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幻想言情 >> 年年岁朝朝 [书号2757825]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章

2018-01-14 19:45:33
  年岁和年松一同在书房写作业,夏日的午后,空调中徐徐吹出阵阵冷气。这个书房是年建华特别要求打造的,他总是希望姐弟两多读点书,在他看来自己就是没什么学问吃了亏,要不然现在的事业肯定更大,但在年华看来,父母因为公司的事情矛盾已经很多,恐怕如果是那样,肯定家里永无宁日了吧。虽然很多时候年岁都在心里反驳着父母亲的一些观点,但是对于读书这件事情,年岁从来都赞成。姐弟两都在看书,但是好像只有年岁一个人专心于书本,年松时不时地抬头看看年岁,最后是在忍不住问道:“阿姐,你真的要回老家读书啊”,年松今年8岁,生的干净俊秀,年建华经常带他出去谈生意或者吃酒,因此讲起话来一本正经。年岁并没有从书中抬起头来,只是淡淡应道:“是啊”

  年松着急道:“那以后谁教小松作业,谁陪小松玩”再早熟的孩子内心最热衷的事情果然还是玩耍。

  豆蔻年华的年岁完全继承了父母的优点,她瓜子脸,双眼皮,眼睛细而长,眼尾微微翘起,鼻子小且翘而挺,嘴巴虽然不小,但是双唇饱满,上嘴唇略翘,皮肤继承了母亲的白,因为经常看电视还有看书,眼睛有些近视,每当她眯起眼晴看人的时候,显得有些呆呆的。这时候听小弟语气中有些着急,无奈的从书中抬起头来,心里为接下来侦探能否为找到真凶而着急:“小松不是可以经常回去看姐姐吗,现在有高铁了,更加方便啊”。边说边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揉捏自己的眼睛。

  “阿姐说的倒是轻松,难道就舍得小松啦”,年松嘟着嘴抱怨着姐姐。年岁见年松舍不得自己,心里也难难过,可是又无奈,当年年建华买第一套房子的时候,是有户口迁移政策的,但是只限于两个户口,当时的年建华出于方便就先将妻子和儿子的户口迁移了过来,没顾得上自己和女儿。结果第二年政策就没有了,导致到了高中的她必须还要回到户口所在的a市读书。这些年岁是懂的,但是没有办法向年松说明,自己心里可能也是有怨言的吧,可是又能抱怨谁呢,毕竟父亲自己也没有解决户口为题啊。

  “等到姐姐放寒假或者暑假的时候,就回来看小松,你这本列国英雄传快看完的时候,姐姐差不多就放假了”

  年松看了看自己拿起来都费力气的书,顿时无言以对。年岁见年松掂了掂书有些吃力的样子,噗呲一下就笑了出来,年松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姐姐要经常用手机打电话给我”年松又要求道

  “当然”年岁点了点头郑重应道

  转眼间到了8月底,9月初就是开学的日子,年岁对于又要回到a市读书的这件事情,其实从心里是不太抵触的,除了有些舍不得弟弟还有父母之外,对于分别了8年的爷爷奶奶其实还是很期待见面的。年建华和姜颖对于女儿是有愧疚的,但这种愧疚是羞于启齿的,一开口可能就会伤到女儿,但是不开口自己心里又难过,于是只能物质上全力满足女儿,但是年岁从7岁来到他们夫妻身边,就极少地作出各种要求,比起其他家女孩子的活泼,自己的女儿多了一种同龄人少有的成熟。虽然欣慰于女儿的懂事,夫妻俩却又觉得少了些什么。

  8月底的a市火车站,充满了离别之情,年松屏不住早已哭了起来,年建华今天是亲自开车来送的年岁,夫妻俩平时忙于生意应酬都是极少有空的。姜颖拉住女儿的手说道:“回家好好读书,有什么需要的就给妈妈打电话,家里生活上你爸爸都给你安排好了”,

  年岁不自觉的感觉很难过:“爸妈放心,我会好好读书的”,

  年建华道:“小岁长大了,回家也可以帮忙照顾照顾爷爷奶奶,是不是”

