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女频>> 都市言情 >> 霸婚,蓄谋已久 [书号174561]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44 好像有点想念小丫头了

2012-03-13 08:00:00
  一夜雨未停。

  早上,小冬肚子饿醒了,醒来之后发现叶柯已经不在床上,她忽然感觉有些失落。以前他出差去,她多开心啊,恨不得用扩音器向全世界宣告,可现在,她心里空空的,也不知道为什么。

  干嘛不叫醒人家,干嘛偷偷走了,干嘛,不跟我说一声再见,讨厌……

  小冬一整天都没精打采的,云朵说笑话逗她乐,她都提不起劲。一下课就往体育馆跑去,她得练练昨晚叶柯教她的那一招旋转发球。

  雨下得很大,才过中午,天就灰蒙蒙的了,看来这秋雨,还得下好一会儿。

  小冬打着伞来到体育馆,球鞋里裤腿上全湿了,走起路来“跨呲跨呲”响,甩一甩脚,还能甩出好多水来。

  真晕,什么破鞋啊,卖鞋的老板娘还夸口说绝不漏水呢,我这才穿第二次而已,唉,果然是便宜没好货啊,以后再也不跟她买了。

  可眼下也没有什么办法,雨下得太大了,地面都是积水,小冬转身走进体育馆。

  突然,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眼前,她想回避已经来不及了,直接撞了上去。

  “唉呦,那个不长眼的,竟然能敢挡本小爷的道?!”

  小冬连忙道歉,“对不起,我没看到。”

  “嘿,安小冬,真是冤家路窄啊,在这也能看到你。”

  小冬听那人叫得出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看,原来是冷小北,冷笑呗,她忍不住笑了笑,“冷小北学长,你好,很抱歉,我刚才不小心撞到你了。”

  是她撞的人家,道歉是应该的,幸好她已经在校内论坛里搜过冷小北的资料了,人家可是叱咤FD大学整整四年的超级校草,父亲是校长不说,他本人还是学生会主席,大三的时候才退下来,他每年还拿全额奖学金,要多牛逼就多牛逼,怪不得连叶柯都不放在眼里了。

  冷小北拍了拍身上的水渍,“你知道我是谁了?”

  “是啊,你可是大人物,我怎会不知?”

  冷小北一挑眉毛,看她态度还算不错,就饶了她,不过嘛,他倒是很想知道,叶柯到底看上这个女生哪一点了。

  他看四周没人,勾了勾手指让小冬靠近一些,小冬走近一步,他轻声问:“安小冬,你怎么会跟叶柯在一起?”若不是亲眼看到,他还真是不信了。

  小冬眨巴眨巴眼睛,提醒着:“他不让你乱说的哦。”

  “所以我才单独问你啊。”

  “这个嘛……”小冬为难着,绞尽脑汁拼命想着借口,“其实,他是我叔叔。”

  宾果,这个回答好。

  “你叔叔?”叔叔会那样搂着侄女?叔叔会那样在意侄女的看法?难不成,叶柯还是怪蜀黍,有恋童癖?真是看不出来啊。

  “你诓我,叶柯怎么可能是你叔叔!”冷小北拉回了理智,“本小爷是这么容易上你当的么。”

  小冬一阵冷汗,最近出门不利,总是遇到一些倒霉事,她哈着腰,讨好地说:“冷小爷,信不信由你,若你不信,我也没办法。冷小爷,我还得去练网球呢,不聊了,再见。”

  “诶,等等……”

  小冬扬起手里的雨伞,挥着道别:“再见再见。”直接甩了冷小北一身的水,冷小北又是擦又是抹的,好不狼狈。

  网球馆里,正打球的林瑞看到了走来的小冬,小冬低垂着脸,一副很没精神的样子。他停下来,走上前,“安小冬,你怎么了?这么晚才来,迟到了。”

  小冬不好意思地说:“社长,今天下雨下得太大,我都不想过来了。”

  林瑞正色道:“安小冬,比赛临近了,你不可以松懈啊,网球社女队的希望都看你了。”

  “啊?别啊社长,这担子我可挑不起,不是还有李心亚么。”

  提到李心亚,林瑞更加头疼,“她已经一个礼拜没有来练习了,不知道她在搞什么鬼。”

  “啊?”小冬又一惊,“她不是已经来学校了吗?我前几天还在教室楼看到她。”

  “她一直在学校,就是不肯来练习。”

  “额……呵呵,社长,那你也别这么给我压力啊,我打网球全是兴趣所致,开心就好,比赛什么的,重在参与嘛。”

  林瑞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愤,但他只是社长,比赛是个人事件,他没资格要求她什么,“算了,那你当我没说,既然来了就好好练习吧。”

  “嗯。”完了,似乎把林瑞也给惹毛了,今天果然诸事不利啊。

  上海这边正下着磅礴大雨,而青岛那边,雨带刚过,冷空气来袭,阴凉阴凉的。

  开完会,周越载着叶柯回酒店,叶柯拿出手机看上海的天气预报,焦心地皱着眉头。

  周越透过后视镜看到叶柯焦虑的神情,说:“总裁是在担心叶老么?他怎么样?”

  “哦,没事,已经在家里了……”叶柯有些心虚,好吧,他刚才脑子里挂念的人,是小冬,天气要冷了,也不知小丫头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冷。

  “总裁,明天要去啤酒城,沈总陪同,听他秘书说好像还有另外几个领导。”

  “哦。”

  “晚上和开发局的李局吃饭,一听说你要来,李局专门打电话给我让我给你们安排拼酒的时间,看来这回,你躲不过了。”

  “哦。”

  周越觉得不太对劲,叶柯往常每次出差,都保持着高度的重视,而这一次,似乎心不在焉的,他抬眼从后照镜里看了看他,轻声问:“你没事吧?”

  “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

  “我感觉你有点心不在焉的,叶老既然没事,你就别挂心了。”

  叶柯笑了笑,掩饰着内心的小秘密,“嗯,我知道。”

  入夜,秋风起。诺大的总统套房里,叶柯正在逛校内论坛,最近这段时间,他几乎比还在学校的时候还要关注论坛。对于小冬的消息,他是一点都不想放过。

  逛了一会儿,他失望地退出了,没有小冬的最新消息。

  拿起手机,找出那个熟悉的号码,他挺直了背,清了清嗓子,拨了出去。

  “喂,叶大少查岗啊?”电话那头传来小冬轻快愉悦的声音,“我早就在家里了,没有乱跑哦。”

  “嗯,下雨天别出去乱跑,晚饭吃了吗?”问出口,他忽然不习惯起来,感觉这样打个电话给她,太刻意了。

  “吃啦,叫了外卖,不过我赊账了……”小冬低垂着声音,恳求地说,“叶大少,你回来能不能帮我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