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频>> 玄幻奇幻 >> 幻月殇 [书号2771393]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十三章月之魂

2018-02-14 10:39:17
  大约两天后,幻月就到达了撒克斯城,好在阿兰特斯没有动手,事实上,谁能知道阿兰特斯这样做只不过是想连幻月一起除掉,这点对于幻月来说根本就是神话!

  幻月的到来令整个撒克斯城所有百姓都轰动了,他们为这个传说中的男人而好奇,更多好奇的却是那些女人们,世界上什么是最美丽的,幻月就成为了美丽的代言人,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幻月没有走在前面,他没来吗?鲁卡一直在焦急的等待着,只见曼特和馨儿早在前面,曼勒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女人,这个人就是黑月,到目前为止她还未见过幻月本人,这次夜雷派她出来也是因为黑月主动提出的,刚好有个帮手在幻月也可以轻松一些,事实上,黑月也是很想知道幻月到底有多强?到底凭借什么能让天下所有的人都为之而感叹?很多怀疑摆在心里却没有使得她得到什么答案?

  城内的人都好奇的张望着,等待着,可惜他们却没有看到,就连迎接的狂和达克也很希望见到自己刚刚加入的新统帅,可是,失望却大于希望。

  幻月到底去哪里了呢?谁能知道在人群的背后有一个带着斗篷的男人悄悄的走进了城,这个男人一直默默的走着,谁也没有注意到,直到他走到一间小酒馆门前才停下来,酒馆里的老板却也焦急的张望着,没看见这个陌生的男人已经走进了她的酒馆,并且就坐在年挨个阴暗的角落里,谁也不会去注意他,直到街道上所有的人都散开以后,人们议论着那个传说,就连这家酒馆的老板也默默的念叨着走进她的酒馆,她发现在酒馆内只坐着一个客人,于是走上前去问道。

  “你想来点什么呢?”丁丁没打算要打量一下这个陌生人,可是,当这个陌生人取下自己的帽子时,丁丁的眼睛都呆住了,因为坐在她酒馆里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她一直都想见到的传说——幻月。

  “能给我来点吃的吗?”幻月友好的说道。

  丁丁发呆的神情令她已经忘记了对方所说的,她的眼睛里此刻只有幻月的外表和那美丽的容颜,更加上那一头紫色的长发,丁丁的心像是被震撼了,可以说是被彻底的征服了,阿月发现了这点,但是,令他最吸引的却是眼前的这个市井女人,那美丽的脸孔和成熟的气息,似乎每个声音都在告诉阿月,这个女人具有着一股平凡而刚烈的心,那成熟的背后又隐藏着少许的软弱,更加上她那出生在市井的脱俗就更能让阿月感觉到一种陌生的冲击,但是,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冲击,似乎,毛孔被涨大的感觉令他不由的想多看看这个女人两眼,可是很快,阿月就回过神来,他也很不好意思的问道。

  “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呢?”话虽说完,但是丁丁的眼睛并没有回过神来,直到阿月再一次说道。

  “请问,你这里有什么可以吃的呢?”阿月已经不太想在这里逗留了,因为,他知道自己长这么大从未有过那种冲击感,而馨儿给予他的是深深的爱,冰儿给予他的是一种怜爱,可是,自己却从未真的付出一种所谓的伟大之爱。

  “啊?哦?你…………..我的天啊!你的那个传说?”丁丁语无伦次的问道。

  “传说?什么传说?”阿月笑着问道。

  “哦?没什么,我是随便问问,你能到我这里来,我很高兴”丁丁此刻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两个人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僵局内,可是,好在阿月还知道怎么应付?