  “说什么照顾不照顾,小岁回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读书”姜颖撇了一眼年建华,年建华摸了摸鼻子说道:“是,是,好好读书”

  对于读书这件事情,夫妻俩人是不会起争执的。他们只会在公司里面谁家的人什么职位,这个项目包给哪家做而起争执。年岁想也许回去也好,成绩这件事情自己从来都不会担心,户口所能带来的升学收益对她来说可能不是那么重要。“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太累注意身体”,低头看着身高只到自己胸口位置的年松说道“别忘了姐姐和你的约定哦”,还帮年松擦了擦眼泪,自己以前也是这样的吧,哭的很辛苦却改变不了任何事实,所以从那时候起年岁就不哭了。

  告别了不舍的亲人,年岁踏上了回到自己7岁之前生活的地方,车窗外还是有山有水,与小时候的不太一样,可是她还是希望也许下个瞬间,父母还有弟弟可以出现,但也只是奢望罢了,自己很早以前明白的。

  年岁觉得思念就像香水,心房就是盛着香水的香水瓶子,从心房中挥洒出的思念,初时浓郁难解,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不见,只有心房中会留下淡淡感伤。对于这种理解,她的三姐年菊是这么说的:“你家香水只可以喷一次啊”。当然这时候的年岁没有那么矫情,心里想着的是如果是年松要回老家读书,父母亲可能就不会那么淡定的送别了,转而又怪自己想太多,闭眼休息,毕竟还有6个小时的路程。来到镇上接年岁的是二姐年颜,对于二姐的记忆,年岁还停留在一起丢手帕的时候,所以那个靠在摩托车旁边,搂着男孩的腰的短发女孩,年岁简直不敢相信是年颜,但是对方看了自己很久,况且旁边的人都离开了,接自己的爷爷奶奶没来。两个人互相对视了良久,最后同时开口。“你是年岁?”“你是来接我的吗”,然后都抿嘴一笑。“你是二姐?”年岁对着走过来帮自己提行李的女孩说道,年颜提起行李递给骑着摩托车的男孩,“如果你还是认为年菊比我小,那我就是你二姐”,行李全部被年颜提上了摩托车,只见年颜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绳子从上到下仔细地将行李固定在摩托车后座上,她想上去帮忙,却被年颜阻止“你就好好看着就可以了”,年岁见年颜清秀的五官还有小时候的影子,但是与小时候不一样的是头发染成了黄色,帮忙搬运行李露出的手腕上纹了一些图案,其中最好看的要属一朵梨花,梨花的样子看不是很清楚,看来这个二姐在分别的这些年过的很精彩呢。绑好行李后年颜又对骑摩托车的男孩说道:“二子,你先帮我把行李送回家,我和我妹坐车回去,谢了啊”,被叫做二子的男孩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从年岁见到他们起就一直没什么表情,只是点了点头,呼啦一下发动摩托车就走了。看着摩托车消失在视野里。年颜转过身来很自然地对年颜笑道:“你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啊,年岁”,年颜笑起来的时候嘴角会有梨涡,和小时候一样,这让年岁找到了一些亲切感。“二姐,怎么是你来接我,爷爷奶奶呢”“爷爷今天身体不舒服,奶奶陪她去医院,就让我来接你了”年岁也听年建华提到过这几年爷爷的身体不是很好。都是年轻的时候劳累太多,到老了身体就坚持不住了,年建华早就想让老人家放弃家里几亩的田地,到大城市养老,可是老人却不喜欢大城市的生活,年岁的爷爷一向认为生长于土地,也应到老死与这土地,可能老一辈的人都有年轻人所没有的坚持吧。

  “那我们赶快回去吧”

  “嗯,那走吧”说完就拉着年岁往公交车站走去。这一路走到公交车站,由不得年岁产生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十年的变迁,没有一样事物是年岁熟悉的,街道两旁的房屋焕然一新,用水泥浇灌的新马路平坦光滑,这些在s市很常见,但是与年幼时候的记忆还是有着巨大的出入的。年岁左右张望的样子落在年颜眼中“是不是和你记忆中很不一样啊”年岁笑笑点点头。“人都会变的吗,何况是随着人左右的事物,年岁你还是老样子啊”这已经是见面以来,年颜第二次这么说了。

