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小说网 >> 个性化>> 悬疑小说 >> 千门世界 [书号1231600]
选择背景颜色: 1 2 3 4 5 6 7 8
选择字号: 特大

千门世界

2017-05-22 10:34:33
  华夏神州大地的中原偏南地带,长江中游的一个自然保护区,自古就充满了神秘的色彩。古物修复室内,忙了一天的叶枫坐在电脑旁,通过电脑屏上不断闪烁的十字光标,叶枫作为考古系的研究生生早就对这一片原生态自然保护区充满了向往。这个电子地图他已经看了好多次了,每次看到这片地图,内心深处总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和向往。此时此刻的他仍旧耐不住内心的激动,总觉得神农架自然保护区的某个地方在召唤他。“小枫,又在看这个地方啊”?随着导师的一句话,叶枫猛然意识到自己走神了,叶枫马上从椅子上站起啦,“周老师好”!叶枫赶紧给自己的导师问好,周老师和蔼地笑了笑,对叶枫说:“小枫啊,你这个孩子啊,天生就是考古的材料,对古物有着天生的执着和独特的眼光。这次的论文写得非常的成功,论文答辩我和其他几位老师感觉都很不错。现在是阳春三月,在湖北可是好天气啊!怎么?给我到湖北走一趟”?叶枫听了导师的话,内心非常激动地对导师说:“是导师教导有方,谢谢导师栽培,我一定会再接再厉,为考古事业非都终生”。不过,周老师,您说的不会是去您的老家,神农架吧?周老师假装生气地说“臭小子,油嘴滑舌,拍马屁拍到我这了?我看,你是想去神农架探险吧”?叶枫干笑着挠了挠头,不失适宜地说道“还是您了解我”。周教授话锋一转正色地说道:“我可告诉你,到地方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给我乱跑,否则,我绝饶不了你”。叶枫嘿嘿一笑:“周老师,您就放心吧,到了那里,您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叫我辇狗我绝不杀鸡”。滚一边去,“整天没一个正形”。周教授笑骂道:“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好咧”!叶枫身体一怔,敬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转身跑出了古物修复室。周教授眼中若有所思地说,这么多年了,该让年轻人面对的事情始终是要面对的......。

  道路两旁,绿树成荫,考古系自成立以来就是冷门专业,报考这个系的学生每年都是少之又少,整个考古系的学生全部加起来不超两位数。出了研究生考古系的实验大楼,叶枫向天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呼吸着校园内的空气,今天的叶枫觉得空气是格外的新鲜,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终于可以到自己向往的好奇而又神秘的地方。

  回到宿舍的叶枫,看到自己的舍友刘东好像在描绘着什么东西,打了一个招呼,就进了卫生间,先洗了一个热水澡,洗去了一天的疲惫,整个人的精神都焕然一新,走出卫生间瞄了一下刘东好像还在绘制自己的“作品”。又走近好奇的看了一下,刘东回过头来看了看叶枫,问道:“怎么样”?这次叶枫终于看清楚了,好像是一个古代的立体盒子,上面带有棱角的盖子,盖子有八角,盒子四周有兽型的图腾,下面有四个支脚,饕殄纹布满了盒子的周身。整个盒子图案端庄、大气、又不失浑然天成的气魄,简直是巧夺天工,叶枫忍不住地说:“行啊,老刘同志,没想到堂堂的燕京考古系居然藏龙欧虎,更让我老叶以外的是睡在我同一宿舍的兄弟还是个艺术家,这是艺术家吗?NO!”叶枫惊奇的大叫道,“这是一个建筑学家、画家、未来的华夏考古学家星宿融于一身的刘东同学,呵呵呵呵呵,竟然是我的兄弟,老刘,回头你就告诉别人你是我叶枫的兄弟,放心吧,老叶我为你有我这样的兄弟而感到自豪”。叶枫又“厚颜无耻”的说道。刘东故作恶心状说道:“叶兄,能忙个忙吗,麻烦您老将垃圾桶拿过来,让我吐会儿”。叶枫笑道:“刘兄,我有那么恶心吗”?刘东说:“基本上差不多就是吧”。我这考古系第一帅哥的光辉形象就是回到你们这些人的嘴里的,唉~,遇人不淑啊,世风日下人心不惑啊。叶枫故作悲伤地感慨道。“就你丫这模样,还考古系第一帅哥?充其量也就是本帅哥的反衬者”!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身高180cm左右,体阔肩宽,充满阳刚之气的男生推门而入。欧阳!(欧阳磊,出身军人世家,从小被灌输军事思想,5岁被爷爷一句话送进第5部队,23岁被部队以“服役期满”退役,其爷爷和周教授是世交,而欧阳磊于刘东、叶枫在周教授家里一见如故,几人可谓”臭味相投便称知己“。)两人不约而同地喊道,“怎么样,刘东,效果图描绘出来没有,周老那边还等着你的回信呢”。欧阳微笑着看着两人,刚进楼道就听到你们两人在贫嘴,忙和一天了,不觉得累啊”?两人笑了笑,刘冬说:“欧阳你怎么过来了,扣龙锁的草图我已近绘制出来了,正准备给周老师送过去呢”。欧阳说:“我怎么不能来呀”?“你不在体制内混了”?刘东问道。我告诉你俩,哥们这次算是彻底到燕京大学来报道了,老爷子一个电话,说哥哥我现在还年轻,虽然经历了军营的洗礼,但是现在还年轻,正是学习科学文化的好机会,让我应该到大学的象牙塔里好好充实一下自己的文化知识,哥们一听,反倒乐了,你俩知道哥哥我最爱和有文化的人相处,还喜欢清静,有有俩兄弟在这边我当然愿意了,二话没说就让老爷子一个电话给咱们燕大的校长呼过去,咱们的校长说我随时可以到校报道,专业、随我自己选。本来哥们还想选个什么经济金融,好好学习金融知识顺便和学会计的学姐学妹们提前探讨一下祖国未来经济的发展趋势,再顺便谈谈理想啊、谈谈人生什么的。唉,天不随愿啊!谁让你们俩在考古系呢,又怕某些人说做兄弟的不仗义,哥们就忍痛割爱,到这里来彻底给你们混了。

