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古装言情 >> 云游南国之胡诌天下 [书号2716758]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异世界(二)

2017-12-03 00:33:00
  身前站着的是一个十分俊郎的男子,亦或,少年。

  那人身穿一袭月牙白袍,半数头发以竹簪高高束起,余的青丝自身后两侧倾泻,像是山涧涓涓飞流的瀑布。

  他生着极好看的五官,眉目如画,唇红齿白,胜似画中一颦一笑都惊为天人的上仙。只是那裹挟流光些微上挑的眸中,寻得见的只有那一眼便容易坠进去的深邃和冰寒,没有丝毫温度。

  那是和他如玉容颜下,截然不同的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这…这…”打量白衣少年良久,湖周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些什么,某些离奇的猜测和现实仿佛无声重合,她才惊得张大了口。

  莫名来到陌生的地方,遇到陌生的古着少年,经历不合常理的事,这不就是穿越小说的惯常套路吗?!

  “我…这…这我……”

  巨大的信息量和惊异充斥脑海,湖周一时难以吸收,开口便有些语无伦次,而她这样的表现,落在旁人眼里便更为可疑了。

  只见那白衣少年眸光一寒,下一秒,湖周白皙的脖颈就现出丝丝刺目的猩红,然他依旧面色冰冷,仿佛剑下或将宰杀的并非人的性命,而是草芥。

  “回答。”他只是依旧冰冷的两个字。

  尖锐的刺痛让湖周浑浊的思绪一瞬清醒,她倒吸一口凉气,蹙了蹙眉,便低吼道:“你倒是给我点组织语言的时间啊!急什么急啊!赶着去投胎吗??”她的神色已经十分幽怨了,沉定片刻,又有些没好气的说到:“能不能别拿着剑抵着我?知不知道这样很没礼貌也很吓人?难道你就是这样对待女孩子的吗?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哼!一看就知道,你这样的呆子以后肯定娶不到好人家的姑娘!”

  听完,白衣少年一怔,显然对湖周的行为很是费解。

  她…这是在理直气壮的声讨他?

  在生死一线的时候…如此幼稚的同嗜血的刽子手讲道理?

  刀下亡魂岂有性别之分?焉有道理可讲?

  白衣少年轻呵一声,还未做其他反应,少女一弯腰,就趁他不备挣脱出了桎梏,他以为她要逃跑,眸光一冷提剑便直直刺去。

  直到刀口将要穿透肌肤的一刹那,湖周才用平生最快的语速喊到:“少侠剑下留情!!有事好商量啊!别冲动别冲动!”

  “你知道我打不过你的,我根本逃不掉的!!”湖周急冲冲说完,喘着粗气小心看了少年一眼,见他依旧不辨喜怒,才紧忙后退几步与他拉开距离。

  豆大的汗珠裹着灰尘草屑从额上滑落,拖曳出一根根白皙的线条,浸湿了干燥的肌肤。湖周发现,不止胸腔里的心脏在猛烈跳动,就连双手都不可抑制的颤抖着。

  生平十七年,几千个日夜中,她头一遭和死亡离得那么近。

  她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抚上光滑的脖颈,感受到指腹粘稠温热的液体时,才确信了自己方才离命丧黄泉真真只差毫厘。

  她皱了皱眉,也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时的处境。刚刚的她只顾着不可思议,完全忽略有人正拿着真刀真枪架在她脖子上,还理直气壮与不知正邪的人论理,不…应该是教训,这未免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想到这,湖周扫了眼一直目不斜视等她作答的少年,目光漠然狠戾,顿时一颤,感觉到自己前途不仅堪忧,还生死未卜。

  权衡利弊后,她终是开口道:“我叫湖周。”

  “稀里糊涂的糊去掉米字加上三点水的湖,周而复始的周,湖周,明白了吗?”

