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幻想言情 >> 寻死觅活旅行团 [书号2718828]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十三章:无人圣地——启程

2019-01-02 15:01:20
  在朝圣都行进的第一天,随着海拔不断的攀升,山愈加多了起来,不觉满眼已是连绵不绝。蓝天白云之下,各种绿色深浅融合,豆沙、松石、孔雀、橄榄,举目远眺,舒适至极。途中偶尔会有片清澈的湖出现,四周空气中,夹杂着黄土的干香。

  梅雪若是开累了,便停靠在服务区休息,吃些东西,和唐潮或旁人聊聊当地风情,呆上一会儿再走。偶听人讲,从前唐公主远嫁,路经此地,站于山峦之上回望,见故土远离,不禁愁思顿生,泪流成河。而此道阳关一出,便是进到了真正的苍凉之地。

  然而,究竟有多荒,到底有多凉?两个人在隔天,便彻底感受到了。添了件棉衣不说,眼前景象,简直与前日所见天差地别,甚至像穿越去了另一个世界:浩瀚无垠的戈壁,寸草不生的荒丘,各种绿稀少到就快不见,湖水也混沌不清。水面在太阳的照耀下,似镜子一般,反射出的光叫人睁不开眼,岸边砂石中,堆积着大量的盐晶,皓洁大片,好似刚下了场雪。

  直到第三天,唐潮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高原反应,且两人均无意外中招。

  阵阵头痛欲裂的感觉,让唐潮坐立难安,他只想着倒头昏睡,位置也从前排换去了后座;而梅雪算还好,仅是两耳嗡鸣,她虽没有唐潮那般的难受,但也不得不张大着嘴,并脖颈挺直,直至僵硬如木桩一样。

  就在地平线上出现一抹白色的刹那,梅雪不禁激动地大叫。当然,那仅需从喉咙中挤出些声响即可,而不必再去刻意张嘴了。

  而后面沉睡的唐潮,则被她这声欢呼惊醒。恍惚中,他眯眼朝外看去,但见大片巍峨高耸的雪山拨地而起,由远及近,仿若扑面而至;棱角扭动,又似画中迷离。看着看着,又禁不住睡了过去。

  再等醒来时,发觉日已西斜。梅雪不知何时驻了车,此刻正站在外面,激动地两手挥舞,连蹦带跳。唐潮举目望去,只见一座巨大宏伟的宫殿耸立山端,威严壮丽至极。

  他随后吃力地下车,摇晃中勉强将身子站稳,与此同时,脑袋还似塞满铅块儿般的沉。

  “我们到了,我们到圣都了!”梅雪见他醒了,便兴奋地奔过来道。

  “哦——”他答应一声,又突然觉得少了些什么,忙道,“巧克力呢?”跟着四下寻找,而动作缓慢得,堪比墓园中的行尸。

  梅雪指了指副驾驶,答道,“它刚才有点喘,这会儿好着呢。”

  果然,巧克力正乖乖地趴在前排座椅旁,瞪着两只小眼睛,好奇地四下看着。

  “没事就好。”唐潮放心道,跟着又侧头细辩,“你的脸,怎么有一边那么红?”乍看之下,还以为晚霞映的,换个角度,则越发不自然。

  “哦?是吗?”她迅速地掏出手机,前后上下地照着,跟着引发惊叫连连,“天呐!怎么会这样?!这还是我的脸吗?”

  “无论如何您要相信,只是表象有所改变。”唐潮略带风趣地说道。

  “一路开着窗,连层防晒膜都没有。完了,感觉跟盐碱地差不多了!”梅雪一边哀怨,一边用指尖在肌肤上按压,虽所用力道极轻,但还是会感到阵阵刺痛,似乎表皮以下的组织,正面团般地迅速发酵、膨胀起来,“怎么办呀?我为什么就没涂点儿防晒霜呢?!这要多久才能缓过来,几周?一个月?明天叫我怎么见人呐?!”她后悔不已,并痛心疾首道。

  唐潮刚想安慰她几句,却发觉身后衣角被人拽扯。扭头一看,竟是个穿着当地服饰的小女孩,一双皎洁的眼眸,在黝黑皮肤映衬下,显得炯炯有神。

  “医院,医院——”女孩在拽他衣服的同时,嘴里还不停念叨着。

  “什么意思,是让我带她去医院吗?”唐潮面向焦头烂额的梅雪,一脸不解地问。

  “嗯?”梅雪放下手机,定睛观看。当发现小女孩伸出的一只手后,她竟咯咯笑了,“看来,您的高反不轻哦。”跟着挡住半边晒坏了的脸,俯身询问,“小姑娘,你说的是一元钱吗?”