  切!刘东和叶枫一起给欧阳磊一个鄙视的眼神,叶枫说:“恐怕醉翁之意不在酒吧”?“嘿嘿”,刘东笑道:“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谁不知道你小子怎么想的,咱们考古系虽然人数比较少,但是,燕大的校花“凌云”可是在这里。你小子早就垂涎三尺了吧?“臭小子,说什么呢”?欧阳磊正色的说。“怎么样”?叶枫问,“欧阳兄拿下没有”?欧阳磊说:“什么给什么啊?别忘了我是来拿扣龙锁的草图的,至于那个事嘛,也不是不行,问题的关键是......问题的关键是......”。欧阳磊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刘东和叶枫直乐呵。“哎!这样给你俩说吧,这个事成功的几率是100%,问题的关键是还差50%的支持率嘛”!“怎么还差50%的支持率?尽快发展啊,赶紧的啊。刘东问。“呵呵,估计这50%的决定权不在他的手里”。叶枫说道。“哦!我明白了,感情是你小子一厢情愿啊”!刘东大笑道:“哈哈哈哈......”。欧阳磊的脸色有点挂不住了,“其实也不是,就是......,这不......,这不还得慢慢发展吗”?

  “行了,别闹了,说正事。你们说这个草图是怎么回事”?叶枫问道,几人都停止了开玩笑,刘东说:“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是周老师给我的素材,让我仔细研究一下,顺便画一个草图,在某些时候方便参考”。“对了,你不是也知道吗”?刘东问道叶枫。叶枫说“我?我怎么知道”?欧阳磊问叶枫:“难道周教授没有给你说去神农架的事情”?叶枫若有所思地说:“原来周教授过几天带我们去神农架就是为了这个物件”?欧阳磊说:“具体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我也是受老爷子的命令直接找周爷爷的,估计周爷爷到时候会对咱们说的。行了,别琢磨了,我先给周爷爷送去,回头咱们几个喝酒去,我请客”!

  几人收拾停顿,一起走出了燕京大学的校门,尽管暮色将至,华灯初上,阳春三月的微风是春暖咋寒,路上的行人大多还是穿的相对来说有点厚,但是,还是有一部分热血青年脱去了棉衣,套上了线织毛衣,外搭春装,这样,男的显得身影利索,行动起来比较便捷,女生有的已经穿上了线裤外搭短裙,上面穿上薄薄的羽绒小袄,这样的行头更显得亭亭玉立。都是一帮二十多岁的热血青年,生龙活虎的。全然不顾天气的这份微寒。欧阳磊更是以体格健壮为本,身体从小受严格的系统训练,一身军迷作训服穿在身上,更是传出了服装设计的心理愿望,穿出了阳刚男儿的风采,叶枫一身休闲装衬着长发更是显得气定神闲,相对那二位而言,刘东绝对的小白脸型的,一身羽白色的休闲服,外搭一副眼镜,温文尔雅中不乏青春的气息。欧阳磊居中,三人并排而走,时不时的迎来对面花痴女生眼中流露出的晴彩,欧阳磊心中反正是有“女神“了,而叶枫这小子倒是时而摇头,时而皱眉头。“怎么?胃部舒服啊”?刘东调侃道。“哪有?哥只是在心痛,哥只是在疾首,为什么哥的女神还不出现,我的心在等待,一直在等待”。叶枫故作痛苦说道。“哈哈,要不贫道给你指条路?无量寿佛,只渡有缘人”。欧阳磊笑着说道。“拉倒吧!就你这模样还老道呢,唠叨唠叨还差不多“。

