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男频>> 仙侠武侠 >> 谪仙纪 [书号2698406]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第二章 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2018-01-14 17:49:33
  广场由青石铺就,外界虽是烈日炎炎,此地却仿佛起了大雾。这是因为此地,天地灵气过于充沛浓郁,以至于,本来就相对于南域更为温和的灵气,直接到了雾化的恐怖境地。而天地灵气之所以如此恐怖,恐怕与广场中央的九根石柱脱不了干系。

  陈羽抬眼看去,宽广的广场四处都盘坐着人影,而在广场正中央,有着九根石柱,样式古朴,仅仅是注视着,便仿佛有着一股厚重的历史意味扑面而来,隐隐间让人心神肃穆。九根石柱,呈特殊的阵式排练。隐约可见,天地灵气被从外界汲取而来,而后注入到这片广场。使得此地的天地灵气远超外界。

  这时,他隐隐听到边上的人讨论

  “嘿,你知道吗,这九根石柱固然是不凡,那也不过是比较超凡的聚灵柱而已,但真正厉害的,确是那九根石柱中间的仙碑”

  “哦?那仙碑不是镇府石碑吗?镇压门派的气运,本身应该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吧。”

  提出仙碑不凡的人则是冷笑,他面容俊秀而冷峻,一身玄衣,背负一把青色的古朴宝剑,虽还是少年模样,但颇有剑仙意味。

  “愚弱的凡人无知致此”他显然瞧不起这些提出质疑的人,但却开始解释。

  他淡然说道,“谪仙门名列北域十大修仙门派之首,在修仙界执牛耳数千年,你们以为凭的是什么?”

  陈羽点头,南域以武修为主,灵气狂暴,而南域之人也大多好胜斗勇,能在南域称霸者,必然都是一方枭雄。而北域,仙修则是占据主导地位,然而修仙与武修大为迥异。修仙,对人的先天资质要求极高,因而其实北域的修者数量远远不如南域,修者之间的争斗,也并不像南域那般频繁激烈,然而,若是认为此间的霸主是浪得虚名,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凡能修仙之人,往往天资聪颖非凡,说是万里挑一也不为过,个个都是天才级别的人物,能在其中成长起来怎么会有蠢才,个个都是非凡之辈。那些屹立成千上万年的门派更是了不得,比如北域十宗中的,排名末尾的三阁,幻梦天阁,封神天阁,通灵天阁。好像实力末尾,然而人家早已在修仙界屹立数千上万年,多少曾经辉煌一时的门派都随风散去了,他们却仍屹立至今。

  其他,例如第二的青莲剑宗,据说乃是上古剑仙领袖所创,一曲青莲剑歌,无人不知其威名,锋芒所至,神魔辟易。又如第三的列阳宗,第四的玄阴宗,还有全是女子的广寒宫,又如和烈阳玄阴相仿相杀的天罗门绫罗门。这些门派哪一个弱了?

  然而仍是只有谪仙门,五千年前创立,便一统修仙界成为霸主。直至今日,它的地位依旧无人敢挑衅。这其间要说没有什么猫腻,谁都不信的。

  当下剑仙男子展颜笑道,“其中有十分之一的功劳都在,这块石碑上啊”

  你们只道它是镇天仙碑,却不知它其实不是名为镇天,号称仙碑,而是镇天仙的石碑啊!这是上古神碑!”

  此言一出,附近都开始喧哗起来,周围的人皆是震惊。天仙那是何等人物,古老的典籍记载,即便是上古年间,一位天仙下凡,都足以横扫东胜大陆!

  当然也有人表示不屑一顾。一名宫装少女,当即莲步轻移而出,她貌极清秀,此刻则“扑哧”笑道,“徐慕雨,你是没被你老爹打痛吗,出门在外的,不给你们天罗门长脸,反倒来给谪仙门做起宣传了?”