  “哦,是吗?那好吧,我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些事情该去做,我会再来的”阿月说完就像个逃兵一样的走开了。

  回到住地,阿月满脑子都是丁丁的影子,他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丁丁的下场也好不了多少,她也是同样问着自己: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美丽的男人啊?看来传说多半不假!两个人虽然说着不一样的事情,但是却想着截然无关的想法,阿月则是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被某种感觉所牵制了,更可能是因为自己第一次感觉到这种感觉,可是,丁丁的思想却不一样,她的心告诉自己,自己并没有爱上对方,而是因为他的美丽令她吃惊而已,就这么简单的事情最后却真的变了性质,也改变了命运!

  第二天,阿月一个人呆在营地里,脑袋里正在回忆昨天的事情,可是,却被进来的馨儿彻底的打断了。

  “又在想哪家的姑娘呢?呵呵~~~~瞧你吓的,我就知道你这辈子只能跟着我喽!”馨儿有趣的说道。

  “是吗?难道你不喜欢吗?”阿月缓缓的问道。

  “喜欢啊!可是,你根本就不知道爱一个什么滋味!我跟你这么久了,却从未感觉到那种轰轰烈烈的爱,唯一可以令我感觉到的就是你的拥抱和你的安慰”馨儿有些淘气的说道。

  “是吗?恐怕我还不够资格去爱一个人吧!”阿月那沉默的声音又开始表现他的成熟了,经历死亡,失去亲人、折磨、生存以后,阿月早就比一般的人要成熟的多,甚至成熟太多,当他每次在杀戮的边缘告诉自己少杀一些人的时候,他的刀依旧在杀戮着,那种从死亡到生存一直活下来的人拥有着比常人更加坚强的心和斗志,阿月更多的却是一种沉默和悲凉!

  “好了,好了啦!说你两句就这么沉默,不说了睡吧!”两个人虽然睡下了,可是,这个夜晚却是幻月第一次做那样一个奇怪的梦。

  梦中的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他的父亲——天月,见到父亲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件不可思意的事情,可是他却真的见到了,梦中和现实已经不重要了,失去父母的他多么期盼那种亲情和爱,阿月再也忍不住的痛苦着,他抱住父亲大声的喊道。

  “爸爸!我好想你”阿月的眼泪缓缓的流在了父亲的身上,天月轻轻的拍着阿月的肩膀说道。

  “孩子,不要这样,你应该坚强起来”那慈祥的声音传到阿月的耳边。

  “我不想再坚强了,我忍了太久了,我好累,好痛苦!”失去父母的孩子在忍受这么多经历以后都会去宣泄这种藏在内心深处的痛苦。

  “傻孩子!你的命运在改变着,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这样才能还你族人一个交代”天月有些沉默的说着,尽管他知道让一个孩子来肩负这些实在是太难了,可是,这就是命运!

  “父亲,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做这些了,我真的好累!”天月扶着阿月的肩膀看着他的双眼说道。

  “你长大了,眼睛像你母亲一样的美丽,还有那紫色的长发,你要去寻找我们族人丢失几千年的月之魂,找到的话,你能再见到我和你母亲”说完天也的身影变得很模糊了,阿月害怕再一次失去亲人,他紧紧的抱着天月的身体,直到天月又一次说道。

  “记住!找到月之魂”天月消失了,阿月痛哭的问道。

  “父亲,月之魂到底在哪里?”

  “就在你的身边……………我的孩子,用心去寻找………….”天月消失了,阿月大叫着。

  突然间,他从梦中惊醒,此刻才发现,已经到了第二天了,阿月发现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而手边的月之残刃却发出嗡嗡的响声,阿月拿起月之残刃仔细的打量着,心理不断的问自己:到底月之魂是什么?又在哪里呢?父亲说找到月之魂就能再见到他们,难道他们没死吗?可是自己亲眼看到父母被杀,这到底又是一个什么样的迷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斥候兵慌忙的跑了进来,大喘着气说道。

  “报告陛下!敌………… 敌人,来了!”话刚说完,就听到一个巨石横空飞过砸在离幻月住所不远的地方,发出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幻月穿上衣服急忙跑了出去,只见鲁卡和狂、达克、曼特、黑月五人站在城头上观望着,一边指挥着自己的士兵进行防御和抢救,幻月走到城头上缓缓的问道。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着他,鲁卡和曼特忙恭敬的问候道。