  在一个古香古色的房间里,茶几桌上的茶杯里冒着热汽,正宗的海南梨花木做成的茶几,茶几的四周雕刻着梅兰竹菊的图案,案板的四周用抽象的饕殄纹纹满了四周。几位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老年人在谈论着什么事情。坐在主人位置上的老人头发、眉毛已经花白,但是,精神却比较好,额头宽广,气定神闲,一副不怒自威的表情,从外表上看,这位老人好像天生一副傲骨,给人一种天生就是上位者的感觉。让人不敢直视,没错,这就是欧阳磊上面所说的那位“老爷子“,欧阳世家的幕后掌舵人,欧阳海,尽管现在欧阳老爷子已经早不问家族事宜。欧阳海有四个儿子两个女儿,欧阳春是欧阳磊的父亲,欧阳春夫妇一直从事国家科研工作,不问家族事情,欧阳夏,也就是欧阳磊的二叔,从小受欧阳海军事管理的熏陶,在欧阳夏5岁的时候,被欧阳海送到了第五部队,现在还在那里任职。欧阳秋,也就是欧阳海的第三个儿子,欧阳秋喜欢做生意,从小就懂管理,又会做人,做事用心,深受家族中人的喜欢和尊重,在欧阳秋40岁的时候,欧阳海就将家族的掌门人身份交给了欧阳磊的三叔,至于欧阳东,欧阳磊的四叔,到现在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只是知道他很少露面,很少在家,可谓神龙见首不见尾,可是,这条神龙既不见首也不见尾。甚至和欧阳家族交情比较浅的人都不知道欧阳老爷子还有个小儿子。欧阳的二个女儿一个在故宫博物馆人博物馆文物鉴定员,一个大学任教。两个闺女早已出嫁,由于都有自己的事业,都很少回来。但是,欧阳海作为共和国的开国元老,已经年过九旬,却一直为国家做着世人所不知的工作。

  “老弟啊,我们家那个混小子着了什么道,却非要跟着你在这个考古专业混,难道是为了凌家的那个闺女“?“这也不符合那个兔崽子的性格啊”!欧阳海问道。茶几对面座的正是燕京大学考古系的周教授,现在的周教授上身穿着一件短褂丝绸、左手带着一串小叶紫檀佛珠,俨然一副德高望重,博学渊源的形象,品了一口上好的香茗,忍不住说了一声“好茶“,对欧阳海说道:“师兄,这俗话说的好,一辈人不问两辈人的事,他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由他去吧,咱们都老了,终有一天也要退休的”。“话是没错,当年恩师他老人家也说过,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我就是担心这小崽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到最后也不学无术”!欧阳海说道。周教授说:“师兄,我看小磊这孩子有血性,我头脑,对这老祖宗留下来的一块技术有天赋。再说了,我着身体还硬朗着呢,能帮他把把关。好好**,不会比咱们哥几个差“。

  旁边的一位老人也插话了:“是啊,欧阳师兄,周师弟,这几个小崽子聚到了一块,也许这也是天意,我倒是希望他们能精诚合作,完成师父他老人家的遗愿。到时候咱们几个去见师傅的时候也能心安一些“。这位老人的一番话,说的他们俩个都沉默了。

  这位老人姓秦,是故宫博物院里面很少抛头露面的重量级人物,按照岁数欧阳海年龄最大,比他们两个大20多岁,但是当年都拜在一位老人的门下,在那位老人的身上各学到了不同的本领,最后,在几人的默契配合下,完成了国家不少秘密任务,为国家在某些方面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其中,古文物就是一项。

  那位姓秦的老人说:“欧阳师兄,周师弟,我看这件事情先这样做,明天我先走一步,过去和几位朋友打个招呼。师弟过几天带着那帮小崽子过去,咱们在”神农山庄“汇合。这次欧阳师兄就不要去了,那边我和周师弟会安排的“。“也好,几个小孩子就拜托师弟多费心了”。欧阳海说道。周教授说:“嗨!什么费心不费心的,现在这几个小子不也是我的学生嘛”!秦姓老人说:“来来来,不说了,尝尝这个茶,陈年普洱,喝一口少一口哦”。“哎,我说老二,这是我家,我的茶”。“什么你的,你的也不就是我的嘛?警卫员,给你首长的这包普洱给我打包,晚会儿我要拿走“!我说秦老二,你这是该抢了?这个茶我也就剩这么多了,1号给我要都没舍得给,你要抢啊你?两位大哥,咱们加起来也都快300岁了吧,为了这点茶至于吗?回头我给你们一人弄两斤。这可是你说的!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叶枫几人走出校门,来到了他们经常去的“铜城火锅“店,门面不是特别大,但是门头上的招牌却显得古朴大方,古香古色的桂花木制作的牌匾,下面的题词人名更是让人肃然起敬——启功。启功老师可谓是中国国学大师,在中国现代的书法界更是领军人物,其“铜城火锅”四个字更是苍劲有力,浑然天成,字体结构之间刚柔并济,笔锋所到之处游刃有余,俨然出自大家之手笔。从而更可以从中想象到这家火锅店的老板对这个店的用心之良苦。“铜城火锅”顾名思义“铜城火锅”的火锅是用纯“紫铜”做的,这里汤汁鲜美,木炭作为燃料,用紫铜做成锅,锅的中央位置拔出来一个类似烟囱的物状,里面加上果木烧制的木炭,周边加上一早吊好的高汤,锅的两边有两个兽型的吊环,便于工作人员将火锅端起来,锅的下面是一个梯形状的支柱,里面是空的。支柱的一侧是开口的,便于上面燃烧落下的木炭灰下落,放置在桌子的中央,咋一看,俨然一件艺术品,具有中国特色的工艺,加上独具匠心的制作,“铜城”两个字用钟鼎文镌刻于吊环的下侧,让人看到之后会觉得这不仅仅是在享受美食,更是在欣赏一件极具有收藏价值的工艺品。

