”腾秀娟说:“都有哪些老师经常在的?”老张说:“这个说不好的,各科室老师都有。”腾秀娟说:“跟次老师一样晚走的,经常加班的女老师有哪儿些?”腾秀娟生性拔草瞻风,她从老张的面容看出,这里边一定有问题,只是老张不直接说。老张含笑不语。

  腾秀娟径直走向办公楼,上了楼,来到次昭办公室。次昭见腾秀娟来,先是一怔,转笑说:“来查岗?”腾秀娟满屋看看,说:“就你一个人?”次昭笑说:“是的,你以为还有谁?我就是抱关执钥,所以,走的最晚。”腾秀娟是不相信次昭说的,她走到墙边看着墙面上贴着的老师联系电话。正在这个时候,次昭手机响,腾秀娟回头看着他,次昭拿出来手机看了看,挂了电话,收起来手机。腾秀娟走到次昭身边笑说:“怎么不接电话?”次昭说:“是个骚扰电话。”腾秀娟说:“拿出来我看看。”次昭笑说:“骚扰电话不用理她。”腾秀娟说:“拿出来我看看。”次昭整理着办公桌上的作业本,说:“甭看了。”腾秀娟严肃地说:“拿出来我看。”次昭看着腾秀娟加重语气说:“你这是不相信我说的了?你想知道什么?”腾秀娟反倒笑了,说:“不用大声,也说不上相信还是不相信,我就是要看看。”

  次昭气愤地说:“你整日的没事做,天天找事,你能不能先管好自己?”腾秀娟说:“别说没用的,拿出手机来,我看。”次昭从兜里掏出来手机,掷在办公桌上,随后快步离开了办公室。腾秀娟拿了次昭的手机,可有密码,她试了几个密码都不对。腾秀娟正想着其它办法。次昭复又回来,从腾秀娟手中夺了自己的手机,走到办公室门口,转过来身看着腾秀娟说:“我要锁门了,你走不走?”腾秀娟知道他回来拿手机的目的,怕的是再有电话打来。腾秀娟拿着手电筒,出了办公室。腾秀娟望表知理,对次昭已经失去了曾经有的爱,腾秀娟来到学校门口,老张笑说:“就次老师一个人在罢?”腾秀娟没有看老张,也没有回答,直接向大街而来。

  次昭开了车,追上腾秀娟,让腾秀娟上车,腾秀娟说:“你先回去,我自己走走。”次昭说了两遍,腾秀娟回了两遍。次昭先开车走了。腾秀娟沿着大街走,脑子里想着这些年来所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她的眼圈红了。明婚正娶的不能有幸福,那些年跟着仲著倒是快乐的。路上行人稀少,她走了两个小时,还有一段距离到家,她打车回了家。

  次昭在床上躺着,没有睡觉等着她回来,见她洗漱完,换了睡衣到床上,次昭说:“你别多想,真的没有任何事情。”腾秀娟说:“我明天回老家,想改改我的名字,大概要几天才回来,你送孩子上下幼儿园。”次昭说:“你名字挺好听的,为什么要改?”腾秀娟说:“好听还要有用,改一个有用的名字。”次昭说:“什么名字有用?”腾秀娟说:“改好了告诉你。”说完,她躺下,盖了被子,不再说话。

  第二天,腾秀娟买了火车票回了苏州老家,父母见她回来很是高兴,一家人开心地聊了很多。用了几天时间,腾秀娟更改了名字,叫腾秀芸。

  腾秀芸买了回北京的火车票,父母送她到车站。腾秀芸快要上火车的时候,腾宝昌握了女儿的手说:“两个人过日子要懂得迁就,包容和理解。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过的不开心,回家来,还有父母在你身边。”腾秀娟含泪抱住腾宝昌,有千言万语,可她说不出来。腾秀芸拉着皮箱,走向检票口。

  腾宝昌和尤彩衣看着腾秀芸上了火车,他们才回了家。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风雨如磐》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岭南宗师
2宦海特种兵
3太古魂帝
4我独仙行
5招魂先生
6大先生
7美男榜
8公主喜嫁
9头条婚约
10药女医香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穿越到山海经 作者:熊海龙
东方玄幻 1247469字
我穿越到山海经,传承中华文化,道家思想,解道家密事,仙道密闻等。

2仙武都市 作者:半醉游子
都市异能 1208615字
这是一个玄幻文明的平行世界,少年身怀远古霸王血统,演绎一段热血而震撼的故事!

3灵英魔相 作者:丹青月
东方玄幻 1024515字
无意争斗,却又被逼出手,一切的一切,究竟是天意,还是被看不见的大手所操纵!

4我的脑洞是个世界 作者:斑马行空
异界大陆 255963字
误入脑洞,世界颠覆。语文成魔法,数学化斗技,他以知识为刃逆世前行!

5绝版猎灵师 作者:安逸的ID
都市异能 418222字
震惊:大学生惨遭美女上门逼亲,无辜青年被老爹卖入豪门,真相竟是……

6阴食 作者:智商不过二毛五
恐怖悬疑 515318字
师傅说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颇多,一不小心就容易丧命,我不信,直到……

7最强真武少年 作者:守山犬
都市激战 263128字
落寞王族,真武遗孤,他是华夏最强之人,他的体内住着神,傲世天下!

8都市之无限重生系统 作者:搬山道人
都市重生182555字
选取结束!警察五分钟后赶到现场,你有两个选择:逃走or死亡!

9末世神魔录 作者:不冷的天堂
末世危机 417113字
华蓁这一世最恨的人就是萧怀瑾,利用自己还一副无辜的模样,好不要脸!

10谋杀手册 作者:柿子会上树
侦探推理 358300字
我们谁都无法预想,从你身边走过的一个个人,是天使还是恶魔……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