  “陛下!”幻月没注意到周围的三个人都用好奇而奇怪的眼睛看着他。

  “鲁卡,现在情况怎么样?”幻月没有理会他们身旁的那些人问道。

  “陛下!莫克的军队已经到达了城外,而且他们是在昨天夜里到达的,人数大约有十几万人,他们带着攻城武器直到今天早晨才开始进攻”鲁卡诚恳的回答着。

  “那昨天夜里为什么没人回报?”幻月问道。

  “请陛下赎罪,昨天夜里我们斥候兵被对方发现,今天早晨在城外发现了斥候的尸体”鲁卡有些担心幻月会怪罪自己,所以有些激动的说着。

  “命令军队准备进攻”幻月瞧了一下站在鲁卡身边的人又问道。

  “他们是?”

  “哦!陛下,着两位一个是狂,一个是达克,都是臣在撒克斯城寻找到的良将”鲁卡极力的推荐他们说道。

  “你们好!我是幻月”阿月伸出手友好的和他们握手,并带着微笑说道。

  狂和达克都有礼貌的回敬对方,可是,他们心里却在问自己,眼前的这个少年,如此的年轻,他真的能像传说中的那样强大吗?跟随他真的是明智的选择吗?尽管这样,可是,他们还是想看看这个君主到底有什么本事?

  幻月看了看站在曼特身边的女人问道。

  “这是你朋友吗?”曼特忙喊道。

  “哦!陛下,这位是夜梦王朝四大魔将之一的黑月将军,上次我奉命去协助进攻玛尔特的时候就是和黑月将军一起去的”曼特刚介绍到这里,只听见黑月讽刺性的说道。

  “哼!我以为幻月是个什么厉害的角色呢?原来只是个孩子”黑月的辜傲在满特眼中已经习惯了,可是幻月却有些惊讶,但是稍后就不一样了。

  幻月没有责怪什么,他还是很友好的问候了一下,便吩咐备马拿着他的月之残刃出了城,紧跟在后面的是达克和狂还有黑月,三个人都想知道幻月到底有多强?索性就跟了出来,鲁卡按照幻月的吩咐调动了随他带来的五万士兵,其中骑兵五千,步兵三万七千人,弓箭手三千人,长枪兵五千,出到城外,老远就看到莫克骑在马上望着幻月,幻月也注意到了对方,索性命令部队:

  “狂,你帅一万步兵,一千骑兵攻击左翼,达克你帅一万步兵一千骑兵攻击右翼,弓箭手站在长枪兵后方等我信号进攻,剩余的人跟我上”命令一下,狂和达克就不得不佩服了,对方的两翼均为步兵,而骑兵成“V”字型站开,弓箭手站在后方,长墙兵站在步兵以后,很显然这是整体进攻的模式,幻月这样进攻是先用两边的骑兵冲开两条道路,接着让步兵摧毁长枪兵,骑兵机动性大,善于躲避,进攻速度迅速,这种配合的打发在大规模战役中是一种不可缺少的作战方法,就这点两人已经很佩服了,此刻的黑月却说道。

  “那我干什么?”幻月看了看她说道。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到底有多强吗?那就跟着我看看吧”说着幻月已经冲到了前头。

  战争再一次起来了,两军对垒,大规模的战事就这样掀起了序幕,幻月的战马正和莫克迎面而来,对方成“V”字型的骑兵对幻月来说形成了一种压力,可是,只要对方两翼的缺口一打开,那么战事很可能因此而改变。