  特别是现在的季节,正是春季养生的好时节,一楼大厅可谓别有洞天,这里是全是实木家具打制的餐桌和椅子,大厅的上面悬挂着一串串极具中国风味的大红灯笼。整个大厅里面可谓人来人往,有条不紊。这时,一个穿着旗袍装的女接待员微笑着向他们走来。“请问先生几位,有预约吗“?服务员礼貌地问道。欧阳磊非常绅士地答道:“不好意思,没有预约,请问,有包间吗”?“对不起,先生,我们这里的包间一般情况下都是需要提前一小时预定的,如果您有我们“铜城火锅”店的钻石卡,同样可以进驻包间”,这是我们的规定,还请先生们谅解“。服务员很有礼貌地回答道。显然是受过专业培训的,面对陌生人一副不亢不卑的态度。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那好吧,我们没有预约,也没有卡,还是座大厅吧“。欧阳磊说道。”好的,几位这边请,这个服务微微的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欧阳磊微笑颔首,算是答谢。率先走在前面,“哎!看什么呢”?叶枫问刘东,刘东这才回过神,“兄弟,这女孩太美了,简直是我心目中梦寐以求的女神”。“切!走了,前面那位女神的准求者”。叶枫抬腿跟着走了过去,“太美了~,哎!兄弟们等等我啊”。刘东紧跟着跑了过去。

  来到了大厅的一个桌位旁,“先生们,请问这个位置可以吗”?女服务员喂委婉的问道。“可以,挺不错的,这个位置我挺喜欢的,小姐你真有眼光,这个位置正是我想要的,还是你了解我,谢谢”。刘东抢着回答道,傻呵呵地笑着。欧阳磊和叶枫都奇怪地看着他,那位女服务员稍稍地一愣神,慌乱的脸色上出现了两片红晕,不过她马上恢复了职业性的微笑,少有不自然的答道:“谢谢,几位先生请坐,我马上安排人给你们拿菜单,祝你们用餐愉快”。说完女服务员稍稍有点不自然地扭身,然后快步地走了。留下了坐在餐桌旁边的他们三个人。“哎哎哎~~~,看到没?她对我笑了”。刘东对他们两个嚷道。“谁呀?谁对你笑了,欧阳磊莫名其妙地问道。”当然是刘兄心目中的女神了“。叶枫调侃道。”哦~,我说呢,这小子刚才就不对劲,你小子就淫意吧,害的人家女孩儿直接跑掉了,丫就一典型的地地道道的屌丝男“。欧阳磊直接说道。”切!,你们,你们,我鄙视你们,严重地鄙视你们,这叫时来运转,时来运转懂不不懂?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爱情来临的时候是猛然的一瞬间,是闪电般的一刹那,唉~~,愚蠢的人啊,你们永远不会懂滴……。“

  说话间,叶枫和欧阳点好了菜,要了几瓶啤酒,面对喋喋不休地刘东,他们只能抱以无奈的笑,刘东一直在宣扬着他的爱情观点,宏篇大论。菜已经上齐了,欧阳磊端起一盘切好的羊肉片,放到了锅里,这里的羊肉看起来每一片都是肥瘦搭配的很合理,纯手工切出来的,薄厚均匀,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这是后厨的师傅用刀切出来的,从这一特点上就可以看出来,“铜城火锅”的底蕴,可以说单单从一个细节上就能体现出这家店的经营理念,这家店对美食制作的追求,老北京吃火锅是特别讲究的,底火一定要用上等的果木制作的木炭,这样的炭火易燃,燃烧起来没有一丝的异味,没有烟熏的状况,这样的木炭烘烤着锅底,上面吊出来高汤慢慢地翻滚着。纯手工切的羊肉放到冒着热气沸腾的鲜美的汤汁里5秒钟就差不多熟了,吃火锅比较讲究的食客都知道,羊肉放在火锅里7成熟吃起来感觉是不老不生,鲜嫩、鲜美、可口,叶枫和欧阳磊相互对了一下眼神,抓起筷子就吃了起来,热气腾腾的火锅,搭配上醇香的啤酒。很是惬意,这时的刘东已经被他心目中的“女神“充斥着整个大脑,还在滔滔不绝地发表着他和”女神“的美好未来。用痴情眼神瞟了一下他们两个,猛然发现,他们两个根本就不理他,两人又吃又喝的样子,全然不顾及他的存在。刘东这会儿才回过神来,急忙喊道:“丫俩人真不厚道,哥哥我一个人说了半天,也不问问我渴不渴,累不累,饿不饿,东哥我真是流年不利,遇人不淑,交友不慎啊,一边说一边抄起筷子捞肉吃,丫给我留点……”。

