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频>> 玄幻奇幻 >> 风暴之隐 [书号275478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三章 暗影再现(三)

2018-06-15 00:41:25
  待落隐和鹿铁手二人赶至村口,刚要进村前往柳长生家,忽然听见一阵巨大的隆隆之声,随即感到一阵强风从后背袭来,刮得人站立不住,而脚下大地也震颤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落隐勉强立住,犹疑问到,与鹿铁手面面相觑。

  话音刚落,落隐仿佛又听到一阵阵涨潮一般的海浪声,忙回头一看,眼前竟是翻滚的海水正汹涌而来。

  “这是涨潮?”落隐疑惑不解。

  却见鹿铁手眉头紧锁,神情十分紧张,他望着那已经开始没过他俩脚踝的海水,缓缓说到:“只怕不是涨潮,而是海啸要来了。”

  “海啸?”

  “对。”鹿铁手刚说完,那远处的海浪便似蛟龙出海一般,蓦地腾起老高,跃起约有数丈,随后朝着渔村方向凶猛袭来,其势迅猛无比,一眨眼就已经越过了原来的沙滩一带。

  鹿铁手目睹此状,心里一惊,喊了声“快跑!”,便拉起落隐的手,朝着那村外上山的路跑去。

  落隐却一把拖住,不肯前往,而是往村中跑去。

  “不行,村中老小一百多口人,我要去喊醒大家逃命!”落隐慌乱地大声说,而此刻最先浮现在他脑海里的就是隔壁家的陆大娘和鱼泡儿。

  “来不及了,孩子,再不跑你自己也会死在这海里。”鹿铁手紧随他身后,道。

  那海水来势汹汹,紧追在他二人身后,正说着,一个滔天的巨浪打来,将他俩都卷进了暗流汹涌的海水里。落隐被那从天而降的巨浪给打懵,脑袋一阵嗡鸣,淹没在那海中,不辨方向,只觉得上下左右前后皆是一片墨蓝混沌。而那海潮不停翻滚,不论落隐怎么奋力摆动手脚,都无法浮出水面,落隐拼命挣扎,渐渐感到胸腔内已气息不足,巨大的压迫感已经袭来。

  忽然间,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落隐的手臂,将他一把提出了水面背在了背上。落隐慌得呛了一口水,睁开眼瞧见原来是鹿铁手。鹿铁手此时正催动法门,使出了御水之术,在那海面上如梭鱼一般飞跃滑行。 那身后的浪一层高过一层,穷追不舍,好几次都险些将他二次再次卷入其中。

  汹涌翻滚的海水很快便席卷了整个渔村,一些靠海岸近、地势低的房屋,已然被湍急的海浪给推成了废墟。鹿铁手背着落隐好不容易一口气爬上了半山腰,歇下来回头一看,发现整个渔村已被淹没在一片汪洋大海里,而那巨浪滔天的海水配合着狂风,正肆虐着整个珈蓝海岸。

  “完了!”落隐悲伤地面朝山下渔村跪了下来,眼泪忽然就涌了出来。

  “他们一定都死了,死了......”落隐看着那翻滚的大海,兀自呢喃到,又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连忙回头对鹿铁手道:“沁儿!铁手大叔,你有没有看到沁儿她们。她们先我们一步回村,应该也发现海啸了才对。”

  鹿铁手四下里张望,此时这半山腰静悄悄的,前后都是竹林,不见半点人影,他摇了摇头道:“兴许她们也逃出来了吧,也许在山的那一头。”

  “是吗,那我们赶紧去找找。”说罢,落隐便抹了抹眼泪,爬起来往那林间深处走去。

  走了约有半个时辰,在一片稀疏的林间开阔处,落隐发现了前方隐隐传来光亮,像是篝火。鹿铁手紧随其后,也注意到了光亮。

  “说不定有人。”鹿铁手看着落隐,有些兴奋地道了一句。

  “嗯!”落隐也有些激动地点了点头。

  二人便拨开竹林枝叶,一路小跑,朝那光亮处奔去。

  及至跟前,果然是几堆篝火,火旁正影影绰绰围坐了不少人。落隐一眼就看到了离自己最近处的一堆篝火旁,那坐着的正是柳沁儿,而她一旁是夜冷烟。只是那柳沁儿正抱膝而坐,将脸埋在双膝内,不停啜泣着,身子微微颤抖,似乎正处在巨大的悲痛中。