  周围的人一阵骚动,因为不少人认出,这名宫装少女,周身丝绦飘扬,所立之处,似乎隐隐要成天罗地网,而这少女周围亦有不少,虽是同样年轻,但地位明显更逊一筹的妙龄少女将他围在中间,显然,此女乃是绫罗门的重要人物。

  青庭门大选,乃是北域十大修仙门派共同举办的盛事,许多修仙家族,包括青庭门之外的十大修仙门派,他们虽各有各自的传承,然而此等盛事,也可与天下俊杰共同较量,因此这个时候,十大修仙门派和各大家族也会派出他们的精英人选,也算是一种磨练,但也有比较之意。当然,他们的起点已经高人一筹。

  陈羽看得清清楚楚,此女,年龄至多不过十五,但显然,根基扎得极为巩固,气息沉稳,是隐隐要破入练气大圆满的天才人物。

  这时,被那女子一声调笑,那“剑仙”男子顿时胀红了脸,方才的冷峻气质不复存在,结结巴巴地回这女子道,“段潇潇,你…你不要胡说好吧,我何时被父亲…责…责罚过,还有,我跟你说,我说的是事实好吧…才不是故意来吹捧谪仙门。”

  周围人瞧得分明,这徐暮雨明明就心虚的很,然而却非要故作镇定,俊脸通红的模样,让四下里的人都不由一阵低笑。陈羽与这两人离得颇近,他虽然也是为这徐暮雨的较真,忍不住发笑,但他更在意的是这两人的身份。一为潇潇,一为“慕雨”,想到天罗门和绫罗门两门之间的关系,不难推测出,这位叫徐暮雨的少年,便是天罗门的一位核心天才了。说不定这两人便是所谓的指腹为婚呢。

  “我说潇潇,虽然说天罗门和绫罗门是一家人不假,可是若是因此,你就不得不找上这么一个软蛋小白脸,那我看你还不如和我易封浔一同双修啊,哈哈哈”。众人正低笑着。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出,应声而到的是一个手拿白折扇的白衣公子,模样周正,身材魁梧挺拨,只不过眼神中却有着淫邪的意味,加上他出口就调戏段潇潇,扬言要其与之双修。另外还嘲笑徐暮雨为软蛋小白脸。摆明了是这二人的对头。

  周围知道一点底细的,已隐隐的,退出几人的包围圈。知道这几人之间必有一通交锋,在场众人大多已知这两人的底细,而这白衣男子仍然与之交锋,显然现在是几大势力的年轻一辈的争伐。在场的大多数是普通修仙家族或者是三流修仙门派之人,自然不敢掺合进去。在这等大势力之间,吵嘴打抱不平的话,指不定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不过显然这男子要比众人想象的要强硬狠辣的多,手中折扇一扫,便将他们三人周围的人通通扫开,实力稍弱者,甚至吐出鲜血来。然而他们大多敢怒不敢言。

  陈宇本来就看这拿个白折扇的不顺眼得紧,野蛮就野蛮算了,还非要穿个白衣服,拿个白折扇,要是在他以前的门派,摆明是在装十三,早被一通暴打了,哪还管得上他那个门派不门派的。只不过他现在在北域,不便多生事端。

  他本也不欲插手。但是他离这二人颇近,那白衣男子折扇一挥,一股元力,已经呈半圆形向他扫来,若是不做阻挡,虽不至于吐血倒退,脸面上也颇为难看。当下冷哼一声,一股气机已经自然而然从身体散发出来,对上了这股元力,也保护了他身边的几个散修。不过他们都来不及道谢。赶紧退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嗯?”白衣男子易风浔眉头一皱,他本欲迅速将此地清场,以便于,他和身后一位玄阴宗的女子,和这徐暮雨以及段潇潇一番争斗。十大门派,之间本来就互有矛盾,此刻,烈阳宗玄阴宗本来就和天罗门绫罗门互有恩怨,这就是一个打压对手的好机会。也让天罗门和绫罗门,在十大门派之前。大丢其面皮。

  结果不让一个无名的人物给搅了场?

  “你是谁?你可知你在做什么?速速滚上前来受死”这烈阳宗的易封寻,为人霸道无比,明明是他先打压的旁人,其他人却连抵抗都不许,陈羽不过是挡住了他打向周围众人的元力,他竟然就要陈羽前去受死,简直是无法无天!

  陈羽心下大怒,当即决定虽然不必惹事,但如此冒犯他威严的人,即便不知道他的名号,他也要将此人,狠狠镇压。

  不过还不待他出手,徐慕雨已经先行动手拦住了他,“道友,此间争斗,与你无关,你还是先走吧,易封寻此人霸道残忍,若是你真的与他动手,只怕难免有所损伤,我们门派之间矛盾,我们自会解决。还请道友撤退吧。”对面的段潇潇也对她暗使眼色。

  陈宇对他们微微一笑,然后将他们的手拨开,笑道,“在下的确修为低微,然而对面这个白衣贼,连修为低微都算不上啊,只不过是个垃圾而已!”

