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都市言情 >> 与世浮沉 [书号2755737]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地狱和天堂之间

2018-01-14 14:36:39
  9.

  殷合德从学校回来,她先转到王新华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开着,里面没人,李军跑过来,说:“找老王?他胃病犯了,在家躺着。”

  殷合德听说他病了,心里着急,说:“我去看看他。”

  她走了两步又退回来,“我还是先给他下碗面吧,面条养胃。”

  李军说:“太好了,王局就喜欢吃你做的面条,他中午就没吃,是该吃点东西了。”

  殷合德三步并成二步跑到楼上,着急忙慌地给他做面条。

  李军也跟了上来,“殷老师,我给你打下手。”

  殷合德摆摆手,“就下个面,不用下手。王局的夫人很会做饭吧。”

  李军摇摇头,“她不会,她回来是王局做饭给她吃。”

  殷合德很吃惊,“还有女人不会做饭?她是干部,跟我们不一样。”

  李军说:“找老婆还是要找像殷老师这样的,不然男人太遭罪。”

  殷合德说:“找个女干部很好呀,你们可以一起进步。”

  李军说:“那不是找老婆,是战友。”

  殷合德说:“你年纪不小了,该成家了,要不要我在学校给你介绍一个?”

  李军忙说:“那我先谢谢殷老师,最好是像您这样有品味的女人。老王说您有品味。”

  李军当过警卫员,他手眼灵活,嘴甜,他的话让殷合德满心欢喜,她把喜悦和心思都加到面里,出锅的面条喷喷香。

  李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真香啊。”

  殷合德说:“面好了,这是你的。王局的面我送去,你就在这里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李军知道拗不过殷老师,王局病了,她一定会去看的,他忙不迭地端起碗,趁机打一回牙祭。

  殷合德用托盘端着面和小菜走到王新华的门前,她站在门外,轻声问:“王局,我能进来吗?”

  王新华说:“门没锁,进来吧。”

  殷合德端着面走了进来。

  王新华从床上起来,接过她的盘子,说:“你和我打声招呼,我去拿,上上下下的,小心烫着。”

  殷合德示意他快吃,王新华洗洗手,仔细擦干后,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殷合德是第一次走进王新华的家,她仔细打量,发现这个家还真是与众不同:2张单人床挨放在房中间,它们若即若离,一张床很整洁,另一张很凌乱。两张床的旁边各放了一个写字台,一个摆在床头,台面上的文件和书籍整齐地堆着,座椅插放在台下。另一张写字台横在床的中间,看得出用写字台的人需要坐在床上,台面上胡乱堆放着书,报纸和衣服。两张床的中缝就像一条楚河汉界,把一间房划分成两个世界,一个井井有条,一个杂乱随性。

  殷合德不禁在心里嘀咕:林子大了,么鸟都有,竟有这样的家。

  吃完面,王新华的眉头舒展了,脸色也红润起来,胃里装了一些软和热乎的东西,心变得温暖,他说:“总是麻烦你,真不好意思。”

  殷合德岔开话题,“校长通知我,暑假到教育局集中,好像要编写新的国文教材,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

  王新华说:“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一尝。这是毛主席说的。”

  殷合德笑了,“他老人家说的很有道理。校长让我去,说明他们认可我的水平,我还是蛮激动的。”

  王新华说:“暑假都不休息,你比我忙。”

  “我喜欢忙碌,感觉我被社会需要,感觉我有能力,我好像有点自夸。”殷合德在王新华的面前总是不自觉地流露出小女儿状。

  王新华的眼睛里流出了笑意。

  殷合德又说:“我班上有个学生今天没来上课,他让另外一个同学带了请假条给我,上面写着:老师,我昨天跑去告诉爸爸,着火了。爸爸端了一盆冷水泼向炉子,我忙说,是妈妈点不着炉子发火了。爸妈合起来把我打了一顿,我起不了床,不能上学。”

  王新华大笑,“这个捣蛋鬼将来有出息。我小的时候也喜欢捉弄先生,他教我们写骆宾王的‘鹅,鹅,鹅,曲项向天歌’。我写:饿,饿,饿,低头寻粥喝。”

  殷合德银铃般的笑声响了起来,“你想气死先生。”

  王新华不笑,一本正经地说:“先生板着脸,严肃地说:你写的很真实,那个寻字用的不错,你仔细读读你和骆宾王的诗,孰好孰坏一目了然。”

  殷合德想了一下,说:“你遇到了好先生。他现在怎么样?”