  “嗯。”女孩认真点头。

  “别找叔叔要。来,姐姐这儿有。”梅雪说着拉开挎包,在里面寻了张十元纸币,递给了她,同时打趣道,“不要害怕,姐姐的脸是连吹带晒后成这样子的。”

  “什么意思?我是叔叔,你是姐姐?”唐潮表示不平。

  而小女孩接过钱后,连声谢也没说,便装进了口袋,随后低头在里面继续翻找。

  “男人总担心自己不够老练,而女人最怕自己过于成熟,有问题吗?”她露出半边脸笑嘻嘻地回应,却发现小女孩没有要走的意思。

  而后,耐心地看着,直到女孩掏出一叠零钱递还回来,“你,是在找钱给我吗?不用了。”梅雪善意地推却。

  小女孩则目光坚定,“只邀医院,还泥巴院。”

  “怎么是八元?”虽感无奈,她也只好伸手接过,并面带不解。

  然而女孩并没回答,只是在点头道谢的同时,附了句“佛祖庇佑”,便转身走了。

  “不用问,除了你,还有我的一元,小姑娘倒是算得清楚。”唐潮过来搭茬道,这会儿身体较刚才,明显自如了些。

  “哦,对呀!”她脑门儿一拍,跟着又赞道,“不过,这孩子真是有原则,说多少就拿多少,可叫太多成人都自愧不如。”

  “贪婪在很多教义里,都被列为禁忌。”唐潮解释说,因本地宗教众多且普及,几乎人人都有信仰。

  “是啊,我感觉住在这儿的人,心灵就像天空一样纯净,难怪被称为圣都!”她不禁感叹。

  二人又仰视一阵,见天色晚了,便上车继续前行。并讲好,若时间来得及,定要进到殿中参拜一番,以示尊敬。

  “你的脸,得买些药涂吧?”唐潮端坐在后座,有意无意地说着。

  “生理上的倒不碍事,关键是心理,我得调整一下,一时间恐怕还不好接受。”她叹了口气,跟着又关切道,“刚忘了问你怎么样,感觉好些了没?”

  “好多了,目前仅是一点点晕。”他轻声回答。

  “晕点儿也好,否则看太真切,还担心被我的脸给吓到。”梅雪一边开着玩笑,一边调出导航。因之前的经验教训,她已养成了提前预定的习惯,现在只需按酒店地址过去就行。

  “事实上,你挺好的。”他语气肯定。

  “真的吗?!”她听后,先是兴奋一惊,跟着又恍悟,“唐先生是不是因为内疚,才这样安慰我?”

  然而,唐潮接下来的话,竟叫她开心得不知所措。

  “内疚,的确是有——”其实,对于开窗吹风这件事,唐潮早就于心不忍,自己受些冷是不得已,但牵连梅雪跟着遭殃,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他接着又平静地说,就像曾经建议她打开时,那般地礼貌有加,“麻烦您把窗都关了吧,从现在开始。”事实上,唐潮最初还打算借此让她知难而退,可不成想,首先改变的却是自己。或者一路上,没碰到合适的时机,或者他也不清楚,这种行为引发的后果会是怎样?