  莫克也大叫着率军冲了上来,随后的步兵紧紧跟随着,可是在最后面的大型弹石机器却不停的往城内投放巨石,这种情况必须要得到解决,幻月的月之残刃已经开始颤抖了,那是一种嗅到血液在流动的渴望而开始颤抖,幻月挥出一刀,只见一道半月光芒划向对方,黑月跟在后面,她看的很清楚,令她没想到的却是眼前的这个少年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运用武器和魔法的结合打出这样强大的光波,只见光波划向对方的时候,莫克第一个先躲了过去,后面的骑兵不免丢失了自己的头颅,顿时,两卷碰撞在一起,什么队型都乱了,好在狂的骑兵已经冲到了对方的后面,达克却没有冲进去,被前面的步兵团团围住,幻月身后的骑兵虽然队型乱了,但是至少有一千多人还是跟了上去,随后的人就被隔离开来,莫克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挥舞着自己的剑冲向幻月,两个人你挥一剑,我砍一刀,莫克本身就是魔武双修,练的一手好剑和一身强大的魔法,他知道幻月绝不是常人,所以要以最快的方法解决对方,可是,幻月霸月傲天决已经是大陆上最强悍的武技,天下能破这种力量的除非是魔族那先天性的魔力才可以,恐怕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别人能这样做了。

  幻月一招炎龙绕月挥出一条火龙冲向莫克,而莫克一边用防御的姿势,一边却给自己打开一个魔法结界,好在幻月那一招没用多大力气,莫克却是勉强的抵挡了,额头上的虚汗险些掉下来,幻月的身后已经有好几名敌人挥着剑冲了上来,只见他一个转身四周的人已经倒下了,莫克趁这个机会刺了过来,剑中带着凌厉的火系魔法直指向幻月的心脏,刚巧一个转身就要被刺中了,哪里知道,一把剑却横中出世挡在了中间,只见黑月的剑正好把莫克的偷袭挡了出去,四周又是一片混乱,鲜血就这样流逝着,幻月的身上和脸上都流淌着血液的味道,莫克深知幻月的力量强太多,索性不停地寻找机会给予幻月致命一击,可是,他的身边总是被对方的士兵缠在一起无法脱身,更引他注意的却是刚才那个挡住他一剑的女人,只见黑月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闹的他无心恋战,只能一点一点的离他们远些,很快战争进入到了一个**,莫克发现自己的人依旧多过对方的人数,那么在意义上也就是有很大的把握能够战胜对方,于是,他大吼一声。

  “给我冲!谁杀了那个紫色头发的人,连升三级,赏金一万”话一落下,敌人似乎吃了兴奋剂一样充满了精力,倒是幻月这边的人却有些困乏和退却,好在狂的左翼部队没有退一直在往前杀,莫克军队的左翼受重创,后方的投石机也大部分被狂摧毁,这样就减少了他们攻城的进度,而达克那边的右翼军队已经开始往后退了,先前他们没有冲过障碍反到被敌人围困所以战士的精力很疲惫了,更加上莫克适才的一番话令对方军心大阵,势头完全转了过来,幻月这边已经死伤惨重,留守在后方的长枪兵一直保持着高度的防御姿势,幻月心想,此刻不能这样下去了,否则损失不算,到最后很可能会连城市都丢掉,所以他喊道。

  “撤退!”中间的力量和右翼的人马先退了,而狂左翼的人马由于深入敌人太深所以反倒被围住,狂一心作战正杀到心头上了,却被这一声撤退气的没话可说,他的愤怒正好用来发泄在这些围困他们的敌人身上,莫克见势头不对劲忙率部队追了上去,可惜却被后方留守的长枪兵挡住了,顿时,一阵惨叫传来,很多士兵冲在前面,还没来的急停下来就被那些高举着的长枪穿透了心脏,有些人是好几个被一支长枪串在一起,莫克看着幻月进城后,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个机会,索性气急败坏的冲向了狂。

  幻月回到城内后一句话没说的冲上了城头,黑月跟在身后阴险的笑道。

  “你可是个不错的主帅啊?连自己的部下都丢在外面不去关,可是,自己却先逃了回来”站在一旁的达克焦急的也问道。

  “陛下!狂怎么办?我们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那里啊!”达克哀求着,眼泪快要流了下来,黑月接着骂道。