  刘东可谓是左右开弓,吃起饭来一点不含糊,一边往自己的调料碟子里夹煮好的肉,一边抓起啤酒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口,顺便又抄起一盘子羊肉卷往锅里倒了进去,“我说刘大情圣,我和叶枫一直在听您高谈阔论呢,继续给咱说说呗”。欧阳磊调侃道。“你们两没良心的,菜都熟了,也不提醒我一下,你们两个倒好。哥哥我饿,知道不?”刘东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叶枫打趣地说道:“别介,刘哥,您刚才不是秀色可餐嘛,我们俩谁也没给你抢,您可是精神和物质的双丰收啊,我们就大俗人一个了,只好用普通大众的食物来填饱肚子了,呵呵……。“丫还别说,我还就是一见钟情了,哥哥我是曲高和寡,知音难觅啊,唉,不说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啊,来,弟兄们,为了我们到神农架的旅途干杯……!

  三个人可谓是风卷残云,一顿吃喝,酒足饭饱之后,一边打着饱嗝,一边站起来去结账,忽然,一个啤酒瓶朝着他们三人的位置砸了过来,欧阳磊眼疾手快,一个漂亮的转身,以一个海底捞月的方式将啤酒瓶抓在手里,里面还有半瓶啤酒,顺着抛物线的方向望去,原来十几个三十多岁的人在吃饭,其中一个光头男人,可能是喝的有点多了,欧阳磊看着那个人,那个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口齿不清地说:“看…看什么看,兄弟不服?来喝几杯!和他一个桌的几个人赶紧站起来拉着他,让他坐下来。”欧阳磊看那个人喝多了,只是微微笑了笑,并不想惹事。那一桌上有一个三十来岁的人站起来超叶枫他们三人走了过来,一边给他们三个敬烟一边道歉,对不住了几位,不要介意,我这个兄弟喝的有点多了,不小心将酒瓶子给甩出手了,几位不要往心里去,兄弟我在这里给几位道歉了。这个人一身休闲装,但是休闲装掩饰不了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肩宽腰细,应该出身行伍,举手投足之间游刃有余,落落大方,谈吐不俗,几句话说的不吭不卑,让人觉得不像是社会上的混混或痞子之类的人。要不这样,几位兄弟给我一个面子,这顿饭我请客,大家交个朋友。一边说一边拿出了几张名片,分别递给叶枫几人,刘东看了一下,上面写着: “铁血军迷俱乐部” 程江涛。欧阳磊笑了笑,说道,呵呵,咱们这样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交个朋友,但是吃饭就不用你们买单了。程江涛,看了看欧阳磊,说道,恕我直言,这位兄弟应该也是当过兵吧,我是退伍兵,退役之后觉得没什么事做,总觉得无聊乏味,就在据这边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军迷俱乐部,几位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到那边去找我。好的,有时间我们一定过去。几人又寒暄了几句,就和程江涛告别了,刘东那小子贼心不死,为了去见他心目中的女神,抢着付了账,说什么这家店感觉不错,很适合自己的口味,非要人家的联系方式,卯足了劲想方设法想讨要那个女孩儿的联系方式,说什么以后想来的话方便提前订房间,最后人家磨不过他,给了他前台*的电话名片。

  叶枫几人出了“铜城火锅”,门前依旧车水马龙,门两旁依旧停着不少车辆,这边的生意不可谓不好,几人漫无目的向前走着,顺便消遣一下肚子内的饭菜。晚上的天气还是有点寒气的,但是空气确实格外的清新,特别是刚刚吃过火锅,被寒气保包围着,不但不会让人觉得冷,反而会觉得更加的精神。京城的寒冷的天气却阻挡不了京城人们的热情,京城的夜生活可谓热闹纷繁,几人为了去神农架做准备,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玩了,一路无话,都直接往回走,忙了一整天几个人都有点累,又经过刚才的小插曲几个人谁也不想出去玩了,欧阳磊是京城当地人,所以和他们两个简单的聊了几句就直接叫车回家了,叶枫和刘东直接回学校宿舍了。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叶枫的电话就响了,年轻人本来就有赖床的毛病,也就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又睡了,谁知道手机就一直响着,叶枫心底那个郁闷啊。谁呀?才凌晨4点多,这么早就打电话,催命呢?直接抓起手机就扔了出去。哎哟!咚的一声,伴随着刘东一声可怜的惨叫。手机被叶枫一个优美的抛物线状态直接砸到了对面上铺刘东的脸上,刘东忍着痛,刚要发火,无奈的抓起手机一看,是欧阳磊打过来了的,直接接通了电话。我说欧阳老前辈,合着您年纪大了瞌睡少了,没事出来遛弯还要殃及我这个有位青年啊?欧阳磊那边呵呵地笑了起来,哟!对不住了刘兄,我这部队养成的习惯,这个点不起床浑身不舒服,叶枫那小子呢,快起来了来,我马上就要到你们宿舍楼下了,我请你们和北京老豆汁,吃焦圈,怎么样?今天可是有好多事要办的。

  刘东无奈,直接挂了电话,直接穿起了衣服,这是叶枫也醒了,问道,干嘛呢?