  听她说完,那少年眉梢一挑,带着几分玩味,几不可查。转而又平下去,回归波澜不惊。

  湖周自然是知道她的名字不是这少年所要的答案的,方才他问的“你是谁”中所包含的意义应该极为广泛,大致可能有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有什么不良企图等等一系列含义——开玩笑,作为古言小说的资深读者,这些惯常套路完全都是一眼望穿手到擒来的。

  而据她出现白衣少年就拔刀相向的形式来看,这指不定还是个风云莫测的乱世,所以无论寻常百姓还是位高权重的,或阴谋者和阴谋中待将宰杀的羔羊,都免不了草木皆兵,杯弓蛇影,为了猜忌大动干戈。

  思绪游转间,她又道:“我不是坏人。”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可能是天上掉下来的,也可能是从时空隧道里不慎坠落的,总之,我一觉睡醒就躺在了荒地里,就是后面这片荒地…”说着,她侧过身子想将自己待了三天的“物证”指给他看,直到望见身后一望无垠的沙漠后,才瞠目结舌失了言语。

  她竟忘了,刚刚那些幻象全都消失了。

  四面…四面都是黄沙。

  还未待她再反应什么,颈间便再度一凉,她心道不好,便慌忙侧回脸来:“是真的,刚刚这里有片荒地的,还有荒山呢,我没有撒谎!我是真的莫名其妙就来了这里!”

  似乎怕他不信,还又接了一句:“骗你我就是阿拉斯加雪橇犬!哈士奇也行…!”

  可白衣少年依旧不为所动,眸中的杀气分毫未减,湖周心道不妙,却被动得仍如热锅上的蚂蚁慌忙不知所措,进退维谷。

  要说破财消灾吧,她又没财可以贿赂面前的人;要说牺牲色相吧,她又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半晌,她才视死如归般闭上眼睛仰起脑袋,将光滑的脖颈完全暴露在少年面前:“你要不信,非得杀我,那就利索点动手吧!”

  “反正我估计也没办法在你们这个打打杀杀的世界生活得好,不如现在就一死了之得了,说不定一梦醒来又是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民主自由法制的二十一世纪呢。”

  说完,四周便静了下来,静得如同湖周眸子里那片黑色一样,死沉。

  没有人回答,没有风,也没有声音,只有胸腔的心脏在鲜活的跳动着,由于生死一线,前所未有的猛烈的撞击着胸膛。

  湖周紧紧阖着眸子,似乎极为担心自己一开眼缝便会在那刀光剑影中,将慌张和恐惧暴露出来最后死路一条。便孤注一掷与面前的人或与命运打着赌,赌她被信任与不被信任,赌她或生或死。

  可等了良久,颈间都再未传来意料中的森寒感,四面万籁俱寂,空气仿佛都已经凝滞了。良久后,她才终于忍不住猜忌与紧张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

  眼帘轻轻抬起,微光便从缝隙中一点一点的漏进来,世界依旧光暗分明,直到面前近在咫尺的影像完全倒进她的瞳孔中时,她才霎时征住。

  那一瞬间,没了呼吸,没了思想,她只模里模糊的知道,好像有一张举世无双的颜容在她面前,极近,极近。

  像天使。

  淡淡的阳光从云间漏下,洒在少年如画般精致的五官上…描摹一寸一寸胜过白雪的肌肤,连不点自红的唇瓣都被镀上一层温润的光…比拂晓的朝阳还要惊艳几分。

  她怔怔的望了许久。那时,她还不知道,就是这一眼,注定了他们生生死死、藕断丝连的纠葛与羁绊,将她与他的命运之线牢牢的缠绕在了一起,永生永世都无法割离。

  少年似乎是没料到她会突然睁眼,还明目张胆毫不避讳的注视他,便颇有些惊讶的愣在那里,白皙的脸颊染出丝丝嫣红。片刻后他才尴尬的别开脸,手指一动收剑入鞘,而后朝其他地方走去。

  直到少年离了几步路,湖周才反应过来这场博弈是尘埃落定了,心下一喜,待缓和些紧张过度身子的疲软感后,美滋滋的追了上去。

  可能是身高悬殊的缘故,又或许古人内力深厚,总之,无论她在身后如何追赶,她较他总是相差了那么几步。

  她也不泄气,也不喊那人,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

  浑黄的沙漠像无边无际的大海,每走一步脚印便被沙浪吞噬,太阳照在上面,万点光亮齐齐闪耀,浩浩渺渺的,竟是从未目睹的壮观。湖周一边感叹天地浩大,一边吃力的追赶前方健步如飞的少年。