  “没用的东西!我还以为你是个什么厉害的角色,不过如此!”黑月的讽刺也招来了鲁卡的反驳。

  “黑月将军,请您最好自重些,不了解的事情最好不要乱说?否则,你会受到惩罚的!”鲁卡心里很清楚幻月这么做是先保住大部分的命,然后再按照自己的方式却救狂,他也了解幻月曾发誓不在战场上用那强大的力量来杀戮,只想凭借最简单的方式来解决,可是,现在的情况使得幻月不得不去用他那无敌的力量来杀戮一番了。

  众人都瞧着幻月,幻月闭上双眼仰望天空,他张开自己的双臂面对着阳光轻轻的说道。

  “放心!很快!狂就会回来的”说完他的人已经飞出了城头,众人惊讶的看着他飞快的飞向战场的中央。

  莫克瞧见狂落单,忙着急兵力将狂团团围住,虽然刚才狂还在气头上,可是,目前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去杀人了,莫克发现狂很疲劳,这是个解决对方的好机会,于是,自己骑着战马冲了上去,正当狂一边砍杀着冲向自己而来的敌人时,另一边莫克已经接近了狂,狂在为难之间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会死在这里,而且会这样死去?

  刹那间,一道蓝光闪过,莫克像是静止在那里一样的看着,他手中剑发出“铛!”的一声,剑断成两截,狂额头上虚汗已经落了下来,莫克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会看见幻月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而且是漂浮在半空的姿势出现的,莫克虽然学习魔法很久,但是,他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些圣导师或是一些神秘的大魔法师以外,没人能够像幻月这样半漂浮在空中,此刻的莫克才真的意识到什么才是强者,这点与当初第一次见到幻月时根本不能相比,那个时候他没打算把幻月放在眼里,因为像德拉姆那样的人对于他来说根本只是小角色,而跟随他们的人又能强到哪里去呢?

  这个时候的莫克像是一个雕像一样的站在那里仰望着幻月,下面所有的人都静止的看着他,风缓缓的吹拂着,他紫色的长发随着风不停地的舞动着,那美丽的脸孔上出现的不是笑容而是悲伤,莫克感觉的到自己将要接受一个强大力量的考验,他的心虽然有些颤抖,但是身为阿兰特斯的左将军,他的职责就是为国家付出鲜血和捍卫的本能!

  幻月已经落到了地面上,那长长的紫色头发伴随着死亡的气息在飘逸着,莫克的心已经令他像个战士一样准备接受着,手中的剑已经被握的很紧了,狂盯着即将发生的一切,他很想知道这个强者的力量,就连远处站在城头上观看的黑月也很想知道幻月,只听见幻月说道。

  “为什么一定要我用残忍方式才能解决这种困惑呢?”幻月问着莫克。

  “战争本来就是残忍的,如果你不死,你的对手就必须死!”说完莫克提着剑就冲向了幻月,只见幻月手中的月之残刃像着了魔一样的挡在幻月的面前,正好挡住了莫克那一击,莫克连忙收回剑准备第二次进攻,可惜的是他没机会了,幻月顺手一挥,从月之残刃上甩出一道蓝光,像是半月型的光刃直冲向莫克,莫克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他左手一张打开一个水系的防御并扔向那光刃,可是,光刃却从那防御中间横切了过去直逼莫克,他的剑也挡在自己的胸前,瞬间的发生,莫克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挡出了几米远,莫克已经躺在地上起不来了,尽管他还能呼吸,可是,他很清楚自己胸腔里的肋骨已经全断了,能保住命已经很难得了,这个时候他才真的知道什么是强者,自己连对方的一招都很难接的下来,还怎么去打这场必然输的仗?想到这里莫克只能嘲笑自己的愚昧和无知,他也看到了自己帝国将要灭亡的先兆,索性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声音回荡在那里,周围的士兵都以为主帅疯了,没有主将的军队就会不战而败,他们四处逃窜,只留下几个人匆忙的抬着莫克逃开了,幻月看到这种情景后感慨的说道。

  “这就是战败的下场吗?”望着那些死去的人们,他的心问自己,战争为何这么残酷?为何这么愚昧?