  言罢,他就直直的对上了易封浔。而身后不止段潇潇和徐暮雨已经呆掉,周围已经退走的人都不禁发懵。

  易封浔虽然为人霸道残忍,但此人实力其实是极强的,据说练气后期就曾立劈筑基初期修者!如今瞧他周围气息圆润,显然已是练气大圆满的层次,肯定是想在此次大选之中突破筑基,一鸣惊人。年轻一代之中,足以排进北域修仙年轻一辈前百,是相当的狠角色了。结果如今竟被人当做垃圾,还骂着白衣贼,让人无言。

  广场由青石铺就,外界虽是烈日炎炎,此地却仿佛起了大雾。这是因为此地,天地灵气过于充沛浓郁,以至于,本来就相对于南域更为温和的灵气,直接到了雾化的恐怖境地。而天地灵气之所以如此恐怖,恐怕与广场中央的九根石柱脱不了干系。

  陈羽抬眼看去,宽广的广场四处都盘坐着人影,而在广场正中央,有着九根石柱,样式古朴,仅仅是注视着,便仿佛有着一股厚重的历史意味扑面而来,隐隐间让人心神肃穆。九根石柱,呈特殊的阵式排练。隐约可见,天地灵气被从外界汲取而来,而后注入到这片广场。使得此地的天地灵气远超外界。

  这时,他隐隐听到边上的人讨论

  “嘿,你知道吗,这九根石柱固然是不凡,那也不过是比较超凡的聚灵柱而已,但真正厉害的,确是那九根石柱中间的仙碑”

  “哦?那仙碑不是镇府石碑吗?镇压门派的气运,本身应该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吧。”

  提出仙碑不凡的人则是冷笑,他面容俊秀而冷峻,一身玄衣,背负一把青色的古朴宝剑,虽还是少年模样,但颇有剑仙意味。

  “愚弱的凡人无知致此”他显然瞧不起这些提出质疑的人,但却开始解释。

  他淡然说道,“谪仙门名列北域十大修仙门派之首,在修仙界执牛耳数千年,你们以为凭的是什么?”

  陈羽点头,南域以武修为主,灵气狂暴,而南域之人也大多好胜斗勇,能在南域称霸者,必然都是一方枭雄。而北域,仙修则是占据主导地位,然而修仙与武修大为迥异。修仙,对人的先天资质要求极高,因而其实北域的修者数量远远不如南域,修者之间的争斗,也并不像南域那般频繁激烈,然而,若是认为此间的霸主是浪得虚名,那就是大错特错了。

  凡能修仙之人,往往天资聪颖非凡,说是万里挑一也不为过,个个都是天才级别的人物,能在其中成长起来怎么会有蠢才,个个都是非凡之辈。那些屹立成千上万年的门派更是了不得,比如北域十宗中的,排名末尾的三阁,幻梦天阁,封神天阁,通灵天阁。好像实力末尾,然而人家早已在修仙界屹立数千上万年,多少曾经辉煌一时的门派都随风散去了,他们却仍屹立至今。

  其他,例如第二的青莲剑宗,据说乃是上古剑仙领袖所创,一曲青莲剑歌,无人不知其威名,锋芒所至,神魔辟易。又如第三的列阳宗,第四的玄阴宗,还有全是女子的广寒宫,又如和烈阳玄阴相仿相杀的天罗门绫罗门。这些门派哪一个弱了?

  然而仍是只有谪仙门,五千年前创立,便一统修仙界成为霸主。直至今日,它的地位依旧无人敢挑衅。这其间要说没有什么猫腻,谁都不信的。

  当下剑仙男子展颜笑道,“其中有十分之一的功劳都在,这块石碑上啊”

  你们只道它是镇天仙碑,却不知它其实不是名为镇天,号称仙碑,而是镇天仙的石碑啊!这是上古神碑!”

  此言一出,附近都开始喧哗起来,周围的人皆是震惊。天仙那是何等人物,古老的典籍记载,即便是上古年间,一位天仙下凡,都足以横扫东胜大陆!