  王新华说:“他真是好先生,我常常能想起他。土改时,他的成分被划成地主,他受不了批斗,投湖自尽了。”

  殷合德说:“我叫你王大哥吧,我想请教一下,地主都是坏人吗?”

  王新华叹了一口气,说:“我从不认为地主都是坏人,只能说地主中有坏人。有些贫下中农受过地主的气,现在借机打击报复,他们没钱读书,愚昧啊。”

  殷合德说:“有些人很勤劳,攒了点钱就置地了,这种人被划成地主,田地被剥夺,我认为不公平。还有些懒汉,他们不劳动,没钱吃饭就卖地,他们的穷有自己的原因。”

  殷合德想起了公公张营山,她不敢设想这个结局。

  王新华说:“世界上没有绝对公平的事,贫下中农是我们依靠的基本力量,我们革命的成功靠的是他们,他们会公报私仇,他们会做些过火的事,这些情况的确存在,避免不了。在我的管辖范围内,我是追求公平和平等的。其实人不能只分好人和坏人,人是多样性的。”

  殷合德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

  王新华说:“这就是毛主席教导我们,为人民服务。”

  殷合德絮叨叨地讲着,王新华笑呵呵地听着;王新华兴冲冲的说着,殷合德仔细地听着;他们讲得热闹,听得认真,都很快乐。

  10.

  付敏敏一直不适应新生活,她想不通,自己为么事转了一圈又住回了客人房?她直说自己连佣人都不如,佣人还是殷家人,而她是殷家的客人,这伤了她的心。她恨吴三的心劲儿也冇得了,忘了这个小妖精长么鬼样;她也不讨厌楼下住的首长们了,因为他们常常帮自己干重活,院子的打扫他们包了,省她不少事;她只是觉得生活无趣,无望。

  殷合德见娘整日闷闷不乐,故意当着她的面说吴三的坏话,说她长了一个饼脸,丑死,娘不接茬,搞得话题无法进行。

  殷合德说:“娘,你要多想想现在的好,现在天下太平了,土匪没有了,抢劫也绝迹了,我们孤儿寡母出门也不用担心了。”

  付敏敏说:“我们的口袋比脸还干净,冇得么事抢,不怕土匪。”

  张世伦说:“家家,天下如果太平了,爹就不会被打死,我们还有爹。我们现在有饭吃,有书读,日子蛮好。”

  张世伦忘不了给父亲收尸的经历,他格外珍惜现在的和平。

  付敏敏说:“你生下来就是过的苦日子,除了逃难就是避匪,你吃过几天饱饭?你哪里晓道好日子是么样子。”

  张晓雅说:“我也没尝过好日子,在我的记忆里,我们总是担惊受怕,你告诉我们,好日子是么样子?”

  付敏敏脱口而出:“想吃么事吃么事,想做么事做么事。”

  姐弟两无比向往,张晓雅说:“有这种日子吗?家家,你过过吗?”