  幻月飘然间离开了战场回到了城内,狂也跟着回去了,所有的人,活下来的人都回去了,草原上留下的只有死亡的哀歌和那些悲饮的灵魂在祈祷着……………….

  战争又一次结束了,又是一个胜仗!战士们高歌着,他们把酒欢笑着,唯一没有为此而感到高兴的只有一个人,只见他坐在那间酒馆里默默的喝着杯中的酒,而对面端坐着的人却苦苦的问候着。

  “到底发生了什么?”问话的人就是酒馆的老板——丁丁。

  “没什么?除了杀人,我还能做些什么呢?”阿月有些嘲笑的说道。

  “不一定啊!你还可以找其他的事情做啊!”丁丁安慰着,尽管她不了解阿月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凭借她女人的直觉,阿月此刻一定很悲伤。

  “能找其他什么事情呢?我都不清楚我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阿月反问道。

  “你…………..你爱过吗?”丁丁有些迟缓的问着他,她的表情是那么的奇怪,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可是,既然问了又怎么能收回呢?

  “爱?我不知道,爱我的人我有两个,可是,我爱的却不知道,我不懂得爱是什么样子的,甚至连感觉是如何的我都不知道?你知道吗?能告诉我爱是什么感觉的吗?”阿月有些醉意的问道。

  丁丁此刻的脸已经通红了,她很不好意思去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她也不知道爱是什么感觉,可是,看到阿月那种悲伤的神态令她也很不安,她没有回答阿月的问题,而阿月却已经醉倒在了桌子上,口中不停地念叨着。

  “爱?什么是爱?呵呵~~~~~~~~~~我爱吗?她爱吗?嘿嘿~~~~~~~呼呼!”看着睡着了的幻月,丁丁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脑海里闪过幻月的问题,丁丁也不时的问自己,难道这个世界没有爱了吗?难道就因为战争我们就要放弃爱吗?

  夜晚的月光是如此的美丽,她第一次这么仔细的去观察月光,伴随着周围星辰的闪烁,月亮看起来是那么的夺目光彩,再看一看爬在坐上睡着的幻月,那紫色的长发映衬在月光下更显得光彩照人,丁丁有些不由的想去抚摩一下,她的手轻轻的触摸着,柔软、细腻、光滑,给予她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再摸一下他的脸,洁白而充满刚毅,丁丁的手忽然触摸到了幻月的月之残刃,只听见。

  “啊!”一声传来,原来丁丁被那月之残刃电了一下,就是因为这一电,丁丁的脑海里闪过的却是另外一幕……………

  杀戮、战争,一代又一代人在相互残杀着,满地的鲜血,到处是死亡的尸体,那些哀号声仿佛回荡在耳边,似乎就发生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令人恐惧,丁丁的心有些像刀割一样的疼痛,良久后,她清楚的看着熟睡的幻月依旧爬在桌子上是那么的安详,最引她注意的却是幻月的眼角上布满了泪水,很显然幻月一直到在哭,连睡觉都在伤心,丁丁此刻才真的有些了解到幻月为什么会感觉这么孤独,这么脆弱,她善良的心开始产生怜悯和尊敬!

  尽管夜晚是那么的迷人,但是这个夜晚丁丁却没有睡着,她的脑海里一直会闪过幻月的身影………………

  次日,幻月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自己的床上,他整理完之后一名侍女进来说道。

  “陛下!鲁卡大人和其他几位将军都等在外面”侍女说完就退下了,幻月欣然的走了出去,所有的人聚集在撒克斯城内最大的议会厅内,幻月走了进去,坐在最中间的地方,所有的人才一起高声呼道。

  “陛下!”幻月微笑着说道。

  “起来吧,我不太喜欢这种见面的方式,还是像以前一样最好了”鲁卡第一个开口说道。

  “陛下已经建国,现在的情况和以前在学校里是不一样的,所以有些该遵守的事项是应该遵守才对的”鲁卡*的说道。

  “好啦!好啦!随便你们吧!”