  晚上年岁见到了久不见面的爷爷奶奶还有老家的一众亲戚,自然是少不了一阵寒暄。年岁被安排在了年颜的卧室,年华已经读大学了,年菊读的是寄宿学校,她不可能和小堂弟年闯挤在一起。小镇的晚上非常宁静,年岁和年颜靠在一起说起小时候的趣事,黑暗中不断传出两人的笑声。

  “小岁,你觉得甄贾怎么样”

  “什么真假,我觉得小时候的事情都挺真实的啊”

  “噗~”年颜笑了起来“我说的甄是甄子丹的甄,贾是贾宝玉的贾,一个人的名字,就是今天陪我去接你的那个男孩子”

  年岁思考了一下:“二姐,我都不认识他,哪知道他怎么样”

  年颜把头靠近年岁,嘴巴贴着年岁的耳朵窃窃私语,黑暗中一阵寂静。不知是年颜嘴里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耳朵上的酥麻感,还是这句话所造成的震撼感,年岁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黑暗中她的眼眸亮的出奇地盯着年岁,像是能看见什么似的,黑暗中又传出笑声,年颜想那两个小酒窝肯定又出现了。年颜笑的仿佛上气不接下气,伸出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年岁的额头,“傻瓜,快睡吧,你就当二姐说梦话了”,于是年岁思索着慢慢睡去,后来她想要是那个晚上多问几句就好了,她的年颜姐姐肯定希望有人帮她多分担一些。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转眼已是9月末,随之而来的是10月,9月年岁入学本市一中,正式成为一名高中生。学校离家里还是有一段距离,所以年岁选择了寄宿,50平米大小的房间摆放了6张床,年岁是最小,其他的有两个高三的,还有一个三个高二的。送年岁入学的是年岁的奶奶,她找了在教育局工作的大姑奶奶一起,想让大姑奶奶帮忙照顾年岁,年岁与这位大姑奶奶接触的并不多,只知道这位老奶奶是个强势的主,那年丈夫把私自把家里的东西往婆家搬,她跑去丈夫单位打了丈夫一顿,当然年岁家里这边人提起来的时候都笑的很开心。年岁对大姑奶奶第一印象是:好高啊,这种印象在年岁成年后一直没有变过,成年后的年岁还是要比大姑奶奶矮一个头。又叮嘱了许多,年岁奶奶赶着最后一趟车回去了,这次的场景还是车站,年岁并没有像小时候哭出来,倒是奶奶热泪盈眶,年岁微笑搂了搂自己的奶奶,“一放假我就回去看您”。

  一个月相处下来,室友都对这个礼貌安静的小学妹表示欢迎,年岁宿舍教室两点一线的生活过得倒是惬意。9月底全年级一次模拟考,年岁考了全年级第一,这让全年级乃至全校大跌眼睛,年岁本来就是一个空降兵。一中的学生大部分是附中升上来的,大家互相之间也比较熟悉,一个班级里本来就那么几个其他学校考过来的。她是1班班主任领进班的,包括在班主任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这个漂亮文静的小姑娘成绩很差,毕竟是走后门进来的。一时间年岁成为了本年级的大熊猫,课间总有那么几个同学跑到班级门口往里面看,这时候就会一阵窃窃私语“哪个是年岁啊”“就是坐在窗边的那个”“窗边那么多人”“最漂亮的那个”“哇”,年岁无奈只能低下头装作听不见。

  年颜是10月初的时候来找年岁的,那天她还是像往常一样看着自己带的东野圭吾的书在看,在教室里看还是真不方便,“信”看的年岁想哭。忽然有人用笔戳了一下年岁的背,年岁条件反射的转过头,少年眼中转过头的少女两眼红彤彤的眯起来,嘴巴微微撅起,像是受了委屈,几缕头发在脸颊两边,乌黑的发显得皮肤格外的白,简今朝承认自己被电到了。见到对方不耐的要转过头去,急忙说道:“外面有人找你,喊了很久了”,年岁往教室门口看去,见到年颜站在门口朝自己招手,嘴角梨涡若隐若现。年岁把书收起来,忙跑到教室门口把年岁带到了操场,年颜轻轻一跃坐在了单杠上,远处有几个班级在上体育课,,学生们随着体育老师的命令做着各种热身运动。低头看了看站着的年岁,年颜道:“小岁,姐姐要和二子走了”

