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频>> 科幻末世 >> 超感骇脑之无径之境 [书号275545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六章 能力初现

2018-01-13 08:18:54
  入夜难眠,辰逸躺在床上全身都冒着虚汗,缠绕不断的噩梦让辰逸在床上辗转反侧,脸上不时显露出痛苦的表情。

  梦境中,一幕幕残破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闪过,辰逸只能感觉到其中的痛苦,却看不清画面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越是想要看清楚,记忆却越是变得遥远模糊。

  “这就是我的命运,这就是我的救赎。”在梦境中辰逸默念着,然后被刺眼的能量风暴吞噬,其它的画面就像是被屏蔽了一样,就像是隔着一层纸一样,明明感觉到了什么却一片空白。

  辰逸手腕上的监测环极速的闪亮起来,显示辰逸的情绪很不稳定。不过,监测环的内圈慢慢亮起了蓝色的光芒,随后蓝光有规律的闪烁起来。随着光芒的闪烁,辰逸焦躁不安的情绪也慢慢的平复了下来,随之沉沉的睡去。

  监视器中,辰逸的脑部波动不断出现大幅度的起伏。

  “实验对象脑部进化过程不断加速,接近几何式成长。”监测人员对比各项数据报告道。

  “减缓实验对象的脑部进化,将波动峰值控制在警戒线之下。”吴教授说道。

  清晨阳光照落进屋内,光线慢慢移动到辰逸的脸颊上,明亮的阳光刺醒了辰逸。睁开眼坐到床边伸了伸懒腰,辰逸感觉到自己浑身上下轻松无比。自从注射完药剂之后,辰逸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壮实,大脑也越来越灵活。

  今天是星期三。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辰逸便穿好衣服出门打工去了。精神状态好了连步伐都轻快了很多,还未走到街角处的早餐摊,辰逸就在大老远之外闻到了面汤的香味。

  “孙叔,给我来分大碗面,里面再加个卤蛋!”也许是精神好食欲就好吧,辰逸感觉自己胃口大开。

  “今天这么高兴啊,是不是在哪发财了!”孙叔把面端了上来,看着精神焕发的辰逸打趣道。

  “孙叔,我能上哪发财去啊!”辰逸签了保密协议不可能和别人聊起试药的事情,再说了财不能外露,辰逸的嘴还是很严实的。

  “我听说你前几天交了房租,还把李姐给怼走了是吧。”这个早餐摊人来人往就像是情报站一样,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所以孙叔是出了名的万事通。

  “你说那天啊,那天我太累了,所以心情有点不好。”听到孙叔的话,辰逸回忆起前几天的事,但是却记不起来具体的经过了,只是模糊的知道自己把房租交上了。

  “哎,你一个孩子在外面打拼也不容易,遇事要冷静。李姐那人欺软怕硬,倒是不用在意。但是咱们这鱼龙混杂,说话办事多留个心眼,别让别人盯上。”孙叔望了望周围小声的和辰逸说道。

  “孙叔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辰逸知道孙叔这是在帮自己,心中顿时觉得一暖。

  来到车站,密集的人群像工蚁般涌进站台。虽然这里是开往市中心的始发站,但是车厢内却已经挤满了人,辰逸挤在人群中等待着光轨的启动。环顾四周,辰逸发现了几张和自己一样青涩的脸颊,眼神中带着兴奋与希望,像是在期许着从这里找到属于自己的冒险。但是大多数人脸上都是被现实所磨平的麻木与疲惫,他们早已失去了前进的方向与对生活的热情,唯一所在乎的就是,期望今天像昨天一样相安无事的度过。

  “哎。”辰逸叹了口气,将视线移到了窗外。

  像往常一样,辰逸来到了零件加工车间。找不到正式的工作,辰逸只能先找一份临时的杂工糊口度日。

  车间内机器呼隆隆的不停作响,走在车间里面,脚掌都能感觉到地面在跟着机器一起颤抖。各种钢管支架盘根交错的绘织在一起,架构着庞大的机器,而长长的流水线不停歇的运作着。

  辰逸在一个城市边缘的小工厂干些杂活,一如往昔的打扫卫生,搬些东西。也就是干些脏活力气活,算不上正式员工而且开钱少干活累,虽然知道这是公司在压榨廉价的劳动力,但是又能如何呢?未踏入社会之前辰逸从未想过工作会有多么的艰辛,而踏入社会时才会发现一切远非自己所想像的那样,辰逸抱怨过也气愤过,但现实就像一把锉而时间就是拿着锉的手,时间长了你所有的锋锐都会被磨平,即便有所怨怒也只会倒着扎进自己的心里,不会显露出来。因为看惯了不公也习惯了不公,看惯了别人的无可奈何也习惯了自己的无可奈何,有时不是不想长出尖刺来保护自己,只是那样的结果往往是自己撞得头破血流,还不如圆润麻木些,这样至少能逃避一些改不了的现实。

  “辰逸,把这箱零件搬走!”车间主管扯着嗓子喊到,想要压过机器运转的噪音。

  “听见了!”辰逸被主管的叫声吓了一跳,明明隔着很远但是却感觉在耳边炸开一样:“今天早上吃什么了,底气这么足。”辰逸揉了揉耳朵,不爽的嘟囔道。

  “今天箱子怎么这么轻?”辰逸抱起箱子,上下掂了掂感觉没有平时沉了。

  “你小子要是嫌轻就再搬一箱子!”主管听到后,臭骂了辰逸一句。

  “不轻,不轻。”辰逸连忙说到。辰逸也搞不懂主管为什么天天和吃了枪药一样,动不动就点火。

  辰逸搬着箱子走在厂房中,工人们在流水线上低着头有规律的操作着,一个个零件不断的组装在一起慢慢成型。太阳烘烤着厂房,工人们就像在闷热的烤箱之中一样,汗水顺着额头划过眉骨一滴滴地落下,而厂房中的换气扇拼命地旋转着却带不来一丝清凉。

  “出事了,快关机器!”突然有人大喊道。

  远处一名工人在高温下热的有些中暑,不小心衣角被机器的齿轮卡住了,整个人被慢慢的被拉向机器里。被卡的工人连忙把手从衣袖中抽了出来想要把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