  此刻站在最后面的狂和达克先开口了,狂走上前说道。

  “陛下!属下真是开了眼界,能跟随您这样的强者,属下愿意忠心辅佐陛下”狂诚恳的说道。

  “陛下!属下和狂将军是一个意思”达克紧接着说道。

  “两位能加入我很高兴,希望我们的合作能愉快”幻月微笑着说道,可是人们后面一双凌厉的眼神却引起了幻月的注意,那是谁呢?是黑月,她发现幻月盯着她,所以主动上前说道。

  “陛下!其实,你们幻月帝国的建立在我们夜梦王朝来说根本就是不同意的,可是,我不得不说,您真的很强,我黑月算是输了”看的出这个女人依旧很坚持自己的意见,而且对自己的国家是那么的忠心,鲁卡看到之后只能叹口气,他心想,要是这样的人能加入我们,真的会是我们统一大陆的一个好帮手,所以他只能可惜的叹着气。

  “谢谢你黑月将军!我是否真的很强不在于我本身,真正的强者是能带来和平的,才叫强者?”幻月很诚恳的说道。

  全场的人都在问谁能带来和平呢?和平又什么时候才能降临到这个战乱纷飞的大陆呢?很显然幻月的话让人们真正的理解到强者的含义,也让黑月了解到所谓追求强者应该追求什么人才是最强?

  会议伴随着这种气愤开始了,鲁卡首先发言道。

  “陛下!如今阿兰特斯已经退兵,我们现在是否应该离开撒克斯城呢?”鲁卡问道。

  “他们撤退了吗?”幻月问道。

  “是的,根据探子回报,昨天夜里他们就开始退兵了,可是,他们似乎撤退的方向并不是回阿兰特斯的方向?”幻月忙问道。

  “那是哪里?”

  “这个微臣还没有弄清楚,不过我猜阿兰特斯是不会这样算了的”鲁卡凭借他的本能说道。

  “夜梦的危机虽然解除了,不过我们的敌人还没有松懈下来,请陛下最好先回国”说话的是曼特,他一直以来都因为伤未好一直留守,直到现在才出来说话。

  “哦!我看这样吧,你们先回去,不过最好把我们最近的伤亡情况弄清楚,回去后按照规矩发放抚恤金,另外告诉冰,我过段时间就回去”幻月果断的说道。

  “陛下!您不回去吗?”鲁卡问道。

  “我暂时不回去,在没有弄清楚阿兰特斯的动向之前我不回去了,一切事项你就代替我处理好了”幻月说道。

  “哦!陛下!那微臣让狂将军留守在这里帮助您处理这边的事情如何?”鲁卡知道狂绝对是一个能帮的上幻月的人,索性就提了出来,正好狂也有这个意思,毕竟,牵挂的人还在撒克斯自己怎么能这样离开呢?

  “那好吧!狂将军你就和我在这里再生活一段时间吧”幻月也很想了解狂这个人所以就顺理成章说道。

  鲁卡和曼特、达克、黑月离开了撒克斯城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可是馨儿却坚决要留在夜梦说是陪哥哥夜雷,可是,她却一个人回到了撒克斯城……………….