  年岁转过头去看年颜,也许自己是有预感的吧,从年颜那天晚上和自己说了那些话之后。

  “二姐,要去哪里呢”

  “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回来,等了很久,但是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毕竟你才是被选中的人。”年颜又微笑起来,年岁一直觉得自己的二姐很乐观,不管什么情况下,她都可以淡淡的微笑起来,但是这句话配上微笑的口吻说起来,却让年岁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年岁着急道:“二姐,什么叫做’被选中的人’还有你想好了吗,你才17岁,你们出去怎么生活,大伯他们知道你走了会有多么伤心,还有……”年颜打断年岁的话。

  “其实小时候我一直觉得你才是我的亲姐妹,因为我们都有些厌恶自己的父母对自己的生而不养吧,我被抛弃过,你也被抛弃过,只不过方式不一样,你觉得呢。”

  “他们也是有理由的!!”

  年颜切了一声,牢牢抓住年岁的视线,“少替他们找那些狗屁理由了,我一直记得,年岁,我有那段在乱葬岗的记忆,我说的你现在可能不太明白,但是今天我来就是要还给你一样东西”,年岁忽然觉得自己脊背发凉,有一种恐惧的感觉。手被年颜扯过去,一种冰冷的感觉从年颜的手掌心传来,像是电流穿过心脏,年岁想要挣脱,可是全身动不了,年颜还是微笑的样子,年岁就仰着头盯着那两个小酒窝,许多画面浮现,那些有关于自己的,也有许多不是自己的。期间有上课铃声响起,也有上体育课的老师还有学生投来的好奇目光,年岁顾不上,疑惑,震惊,恐惧还有不可思议出现在年岁的脸上。好像过了很久,可是又没有很久,年颜松开了她的手,又是弹了一下年岁的额头,笑着从单杠上轻轻跳跃而下,抱了抱僵硬在原地的年岁,“小岁,保重,你会明白的,以后姐姐还是可能还是会回来的,请你帮二姐保守所有的秘密”

  年颜走后,留下年岁一个人在原地发呆,后来年岁全部凭着本能回到教室,

  “报告”站在教室门口失魂落魄的年岁只能吐出这两个字,连为自己翘了半节课找个借口都想不到。老是停下来见到年岁脸色发白,想到简今朝告诉自己的情况,“进来,下次身体不舒服要早点告诉老师”,年岁点点头回到自己的位置,努力让自己回到课堂中,不去想操场上发生的一切,不去想那些在自己记忆里凭空出现的画面。看着老师,年岁忽然听到老师这么说“都说了几遍还不会,真是累”,可是老师只是停下来换了一下粉笔,并没有说话。一个小纸团从后面扔过来,年岁打开上面写着:“我和老师说你肚子不舒服去卫生间了,怎么感谢我”,年岁转过头去看到少年一脸平静地看着黑板:“快给我回纸条啊”,可是男生也没有说话。一种深深的恐惧感浮上年岁的心头,她呕的一下吐了出来,接着就是很混乱的场景了,大体是年岁被送往医务室。老师联系了年岁的大姑奶奶,唯一离年岁最近的监护人,大姑奶奶到的时候见到的是年岁脸色苍白地躺在学校医务室的床上,心里划过一丝不忍。年岁隐约听到大姑奶奶和老师的对话“老师,我希望能替年岁请几天假,接她回我家里照顾几天,您看可以吗”

  “这个自然是可以的,我也希望年岁同学能够早日恢复健康,回到校园”

  年岁不想睁开眼睛看任何人,不想让那些奇怪的话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小岁,老师走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先和姑奶奶回家”