  当然也有人表示不屑一顾。一名宫装少女,当即莲步轻移而出,她貌极清秀,此刻则“扑哧”笑道,“徐慕雨,你是没被你老爹打痛吗,出门在外的,不给你们天罗门长脸,反倒来给谪仙门做起宣传了?”

  周围的人一阵骚动,因为不少人认出,这名宫装少女,周身丝绦飘扬,所立之处,似乎隐隐要成天罗地网,而这少女周围亦有不少,虽是同样年轻,但地位明显更逊一筹的妙龄少女将他围在中间,显然,此女乃是绫罗门的重要人物。

  青庭门大选,乃是北域十大修仙门派共同举办的盛事,许多修仙家族,包括青庭门之外的十大修仙门派,他们虽各有各自的传承,然而此等盛事,也可与天下俊杰共同较量,因此这个时候,十大修仙门派和各大家族也会派出他们的精英人选,也算是一种磨练,但也有比较之意。当然,他们的起点已经高人一筹。

  陈羽看得清清楚楚,此女,年龄至多不过十五,但显然,根基扎得极为巩固,气息沉稳,是隐隐要破入练气大圆满的天才人物。

  这时,被那女子一声调笑,那“剑仙”男子顿时胀红了脸,方才的冷峻气质不复存在,结结巴巴地回这女子道,“段潇潇,你…你不要胡说好吧,我何时被父亲…责…责罚过,还有,我跟你说,我说的是事实好吧…才不是故意来吹捧谪仙门。”

  周围人瞧得分明,这徐暮雨明明就心虚的很,然而却非要故作镇定,俊脸通红的模样,让四下里的人都不由一阵低笑。陈羽与这两人离得颇近,他虽然也是为这徐暮雨的较真,忍不住发笑,但他更在意的是这两人的身份。一为潇潇,一为“慕雨”,想到天罗门和绫罗门两门之间的关系,不难推测出,这位叫徐暮雨的少年,便是天罗门的一位核心天才了。说不定这两人便是所谓的指腹为婚呢。

  “我说潇潇,虽然说天罗门和绫罗门是一家人不假,可是若是因此,你就不得不找上这么一个软蛋小白脸,那我看你还不如和我易封浔一同双修啊,哈哈哈”。众人正低笑着。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传出,应声而到的是一个手拿白折扇的白衣公子,模样周正,身材魁梧挺拨,只不过眼神中却有着淫邪的意味,加上他出口就调戏段潇潇,扬言要其与之双修。另外还嘲笑徐暮雨为软蛋小白脸。摆明了是这二人的对头。

  周围知道一点底细的,已隐隐的,退出几人的包围圈。知道这几人之间必有一通交锋,在场众人大多已知这两人的底细,而这白衣男子仍然与之交锋,显然现在是几大势力的年轻一辈的争伐。在场的大多数是普通修仙家族或者是三流修仙门派之人,自然不敢掺合进去。在这等大势力之间,吵嘴打抱不平的话,指不定就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不过显然这男子要比众人想象的要强硬狠辣的多,手中折扇一扫,便将他们三人周围的人通通扫开,实力稍弱者,甚至吐出鲜血来。然而他们大多敢怒不敢言。

  陈宇本来就看这拿个白折扇的不顺眼得紧,野蛮就野蛮算了,还非要穿个白衣服,拿个白折扇,要是在他以前的门派,摆明是在装十三,早被一通暴打了,哪还管得上他那个门派不门派的。只不过他现在在北域,不便多生事端。

  他本也不欲插手。但是他离这二人颇近,那白衣男子折扇一挥,一股元力,已经呈半圆形向他扫来,若是不做阻挡,虽不至于吐血倒退,脸面上也颇为难看。当下冷哼一声,一股气机已经自然而然从身体散发出来,对上了这股元力,也保护了他身边的几个散修。不过他们都来不及道谢。赶紧退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嗯?”白衣男子易风浔眉头一皱,他本欲迅速将此地清场,以便于,他和身后一位玄阴宗的女子,和这徐暮雨以及段潇潇一番争斗。十大门派,之间本来就互有矛盾,此刻,烈阳宗玄阴宗本来就和天罗门绫罗门互有恩怨,这就是一个打压对手的好机会。也让天罗门和绫罗门,在十大门派之前。大丢其面皮。

  结果不让一个无名的人物给搅了场?