  “关窗?我没听错吧?!”她听后惊讶道。而做为心理医生,梅雪即刻意识到,他的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

  “嗯,您没听错。”他淡定回应。

  “您不会难受吗?”她追问。

  “至少得试试。”唐潮说完,深吸了口气。

  “那我真的关了?”梅雪嘴上虽一再确认,但内心却惊喜不已。她完全没料到,唐潮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迈出这一步。

  “嗯。”他点头答应。

  梅雪一边缓缓地按下车窗,一边瞟着后视镜,同时心中盘算:需要四面全关吗?那不成满贯疗法(不做提前准备训练,就直接将患者暴露在其最恐惧、最焦虑的情境中。)了吗?不论他能否承受,首先地点就不合适,这里无法排除高原反应对肢体的影响,一旦和心理混淆则会更加麻烦。

  想到这里,她有了决定,“我觉得,还是先给你留一半吧。”

  “不必。既然要做,就都关上好了。”他目光坚定,就如刚刚的小女孩一样。

  梅雪没办法,只好将三面的车窗关严,唯独挨着他的留了半扇,同时解释道,“听梅医生的,得一点点来,果真没问题了再说。”

  唐潮撇嘴一笑,“病人,总归得遵循医嘱。”

  “甭管是不是,都要听听,起码对您有益。”她严肃道。

  就在二人说话间,一队驴友从对面骑行而来,各个灰头土脸、满车沙尘。

  梅雪知道窗户关了他定会不适,便主动找话令其分心,“唐先生看过那部电影吗?就是讲一个年轻人,为完成他死去哥哥的心愿,一路翻山越岭地骑来这里,名字叫什么来着——”她张着嘴回忆了半天,却也没个结果,最后索性道,“算了,叫什么又不重要。”

  “梅医生想说什么?”不出所料,唐潮果真接过了话题。

  梅雪心中暗喜,跟着反问,“你觉得,他为什么要去完成哥哥的心愿?”

  “因哥哥心愿未了,留有遗憾。”唐潮依常理猜测,事实上,自己所做的一切,缘由也大致如此。

  “那只是一方面,还不算真正的原因。”她断言。

  “在梅医生看来,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对此唐潮有些好奇,大多时间他只想着把事情做好,让死去的兄弟满意,却不愿深思问题根本。然而,梅雪的答案,让他再无法平静。

  她深吸口气,缓缓地道,“以此,抚平自己的哀伤。”

  “哀伤?!我自己的?”唐潮自知口误,连忙纠正,“我的意思是,他做这些是为了自己?”

  “人都死了,还能说是为谁?这也是心理学跟宗教的差别之一。”梅雪顿了顿,又继续解释道,“我们从不讲逝人有知心怀安慰,心理学可都是以当事人为中心,且没有例外。”

  唐潮听后,竟一时呆愣无语。心道:我千辛万苦地将公司打造上市,力排众议地推出这款游戏,难道是为了抚平自己的哀伤?我口称替兄弟完成心愿,难道真正的原因竟是为了自己?这的确是他未曾想过的一个问题,梅雪的话初听不可理喻,但细思竟也无法反驳。不得不承认,一直以来的想法虽不会让心里舒服,但至少能令痛苦减轻,或者这就是人的本能,一种潜意识规避痛苦的表现。

  “乍听会有些不舒服,但每当人在做重要的事之前,都会给自己找个合适的理由,且越是重大,理由就需越强。”梅雪应对这种沉默经验丰富,无需开口,都猜得到对方是怎样想的,“很多人认为,为他人,为集体,甚至是社会、国家,才是大爱,才有足够的勇气和动力。可前提是,正因为他们三观高尚,才会有此想法、信仰,甚至是愿望。而三观何来?换成另一些人,会这么认为吗?显然不具备同一性。每个人活着,不可能都是为了别人,但每个人活着都一定是为了自己。这并不是自私自利的鄙夷想法,每个人的经历、环境,和养成的思维、逻辑方式,已经造就了他们属于哪一类,同时也造就了他们获得快乐、幸福以及巅峰体验,等等一切正能量的来源。”

  “所以你去帮熊堂、冰棍儿完成愿望,不是为别人,而是为了自己。因为在你的观念里,只有帮助别人,才能获得更多的快乐。”唐潮推测道。

  “您觉得为了别人力量大,还是为了自己动力更足?”她问。

  他虽明知答案,却难以启齿。

  见他不语,梅雪跟着又道,“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不出意外的口头答案,但心底呢?”