  张世伦说:“我想天天吃肉。”

  望着他们期待的眼神,付敏敏卡壳了,是做丫环时的日子好?还是做二太太时的日子好?还是做外婆的日子好?自己这辈子有想么事就有么事的日子吗?自己哪里尝过随心所欲的畅快,哪里晓得好日子的摸样,她恼羞成怒地摆摆手,“你们读了书,就只在我面前显摆,你们都出去,我要困瞌睡。”

  张晓雅和张世伦无趣地走了,到了没搞清楚好日子是么事。

  那年冬天,付敏敏生了肺炎,没等着春天的来临,她就过世了。

  在王新华和李军的帮助下,殷合德安葬了母亲。殷合德没有流泪,她经历了太多的死亡,对死有了新的认识。

  殷合德的亲人越来越少,只剩下2个儿女。她的心倍感孤寂,日子过得寡淡无味,她经常瞪着眼睛熬过慢慢长夜。

  寒冬来临,夜里不时飘过小雨夹杂着雪籽落下来,北风一吹,地面结起薄冰,汉口冬季的寒风刺骨冻心。

  殷合德起床,她再一次关窗,其实窗子早已关好,她就是感觉冷风袭人,骨头都冻硬了。她拉开窗帘,不由自主地向下看去,一抹黄色的灯光从王新华的窗子射出撒在雪地上,她的心骤然急跳,双脚不由自主地朝门走去,用手划开插销。冰冷的铁插销让她打了一个寒颤,她赶紧又把门插上,心跳得更厉害了,好像要从口中蹦出。她想,寒冷的冬夜如果喝上一碗热腾腾的排骨藕汤,该有多暖和。她快步走进厨房,捅开蜂窝煤炉子,热了一碗藕汤,喝了一小口,她的嘴巴和心顿时热了起来。她把碗盖住,端着汤坚定地走下楼,敲了敲他的门。

  王新华将门打开,诧异地说:“你还没休息?”

  殷合德没说话,指指碗,王新华接过,看见热气腾腾的藕汤,眼睛亮了,他一口气喝完,很满足地擦擦嘴,笑得很开心,“这是我喝过的最好的藕汤,真暖和。”

  殷合德接过碗,说:“我睡不着,给你送碗汤,我走了。”

  王新华拿起他的军大衣披在她的身上,挨着她站着,感受着她的体温。

  殷合德抬眼看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你的味道真好闻。”

  王新华忍不住吻了她的脖子,他常常盯着她细腻如玉的脖子和肩头,有几次都差点忍不住要吻上去。

  殷合德解开胸衣,2个洁白的大馍馍跳了出来,王新华双手捧着,用嘴使劲地摩擦。

  久违的温情像决堤的洪水涌上心头,殷合德缠绕着王新华,她要让他,也要让自己永远记住今夜。

  王新华虽然结过2次婚,这是他第一次在女人身上领略到奇妙的风光,原来灵肉的交融也可像水*融一样,浑然一体,丝丝入扣,他不知道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会合奏出荡涤心灵的乐曲。他喃喃道:“世上最美的艺术品也不过如此,我白活了。”

  “你给我留了点念想,让我能把日子过下去。”殷合德搂着他有些哽咽。

  王新华的心里一阵潮动,“我现在不能给你什么,我也不知道将来能给你什么,对不起。”

  殷合德说:“你给我的东西很多,你给了我新的思想,你给了我工作,你给了我继续活下去的念想,其他的我不要,我只想留住你的味道,留住我们在一起的记忆,让我的生活有点盼头。”

  王新华又翻到她的身上,这次他慢慢行事,他要仔细品尝这曼妙的滋味。

  天蒙蒙亮了,殷合德起身,悄悄回到楼上。

  自从捅破了隔在两人之间的窗户纸,殷合德反而不好意思见他,从学校回来,她不像从前那样去他办公室说话,她从后门进入,直接上楼回房间,把诱惑关在外边,虽然心里极想念。

  王新华有好几天没见到她了,他变得心神不宁,脑海里时时浮现她光洁雪白的身子,搅得他茶饭不思,特别是在夜里,她的影像牢牢地钉在眼前,赶都赶不走,第一次他被女人搅乱了心智。他不想陷下去,他捧起书,读不进,拿起报纸,看不进。他在心里暗暗地骂自己:“老子也是结过两次婚的人,难道还放不下一个女人?”