  好在,就在距离越拉越远的时候,前面的人突然停在了一旁枯黄的草丛边上,然后蹲下身子拿着什么东西开始掘沙,之后再没起身。湖周这才解脱腿部酸胀的肌肉,缓慢挪移过去,待站定少年身旁,才放下心往身后松软的沙土一倒。

  她已经精疲力尽了。

  三天油米未进,三天恐惧战兢,她的体力早已透支,就连她向来引以为傲的强大精神,此时都萎靡的近乎崩溃。她忽然觉得很累很累,累到连呼吸和四肢都沉重得形同负荷。

  她自然是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便有气无力的从口袋掏出一块奶糖,剥开糖纸放入口中囫囵咀嚼几下就吞咽。如此循环两次,她才恋恋不舍的掏出最后一块糖,吃力的支起身子拍了拍身旁少年的肩膀。

  待他转过头来,她才艰难的扯了扯嘴角:“喏,这个叫大白兔,很好吃的。”显然,她甚至没有多少笑的力气了。

  白衣少年不动声色的扫了她手中的物什一眼,眸中划过一丝异样,却没伸手来接。湖周只当他心有提防,便只是讪讪一笑,不再强求。

  “其实我没有恶意,只是这个糖真的挺好吃的,我知道你肯定以为我居心叵测,其实…再叵测也不过是我想用这颗糖讨好你,希望你能带我离开这儿而已,仅此而已。”她垂下眸子有气无力的说到,不再言语,未料,正欲转身时,一只白净修长的手便无征兆的伸了过来,从她即将聚拢的掌心取走了那块糖。

  她不解的侧过头去,只见那少年拈着奶糖细细端详了一阵,才斜过身子对上她的目光,语气有了几分温度:“谢谢你的糖。”他顿了一下,然后想起什么似的突然低下头从怀中掏出了一团丝巾,最后慢条斯理的递给了她。

  “这…算是答礼吧。”他轻轻说到。

  湖周不明所以的望了他一眼,只见他眸中的凛冽似乎淡去了不少,只余下澄澈的、幽黑的一团浓墨,细细晕染着,和方才冷血的仗剑少年判若两人。

  压下心上的不解,只当未闻,湖周敛起神色后苍白一笑:“谢谢。”而后,她缓缓打开了那团丝巾,直到看见里面精致的糕点和几个红彤彤的野果时,才颇有些吃惊。

  “这…?”

  “哦…淡黄色的是果子酥,色泽偏红的是茶花糕,都是家乡的零嘴,也不知你是否吃得习惯。”颇为意外的,少年竟十分友善的回答了她的话,与此同时还微微一笑,唇畔尤带三分青涩,真真是有顾盼生辉、举世无双之风华,让湖周很有些恍惚。

  罢了,她才收回视线,拿出红色的果子缓缓塞进嘴里。

  轻轻一咬,汁水便渗出来滋润了干燥的舌尖和口腔,酸酸甜甜的,煞是清爽,让她昏沉的头脑一瞬清新了不少。

  那东西只有山楂大小,几乎是一口一个,湖周便一粒一粒的塞进嘴里,咀嚼着,把腮帮撑得鼓鼓的,也酸酸的。

  她忽然很悲伤,忽然很惊喜,忽然很难过,也忽然很庆幸…

  万千种忽然后,鼻尖也有些酸起来。

  望着手中精致整齐的糕点,她眼眶愈热,沉默半晌才抬起头来,对他笑道。

  “这果子太酸了。”

  “实在太酸了,酸得我都反射性泪腺分泌异常了…”

  正说着,晶莹的热泪便从她的眼角毫无防备滚落出来,又拖曳出一条透明的白痕,缓缓的,很轻柔很轻柔,像是三月的细雨一样。

  没有声音,也滋润。

  而那少年,从始至终只是定定的望着她,那如墨般纯粹的桃花眼里,有不解,有疑惑,更有怜悯与叫人看不懂的悲情。可就算这样,他也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任何过问与言语。