  “似乎,不约而同。”唐潮只感到自己深埋已久的东西,被她正一点点地挖出,更准确地说,该是被自己。或者,那些东西储存得实在太久,也该拿出来透透气了。

  “这就很好的解释了,一些艺术作品。”她继续将思维扩散,“如果创作者单纯的为了去取悦观者,就算造诣再高,也不过浮夸作势,顶多流行一时。而平心静气地感受生活,发自心底地表达真我,那才是真正的底蕴,才有可能受人顶礼,成为经典。”

  “梅医生的意思,无外乎是想我多关注、表达自己。”唐潮自是了解她话中意图,和打从见到那队驴友开始,便叨叨不停的良苦用心。

  “对呀,就是这个意思!现下社会,比我们想象中要浮躁得多。”她一边说着,一边将车停靠在一幢颇具地方特色的宾馆前。跟着,抬头瞄了眼,肯定道,“嗯,价格公道,甚至比图片中的还好。”

  二人随后带着巧克力顺利入住。

  晚饭后,梅雪见唐潮还有些不适,便主动要求今晚照顾巧克力,并赶他回房休息,还笑称只有躺着进来,才好站着回去,这种就地卧倒的方式,对于缓解高原反应最是有效。

  一夜安宁,唐潮睡得从未有过的香。隔天清晨,早早起床,发觉真像梅雪所说,周身不适已消失殆尽。简单洗漱过后,他独自一个人溜达出了宾馆,抬头仰望间,才发觉这里的天空竟如此的蔚蓝,那种一尘不染的感觉,看一眼都令人心旷神怡,只想扑将进去。

  唐潮一边漫无目的地走,一边感受着此刻大街小巷中弥漫着的恬静,那股淡香朴实无华,闻起来,竟有种回到儿时的错觉。

  转了个街角,没多远便有一间茶馆出现在面前。

  或者,那股味道就是从这里飘散出来的?提鼻深嗅的同时,他驻足张望。远见店门敞开,里面放着两张长桌,原木质地,宽长至极,每张都足够围摆下二三十把椅子。此时,来客满座,人人面前一盏酥油茶,交头寒暄,热闹非常。

  光看那厚重乌亮的木桌,便知这间店面有些年头,而诱人的茶香,也是让唐潮不觉走进坐下的另一个原因。他学着对面老者模样,掏出兜里仅有的,还是昨晚买烟剩下的十块钱,随手搁在了桌面上。而面前的白胡子老头儿向他指了指空杯,又指了指墙角,意思是:要喝的话,得自己过去拿。

  唐潮如此照做。没过多久,便有人提着老式铁皮暖瓶过来填茶,顺手还将桌上的十元钱,换成了大堆的零票儿。

  等茶水倒好,他便迫不及待地端起杯子,靠近鼻息下细闻。浓香四溢,似有画面浮现眼前,张口浅尝,那绵滑萦绕舌间,牛奶的质朴和红茶的甜醇完美地交织在一起,浑然天成,半分不腻。若要与海城那些排着长队购买的网红茶相比,该是少了些添加剂和糖精的喧嚣,多了份回归天地的纯静。而此种感受,非一般境界之人所能享有。

  唐潮自顾闷头品茶,却没注意背后一个身影,已然伫立许久。

  那男子见唐潮没反应,便不住地凑将向前。

  直到唐潮发觉,扭回头才见是名衣衫褴褛的行乞者,与宫殿前小女孩不同的是,这位老兄的脸上,始终挂着职业的笑容。

  唐潮扫了眼桌上的零钱,随手抽出张一元的递给了他,或许,那已是里边面值最大的了。

  而那男子接在手里,谢也不说,转身便走。

  唐潮转回身继续喝茶,却怎样也没料到,这仅是个‘美妙’的开始。

  等再将一张张零钱递出去时,来他身后讨钱的人已排出了茶馆门口,甚至其中还有两名僧侣。

  “好了,现在你比我还富有。”就在唐潮准备将仅剩的一张也施舍出去时,却被突然伸来的手死死按住。

  “先等等,你不能给他!”来人高声喝止。

  “您——先把松手好吗?”光听声音不用看人,唐潮都辨得出是谁,“昨天你给人家那么多,还说不用找,怎么现在——”再等他抬头,却被面前梅雪的扮相惊呆。只见她脑袋上紧裹着一枚粉红头套,似美式摔跤手那种,整张脸孔仅露五官在外,若不说话、不牵狗,断然瞧不出是谁。

  “他不行,下一个可以。”梅雪毅然决然道。

  “为什么不行?”唐潮不解地问。

  然而,她已将最后那张零钱塞给了僧人身后的一位,并摊手宣布,“没有了,没有了!敏度,敏度!”