  经过了殷合德,他心里明白,放下她好难。

  吃晚饭的时候,他走到小楼的二层,对正在忙活的殷合德说:“你们吃完饭以后,你帮我下一碗面吧,我的胃不舒服。”

  殷合德点点头,“你回房间等着。”

  王新华像一个听话的男孩,乖乖地下楼,回到房间,坐立不安。

  许久,天已擦黑,殷合德端着面进了王新华的房间。

  王新华关上门,紧紧地抱住她,“你终于来看我了。”

  殷合德挣开他的手臂,“你先把面吃完。”

  王新华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想吃你。”

  殷合德说:“吃完面你才有力气吃我。”

  王新华三下五除二地将面倒进胃里,两人立马缠在一起。

  王新华说:“你再晚来一天,我就要枯了。”

  殷合德得意地笑了,两只眼睛不住地挑逗他,她想起新婚前夜娘说的话,这招没用在张新民身上,在王新华这儿应验了。她喜欢看他饥渴的样子,得意自己的魅力。

  殷合德在两人的相处中占了上风,她拿捏着王新华的情绪,有时让他吃饱,有时饿着。王新华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整日价贪吃贪喝,好像没个够。

  殷合德笑他:“看你猴急的样子,就像没结过婚的小伙子。”

  王新华说:“我们从前是边打仗边找时间办事,不猴急就错过机会了。”

  殷合德说:“男女在一起是享受幸福,又不是打针,慌慌张张有什么意思。”

  王新华愣住了,殷合德输出了一个全新的理念,他从未想过,男女在一起是享受幸福。他现在弄明白了,女人和女人的区别就像天和地的差距,和不同的女人在一起,感觉也是天差地别。压在殷合德的身上,他热血沸腾,春心荡漾,雄风高亢;躺在周玉林的身边,他欲念全无,心如止水。他后悔活了大半辈子才遇到殷合德,才尝道女人的滋味,才晓得怎样做男人。

  有时,吃完了殷合德做的面,他会说:“妈的,真好吃。”

  有时,他和殷合德办完了好事,他会说:“妈的,真爽。”

  殷合德总是笑他:“我发现你平时也不说脏话,怎么跟我在一起总说脏话。”

  王新华想了想说:“跟你在一起我最放松,最无防备,我只当你是一个女人,而我就是一个喜欢你的傻男人。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说脏话爽快,提气,我只敢在你面前说。”说完,他自己哈哈大笑。

  殷合德也笑了,“现在让我叫你王首长我叫不出口,你是首长吗?”

  王新华收敛了笑容,“我希望我是乡下的小农民娶你为妻,生儿育女,自给自足。”

  殷合德笑了,“你的志向很高远呀。”

  11.

  周玉林从乡下回来休假。王新华和周玉林好久都没碰面了,突然聚在一个屋檐下,王新华感到别扭。

  晚上,周玉林主动凑到王新华的身边,王新华下意识地躲开。周玉林笑笑,自己脱掉衣服,挨着他躺下。

  王新华不得不拔光自己,他用目光数着她的肋骨,看着她胸前瘪瘪的两个褐色小包,欲念全无,下体不争气地疲软,他无可奈何地说:“与其说我是跟婆娘睡觉,不如说我在跟同性乱搞。我老了,实在是硬不起来,对不起。”

  周玉林闹个无趣,说:“你不要就算了,我刚从乡下回来,累得要死,我是怕你想,所以才自己送上门,你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知道自己老了最好。”

  王新华说:“谢谢你如此辛苦工作的同时还想着尽个人义务,对不起了。”

  周玉林说:“我们不年轻了,要当心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只是不要对不起你自己。”

  王新华看着她大义凛然的样子,忍不住说:“我问你一句啊,你可以不回答,说就说实话,夜晚你想没想过男人?”

  周玉林看着他,认真地说:“我真没想过和其他男人睡觉,无论是夜里还是白日。我可不像你们这些男人,脑子里整天装着床上这点事,真的那么有意思吗?”

  王新华无语。

  周玉林说:“你不相信我?”