  当天夜里,幻月和狂坐在丁丁的酒馆里,两个人畅饮着,丁丁瞧见幻月那灿烂的笑容心里又感觉到是那么的快乐,幻月和狂相互交谈着,他们发现彼此之间有那么多的共同点,似曾相识,只恨相逢甚晚,两个人举杯相敬,在一旁的丁丁也笑了,这天夜里是三个人在一起攀谈着,他们说了好多事情,有很多事情幻月最奇怪了,因为,他有很久没有涉足过这个世界的各个领域,所以很多事情对于他来说都很好奇,更加上狂是为了讨丁丁欢心所以连蒙带骗的讲述这些真真假假的故事。

  直到半夜三个人才散了,幻月和狂漫步在街道上,狂突然问道。

  “陛下!你爱过一个人吗?”狂很直接的问道。

  “爱?又是爱?我不知道,你呢?”幻月也很直接的回答着。

  “我?没有,不过很快就有了”狂有些幸福的回答着。

  幻月看着狂那快乐的笑容他也想笑,可是,内心深处却总是因为刚才的问题而变得有些沉默,回到住所后,幻月正准备入睡的时候,一个身影从他的身边划过,仔细一看,不是别人,就是他的妻子——馨儿,幻月吃惊的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回去了吗?”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啊?哦?你是不是想甩开我,在外面找其他女人啊?”馨儿的大小姐脾气又爆发了,她指着幻月问道。

  “胡说什么啊?我哪里有?”幻月老实的回答着。

  幻月此刻的心里还没有发现自己爱上谁,所以说起话来还是很诚恳的,馨儿见幻月挺认真的样子,不由的笑了。

  “呵呵~~~~~`我随便说说嘛!你这么紧张干吗?就算找了我也不生气,谁叫你长的这么美,天下的女人有谁不想得到你的啊?”馨儿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她心里最清楚,要是幻月再找一个女人和她平分一个男人的话,她可能会发疯的,可是,为了不让幻月担心所以只能让自己表现的很大度。

  “什么啊?睡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办呢?”幻月无奈的摇着脑袋就睡下了,馨儿噘着小嘴“哼!”的一声也跟着睡下了。

  这一夜算是两个人同床异梦,幻月的梦境中却出现了一个人,是谁呢?长长的黑发,美丽的笑容,显然就是丁丁,尽管幻月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见她,可是,狂在同一晚上也梦见了她,两个人的梦一个迷茫,一个幸福,到底谁的梦才是真实的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幻月殇》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医道圣手在都市
2奇门命术
3我是一名魂修
4万古圣尊
5兵王之都市神医
6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7权门小老婆
8豪门隐婚:毒舌影帝偏执宠
9重生农女好种田
10良缘喜嫁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乱世妖孽 作者:风乱刀
架空历史 81531字
一夫当关守,双刀论雌雄,三英夺天下,四方皆敌营!我来了。这世界都将属于我!

2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作者:楚琴子
都市生活 3035610字
万花丛中过的极品透视: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3万古神帝 作者:一叶知秋aa
东方玄幻 72846字
星河大陆,强者为尊,本来是一代天才,却被卷入家族阴谋,等他凤凰涅槃,所有仇人必将不会放过,连同家族的遗憾也要弥补!

4NBA制霸名人堂 作者:七行万里
篮球风云 45741字
人生总有希望,命运总有转折。板凳球员的逆袭之路!

5仙迹天下 作者:会说话的包子
东方玄幻 270817字
父母失散,朋友重伤,又遇刺杀,从高处陨落的天才少年,在绝境中逆袭!

6我就想开个饭店 作者:书十八
都市异能 49743字
自此冤魂,妖怪通通找上门来,我便开始了与鬼同眠,与妖共舞的非凡生活。

7我的搭档白无常 作者:白白白加黑啊
都市异能 16406字
在冥界,孟婆是开快餐店的,那个大名鼎鼎的白无常,则是我搭档……

8无上 作者:落叶无言
东方玄幻 904254字
魔血少年,杀千神、灭万佛,十方纵横,云图化神,立足苍穹,终成无上!

9妻子的欲望 作者:完美土豆
都市生活 581398字
叶向阳收到一条有关妻子出轨的小视频,他不得不思考他们的婚姻!

10龙脉天师 作者:赵冲
东方玄幻 578165字
他有一面阴阳镜,可斩因果,断气运,踏巅峰!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