  年岁见到大姑奶奶,眼睛刷的一下流了出来,明明和大姑奶奶也不是太熟悉,但是血缘真是难以言说,自己就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姑奶奶的家是一栋独立的小洋楼,位于城西的别墅区,周围被繁茂的树木包围着。处在陌生的环境中加上之前所受到的惊吓,年岁格外的安静,姑奶奶见此,就先把年岁带去休息,这是一个充满诗意的房间,白色书架上放满了书,墙壁上挂的是几幅画,画作大多是关于姑奶奶一家,年岁猜想应该是姑奶奶家的画家女儿的杰作,白色的桌子上放着一些女孩家喜欢的手工diy物品,有彩陶制品也有一些京剧面孔的小娃娃,屋子里有一股清香,看的出来经常打扫。“这个房间以前是你表姑娘以前住的,她现在去国外了就一直空着,你就先住在这里好吗?小岁”,年岁点点头。姑奶奶叹了口气,关门出去,留下年岁一人在屋子里。坐到柔软的床上,惶恐和害怕占据了她的思绪,年颜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有自己脑海里突然出现的那些话是怎么回事,慢慢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年岁强迫自己不要想那么多。

  “小岁,你好啊”,谁在叫她,四周一片黑暗,年岁着急地四处张望,想找出声源,可是徒劳。

  “小岁,你现在还看不见我”,说话的是一位老者,声音苍老而从容。

  “你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年岁感觉到害怕,可是她怎么跑,都还是在原地,她现在很累。

  “哈哈,按照辈分来说,你还得尊称我一声老太太不为过”,老太太?那不是爷爷的父亲的父亲吗,他不是很久以前的人吗,年岁觉得这像是一个梦。但是自己怎么也醒不过来。

  “你愿意听老太太我讲一讲我们的家族吗”

  像是询问年岁的意愿,但是对方也没有等年岁的回答,就自顾说了起来。

  “这个得从我们的家族说起,我们祖辈都是通灵者,但是现代人从上个世纪末开始,人们只相信什么“科学”,我们通灵者由于不被信奉,已经很难生存下去。而我们家族赖以旺盛的根源就是来自于这灵力,所以我的父亲作为当时的一代最强灵力者,改变了整个家族,我们可以在晚上帮助别人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只是方式不同罢了,更加不容易被别人发现,但是足以保全整个家族。”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年年岁朝朝》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岭南宗师
6妙手狂兵
2龙猿吞天诀
7星囚
3千万大奖
8厨娘致富记
4深夜请勿点灯
9盛少,情深不晚
5王爷家的美味娘子
10婚途有坑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医路风云 作者:最帅的帅白
都市异能 1501979字
实习马上结束,楚天羽发现竟能自由穿梭现实与末世, 一个崭新的大时代向他打开了一扇大门!

2仙墓 作者:七月雪仙人
奇幻修真 1178873字
十万年前,诸仙大战,万仙陨灭,仙界当中仙墓林立。十万年后,摸金校尉携《生死天书》降临仙界。

3太古魂帝 作者:七言绝句
东方玄幻 1523189字
修者为贼,窃天地养自身,窥大道立根基,损磨乾坤,为大道之孽,天地不容。

4官道巅峰 作者:钟表
官场风云 1241830字
县委破格提拔,乡镇干部王晓松凭着一身浩然正气,斗智斗勇,挑战各路权谋。

5弄潮时代 作者:天堂发言人
都市重生 1111313字
我来深市十年,亲眼看着这座城市以超乎寻常的速度发展成国际都市,一天一个样,简直是日新月异。

6大命师 作者:生死涧
都市异能 56005字
天地万灵,皆有命运。他却无命无运,忘却记忆。纵使长生不死,也只为寻找真相!

7恋上冰山女总裁 作者:山中有爷
都市异能 240213字
突然我冒出来个儿子,他指着总裁说是我老婆,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还当上公司老板……

8直播捉鬼系统 作者:血色精灵
灵异奇谈 138947字
李冲二十二岁一事无成,直播搭讪被揍,偶然获得直播捉鬼系统,为守护亲人而战,戮尽妖魔鬼怪!

9末世虐杀游戏 作者:云山揽月人
末世危机 579127字
一代特种兵王,遭友背叛而死,这一世,我将主宰命运沉浮,站在食物链顶端!

10有仙自远方来 作者:弈教主
奇幻修真 120021字
有缘人见过,每个人也都听过,但从未有人去过,或许有人去过,那个人从此之后在也就没有出现过。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