  “你是谁?你可知你在做什么?速速滚上前来受死”这烈阳宗的易封寻,为人霸道无比,明明是他先打压的旁人,其他人却连抵抗都不许,陈羽不过是挡住了他打向周围众人的元力,他竟然就要陈羽前去受死,简直是无法无天!

  陈羽心下大怒,当即决定虽然不必惹事,但如此冒犯他威严的人,即便不知道他的名号,他也要将此人,狠狠镇压。

  不过还不待他出手,徐慕雨已经先行动手拦住了他,“道友,此间争斗,与你无关,你还是先走吧,易封寻此人霸道残忍,若是你真的与他动手,只怕难免有所损伤,我们门派之间矛盾,我们自会解决。还请道友撤退吧。”对面的段潇潇也对她暗使眼色。

  陈宇对他们微微一笑,然后将他们的手拨开,笑道,“在下的确修为低微,然而对面这个白衣贼,连修为低微都算不上啊,只不过是个垃圾而已!”

  言罢,他就直直的对上了易封浔。而身后不止段潇潇和徐暮雨已经呆掉,周围已经退走的人都不禁发懵。

  易封浔虽然为人霸道残忍,但此人实力其实是极强的,据说练气后期就曾立劈筑基初期修者!如今瞧他周围气息圆润,显然已是练气大圆满的层次,肯定是想在此次大选之中突破筑基,一鸣惊人。年轻一代之中,足以排进北域修仙年轻一辈前百,是相当的狠角色了。结果如今竟被人当做垃圾,还骂着白衣贼,让人无言。

  此时四下一片沉寂,对面的易封浔于此,不但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只不过配上他脸上凶残的横肉,反而叫人隐约心里发寒。

  陈宇看着他满脸的表情变化,却似感觉不到他的表情变化,反而很随意的说道“来吧,杀你如杀鸡!”

  易封浔再也忍耐不住,手中折扇一收,便是一拳向陈羽面部打去,拳还未到,已是一股热浪袭来,只觉他的拳头仿佛烈阳袭世,陈宇那单薄的身材,仿佛并会被一拳轰杀!

  周围的人不由目不转睛的瞪着,只不过下一刻,众人就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方才还不可一世的一封寻,被一脚踹出三丈外,甚至无人看到陈宇是何时出脚的。他仍然站在原地,笑呵呵的样子。

  “啊…可恶…我杀了你!”易封浔陡然被人一脚踹翻在地,脸上还是一阵茫然,突然发觉周围有多少人正看着他,顿时脸庞胀的青紫,手中陡然出现一把寒光闪闪的陌刀,便要向前立劈而去!

  “肃静!”

  突然,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广场上所有的人都不禁身体一滞,易封浔也是如此,手中的陌刀突然无力的坠下,俨然失了元力。原来是大选即将开始了,有大能施法,广场内已经禁止争斗。

  陈羽暼了一眼仍是怨毒的盯着他的易封浔,耸了耸肩,似乎在对他表示同情,不过显然,后者正气的咬牙切齿,毫无感激之意。

  不过此时众人都无暇再理会他了。只见高台上面走下来一位长老,一身玄衣,他双手虚压,苍老的声音却瞬间压制了所有喧哗。

  “大选开始!”

  随着话音落下,广场中的灵气缓缓散去…然后,陈羽他们方才所讨论的那九个石柱陡然转动起来,随后暴涨到原来的百倍之长,光芒大放,直入云霄!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谪仙纪》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医道圣手在都市
2奇门命术
3我是一名魂修
4万古圣尊
5兵王之都市神医
6闪婚独宠:总裁大人难招架
7权门小老婆
8豪门隐婚:毒舌影帝偏执宠
9重生农女好种田
10良缘喜嫁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乱世妖孽 作者:风乱刀
架空历史 81531字
一夫当关守,双刀论雌雄,三英夺天下,四方皆敌营!我来了。这世界都将属于我!

2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作者:楚琴子
都市生活 3035610字
万花丛中过的极品透视: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3万古神帝 作者:一叶知秋aa
东方玄幻 72846字
星河大陆,强者为尊,本来是一代天才,却被卷入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