  王新华看着她,一字一句地说:“我信你,我服你。”

  周玉林说:“做大事的人不要沉溺于儿女情长,你有大事做,不要轻贱自己。”说完,她翻过身就睡着了。她从不把琐事搁在心上,何况是床上这点小事。

  王新华不禁翻过身用背对着她,他无法正面对着妻子,周玉林的坦荡反倒衬托出自己的下作。他不知道他们这样的相处算夫妻吗?是周玉林不正常?还是自己反常?性是连接他们夫妻最薄弱的纽带,还不如同志情来得真切,他不想伤害妻子,他又舍不下殷合德。王新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两难,号称小诸葛的他想不出两全的计策。有时候他会在心里默默地骂街:“早晓得这样还闹么革命,如果在旧社会,我可以娶2个老婆,享尽齐人之福。”

  当然,这种心思对谁都不能说,能像普通人一样偷偷的抱怨,骂娘,他的心轻松些。

  过了几天,周玉林走了,她的探亲假结束了,她又回到农村。王新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紧张和尴尬的日子过完了,他现在已经不习惯周玉林在身边转悠。

  李军走进王新华的办公室,反手关上房门。

  王新华皱眉不快,说:“鬼鬼祟祟干什么?”

  李军说:“周组长临走前跟我说了一些话,让我转告你。”

  王新华示意他坐下。

  李军说:“她知道您和殷老师的事情了,她让您注意自己的身份,您不能犯生活错误,否则您的前途就完了。她说自己不是好妻子,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原谅您,她让您也好自为之,不要自毁前途。”

  王新华沉默了一下,问:“她是不是还有话对殷老师说?”

  李军点点头,“她说:如果殷老师真心喜欢王局就不应该影响他的前途,王局是做大事的人,他的重心不在家里,女人拴不住他,国家更需要他。如果殷老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她就不配做老师。”

  王新华问:“你怎么看?”

  李军愣了,他没想到王局会问他,他脱口而出:“周组长说的有道理,您奋斗了半辈子,我也不想您在小沟里翻船。殷老师是不错,可她不能和您的事业相提并论,这没有可比性。我不想您犯生活错误,不值得。”

  李军停了一下,又说:“殷老师是好人,我老婆就是她介绍的,但您的事业更重要。”

  王新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摆摆手,“你出去吧。”

  李军悄悄地退了出去,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王新华的心里翻腾开了,他没想到周玉林的城府这样深,表面上她装得一无所知,他还信了,还有歉疚,现在想来像吞了一个苍蝇。自己还是太嫩,在和她的历次交锋中,自己始终处于下风,总被她捏在手心里。他不多的歉意消失了,心里充满了愤怒,他宁愿她和自己大吵大闹,宁愿她像普通女人那样吃醋,撒泼打滚,那样至少说明她是在乎自己的,她还是个正常的女人,他们还算正常夫妻。面纱被撕下来,原来他们只是同志加战友,她珍惜自己的羽毛,所以她要他维护好自己的形象,免得伤及无辜的她。他还听懂了她的话外音,如果他不从,她不会拿他怎样,她会拿殷老师开刀,他知道妻子的能力和手腕。

  “卡在老子的七寸上了,又被她捏住了。”王新华在心里暗暗地骂道。他晓得自己别无选择,就算老婆不卡出手,自己未必能豁出去,终究不是18岁,终究上了台阶。

  李军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他在思索怎样完成周组长交给他的另一个任务,他转了2圈,还是不知道怎么说。他心一横,走到殷合德的房间,开门见山,“王局的妻子叫周玉林,殷老师,你知道吗?”