  刘东揉了揉被砸的脸颊,将手机还给了叶枫,说道,欧阳磊那小子不知抽的什么风,估计快道楼下了,让咱们起床,今天有很多事情要做。什么事啊?要这么早吗?

  我也不知道,待会儿你问他吧。我滴个神啊,我的睡梦生活啊,犹如大江东去了。得了吧,别嘚瑟了,你小子拿手机砸我的帐还没算呢。爱玛!刘哥,你还没吃早饭吧?待会儿兄弟请你吃豆浆、包子、油条?反正只要是你刘兄喜欢吃的,小弟我管够!

  别打岔,待会儿欧阳磊要过来了,快起来吧,哎哟,你小子还真砸的我破了相,我给你没完……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估计是欧阳磊过来了,叶枫赶忙过去开门,各位早上好啊!欧阳磊是人未到,声音便先传到了房间内,随后进到了房间内,一身劲装的装束,对叶枫和刘东说,赶快整理一下内务,咱们今天有事做了。先到东边的鬼市上看看,有没有值得淘的玩意儿,完事还得到市户外用品店买些装备。过几天咱们就要出发了。刘东也和叶枫停止了打闹,赶快洗涑,一会儿三人就出了宿舍楼。好家伙!我的天呐!叶枫和刘东两人的嘴巴足以填下一个大大的咸鸭蛋,真酷,现代战争版的牧马人,整车经过改装,底板本来就高,又加高了10公分,四只轮胎与底盘的位置比例恰到好处,在高速行驶的过程中既不会出现倾斜的现象也不会出现刹车过猛导致车辆倾覆的状况,整体车架卓显端庄大气,车顶上边又加了四只照射灯。大灯下面直接盖上了一层迷彩防护网,整体效果给人一种不怒而威,蓄势待发的气势,是个男人都会对它垂涎三尺。整车周围加装了防护防碰撞装置,车牌号有点特别,一般京城圈内的上层人士都会对这个车牌礼让三分,换句话说,在京城也只有欧阳磊这样为数不多的二世子弟敢这样整改车辆,该这样玩车。

  欧阳磊看着二人的表情,很自然的笑了笑,说:“怎么样,二位爷对我的车子还满意吧?“刘东大大咧咧地吊着京腔:”满意是满意,不知道车夫怎么样,若是耽搁了爷的行程,小心爷大板子伺候。“得咧,您就请好吧!欧阳磊也吊着京腔对白着,两人上了车,牧马人低吼的发动机声音立刻充斥着人的心房,发动机的轰鸣声充斥着男人的荷尔蒙,精华大清早的街道上已经有不少车辆在流动,牧马人在车流量中左右的穿梭着。时而引来路人的侧目与惊叫。牧马人在这样的城市里形如流水般的向着目的地奔跑着,犹如一头高速奔跑的雄狮,叶枫和刘东两人看着欧阳磊娴熟的驾驶技术,以及对车辆性能掌握的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叶枫弱弱地问道:“磊哥,您老是不是在部队里专门搞飙车的啊?”欧阳磊酷酷地笑着,对啊,我以前在部队里是玩车的,妈的,让老子先修了一年的车,才让我抓方向盘,抓方向盘还不是让我开,而是让我在抓着方向盘的时候怎样才能用最短的时间把方向盘卸下来!“当时哥们看着车子经常说,什么时候才让开啊?我们的班长说,小鬼,想开车啊?是不是要先了解一下车的性能,我当时也没想那多,就点头说,是啊。那先打桶水去。我就问,打水干什么啊?班长说,了解车要先从最基础的方面开始,把车擦干净了,顺便也就了解车的外观了,你对车好,车才让你开啊。我命令,提着水桶,目标,水房,出发!操,当时我没开着车,就先去打水擦车去了。叶枫和刘东笑着问,那最后呢,最后老子擦了三个月的车,擦的我看到水桶我就想吐!再往后呢,再往后我终于能摸着车了,跟着老兵学机械,修车。搞了一年。记得第一次开车坐在驾驶室里竟然忘记了怎样开车了。当时老班长还说,小鬼,你开不开,不开下来,老子让别人开。哈哈哈……,叶枫和刘东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没想到堂堂的欧阳少爷还有这样的苦逼经历。欧阳磊说,唉!兄弟我当时还想,修了一年多的车,回家之后老子再也不修车了,没想到自己却对车有感情了,时间长了不修修车总觉得少了点东西一样。怎么样?这车子可以吧,从轮胎定位到底板加高,驱动扭矩最大化,发动机瞬间提速,平衡尾翼的调试都是我自己搞的,感觉还不错吧?刘东说,欧阳兄得技术确实不错,不过,我觉得还是车子擦的不错!滚去!欧阳磊听到刘东的打趣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