  在那火旁,还有几名年轻的护卫和渔民,想必是今晚在外巡海才逃过一劫。而稍远处一点还燃着三四个火堆旁,每个火堆旁围着十来个人,看来情况并没有落隐预料的那么糟糕,约有六成左右的村民还是逃了出来。看到此情此景,落隐和鹿铁手顿时感到心安了不少,不约而同长舒了一口气。

  落隐在人群中看到了柳凌空,他正在几个篝火堆之间来回走动,一面清点着人数一面安抚着众人情绪,而柳沁儿的母亲纳兰氏正在一旁照料几个受伤之人。他也看到了住在村东头的舅舅铭石,还有那村西头的张南烛医师。而村长柳长生的身影,却似乎没有瞧见。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坐在火边默然不语的柳沁儿,立即就明白了些什么。

  落隐缓缓走过这些篝火堆,一一打量着这里的每一张面孔,搜索他所熟知的人。所幸的是,在最远处篝火一侧,落隐看到了鱼泡儿他们一家三口,却没有瞧见陆大娘的身影,他不由得心里一沉。而剩余的这些面孔里,他同样没有瞧见父亲落水寒和宋大叔。落隐随即心头一紧,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却又不敢去深想,好似一把重锤即将敲击在心上,却又没有落下。

  “有没有看见我爹?有没有看见落水寒?”落隐有些慌乱挨个询问。

  可是询问了所有人之后,回应他的,都只是无奈地摇头。

  柳凌空此时看见了他,感到有几分意外,便问了声:“落隐?你怎么回村里来了?”

  “柳叔,是张牧沙督头遣我回来送小黑的丧信。”落隐回道,又赶忙问:“你可看见我爹了?”

  柳凌空摇了摇头,眯眼沉思了一瞬,随即又道:“傍晚未至前,我倒是见过他,他跟老宋头正赶着出海,说是要去捕捞一种只会入夜才会出现的鱼。”

  “哦。”落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里想着,兴许落水寒跟宋大叔还在某片海域上呢。

  鹿铁手此时走过来,默然无语地拍了拍落隐的肩膀,拉他在火堆旁坐下,恰好落坐在柳沁儿的身旁。

  柳沁儿抬眼看了看落隐,嘴角微微颤动着,两个眼角隐隐沁着泪珠儿。

  “落隐,我爷爷他,他......”

  “沁儿,你......别太难过了......”落隐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安慰。

  听闻此言,柳沁儿心里却像忽然被针扎了一下似的,一把抱住落隐结实的胳膊嘤嘤地哭了起来。原本蓄藏已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泉也似地流。

  落隐不敢乱动,只好坐直了身躯,让柳沁儿靠着。自己一边感受着柳沁儿身体传来的颤抖,一边呆呆地注视面前那堆篝火。而篝火旁,闪烁不定的火光里,另一双冷静眼睛却在静静地注视着他。

  此刻在山下,已是汪洋一片。凶猛的巨浪仍在翻滚着,狂风正搅动着整个大海,乌云密布的夜空里,不时几道闪电划过。那海水之色显得诡异而浓重,好似有千万只墨鱼将汁液排在海水里。

  “凌空大人,不好了,海里好像有什么怪异之物正浮出来!”突然有一个临山查看的年轻护卫,扭头对柳凌空喊到。

  柳凌空赶忙走至山边,举目而寻。众人闻言,也都好奇朝大海处张望。

  只见这恶浪滔天的海浪里,出现了两个土丘一样的圆顶,真有什么体型硕大的东西正冒出水面来。柳凌空不禁心头一紧,凝神注视着那海面上的变化。落隐、柳沁儿还有夜冷烟三人,也经不住好奇,伏在山边小树旁,仔细观察着那海面动静。

  很快,那些圆顶便行出水面来,竟然是巨大墨绿色身躯的海怪,一共两只,半截身躯已经露出了海面。落隐迷眼细细打量,这海怪身高约有三丈,身围勘比一艘渔船,巨大的额头好似岛型的圆顶,圆顶之下是一对比鹅蛋还要大的眼珠。更为骇人的是,这两只海怪手里还各拎着一只巨大的铁锚,就仿佛是从远古战船上扯下来的一般,那铁锚的尾端还拖着半截铁索。