  众人听闻,随即败兴散去。

  “你慢慢喝,我和巧克力在外面等。”她见状呵呵一笑,转身出了茶馆。

  而唐潮已无心再品下去,仰头一口喝完,随即跟出。

  梅雪见他吃好,便头前引路,似是有方向目的。

  唐潮在后面,边走边琢磨着,最终不禁开口问道,“你刚讲的敏——度,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了,没有了。”她嘻嘻一笑,回头道,“昨天宾馆老板教我的,说这边讨钱的人多,讲这句就管用。”

  “哦。”他猜想也是这样,跟着又问,“可那位僧人,为什么不能给?”

  “因为他是假冒的,实在不地道!”梅雪回答的同时,还愤愤不平地扯了扯粉红脸基尼,想是绷得有些紧。

  “你怎知他是假冒的?”说实话,唐潮从未怀疑过那人身份,若还有钱,没准会多给他些。

  “僧侣在这边待遇很高的好吗?”梅雪解释道,“至少相当于公务员的级别,哪个会来伸手要钱?”

  “哦,还真是这个道理。”唐潮恍悟,“我也知道他们阶层高,但怎么也没想到竟会有弄虚作假的,还当他是苦行化缘。现在想想,那人衣着干净,该是如你所说。”

  “这些我也是之前听人讲,今天恰好遇到了。”她有些得意地说着。

  “又是宾馆老板?”唐潮问。

  而梅雪只是神秘一笑,并未作答,跟着又道,“唐先生起这么早,看样子好了很多嘛!”

  头裹面罩,手中牵狗,嬉皮笑脸地蹦跶询问,这形象实在是没谁了!

  “嗯,基本已恢复从前。”唐潮目不斜视地答道,“你呢?因为饿,出来找吃的吗?”

  “哦,主要是发现巧克力想上厕所。”她解释说,跟着又指了指脸基尼,“讲真,我刚把这东西套头上时,巧克力吓得直躲。”

  “看来现在是适应了。”唐潮瞧着巧克力调侃道,随后又问,“梅医生是如何做到的?带着这东西出门?”

  “左右这地方又没人认识,带上更加看不出来。”她随性说着。

  唐潮听后呵呵一笑,眼见她带着自己越走越远,不由再问,“梅医生不打算回宾馆吗?”

  “哦,先去前面租辆车。”

  “为什么租车?您还想去哪儿?”他听后,即刻警惕起来。

  “还没来得及跟你讲,昨天我看她发的照片,都已经快到了!”她语调兴奋。

  “到哪儿?”他追问。

  “神山,无人区那边——”看神情,梅雪似乎向往无比。

  “您早知道他要去那儿,对吗?”唐潮自然还不清楚,接下来要见的是男是女。

  “原定我们在圣都会面,但事情紧急,她不能等。”梅雪认真地说。

  “好吧。”唐潮对此已然习惯,只接着提醒,“去的路线,你查好了吗?”

  “是这样的,宾馆老板说,有三条路线可以过去,一条近,但不太好走,另外两条远,可风光好。要是你的话,会选哪条?”她目前还没决定,刚好问问唐潮的意见。

  “具体远多少?”

  “最远的,会多四、五个小时。”

  唐潮思索片刻,抬头道,“不如就选个折中的吧。还有,你的嘴角,没擦干净。”

  “哦?是吗?”她听后随手一抹,跟着道,“那家的甜茶不错,可青稞面好硬,酱稀不说,还有点儿咸。怎样,好些了吗?”

  “嗯——还好吧。”唐潮此时发现,她嘴角虽擦干净,但酱汁却全蹭脸基尼上了。

  说话间,一排店面出现在二人面前,举目望去长到不见尽头。

  “在这里租车是吗?”他问。

  “应该是,有的租就行。”她大大咧咧地答道。

  “老样子,你去,我在外面等。”唐潮估计她租好需要些时间,便伸手道,“巧克力给我。”

  “哦。”她将狗绳递过,跟着又道,“这会儿阳光好足,你带它晒晒。”说完,走去了排头的一间。

  唐潮站在阳光下,一手挽着巧克力,一手掏出烟盒。

  出乎意料的是,没等一根抽完,梅雪就出来了,并低头沉思,一副失落模样。

  唐潮见她折返宾馆方向,便上前问道,“这么快就租好了?”