  路上的时光在几人的调侃中总是过得非常的快,几人将车子停在路边,下了车。潘家园永远是那么的热闹,潘家园里永远有说不完的故事,潘家园里永远少不了人声高音低绕的价位探讨,这里容纳了天南海北的腔调,融汇了南北文化的谐音,更是缔造了华夏文化的传承。几人漫步在大街上,时不时地传来路边地摊上的小贩和买家的争论,南腔北调,别有一番风趣。他们几人停在了一个中年汉子的地摊旁边,大约45岁左右,偏瘦,一副干练的生意人,半旧的服装,袖口洗的很干净,正坐在地摊旁边的马扎上,抽着烟,时不时地招呼着旁边看货的人,看到几个年轻人来到他的摊位,连忙站起来招呼着,哟!几位小哥,看上哪个物件了,都是大开门的东西,您先瞅瞅,

  刘东打趣道,你这东西若是包老的话,估计这会儿您绝对是故宫博物馆的大拿吧?这个老板一听这话,稍微楞了一下,看了看刘东,一边敬烟一边笑说道,这位小哥您真会说话,咱可不是那位文化人,上学那会儿碰上*了,现在也就是下乡收点旧物件,回头倒腾过来挣点小钱养家糊口罢了。几位一看就是有品位的人,您先看着,回头看上了我给你进价。

  一摊子的东西,十有八九都是现代工艺品,说白了也就是仿品,别看铜锈绿,还不是做上去的。若是放在十几年以前,忽悠一下外国人还行。现在连外国人都不会买。叶枫也不吭声,默默地查看看着这一件件的物品。忽然,有一件东西让叶枫看到后眼睛一动,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件唐佣,唐三彩的残品,虽然只剩下头部了,上面的色彩也已经部分脱落,但是工匠对着件物品的制作是相当精细,女士唐佣头像可谓丰腴典雅,端庄贤淑,落落大方,工匠手艺这是巧夺天工,女佣面部特有的唐代风格显示的格外大气,雍容典雅,高挽的发髻,犹如女佣自己用手挽上去一样自然柔顺。典型的唐佣。真品。叶枫装作*的样子掂量着只剩头部的唐佣,反复看了看,故意叹着气说:“唉!现在的市场真实世风日下,真是眉毛胡子一把抓,这样的仿品也摆在上面,这不是凑数吗?”地摊老板一听,马上给叶枫一个笑脸,哟!这位小哥,您可真会开玩笑,这个可是正宗的唐三彩,宫廷里御用的,绝对真品,保不齐当年唐太8宗都欣赏过的,指不定还是比照着哪位妃子的模样私人订制的。哦?那时候都有私人订制了?还制定做头部?这玩意色彩都剥落了,用手一摸还一手的色彩,就算是唐代的唐佣,这也只剩下头部了,而且头部还残缺不全,我也只是看着有意思,老板,说个价格吧。这位小哥一看就是爽快人,实在价,一万!切!,老板,你怎么不去抢啊?这个破玩意还顶多也就是500元的价。算了,我也就是玩玩。说着,叶枫就弯腰将女佣头放下来,老板一看这情况也有点急了,知道自己卖的贵了,接着又说道,别介啊,小哥,得嘞,我也豁出去了,看您是真心要,8000元,怎么样?老板,你是真心想让我将着小玩意儿拿走啊?600元!你不亏。地摊老板看叶枫年纪轻轻的,不亢不卑的,面中带笑,心想原本要宰一个冤大头,谁知道踢到钢板上了。表面上一个劲地摇头,心里却不断地盘算怎样才能获取最大的利润。反正这东西是下乡铲地皮的时候顺便搭上的配头,自己一个子儿也没花,前一段时间还想扔了,没想带这次顺便带出来碰碰运气,却被这位爷给瞄到了,这位爷还不给力,怕他不要,又怕自己赚的少了。最少却一直说不行不行,这位小哥确实是识货人,但是却不带这样还价的,再加点。这是刘东在一旁发话了,我说一句,老板,既然我哥们想买个玩意玩玩,你这一大早的也没开张的,要不这样吧,你也图个吉利数,我没也买个乐呵,880元,合适的话给个痛快话,不合适我们哥们放下就走,不带回头的。地摊老板听了之后,一咬牙说道,既然这位小哥真心喜欢,兄弟我也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挣点钱不容易,要养家糊口,咱们相识也是一种缘分,谁让这位小哥喜欢呢,得嘞,我赔钱卖我图个吉利,我给您包起来。说着就弯腰向后面去拿盒子。我看看,这个多少钱?一声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叶枫回头一看,嗬!一个衣着超时尚,脚下穿了一双超10公分的高跟皮鞋,下面穿着布草裙,小卫衣,脖子中间围了一个大围巾,长发飘飘,带着一个墨镜的女孩子。随口就问地摊老板。这时叶枫的眉头微微皱起,心想这人懂不懂规矩。这时老板尴尬的笑了笑,对这位女孩说,姑娘,不是我老曹不给你说价,这个物件现在是这位小哥的了,我正准备给他包起来。您想要啊,回头和这位小哥商量商量,说着一边用手指着叶枫。看看这会小哥能不能匀给您。这地摊老板竟然自报家门,估计也是在这边做买卖有一段时间了,也想让叶枫他们几个记住他,也后想要什么东西直接来找老曹。老板其实你们刚才谈价的时候,我已经听到了,古玩这行当讲究的就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我看着人也忒不地道,这样吧,我出2000元,这个物件直接卖给我得了。叶枫一听不干了。这时的曹老板一看这种情况,虽然觉得价位上来了。但是还是比较守规矩的,看了看叶枫,搓了搓手,对这位女孩儿说。我说姑娘,您也是懂行的人,古董这玩意儿讲究的就是个缘分,老哥哥我没这个福气,您呐,若是真心想要这个,下次吧,下次我再给您带来一个,您看行吧?这是叶枫也说话了,我说,你这人不地道啊,不知道买定离手啊?我这还没有离手呢,您就插这么一杠,这不是搅局吗?