  众人吓的不轻,纷纷往后退缩,蜷抱在一起。那两只海怪正缓缓往岸边踏来,涌上岸的海水虽然淹没了村庄房屋,却淹没不了海怪硕大高耸的身躯。那些漂浮的房屋门窗碎片,便翻滚在两只海怪身边。

  “这难道是......潮汐猎人?”柳凌空皱眉思索着。

  “不错,正是潮汐猎人!”一旁的鹿铁手神色凝重地点头道。

  “潮汐猎人不是那传说居住在大黎明海海心处潮汐岛上的上古妖兽么?据传那潮汐岛所在,距此十万里之遥,从无人见过,只在古籍中有所记载。想不到竟真有此妖兽。”柳凌空大惊失色,有些不可思议道。

  “但传说中,那潮汐猎人向来不与人之大陆接触,只因与曙光之神曾有契约。但今日,这妖兽竟跋涉十万里之遥,入侵我珈蓝半岛,究竟是怎么回事?”鹿铁手也疑惑不解道。

  “这海啸想必就是潮汐猎人之法,即如此,怕是来者不善了。”柳凌空双眉紧蹙,道。

  他紧接着又回头看了看此时幸存的众人里,会功法或拳脚者,也不过十数人而已。这些人中,除去鹿铁手与落隐之外,余者皆为二等以下术士或武士,莫说与这潮汐猎人抗衡,只怕连抵挡那巨大铁锚一击的能耐恐怕都没有。

  此刻那两只潮汐猎人,已经迫近山脚站定,只见为首的那只,隔空仰首大吼了一声,顿时山摇地动。吼声过后,那海浪渐息,潮水缓缓退至原本的海岸线以下,夜空乌云也散尽,一轮清冷的皓月高悬在天外。

  众人这才目睹了那村庄的狼藉,房屋已倒塌得所剩无几,遍地是散落的家什,还有,那些未逃出生天的村民的尸首。

  那潮汐猎人站定在山边,仰望着处在半山腰的柳凌空等人,片刻后忽然高高飞身跃起,离地约有十丈,抡起手中的铁锚,对着那山体就是狠狠一敲。那铁锚砸下,山体剧烈震颤,周围山石纷纷滚落。众人皆跌坐在地,惶恐不已。那潮汐猎人落地,又是一阵地动山摇。

  “交出来!”那潮汐猎人用沙哑地沉的声音喝到。

  柳凌空与鹿铁手面面相觑,不知其是何意,众人更是不解,不知这潮汐猎人所要为何物。

  “交出来!”潮汐猎人又再次吼到。

  等了片刻,见无人吱声,那两只潮汐猎人变得有些不耐烦,一前一后飞身而起,高高抡起铁锚,朝着半山腰猛地砸来。这一次,两道硕大的铁锚重重砸在半山腰众人歇息的林子旁,只觉狂风一阵,土裂山崩,像是地震一般,众人皆被土石所伤。而那落隐、柳沁儿和夜冷烟三人,刚好身在山边处,山体猛然一震,夜冷烟脚下一块巨石恰好脱落,她未及反应,只是惊叫了一声,就随那巨石跌落了下去。

  落隐、柳沁儿二人大惊失色,心头一颤。这半山腰处少说也有十四五丈之高,人若跌下去,粉身碎骨。

  惊慌中,半空里忽然跃出一个身影,一手抓住了夜冷烟,一手催动法门幻化出了几道粗藤锁在山边一棵千年老树树身上,这才在半空中悬住身形,救了夜冷烟一命。

  那身影,原来是鹿铁手。那粗藤束缚之法乃是地门之术中的缠绕之术,正是鹿铁手拿手法门之一,往日里鹿铁手最擅擒拿之术,故此这一招被他命名之曰老藤缠身,若是用在对敌之时,能牢牢捆锁住敌人,任其如何力大无穷,也难以挣断这数根老藤的缠绕。鹿铁手右脚轻点崖壁,纵身一荡,便拉着夜冷烟将她扔回到了山腰的平地上。

  落隐赶忙儿接住夜冷烟,扶她立身站定。柳沁儿也是吓出一声冷汗,见夜冷烟平安无事,便赶忙拉过她在一棵老树下坐下。那夜冷烟也是惊魂甫定,正捂着胸口慢慢呼吸吐纳。

  却说这鹿铁手光一心救人,没留意到眼下的潮汐猎人已经再次袭来。他刚将夜冷烟送回到山腰之上,自己还悬在半空之际,那潮汐猎人的一记锚击已经打来。他慌忙躲闪,避过这巨铁的致命一击,手用力抓着老藤在空中飘荡,后背不慎撞击在崖壁,疼得他直咬牙。