  或许这时,一言不发原本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她有一点没一点的想着,眼前的人与物越来越模糊,微风从她的耳畔拂过,如人低声呢喃,竟是那么的温柔。

  在朦胧的泪光中若隐若现的那个少年,白衣黑发在微风中轻轻飘浮着,起起落落间,竟也是那么温柔。鬼使神差般,她突然支起身子就扑了过去,然后紧紧抱住了他。

  “你的果子酥和茶花糕…很好吃。”

  她如是说到。

  湖周吸了吸鼻涕,泪眼婆娑的望着少年背后的大漠黄沙,直到面前的景致模糊得没了廓形,她才不再隐忍“哇”的一声突然大哭起来,开始将多日来的无助与惶恐尽情宣泄。

  少年有些僵硬的任她抱着,听她突然的大哭也有些猝不及防,但他终究是没动,没有迎合,也没有抗拒,只是静静地望着怀中人,眼里无悲无喜。

  寂寞的天地间,苍茫的万里黄沙中,仅仅一白一红在此停留,单调艳丽,煞是凄凉。但那紧紧相拥的两位少年,却于风沙中寂然不动,只是一直拥抱着,很久很久也未见分开。

  不知何时,天地一线处吹来萧条的寒风,刺骨炎凉,无际荒漠中便只能望见白衣黑发在四起的沙尘中飘飞着,一如苍世千年未变的寂寥。除却身体贴近的温热感昭示此间活物尚存外,边疆大漠毫无生息。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云游南国之胡诌天下》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重生之人在江湖
6重生奔腾年代
2校花的修真强少
7医路风云
3史上第一冒牌高手
8超级小班长
4盛世婚宠
9农家小医妃
5裴少的私宠娇妻
10大神夫妇的虐渣之旅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女总裁的透视高手 作者:楚琴子
都市生活 1148462字
兵王回归都市,万花丛中过,打脸、装逼、暧昧不断的极品透视: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2至高使命 作者:梦入洪荒
官场风云 1432499字
铁肩担重任,履职为人民!选调生李天逸上任因得罪镇书记,被派往疫情前线,李天逸该何去何从?

3太古妖尊 作者:一日江火
东方玄幻 1585010字
他灵气被封饱受屈辱,却另辟蹊径,擎剑起一念诛敌,弹指间崩天踏地,诛神灭仙,成就无上至尊路!

4校花的全能保安 作者:老施
都市生活 2209472字
世界顶级杀手许太平厌倦了杀手生涯,退隐回到江源大学当一个小保安,没想到美女纷纷来到他的身边。

5重生之大动漫家 作者:完美的西红柿
都市重生 890731字
重生归来竟发现《海贼王》《火影忍者》《银魂》等日漫还未出现?国漫此时不起,更待何时?!

6我的野蛮姐姐 作者:唐熬
都市生活 1210435字
超级佣兵,回归都市,游戏人间,为亲情所困,被姐姐所训,无奈踏入社会,却混迹美女如云的公司,势要抱得美人归。

7最终生路 作者:缘芳情
灵异奇谈 150475字
一个小人物,无辜被卷入了一场漩涡,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漩涡中,可能,连活下去都是一个奢求。

8重生奔腾年代 作者:恒疯语
都市生活 100286字
为了第一桶金,他含泪骗了父母半生积蓄。曾经失去的,错过的,不在意的,这辈子,都要拿回来。

9阴阳剪纸师 作者:大头鬼鬼
灵异奇谈 120748字
坟头捣蛋,童子尿破咒,得罪鬼魂,爷爷折纸人化解,我也从此堕入阴间漩涡,报恩仇,灭恶灵!

10都市之七杀传人 作者:怀橘陆郎
都市重生 752576字
踏上杀戮修炼之路,以罪恶的血液祭奠正义,若不能变得更强,便只能如蝼蚁般死去,正义需要强者!

换一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