  殷合德点点头,李军又说:“她让我带一句话给你,她说:如果你喜欢王新华,就不应该让他犯生活错误,他不能犯这种低级错误,不值得。”

  殷合德想了一下,说:“我知道了。”

  李军愣了,他不明白殷老师的意思,他等在原地,想听她说些什么,他好回周组长,他继续等着,殷合德还是无语。

  李军有些同情她,“殷老师,你是个好人,有时好人也未必有好报,你寻一个普通男人吧,这样会幸福一些。”

  殷合德幽幽地说:“幸福不属于我了。”

  李军急了,“殷老师,你表一个态吧,我还要回周组长的话,你总得说点什么。”

  殷合德说:“我同意她的意见,我知道分寸。”

  李军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满意地走了。

  殷合德郁闷了好久,能和王新华在一起,她宁愿不当好人,她第一次有舍命的冲动,她想和他私奔,舍掉一切。可她不知道对方会否接受自己的心,对方要放弃的更多。其实答案早就在她心里:以他的身份和地位,以他的见识和年龄,他不会也不能和她一起舍命。冷酷的现实让她黯然神伤。

  一天晚上,王新华走上二楼,说:“给我下碗面吧。”

  殷合德说:“好,你先回房等着。”

  王新华默默地下楼。

  殷合德端着面,来到王新华的房间。

  王新华一边吃面,一边抚摸她的脸颊。殷合德内心翻滚着浪花,一言不发。吃完面,王新华紧紧地抱着殷合德,两人都非常舍力,好像是末日来临。

  事毕,他们穿上衣服,她坐在椅子上,他坐在床上,四目相对,哑口无言。

  王新华说:“新房盖好了,单位催了好多次,我要搬走了,我们再见难了,我希望你过得好。”

  殷合德说:“我知道会有这一天,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我的日子会过下去,你放心。”

  王新华想了许久,苦笑了一下,“忘了我,你是个好女人,应该有人疼,再找一个好男人,不要找我这样的银样镴枪头。我会尝试着忘掉你,不晓得做不做得到?”

  殷合德有些心酸,“都能做到。”

  王新华问:“你的名子是出自赵合德吗?”

  殷合德点点头。

  王新华说:“好名字,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心。”

  殷合德忍着快要落下的泪水,快步回到自己的房间。

  殷合德走后,王新华的眼睛湿了,这是他第二次流泪,都是为了女人,第一次是王花花,第二次是殷合德,这次他没有擦,任眼泪在黑夜中肆意流淌。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与世浮沉》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超级猎场主
2致命记忆
3女神的近身狂兵
4我才不可能卖萌
5神隐
6妙手仁医
7药女医香
8纸短婚长
9王妃如此多娇
10穿越之极品农家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近战狂兵 作者:梁七少
都市激战 1097281字
归都市,风云际会,强敌来犯,力战众敌,一路染血试问谁可争锋?

2武极狂神 作者:梁家三少
东方玄幻 270522字
一代狂神,一刀在手,败尽天下英雄,却是被最爱的人暗算,仙武路绝。

3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力活下去 作者:梦丣
萌系小说 559758字
命运多舛,前途渺茫。归来之时,方知已入万劫不复之渊。我,讨厌穿越!

4神级大道士 作者:王六郎
灵异奇谈 965276字
被下诅咒,偶得法眼。驱鬼除怪,神鬼莫测。一代大道士是如何炼成的!

5荒野追凶 作者:执宁
侦探推理 69637字
鲜为人知的客家禁忌,闻所未闻的山野旧事。边疆重镇,诡案重重。

6我的极品美女老师 作者:唐熬
都市生活 330767字
一个叛逆的学生,学业荒废,被家人抛弃,却在美女老师帮助下走向巅峰。

7重生之传奇盛典 作者:夕夜冷秋
都市重生 363625字
十年重生,佳人在侧,精英拥趸,这是一个前世loser的黄金时代。

8神隐 作者:苗棋淼
都市生活 31298字
徐福出海、八仙过海……掩藏在历史长河中的蓬莱岛真的只是传说吗?

9山海禹皇记 作者:妖火
洪荒封神 37317字
大禹继承帝道传承,搅动八荒风云,谱写出一曲波澜壮阔的上古史诗!

10龙脉天师 作者:赵冲
东方玄幻 294711字
凭借一面阴阳镜,他窃取天地之力,斩因果,断气运,终踏正道巅峰!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