  这个女孩儿看了看叶枫,又瞄了瞄欧阳磊和刘东两人,说道,几个男人仗着人多欺负人家是吧,这东西谁出价高谁要,怎么?嫌价格高就别买。老板,这东西我要了,2000,给我包起来。老曹同志也是左右为难,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支支吾吾地说,姑娘,您别急,要不您再看看其它物件,我给您最低价。不行我就看上这个了,老板,你什么意思啊?给你钱你还不要啊?我出2500,这是叶枫发话了,老板包起来吧。3000!女孩儿依旧不依不饶地追加到,挑衅地看着叶枫。3500!叶枫既郁闷又无奈又喊了一句,看了看女孩儿。女孩得意地抬起头看了看叶枫,不紧不慢地又喊了一句:5000!刘东看这种情况,也是忙劝说,两位,都别着急,这大清早的。有话慢慢说,有话慢慢说嘛。刘东又急忙招呼老曹,一边对老曹急眼说道,曹老板是吧,我算是看出来了,感情这女孩儿是你们家亲戚啊,哄抬物价来了,老曹,你这可不地道啊,要不这样吧,东西我们不要了!曹老板一听刘东这话,也是慌了,唉!几位,几位,有话慢慢说,有话慢慢说,行不,这位兄弟,您看这话说的,我老曹确实是第一次见到这姑娘,和她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这样吧,今天我老曹也豁出去了,这位小哥您别急呀,我还要靠这名头在这片混呢,哥哥我养家也不容易,这位小哥,您啥也别说了,其实这就是已残破品,回头指不定什么时候碰到唐佣的下半身了我再给您商量。按您刚才说的,500块!您拿走。咱们以后见面算是认识了。这位姑娘,您再瞅瞅,我这儿好东西多着呢,回头不管您要什么,我老曹都给您成本价,保证一分钱也不赚您的。我老曹给几位也算是有缘分。说着,一边将唐佣的头用小盒子装起来。叶枫接过盒子一边给老曹钱,说,曹大哥,谢了!咱们后会有期。好的,回见了几位。叶枫又看了看那个女孩儿,说了句,美女,你慢慢看,咱们后会无期,气的那女孩儿直跺脚。恨恨地瞪了叶枫他们一眼,叶枫他们就离开了老曹的地摊。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
  • 下载17K客户端,《千门世界》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
  • 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
更多

编辑推荐榜

1潜行追凶
2香火炼神道
3背叛:妻子的谎言
4万古武帝
5我太幸运了怎么办
6空姐的神医保镖
7农园医锦
8猎户家的小农女
9皇家小医女
10总裁爹地宠上天
资讯快递
人气热销 言情热销
潜力大作 女生必读

1都市超级仙尊 作者:极叶
都市重生 288203字
上一世凌霄之下万仙膜拜,却无一人相伴。重生归来,做个不一样的仙尊!

2重生许仙当儒圣 作者:于榕树下
古典仙侠 175852字
道德经,能让文道的领悟速度增倍?论语,能镇压一国,增强人族气运?

3我的美女俏老婆 作者:漫雨
都市生活 5964085字
一个大山里走出的‘绝世’土鳖,一个享誉国内外的‘问题’兵王!

4一把菜刀闯异界 作者:御前带猫
异界大陆 98793字
菜刀在手,天下我有!小厨师凭轩辕菜刀在异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5重生之创业人生 作者:独木桥
都市生活 199905字
重生到2003g高考前,他解决了昔日恩怨,发掘无限商机,扭转人生!

6都市之无敌魔尊 作者:留几手
都市生活 133978字
轰隆!晴空一道霹雳!苏行重生了!他定当重回星海,杀他个天翻地覆!

7权利的游戏 作者:宝宝爱吃土豆
现实经历 83648字
错入风尘的那些年,我不缺男人宠,更不缺男人捧也不缺故事......

8兽武巅峰 作者:阿森纳小剑
东方玄幻 469846字
太古武祖重生到少年身上,世间修玄力,唯我创武修,一力破万法!

9我竟然是二郎神他爸 作者:叶落三秒
东方玄幻 410402字
现代青年杨天佑一觉醒来穿越到封神时代朝歌一名同名书生身上。

10我,天阙宗掌门 作者:养猪状元
奇幻修真 78326字
穿越修真界,沦为矿奴。他斩仙灭魔,重获自由!称尊做祖,求道长生!

换一换