  “没,租不了。”她摇了摇头,有些沮丧。

  “怎么会?”

  “太贵了。”

  “多贵?”

  “17000元,并且还要用他们的司机,一天300,吃住另算。”

  “为什么不去别家看看?”

  “他说别家也有不包司机的,但最低两万,还一个劲儿地建议我去问。”

  “好吧。”唐潮对此也很无奈,跟着又道,“梅医生能承受多少?”

  “我能承受司机的价格。”她不假思索地回答。

  “差距——的确有些大。”唐潮心道,难怪你不再问了,去讲价也没什么意义。此刻,他又想说,不如让Marry打过来,费用算我的好了!但考虑之前被她拒绝过,便忍下没提。

  “唉!”她摇头长叹,“其实过来圣都,就已超出了预算,再这么花下去,我老底儿都没了。”

  “那我们要找的那个人,他是怎么过去的?”唐潮问。

  梅雪蹙眉为难,“她好像坐的火车,而我们人生地不熟,语言又不通,没辆车会很麻烦。况且——”她本想说,况且你可能会不舒服。

  “人总归会回来,我们不如留在这里等。”唐潮跟着建议。

  “据说那里是圣地中的圣地,好不容易有机会过来,真的想去看看。”在梅雪心里,再来根本不知要何时。

  “看与不看有区别吗?反正它就在那里,不会因你的到来而改变。”

  “山当然不会变,但看的人会变好吗?”

  “开车过去至少几天,之后看上两眼就走,人真的会变,会变的疲惫不堪。您觉得值得吗?有些事达到结果就好,又何必追求过程?”

  “唐先生怕累便留下好了,反正我已有决定了!”与唐潮几句对话间,梅雪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眼神机灵且愉悦地说着。

  “梅医生决定什么了?”一种不良预兆,在他内心油生。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寻死觅活旅行团》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最强考古直播间
2玄幻之躺着也升级
3情涩
4跨界修真大富豪
5无尽世界游戏
6天才校医
7公主喜嫁
8星纪元恋爱学院
9楚少的暖婚旧妻
10顾少的天价新娘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迷失的青春 作者:河中
热血青春 116206字
我辗转于纸醉金迷的夜场,形形色色的美女之中,直到她的出现……

2万古圣尊 作者:梵道
东方玄幻 415158字
云巅之上一座矮阁。一万年后,三帝之一的玄祖大帝复活,再次踏上修炼之途。

3通天证道 作者:笑飞门牙
东方玄幻 657641字
守着心中所爱,偏居一隅,却为天命摆弄,看他如何怒斩九重天,踏破苍穹以证道。

4潜行追凶 作者:摸底牌
恐怖悬疑 74039字
卧底意外死亡,脸部却被刺字,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样的惊天秘密?

5禁区猎人 作者:都市猎人
都市异能 131348字
万物有灵,这个世界,总有些人,有些事,真相是我们不曾接触到的……

6极品朋友圈 作者:水冷酒家
都市异能 1874538字
他的人生就开了挂,从此,拳打恶霸,脚踢奸商,富甲天下,美女如云!

7都市极品仙尊 作者:有点东西
都市重生 111622字
第一仙尊渡劫失败,重生少年时代,斗强敌,改天命,重写辉煌历史,再创修仙巅峰!

8妻子的欲望 作者:完美土豆
都市生活 900301字
叶向阳收到一条有关妻子出轨的小视频,他不得不思考他们的婚姻!

9龙猿吞天诀 作者:遥忆昔年
东方玄幻 2215019字
失先天元气,踏万般坎坷,闯千般关隘,铸龙筋猿体,带你君临天下,许我四海为家。

10神宠进化系统 作者:葬剑先生
异界大陆 870032字
当大灾变来临,世界空间与地星相连,动植物无时无刻疯狂进化,怪兽们层出不穷!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