  而那潮汐猎人见状,索性收了锚,巨手一挥,竟迸射出一道激流,直打向鹿铁手。鹿铁手悬在空中,躲闪不过,被这一记激流狠狠击中胸口,仿佛被巨石捶胸,只觉骨碎脏裂,双目发黑。一口淤血猝然喷出。而那潮汐猎人见得手,咧嘴一笑,又接着一记铁锚打来,将那鹿铁手撞得嵌入崖壁里数尺之深,筋骨俱碎。

  伤势一重,那法门便也失灵,老藤断裂,鹿铁手丧失了意识,急急地坠落了下去。

  “鹿大叔!”落隐伏在崖边,见此惨状,忍不住大声呼叫。一旁的柳沁儿也是惊得满面泪水,伤痛不已。而夜冷烟更是大为震惊,愣愣地呆坐在那,显然没有意料到潮汐猎人竟如此残忍,又惊又气,却又不能暴露身份,气得双拳颤抖。

  一旁的柳凌空已经飞身而下,向着那正在坠落的鹿铁手扑去。

  柳凌空伸出手,眼看着就要抓住鹿铁手,却猝不及防被横空飞来的一锚给阻拦,惊得他收腰一点,双脚踏在那铁锚上,一个空翻撤出老远落地。原来那潮汐猎人知道他要救人,便故意阻挠。这一阻挠,鹿铁手已然跌落下来,重重摔在山脚下,不省人事。而那潮汐猎人仍不罢休,用巨手抓起鹿铁手,卡住脖子一拧,只听啪的一声,那鹿铁手便彻底断了气,头颅耷拉在胸口。

  “喝!”那为首的潮汐猎人大喝了一声,像是在向众人示威恐吓 ,随后,这个得意的怪兽用力向大海一扔,将已死去的鹿铁手抛入了那茫茫的深海里。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风暴之隐》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我的超凡女神
2超级大富豪
3窃道长生
4我爸是首富
5步步生婚
6混子的江湖
7惟愿初见似随心
8第一婚宠:老公大人太温柔
9萌宝来袭:霸道总裁买一送一
10将军娘子喜种田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我独仙行 作者:智圣小马贼
东方玄幻 3545944字
修炼一途,儿女情长,恩怨情仇,漫漫长路只为寻道求缘,若知,道在人为!我独仙行,傲睨万物!

2武侠世界的小配角 作者:庞德耀斯
历史武侠 1206915字
宅男穿越,惊现神奇逆转,配角奋进,所谓主角又算什么?人生没有注定的主角配角,一切只要努力!

3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作者:非语逐魂
传统武侠 1262991字
香水榭会群豪,紫禁巅谈天下,光明顶上论高低,侠客岛中说善恶。黑木崖分生死,珍珑棋谷梦人生。

4特种兵王是道士 作者:闭凌毅
热血青春 336060字
世界顶级杀手,沦为千金小姐的贴身保镖,陪她读书上学,然而看似平静的生活,内里却是暗流汹涌……

5我的极品女房客 作者:秃笔成冢
都市异能 864681字
都市逍遥房东,穿梭于现实与女房客世界,贴身了解极品女房客的生活,揭开女房客不为人知的秘密。

6我的反骗生涯 作者:青山流水
都市生活 495417字
人心难测!阴谋诡计!千门江湖,热血纷呈,为反诈骗事业,他付出一切!看了本书,让你不再受骗!

7神级大道士 作者:王六郎
灵异奇谈 1099467字
被下诅咒,偶得法眼,入闾山派。驱鬼除怪,霸道至极,神鬼莫测。看史上最强大道士是如何炼成的!

8绝天神帝 作者:香辣卷筒粉
东方玄幻 119921字
被师傅与挚爱欺骗暗算,落魄皇子朱申重修神道强势崛起! 三头六臂,镇压十方!成就绝天神帝!

9镇天棺 作者:小三胖子
都市生活 71183字
我们这一带有个习俗,人死出殡的时候需要一个人坐在棺材上,跟着棺材一起上山,称之为坐棺童子。

10妙手仁医 作者:隽清
都市生活 198654字
妙手仁医成就极品按摩师:一次意外,夺走了我的光明,却带给了我的双手另外一种天赋……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